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情感纪崔曼莉东方快车上的谋杀案阿加莎·克里斯蒂皇叔爱窝窝齐晏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青春 > OK,主人阁下2 > 第三章:被拒绝的初恋(2)

  3,我显得像个傻瓜

  我和楚圣贤一路吵吵闹闹,由开始的追打嬉戏,发展到后面的雪球大战。不时有路人躲闪不及,被我们扔出的雪球砸成大花脸。

  疯玩了一阵后,我们去了教堂、歌剧院、圣诞集市,或踩着雪橇滑行“塔奇米”整条街道……仿佛为了留下美好回忆,楚圣贤带我玩遍了“塔奇米”街道里所有的圣诞活动!

  这期间我们就像一对正在热恋中的情侣手牵着手,我一直笑着,幸福而又快乐的样子,可只有自己知道——嘴角是涩的,心也是空的。

  突然眼前一黑,我一头栽到在地。由于摔倒的姿势不佳,脸埋在了厚厚的雪地里。

  脑子好晕哦,暴裂地痛……是因为在雪地里玩得太久,所以生病了吗?!

  头顶上空,传来楚圣贤嬉笑的声音:“非常美丽小姐,即使你在脸上抹一层雪,皮肤也不可能会变白的!”-_-#

  “你嘲笑我?!你在嘲笑我皮肤很黑对不对?”我弯起嘴角,拼尽全身的力气从地上爬站起来,同时抓了一把雪,朝楚圣贤扔了过去。

  “奸诈!”楚圣贤抹掉脸上的雪,飞快地弯腰,抓了一把雪也朝我扔了过来。

  当雪团在我的额头一角砸开了花的时候,我忽然咧起嘴角,傻傻地笑了。

  “白痴,被砸还笑。”楚圣贤再度抓了两把雪,朝我扔了过来。

  我继续笑,没有躲闪也没有伸手遮挡。那些雪散落在我的发丝间,轻轻晃动一下脑袋,它们便飘飘洒洒从我的眼前散落。

  我在纷飞的雪中笑,只是楚圣贤看不到我眼中的晶莹。

  “为什么……突然变得这样安静?”楚圣贤把玩着手里的雪团,疑惑地看着我,“你这个样子,看起来像个傻瓜。”

  “嗯……我在犹豫啊……有件事呢,我撒谎了。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我拨了拨头发,让那些雪如碎银般滑落而下,“你说,我应不应该告诉你呢。”

  “什么事啊?”楚圣贤一边笑着,一边又朝我砸来两个雪球,“如果觉得困难就不要开口好了,没关系的。”

  “可是我觉得……如果这次不说,以后就没有机会了。”我抿紧唇,鼓足全身所有的勇气看着楚圣贤的眼睛,“所以我想要告诉你——刚刚我说那个‘梦是反的,我根本没有喜欢你’,其实是我在说谎。”

  楚圣贤把玩着雪球的手僵住,咖啡色的眼眸在纷飞的雪中暗沉如夜。

  “楚圣贤……即使会被你拒绝我也想要告诉你:我喜欢你。”我的声音如蚊子哼哼,涨得通红的脸也深深地埋到了胸口,“那个,你不用对我的话较真,只是听听就好了。”

  “……”

  “我知道你已经有女朋友了,可就是忍不住想要告诉你……因为你是我第一个喜欢的人,”我的声音微微颤抖,“所以,我没有办法就这样默默地放弃你。至少,我想让你知道我喜欢过你……”我伸手掏出装着手表的礼物盒,“嗯,这是圣诞礼物,提前送你……”

  突然,一个雪球砸在我的脑袋上。

  楚圣贤并没有接过我手中的礼物盒,而是接二连三地朝我的脑袋砸雪球。

  “笨蛋!你一个人碎碎念地在说什么呀。”楚圣贤含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是在背台词吗?嗯?”

  我抬起头来,看见楚圣贤蹲在圣诞树前,正在制造新的雪球。他的表情,他的动作,完全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我高举着礼物盒的双手一点儿一点儿地垂下,仿佛每下降一点,心也跟着下落一节。

  楚圣贤。你是个温柔的人,即使是拒绝的话也不忍心对我说。可是这种温柔,对我来说却非常的残忍。

  我情愿你把我的礼物盒丢进垃圾筒,也不希望你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这个样子,让我显得像个自导自演的傻瓜。

  我汲了汲鼻子,本来想把礼物丢掉的,可是手才刚刚举到半空,想到它昂贵的价钱就犹豫了。

  最终我慢动作将它装进了礼物袋里。

  事实证明,我是个彻彻底底的穷人。很现实。因为现实,所以我才不会有白马王子吧!只有生活在童话世界里的公主才有拥有王子的权利。

  我揉了揉通红的眼睛,转身朝前走,手腕却忽然被人握住。

  我的心开始剧烈跳动。扭头,却看见江少伦那张英气逼人的面庞。

  那辆焰红色的“法拉利”安静地停在他的身边。他一手撑着车门,一手扣住了我的手腕,呼吸微微急促:“乡乡妹!现在几点了?难道你是个没有时间观念的人吗?!”

  “你——”我惊愕。

  不是说明天的圣诞狂欢舞会他才会出现吗?怎么现在……

  “既然已经出来了,就随便到处玩玩转转吧。”江少伦拉了我一把,示意我上车。

  我转过头,看向蹲在圣诞树下的楚圣贤。他手里握着一个雪球,头垂得低低的,盯着雪球,一直都没有动。

  “那个……楚圣贤……”我的声音干干的,想到自己刚刚才表白被拒绝,脸不自觉地又潮红一片,“我先走了。”

  楚圣贤缓慢抬起头来,看看我,又看看江少伦,微笑:“好。”

  他的笑容,在飘扬的雪中就像一团灼人的火焰。

  4,我被关进了厕所

  圣诞夜,“十三家族”学院灯火辉煌,这个晚上,将有一场大型的化妆舞会在月宫和星宫里举行。

  从学校门口到皇宫一路都铺着华丽的地毯,马车或私家车络绎不绝,那些穿着或华丽或古怪或妖艳的ggmm纷涌而至。道路两边插着成排成排的彩色蜡烛,光秃秃的树枝被裹上了金色衣裳,还挂满了闪耀着亮光的水晶小挂饰。

  月宫里,欢乐的气氛,美妙的音乐,舞池里人影舞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音乐突然一变,正在舞池里舞动的男女退至两边,行成一条人行的通道。月宫的雕花大门洞开,一行打扮得金光闪闪的帅哥美女踏着劲爆的音乐闪亮登场!

  是“十三少”的“七少王”和“六少妃”们!只不过“冰麒麟”和“火麒麟”两个神秘的人物一如往常没有出现。

  “啪……啪……啪……”

  人群中响起了缓慢而沉稳的巴掌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密,直到——

  爆发出山洪般的掌声,震得整个皇宫都在响。

  江少伦、楚圣贤和king领头,迈着潇洒帅气的步子,坐在舞台上一张铺着蓝色天鹅绒的宝座上。

  江少伦坐在右手边第二个位置。他华丽的装束使他看起来更帅气了——白色天鹅绒膝短裤,和有金纽扣的燕尾服外衣。繁复的花边垂在他腰间,露出镶着闪亮宝石的膝带扣。

  在他的左眼边,贴着一个闪着绿光的六芒星眼饰,妖娆、魅惑,却又不失帅气。

  紧挨在他旁边是楚圣贤和king。楚圣贤穿蓝色的骑士装,大大的阔边帽,高脚靴,洒脱邪气。而king,则把自己打扮得像个海盗船长,酷劲中却不乏优雅的成分。

  其余那些人,比如陈旖蕾、韩成迅……穿着打扮也很是抢人眼球。

  一个手握无线话筒的胖主持人走上台:“亲爱的少爷们小姐们,礼物都带来了吗?”

  “带——来——了!”响亮的回答。

  “准备好自己或许会成为下一个幸运儿了吗?”

  “准——备——好——了!”依旧是响亮的回答。

  “好,在你们进场的时候每人都有收到序列牌。等抽礼物的时间一到,我们的‘七少王’和‘六少妃’们会报出自己想要的号码,那么手握此序列牌的幸运儿可以送出自己的爱心礼物!并且,还可以接受‘十三少’回送的神秘礼物哦!”

  接下来,又是一阵惊天动地的尖叫,有喊楚圣贤的,有喊江少伦的,有喊陈旖蕾、king或韩成迅的……其中呼喊楚圣贤和江少伦的声音最为响亮。

  我坐在靠角落的位置,满脸哀愁地瞅了一眼手中的序列牌——4444!

  该死,人倒霉就连喝水都塞牙缝!我居然就拿到这么不吉利的序列号。-_-#

  一只手突然从天而降,把这倒霉的序列牌从我手中抽走了!

  仰头,是独眼海盗船长——king!

  他扬了扬手中的序列牌,咧起嘴角,笑得一脸奸诈:“4444?”他把序列牌塞回我的手里,弹了一下我的额头,“等着啊!李美丽,等着乖乖把礼物交到我手里吧!”说完,他低了低海盗帽,遮住自己半边脸蛋,尽量走阴暗无人的角落,不留痕迹地隐没在嘈杂吵闹的人群里!

  我呆愣住。

  礼物?我哪有准备礼物啊?!啊?对了,我忘记我身上还揣着那只手表,因为被楚圣贤拒绝了,所以打算送给江少伦的!-_-#现在king这个小子跑出来凑什么热闹啊,我才不要把这么贵重的礼物送给他!

  主持人带领大家做了一些无聊的小游戏后,很快到了“十三少”抽礼物的时间了。

  我赶紧把手表从礼物盒中取出,然后随手从桌子上拿了一只玻璃杯塞进盒子,刚系上彩带,正好轮到king上场。

  那家伙,眉毛弯弯,笑得嘴角都快咧到耳朵边去了:“4444!”他扬起下巴,眼神穿过层层人群,笔直落在角落里的我的身上,“拿着4444序列牌的是哪个笨蛋?!“

  群众哗然,四处交头接耳,纷纷讨论谁是幸运的“4444”。

  被大家忽略的我像罪犯般低着头,穿过人群穿过舞池,笔直上了舞台。

  身后响起好大一片叹气声!

  无数道嫉妒的x光波打在我身上,〒▽〒我想锋芒在刺一定就是这种感觉吧!

  “原来你这个笨蛋就4444啊,长得可真丑!这么幸运地被我选中,一定是因为企求了神灵的庇护吧?!”king得了便宜还卖乖,笑得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礼物呢?”

  我扬起眉,心里偷笑着将礼物盒递上去,king刚伸出手来接,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将他撞飞好几米远。

  所有人呆住。king捂着被摔痛的胳膊肘从地上爬起来,不满地喊:“伦,你在干什么!”

  江少伦沉着一张老q脸站在king刚刚站过的那个位置,声音冷冷地:“你挡到话筒了。”他微微弯身,眼睛不看我,对着立式话筒,“我点4444。”

  群众再次哗然。我惊怔。

  江少伦面无表情,很自然地从我手里接过礼物:“谢了。”仿佛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一件事。

  “喂,那是我的!是我先点的她。”

  “她是我的‘ok’!”

  “那又怎样?这只是一个游戏!每年圣诞都如此……点到谁就收取谁的礼物,你想违反游戏规则吗?”

  我极度怀疑,这家伙是有意要让江少伦吃醋,才点了我的序列号。

  江少伦这个单细胞生物,果然很快被激怒了:“啰啰嗦嗦的吵死了!你想惹我的拳头发火吗?!”

  群众一哄而上,将舞台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个水泄不通,尖叫的、拍掌的,一时间吵闹得不可开交。而楚圣贤和那几少王少妃则游哉游哉地坐在宝石座椅上,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漠然态度。

  就在这时,不知道人群中谁突然伸手,一杯果汁迎面泼到了我脸上!

  艰难地挤出人群里,我捂着隐隐作痛的脑袋,摇摇晃晃地去到洗手间。

  厕所里,我胡乱清洗着脸上和发丝间的果汁。该死!到底是谁恶作剧才我的脸上泼果汁呀!气死人了啦——└(`口′)┘

  正在我愤愤不平的时候,一个尖锐的女声突然从隔壁的男厕响起:“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

  我的心“咯噔”一跳,第一反应就是:有人遇到危险啦!

  所有人都到月宫中厅狂欢去了,连服务员都一个不留。那个呼喊救命的女声还在叫,一声一声,凄厉又绝望:“救命啊——”

  已经来不及想太多!我贸然冲进男厕,发现只有第三格隔间的门是关着的。暗暗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我顺手抓过搁在一旁的扫帚,猛地踹开木门——

  没人!("⊙□⊙)

  在抽水马桶上放着一个录音机,那个不断呼喊救命的声音就是它发出来的!

  我心一沉。

  果然,耳后响起厕所门关上的声音!

  一只白皙的手拍在我的肩上,伴随着一个尖锐的女音:“哟,‘四大场’!没想到你还真好骗,早知道我就不必绞尽脑汁想这种高超的招数了,直接把男厕的门牌改成女厕岂不更容易。”

  话音一落,立马响起一阵配合似的狂笑。

  不用回头,我也知道是乔希琳和她那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坏朋友!

  我一直坚信: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

  可是现在,我发现自己错了——她,乔希琳,就是宇宙无敌的超级超级坏种子!居然利用我的正义感把我骗进了男厕所,强行剥光了我的衣物,然后把只穿着四角短裤和胸衣的我关进了厕所的隔间里。

  我双手衬着下巴坐在马桶盖上,脸都快皱成了抹桌布。虽然在心底狠狠诅咒了她n+1遍,可仍旧无法改变我被关在这里的事实!~~~~~~

  怎么办?只能等舞会结束,所有人都离开的时候我再偷偷出去,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裹身体的衣物或布。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

  突然,有男生的谈话声离厕所越来越近。

  不知道为什么,接下来不停地有男生冲进厕所,而且都是拉肚子。一时间,本来清净的厕所吵吵闹闹的像个宰猪场。

  而且有一个家伙,居然拼命拍打着我的厕所门:“仁智,仁智!你怎么进去这么久都不出来啊?!不会出事了吧?!”

  什么仁智啊!我才不是什么仁智……

  我弓着背,整个身子都绷成一根弦,两只手则死死地捂着自己的嘴巴,避免自己不小心发出声音。

  用脚趾思考都知道,这肯定是乔希琳和她那群坏朋友做的好事!就知道她们不会安心让我呆到舞会结束!

  “喂,仁智!你该不会是失恋了想不开,想要自杀吧?!”

  那个家伙在那里说着子虚乌有的话,引得那些等着上厕所的男生一阵唏嘘,最后居然讨论着要不要撞门。

  混蛋!不要陷害我啊……

  我抱着头,眼前立即浮现出一副惨绝人寰的画面——

  我脖子上挂着“我是色女”的牌子被拷进了警车,身边围满了警察和记者。爸爸妈妈抱着电视机哭得声嘶力竭,李英俊头发蓬松精神崩溃。江少伦、楚圣贤和紫荆市所有的市民都站成一线,用鄙夷的目光看着我……

  忽然,“砰——”的一声撞门声,将我拉回思绪。

  我赶紧用肩膀抵住门。

  天啊!为什么会这样?!我从来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虽然称不上好人,但至少也是安分守己的小平民,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待我?

  门板无助地呻吟着,每接受一次撞击就剧烈地颤抖一下。我微薄的力量根本就抵不住,也许门板随时会被撞破——

  我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时,一声大吼响在嘈杂吵闹的厕所里:“全都给我滚出去——”

  是江少伦!

  还没等我从这一连串的事件中回过神来,一件白色的外套从木门上递了进来:“穿上!”

  我由于惊吓过度,脑子一片空白,呆呆地站着,好半天都没有动弹。

  “乡乡妹!你不会是在里面睡着了吧?!快点把衣服穿上!”江少伦焦急的声音再次从门板那边传来。

  我这才清醒过来,机械地接过衣服,穿上。

  因为衣服是男式的,很宽很大,穿起来遮到了膝盖,就如裙子般。

  拧开了门,还没等我看清江少伦的脸,就被拉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他的手臂紧紧的,紧到让我难以呼吸。他用下巴蹭了蹭我的头发:“该死的,不准哭!”

  他的声音湿湿的像裹着清晨的雾,还夹杂着露珠的湿气。

  我缩在江少伦的怀里,身体一刻不停地颤抖,连手指都在痉挛:“……嗯。没有……哭……”

  轻轻闭上眼睛,我用力呼吸江少伦身上的气息,仿佛这是能够让我安静下来的镇定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