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大话方言易中天孔雀之恋唐纯末代艳姬欧阳青闇帝的女儿(上)浅草茉莉

返回顶部

    孟白总觉得眼前这个人莫名的有些熟悉,他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着眼前这个黑乎乎的像是从黑夜里走出来的男人,最后灵光一闪,脸上挂了一个非常不怀好意的笑容:“啊,我知道你是谁了!这不是冷大总裁吗?”

    没错,就算孟白看不见这个男人的样子也绝对可以通过眼神看到他的内心,没错!他就是这样的吊炸天!

    冷夜殇?

    跟在孟白身边的凌可儿同样惊呆了,她看了看冷夜殇,又结合了脑海里那酷炫霸拽狂的冷夜殇,瞬间感觉好累不会再爱了。

    “你竟然是……冷夜殇?”凌可儿的声音带着困惑和怀疑

    冷夜殇攥紧了拳头,他满是愤怒的看着眼前的这俩个人,心中想的全部都是之前自己发生过的种种悲剧:如果不是孟白和凌可儿这个妖孽联合起来欺骗他的话,他的小臣也就不会出事了……等等!小臣……小臣是谁?

    不管了!

    与其在这里活着受侮辱还不如死了算了,于是冷夜殇准备上去和他们拼命了,而就在这个时候凌可儿怀里的海格力士.系统君刷的一下一泡尿浇了出去,目标还是地上的那团金黄色的狗屎,狗屎结合着人尿那真是非一般的滋味啊,于是冷夜殇很可怜的……………………摔了一个狗吃屎。

    凌可儿和孟白的表情变得有些纠结了:他们现在不知道到底是应该笑还是不应该笑,毕竟现在下面那个人也算是一个比较有身份的人……

    而比较有身份的冷夜殇一脸恍惚的趴在地上,他觉得有些地方不对:自己明明是个总裁来着,但是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模样?等等……总裁是什么玩意?咦?冷夜殇是什么玩意?!!咦???怎么好像什么东西都记不起来了。

    【叮!世界系统恢复百分之百,现在将进入世界模式格式化。】

    【世界格式化开启倒计时,10、9、8、……】

    格式化?

    凌可儿心里一惊,然后扭头看向了海格力士,对方笑眯眯的对着她招了招手,身影开始一点点的变淡。

    凌可儿又扭头看向了孟白,对方没有听到系统的声音,他依旧大笑的看着地上的冷夜殇,半晌他才困惑的咦了一声:“我怎么没有透视眼了?”

    格式化……代表着遗忘。

    凌可儿咬了咬下唇,然后踮起脚尖亲吻上了孟白的唇角,眼神专注而认真:“孟大白,你要来找我,你可千万不能忘记我了。”

    “嗯?”孟白一脸的莫名其妙。

    系统的声音还在继续,凌可儿笑着松开了孟白的手,接着眼前的世界开始变得透明起来——

    【3、2……】

    等等!

    凌可儿灵光一闪,她试着打开了一下系统商店,没有想到真的打开了,系统商店里面的东西正在已肉眼可见的速度而消息,凌可儿快速的选择了一个名叫【记忆水】的东西,然后使用目标对准了孟白。

    【1……世界将进入格式化……格式化正式开始……】

    凌可儿闭上了眼睛,感觉一片天旋地转,紧接着世界恢复如常。

    她感觉自己头晕脑胀,手指轻轻动了动,然后睁开了双眸,眼前的视线有些莫模糊,脑门上更是疼的厉害,凌可儿皱了皱眉,然后一扭头就看到父亲严肃却带着担忧的眼神和忧心忡忡的母亲。

    应该是……恢复正常了吧?

    凌可儿满是不确定的想着。

    “可儿,头还疼吗?”凌母走了过来,伸手抚摸了一下她的发丝。

    凌可儿不由松了一口气,看样子是正常了,之前发生的一切简直就是恶魔,凌可儿对着凌妈妈摇了摇头:“我没事,你还好吗?”

    “我能有啥事。”一听这话凌妈妈也放心了。

    这个时候站在一边的凌爸爸哼了一声:“走路都不看路,本身就不聪明,撞傻了怎么办!”

    凌可儿看着眼前的凌爸爸有些恍惚:她脑海里又浮现出那个要将自己卖掉的爸爸了,果然还是……亲的好!

    “给我好好说话!”一听这话那边的凌妈妈立马凶狠起来,上前扯了扯凌爸爸的耳朵,对方刚刚还老虎的样子瞬间变成了纸老虎。

    凌可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心下那阴霾不过也散去了不少,她看向了窗外:也不知道孟白怎么样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敲门的声音,凌爸爸揉了揉耳朵出去开门,没一会儿外面走进来一个修长的男子。

    他穿着洁白的衬衫,简单的牛仔裤,墨色的碎发柔顺的贴在额前,他容貌再男孩子中看来是清秀的,一双墨色的双眸倒映在凌可儿的样子,对方眸光闪了闪,像是在激动着生命一样,最后对着凌可儿的父母露出一个乖顺的笑容,脸颊上的酒窝十分的招人喜欢。

    “叔叔阿姨,我来看看可儿,之前把她撞到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凌爸爸哼了一声,默不作声的走了出去,倒是凌妈妈比较喜欢孟白,拍了拍他的肩膀也走了出去。

    “你还好吗?”孟白有些局促的坐在了椅子上,他修长的手指交握,骨骼微微收紧,看着她的双眸浅浅闪速:“之前撞到你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凌可儿一直沉默的没有说话,对方在不安,凌可儿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她唇角带着浅浅的笑意,看起来非常温婉,完全不像是记忆里的那个样子,孟白脸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了,“那个……你还记得我吗?”

    “记得啊。”凌可儿的声音有些沙哑,接着她看到孟白眸光闪烁:“我们是高中同学啊。”

    他脸上的笑意渐渐的收敛起来,就连双眸之中的神色都变得苦涩起来:“哦……”

    他的模样实在是可怜的很,凌可儿有些于心不忍了,她伸出手然后握着了孟白有些冰冷的手指,却发现对方因为紧张的手心而泛着冷汗:“孟大白,我记得你。”

    孟白先是一愣,然后抿了抿唇,他起身弯腰抱住了凌可儿,声线有些沙哑:“我还以为你忘记我了。”

    “如果我真的忘记你了你要怎么办?”

    对方沉默一会儿,接着抬头对她露出一个治愈的温柔微笑:“没关系啊,我可以再追你嘛~”

    凌可儿听闻低低的笑了几声,然后捧起他的脸颊在他唇上轻轻的点了一下,他身子一僵,闭起双眸加深了这个吻。

    “咔嚓!”而就在这个时候门被打开了。

    “啊!你这个臭小子对我女儿做什么呢?!!”凌爸爸脱下拖鞋砸在了孟白的脑袋上。

    “好痛!!”孟白尖叫一声,开始躲避着凌爸爸的攻击。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孟白被赶了出去。

    “以后不要让那个小子过来。”

    “恐怕是不可能了。”凌可儿从床上爬了起来,一脸严肃的看着凌爸爸:“我已经和他私定终身了。”

    凌爸爸:“………………………………………………”

    病好之后生活总算是回到了正规,闺蜜顾芳菲还给她打了一个电话,说在新加坡旅行的时候碰到了罗子清,俩人好久不见相言甚欢,结果因为一言不合开始撕逼,现在正在回国的路上,凌可儿对此表示非常淡定。

    她将电话挂断之后看向了在一边逗狗的孟白,对方笑容灿烂,看着就觉得暖心。

    凌可儿也不由跟着笑了笑,起身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孟白。”

    “嗯?”他拍了拍手站了起来:“怎么了?”

    “我们生下来的孩子叫孟海格你有什么意见?”

    “啊?”孟白一脸恍惚,他眨了眨好看的双眸,视线渐渐下移落在了凌可儿平坦的腹部上:“你怀孕了。”

    “滚!”一脚踢了上去,凌可儿黑着脸说道:“那我恭喜你喜当爹了。”

    “我……”孟白张嘴刚想要说些什么,一个推着三轮车的男人缓缓的走了过来,接着对方将一包药放在了孟白的手上,对方上下看了看她然后摇头:“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啊~”

    “哈?”孟白一脸的莫名其妙,他眨了眨眼睛突然觉得眼前的人有些眼神,最后迟疑的叫了出来:“冷……夜殇?”

    “你竟然知道我的名字?”对方操着一口东北腔,紧接着继续推介那包药:“吃了我的药,我包你一夜四百次啊,妥妥的。”

    孟白:“……………………”这货现实生活里竟然是买假药的!

    凌可儿同时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受到了挑战,她抽了抽嘴角,将药物扔在一边之后拉着孟白离开。

    “哎?我们要不要买一包试试看啊,总裁出品必有保障啊!”孟白的神色有些憧憬。

    凌可儿呵呵呵的冷笑一声:“不,总裁出品必定坑爹!”

    凌可儿发誓:这辈子自己都不会再接触总裁了!那玩意真是太可怕了,防火防盗防总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