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绝对控制韦帕最后的太阳纪2·忆之痕,血之绊猫小白总裁不爱我舒浅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做一天的我 > 第七章

  看着你笑,我跟着微笑;

  见你忧愁,我满心沉闷。

  你过得好,我便开心不已:

  你失意了,我只想为你做些什么。

  原以为爱一个人只是付出,

  原以为爱一个人只为看见他快乐。

  可为何我愈来愈不满足……尤其见你与她两人亲热漫步在夕阳下,

  而我突兀的加入却成为你头疼的对象。

  相约见面时,等待的永远是我。

  争吵辩驳时,投降的也永远是我。

  你知道吗?我多想学学其他女人躲在你怀里撒娇,

  享受让你细心呵护的幸福。

  只要你做一天的我,让你明白我泉涌不歇的深情,

  体会我的无助与伤心,以及数不清日子里的空等与绝望。

  只要你做一天的我,让你了解我并不喜欢打扰你的生活,

  几年来的亦步亦趋,所求的,只是你一个专注的凝眸……

  多希望能让你做一天的我,你便能明白我要做的不只是哥儿们、更不屑做你的跟班;多希望与你在一起的时候你不要早早赶我回家,而我已不是电灯泡,是你公开的女友……

  算了算时间,我们已认识了两千多个日子,我还要等多久,才能等到你转移目光来到我的身上?

  阿勋,我有点儿累了,还有点儿倦,若是你还不肯转身看看我,那我不知道是否还有能力再等一次两千个日子……

  回到家,蓝妍从抽屉中找出一本空白的杂记本,一笔笔写着这些年来的心情,就当作这场单恋的一个句点吧。

  她是真的累了,好累好累。

  阿勋,我就要放弃你了,真的……我就要放弃六年的坚持了!

  紧闭上眼,任泪水滑落,没有人明白她心里的痛有多深、多重,只能在这夜阑人静时无助的落泪。

  此刻她脑海里浮现的全是他们相识至今的一切,有欢笑、有悲伤,有调侃、有怒骂,可对她而言全是最温馨、最刻骨铭心的。

  「我爱你,阿勋──你一定要找到一位最好最好的女人,一定不能比我差哦,否则我会很呕、很怨的,你知道吗?」

  最后,她索性坐直身子,抓着窗-,不停对外大吼着……她要让外面的夜风传递她的爱让他知道。

  这一路来她是拧着心爱他……在爱他中看着他女友一个换过一个,看着他对她称兄道弟的飒爽笑容。

  对她……他没有温柔的牵绊、没有道别后慰问的电话。

  「阿勋,如果上天能让我许个愿,我只想求他能让你做一天的我──要你知道我的无怨无悔、我的倾心付出,若不是我真累了……我会坚持下去……一定……」

  渐渐地,蓝妍吼到无力地滑坐地板,低头看着腿上的日记本,上头的字迹早已成了一团团染湿的墨晕!

  第二天醒来,蓝妍心忖:既然莫珩勋压根不听她的话,认为她只是在挑拨离间他与林媛媛的感情,那她该用什么样的法子帮他呢?

  虽说不再管他,可她又怎能在知情的情况下,眼睁睁看着他掉入林媛媛的陷阱中?

  情急之下,她灵机一动,想起了莫士洋,如今唯有他可以帮她,好将林媛媛对他的伤害降至最低。

  经过深思熟虑后,她决定去一趟莫家。

  当她到了莫家,莫母一见到她可是开心极了,直说道:「小妍,你怎么现在才来看我?距离上次见面已经好久了。」

  「我知道,一方面我工作忙,实在拨不出空,另一方面阿勋很好,我就没有过来打扰你们了。」她笑了笑,脸色却出现了憔悴的线条。

  眼尖的莫母发现了,诧异地看着她。「你怎么好像变瘦了?是不是太累了,还是为了照顾珩勋,却忽略掉自己的健康?」

  「经你莫伯母一说,我也发觉你比上回憔悴不少。」同样坐在客厅内的莫士洋仔细瞧了她一眼。

  「我可能真累了,不过你们放心,过一阵子后我就会轻松下来,不会再这么忙。」

  她苦涩地想:以后真的不会了……少了阿勋,她还能为谁忙呢?

  「希望如此,如果你的工作真的忙到不行,那就别做了,伯父公司里多的是职位让你挑。」莫士洋爽快地说。

  「谢谢伯父,暂时我还不需要。」

  「来来来,别一来就罚站,快来这儿坐啊。」

  莫母拉着她往牛皮沙发上坐下,并唤来女佣倒了杯饮料,这才问:「你刚刚说珩勋很好你就不来,可你今天来了是不是表示他出了事呢?」

  「伯母,您别这么想,事情没这么严重。」

  「那究竟是?」莫士洋也问。

  「是这样的,阿勋最近认识了一个女人,两人感情似乎不错。」她紧抿双唇,揪着心说。

  「这孩子,怎么老毛病不改呢,真不明白他何时才会定下来。」莫士洋气得叹了口气。

  「伯父,您别生气,阿勋有女朋友也是应该的,你们不也希望他早点成家立业吗?」蓝妍笑着安抚他。

  「成家立业?他若真的要成家立业就该把眼光放在你身上,而不是净交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莫士洋可是气得吹胡子瞪眼。

  「伯父,我来这儿不是要您说他的不是,而是希望您帮他一个忙。」眼看莫士洋愈来愈生气,蓝妍赶紧转移话题。

  「帮忙!什么忙?」莫母握住她的手。「他是不是真的出事了?」

  「我刚刚不是说阿勋认识了一个女人吗?但我怀疑她接近阿勋是有目的的,最近我有位朋友帮我查出她不断泄漏阿勋杂志社的客户资料,甚至还在暗地里搞鬼,只是我一时无法抓住证据。」

  「那你就把这消息告诉给珩勋呀!」莫母担心地说。

  「我说了,可阿勋并不相信我的话。」她无力一笑。

  「这孩子怎么那么迷糊,我打通电话给他,要他跟我说个清楚!」

  莫士洋拿起电话,蓝妍赶紧冲了过去压住他的手。「伯父,千万不可以,杂志社是阿勋的心血,您这么做,反而会让他离您愈来愈远,您也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吧?」

  莫士洋愣住了,蹙起一对半白的眉。「小妍,那你说我该怎么做?」

  「我有一个法子,不但可以帮阿勋,也不会破坏你们父子之间的感情。」蓝妍早已想到方法。

  「那你快给你伯父一个建议啊。」莫母也急着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方法。

  「那女人叫林媛媛,请伯父暗中派人监视她的一举一动。如果这一切只是我判断错误,那还好;若被我说中了,她有意害阿勋,那就希望伯父能连络警方将她抓起来。」

  蓝妍将她心底的计画娓娓道来。

  「这倒是个不错的方法。」莫士洋点点头。

  「那阿勋的事就交给您了。」她随即站起。

  「交给我!那你……」

  「我……呃,我当然还是会帮他呀。」她抿唇一笑,没将她打算离开他的事说出口。

  「那就好。」莫母笑了。「你自己的身子也要注意呀。」

  「我会的,再过两天,我就可以卸下一切的工作好好休息了。」她意有所指地说。

  「也对,工作何必这么辛苦呢。」莫母拍拍她的手。「若有需要可以跟我们开口呀!」

  她点点头。「我会的,我该回去了。」

  莫士洋直觉这孩子一脸愁绪,像是有事隐瞒。「小妍呀,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可以跟我们说说呀!」

  「没事的。」

  「真的吗?不单是你伯父,我也觉得你似乎心事重重。」莫母也跟着说。

  「我真的没事。」她强迫自己绽出灿烂的笑靥。「我爸妈在南部乡下,我一直当你们是我在台北的父母,有事一定会跟你们说的。那我走罗!」

  点点头,她便逃也似的离开了莫家,她好怕……好怕自己在他们的追问不会泄漏了心事,泪水会再度决堤。

  她要坚强,事情已经一件件地交代清楚了,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件了……

  蓝妍想了一整天,终于作出一个重大的决定。

  她打算在离开前,将自己清白的身子交给阿勋,如此一来她便了无遗憾了。

  虽然这么做很傻,可她不悔,因为她爱他──既无法陪他一辈子,至少要留下最美的回忆。

  可这事要进行可不简单,他对她无爱,又如何诱惑得了?

  再说,在他面前施展「媚」力更不是她做得来的,想了想,她决定带瓶红酒去找他,藉此麻醉自己,醉了一切都不知道了,就自然发展罗!

  按了电铃,幸好他在,她拎着酒开门见山就问:「你今天要出去约会吗?」

  莫珩勋诧异地看着她。「你……」

  「你只需告诉我你要出去吗?」她眸光清亮地直视着他。

  「已经那么晚了,不出去了。」他撇唇笑了笑。

  「那么……我可以进来吗?」扬起眉,她看了看里面。「不会有人在吧?」

  「哈……你开什么玩笑,请进。」

  想起那天她莫名其妙地对他发了顿脾气离开后,至今他都不敢再找她,对她突如其来的造访,他除了感到意外还有丝丝喜悦。

  她进了屋后,才将红酒拎到他面前。「看见没?我今天是来找你拚酒的,敢不敢跟我比呢?」

  「我说蓝妍,你该不会还没喝就醉了吧?」他奇怪地看着她的脸。

  今天的她似乎带着一种令他想不透的阴谋!

  「阿勋,没想到你还真没种,算了。」

  见他防她跟防什么似的,她眉问一拢,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喂,你这是做什么?喝就喝,我是怕你醉了。」别说红酒了,光闻啤酒她就会醉了。

  「我才不会,人家已经练了好久了。」为怕他拒绝,她开始胡诌。

  「真的?」莫珩勋怀疑地问。

  「嗯,当真。」她用力点点头。

  「好吧,我去拿杯子。」疑惑地再看了她一眼后,他便走到酒橱拿了两只酒杯出来。

  「丫头,你这红酒是打哪来的?」

  打开它之后,他为两人斟上,但只给她倒了半杯。

  「嗯,人家送我的。」其实那是她准备了好久的陈年老酒了。

  「谁呀?那个主任还是姓纪的,居心何在?」他皱起眉。

  「你别乱说。」她拿起杯子。「来,乾杯。」

  蓝妍高举着酒杯,强颜欢笑着。「这一杯祝福你……早日找到心目中的红粉知己。」

  「谢谢,也祝你早日──」他看着她那双凝雾般的大眼,要说的话竟然说不出来。「喝吧。」

  他先一饮而尽,蓝妍见状也跟着大口大口的灌进腹中,可这一灌竟差点呛死。「咳……咳……」

  「拜托,你喝得太凶了。」他抽走她的杯子,拍了拍她的背脊。

  「你别抢我的杯子。」她抹了抹嘴,伸手想抢回来。

  「你慢慢喝,我就还你。」

  把杯子塞进她手中,却见她又打开酒瓶,这次却倒得满满的!

  「喂,你──」

  「嘘……阿勋,我今天开心,别阻止我嘛。」她伸出纤细的食指抵在他唇边,接着又傻笑出来。

  「丫头,你真醉了。」瞧她这副样子,哪像练过呀?!

  「我没醉。」可是怎么会头疼欲裂?

  「别喝了,我给你倒杯热茶。」

  他才刚起身却被她给拉住。「别走,我真没醉,还能再喝的。」

  「别傻了,你连走路都不稳了,怎能再喝。」他安抚地拍拍她的手。「我去给你倒杯水。」

  她终于放开他,让他走进厨房,她却乘这机会将酒瓶整个拿起来,开始猛灌。

  当莫珩勋走出厨房看见就是这一幕,惊得立刻走过来抢下她手中的酒瓶!

  可这一抢,那剩下的酒液整个泼洒在她的衣服上!

  「该死!」他倒吸口气。「你怎么变成这样?唉,我去帮你拿毛巾。」

  「阿勋别走。」蓝妍紧抓住他的手?「我有话想对你说。」

  「好,你说。」莫珩勋定住身。

  「你要我好不好?」

  「你!」他不敢相信。「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当然知道,勋……我求你。」她直捶着脑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喝那么多酒。

  「丫头,你喝醉了,我送你进房睡吧。」

  不可否认的,他被她索爱的话语给弄得心思动摇,可他拚命告诉自己她醉了,铁定连自己在说什么、做什么都不知道。

  「不要!」蓝妍用力推开他。「我好痛苦你知不知道,难道你就不能成全我的心愿?」

  「不是我不肯成全你,而是我不是你所爱的那个男人。」他能对天底下所有女人始乱终弃,唯独对她……他不能!

  「不管你是不是,可我心甘情愿给你。」她紧抓着他的手臂。

  「蓝妍!」

  「我一个女孩子都不在乎了,你还要守童贞呀?」她居然耻笑起他。「哼,原来过去你那些风流艳史全是假的,或许就是因为你不能满足她们,女朋友才一个个换,哈……」

  蓝妍这招激将法果然奏效,当真是惹火了他!

  这个臭丫头!他可是为了她着想,她居然还不识好歹。「我告诉你,我是怕你酒醒了会后悔、会哭得死去活来,会骂我占你便宜。」

  「放……放心,我什么事都不会做,我只会乖乖的离开……离开……」她醺醉的眼底满是水媚的笑影,怎不迷惑他呢?

  「好,你最好记得这些话。」

  莫珩勋用力抱起她往他房里走,而后用力地将她掷于床面。

  蓝妍被抛在他那超软的床上轻弹了两下,忍不住咯咯笑出声。「你的床好有意思哦,活像躺在白云上耶,好软好软……」

  他褪下衬衫,光裸着上身爬上床,看着她那张带笑的脸。「丫头,你可别后海喔!当我褪了你的衣服,就再也撤不了身了。」

  她直望着他的眼傻笑。「阿勋,我要你。」

  蓝妍张开一对多情的水眸,直瞅着他那棱角分明的俊魅五官,压根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只知道自己像是在作梦一般。

  闭上眼,她放松自己,诚然地将自己交出去。

  莫珩勋的心在悸动、在跳跃,坦白说他这一生玩过的女人不少,却从没一个带给他如此醺醉焚腾的感受。

  闭上眼,她听见他褪裤的声音,接着竟是一股强大的刺疼,从他俩交接处贯穿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