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毕业歌严歌苓时空错误的绿野仙踪蚀铃走下圣坛的周恩来权延赤棉棉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青春 > OK,主人阁下2 > 第三章:被拒绝的初恋(1)

  1,最后一束玫瑰

  江少伦不小心亲吻了我的额头的第二天,他就搬进了公司,进入紧张的mtv录制阶段,这段时间都没有回家。而楚圣贤那边,也因为我天天忙着往打工地点跑,根本见不到他的人影。

  一转眼,明天是圣诞节,“塔奇米”街道为了迎接圣诞的到来,装饰得格外温馨漂亮。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天空还缓缓飘起了白雪,铺了薄薄一层地面。

  在这个温馨而又快乐的日子里,西餐厅是情侣出没最多的地方。我靠在柜台上,幻想着跟自己心爱的王子来这里甜甜蜜蜜约会……

  “李美丽!二楼的九号包厢买单!”

  “啪——”领班阿姨雄厚的大嗓门将我的美丽泡泡戳破!呜呜呜……

  我现在正在西餐厅打工。╥﹏╥

  因为很愧疚李英俊的生日送他花束,所以想趁圣诞之前赚点外快,到时候补送他一份礼物。不过还好,今天是打工的最后一天了。

  替第九号包厢的客人买了单,我垂头丧气地从包厢里走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你输了,要剃腿毛耶!哈——”在八号包厢门口靠着一个高大帅气的少年,他一边朝包厢里笑着一边挥舞着手,“服务员,服务员,给我拿个剃刀过来——”

  我刚准备走上前问少年需要点什么服务,少年转过头来,一张精致帅气的面孔吓得我差当场心脏停止跳动。

  是king!

  我赶紧低下头,打算雷区,可是那个眼尖的家伙却先一步发现了我:“嘿,这不是李美丽嘛——”

  完了,这回真的是掉虎牙口里了。(o≧﹏≦o)

  king不顾我的挣扎,将我强行拉进了包厢。

  包厢里的人出奇的多,一对一对的,全是结伴而来的情侣,正在玩着时下流行的大瞎话游戏。刚刚输了的某个男孩眼泪汪汪,正被king用剃刀刮着脚毛。

  我坐在靠角落的位置,眼睛左转右转,不断朝围坐在餐桌上的人群扫射,还好,没看见江少伦和楚圣贤。

  正准备放下心来,就听见耳边响起“咦”的一声。

  我全身寒毛竖起,转过头去,看见楚圣贤笑得一脸灿烂地望着我。当然,我的眼睛没有忽略坐在他身边的陈旖蕾。即使到了这种地方,她仍旧不忘带着那只装着金丝雀的鸟笼。

  此时她小鸟依人地依偎在楚圣贤身边,大大的眼睛转动着上下打量我。由于这里光线太暗,刚刚我一直没注意到他们两个。现在我坐立不安,心脏也扑通扑通直跳。

  老天!为什么我会摊上这样尴尬的局面啊——~~~>o<~~~

  游戏热闹地继续着,可能由于我们三个人坐在靠角落的位置,居然没有人点到我们。

  “怎么没有跟伦在一起吗?”

  “嗯?”

  “我说,在这种日子里,怎么你没有和伦在一起。”

  “他在忙mtv的录制。”正在猛吃食物的我抬起头来,看见楚圣贤俊朗的面孔。

  他真的好帅哦。咖啡色的眼眸就像两枚晶莹剔透的水晶,仿佛轻轻一敲,就会碎裂。

  楚圣贤看着我,忽然笑了,笑容如飘渺蝶梦的浮云:“怎么吃到鼻子下面去了?”他伸出手,帮我把鼻子下面的食物拭掉。

  仿佛那根手指带着强大电压,碰到我皮肤的那一刻,一种电量迅速蹿进我的体内,将我的思维麻痹了。

  这就是……传说中触电的感觉吗?

  我呆呆地看着楚圣贤。

  忽然,包厢门被打开,一个服务员推着满满一推车的红玫瑰进来了。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本店有给每对情侣的女伴送一束玫瑰花的特惠。服务员推着手推车挨个挨个地发送,每个收到玫瑰花的女孩都一脸甜蜜地笑着。

  特别是有些油嘴滑舌的男孩,会趁机说几句动听的话。于是一时间,满包厢都是玫瑰花的馨香和爱情的甘甜。

  最后服务员推着手推车来到了我们面前。

  手推车里只剩最后一束花。

  服务员看看坐在楚圣贤左手边的我,又看看坐在楚圣贤右手边的陈旖蕾,不知道该把那束花给谁。

  其实事情明摆着嘛。陈旖蕾贴楚圣贤那么近,而我又穿着工装,很明显那花不是送我的呀!

  我面色尴尬,正准备开口告诉服务员那花应该送给旁边那位小姐,她却先一步问向楚圣贤:“请问……哪位才是你的女朋友呢?”

  一句话,让我身体里所有的血液倒流。

  低下头,我盯着眼前的餐盘,心脏期待地“扑通扑通”直跳。

  可能楚圣贤也觉得为难了,好半天都没有回答。

  直到服务员再次礼貌地问出声,他才尴尬地咳嗽两声:“她吧……”

  因为我没有抬起头来,不知道楚圣贤指的“她”是谁,可是玫瑰花最后没有送到我手中,而我听见陈旖蕾甜腻的声音从耳边传来:“谢谢你,圣贤哥。”

  有点挑衅,十分骄傲。

  “她吧……”

  楚圣贤。你知道吗,这简单的两个字,砸下来却比铁捶还要重!

  我咬紧下唇,心脏像被刀割般深深浅浅地疼痛。突然,一捧玫瑰花凑到了我的眼前,玫瑰花浓郁的香味立即蛊惑了我的神经。

  我惊愕地抬起头来,看见king那张坏坏的笑脸。而在他的身边,有满满一卡车那么多的玫瑰。

  “刚刚我有打电话给伦,告诉他我把你这只章鱼逮到了。”king把坐在我左手边的那个人赶开,坐了下来,“他说没办法赶来,所以让我替他送你玫瑰呀。呐,一卡车,足够羡慕死这里所有的女孩。”

  我更加惊愕了,嘴巴微张着,面对突如其来的状况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对了。伦还让我转告你,明天‘十三家族’举行的圣诞化妆舞会里,你要打扮漂亮一点。”king眨巴着眼睛一脸坏笑,“他说明天,有很重要的话要对你说。”

  这时,陈旖蕾甜腻的声音从旁边传来:“贤,你说江少伦有什么重要的话要说?该不会是表白吧?呵呵。”

  楚圣贤回答得云淡风轻:“嗯……也许吧。”

  我忽然感觉那一卡车的玫瑰,全都变成了刺,刺在我心口,生痛生痛。

  2,说漏嘴的梦话

  聚会一直闹到夜晚十一点多钟,那些王子才意犹未尽,纷纷护送自己的公主回家。而我这个灰姑娘,却得留下来土头土脸地搞卫生。呜……上帝真是太不厚道了,同样是人,为什么我总是垫脚底的!

  “塔奇米”街道的夜晚灯火辉煌,大部分的商店都是通宵开着的,所以我很快就给李英俊买好了圣诞礼物。

  那是一只会发出音乐会跳舞的猪娃娃,超级可爱的样子。

  给他买这么可爱的礼物,当然是为了我自己着想呀!等以后我搬回家里,这只猪肯定是我的囊中物!呵嚯嚯嚯嚯!<( ̄︶ ̄)>

  在一个橱窗前犹豫了半天,我花光了所有的家当,狠心买了一只精致的男式手表!虽然知道圣诞的时候陈旖蕾会送他礼物……

  唉!看着办吧,有机会的话一定要送出去,毕竟,楚圣贤是我的初恋呀。

  江少伦……不能怪我哦,我实在是没钱再买礼物送你了啊。我是个大穷人——哦呜呜呜,真主阿拉,请让我下辈子做富人吧!

  我双手合十朝着下雪的天空祷告着,发了一会儿神经后找到一张雕花椅子坐下。

  天空纷纷扬扬地飘着雪花,纯白的、晶莹的,像片片飘扬的鹅毛。慢慢地,雪花越来越大,越来越多……我张开双手,闭着眼仰起脸庞,感受那些雪花扑打在脸上的感觉。

  哇……*^_^*好清凉喔。

  或许是雪花打在脸上的感觉太舒服了,又或许因为劳累了一天身子太疲惫,我脑子昏昏沉沉的,靠着椅子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如果我为了你不要这只手,你会留下来,会永远留在我身边吗?”

  “对不起,其实我喜欢楚圣贤。”

  ……

  整个梦境里都充斥着“乡乡妹不要走”和“我喜欢楚圣贤”,直到——我满脸汗水地惊醒。

  该死的,这都是什么破梦呀!

  掀开眼睑,印入眼帘的是一把蓝色大伞,它高高地罩在我的头顶上空。四周雪花飘飞,而我幸运地躲在大伞保护的范围之内。

  咦?!哪里来的伞?

  飞快地转头,差点撞上一张帅气脸庞。

  眨眨眼睛,再眨眨眼睛,我有些不敢置信地张大了嘴巴——

  那双漂亮的咖啡色眼眸正好对上我的,眼底水波一漾一漾地,绽放着星辰流泻的光芒。

  “喂,再不把嘴巴合上的话,口水就要流衣服上了,真脏。”

  楚圣贤半蹲在我身边的雕花椅上,手举一把蓝色大伞,替我遮住了飘飞的雪花。而他落满白雪的肩头和发丝间清晰可见的霜雪,证明他保持撑伞的姿势已经很久很久了。

  “你,楚圣贤你……”

  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_⊙︽!

  楚圣贤不理会我惊讶的表情,收拢伞,一个蹦跳跃下地面,活络着酸痛的筋骨:“是笨蛋吗?怎么能随随便便在这种地方睡觉,要是碰到坏人的话,该怎么办?!”

  我一愣,心脏开始急速跳动。

  “你的意思是……因为担心我遇到坏人,所以,所以才守在这里?!”我探长了脖子,满脸期待地问道,“喂,楚圣贤,是这样的吗?”

  楚圣贤侧身四十五度,朝我帅气地一扬眉:“不然呢?”

  我的脸倏地红了,心里明明感觉很甜蜜,可是却口不对心地朝他大喊大叫:“楚圣贤,你是笨蛋吗!如果担心的话你可以叫醒我,为什么要傻傻地守在这里?!”

  “因为你睡觉的样子很可爱,让人不忍心叫醒。”楚圣贤重又坐回我的身边,眼睛里含着促狭的笑意,“而且在你睡觉的时候,会发出奇怪的声音……”

  “奇、奇怪的声音?!”

  妈呀,该不会是在不知不觉中,我把睡梦中的话念叨出来了吧?!梦境里,我可是不停地在申明“我喜欢的是楚圣贤”呀!

  楚圣贤忽然倾身,拿他的俊脸凑近我,吓得我差点心脏停止了跳动:“说说看,非常美丽小姐到底做了怎样的梦,才会发出那种奇怪的声音呢?!”

  “我、我……”

  我挪动臀部,想拉远跟楚圣贤的距离。却由于动作幅度太大,一屁股坐空在雪地上:“梦才不是真的,梦话都是反的都是骗人的!我只是随便做了个梦,才说喜欢你那样的傻话……”我的脸越来越红,恨不得能挖个地洞把自己埋了,“我才不是真的喜欢你……”

  世界突然静了下来,静得就如整个宇宙都停止在这一秒了一样。飞扬的雪花轻轻地落在树杈间、落在雕花椅和地上、落在尖尖塔形的屋顶上。到处银装素裹、玉树冰花,就像童话里的美丽世界。

  等了好半天,都没听见楚圣贤回话。

  我悄悄地用眼角余光瞅他,只见他的眸子惊奇地发亮,如黑夜中璀璨的明星。不过在碰触我目光的下一秒,那种亮光就迅速地黯淡了下去!

  雪花飘飘洒洒,从楚圣贤的发丝与发丝间滑落。他的脸,在纷扬的雪花间有种惊心动魄的美。

  “幸好是梦。”他低了低头,刘海垂下去遮住了他的眉毛和眼睛,让我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如果是现实,只好让你失望了。呵呵。”他干笑了两声,抬起头来的时候神色泰然,嘴角也挂着坏坏笑,“我可不想让非常美丽小姐失望啊。”

  这句话,让我的世界在短短几秒时间内天崩地裂。

  我努力从雪地里爬站起来,手中的礼物袋感觉那么沉重。就好像里面装的不是手表,而是一整个世界。

  “楚圣贤!你少臭屁了!我可是李美丽耶,世界上有几个人能让我失望啊!”说着我张开双手,踏着厚厚的积雪蹦跳在雪花之间,“好漂亮的雪噢!”

  楚圣贤沉默着跟在我身后。

  我继续叫:“真的是好漂亮的雪噢……”眼泪涌出眼眶,┬┬﹏┬┬我用衣袖大力一抹,“哈哈,居然掉眼睛里去了,凉凉的……”

  应该不会伤心的啊。早在很久以前,我就知道自己配不上如王子般优秀的楚圣贤,也知道他不可能喜欢上长相平凡的我。那现在是怎样?!为什么在听到他亲口回答时,还是感到如此难过。

  心口好痛……

  是因为身体太累了吧!因为身体太累了不舒服,所以我的心才会痛,所以眼泪才会不受控制地想要落下来……

  走到一棵圣诞树前,我伸出手想要去拍树枝上的积雪,却猛然发现自己本来露裸的双手戴上了一副大大的男式皮革手套。

  是什么时候被戴上的呢?刚刚都没有注意到。会不会是在我睡觉的时候,楚圣贤怕我冻着,所以悄悄给我戴上的?!

  楚圣贤,你这混蛋!为什么不喜欢我,却对我这么好,总是做这种温柔的事情,这种只会让我更加迷恋你的事情?!

  突然,一股清甜的玉米香侵入我的鼻息,诱惑着我的味神经。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黄澄澄的玉米棒子和一小杯热珍珠奶茶已经塞进了我的手里。

  我这才发现,自己原来早就饿坏了。

  楚圣贤轻轻拍掉落在我头发上的雪花:“其实,你在睡梦中发出声音的是肚子。”他眯起眼睛,弯成两弯好看的月牙,嘴角旁的梨窝也浅浅地凹了进去,“真的是很奇怪的声音啊……咕噜咕噜,响得像打鼓。”

  啊?!

  我呆住。

  原来楚圣贤说的奇怪声音不是指梦话,而是指我咕咕乱响的肚子!我居然不打自招说了那种话,我这个笨蛋!

  雪花飞扬着落在玉米棒子身上,薄薄的一层白雪,很快便被玉米棒子的热气融化了。

  我呆呆地捧着玉米棒子,一动不动。眼睛里满是潮湿的雾气,那是玉米棒子散发的热气,还是我的泪呢……

  “非常美丽小姐,玉米棒子看起来好像很美味的样子,你要是再不动口的话,我可要忍不住帮你吃掉!”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楚圣贤一低头,居然真的朝我手中的玉米棒子咬了一大口!

  我看看一脸坏笑的楚圣贤,又看看被咬了一大口的玉米棒子,傻住了。

  楚圣贤突然后退了几步,抬腿,朝圣诞树重重地踹了一脚,然后大笑着跑开。

  雪花扑簌簌落下,覆盖在我的头发上和身上。我捧着玉米棒子狼狈地站在原地,好半天才反应来,拍掉身上的积雪,怒吼着追上前:

  “楚圣贤,你这偷吃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