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诱惑失忆男安俐白雪公主的苦恋岑凯伦傲恋绝色男模洛瑶机关滋味汪宛夫

返回顶部

  舒曼如站在江家的庭院里,因为害怕,所以没有跟江冼一起进宅子里去。

  她就站在那里,等候江太太的宣判。

  夏季渐渐过去,阳光也显得特别高远,从叶间落下来,褪去了炎热,显得金黄可爱。

  她喜欢的秋天已经来临了。

  她闻着秋风传来的清爽气息,微眯双眼,感觉阳光像蝴蝶一样在她头顶翩飞。忽然,她听到一个细碎的脚步声从台阶上传来,一颗心顿时又悬了起来。

  “曼如。”有人在叫她。

  她听出是江太太的声音,更觉得害怕。

  她微微抬眼,发现江太太就站在面前,但那神色已不似从前那般凶狠。

  “妈。”她低低地唤,不知道这个称呼会不会让对方再次大怒。

  “谢谢你那天照顾我。”江太太脸上的表情看不出一丝喜怒。

  “那天?”

  “就是采儿回来的那天。”

  “哦!”长辈昏倒,她照顾一下是应该的。“其实我也没做什么。”

  “你的身体也不太好,以后也要好好照顾自己。”江太太艰难地吐出这几个字,“当然,如果有需要,我也会帮忙的。”

  “呃?”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跟阿皓已经举办过一次婚礼,亲朋好友都来道过贺,所以,这一次你跟阿冼……就不要再举办什么婚礼了。”

  婚礼?她脑中霎时嗡嗡作响,只有一片空白。

  “还有,你们如果婚后继续住在这里,跟江皓会时常碰面,这样挺尴尬的,所以,以后还是搬出去吧!”江太太想了想,补充道。

  婚后?这么说这位执着的母亲,已经同意她和阿冼的婚事了?

  她张口结舌,半晌无语。

  “我也没什么别的话要说,只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跟我们家的孩子结婚,再闹出什么乱子,我们江家可再也丢不起那个睑了。”江太太长长地叹一口气,又摇了摇头,转身回屋里去。

  而舒曼如只是僵在原地,像尊雕像般一动也不动,直到江冼兴高采烈地跑过来紧紧抱住她。

  “我说过我会说服老妈的吧?”江冼笑。

  “可是……”她仍旧搞不清楚状况,“你怎么说服她的?”

  “呵呵,当然是受了你的启发喽!”

  “我的启发?”

  “对呀,还记得你王遇麻衣的那一天,是在哪儿吗?”

  “在书局呀。”

  “对呀,当时你跟我说要去买什么书?”

  “育婴的书啊……”她顿时恍然大悟,“坏蛋,你该不会是骗你妈说……”

  “嘘!”他点住她的嘴唇,“我告诉她,你怀孕了,怀了我的孩子。”

  “你妈会因为这个原因同意我们的事?”

  “喂,老人家最看重孙子了,她当然会同意。”

  “这么复杂的问题居然这么简单就搞定?”不可思议,说什么她也不敢相信!

  “有时候,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是这么简单,是我们想得太复杂了。”江冼紧紧将她抱在怀里,飞快地转了三圈。

  “我好像在作梦……”舒曼如怔怔的不知该做何反应。

  “傻瓜,你现在该想想要去哪里度蜜月了!”

  “蜜月?”

  “对呀,去一个宁静的岛屿,好不好?”

  “为什么?”

  “因为那里如果很宁静的话,方便我们造人呀!”他在她耳边轻轻说,“否则九个月后没有孩子交不了差,老妈就会知道她上当受骗,说不定一气之下会逼我们离婚!”

  她终于笑了,依偎在他怀里有着满脸幸福。

  良久,她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坷冼,你说阿皓和采儿他们会怎么样?”

  “他们?”江冼凝眉,“他们比较不幸,因为他们是兄妹,不像我们的问题迟早都可以解决。”

  “对呀,我们比较幸运。”

  缘起缘灭,对于他们而言,不是命运的错,只是人的错。

  所以,她决定要好好珍惜眼前的幸福,不再任性犯错。

  这样想着,她拥抱他更紧了。

  【全书完】

  *欲知古灵精怪的舒琳琳与酷少爷江澈的爱恋情事,请看绿乔新月缠绵系列286男色可餐之《咖啡酷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