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狂野牛仔寄秋幽灵男横沟正史爱情单行道惜之拒当地下情夫艾玟圣王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总裁追妻超高竿 > 正文 第五章

  清晨,天才蒙蒙亮,有点晨雾,山上的空气带点凉意,柴虹被宿醉的头痛给搞得无法安睡,她起床,跟佣人要了一颗普拿疼,吃完后觉得舒服多,这才走下楼去。

  才一走到客厅,便发现越佣曼菲跪在地上,用超强洗洁剂在洗刷地毯,从她脸上臭到不行的表情看来,应该是已经清理很久,而且清到快抓狂了。

  “曼菲,早!”我的妈呀,那张脸好像被倒了好几百万的会钱。

  曼菲没有抬头,她把口罩戴上,继续未完的工作。

  柴虹来到她身边,看她情绪极差,于是小心翼翼地问道:“曼菲,你……你在做什么?”

  曼菲懒洋洋地把脸扬起,语带嘲讽说道:“你自己做的事,你还这样问我,不是很好笑吗?”

  “我自己做的事?”她指着自己鼻子,一头雾水,当她从空气中隐约闻到一股胃酸味道时,这才恍然大悟,明了曼菲的说法。“我……我记起来了,是我喝醉酒,不小心吐在地毯上,真是对不起,你把手套给我,剩下的就由我来清理就行了!”

  “这是我们下人该做的工作,你可别弄脏你的手,昨晚,你把我们少爷折腾了一整晚,如果你真要做点什么,自己好好想想,看要怎么还他这个人情比较重要。”昨晚的一切,她全都看在眼里,在她心里,多少会对孔泰熙抱不平,这女人凭什么得到少爷的眷顾?一没身分,二没家世,要说外表也不过还好,凭哪点可以享有特殊的待遇?

  曼菲不再多说什么,继续跪在地上做她该做的工作。

  看到连外劳都看不下去,想必昨晚她一定很卢。

  以前焦焰和宋莳她们就常说,只要她一喝醉酒,就会讲很多五四三的话,还会唱山歌,学花车游行里的人妖皇后大跳艳舞,总之,会烦得周遭的人很想用枕头活活把她给闷死。

  如果,跟对方仅止于朋友关系,这人情势必非还不可,如果不还,看在有心人眼中,还以为两人有什么暧昧关系,这点,是她最不乐见的。

  可是……俗话说得好,钱债好还,人情债可不好还,再说,要还这人情债,也要投其所好,有办法打动到他的心坎里才行啊!

  以两人认识短短不到一个月时间看来,他爱什么,他喜欢什么,她一无所知,更别说要做出多感动的事,来报答他昨晚的恩情。

  “曼菲,你在这个家待得比较久,可不可以告诉我,你们少爷喜欢什……么,做什么事,会让他感觉开心?”她必须请求曼菲为她指点迷津。

  看她还挺有诚意的,曼菲非常认同她的作为。

  “对嘛,你这样就对了,要懂得当客人的道理,这样住在这边,也才住得比较安心。”曼菲倚老卖老,天生的鸡婆个性,什么事情,她都要插上一脚才行。

  “谢谢你提醒我,要不然,在背后被人家说得多难听我都不知道。”

  “恩……”曼菲故作思考状。“你知道少爷喜欢吃松茸饭吧?”

  “松茸饭?”她曾经听过,主产地在日本,是相当昂贵的一种食材。

  “没错,少爷最喜欢吃松茸饭,如果你能煮一锅好吃的松茸饭给他吃,也不枉费昨天晚上他那样地照顾你。”

  “可是……要去哪里找松茸啊?再说……我也不会煮。”她得坦白,这种事可逞强不得。

  “距离这里大约十五公里左右,有个“绿椰农庄”,在他们农庄后方,有一大片松叶林,野生的松茸就是生长在那里,你可以去那边找看看.”

  “绿柳农庄?”柴虹没那么笨,还是不免问一句:“那是有人看管的吧,我想……我们花钱跟他们买,你觉得如何?”

  “那块地根本就不属于他们的,所以任何人都有权利去拿,只是他们故意加高围墙,当成是私人财产,这根本就是恶霸行为。上回,我是爬墙过去拔的,回来做给少爷吃之后,他夸赞到不行,从他脸上喜悦表情可以看得出来,他相当满意。”

  曼菲就是要让柴虹也去跑这一趟,上回她去拔,差点被那死老头逮到,现在换柴虹去,看有没有办法成功。

  “少爷不会问你这松茸是哪里来的吗?”

  “是看他吃得高兴重要,还是他问这些鸡毛蒜皮的事重要?”

  一语惊醒梦中人!没错,只要他吃到顶级的松茸饭,看他开心的样子,那么……这就值得了啊,即使之后被骂,那就装无辜,认错点个头,忍一下下,也没什么大了不起了!

  “你说得对,好,我现在就立刻出发。”

  ***bbscn***bbscn***bbscn***

  正午时分。

  别说餐桌上看不到松茸饭,甚至连整个屋子,都闻不到一丝松茸的味道。

  主要是看不到柴虹,当然也就看不见松茸。

  从孔泰熙起床后,整整两小时,完全看不到柴虹。起先,他并不在意,因为一个人失踪一两个钟头,不需要这么大惊小怪,然而,要是连该吃午饭的时候都没出现,甚至连手机都没带出去,那就会让他开始分泌肾上腺素,神经一点一滴绷紧当中。

  “一个那么大的人出门,你竟然说你没看到?”孔泰熙拿秦伯开刀,火气大到让秦伯也觉得事态严重。

  秦伯无言以对,这的确是他的疏失,最近门禁管理略显松散,才会发生有人像小猫一样溜出去,也没人发觉。

  “我想,柴小姐应该是清晨时分出门的,八点以后,园丁和送新苗圃来的都在前院,所以要经过大门的人,都会发现才对。”

  孔泰熙口气更火,“那你的意思是告诉我说,她整个人从空气中蒸发了,就别再多问了,是不是?”

  “不是的,少爷。”看到孔泰熙气成这样,秦伯应答得有点吃力,这件事他难辞其咎。

  “如果不是这样,那会是怎样?”他回问。见秦伯沉默不语,他索性自己下达指令:“把所有的佣人都给我集合到客厅来,快去!”

  秦伯接到命令,立即传令下去,不到五分钟,整个庄院里大大小小的奴仆十二人,统统集合到客厅里来。

  “我问你们,早上四点到八点,是谁负责当班?”

  十一名佣人全把目光集中在曼菲身上,孔泰熙循着众人目光看过去,自己找到答案。

  “是你当班?”声音冷酷,态度无情,盯得曼菲有些皮皮。

  “是……是的,少爷。”她缩着脖子,头压得低低的。

  “那时你在哪里?”他采取地毯式搜问。

  “我在……”她声音出现迟缓。

  “你在哪里当班就在哪里当班,不需要花脑筋想吧!”孔泰熙越看她慌张的样子,就越觉得有鬼。

  “是……是的,少爷。”

  “知道就快说啊!”是当他凶起来的时候,也吓得她两腿快要瘫软。

  “在……客厅清地毯。”

  “你在客厅清地毯?那……有人经过客厅走出大门,你绝对会知道,是不是?”

  “是……”

  “那说啊,究竟有没有看到柴虹走出大门?”孔泰熙直接走到她面前,距离近到她连他鼻息都能感觉得到。“头抬起来,看着我。”

  曼菲全身冒汗,四肢更是抖得不像话。

  “说实话,否则,我就有办法让你今晚回到越南,永远都来不了台湾。”曼菲一听,更是吓得脸都歪了。

  “少……少爷,有,有啦,我有看到柴小姐走出大门。”她一怕,所有的话都统统抖了出来。

  “她去哪里,我想你不会不知道,说,不要逼我发火。”从对方眼神中,孔泰熙笃定曼菲一定知道柴虹去了哪里。

  曼菲就像要被三审定谶的犯人,在法官最后一次询问下,若不招供,将会落得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为了活命,为了不被遣返回国,她边哭边替自己先脱罪。

  “少……少爷,我……我是因为知道你喜欢吃……吃松茸饭,所以……所以才跟柴小姐说,昨……昨晚你对她很好,很照顾她,叫她要懂得……报恩,要……懂得做人的道理……”她吓得话都断断续续,不但抽泣,说话还岔音。

  孔泰熙一听,更为光火,他指着她的鼻子,破口大骂:“你一个下人,竟然教我的重要客人做人的道理?你凭什么?你是嫌日子过得太舒服了,是不是?”

  曼菲吓得马上跪下。“少……少爷,不……不是的。”

  孔泰熙没有看她,他必须先把事情弄清楚再说.“那你叫她去哪里弄来松茸?”

  “就……就前面的绿柳农庄……上次少爷吃的那个松茸饭,就是我到那里拔来的……”她哭哭啼啼,伤心得泪流满面。

  “绿……绿柳农庄?”孔泰熙瞠目结舌,真想一巴掌朝曼菲脸上打下去。“你知不知道,前两个礼拜,绿柳农庄的老板为了防止松茸被偷,买了两只西藏獒犬来看管?”

  曼菲吓得魂飞魄散。“我……我不知道啊!我以为……那是野生的,他们没资恪强占那……那些松茸……”

  “那是他们合法私人的土地,只是在过户上还有一些手续未办妥,你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明白,就这样乱搞一通。秦伯,把她的行李收一收,叫她给我滚回越南。”孔泰熙对这女人绝不宽贷,他得赶紧赶到绿柳农庄一趟,临出门前,他回头对曼菲警告说:“你最好保佑柴小姐没事,要是她少了一根头发,我要你全家人用生命来还!”

  “我……”曼菲怎么知道会闯下这么大的祸,她趴在地上,哭着求孔泰熙原谅,只不过,他根本就没时间理她,火速跳上吉普车,朝绿柳农庄而去。

  曼菲知道大势已去,紧张到整个人晕死过去。

  ***bbscn***bbscn***bbscn***

  绿柳农庄并不是一家开放式的休闲农场,它里头栽种的,主要是一些有机蔬果,而这些有机蔬果全是供应给一些大企业家养生之用,不对外公开,就连松茸也是。

  农庄主人是个脾气相当古怪的老头,就算有人捧着现金登门造访,高价要向他购买,他说不卖就是不卖,从来没有商量的余地。

  这也是曼菲所说,捧着现金,好言好语跟他们购买也没用,因此,她得必须照她的话,找到一处她做了记号的墙,从那道墙爬进去,就能刚好找到松茸生长的正确地点。

  原本以为她说的那个地方很好找,事实并非如此,这个农庄比她想像中还要来得大,而她所说的那个记号,也有可能因风吹日晒雨淋而模糊不见。不过不管怎么样,只要孔泰熙喜欢吃,她就要做给他吃,报恩是一个人基本美德,他对她好,她要回报,礼尚往来,才是做人的基本道理。

  没错,她这观念正确,所以,她不能气馁,就算记号再怎么不清楚,她也要奋战不懈,非要把它找出来不可。

  “Kitty啊Kitty,你不要调皮了,快点出来好不好?”她双眼贴着墙,努力寻找记号,曼菲说她画了一个凯蒂猫的图案,这不正是她最喜欢的娃娃吗?应该不难找到才对啊!要怪就怪这片墙大得惊人,整面墙大得看不到尽头,简直比北京故宫还要夸张。

  不过皇天不负苦心人,就在一处龟裂的水泥墙边,终于看到那张只剩半边脸的HolleKitty。

  “哈,我终于找到你了,不过你也被毁容了!”看着半边脸的KittY,她还真替她感到难过。

  找到墙之后,接下来就是要考虑怎么爬过去。

  这墙高至少有两米,她又不属猴,运动细胞又差,想要很敏捷地爬过去,绝对是不可能的事,她得要找些箱子还是石头来垫脚,才有办法应付这面难对付的墙。

  东瞧瞧,西看看,哈,原本以为要花费一番工夫,谁知道,老天爷实在太眷顾她了,让她发现用来装运鸡蛋用的蓝色塑胶框。

  一个塑胶框也许承受不了她的重量,就刚好这么凑巧,一下子出现两个,这不是老天爷故意要她翻墙成功,所助的一臂之力吗?

  将两个塑胶框并排竖高,确定人站上去根稳了,她才慢慢放一只脚,按着第二只脚要踏上去时,双手得赶紧伸高往上攀着墙沿,并且一鼓作气,让身子往上一纵。

  “一、二、三……”使出吃奶的力气,柴虹用力一蹬,没想到,重心一个不稳,身子朝后一仰,屁股便与地球来个亲密热吻……

  “好痛唷……”

  脑门上空,全是星星与小鸟,她膝盖破皮,擦出一块伤口,不过她用嘴巴吹吹,咬紧牙关,再接再厉。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他第二次爬上去时,就显得自在多了,这回,她双手紧紧扳住墙沿,然后运用腰部力量,将下半身整个往上提,然后先跨出右脚,等到右脚跨过墙后,再把左半部的身体,从底下翻了上来。

  “过来了过来了,呼呼,好喘好喘……”柴虹一个翻身往下跳,定点正好在一处有机菜圃旁。

  这里所种出来的青菜既翠绿又漂亮,还有一股淡淡青菜香,一旁的花椰菜又绿又肥,高丽菜和莴苣更是比市面上的还要大上一倍,可见得栽种的人,是多么用心在照顾他们。

  她看得几乎忘神,哦,对了,这次前来的目的是为了松茸,她可不能浪费时间在这上头。

  “小松茸,你在哪里?冒个头让我看看好不好?”像只小猫咪,柴虹蹑手蹑脚,弯着腰,骨碌碌的大眼,像探照灯般,不停在地面来回搜索。

  曼菲有拿照片给她看过,所以,松茸长什么样,多少有些概念。她走得很慢,一方面,还要注意有没有农庄的人员巡视,这第一次当小偷的感觉真不好,不过……曼菲说过,那片长松茸的地又不是他们的,所以她这么做也不算是小偷的行为啊!

  就在她专心找松茸的同时,耳边竟然听到有狗狺狺嘶鸣的声音,那种好像要发动攻击前的警告,让人听了头皮发麻,全身血液都凝结了起来。

  她不敢再前进,确定那声音是从后方传来,于是,将头一寸一寸将头转移……

  两只长得又大又壮的獒犬,正虎视眈眈看着她,半开的嘴发出低狺声,嘴角还不时流着口水,那凶狠的模样,简直就比道上流氓还要吓人。

  喔哦,什么时候多出这两只狗,曼菲为什么都没跟她说?从它们龇牙咧嘴,露出森森白牙的模样,绝对不会是来跟她撒娇或者是跟她示好。

  这种狗脾气暴躁,攻击性强,就连一般狼狗,也没有它们来得凶狠,现在站在这两只狗前面,她不免开始害怕,她相信,如果她再继续站着不动,不到一分钟,就会被它们当成是练习磨牙的最佳工具。

  “狗狗乖,我没有要来偷蔬菜,我只是要来拔一两个松茸,这个松茸不是你们主人的,所以……不要把我当成小偷,可以吗?”她边说边往后退,可她每退一步,两只狗就往前进两步。

  她头上开始冒汗,眼睛不停往四周瞄看,看有没有高点,可以让她赶紧爬上去的,只是,一眼望去,除了菜,就还是菜,她总不能爬到青菜上头。

  一看到那两只恶犬越靠越近,柴虹满脑子都是空白,她不停后退,就在这时候,她发现她身后有个养锦鲤的水池,在其中一只加速快跑朝她扑来的同时,她飞快跳进水池,并且迅速爬到假山上头。

  好哩佳在!

  差那零点零一秒,她身上恐怕就会多出几条被狗抓的血痕。

  就在她以为已经安全无虞,只要躲在这水池中央的假山,就能等到别人救援,哪晓得,这两只狗似乎非置她于死地不可,竟然跳进水池,步步朝假山石回来。

  不……不会吧,她跟它们没深仇大恨吧!

  完了完了,这两只恶犬看来是要跟他卯上了,一股死亡的阴影笼罩着她,她无法想像活生生被狗咬死是如何的一种惨状。听说,狗要置人于死地,第一口就会朝咽喉紧紧咬住,直到断气才会松口。

  看来,她应该就会是这种死法了……

  看着两只恶犬步步逼近,双眼露出凶狠光芒,好像把她当成美味大餐死盯着她,她再也无法冷静,在死前最后一刻,忍不住放声大叫……

  “救……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