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望夫崖琼瑶珍宝太子香弥水墨山河金子绿化树张贤亮江湖急救站李凉

返回顶部

第七章

  洛杉矶国际会议中心占地一百万平方公尺,电玩展规模广大,是游戏者的天堂,玩家如潮纷纷涌入。预估至少超过五千款游戏参加展览,厂商个个费尽心力想藉此角逐电玩界这块大饼。

  风少昊一早就到达展览馆,迅速将所有厂商主力游戏参观试玩,以惊人记忆力暗暗记下各款游戏优缺点,并且分析游戏未来发展方向,观察玩家喜爱程度,最后才前往幻云科技所在的展览馆。

  Knentia馆挤满人潮,游戏迷非常期待幻云科技推出的新游戏,当然虚拟实境版的幻境武界是吸引人潮的最主因。

  夏靖阳非常重视电玩展,亲自前来造势,目标不只是攻下玩家的心,更想藉机会将第五代幻境武界推广至全球,在电玩界创下颠峰,再掀起汹涌波涛。

  夏靖阳为此掷下重金,标榜玩家如能连过五关,可以勇夺最顶级的VR硬体设备。超炫奖品加上最风靡的游戏,这绝佳组合将气氛提升至最

  高点。

  今天很幸运,林千筑很快就结束巡视旅馆的工作,赶往参观电玩展。人海茫茫要找人不容易,于是她守在幻境武界展出的地点。

  如此一来等到风少昊的机率会高一点,二来她也能立即获得幻境武界的最新消息。

  哇塞!顶级的VR硬体设备,价值不菲啊!可惜报名人数众多,她根本排不上,不过能一饱眼福也满足了。

  喔哦!最受欢迎的武林盟主柴云驹,娇美女主角及其他重要角色都出场,全是由真人透过虚拟实境扮演。

  参赛者全副武装,手戴资料手套、头戴显示器,身穿具有感应功能的银色劲装,个个手持武器,比赛经由电脑连线后正式开始。

  观众可以透过超大银幕看见参赛者所面临的场景,强大震撼力冲击心房,众人皆看得入迷,情绪随着参赛者胜败起伏。

  老天!这款游戏要靠智慧、冷静、勇气、敏捷、体力集结一身,玩家必须文武双全才有机会过关。几场比赛下来,参赛者个个败阵,换了一批又一批人挑战,众人对幻境武界的喜欢不断窜升。

  突然,有一抹英挺身影吸林千筑注意,虽然他脸上装备掩去半张脸,她仍认得出他,「少昊?!」

  当看见他担任独孤傲角色时,她的心差点停止跳动,屏息专注看着他勇闯武界。

  他破解游戏的方法及速度教众人瞠目结舌,尤其是夏靖阳最为吃惊,「他怎么会现身?哇哩咧!这家伙是想拆自家招牌吗?」

  不妙,他要是认真起来那这套软体就玩完了。夏靖阳立即命人传达讯息要风少昊手下留情。呼!幸好还来得及阻止。

  风少昊离开游戏平台前,环视了下四周,寻不到她的身影,眼底暗藏复杂情绪,最后退去装备进入幻云科技的主控室。

  「先生,这里不能进去。」守卫不认得他,急急上前阻拦。

  「让开。」风少昊气势凌人。

  「不行!」守卫很尽责把关。

  「他是我朋友。」听到声音,夏靖阳立刻迎上前,「喂,你刚才太狠了吧!是吃错药了吗?」

  「我有手下留情。」

  闻声智囊团成员纷纷回头打量。他的表现与神秘人物相似,不禁猜测问道:「难道你就是Ryan?」

  风少昊初见到共事多年的夥伴,只是点头问好,马上坐下来开启电脑连线,三两下就夺走控制游戏的主导权,然后迅速改变设定。

  「Ryan你太恐怖了吧!」翁仲霆陷入惊愕。

  「啊……我我我最自傲的防卫系统竟然一点用也没有。」每次跟Ryan相比,萧人桀就身心受创。老天爷,既生瑜何生亮啊!

  纪皓阳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别伤心,Ryan不是普通人。」

  「你们专心工作。」夏靖阳发现风少昊的行为怪异,「你在干么?为什么把独孤傲从游戏名单剔除,这样玩家没有办法选择他。」

  「独孤傲这角色不开放给玩家使用。」风少昊再三确定封锁角色,才释出游戏掌控权。

  「你好歹也给个理由。」

  「不过是个小人物。」

  夏靖阳总觉得其中大有文章,「要是有玩家反应,那要我如何解释?」

  风少昊沉默一会,挤出藉口,「独孤傲由电脑掌控比较妥当。」

  「什么意思?你有回答跟没回答一样。你今天很奇怪。」夏靖阳递杯开水给他,坐下来准备继续拷问。

  听好友这么说,他表情微微僵硬。确实不对劲,之前他根本没有打算现身,偏偏看见有个玩家选择独孤傲,他一时无法控制,于是利用金钱取得参加权,现在又进一步改变设定,让独孤傲没办法透过虚拟实境成为真实人物。

  真难得,他竟也会有困惑的表情。夏靖阳开玩笑问:「喂!瞧你神精恍惚,旅游这几天是不是有艳遇?」

  心一凛,风少昊立刻恢复惯有的淡漠,「别瞎猜。」

  认识他多年,夏靖阳知道什么时候该闭嘴,「不猜可以,不过有件事咱们该算清楚了。」

  「没空。」他起身就想离开。

  「不行!」夏靖阳指了指专属的休息室。

  风少昊知道他想谈什么,随即走人,「不给档案。」

  呜……夏靖阳气势全消,「我知道设计你是千错万错,请阁下大发慈悲原谅我。」

  「看心情。」风少昊故意刁难。

  其实那档案早被毁掉,仅剩的唯一照片在他手上,只要他守住秘密,韩雨丝不会知道。

  「真狠哪!」想到这件事,夏靖阳就整天提心吊胆。

  「回敬你罢了。」

  「你还不能走……」夏靖阳被突来情景吓僵了。

  破天荒,风少昊竟与女人如此亲密,敢情他就是为了讨佳人欢心上游戏平台挑战?

  「少昊,你真是酷毙了。」林千筑看见他进入主控室,于是静静在门外守候,见到他出来立刻冲上前抱住。

  「你全都看见?」

  「嗯,不但全部看见,还烙印在脑海里。」精采表现深深印在她心中,她情绪亢奋,又笑又跳的。

  「真的?」她的出现让风少昊眼神柔化。

  「我好佩服你的聪明才智,还有敏捷身手。你是不是有练过武术?在看你挑战的时候,我被那股震撼力吸引住,以为自己也进入虚拟实境参与空前绝后的武林大会呢!」情绪太激动,她的话混合中英文,没仔细听还真不懂她在说什么。

  「尤其你把独孤傲诠释得太完美了,我一直在想如果他是真实人物,一定像你一样这么有型,果真如此呢!」

  夏靖阳终于找到机会插话,「可惜没机会喽!独孤傲不能虚拟实化了。」

  「为什么?」林千筑这才发现他的存在。

  啊!幻云科技的总裁耶!不只他在,四周围早已聚集许多人潮。

  夏靖阳是媒体追逐的焦点,记者们见他出现,纷纷围向前,希望能够挖得独家新闻。

  风少昊从两人世界回了神,才觉不对劲,「仙蒂,我们离开。」

  「嘿,我还没回答美丽小姐的问题。」夏靖阳快狠准抛下话,「他把独孤傲从游戏名单剔除,以后只有电脑可以控制那个角色。」

  林千筑两道柳眉深锁,不解的望着风少昊,「他说的都是真的吗?为什么这么做?人家最喜欢独孤傲了。」

  他哑口无言,该如何解释自己也不知道,「先别问,我们走。」

  鸡婆的夏靖阳笑道:「他这么做全都是为了你。」

  「我?为什么?」她一脸无辜。

  「别听他胡说。」风少昊像怕被抖出什么,急着带她离开。

  夏靖阳朗笑,「因为你喜欢这角色,所以他想当唯一的独孤傲。」

  「他是我创造的角色,我想保留而已。」

  从他的反应,夏靖阳敢肯定自己猜对了,「你解释其是欲盖弥彰啊!哈哈。」

  「我……」无法反驳,风少昊整个人僵化。

  林千筑心喜若狂,拉着他的衣角不停追问:「真的吗?你真是幻云科技的一员,独孤傲是你创作的?」

  不只她追问,记者们全都加入访问行列,十分好奇风少昊对幻境武界这套游戏具有多大的影响力。

  场面热闹喧哗,他首次尝到被拷问逼供是什么感觉,想也不想拉着林千筑突破重围。

  风少昊好不容易获得片刻宁静,门铃声响起,本来还不想面对她,偏偏双脚不受控制走去开门。

  「少昊,你看你看。」林千筑拿着晚报,指着他们的合照,心情Hight到最高点。

  劲爆!幻境武界最大功臣Ryan的真面目。

  风少昊看到标题,心头掠过不好的预感,可恶的夏靖阳陷他于不义也就罢了,竟然还将他的感情事大做文章。

  他的眼神倏地黯沉下来,一想到外面那些还不肯离去的媒体,心情更是跌至谷底。

  「呵,没想到我们第一张合照会是在这种情况下拍的,不过这样更好,全美……说不一定全世界的人都可以看到呢!」照片愈看愈喜爱,她开心开口,「我一定要收集各大报章杂志,也许能找到更多不同的照片。」

  风少昊收起报纸,迎向漾着笑容的脸蛋,沉闷心情缓和些许,「你不生气?」

  「开心都来不及了呢!早知道能跟你合照,我就盛装出席电玩展。你明天会再去吗?」她希望答案是会,那么她明天就可以好好的打扮。

  「不去。」他不想再接受盘问。

  「喔。」真可惜。不过手中的报纸让欢笑又回到脸上,她继续另一个重要的话题,「你为什么封锁独孤傲这角色?」

  避开的话题又被兜回,他心情不甚平静,尤其她美丽杏眼总瞧得他不自在,难道他的心态真如损友所说?

  我还幻想能透过幻境武界的虚拟实境版找到独孤傲……

  她说过的话缭绕在耳,他猛然明白自己的心意,不得不承认夏靖阳说的对。因为她,这世上只能有一个独孤傲。

  她满心期待他的回应。「真的如夏总裁说的吗?」

  不习惯心事被赤裸裸摊开,风少昊感到呼吸一窒,急着转身入内,为自己倒了一杯陈年醋,闻着熟悉味道重拾安稳感。

  见他沉默不语,她的心情顿时变成忐忑不安,「我就知道没那么幸运。」

  「我……」风少昊知道她有多失望,也知道该说些什么,偏偏不晓得该怎么开口。

  林千筑倏地振奋情绪,暗自告诉自己绝不轻易被打败,「哇!又有醋可以喝了,你怎么可以一个人独享?」

  「你自己有。」他看见她恢复灿烂容颜,暗暗松了一口气。

  她抢过他的杯子,「那一瓶早就喝完了。」

  「过量不好,如果嘴馋,加水稀释。」

  「那不就变成白开水了?」

  「不会。」他取出冰块,调制冰凉的梅子醋递给她。

  玻璃杯里的液体呈现淡金黄色,她闻了闻味道,发现香味依然醇厚,再浅尝一口,「哇!冰冰的好好喝喔!我还要再喝一杯。」

  「不行,要喝自己买。」风少昊不是小气,而是像她这样狂饮,健康醋会成了伤害醋。

  她顽皮威胁,「当心我放那些记者进来哦!」

  「当心,永远喝不到好的陈年醋。」威胁他也会。

  「呵!我可以直接跟台湾的味之都购买。」

  「味之都是我老头家的祖传企业。」头一次他谈到味之都感到骄傲。

  「真的?!那我可以到工厂学习酿醋吗?」她要酿造千百瓮陈年醋,那将是世上最顶级的梅子醋,让他永久上瘾,藉此牢牢锁住他。

  呵!届时他每天至少早晚两次会想到她。

  「等回到台湾,梅子季已经过了。」

  「没关系啊!还有明年、后年,最重要的是你欢迎吗?」

  他点点头,「如果有机会的话。」

  「呵,太好了!」她开心跳起来欢呼。

  风少昊的嘴角微微上扬,隐约之中,他竟然也开始期待。

  「最好还能亲自采收梅子,那才有趣、有意义。」

  因为记者媒体穷追不舍,风少昊预计三天参观电玩展的行程取消,剩下两天的时间当然不能白白浪费,于是他利用网路向夏靖阳索取奖品。

  翌日早晨,VR硬体设备送至旅馆,经过数次改良,设备已轻便许多,所占的空间减小,他将设备暂时安装在房间内。

  他开启电脑让游戏进行,接着回到书桌前使用手提电脑处理杂事,直到听见电铃声响起,前去开门。

  「嗨!」活泼动人的林千筑展现笑容,「天高皇帝远真好,比起在旧金山,我的工作量少了很多。」

  「你不到附近景点玩?」他不让她知道他在等她来。

  「不要,我想跟你抢梅子醋喝。」起居室里超大影像吸引她注意,林千筑踮起脚尖不断往房内探视。

  「自己买。」他故意有意无意挡着她的视线。

  「别小气啦!到时候我会酿很多梅子醋还你。」耶!那好像是虚拟实境所需的硬体设备耶。

  「陈年醋需要时间酿造,你有耐心?」风少昊问得小心。其实这话中有话,偏偏他自己都没有察觉。

  她拍了拍胸脯保证,「耐心当然有,只怕……还没酿好就把醋喝掉,不过安啦,只要量多就不成问题。」边说,她目光仍一直往房内探视。

  「探头探脑做什么?」他明知故问。

  「那个是不是昨天得到的奖品啊?」见他点头,她张大嘴,「哇塞!让我玩好不好?」

  他不发一语,就只是盯着她瞧。

  「求求你啦,我保证绝对不会玩坏的。」她挽着他的手臂使出一百零一招绝招——

  撒娇。

  「借你对我有什么好处?」风少昊故意刁难,语气毫无起伏,像是没得商量。

  林千筑懊恼极了,皱了皱巧鼻,忽然想起老妹的话——美人计!

  可是她虽然很主动热情,但更进一步的大胆行为就不敢了。

  呜呜……她已经好久没玩幻境武界,早就手痒心痒,现在看得到却玩不到更是万般难受。

  为了电玩她豁出去了,鼓起勇气踮起脚尖,搂住他的颈项,「当然有好处!」

  「顶级的……」美食两个字没机会说出口,他的唇已被封住。

  吻如蜻蜓点水般,还来不及感受美好,她已经远离,只引发出他心中无限的渴望。

  她不敢抬头看他,轻声问道:「我现在可以玩了吧!」

  等了一会没得到回应,她缓缓抬起头偷瞧,啊!他竟然一脸呆若木鸡。

  「少昊?」她伸手在他面前晃呀晃的。

  「这不算好处。」他的目光越过她直视前方,紧张得掌心冒汗。

  硬拗不过,她沮丧垮下肩膀,「不然呢?拜托啦,别开出太严苛的条件。」

  「再……」再吻一次。倏地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太邪恶,他立刻改口,「等你订正错别字后,才可以玩。」

  「什么东西啊?」好怪的条件喔。

  风少昊转身入房里,从盒子里取出纸鹤递给她,「你回房慢慢研究。」他打算好好独处冷静一会儿。

  「为什么要改?这是人家想了好久才想好的词耶!」有种被退还的感觉,她伫立在原地不肯走。

  「你照着上面的字念一次。」

  红晕蓦然爬上俏脸,她用着最甜美的声音对他倾诉,「缘份给了我翅膀,飞越半个地球来见你。」

  风少昊原本是想转移对她的非份之想,没想到她的话又加深了他的渴望。他急急打散浪漫气氛,「你写的是绿份给了我赤旁。」

  「有这么离谱吗?」这下糗大了。林千筑双颊涨红,「那要怎么写?快告诉我。」

  「查字典。」他努力摆酷。

  「你教我啦!」她就是赖着要他教。

  娇柔声音很有影响力,他又忆起刚刚的诱惑,酷寒神色出现裂痕,「自己找答案。」

  水汪汪的大眼眨呀眨,她一脸可怜的看着他,「你就教教我嘛。」

  其实心意最重要,且纸鹤上的错别字更添加天真浪漫,他并不是那么计较,只是想要她暂时先离开。

  偏偏她撒娇声不间断,风少昊凝望着她,愈来愈无法招架,迅即将纸鹤取回,「你慢慢玩,我要回房休息。」

  她兴奋扑进他怀里,「万岁!你是大好人,我发誓写错的字一定会更正的。」

  一瞬间,风少昊真想爱抚她娇躯曼妙曲线。糟!他怎么可以像只恶狼?「你不去玩吗?」

  「可是人家不会操作耶,你要教我。」抱着他的感觉真好,她已经搂上瘾了。

  「我要休息了。」他极力忽略她对他造成的异样感觉,将她推开保持距离。

  「教我啦,好不好嘛。」她柔软娇躯再次贴上,让他无力招架。

  最后林千筑成功留下来,拉着他彻夜玩得乐不思蜀,而他则难受了一整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