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汪曾祺散文汪曾祺魔子万事通葆琳江湖风雨十年寒司马紫烟新宋阿越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主子爱找麻烦 > 第五章

  “宝少爷,外头的天气真好,你快来看!”推开窗,清风迎面拂来,宝儿站在窗口开心地道。

  “唔……是不错。”白袖袍掩面,恨不得遮去恼人的阳光,湛子蓝慢吞吞地从房内走出来,不是很有兴趣的应声。

  “宝少爷,你想去后花园走一走吗?”宝儿回头笑问,灿烂的笑颜教人不忍拒绝。

  “现在?”湛子蓝皱眉,表情抗拒。

  “嗯,多晒晒太阳对你的身体也有好处。”

  他向来对日光敬谢不敏,更何况他的身体已经很好,不需要再晒太阳。

  “宝少爷,走吧!走吧!”迫不及待握住他的手,宝儿用力将他住房外拉。

  “宝儿妹子,别拉我,我晒太阳会头晕的,唉唉唉~~”话还没说完,人已经被她拉出绿苑阁,刺眼的金光照在他身上映出一圈美丽的光晕。

  就说他讨厌和阳光接触,可人还是被拉出来了。

  “宝少爷,有人说过你长得很漂亮吗?”刹那之间宝儿看呆了,她着迷地移不开目光。

  乌亮如缎的长发及腰,肤白俊美的脸庞美丽得教人下敢逼视,雪白的身影颐长挺拔,相信任何人看见此时的湛子蓝都会无法克制的心动吧!

  “如现在的她。

  她毫不掩饰的称赞取悦了湛子蓝,他很故意的俯下身,俊美的脸庞和她靠得极近。

  “喜欢吗?”他模棱两可的问。

  “咦?”心没来由的一突,宝儿瞬间涨红粉颊。

  喜欢?!她不懂宝少爷这句喜欢的意思。

  她红扑扑的脸蛋映满他的眼瞳,湛子蓝凤眸里揉进暖意,带着捉弄。

  “宝儿妹子,你说我长得很漂亮,那么你喜欢吗?”他又问。

  “……”呼吸刹那间停止了,宝儿睁圆明眸,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的问题。

  这位宝少爷心情不好的时候一直欺负人,心情不好的时候又狂逗人,害她已经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他明明喜欢的是男人呀!偏偏自己对他心动到下行。

  “宝儿妹子,你喜欢我吗?”苦等不到回答,湛子蓝干脆开门见山的问。

  她喜欢宝少爷吗?当然是喜欢的。不然就不会替他生气,喜欢看他对着自己笑的模样。

  “你怎么都不说话呢?”见她沉默不语,他的表情似乎好失望,他白袖袍掩面,起身。

  “我喜欢宝少爷。”忽地,身后传来细不可闻的声音,纵然微弱,他还是清楚听见了。

  湛子蓝讶异的回眸,迎上她灿亮如火的圆眸。

  “我很喜欢宝少爷。”她轻轻的,但坚定的道。

  他身上有种教人无法抗拒的魅力,她就是不自主的受吸引。

  凤眸瞬也不瞬地望住她的,用她从不曾看过的专注眼神。

  “宝儿妹子,我也很喜欢你。”慢慢地,湛子蓝薄唇扬起一抹笑,很魅惑。

  她可能不知道这句话让他很开心吧!毕竟打从第一眼起,他就喜欢这个圆润好欺负的娃娃,喜欢到——

  想把她留在身边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宝儿妹子,你来闻闻这花儿香不香?”

  “宝儿妹子,你看这白鸟多有趣呀!啼声清脆悦耳,我们把它拿进房里可好?无聊的时候可以逗逗打发时间。”

  “宝儿妹子、宝儿妹子,这是厨房刚做好的杏桃玉酥,甜而不腻,你快来尝一口……”

  不知从何时起,绿苑阁里充满湛子蓝呼唤宝儿的声音,永浚侯府里所有的人一致觉得宝少爷的身体似乎变好了,而这都是因为宝儿的缘故。

  有种说不出的默契,大家都知道,如今宝儿是宝少爷眼前的大红人。

  “宝少爷,你别逗文鸟了,快来喝药吧!”宝儿将热腾腾的药碗搁在桌上,笑着提醒。

  逗鸟的手一顿,闻到熟悉呛鼻的药味,湛子蓝不着痕迹地蹙了眉头。若问装病最大的痛苦为何?就是每天喝这些药汁喝到让人快抓狂。

  “亦先搁着,我晚点喝。”

  “不行,药要趁热喝才有效。”宝儿不接受他的推拖,她摇头,温柔的笑容教人无法拒绝。

  她总是这样对着他笑,害他常常被蛊惑着喝下药。不管!这回他说啥也不妥协。

  “可是太烫,我也无法喝。”别过头,湛子蓝犹作垂死挣扎。

  “你怕烫,不如我帮你吹凉吧!”宝儿还是好声好气的说。

  “免、免、免。”丧气地摆摆衣袖,湛子蓝走到桌前,瞪着那碗仿佛和他有深仇大恨的药。

  倘若宝儿帮他把药吹凉,他岂不真得喝下这碗药?

  “宝儿妹子,我怕苦,你去厨房拿块糖来。”心念一转,湛子蓝突然绽开人畜无害的笑容。

  调虎离山之计,嘿嘿!

  “好。”宝儿若有所思地深深看他一眼,转身离开绿苑阁。

  “呼!不喝、不喝,再喝下去,假病都要成真病了。”宝儿前脚刚踏出门外,湛子蓝立刻跳起来,将黑呼呼的药汁捐献给一旁叶色枯黄的盆栽。“本少爷这回说啥都不喝,就算她笑得再甜,我也不喝。”

  “宝少爷,你在做啥呀?”冷不防,身后传来宝儿清脆的嗓音,湛子蓝动作顿时僵住,慢吞吞地回过身,正好看见她皱眉望着自己。

  咦?看来宝儿没有他想象中的稚嫩单纯嘛!居然一眼看穿他的诡计,她不是才离开绿苑阁,怎么转眼间就回来了?

  “我在——呃,赏景。”正想说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谁知道眼前叶片枯黄、奄奄一息的盆栽让他说得很气虚。

  赏盆栽?已经快枯死的盆栽有啥好赏的?

  宝儿走到他身边,眼角余光瞧见他手里的空药碗。

  “最近听小雪说,绿苑阁里的大小绿树盆栽常常无故枯死,找不出原因。”宝儿语气虽则地说道。

  “哦?是吗?”湛子蓝故作惊讶。

  看看那药有多毒,把树都毒死了,还教他天天喝,这还有天理吗?难不成他们想谋害他?

  扬眸瞥向表情夸张的湛子蓝,宝儿压根不相信他的清白。

  “宝少爷,这些盆栽都是被你害死的,你肯定每次不喝药,就把药汁全倒进盆栽里,对吧?”她皱眉。

  唉唉唉~~别皱眉呀!她一皱眉,就不是他心中可爱的小宝儿了。

  “是吗?我不记得有把药倒掉呀!”听见她斩钉截铁的回答,湛子蓝拿白袖袍遮面,眨了眨凤眸。

  才觉得她聪明,现在却发现根本是很精明。

  “宝少爷,你不喝药身体怎么会好呢?”宝儿小手抆腰,有些恼怒地问。他还装傻,空药碗明明就还在他手上,人赃俱获。“好不容易你的病才有点起色,府里头上上下下全为你开心,你怎么马上就不喝药?”

  “我……我……”

  “你是湛家唯一的血脉,你的健康是大伙儿最关心的事,你不能再继续糟蹋自己的身体了!”小脸面露严肃,宝儿认真地道。

  “……”他只是不喝药而已,哪里糟蹋自己了?把这碗会毒死盆栽的药喝下去,才真的是糟蹋自己吧!

  湛子蓝悄悄退了两步,将眼前娇小的宝儿又打量过一回。

  她真的是那个可爱好欺负的宝儿吗?怎么突然凶巴巴的,吓死人了!害他一颗心扑通扑通直跳。

  快把不爱发脾气的小宝儿还给他。

  “宝儿妹子,其实我——”

  “不管,我再去帮你煎碗药,这回我会亲自看你喝下去。”拿过他手中的药碗,宝儿不待他回答,迳自转身出房。

  不是她爱对他生气,她是真的希望宝少爷的身体能转好,老是见他不断地咳,每咳一声她都觉得揪心,她是真的为他好呀!

  “耶?”向来都是他欺负人,何时他也有这种有苦说不出的时候?湛子蓝俊颜微僵,只能眼睁睁目送她离开。

  小宝儿对他越来越凶了,小生怕怕,呜呜~~

  宝儿拿着空药碗走出绿苑阁,忽地,她脚步一顿,忍不住又往湛子蓝房间的方向看去。

  方才她的态度是否太凶了?宝少爷待她如亲妹妹般的好,她却如此回报……

  可是她很心急呀!她担心当自己必须离开湛府的时候,他还是同样的病骨会让她放心不下,他可以不在乎,可回到云阳山的她又该怎么办呢?

  她心中的挂虑,宝少爷能明白吗?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近晚,烛火亮起。湛子蓝难得出现在花厅接待客人,站在堂下的,是知名布商水云铺的老板。

  “宝少爷,这是铺里最新的锦玉织,布质轻软、色泽裹丽,特地送来给您。”水云铺老板恭敬地说。

  这位年轻的永浚侯帮助过不少人,很得百姓的爱戴,只要一有机会,人人都会争先奉上礼品以表感激。

  “水老板,你老是将布往侯府送,你怎么做生意?本少爷光是你送的布,衣服都做不完了。”湛子蓝懒洋洋地坐在帘后,笑问。

  “没关系,这只是小民一点点的心意,只要宝少爷喜欢就好。”

  “你这样说,倒教本少爷不好意思了。”

  “宝少爷千万别跟小民客气,小民还有事,就不打扰宝少爷休息了,请宝少爷保重身体。”水云铺老板深深一揖,跟在进福身后离开花厅。

  “今年最新的锦玉织,摸起来质料倒是挺凉、挺轻的,不愧是全国最有名的大布商,每年都会进贡到宫里头。”湛子蓝用指尖挑起布料一角低喃,忽地,他脑中念头闪过。

  与其把它收进阁楼里,还不如赏给宝儿做衣裳。

  “宝儿妹子!”他喊。

  “宝少爷,你找我?”守在门外的宝儿听见他的呼唤,立刻推门入厅。

  “宝儿妹子,你看,这些布你喜欢吗?”湛子蓝像是发现新玩具,迫不及待要和她分享。

  “好漂亮!摸起来好软、好轻。”从小在山上长大的宝儿不曾见过如此美丽的布料,她着迷地望着,小手舍不得放开。

  “水云铺的锦玉织闻名全国,不是进贡宫里,就是给王公大臣做衣服,因而非常少见。”垂眸看着她红扑扑的侧颜,湛子蓝心一动,轻声说道。

  “难怪,跟我身上穿的衣服都不同。”宝儿原来如此的点点头。

  “宝儿妹子,你喜欢吗?”妖美的凤眸眨也不眨地望住她,湛子蓝低问。

  “咦?我?”宝儿震惊地回头。

  “嗯,你喜欢吗?”此时湛子蓝就站在她身后,他散发出的热气仿佛透过薄薄的衣料传递到她身上。看着他好看到没天理的俊颜近在眼前,宝儿一颗心忽地跳得剧烈,她仓皇别过头。

  “这是水云铺特地献给宝少爷的东西,我、我、我……”宝儿脑中混乱一片,突然该怎么说话都忘了,她结巴。

  明明宝少爷喜欢的是男人,和她又以姐妹相称,但她却还是对宝少爷感到心动,完全不敢正眼瞧湛子蓝。

  一旦心动了,就很难继续保持平常心哪!

  眼看她细白的颈子就在眼前,甜甜的香气不断诱惑着他。湛子蓝一时间心痒难耐,有种好想轻啃一口的欲望。

  他蹙了下眉,旋即舒展开来。“宝儿妹子,这些布都赏给你吧!”

  唉唉唉~~再整天面对可爱的小宝儿下去,他装出来的断袖之癖迟早破功。

  “宝少爷?”没想到他竟如此大方,宝儿吃惊,旋过身,正好望入他的凤眸。

  “怎么?赏给你不好吗?”凤眸微眯,湛子蓝俊美的脸庞又朝她更逼近了些。

  宝儿不知所措的想后退,却发现纤腰已抵住桌沿,无路可退。

  她就困在木桌和湛子蓝之问。

  是她的错觉吗?向来女人味十足的宝少爷今个儿似乎非常下一样,深不见底的眼里燃烧着她不曾见过的火光,说话的语气似乎多了些什么……

  “反正我的衣服多到一百年都穿不完,这些锦玉织全赏给你吧!”她的粉颊越红,就让他越想咬一口。

  “宝少爷,太贵重了,宝儿收不起。”这是第一回,宝儿有想逃离他的冲动,好似她再不跑,随时会被一口吞下肚。

  “哪里贵重?不就是几匹布,”湛子蓝不以为然地反驳。“不赏给你也是搁在柜里生灰尘。”

  “可是……”

  “安静!本少爷只不过是想疼你,哪来那么多废话!”眼看她一直不肯收下,他微恼。

  他、他、他只不过想“疼她”而已?

  完全没想到是这样的答案,宝儿的心猛然一跳,差点忘了呼吸,怔怔地望他。

  再用这种眼神看他,他真的要把她吃掉了!

  很无奈地叹口气,湛子蓝垂下俊眸,强迫自己默背起长恨歌,好压下蠢蠢欲动的坏念头。

  春宵苦短日高超,从此君王不早朝……

  哇哇哇!他背到哪儿去了!这样一来只会让他的坏念头更加蠢动!

  “宝儿妹子,本少爷累了,想回房休息。”不再回头多看她一眼,深怕自己会把持不住,湛子蓝长腿一迈迳自走出厅外。

  可恶!一定是她甜甜的香气和红扑扑的粉颊害的,才会让他爱不释手,难以自持。

  “宝少爷……”明白他只有在生气的时候会对她自称本少爷,宝儿眼睁睁目送他的背影离去。

  她惹宝少爷不高兴了,唉~~她并不想惹他生气啊!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宝少爷,我能进来吗?”门外传来两声轻敲,是宝儿不确定的声音。

  “嗯。”

  听见应声,宝儿终于鼓起勇气进房,她咬咬唇,看向坐在床幔后的湛子蓝。

  此时他背对着自己,只能隐约瞧见他乌亮如瀑的长发,看不清表情。

  “宝少爷,你在生我的气吗?”绞着素手,她不安地问。

  因为她的不识抬举,所以惹宝少爷生气了吗?

  “本少爷像在生你的气吗?”床幔后,湛子蓝语气难测的问。

  他又自称本少爷了,明明就在生气。

  宝儿迟疑半晌,慢吞吞地靠近他一步。“我不是不想接受宝少爷的好意,而是因为锦玉织实在太贵重,所以才……”

  从小大到,她从不曾收过如此贵重的礼物,受宠若惊总是难免。

  “本少爷没那么小心眼,为了这种小事跟你怄气。”湛子蓝不冷不热地截断她的话。

  是!他是生气,但他在生自己的气。

  气自己胡思乱想、蠢蠢欲动的坏念头,更气自己差点控制不住地扑上她。

  “那么宝少爷是因为……”碰了个软钉子,宝儿语气微弱。

  她小心翼翼的声音让湛子蓝心软,他咬牙。

  何必因为自己心情不快连带让她也不舒服,这并非他的本意,到时把宝儿惹哭了,多下值得。

  “本少爷只是因为累了,心情不好。”他闷闷出声。“你不用想太多。”他只能这样解释,总不能实话实说。

  “真的不是生宝儿的气?”总觉得这理由太过牵强,宝儿皱眉。

  “当然不是!”湛子蓝没好气地应。

  他粗鲁的语气吓了宝儿一跳,她沉默。

  “怎么不说话了?”见她安静下来,湛子蓝意识到自己方才语气太过强硬,他无声叹气。“宝儿,你过来。”他伸出白皙如玉的手。

  她乖巧地走上前去。

  湛子蓝握住她柔嫩的柔荑,另一只大手顺势搂住她的腰,大大方方将她搂入怀里,一如他从前抱住她的方式,只不过这回显得特别难熬。

  “我真的没生气,你甭放在心上。”呼吸里尽是她甜甜的香气,怀中尽是她软绵绵的触感,方才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的坏念头再次升起。湛子蓝轻声安抚,认命地闭上眼睛。“你是我最疼爱的宝儿妹子呀!”

  唉~~这不是摆明折磨自己吗?

  “宝少爷——”他的回答有效安抚她的不安,宝儿伸手回抱他纤瘦的背脊,只不过——

  听见那声最疼爱的宝儿妹子,她心中五味陈杂,酸的感觉比甜的感觉多,像是有种淡淡的失落,却又说不上来是什么。

  宝少爷对她极好,就如同亲人般的好。可是她发现自己越是看着他无心机的笑,用那双妖美的凤眸望住自己时,她似乎也越来越贪心、越来越不满足。

  “只要你乖乖收下锦玉织,我的心情自然会好转,嗯?”两人坐在偌大的床上,湛子蓝强忍住心猿意马,用好姐妹的语气说话,一颗冷汗悄悄滑落额际。

  真是人性大考验呀!考验他到底能不能保持君子风度。

  好想扑倒、好想扑倒……昏沉沉的脑袋里不断浮现这样的念头。

  “宝少爷的好意,我当然要收下。”宝儿轻声回答,小手搂得更紧,贝齿狠狠咬住下唇。

  只要是能让宝少爷开心的事,她都会去做,她是真的这样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