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双规”行动汪宛夫豪侠娇女忆文老母塔之夜卡尔·麦春风柳上原江南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青春 > OK,主人阁下2 > 第二章 他说:他不会放手

第二章 他说:他不会放手

  1,我是他的第二只手

  江少伦的卧室里。

  装饰着吸顶灯的天花板星光璀璨,落地玻璃鱼缸的边框亮起了彩灯,鱼儿在清澈的水里欢快地游来游去。

  江少伦坐在床沿边上,我则手拿镊子和棉花棒,小心翼翼地帮他清理右手伤口里的玻璃碎屑:“怎么会受伤呢?你打架了吗?为什么不小心一点,你忘记你的手伤还没有好吗……”

  因为一直被保镖拦在街道外,我等不到消息就回来了。没过多久,江少伦也回来了,他好像打了架,眼角青了好一大块,手也被利器割伤,破了好长一道口子。

  而且回来后,他就怪怪的,脸色阴沉表情怪异,还一瞬不瞬地盯着我!虽然我真的很想知道今天晚上在迪厅里发生了什么事,可是看着江少伦这副样子,几次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把最后一块玻璃碎屑夹出来后,我用酒精给伤口消好毒,然后一层层地帮他的手裹上绷带,直到裹成一个大肉粽子。

  “江少伦,记住这几天都不要碰水哦!有什么重力气的活就叫我,我可以帮你的!”我收拾好医药箱放回柜台,朝他挥挥手,“那么,晚安。”

  转身,我正打算开溜,却被一个低沉嘶哑的声音阻断了脚步——

  “你很担心它吗?”

  “嗯?”

  这又是哪儿跟哪儿啊?奇怪的江少伦,他是不是被门挤坏了脑子?!

  江少伦朝我挥了挥被裹成肉粽子的手,眼睛里却闪烁着某种亮亮的物质:“乡乡妹!我问你有没有在担心它——”

  瞧他一脸恶劣的表情,仿佛我只要开口说“没”,立马会惨死在他的肉粽子手下。

  “当然在担心了!手是很重要的,你要好好爱惜它。如果弄伤了的话,以后就再也不能打篮球、弹钢琴,不能演奏出让fans喜欢听的音乐了。”︶ε︶#

  “这有什么关系,不是还有八角章鱼你吗?!你是我的第二只手,我不能做的,身为‘ok’的你必须替主人做到!”

  江少伦在说前一句话的时候声音很轻很轻,轻到需要我竖起耳朵才能够听清楚。可在说后一句话的时候却猛地提高了音调,差点没把我的耳朵震聋过去。

  “虽然我是你的‘ok’,但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替你做到。”我伸出我粗短的手指,在江少伦面前扬了扬,“我可不会弹钢琴不会打篮……”

  话还没说完,江少伦就急切地说道:“我可以教你。”

  他从床上跳下来,冲到我面前,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抓着我的胳膊,拽着我朝房门口走去:“乡乡妹,你不会的,我都可以教你。”

  “放开我啦!江少伦!我觉得你很莫名其妙耶,为什么要教我,你的手不是好好的,不是一点事也没有吗?!”

  尽管我一路都很努力地挣扎,但最终还是被江少伦强行拽进了乐器室。

  江少伦一把将我按在了三角钢琴前:“从今天起,以后的每天我教你一样不同的乐器。”

  “什么?!”("⊙□⊙)我尖叫着弹跳起来,却再度被江少伦按回椅子里去。

  每天让我做累死人的锻炼还不够,现在还要教连五线谱都看不懂的我学这满满一房子的乐器?老天,你直接让我疯掉算了吧!

  果然,我天生就缺少音乐细胞,两个小时过去了,不管江少伦怎样讲解和示范,我对那蝌蚪一样的音符还是一窍不通。

  “乡乡妹,你是猪投胎的吗,怎么蠢成这样?!”

  “是啊,我是猪,我也很想学弹钢琴,无奈我天生太笨,就是学不会!”我表面一副很惋惜的样子,心里却在幸灾乐祸。

  哼,才不要学会呢,等学会了,就又多了一样让你折磨我的把柄!我才不要。

  “即使你真的是猪,我也一样可以把你教会!”江少伦表情复杂,开始解右手上的绷带。

  我惊叫:“江少伦你要干吗——”

  等不及我出手阻止,江少伦已经把绷带解下来了。他拉我站起,自己坐在钢琴前,然后又将我拉坐在他的大腿上。

  我立即羞得满面通红,张大嘴,正欲指责江少伦占我便宜云云,却突然哽住了!因为此时,江少伦的脸也红得透熟——我第一次看见他的脸红成这样。

  “喂,江少伦……”

  江少伦表情不自然地撇过头去,右手叠在我的右手上,手指对齐,然后用刚刚解下的绷带将我和他的手指一根根缠绕起来。当五根手指都被绷带缠住的时候,我们的手掌合二为一了!(=0.☉=)

  我一脸疑惑:“奇怪的家伙,把我的手缠成这样是想干吗?”

  江少伦把另一根绷带塞进我的右手,自己的左手则叠在我的左手上,同样手指对齐:“少啰嗦,像我刚刚那样,把左手也缠在一起就对了。”

  虽然我很不喜欢这种暧昧的姿势——白色三角钢琴前,我坐在江少伦的腿上,他的下颌枕在我的左肩,右手则和我的右手被绷带牢牢地缠在了一起!

  但是,出于人对新鲜事物的好奇感, ̄▽ ̄我还是乖乖照江少伦的话去做了。

  当我在运用右手帮左手系绷带的时候,叠在我右手上的江少伦的右手也在动,就像是一体的,这种感觉真的好奇妙哦。

  等左手也被绷带固定好后,江少伦让我把手指搭在键盘上。

  “闭上眼睛,什么也不要想,手指放松。”江少伦似乎也非常不习惯这种暧昧的姿势,脸越来越红,连呼吸都变得急促了,“快点啊,笨蛋!”

  “好嘛好嘛,闭上就是了。你的嘴巴贴我耳朵那么近,别动不动就乱吼!”我不情愿地闭上了眼睛。

  江少伦的手指动了起来。他的手指在动的时候,被缠绕在一起的我的手指也跟着动。断续的琴声响在耳边,虽然听起来有些糟糕,不过至少能让人听出曲子的节奏和乐感。

  而因为我的手指在下,江少伦的手指在上的缘故,摸琴键的是我,也就是说——弹奏出这断续琴声的人是我!

  我的心情开始激动。

  这样的场景,这样的气氛,再加上江少伦有一张王子般魅惑众生的帅气脸蛋,我忽然就觉得自己成了公主。*^_^*真的是好罗、曼、蒂、克哦……

  可是为什么,江少伦今天会变得这样奇怪?!

  2.我真的很喜欢你

  本以为江少伦教我学音乐只是一时心血来潮,只要我表现得蠢笨一点他就会失去兴趣,却没想到一教就是整整一个星期,而且每天都变着花样来——今天是大提琴,明天是键盘,后天是萨克斯,大后天又是竖琴……

  搞得我连晚上做梦都是无数的黑色小蝌蚪围着我打转!

  不过江少伦最近不崇尚暴力了,虽然偶尔会习惯地拍拍我的头什么的,但是力道不重,不会把我弄伤弄痛。除此之外,他的性格也变得超级奇怪,经常会问我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让人极度怀疑他是不是提前进入了老年痴呆期。

  这是阳光充沛的一天。

  老师在讲台上口若悬河地讲课,台下全是噼里啪啦敲击键盘的声音。

  “李英俊……”

  坐在我旁边呆呆看着电脑屏幕的江少伦突然喃喃道:“就是你的哥哥李英俊……”

  “你说什么?”我停止了打字,疑惑地抬起头来。

  江少伦继续呆呆地看着屏幕。呆呆的,没有了下文。电脑屏幕射出的荧光在他的面孔上游弋,映照出一张惊世绝伦的帅气面孔。

  说到李英俊,自从迪厅里那件事后就没有他的消息了。我曾打过电话给家里,爸爸妈妈也说不知道。本来想问江少伦,却一直找不着机会。

  “那个,上次……”

  我正打算问江少伦那件事,他却突然转过头来,打断了我的话:“他对你来说,是很重要的人吗?”

  “嗯?”我搔搔头,有些不解地问道,“你是指李英俊吗?”

  “嗯。”

  “当然很重要了。因为是最亲爱的哥哥,所以很重要。”呵呵,在我心里是比爸爸妈妈更重要的亲人。

  “如果不是家人,也会很重要?”

  “说的什么呀!怎么会不是家人呢!”

  “我说如果。如果他不是,你会怎样?”江少伦突然变得严肃,眼神执拗而认真地看着我。

  “呃……”

  “如果他要带你走,你会跟他走吗?”

  怎么越问越离谱了?!简直离谱得怪异嘛!可是江少伦却是一副探讨国家大事的深沉表情,看着他这样的表情,我忍不住噗嗤笑出声。

  江少伦被我的笑容惹怒了,脸迅速一沉,仿佛我只要再笑下去,他下一秒就会挥起拳头朝我的脑袋砸过来。

  见识过江少伦的暴力,我立即乖乖地止住了笑声:“江少伦,你说的‘如果’不存……”

  话还没说完,揣在我兜里的手机就剧烈地震动了起来。趁它还没有尖锐地鸣叫起来,我拿过手机,屏幕上跳跃的名字是“楚圣贤”。

  我的心立即“怦咚怦咚”直跳,接过手机,那头传来的却是另一个熟悉的声音:

  “丑美丽……”

  阳光如水晶般透明闪亮,洒落在长长的走廊上。

  我提起裙摆,飞奔着往走廊的尽头冲去,由于跑得太快偶尔会撞倒立在旁边的高大盆栽。江少伦紧追在我的身后,伸手来拽我的胳膊。恍惚中,好像回到了那次游乐园,我不要命地跑,他不要命地追——

  正在教室里上课的学生全都转过头来,看向一前一后奔跑在长廊里的我和江少伦。

  “不要去。”

  江少伦怒吼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不准去——”

  我的耳膜嗡嗡嗡的,什么也听不到。只不断回响着李英俊在手机里唯一说的一句话:“丑美丽,我现在在你们教学楼的天台。”

  在我踹开天台门的那一刻,江少伦终于抓住了我的胳膊!我们两个都因为跑得太急太快,靠在天台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等我抹着额头上的汗抬起头来的时候,看见除了靠在天台扶手上的李英俊,还看见了楚圣贤、king、韩成迅、陈旖蕾……只有“火麒麟”少王和“冰麒麟”少妃两个神秘人物一如既往没有到场,其余十一个全都到齐了。

  那一行人有的站有的坐有的半蹲着,不管是怎样的姿势,全都优雅绝美得如同画卷一样。而靠在天台扶手上的李英俊,似乎非常适合这种氛围,身上散发出的贵族气质和周遭的人融合成了一体。

  我呆呆地站在玄关口,有些错愕地瞪大了眼睛。怎么回事?怎么又是这种阵势?!李英俊你到底跟这些人有什么关系?!

  “走,我们回去。”江少伦拽着我的胳膊,就要把我往楼下拉。

  可是我的脚却像长在了地上,不管江少伦怎么拽都拽不动。

  “原来弄了半天,是她啊。”坐在护拦上的韩成迅轻盈落地,一边朝我走近一边啧啧砸巴着嘴,一副鄙夷的神情,“是你的口味比较特殊,还是现在流行这种口味的?”

  瞧瞧他说话的口气,就好像我是一个味道低级的肥肉包!

  我连翻了两个白眼,正打算绕过他走到李英俊面前去,却发现自己的手还被江少伦牢牢握着。

  “喂……”我挣扎,却被江少伦握得更紧了。

  “只要我不同意,谁也不能让她离开‘十三家族’。”江少伦一用劲,将我拽到他的身后,然后他直视着李英俊,“听见没有,你带不走她。”

  “伦……”李英俊皱紧眉,看看江少伦,又看看被护在江少伦身后的我,欲言又止的模样。

  倒是站在李英俊身边的楚圣贤接口道:“伦,你别任性了。”

  “我才没有任性。”江少伦握着我的手好紧好紧,好像生怕一松手我就会飞走一样,“也许以前我做过很多任性的事,可这次不是。这次,我不会放手的。”

  “伦——”

  他们……他们究竟在说些什么啊,为什么没有一句我能听懂?!我想要开口询问,可是觉得根本没有自己插嘴的余地,也不知道该问点什么。

  他们完全忽略了我的存在,在激烈地讨论着我的去和留。此时楚圣贤在极力劝江少伦,劝他放我走……他在劝他……

  他的表情那么自然,说让我走的时候没有一点点的难过。甚至,连一个悲伤的眼神也没有流露。

  他那么急着赶我走……

  我忽然觉得好难过,就像被人死死地捂住了嘴巴和鼻子,无法说出话来。猛地,我挣脱开了江少伦的手,转身跑下楼梯。

  身后,传来江少伦叫我的声音。可是他越是叫我,我就跑得越快,越害怕听到他叫我的声音。不知道跑了多久,我绊到了什么东西,猛地摔到在地!

  脚踝扭到了,就像被打了个结那样痛,我死死地按住脚裸。

  江少伦很快地追了上来,蹲下身想要查看我的脚伤,却被我狠狠打掉。他再次伸出手,再次被我打掉……

  如此循环,直到楚圣贤和李英俊也追了上来。

  就在楚圣贤蹲下身来的那一刻,我抬头,以闪电的速度扑进了他的怀里。完全不受控制,完全没有预兆地,我扑进了他的怀里。

  楚圣贤的手半张着,僵硬地伸在空中。

  江少伦和李英俊愣在一边。

  我通红的眼眶埋进了楚圣贤的胸口里。心中某一角,就像有一把刀在狠狠地切割着。刀口很钝,来来回回都切割不断,只能让那种痛持续蔓延。

  楚圣贤,难道你不知道,我真的很喜欢你吗……

  3,在鬼门关转了一圈

  夕阳的光辉染红了整个教室,空荡荡的教室,学生已经走得一个不剩。

  江少伦因为上午的事情生气,还没放学就回家了。李英俊也随后和楚圣贤走了,没有给我留下只字片语的解释。

  我趴在课桌上,眼光呆泄无神地看着前方。究竟事情是怎样呢?楚圣贤对我是怎样的感情,李英俊和他们有什么关系,还有江少伦……为什么执意不肯放我离开呢。

  眼皮沉沉的,不一会儿我就趴在课桌上睡着了。

  总感觉自己站在一根不稳的钢丝上,摇摇晃晃的,像是快要跌倒下来。摇摇晃晃的……

  猛地,我惊醒,眨巴眨巴眼,发现自己的身体和脚被紧紧地绑在了椅子上,一群女孩在乔希琳的指挥下架着我摇摇晃晃地进了一个大型的喷泉池。

  “你们!你们在干什么——”我惊叫,“你们疯了吗?放开我,快点放开我!”

  在我的挣扎和怒吼声中,那群女孩将我连人带椅放在了喷泉池的正中央!

  冰凉的水立马蹿了上来,淹到我的下颌!

  “四大场,听说你还蛮会游泳的耶!不如等喷泉池里的水涨上来的时候,你慢慢在这儿学游泳啊!”乔希琳站在喷泉池的边沿,朝我哈哈哈地大笑。

  我急得脸都变了颜色:“乔希琳,你别开玩笑了!会闹出人命的耶!求求你,把我放出去吧……我以后乖乖的,什么都听你的好不好?求你放开我……”

  在喷泉池中央这个位置,是泉眼,大概每过半个小时水就会涨到一米多高,十分钟后再退下来。现在我的手和脚都被绑在了椅子上,根本挣脱不开,难道我要眼睁睁地看着那些水涨上来把我淹死吗?!不过幸好,学校里的这个喷泉是天然的,水还不算太冷,不然的话,就算不被淹死,在泉水里待这么久,也会被冻得够呛吧。

  乔希琳带着那群女孩走掉了。

  偌大的学院此时空寂无声,同学们都已经全部放学回去了,夕阳将喷水池里的水笼罩出一层朦胧的光晕。

  完了,我这回是真的完了……~~~>o<~~~

  水由下颌上升到嘴巴。我连叫喊都不敢,怕一张嘴水就会不小心进入口中。

  水已经涨到鼻前,我必须要高仰起头来才能呼吸到微薄的空气。

  水已经淹没了整个脑袋,我拼死挣扎着不敢呼吸。十分钟,我能坚持十分钟不呼吸吗?

  已经很累了……

  已经再也忍不住想要呼吸了……

  胸口闷闷的,就连最后的氧气都被夺走。

  整个人浸泡在水中,我的长发如水草般张牙舞爪。终于,我无力地张开了嘴——带着腥甜味道的水立即进入我的口中……

  “咳咳……咳咳咳咳……”我一阵猛咳,一边咳一边吐着被吸入体内的水。

  不知道是谁救我上来的,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只看见一个仓皇逃窜的绿色背影。那个背影那么眼熟,好像是乔希琳。

  是我脑子进水所以才有了幻觉吗?!既然是乔希琳要整我,又怎么会回来救我啊!?

  我拧干了头发和身上的水!在鬼门关前转了一个圈的感觉实在太坏了,发誓以后一定要好好珍惜自己的生命!

  天色已经变得昏暗,教学楼里亮着荧白的光。我取好自己的书包,走在安静无人的走廊上。听着自己强健有力的心跳,我在心里第n次感谢那个救了我的好心人。

  一阵夜风吹来,爬在身体上的水珠被风一吹就变得冰凉。我双手环抱着胳膊,哆哆嗦嗦地走着。猛地,止住了脚步——

  “去我家,我给你做好吃的。”女孩靠在教室门口,朝教室里灿烂开心地笑着,她手中提着的鸟笼里,金丝雀正唧唧地叫着,“给你做你最爱吃的好不好?”

  “嗯。”少年从教室里走出来,自然地接过女孩手中的书包。日光灯下,他的脸泛着荧白的光,就像一块晶莹剔透的美玉。

  是个很帅气的少年啊。

  女孩嘻嘻笑着,挽住了少年的胳膊:“就一个字?回答还真冷啊。圣贤哥,你就不会说点鼓励的话吗?”

  “嗯,很想吃。”

  “谢谢,我会努力的。”

  我躲在黑暗的楼梯拐角处,看着那两个人越走越远,心口堵堵,很不是滋味。

  李美丽,你究竟在怕什么呀,为什么刚刚没有冲上前和他打招呼,而是下意识躲进了这里?!只要勇敢一点,现在走在一起的就是三个人而不是两个人!而且,也许还有机会被邀请去吃饭,和楚圣贤一起吃饭……

  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黑暗中,我咬紧了下唇,湿透的身体在黑洞洞的空间里越发的寒冷了。

  4,印在额头上的吻

  回到家,又是黑洞洞的空间迎接我。江少伦那家伙去了哪里?没有回来吗?!

  因为心情不好,我也懒得开灯,摸黑朝楼梯间走去。却听见沉闷的撞击声响在寂静的房间里!

  侧耳仔细听,声音是从旁边的健身房传来的。

  我摸黑走近健身房,果然那种撞击声越来越清晰了。借着窗外射进来的淡淡月光,依稀可以看见一个黑影正挥舞着拳头在砸什么东西。

  我赶紧拧开灯。

  室内立即大亮。江少伦脸色煞白,没有佩带拳击套在死命地砸着沙包!鲜血从他的指骨间流出,红色的血触目惊心地印在沙包袋上。

  “江少伦——你在干什么啊!”

  我丢下书包,惊叫着跑上前,正欲查看江少伦的伤势,却被他冷冷地推开。

  “江少伦——”

  江少伦不理我,继续狠命地砸着沙包。

  天啊!手的骨头都露出来了,他到底砸了多久沙包啊?!

  我心疼地去抓江少伦的手:“笨蛋笨蛋笨蛋!你是笨蛋吗?!干什么不带拳击套就去砸沙包啊?!手的皮都破了,痛吗——”

  “走开。”

  “江少伦……”

  “我叫你走开你听不懂吗?!”

  我被江少伦推倒在地,屁股坐在竹框篮上。装在篮子里的篮球全都掉了出来,哧溜溜滚了一地。

  “不是很讨厌被我碰触吗?”江少伦忽然俯身下来,高大的身子欺近,将我彻底笼罩在阴影处,“既然那么讨厌,就永远不要碰我!”

  “我……我哪有讨厌你……”

  “哈,没有吗?!”江少伦忽然一笑,然后死死地看着我,表情倔强执拗,黑色瞳仁里全是受伤的神色,“那么,怎样才算是讨厌?一而再再而三地推开我,却主动抱住别的家伙。不是因为你讨厌我,那是因为什么?”

  “……”

  “说话!”

  “……”

  江少伦站起身,嘴角噙着抹奇异的冷笑,继续挥手砸着沙包。

  每一拳下手都那么重,每一拳都好像对沙包恨到极至。手指骨处的皮肉绽开,打在沙包上,在原本干了的血迹上印上新的血印。

  “你……你……不要再打了!”我爬站起来,焦急地抓住了江少伦的胳膊,“新伤旧伤都还没好,现在又这样……手坏掉的话怎么办?!”

  “那就让它坏掉。”仿佛堵气般,江少伦挣脱开我的手,继续朝沙包砸去。

  “江少伦!”我再次抓住了江少伦的胳膊,紧紧地抱在怀里,无论他怎样挣扎就是不肯松开,“别再这样了,会痛的。它在说痛,江少伦,你的手告诉我它很痛……”我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哀求地看着江少伦。

  江少伦沉默着,忽然不再挣扎了。他的睫毛耷拉在眼睑下方,轻轻颤动着,仿佛随时都会在眼角滴下泪珠来。

  良久……

  他抬起头,脸色苍白地看着我:“其实我知道,你会这么在意这双手,是因为你想等它痊愈后,就可以安心离开了,是不是?”他的瞳仁明亮得惊人,里面荡漾着一汪流动的水光,“既然迟早都是要走的,为什么当初我赶你的时候偏偏不走,为什么要装作很善良的样子,为什么要说那些话,那些该死的蛊惑人心的话——”

  我震惊。

  “我打算……解除你的‘ok’身份。”

  “什么?!”我惊叫,差点没跳起来。下一秒,我连连摆手,“不行不行……我都害你这样了,怎么能在这个时候撇下你不管。这不是我李美丽的作风,不行不行,绝对不行……”我死死地护住了颈前的“ok”项圈,态度诚恳地说道,“而且,从江少伦你为了我跳下悬崖的那一刻起,我就决定做你的好朋友了。我不知道究竟有什么事情困扰着你,让你对生活如此失去信心,可是我会让你振作起来的……相信我吧!生活是美好的,阳光是灿烂的,江少伦,能够活着,是上帝给我们最大的礼物。”

  “如果……这双手废了,你会做我的第二只手吗?”

  江少伦静静地看着我,眼里闪动的水光也突然安静了。他就这么静静地看着我,声音也静静的:“乡乡妹,你会吗——”

  空气,仿佛都在这一刻凝固了。

  “如果我为了你再也不要这只手,你会因为愧疚而留在我身边吗?”

  江少伦眼珠乌黑乌黑,嘴唇苍白苍白。第一次发现他的眼睛可以涌动着这么深厚的感情。

  我的心重重一颤,眼泪立即旋转在眼眶里。

  “我还不知道什么是美好的生活,灿烂的阳光又是什么样子。”江少伦忽然逼近我,“你不是说要帮助我,让我振作起来的吗?”

  “江少伦……你今天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说这些……不是很讨厌我吗?不是每天都想方设法地折磨我,想让我过得不好吗?!既然这样,为什么要牺牲自己的手留我在身边呢……”我将江少伦的手举到唇前,轻轻呵气,希望这样他就不那么痛一点,“别再让我学那些乐器了,即使全都学会,我也不可能成为你的第二只手啊。”

  我努力微笑着抬起头来,江少伦正好低下头,于是他那两片柔软如花瓣的嘴唇瓣轻轻地印在了我的额头上。

  我的手还捧着江少伦的手,僵硬地停在半空中。

  只是一个不经意的吻……

  却让我们两个都呆住了。

  江少伦久久保持着亲吻我额头的姿势,我也中邪般一动不敢动,仿佛都在小心翼翼维护这个动作,直到时光老去,直到沧海桑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