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夺恋艾佟芙蓉锦灵希黑森林还珠楼主最后一次收获陈忠实巴黎之梦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主子爱找麻烦 > 第八章

  “宝少爷、宝少爷,你瞧瞧是谁来了,是晚均小姐呀!”

  一大清早,进福的声音传遍整座绿苑阁,湛子蓝掀起床幔,俊颜闪过一丝恼怒。

  看来讨厌的堂妹已经到了。

  “子蓝哥哥,你起床了吗?我来看你了。”过分娇柔的嗓音显得有些做作,商晚均越过长廊直接走进绿苑阁,带着浓郁的花香。

  “晚均堂妹,辛苦你走这一趟了,我的身体已经好很多了。”隔着床幔,湛子蓝没打算下床见人,基本上他恨不得离这个小堂妹越远越好。

  若是能一辈子见下着面的话会更好。

  “真的吗?原来子蓝哥哥的身体己好上许多,这是喜事呀!”娟秀瓜子脸、弯弯的柳眉,再搭上艳红的樱桃小口,商晚均是标准的美人胚子。“娘特别吩咐我带些长白山的上好人参来给你补身体,东西我都交给进福了。”

  “晚均,回去记得替我谢谢姑母,咳咳……”故意咳个两声,坐在床幔后的湛子蓝神情难掩不耐。

  看起来似乎对他这位堂哥很是关心,说穿了还不是另有所图,堂堂永浚侯的夫人,这身分果然诱人哪!

  “子蓝哥哥,你怎么老躲在床幔后?不下床走走吗?”商晚均微微偏头,瞧不清床幔后的人影。

  “虽然身体好很多了,但大夫交代吹不得风。”湛子蓝含蓄地回答。

  “哦~~”商晚均原来如此地点点头,脸难掩失望。

  她这个堂哥的相貌可是万中选一,只要见过一次,保证难以忘怀。

  “这么大的侯府都交给进福一个人打理,”晚均转转眼珠子,像是极为体贴地道;“进福年纪也大了,真是辛苦你了。”

  “晚均小姐哪儿的话,这是小的该做的。”进福弯腰恭敬地回答。

  “若是这府里有个女主人就好了,由女主人做主,子蓝哥哥就能多休息,进福也能轻松许多。”商晚均若有所指地说。

  “是、是。”当然明白商晚均言下之意,进福只能点头称是。

  床幔后,湛子蓝白袖袍掩面,薄唇弯起一抹讥诮的弧度。

  贪婪。

  “子蓝哥哥,你说,我说的有理吗?”商晚均笑容灿灿地问。

  “嗯,说得极有道理,府里的确需要一名女主人。”很意外的,湛子蓝一反往常的闪躲,居然附和她的话。

  闻言,商晚均心中大喜,她坐直身,眨了眨美眸。看来外传湛子蓝病情日渐好转是真的了,所以才会考虑娶妻的事。

  毕竟生于王侯之家,就算真喜欢男色又如何,还是得肩负传宗接代的重任,看来这侯爷夫人的位子她是坐定了。

  “子蓝哥哥打算娶亲?”要不是女人家要懂得矜持,她真想把话挑明说。

  “当然,我的年纪也不小了。”隔着薄薄的床幔,凤眸没错看她脸上贪图的神情。

  “子蓝哥哥已有妻子的人选吗?”

  “有。”

  “是哪家的闺秀?”一颗心怦怦跳,商晚均表情羞涩,已经认定非自己莫属。

  论身分地位,谁比得上她颖王府;论亲近交情,娘亲又是子蓝哥哥的姑母,绝对没有人比她更加适合当他的妻子。

  她从十五岁起就盼着侯爷夫人的位子,如今总算近在眼前。

  “是哪家的闺秀,我等确定时自会告诉你。”湛子蓝淡笑,有抹捉弄的恶意。“晚均,我累了,想休息一会儿。”

  “当然,子蓝哥哥的身体重要,我先告退。”脸上笑容微僵,商晚均听出湛子蓝话中的弦外之音。

  子蓝哥哥似乎另有对象,他属意的人并不是她!

  这怎么可能?!这和娘说的不一样,她绝对不允许!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这是真的吗?”听完侍女小清的话,商晚均眼神锐利地看她。“你确定消息来源正确?”

  “绝对正确,我是从厨房大娘和管家进福那边听来的。”小清表情肯定。“最近宝少爷和名叫宝儿的随身护卫走得极近,不会有错。”

  “你的意思是子蓝哥哥想娶她做夫人?”握紧丝绢的玉手用力得指节泛白,绝美的脸庞出现狠意。

  “这一点奴婢不敢确定,但宝少爷和宝儿亲近是事实,湛府里上上下下都知道,不得不防呀!小姐。”

  “防!当然得防!侯爷夫人的位子怎能让个小小护卫给抢走,我绝不允许。”她霍然起身,焦躁地在房内走来走去。

  “小姐打算怎么做?”

  “那名叫宝儿的丫头,你见过没有?”思考片刻,商晚均缓缓问道。

  “没见过,她一直住在绿苑阁里。小姐也知道,那里除了进福跟小雪,其它人不准进入。”小清摇摇头。

  “住得倒是挺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野丫头。”商晚均咬紧牙,破坏了该是绝美的容颜。

  “小姐有想法了吗?”

  “能有什么想法?总得先见到人再说。”商晚均轻哼。“小清,你帮我拿纸笔过来。”

  “小姐要修书给谁?”小清好奇地问。

  “还能给谁,当然是修书给娘,若是子蓝哥哥真要娶别的女子,也只有娘能阻止。”她美眸微瞪。

  “小姐真聪明,奴婢这就去准备。”小清掩唇偷笑,出房去取纸笔。

  脑中念头疾转,商晚均无意识从怀里取出黄玉在手中把玩,和宝儿身上的黄玉俨然是一对。

  宝儿、宝儿,不管她是谁,她都不许那女人当上侯爷夫人,因为那个位子是属于她商晚均一个人的。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宝儿,我娶门妻子好不好?”接过她递上来的参茶,湛子蓝状似不经意的问,却换来后者震惊的神情。

  “宝少爷……”宝儿睁圆美眸,微启的菱唇说不出话。

  宝少爷喜欢的不是男人吗?怎么忽然想娶妻?!

  “身为堂堂永浚侯,又是湛家一脉单传,总得负起传宗接代的责任。”湛子蓝白袖袍掩面,妖美的凤眸眨也不眨地望住她的,没错过她脸上最细微的表情。

  耳边嗡嗡作响,脑中空白一片,他打算娶妻的事实震得她不知所措。

  今天一大早就听说宝少爷的堂妹自北方来探病,是名如花似玉的大美人,宝少爷突然提起想娶妻的事,应该和那位晚均姑娘脱不了关系吧!

  心在痛,眼眶先红了半圈。宝儿佯装无事地背对他。

  “宝少爷若是想娶妻是好事。”她故作语调轻快,却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

  “真的?你是这样觉得?”湛子蓝眯细凤眸。

  “嗯。”她点头。

  这一点头,差点让泪掉出眼眶。

  “那就太好了。”心里放下大石,湛子蓝薄唇泛起笑意。她若能坦率接受他娶妻的事实就太好了,这样他才能告诉她,他有多喜欢她呀!

  “当然太好了。”无意识地喃喃重复,宝儿拿起桌上的剪子,有一下没一下的动作。

  她喜欢宝少爷啊!好喜欢、好喜欢,没想到在他喜欢男人之后,接着却是他要娶妻的消息。

  真残酷。

  “宝儿,其实我已有属意的姑娘了。”看着她娇小的背影,湛子蓝试探地道。

  “是吗?”宝儿的声音还是有气无力。

  “嗯,我连定情物都给她了。”唉!她老是背对自己,这话题怎么继续?他正打算深情告白呢!

  “喔……”喀喳、喀喳、喀喳……

  宝儿根本没注意自己剪了什么,只知道自己好想捂起耳朵,根本不想听他想娶哪个幸运的姑娘。

  她不想听、不想听。

  “宝儿,你把盆栽都剪秃了,它还能活下去吗?”走过来,目光诡谲地看了眼光秃秃的可怜盆栽一眼,湛子蓝笑问。

  “咦?”猛然回过神,宝儿这才发现自己做了什么好事,她瞪着盆栽,眼泪再也止不住哗啦哗啦往下坠。

  不行!她好难过,她的心像被活生生撕裂成两半。她不想听宝少爷到底要娶谁。

  她不想听、不要听。

  “宝儿,你在哭吗?”终于发现她的不对劲,湛子蓝一把拿过她手中的剪子,硬转过她的身,要她面对自己,他迎上她红通通的兔眼。“好端端的怎么哭了?”

  他的重点都还没说呢!她倒是先掉泪。

  “我在替宝少爷高兴。”宝儿胡乱抹去泪痕,她想离开,不料湛子蓝不肯松手。

  她红着眼眶微恼地瞪他。

  他为什么老爱欺负人?尤其是欺负她,要她听他说这些话,就像拿把刀子在她心上刮,他知道吗?

  “胡说!本少爷啥话都还没说,你有啥好高兴?”看来她又不知道钻牛角尖钻到哪儿去了,湛子蓝轻哼。

  “我——”

  “别我我我了,你可知道本少爷想娶的人是谁?”

  “我不知道。”别过头,宝儿低语。

  她最讨厌宝少爷了,她不想听都不行,非要她留下来不可!最讨厌、最讨厌……

  “就是你呀!小宝儿,”无声叹气,湛子蓝拥她入怀。“本少爷想娶的人就是你呀!”

  与其让她胡思乱想,他还不如先把话挑明了说!

  “咦?”僵硬地任由他搂入怀里,宝儿对他的话迟迟无法消化。

  是她出现幻听吗?宝少爷想娶的人是她?!

  “除了你,本少爷还会想娶谁呢?更何况你已经收下珊瑚钗,已经容不得你反悔。”湛子蓝牢丰抱住她,紧紧的、紧紧的。

  “可是——”话到舌尖忽地顿住。

  珊瑚钗。原来他口中的定情物就是珊瑚钗,难怪他那天无论如何也要她戴上。

  心暖暖的,好暖好暖,原来他早就这么想了。眼眶更红了,泪珠儿也继续往下掉。

  绕了一大圈,宝少爷想娶的人是她呀!宝儿受宠若惊,无法相信,怕只是场幻梦,等一下就会醒来。

  “谁教本少爷的断袖之癖都被你给破坏了,”湛子蓝频频叹气。不过这样也好,反正这游戏本少爷也不想玩了。”

  “玩?”

  “我若跟你说实话,你可别介意。”湛子蓝用力搂紧她,用无比宠爱的方式。“其实本少爷偏好男色是装的,只为了避开那些烦死人的媒婆,你有看过我真的跟哪个男宠在一起吗?那只是假象而已。”

  “你是装的?”到底还有多少震惊的事等着她?

  “我是装的。”湛子蓝无辜的眨眨妖美的凤眸。

  “可是你——”手也牵了、人也抱了、小嘴也亲了,所有的豆腐都被他占尽,结果却……

  可恶!把她骗得团团转!

  “宝儿,别气、别气,我不是故意骗你,当时真的骑虎难下嘛!现在我不是很有诚意负责吗?”见她气得涨红脸,湛子蓝连忙抱得更紧。“至少我说你是我最喜欢的人,这句话千真万确,不带半点虚假。”

  这才是重点哪!

  “可是——”她为了他偷偷掉了那么多泪,伤那么久的心,结果却……

  “宝儿乖,我最喜欢的人就是你了,嘘,别吵。”有时候要女人保持安静最好的方法就是吻住她的嘴,让她说不出话。

  湛子蓝猛然封住她的唇,吞下她不安分的碎碎念。

  要乖、要乖,他最亲爱的小宝儿要乖乖的。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宝儿姑娘,你的衣服都做好了,你试穿看看吧!”小雪笑容满面地招呼,桌上搁着锦玉织裁剪好的衣服。

  “这些都是给我的?”被眼前的华服扰得眼花缭乱,宝儿轻轻碰触丝滑冰凉的衣料。

  “嗯,上回宝少爷赏给你的锦玉织全交给进福做衣服,你看,这样式还喜欢吗?”小雪笑问。

  “嗯。”宝儿用力点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原来这就是被宠爱的感觉吗?终于也有人用心疼她了,太幸福,虚幻得不像现实。宝儿眼眶微红,总觉得胸口涨得满满。

  本少爷想疼你呀!

  每当问他为何要对她这么好,湛子蓝总是一贯不变的如此回答。

  他想疼她。他是这么说的,用不容质疑的语气。

  “宝儿姑娘,少爷真的很疼你哪!”看着她的侧颜,小雪突然有感而发地说。

  “嗯?”宝儿讶然拾眸。

  “不过这是好事,心里头有需要保护的人,才会懂得认真,”小雪不在意地摆摆手。“宝少爷也该收起游戏人间的态度了。”

  “小雪……”难道她和进福爷爷都知道湛子蓝奇怪的偏好其实是装出来的,所以才不觉得奇怪?!

  “宝儿姑娘,你别想太多,快试穿看看,你不急,我倒是很急呢!”小雪笑道。

  “甭穿了,不管穿上多漂亮的衣服,麻雀也不可能变凤凰。”冷不防,尖锐刺耳的嗓音传来,南晚均带着小清,以不可一世的姿态进入房内。

  “晚均小姐。”看见来人是她,小雪脸色微变,仍是盈盈一福。

  宝儿也跟着恭敬行礼。

  玉手挑起衣料一角,商晚均甩开手轻哼,冷锐的眸光落在宝儿身上。

  “你就是宝儿?”她语气不善地问。

  “是。”不明白商晚均为何对她充满敌意,宝儿仍是点头。

  “抬头看我。”像个女王般迳自在桌旁落坐,商晚均扬眉。

  宝儿依言乖乖抬头。

  “长得也普普通通嘛!真不知道子蓝哥哥看上你哪一点?”商晚均拿起丝绢掩嘴,眼底是毫不掩饰的轻蔑。“一身淳朴的乡下味,一看就知道是登不了大雅之堂的乡下姑娘。”

  她摆明是来示威的。宝儿心知肚明,却低着头不发一语。

  “你可知道本姑娘是谁?”仿佛跟她说话是天大的恩赐,商晚均连正眼都不愿瞧她。

  “我知道,你是宝少爷的堂妹。”宝儿照实回答。

  “那你知不知道我是未来湛府的什么人?”商晚均又问。

  “不知道。”

  “不知道?我不介意提醒你。”商晚均字字句句都带黥。“不管你跟子蓝哥哥是何关系?他又有多疼你,总之我可是未来湛府的侯爷夫人,这一点希望你记清楚。”

  “……”

  “论出身,我是堂堂颖王府的掌上明珠;论教养,我系出名门,你凭哪一点跟我争?就凭子蓝哥哥对你的一时喜欢?这一点会不会太过薄弱?”

  “……”

  “你若是识时务就尽快离开湛府,以免到时难看丢人。”商晚均冷哼。

  “我是宝少爷的护卫,任务未成之前,我是不会离开的。”顿了下,宝儿轻声回答。

  “永浚侯府不差你这个三脚猫功夫的护卫。”商晚均尖酸刻薄地回答。

  “……”

  “快走吧!以免到时自取其辱,看着本姑娘和子蓝哥哥拜堂,你不会比较好受。”商晚均高傲的起身,忽地,目光一凝,落在她颈间。

  “那是什么东西?”她尖锐的问。

  “什么?”宝儿不明所以的抬眸。

  “我问你,你脖子上这块黄玉是打哪儿来的?”商晚均用力扯出她挂在颈间的黄玉,脸色微变。

  “这是我从小带在身边……”宝儿话还没说完,便震惊地看着她取出另一块一模一样的黄玉。“你怎么也有?”

  “这是我想问你的问题!”商晚均尖锐地截断她的话。

  听娘说过,这黄玉原本是一对儿,后来花心的爹不知道把另一个送给谁了。今却在她身上看见……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答案显而易见,商晚均重重后退数步,美眸不敢置信的瞪住她。

  难不成宝儿是爹在外四处留情之下的产物,这乡下丫头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这事实太过可怕,教人难以接受,商晚均不再开口,甩袖就走。

  宝儿居然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这样的情况太复杂,超出她的掌控,一切还是等娘来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