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与撒旦有约惜之渌波痴心安琦被遗弃的女人巴尔扎克恋恋俏前妻子澄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总裁追妻超高竿 > 正文 第十章

  “不准开门,窗户也不要开,求求你!”柴虹央求着运将。

  运将大哥重情重义,拍拍胸脯说道:“你放心好了,就算把偶车子砸烂,偶也不会把门打开的。”

  说时迟,那时快,孔泰熙已经来到右后车窗的地方。

  他不停拍打车窗,要柴虹开门,好让他有一个解释的机会。

  可是,为了那条项炼才来接近她,俨然是个事实,不管他再怎么解释,她怎么听得下去呢?

  开门,我还有话还没说完,你开个门,让我说个清楚,好吗?

  柴虹从他的唇语中,读出大致上的意思,可是她现在没心情听,也不想听。

  你快点回车上去,这样很危险,你让我静一静,可以吗?

  柴虹同样用唇语兼带动作,来传达她的意思。

  见柴虹死都不愿开门,孔泰熙索性转移目标,他来到运将车窗旁边,拿出纸和笔,刷刷写下几行字,然后贴在车窗上给他看。

  车门打开,我就给你一百万!

  天啊,一百万!他就算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出车,也赚不到这个钱啊,他很心动,不过,刚答应过这位小姐,他不能不顾江湖道义。

  他对着孔泰熙摇摇头,表示他不是个见钱眼开的人。

  孔泰熙马上撕下另一张便条纸,刷刷刷写了几个字,然后又贴在车窗上。

  开门就给你三百万。车内那个是我老婆,我们不过有点小误会,站在同是男人的立场,是不是该让我解释清楚呢?

  三……三百万!

  对一个计程车司机而言,三百万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再说,劝合不劝离,夫妻吵吵架斗斗嘴是难免的,他这么做,岂不足活生生在拆散人家一对鸳鸯。

  “这位小姐,其实啊,夫妻吵架总是难免……”他的心开始动摇,反过来劝慰柴虹。

  真是个见利忘义的家伙,柴虹不指望他,自己开了车门,便走了出去。

  她知道孔泰熙以更快的速度追上来,可惜她的脚程没他快,不到三分钟,就被他给逮个正着。

  “停下来听我讲句话很痛苦吗?”

  “我没谈过恋爱,你不要再欺负我了,如果你那么想要这条项炼,给你就是了,不要一直对我说好听的话,让我重归平静的生活。”对于他的甜言蜜语,她没有免疫能力,只能希望他放过她一马,不要伤得她太深。

  柴虹把项炼交给孔泰熙,谁知道,他拿到手,连看都不看,大手一抛,天使的眼泪就从高架桥掉了下去。

  “那……那很贵?!”

  “再贵,也没有你来得珍贵。”走到她面前,捏捏她脸颊,阳光落在她脸上。“如果真的只要你身上那条项炼,像你这么好骗,任何时候,我都不难骗到手。我承认当初是有这个念头,但日子一久,我喜欢你的程度,早就远远超过那条项炼了!”

  柴虹没有听他说,还不停望着桥下。“你要不要先下去捡,我们的事可以慢慢再说。”听韩迈迪说,那条项炼价值不菲,他不会心疼吗?

  “听好,没有什么比拥有你还来得重要,如果我得到全世界,却失去你,对我来说,还是一无所有。”拉起她的手,望着她,他教训她:“虹,我对你是直芯还是假意,你会自己分辨,对吧?”

  她点头。

  “既然会分辨,为何刚刚我话才说到一半,你就负气跑开?你知道你这举动很伤我的心,让我觉得,我的真心受到质疑,你知道吗?”

  她望着他的眼睛,点头。“恩。”

  “虹,有句话叫爱屋及乌,你应该听过,今天我一旦接受了你,同样地,我也会好好照顾小强,你们都是我的宝,一个都不许与我分开,若不是小强,我也不会认识你,你们都是我的亲人,“亲”这个字你会写吧?就是一个人站在木头上,看见最爱的人回家,万一你这一跑,我找不到你,你不怕我会一直等下去,找下去吗?”这些话句句敲人心扉,说得好像在看真情指数,听叶教授心灵开悟,让她眼泪又不自觉地流了下来。

  她很想问,她有那么重要吗?可是她晓得问了这些话,肯定是蠢到不行,他真的很在乎她,这根本就不用问,是她自己少根筋,才会话听到一半,就歇斯底里闹了笑话。

  “我从来没有吻过一个傻得这么可爱的女人,你让我追成这样,所以我要吻看看,傻女人吻起来的滋味究竟是怎样?”

  “就这里?”哇哩勒,高架桥,你会不会太招摇。

  不等她回神,孔泰熙便一把将她抱在怀中,在日正当中,在车水马龙里,毫不在意外界眼光,就这样不顾一切地吻了起来。

  “唔……”柴虹既意外,又羞怯,她一边享受着孔泰熙给予的滋润,另一方面,还得眼观四面,耳听八方,看看有没有车子里的人,会看到她和孔泰熙的这一幕。

  事实证明,她的想法是正确的,反正大家塞车闲着也是闲着,加上两人目标又这么明显,前前后后,左左右右,每个人莫不被这突来的画面给吓到,甚至有些人还打开车门,站在路中央,打算看得更仔细些。

  有些无聊的人还拿起照相手机,捕捉这难得一见的镜头,一时之间,高架桥上的人群,渐渐多了起来,多到好像在办迎神庙会,让柴虹在享受孔泰熙的雨露均沾之际,不得不赶紧向对方发出警讯。

  “恩……恩,四周……很多……观众,你……唔唔……不要停……恩,不是不是,是……停一下好不好?”她真舍不得他停下来,不过,她实在不能再忍受自己被当成猴子观赏了。

  “让他们看免费的俊男美女亲吻,是他们的福气,就让他们多欣赏一下,不需要那么吝啬。”

  “可是这……”好热,全身血液跑得跟电流一样快,她真怕忘形的表情被拍到。

  能够亲吻到这张湿嫩嫩的小嘴,孔泰熙怎会轻易松嘴?要不是前头交通事故已经排除,喇叭声四起,孔泰熙才不愿离开她甜美的小嘴。

  回到车上,柴虹始终沉默不语,一时之间还无法从天旋地转的状况中跳脱开来,她觉得好奇怪,明明她就没有喝酒,怎么会有醉醺醺的茫然感?好晕,真是晕到不行。

  “不生气了?”孔泰熙充满幸福地看着她,那张跟苹果一样熟透的脸,真想好好再亲她个几下。

  “生……生气?生什么气?”她已经被亲得患了暂时性失忆症。

  “那笑一个给我看。”

  “没……没事干嘛要笑?”

  “因为我喜欢看,只要看你傻傻地笑,我的心情就会变得很愉快,你不希望我心情快乐点?”

  “我一点也不傻,不要每次都说我傻,行不行?”

  “可以可以,那你美美地笑给我看,好吗?”

  “嘻……”还没回神,又要她笑,那种笑容绝对是比哭还难看。

  虽然孔泰熙觉得那张笑脸还是傻傻地,但他就是喜欢她这种未染尘间俗气的小天使模样。

  能够重新得到她的心,失去一条钻石项炼算得了什么,不管它的价值多少,纵使是天文数字,也比不上拥有这无价的宝贝还要来得有价值。

  在他心中,失去天使的眼泪对他而言,一点都不会心疼,因为他拥有“天使般的女孩”,那才是他的无价之宝。

  教学观摩上,每位小朋友及他们的家长,与老师问的互动相当热络,大家都很踊跃发言,唯独一个小男生默默地坐在座位上,他不发一语,表情漠然,仿佛周遭的人、事、物,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刚才他真是出尽了风头,因为孔叔叔和柴阿姨跟人家吵架,引来所有师生围观,早就让他出尽洋相,在同学面前完全抬不起头来。

  早知如此,就不要他们来了,宁愿一个人孤单单地把时间耗过去,也不要被人用奇异的眼光注视,当这种风云人物,一点也不光采。

  “小强!”

  小强双眼盯着课本,但却是心不在焉,就连老师叫他,他也没听见。

  台上老师以为他没听见,再度喊了一声:“小强!”

  小强还是不知在想些什么,一点反应也没有,要不是后头同学踢踢他的椅子,他还不知神游到什么地方去。

  “有!”他愣了一下,发现所有人都在看他,才知道是老师点到他。

  他很快站了起来,不过他根本就不清楚老师的上课内容,满脑子空空,甚至一些熟读的课程,也完全给忘光光。

  “小强,你说说,苟不软,性乃迁,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本来很容易记起来的,经过刚刚那件事所影响,现在完全都记不起来。

  “苟不教……苟不教是……”那种原本准备好,又临时忘掉的感觉,让他又气又恼,都是他们两个大人啦,什么时候不好吵,偏偏在他最重要的关键日子,吵得全校都知道。

  他从来没有这么窘迫过,脑袋瓜空空,竟然连一个字都想不起来。

  “如果不及早接受良好教育,善良的本性,就会随着环境影响而改变,老师,请问我这样回答对不对?”

  声音不是自来于小强,而是来自于后方一道浑厚的嗓音。

  小强回头一看,是孔叔叔和柴阿姨,两人手牵着手,看起来就像是一对恩爱的夫妻,仿佛刚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你是小强的……”

  孔泰熙毫无迟疑,非常肯定说道:“老师,你不觉得我儿子跟我长得很像吗?我想,刚刚是我儿子太紧张了,那一题就由我来帮他回答,我相信你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会表现得很好的。”

  孔泰熙说完,柴虹也接下去说:“是啊,老师,你就再给他一次机会吧!”

  老师当然同意他们的请求,于是再出一题。

  “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义,范小强,你能替老师解释看看,这是什么意思吗?”

  这下,小强一点也不用思考,不到三秒,便听到他大声回答:“一块玉石,如果不经过雕琢,就不能成为有用的器具,人也是一样,不透过学习,就无法了解做人处事的道理。”他说得很有自信,声音洪亮如钟。

  老师点点头,孔泰熙在第一时间率先鼓掌,其他的人也跟着鼓掌,热络的气氛,终于把小强失去的信心,重新找了回来。

  他回头看了孔泰熙和柴虹一眼,他们面带笑容,鼓起掌来,还比别人用力且大声。

  看到小强露出自信笑容,柴虹总算松了一口气,她看到孔泰熙开朗地笑着,完全没有因为失去那条钻石项炼,而臭着一张脸。只是,在她心中,还是对这件事耿耿于怀,让她的心,始终存着些许遗憾。

  ***bbscn***bbscn***bbscn***

  秋去冬来,柴虹陪在孔泰熙身边,不知不觉也超过三个月,这三个月来,她受到泰熙的悉心照料,诚如他所说的,爱屋及乌,他把爱她的心,同样用在小强身上,几乎将他当成亲生儿子一样看待。

  看到他们和乐融融的样子,柴虹觉得自己责任已了,将来姑婆问起,她也能交代得过去。

  唯一让他觉得遗憾的,是那条天使的眼泪,由于一时冲动,害得孔泰熙一气之下,将它往高架桥下丢去,就算拿她十辈子所赚的钱来换,也换不回造成的损失。

  前一阵子,方志恒与韩迈迪藉着在国际会议中心所开办的展览会,展出人鱼的眼泪,吸引中外不少名流贵妇前去参观,还竞相出高价准备购买,造成前所未有的轰动,那几天,孔泰熙不管去上班还是外出,都会被记者堵住,然后问些有的没的。

  “孔先生,为什么您面对这次在国际会议中心所展览的珠宝,会表现得如此低调?您不是有一条比人鱼的眼泪还要珍贵的天使的眼泪,为何不展示出来呢?”记者甲挡在孔泰熙的车门前问道。

  孔泰熙从容不迫,不疾不徐答道:“方董事长他好不容易才得到这样一条稀世珍宝,何必非得要去抢他的风采呢?做个顺水人情,岂不是一件让自己开心的事?再说,我在珠宝界已经称霸这么多年,不需要在这时候还抢着出风头,你们说是吗?”

  众记者对他的风度与宽厚,都给予很高评价,不过还是有些比较贝戈戈约记者,还是觉得非挖出点什么不可。

  “可是据目击者说,有一次您在高架桥上,拿着一样东西往桥下扔,听说,那东西就是天使的眼泪,是不是你把东西搞丢了,才无法拿出来展示?”贱嘴记者一脸讨人厌的模样。

  没被这记者激怒,孔泰熙反倒笑了出来。“你觉得有可能吗?我会随便把一条全世界每个人都想得到的钻石,就这样丢出去?还有,如果我真丢出去,怎么都没人捡到?你问这问题会不会太蠢了点?”

  这名记者当场被吐槽,满脸全豆花。

  不过,另外有位更无心肝的记者,出面为他声援。

  “可是据内幕消息说,是因为你跟一位姓柴的小姐吵架,一气之下,才把钻石丢到桥下去的,为了一位女孩子牺牲这么贵重的钻石,值得吗?”

  孔泰熙目光锁死他,依旧风度翩翮,笑着说道:“我想你一辈子也无法达到我这身分地位,所以,你不会了解,有些人,有些东西,会比一些死板板,没有生命的东西,还来得有价值。你看我现在这样,是很懊恼伤心的样子吗?”

  同样地,他也被羞辱得偷偷躲开,其他记者看他一派优雅,根本就不把方志恒的展览会放在眼里,就晓得对他而一言,完全是不痛不痒,再怎么问,都听不到什么爆炸性的答案。

  “还有其他问题吗?”孔泰熙打算让大家一次问个爽。

  这次记者们统统学乖了,没人发问,只好眼睁睁看他坐车离开。

  这些画面,统统都看在柴虹眼里,她听了孔泰熙这么说,内心还是忐忑得要命,他嘴里虽这么说,那是要给记者写新闻用的,其实心里一定很不悦,钻石很贵的,有谁会不爱呢?

  等到展览会的风潮过后,一天傍晚,他对柴虹说道:“明天晚上,能不能请你所有的好姊妹前来小聚一番,你也好久没跟她们碰面,我想顺道在明天当众宣布一件事情。”

  “宣布事情?”看他脸色铁青,会不会是囤积很久的压力,想要一次给他爆发出来?会不会这一阵子被记者问得有些受不了,想在她姊妹面前,好好数落她,然后将她和小强,一起轰出大门。

  “没错,要宣布一件很重要的事,必须要你的好姊妹也在场才行。”

  他说得斩钉截铁,她吓得腿软心碎,唉。该来的总还足要来,失去那么重要的钻石项炼,当下嘴里虽说不在意不在意,其实,日子久了,一旦想起,还是会纠结于心的。

  谁叫她老是做些糊里糊涂的傻事,怪不得要被人家骂傻骂笨,她怨不得别人。

  第二天晚上,她的好姊妹,包括焦焰、末莳以及大肚婆云烟,在老公陆赫陪同下,一起到孔泰熙家作客。

  宴会场所设在泳池畔,当晚星罗棋布,明月高照,是个秋夜气爽的好天气,不过,所有人的心,除了孔泰熙之外,大家都不好受。

  因为柴虹在电话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他们知道,今晚是孔泰熙准备把她一脚踢出门的日子,他要在众人见证下,当场解释她被赶出门的原因,免得将来他被误会,到时,他才不愿多费口舌,去解释这些道理。

  呜呜……她怪不得别人啦,这是她咎由自取,会被赶出去,那怎么能怪得了别人呢?

  当晚宴开始时,每个人的心情都沉甸甸,大伙你看我我看你,几乎都没有什么食欲,就连小强也嘟着一张嘴,知道自己好日子也没有多久,直到孔泰熙从主屋走出,出现在众人面前。

  “各位,你们是怎么了,是食物不合大家的胃口吗?”他不懂,为何如此丰盛的晚宴,他们会这么死气沉沉,好像在吃丧宴一样?

  每个人看他西装笔挺,盛装打扮,十分不能理解。都已经要把人赶走了,还穿得这么人模人样做什么?

  “孔先生,你都要把我家姊妹赶走了,我们哪里还有心情吃东西?”焦焰冷哼一声,要摆场面也别摆得这么过分,适可而止这句话他究竟懂不懂?

  “就是嘛,把人赶走还要她的姊妹们一起来作陪,你是不是人啊?你到底良心何在?”末莳还瞪他一眼,这种男人,心胸狭窄,不要也罢。

  就连很久没出面的云烟,更是挺个肚子也要念个两句:“真是没看过这么没肚量的男人,我就说嘛,除了我老公外,有哪个有钱公子有这种宽宏大量的?”

  陆赫走到孔泰熙身边,咬耳说道:“得饶人处且饶人,当众给一个女孩子难堪,不太好吧?”

  孔泰熙被搞糊涂了,他看着眼前一双双对他不甚满意的眼,说道:“我什么时候说要赶柴虹走了?”

  柴虹瞠大眼,不解说道:“那……你要我好姊妹全部都来,还说要宣布一件重要的事,不就是……要把我和小强一起赶走吗?”她把小强拉进怀中。“呜呜……没关系,我们要自立自强,就算再怎么苦,柴阿姨也会把你拉拨长大的。”

  “你在说什么跟什么啊,我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要赶你走,你到底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那……你要我找好姊妹来,要当众宣布什么事呢?”柴虹问道。

  孔泰熙来到柴虹面前,环视众人一眼,并且很快从口袋暗袋中,拿出一个红绒戒盒,说道:“我想当着你好姊妹的面,向你求婚。”

  接着,便把戒盒打开,里头是一枚闪着比天上星光还要璀璨的钻戒。

  “这好像是……”柴虹目瞪口呆,此钻戒的模样,仿佛在哪见过。

  “这就是天使的眼泪,我把它从项炼做成戒指,为的就是在今晚,给你个惊喜。”

  “天……天使的眼泪,这……这不是已经被你给……”

  “没错,是被我丢到高架桥去,不过好死不死掉在秦伯开了天窗的车子里,那天,秦伯正好去参加他侄女婚礼,回程途中,发现有一枚硬物从天窗掉下,因为他曾看过天使的眼泪,知道是极为贵重的物品,拿回来给我看时,我也吓了一跳,没想到,事情会巧合成这样子。”

  “这……这机率也太过渺小,从高架桥丢下去,会正好丢到车子的天窗里?”柴虹不可置信,这巧得也太过离谱。

  “该是我的就是我的,没有人能抢得走它。”

  “那……你为什么不拿出去展览,一直保留到现在?”

  “我才不想给别人看,这枚钻戒,只有你能拥有它,所以,我才会忍到现在,忍到方志恒的展览会结束,一切风波都平息下来,才打算把它给拿出来。”说完,他当场在众人面前跪了下去。“在你好姊妹面前,你愿意答应我的求婚吗?”

  “用……用这个求……求婚?”柴虹结巴得说不出话。

  焦焰更是不可置信,一个箭步向前,张着大眼说道:“拿……拿九亿多美金的钻戒……求……求婚?”那真是比全世界任何一个富翁还要来得大手笔。

  “我的妈呀,比撒冥纸还要夸张,这家伙疯了不成,柴虹这女人值得吗?”宋莳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柴虹,快呀,快说好啊,你还呆愣在那做什么?”云烟在一旁敲边鼓,要她赶紧作决定,这机会一失就不会再来了。

  “虹,这就是我要宣布的事,我要把天使的眼泪,独留给你一人,你愿意嫁给我吗?”

  柴虹还是傻愣愣地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只见焦焰按着她的头,不停点道:“说好,她说好,她说答应你的求婚了。”说完,还主动将钻戒从孔泰熙手中接了过来。“哇,真是美呆了!”

  孔泰熙替她将钻戒戴上,那将近三十克拉,完全手工打造,全世界就这么一颗,如今,就这么样真实地出现在柴虹手中,这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穷极一生想得到的梦幻之物。

  人说傻人有傻福,往往不去强求的人,都会在无意当中,得到别人汲汲营营,花费心血努力求取的东西。

  就像柴虹,她这一生什么也不求,什么也不抢,偏偏老天爷就如此厚待她,赐给她一个好老公,还给了她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梦幻精品。

  这个女人,真是集天下好运于一生,像现在,在好友与爱人的包围中,她倍受宠爱,开心地吃着烛光晚餐。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