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极魄孤星刘建良如果墙会说话亦舒明月蛟齐晏孔雀东南飞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总裁追妻超高竿 > 正文 第八章

  “你说什么?方志恒他拿到了“人鱼的眼泪”?”

  当孔泰熙听到韩迈迪传送给他这第一手消息时,震惊是绝对必然的,只不过,他很快就让思绪冷静下来,不让焦虑与紧张打乱他的思维。

  “听说是从一位阿拉伯皇室那儿获得的。”电话另一端,韩迈迪口气沉重说道。

  “皇室的人并不缺钱,他怎么有办法让对方割爱?”孔泰熙急欲了解这别方志恒有何通天本事,能够得到阿拉伯皇室视如珍宝的人间极品。

  “是方志恒逮到皇储第三顺位亚伯罕王子养男人的事,这在阿拉伯世界是不被允许的,就是这条小辫子,才让皇室愿意以条件交换,将人鱼的眼泪予以割让。”韩迈迪冷冷一笑,又说道:“真亏他有这耐性,用两年时间,花上千万美金,终于让他挖掘到这秘密,看来,不出两个月,他肯定会办一个大型展览,在珠宝界掀起一阵不小震撼。”

  人鱼的眼泪据保守估计,市值大约八亿四千万美金,是全世界有钱人竞相收藏的宝物之一,虽然和市值九亿六千万美金的天使的眼泪差不了多少,但在行家人的眼中,还是排在天使的眼泪之后,可见得,柴虹身上所戴的宝贝,才是所有珠宝商眼中,一致推崇的稀世珍宝。

  而方志恒是全亚洲的珠宝界中,地位与财力仅次于孔泰熙的珠宝大亨,他的年纪与孔泰熙相当,多年来,他对孔泰熙一直有着瑜亮情结,以致他为了胜过孔泰熙,不断网罗世界级的名珠宝设计师,下阶代匮旺欧美各大材霸中挖角,为的就是要击倒孔泰熙所率领的珠宝王国。

  这回,他率先拿到这当年印度蒙兀儿帝国时期,为爱妃泰姬玛哈建造世界七大人工奇景的沙迦罕王陵墓中,最贵重的一项陪葬品,只要他拿这项宝贝当他的镇国之宝,要打垮孔泰熙想必是指日可待的事。

  “泰熙,你要我筹备展览会的事情,已接近收尾阶段,倒是你,到底从那女人手中拿到天使的眼泪了没?”韩迈迪口气显得急躁。“你要再不快点,我们可没东西好跟对方拚,到时候,后果会怎样,唉……连我自己都不敢想像。”

  这个问题让孔泰熙思忖良久,久到连韩迈迪都察觉出有异状发生。

  “泰熙,你还在吧?”

  “恩,怎样?”

  韩迈迪啼笑皆非。“呵,我还要问你你怎样了呢,那条钻石项炼呢?你不是说很容易就能得手,现在呢?你到底拿到了没?时间紧迫,不容许你再这样拖拖拉拉了!”

  “问就问,口气那么差做什么?”被他逼急,他的脾气也全上来了。

  韩迈迪感觉不妙。“泰熙,这是攸关两大珠宝财团生死存亡的关键,只要一方松懈,或是战斗力太弱,就会很快阵亡,我这么急,难道是没有道理的吗?”

  泰熙明白韩迈迪是一心要公司好,才会有这样的热情与斗志,他不该把自己的压力,发泄在他身上的。

  “好,我了解,刚刚情绪有些不稳,你就多担待点。”

  “你……真的没事?”

  “我怎么会有事,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这点小事我还承受得起。”

  “那就好,我希望在月底前,你就能把东西给我,一些保险及保全的相关事宜,我还得请专人来负责。”

  “我明白了!”

  正当他靠在皮椅上闭目养神之际,突然听到有人敲门。他振作精神,理理仪容,这才说道:“进来吧!”

  门一开,只见柴虹和小强两人,面带微笑,开心地向他走了过来。

  “明天就是教学观摩的日子了,前几天要你看的功课,你念了没?”柴虹笑孜孜地和小强交换眼色,默契极佳说道:“我们都准备好了,你呢?”

  糟了!

  这几天为了南非钻石矿脉的经营权,他日以继夜用视讯跟国外厂商开会,而忘了要把小强的功课拿来翻翻看看,现在若是跟他们说没看,那岂不是自己拿石头,砸自己脚丫子?当初可是他自己答应他们的。

  不行,他一定得跟他们说有看,反正小学一年级的课程,怎么可能难得倒他?

  “当然准备好了,一切OK没问题!”他的自信,让两人不疑有他,不过,小强还是想先小考一下才行。

  “孔叔叔,什么叫做“苟不敦,性乃迁”?”小强翻翻课本,截取三字经里的一段问他。

  身为史丹佛大学企管博士,孔氏珠宝集团执行长,专长是商业管理方面的事情,一碰到这种国学常识,可就让他伤脑筋了。

  他迟迟没开口,让柴虹与小强两人表情,从兴奋慢慢转为质疑,他们睁着大眼,不停瞪着他左瞧瞧,右看看,接着开始交头接耳,怀疑他说话的可信度。

  “喔,我想起来了,这苟不敦,性乃迁就是……要是听到狗不叫了,送信的就以为他们是搬家了!我说得没错吧?”

  当他说完,两人立刻傻住不动,嘴巴微张,表情冷淡。

  “不……不对吗?”孔泰熙急如热锅蚂蚁,看向柴虹讨救兵。

  好几天前就跟他说过了,小强的老师常要他们背三字经,所以三字经的内容要多留意。叫他留意,他竟然留意成这样子,解释个什么东东啊!

  “苟不教,性乃迁的意思是说,如果不及早接受良好教育,善良的本性就会随着环境影响而改变,你有没有念啊!”柴虹替他解释。

  “这一句我刚好忘了,那……麻烦再一句,我一定想得起来。”

  小强愿意再给他一次重生机会。“香九龄,能温席,孝于亲,所当执,那这句是什么意思?”

  孔泰熙拚命地想,他虽然不免心急,但还是面带笑容,说道:“这我会,这我知道,这意思就是说……香香的酒最好别放到零度以下,能够温温的喝,就能习惯它了;校园鱼池的水很清的话,所有的人就不应当再丢掷垃圾进去,这应该是教我们要好好注重环境清洁,我说得没错吧?”

  天啊,柴虹完全被打败,先人智慧的结晶,竟然被他翻译成这样,要是三字经的作者地下有知的话,肯定会死不瞑目。

  “没有念就说没有念,干嘛要骗人?大人每次都叫小孩子要诚实,可是自己却做不到。”

  柴虹同样加入挞伐行列。“刚刚是谁说当然准备好了,一切OK没问题?O什么K呀,你根本连看都没看嘛!”

  啪的一声,课本被重重盖上,小强掉头转身,气嘟嘟地走了出去。

  柴虹也给他极不谅解的眼神,她没有和孔泰熙多说什么,只有先追出去

  看到两人失望表情,他懊恼不已,对于小强导师所选的课外读物,也颇有微词,都什么年代了,还要小孩子背三字经。

  气得他好想好想狠狠地骂他几句三字经,才能一吐心中怨气!什么叫“临时抱佛脚”,孔泰熙总算能体会出这样的痛苦了!昨晚,他熬了一整夜,就是为了把三字经搞得滚瓜烂熟,直到天亮,在经过小强测试之下,这才通过考验,愿意让他陪他到学校参加教学观摩。

  在加长型的凯迪拉克轿车里,小强坐在两人中间,当柴虹看到孔泰熙还不免打些小瞌睡时,感到于心不忍。

  “我看还是我跟小强去就好,你回去休息吧!”昨晚,柴虹仔细想想,一个大男人,所有时间都花在事业打拚上,不小心把这种小事忘了,也是无可厚非,早知道他会忙成这样,就不要强迫他非去不可。

  孔泰熙很快地坐直身,不过才熬一个晚上,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我精神好得很,不需要休息,来,小强,你再多考我几题,快点。”孔泰熙对着坐在两人中间的小强说道。

  小强没有回头,所有的精神全投注在孔泰熙买给他的PSP上。

  “不用了,早上问过你,OK没问题了,要是你平常肯花点心思,就用不着整夜不睡一直念到天亮了。”他还是没把睑朝向孔泰熙,训话的模样好像老子在教训儿子。

  “小强,不准这么没礼貌,孔叔叔为了你这么拚命,你不可以说这种话,喂,我在跟你讲话,你能不能先不要打电动?”柴虹俨然成了严母,把小强当成是自己小孩一样开骂。

  小强毕竟跟柴虹较熟,虽然心里头被骂很不爽,但还是乖乖把掌上型电玩收起来。

  柴虹嘴上虽然念着小强,但心里头对于目前的感觉,感到无比温馨。

  一辆私家豪华轿车里,前头有司机开车,而她和孔泰熙要一同前往小强就读的学校,以家长名义,参加教学观摩。如此氛围,跟一般正常的家庭生活,可说是没什么两样,一对恩爱夫妻,重视子女教育,培养健全人格,看他成长茁壮,那是一种女人深切渴望得到的幸福,这种浓浓的家庭气息,深深吸引着她。

  同样地,孔泰熙看到柴虹一脸幸福洋溢的模样,虽然没开口说话,但还微微露出只有彼此才看得懂的笑容,朝着她深情地看了过去。

  坐在正中央的小强,看着两人不时眉来眼去,含情脉脉,有时候,还会让他实在看不下去了。

  “喂,有小孩子在,你们控制一点行不行,要爱爱有的是时间,一定要选在这个时候吗?”小强打开小冰箱,自己拿出一瓶比菲多乳酸菌,专心地吸着,眼珠子完全不朝左右摆动。

  车内一片静默,可是两个人都感觉到了,一种暧昧情愫正在-酵。

  两个大人,同时被小孩子教训,只好惦惦不再说话,只是过了五分钟,孔泰熙有感而发,忍不住问了柴虹一句:“要是小强习惯了这个环境,你愿不愿意继续留下来陪他?”

  柴虹愣了两秒,这才说了一声:“什么?”

  这是他内心里最真实的一句话吗?他是真心想要她留下来,还是代替小强问的?

  她不知该怎么回答,只好把烫手山芋丢给小强。

  “小强,刚刚孔叔叔的话你也听见了,你希望我留下来陪你吗?”说要,拜托,非得说要不可。

  小强继续吸着比菲多,充耳不闻。

  柴虹以为他没听见,只好再把话说一遍:“小强,孔叔叔家你住得还习惯吗?”

  这回他听见了,并且点头。

  “要是习惯了,我就回去-,还是……你希望我留下来陪你,如果你说好,柴阿姨二话不说,绝对情义相挺到底。”

  小强转过头,那对仿佛能看穿她心事的眸子,瞧得她心底有些发毛。

  “是你自己想留吧?”

  “哪……哪有,你不要乱讲话。”

  “那好吧,如果你想回去,那你就回去吧!”小强就要看她能假仙多久。

  “小强,你真的希望柴阿姨离开吗?”孔泰熙也紧张了起来。“小孩子要懂得饮水思源,不能过河拆桥,你应该说,我好希望你能留下来,请你留下来好不好?这样说你懂吗?”

  大人的世界怎么那么复杂啊,明明脑中想的部是同一件事,只要说开,事情不就容易解决多了,为何还在那边绕来绕去,话还得从他嘴里说出来才行。

  “好吧,你想留就留吧!”他懒洋洋说道。

  柴虹喜不自胜,她拉着小强的手说道:“真是的,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是你要我留的喔,看你那么苦苦哀求的份上,我……我就再留下来了!”

  天啊,他什么时候苦苦哀求了,想找台阶下也不是这个办法。

  “小强,你真懂事,为了搞赏你,你要什么,孔叔叔都会买给你。”太好了,柴虹会留下来了。这消息着实令他振奋。

  “别把小孩子惯坏了,他希望我留,可能是还没完全习惯吧!你别把他宠坏了!”

  “这么小就这么重感情,我相信他将来长大一定是个很念旧、很惜情的人。”孔泰熙不忘多赞扬小强两句。

  这两个人真是够了!

  小强知道他们彼此心里在想什么,唉,算了,这些日子以来,他也受到他们两人照顾,于情于理,帮点小忙,助他们一臂之力,这也不为过啊!

  坦白说,他们两个也很相配啊,昨晚,他还梦见他们两个是他的爸爸妈妈呢!

  有这么帅气的爸爸和甜美的妈妈,说真的,那也不赖啊!

  他偷偷瞄看两人,发现两人都微微地笑着,那份甜蜜的滋味,恐怕不是他这种年纪的小孩,能够体会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