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血色救赎刘学文都市恐怖病·飞行九把刀铁雁霜翎萧逸黑道辣新娘柯怡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青春 > OK,主人阁下2 > 第七章:“十三家族”的惊天秘密

第七章:“十三家族”的惊天秘密

  (某人:经过我的努力,《ok2》已完成,我会在今天之内粘贴完毕!)

  vol。01

  我在楚圣贤的房间里翻箱倒柜地找着相簿。

  听说“十三少”从小就是在一起的,他们一定有合拍过相片!

  如果真如陈旖蕾所说,李英俊其实是“火麒麟”的风宇哲的话,那么相片里一定会有他的存在。

  我找了没多久,果然翻出一本厚厚的相簿,可是一打开,我就愣住了!

  第一张相片,是圣诞夜我要离开“十三家族”时,我和楚圣贤用手机合拍的一张相片——

  “打起精神来啊,你现在的表情巨丑!看着照相机。当我喊123的时候,你要微笑,尽最大努力微笑成你认为最漂亮的样子。”

  相片里的我眼睛弯弯、嘴角上扬,果然笑得很灿烂、很漂亮的样子。紧挨着我脑袋旁边的楚圣贤虽然也是笑着的,可眼睛红红的,两条清泪顺着脸庞滑落。

  原来,当时照完相片后他头也不回地走掉,是因为在哭啊……

  一种痛蓦地在我心间炸开,就像有利刃狠狠地刺进心脏!

  眼泪从眼角滑落,轻轻地落在相片上。

  我吸了吸笔者哦,抹掉泪水,然后翻开。

  这时,从天而降的一只大手,将相簿从我手中抱走了。

  我惊愕地抬头,楚圣贤一手撑着柜子,他的脸色已经恢复正常,只是嘴唇还有些许苍白。

  逆光中,他的脸刻般硬朗,如古希腊神话中的绝美少年。

  缓慢站起身:“你会解释这一切的,对吗?”

  在楚圣贤将相簿从我手中抽走的那一刻,我看到了一张“十三少”的合影,相片可是是好几年前的,他们的年龄都还小,可是李英俊那张熟悉的脸庞,只一眼我就能认出!

  皮蛋瘦肉粥已经熬好了,满满的一锅,正搁在炉子上,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香味。

  我盛了一小碗,小跑着进了主客厅,将粥搁在楚圣贤面前。然后我在他对面坐下,双手托腮地看着他:“我等你吃完。”

  楚圣贤呆坐着没动。

  皮蛋瘦肉粥冒着白色的雾气,他的脸在雾气中俊美得有些不真实。

  “快吃呀。”我催促道,“吃完了,你有离奇了,然后告诉我这一切。”

  楚圣贤依旧呆呆地坐着,不说话也不懂。粥的热气慢慢散去,香气在空间里弥漫开来。

  好半天,他才抬起头来看我,弯起嘴角,一如往常地微笑:“告诉你什么?”

  “告诉我为什么李英俊会变成‘十三少’的‘火麒麟’风宇哲?告诉我陈旖蕾用什么东西威胁你?告诉我‘十三家族’埋藏着一个怎样的秘密?告诉我……”我停顿一下,睫毛轻轻抖动,声音也颤抖着,“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楚圣贤慢慢收起笑容,眼神变得严肃了。那双咖啡色泛着流水般邪气的眼睛,此时涌动着哀伤:“你在问我吗?”

  “嗯。”

  “你觉得我会回答你吗?”

  “嗯。”

  “如果我能回答你,我早就告诉你了。”楚圣贤站起来,慢慢朝前走去,“笨蛋,别再问了,没答案的。”

  “为什么?”我急急地站起来。

  楚圣贤再不说话,他已经上了楼梯间。

  “楚圣贤!”我朝前迈动了两部,望着楚圣贤的背影,焦急地喊道,“前面几条问题,或许你有苦衷不能告诉我,我可以等。可是最后一条,我问你是不是喜欢我?我喜欢你,即使被你拒绝了,可是现在……还是无法忘掉你……”我再度朝前走了几步,在楼梯间下停住了脚步,仰头看他,“你到底……是不是喜欢我呢?”

  眼光透过百叶窗洒进来,他站在一片璀璨的光芒中,没有回头。

  空间里到处飞舞着灰尘粒子。

  “楚圣贤……”我急了,刚准备走上第一级台阶,楚圣贤缓慢回过头来。

  “对不起。”

  他俊美紧皱,喉头动了动,再次声音嘶哑地说道:“对不起!”

  我愣住。

  他上了楼,进了房间。

  不是“喜欢”,也不是“不喜欢”,而是“对不起”。

  我僵硬地站在楼梯口,手指一根根握紧,然后再一根根松开。楚圣贤,你说“对不起”,我可以理解为“喜欢你,但是也很无奈”吗?

  回到江少伦的别墅,才一打开门,就感觉眼前一黑,一个高达的身影彻底将我笼罩在阴影处。

  我惊愕地抬头,看到一脸凶巴巴表情的江少伦。

  他瞪着我,脸色不太好,眼睛浮肿,好像很困的样子:“去哪里了?”

  这家伙,该不是一晚上没睡,专程守在这里等着我吧?

  “你没睡觉吗?眼睛都肿了,快去补觉吧,我也困了……”我打着呵欠侧身从江少伦身边经过,准备进我自己的房间。

  我刚走到大厅中央,手便被他拉住了。

  江少伦紧紧地握着我的手,气恼死看着我:“你没睡觉?昨天晚上跑哪里去了!”

  “昨天一晚我都在楚圣贤家照顾……”

  话还没说完,就被江少伦愤怒的声音打断:“你一晚都在楚圣贤家?”他握着我手腕的那只手不自觉地用力,差点没把我的骨头捏碎了。

  “哎呀,痛,你轻一点!”我使劲地甩着手,想要挣脱开江少伦,“他昨天发烧了,病得很重!我本来是要找你帮忙的,可是回到家里你正好开着车走掉了,我叫你,你根本都听不到!我只好一个人照顾他了,真辛苦,你看我的熊猫眼……”说着,我无比委屈地用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睛。

  “他发烧?”江少伦的表情终于缓和了一点,握着我的手也没那么紧了,“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当时太急了嘛,哪里还想得到。”

  “为什么会跑到他家里去?”

  “因为一只鸽子飞到家里来,把你送的那个戒指叼走了,所以我才……”说到戒指,我才猛然记起,“糟糕,戒指还没有找到呢。”我一边小心翼翼观察江少伦的脸色,一边一点儿一点儿地将自己的手从他的手中抽离,“我现在就去把它找回来。”

  “不要去。”江少伦再度抓紧了我的手。

  “嗯?”

  “以后,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去那幢别墅。”江少伦表情凝重地看着我,“也不准再跟贤说话。”

  我疑惑地抬起头:“为什么?”

  “因为……”

  江少伦突然伸出另一只手,抱住我,将我的脑袋按进他的胸口,他的声音低低的,就好像从他心脏的地方传来:“因为,你是我的。”

  vol。02

  窗外阳光充足,是个补觉的好天气,我睡得正香,就被可恶的手机铃声吵醒。

  我朦朦胧胧地从枕头地下拿出收集,刚放在耳边,就被那头传来的声音惊得睡意全无。

  是李英俊耶!

  这家伙,每次都是来无影去无踪的!

  这次是拿king的手机给我打的电话,并且告诉我他现在正在king的家里,就是“十三少”小区那幢黄色屋顶的别墅。

  我从窗口探出头,眯起眼睛确定了黄色屋顶的别墅所在的位置后,挂断了电话。

  究竟李英俊跟“十三少”有什么关联呢?今天一定要问个明白了。

  king家别墅的主客厅里,李英俊和king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大片的阳光从阳台倾泻而进室内,为所有景物披上了一层朦胧的金光。

  我握紧了手中的茶杯,死死地握紧,眼神茫然地看着李英俊那张轮廓分明的脸。

  这个一直被我称为哥哥,在我心中最重要的人,在两分钟以前,却神色严肃地对我说道——

  “丑美丽,其实我不是你的哥哥,我是‘十三少’之一,号称‘火麒麟’的风宇哲。你的哥哥李英俊,和我长得几乎一样的那个家伙,早在三年前就替我死掉了!”

  “对不起……”

  风宇哲神色忧伤地看着我,琥珀色的眼睛里荡漾着两汪歉疚的泪光:“我并不是有意要害你哥哥。当时我被追杀,正好躲在那辆破旧客车的附近,却碰到了和我长得极为相似的李英俊。他见我们长得这么像,以为和我有什么关系,就把我带回了家,正好爷爷派的杀手追来这里,却误把他抓走了……”

  他在跟我开玩笑对吗?

  我眼神空洞,握在手里的茶杯突然剧烈地摇晃,茶水溅湿了裙摆。

  “所以后来他就在你家住了下来。一方面是为了借那个简陋的家庇护自己,另一方面是因为愧疚所以才留下了做了你哥哥。”

  king忽然接过话来:“其实,我们一直以为哲死了,可是你突然闯入了伦的世界。因为你和伦的摩擦,在学校里哲和伦有了第一次正面接触。当时伦感到惊讶,但是他的性格大大咧咧的,并没有起疑心,只是认为是长得相似的人。直到后来贤知道了哲的存在,便暗地调查他,发现哲的性格、脾气以及习惯完全没有改变,在贤的逼问下,哲终于和盘托出一切!”

  king拧紧了眉,声音沉重:“哲是逃跑掉的,按照‘十三家族’的家规,被逮回来后必死。而你现在成了伦的‘ok’,并且伦喜欢上了你,不打算再接触你的‘ok’的身份,迟早爷爷会知道你的存在,那么也会去了解你的家人,哲的处境就会变得危险。”

  “什么‘十三家族’的家规?什么爷爷?为什么逮回来后必死?”我感觉自己要被king的话弄疯了。

  “这个,该怎么向你解释比较好呢……应该从一段故事说起吧……”

  king沉吟半晌,继续缓缓说道。

  “金氏家族势力庞大,打造了一个势力遍布全球的媒体王国。可唯一的继承者却拒绝接受家族的婚姻,和一个普通女子相爱,并且有了小孩。因为得不到家族和亲人的祝福,他们带着婴儿逃走了。但一场车祸夺走了男人和女人的生命,孩子却侥幸被救。”

  “那个失踪的孩子,是爷爷的子孙。身为家族唯一的继承者,必须把他找到。可是除了听说那孩子的左胸口有一块呈心形的焰红色胎记外,连他的性别都不知道。爷爷只好通过自己的权势,在全世界搜索在同年同月同日生下,并且左胸有一块焰红色心形胎记的婴儿——”

  说到这里,king自嘲地掀起了嘴角。

  “符合条件的有十三个婴孩,就是现在的‘十三少’!”

  “什么?”我震惊地瞪大了眼睛!

  “爷爷给我们请最博学的老师,安排最舒适奢侈的生活……一切都是最好的,但我们必须要用优异的成绩回报!因为只有最优异的那个才可以成为继承人,修改姓氏入族谱。”

  king低下头去,仿佛陷入了一个可怕的噩梦。

  “我们就像只会学习的机器,连灵魂都不属于自己。如果谁敢反抗,便是地狱般的刑罚。因为难以忍受,有一天,哲才带着梦逃掉的!梦的全名叫伊梦,是‘十三少’的‘冰麒麟’,她已经被害了。”

  我脸色苍白,手一松,水杯从我手中滑落,哐当落在了地上。

  “为了防止有人在逃脱,爷爷请知名教授研制出一种坚不可摧的材料,加工成项环,不但安置了跟踪仪还加上了锁!也许他知道我们寂寞,所以才有特别制定了“ok”项圈。这样我们既是主人又是仆人……而只有成为继承认的那个才会被取下代表仆人的项环!”

  king朝我指了指脖前的比翼鸟项环,眼睛里掠过一丝绝望。

  “戴着他,即使逃到天涯海角,爷爷也能通过跟踪仪的指示将我们抓回来,而回来的下场,就是死刑。”

  阳光像金绒线般静静的洒落,落满king和风宇哲的一身。他们被蒙上了一层眩晕的色泽,颈前的项环也绽放着刺眼的光亮。

  那种亮光,深深的刺痛了我的眼睛。

  “为什么……突然告诉我?”我的声音嘶哑颤抖,“不是像一直隐瞒吗?”我的眼睛里含着泪水,吼道

  “为什么现在要对我说这些——”

  为什么……要告诉我,我亲爱的哥哥已经死了呢?

  风宇哲深深的低下了头。

  “因为事情已经瞒不下去了。”king代替风宇哲回答了我,“哲的身份已经暴露,他现在面临着极大的生命危险。贤之所以千方百计赶你走,就是怕你牵连其中。因为蕾知道了这件事,所以用哲的性命要挟贤和她在一起……你知道吗?如果哲没死的事让爷爷知道了,他为了保密这件事,会不惜杀了你们全家灭口!”

  如果事情真如king所说,那么……所有的迷团都有了解释了!

  为什么当我看到楚圣贤胸口上的胎记时会有那么奇怪的反应,为什么李英俊在前几年的某一天会性情大变,为什么十三少都有项环和套“ok”的项圈,为什么从没见过江少伦的父母,为什么楚圣贤千方百计的赶我走,为什么“冰麒麟”和“火麒麟”一直神秘地没有出场……

  我站起来,猛地冲到玄关口,刚拉开门的抠锁,却被一股力量抵住。

  风宇哲用手按住了门,表情沉痛地看着我:“你不能去……”

  “为什么不能去?她害我这么惨,设计了这么多阴谋陷害我们!”我疯狂地去推风宇哲,“都是她害的这一切,是她!”

  风宇哲伸手,忽然将我紧紧抱在胸前:“对不起……是我让你这么痛苦,对不起……”

  他低沉的声音响在我耳边:“护照已经签下来了,再过半个月我就要离开这儿。我回逃到安全的地方,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蕾就不能用我的生命去威胁贤。”他更紧地抱住了我,“丑美丽,你……要跟我走吗?”

  我忽然停止了挣扎,任风宇哲死死地抱着。心口好像有一个漩涡,吸入了越来越多的黑暗,越来越多的迷茫。

  好半晌,我才哑着嗓音问道:“离开这儿……是指永远离开吗?”我的耳膜轰轰作响,都听不清自己的声音了,“李英……风宇哲……难道你要丢下爸爸妈妈,丢下我……打算离开这儿永远不再回来了吗?”

  我从风宇哲的环抱里缓慢抬起头,仰脸去看他。他紧绷着下颌,微微低头,颤抖着嘴唇在我的额头上映下一吻。

  火热的唇。

  一滴灼热的眼泪落在我的额头上。

  我看见他那双通红的眼睛里湿漉漉的全是雾气。

  vol。03

  天色渐渐黑沉下去,夜幕笼罩着整个城市上空。

  “十三少”小区的花园里,缠满了彩灯的树干灯火灿烂。

  我坐在秋千上一晃一晃地荡着秋千,眼神空洞的看着黑暗处的某一点。

  从king的别墅里出来后,我就来到了这里,失魂落魄地荡着秋千,记忆就像被时光打碎的的镜子,在脑海里恍恍惚惚,闪着零碎的光片——

  (小字,回忆)

  “看到我胸口胎记这件事,千万别说出去!否则,你会死掉。”

  ……

  “我们这些人……是不是从一出生,就只为了等待死亡……是不是从一出生,就注定被人遗忘……”

  “该死。为什么……我们要承受这样的命运……”

  ……

  “圣贤哥,我们逃走吧,把机会让给他们,我们逃到安全的地方去怎么样?!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地方……”

  ……

  “所以,伦,放她走吧。我早就告诉过你,她不属于我们的世界,你应该放她走。让她,永远离开‘十三家族’。”

  ……

  “你知道,我不想让事情变得复杂,也不想一直用哲的事情要挟你……可是,你觉得那个叫李美丽的女孩知道了这一切,会原谅你吗?圣贤哥,醒醒吧,不管你再喜欢她,你们都是不可能的,也会害伦失去她……”

  (回忆完毕……)

  风怒吼着从我耳边刮过,我睁大眼睛,眺望远处那十三座城堡式样的别墅,一瞬间,觉得它真的像个囚禁自由的牢笼。

  为什么这些受伤的孩子,都要承受着如此悲惨的命运?

  我的两只手死死地握着秋千架两边的藤蔓,秋千被摇得吱嘎作响。

  时间一点儿一点儿地流逝,夜越来越静了。

  或许是上帝在创造我的时候,忘记了给予我仇恨别人的能力,在小区公园的秋千架边哭到半夜,我只是因为风宇哲背负着这样悲惨的命运而感到痛心和难过。

  同时,我还思念着李英俊,那个从小到大都细心照顾我的哥哥!他居然已经死掉了,在我和爸爸妈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他就这样撇下我们去了天堂。

  现在,风宇哲被逼要离开。

  他做了我三年的哥哥!虽然脾气性格跟李英俊完全不一样,可他也用另一种方式关心着我……

  在我的心里,他也是永远存在的哥哥啊!

  呜……

  舍不得就这样跟他分开。

  而且爸爸妈妈知道这件事情的话,会谅解他吗?

  我带着满满一肚子的心事,慢慢往江少伦的别墅的方向走去。

  别墅里灯火通明,难道那家伙又在等着我吗?

  我擦干了眼泪,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情绪,这才推开门进去。

  果然江少伦板着一张老q脸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听见开门的动静就反应敏捷地朝我看过来。

  “我只是随便在外面逛了一圈,嘿嘿,不知不觉居然就这么晚了。”为了避免江少伦拷问我,我只能乖乖的先认错,“我错了,下次会注意的。”

  江少伦眼珠一动不动的看着我,极为安静。

  好半响,他才从沙发跳起来,朝我吼:“乡乡妹,你知道现在几点了?难道你忘记我说过超过十一点还没回家的话,就准备露宿街头的话了吗?”

  “那个……我不是已经道歉了嘛……”

  “该死!你以为我的家是宾馆吗?”

  江少伦捏紧拳头,踩着震天响的步子冲到我面前。

  就在我护住脑袋,以为他会朝我的脑袋狠敲一栗子的时候,他却伸手抓着我的胳膊,将我带进了一个炙人的怀抱。

  “该死,我等你……很久了……”他的声音带着些许的沙哑,低低的,“king已经打来电话了,把一切都告诉我了……”

  “我知道……你一直蹲在小区公园的秋千架下哭……我不敢靠近你,怕你会走掉……”他抱得更紧了,仿佛不让我们之间有一丁点的距离,“我从来没有那么害怕过……乡乡妹,你说会守护在我身边的,所以不管发生什麽,都不会走掉对不对……”

  “江少伦……”

  “不管发生什麽,都不要走掉!告诉我,你不会走。”

  “我也不知道……我好乱!我的脑子很乱……发生了这么多事……”

  “……”

  “我心里藏着一个人,我很努力想要忘掉他,去发现怎么也忘不掉……现在,我才知道他原来也是喜欢着我的,只是有着迫不得已的原因……”我的声音润湿而抑郁,全是泪水的咸味,“江少伦,你说……我该怎么办?”

  “是他吗?你喜欢的那个人,是不是那个楚圣贤的家伙?”

  我猛地一抬头,看见江少伦掀起嘴角,诡异的冷笑,眼里也弥漫着一层迷蒙的泪光:“那我呢?不是说不会投弃,要永远在一起,为什么这么快就要改变主意呢?”

  “我没有改变主意,我只是……”

  “只是怎样?以为我的爱就是廉价的,我的心就是可以随便践踏的吗?”江少伦的双手紧紧的抓住了我的肩膀用力摇晃,“乡乡妹,你是这样以为的吗?”

  他眼睛里的痛楚那么强烈!他攥紧了我的肩膀,就好像要透过指骨将他所有的痛苦都给我:“为什么不继续你的以为?我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装作……你其实是喜欢我的……”

  我张张嘴,喉咙卡着气,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只要不说离开,怎样都好……”江少伦再度抱紧我,手臂的力量一点儿一点儿地收紧,仿佛要将我狠狠揉碎在胸间,“再把钥匙丢进漂流瓶里的时候不是说好了,不管以后怎样厌恶对方,想要抛弃他都不行了……”

  我的心猛地一颤!

  是啊,要是已经丢掉了。即使我真的喜欢楚圣贤,又能怎么办呢?

  我缩在江少伦的怀里,感觉自己沉进了一个黑漆漆的空洞里,身体刻骨的寒冷,心也刻骨的疼痛。在那个空洞里,我拼命挣扎这想要追寻一点亮光,可是他的距离离我越来越远……

  突然,一滴温热的液体砸在我的脸上。

  我惊愕的回过神来。

  江少伦漆黑的眼眸离我那么近,他眼底的湿润就那麽清晰的呈现在我的眼前。

  “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的声音嘶哑,好像突然变得很冷一样,抱着我的手不住的抖动,“只要你喜欢的事情我都愿意去做,再也不暴力不乱发脾气,你让我怎样我就怎样。乡乡妹……到底要怎样做你才会……”

  话还没说完,他的手突然松开,身体靠着我软软地瘫了下去。

  我惊叫:“江少伦——”

  天花板上的吸顶灯旋转着绽放出莹白的亮光。

  我整理好医药箱,帮江少伦掖好被子,正打算要走。一只手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被子里伸出来,抓住了我的手腕!

  江少伦闷闷的声音传来:“照顾病人。”

  “你不是说病情不严重,只要吃了药好好睡一觉就可以了吗?”

  “嗯……”江少伦的声音还是闷闷的,“一个人……会寂寞。”

  由于太惊讶,我的声音突然高了一个八度:“什么?”

  江少伦猛地坐直身子,脸色潮红地冲我大吼大叫:“你想死吗?究竟是谁说生病一点也不可怕,可怕的是生病时没有亲人在身边时的寂寞?!”

  我瞪圆了眼睛,愣住了。

  “生病的时候最讨厌孤零零的一个人对不对?!你看这么大的一栋别墅,就住着你一个人,会很寂寞吧?!其实生病一点也不可怕,可怕的是生病时没有亲人在身边时的寂寞。小时候,爸爸妈妈只顾着赚钱根本都不理我,我生病一个人躺在病床上,可是我的哥哥总会记得我,总会给我带好吃的东西,或者整夜握着我的手……”

  拉回思绪,我搔搔头,有些不敢置信地问道:“那,你的意思是……要我整夜握着你的手?”

  江少伦沉默地抿紧唇,可那双幽深的眼睛,在听到我说着句话时,突然精光四射!

  “可是我很困了。”说着,我又打了个大大的呵欠,“我已经两天没睡觉了耶,我真的很困了。昨天晚上为了照顾楚圣贤……”

  江少伦的脸猛地阴沉下来。

  我及时住了口。

  江少伦挪了挪身体,睡到靠床里面一点的地方,然后掀起被子的一角,轻轻拍了拍床铺:“不想死的话就快点躺下来。”

  我惊叫:“你、你的意思是让我跟你一起睡?”

  “……”

  “江少伦,你脑子烧坏了吗?男女授受不亲,我才……”

  话还没说完,江少伦黑着脸伸出手,我栽倒在床上,脸埋进了软软的鹅绒被里。

  等我恼怒地抬起头来的时候,江少伦已经背过身去,他的耳根通红一片:“吵死了,就当作帮我退烧好了。”

  我又是一惊——

  “你不是生病高烧了吗?我在帮你耶!小时候我发高烧,因为家里很穷没有钱看病,我的哥哥就用这种方法帮我退烧……用体温帮我退烧……”

  该死,这家伙竟然把我说过的每字每句都记得牢牢的啊……—_—#

  vol。04

  (小字)

  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回到了楚圣贤送我出“塔奇米”的那个圣诞夜。

  我和楚圣贤手牵着手,一前一后地走在一条铺满白雪的小道间。

  那条小道没有尽头,路的两边种满了香樟和梧桐树,光秃秃的枝干上挂满了积雪,缠满五彩灯光的枝干灯火璀璨。风吹过,树枝摇曳,挂在树枝上的积雪纷扬而下,飘飘洒洒像是午夜中的精灵。

  一个身穿天鹅绒过膝短裤和金纽扣燕尾服外衣的俊美少年,安静地走在我和楚圣贤身后几米远的地方。

  (完毕……)

  雪花飘扬。树枝摇曳作响。

  我在哭,楚圣贤在哭,江少伦也在哭。

  五彩灯光的照耀下,我们的泪变成钻石一样的晶莹。闪着亮丽的光滴落在纯白的路面上。

  只要楚圣贤回过头,就可以看见我脸上的泪水,或者只要我回过头,就可以看见江少伦脸上的泪水。

  可是我们都没有回头。

  眼泪不停地流,砸在地面上融化了那层厚厚的白雪……

  我挣扎着从梦里惊醒,发现天已大亮,而原本睡在身边的江少伦早就没了身影。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一群白色的鸽子欢叫着徘徊在我的眼前,它们拍打着翅膀组成一字形,通向卧室门口,像是在邀请我去一个地方。

  眼前,汩汩地流淌着一条清澈的小溪,水流低声吟咏。

  小溪旁边有一大片梅花林,在微风中轻轻摇曳着枝身,花瓣上圆润的露珠滚动着滑下,幽幽的馨香随风飘溢。

  一个身穿米白色披风大衣的少年坐在小溪边一块凸起来的大石上,肩上架着小提琴,正在深情演奏。

  那是一首很忧伤的曲子,每一个音符都薄而透明,仿佛一伸手,就可以触碰到它的忧伤。

  此时带领我来到这里的那些鸽子全都降落在地,收拢翅膀,在小溪边的地上来回走着。

  当然,小溪边发生的这一切楚圣贤都不知道,他背对着我静静地演奏,已经完全与音乐融为了一体。

  我站在距离楚圣贤几米远的地方,听着那首忧伤的旋律,我的心脏某处撕裂般地疼痛开来。

  突然,一阵尖锐的彩铃声响起,我赶紧掏出手机按下关机键,与此同时,琴声戛然而止!

  我慌乱抬头,正巧撞上楚圣贤那双咖啡色泛着流水般邪气的漂亮双眸,此时他也怔怔地看着我,长长的睫毛在光线下投射出好看的阴影。

  我触电般挪开视线,故作轻松地舒展双臂,面向着波光粼粼的小溪作拥抱状:“哇——这里的风景好美哦!漂亮的地方就是要让更多的人一起欣赏才对啊!”

  等了半天都没有回应,我转过身,看见楚圣贤低着头,将小提琴装进了琴箱里。

  “你……不打算再继续拉小提琴了吗?”我急急地跑到楚圣贤所在的那块大石头下,“继续嘛,你拉得很好听……”

  “风很大,有点冷呢。”楚圣贤一个翻身跳下石块,落在我身边的地上,“你也快点回去吧,不然会感冒的。”说完他飞快转身,仿佛在逃避什么似的进了梅花林。

  或许被他焦急的情绪所感染,梅花树全都沙沙作响,粉色的花瓣簌簌而下,而在地上啄食的鸽子也惊飞一片。

  “喂,是因为我来了所以破坏了你的兴致对不对?!”我双手握拳,朝楚圣贤的背影委屈地大喊,“干什么要这个样子,我只是想在旁边安静地听你演奏都不可以吗?”

  “……”

  “也许,我是傻瓜。所以你才瞒着我,以为这个傻瓜永远都傻傻的什么也不知道。”

  我忽然觉得天空很黑,乌云遮天蔽日,世界一片死寂,只有我夹杂着泪水的声音在空气里飘荡。

  “我已经决定永远守护在江少伦的身边了。因为我丢掉了钥匙,所以必须对现在的江少伦负责……而你,为什么要将我列为整件事的局外人!楚圣贤,难道你以为牺牲自己跟陈旖蕾在一起就可以停止着一切了吗?风宇哲和king已经把所有事情都告诉我了!”

  楚圣贤猛地停住脚步。

  我一步步走上前,花瓣在眼前飞扬,四周安静异常,除了鸽子扇动翅膀的声音,就只剩我踩在石子路上发出的“吱吱”声。

  就在我与楚圣贤交错而过的一瞬间,他突然伸手抓住了我的手腕,声音湿湿的:“对不起……”

  “……”

  “对不起……”楚圣贤握紧我的手腕,他再次说道。

  “你……在说对不起吗?”我抖动了一下嘴唇,“楚圣贤,你真的在说对不起吗?”

  “……”

  “我以为从始至终都是你一个人的爱情游戏,你让我喜欢上你,然后又将我再三赶走……”我终于忍不住转身,扑倒在楚圣贤的怀里,“你真的在向我说对不起?”

  琴箱“砰咚”砸在地上,楚圣贤抱紧了我。

  这个我幻想了无数次的怀抱,终于……

  接纳了我……

  我轻轻闭上眼睛,将脸埋进他的胸前。

  嘴唇微微颤抖,终于说出了我憋在心里很久很久的那句话来“你……喜欢过我吗?”

  “……”

  “喜欢吗?”

  “……嗯,喜欢。”

  “现在呢?现在还喜欢吗……”

  “嗯……”

  “楚圣贤,你这混蛋!我也喜欢你,好喜欢好喜欢你……”我扯着楚圣贤的衣领,身子慢慢下滑,为了支撑我的重力,楚圣贤也只好随着我下滑的身子慢慢蹲下。

  “不要哭……”楚圣贤抱着我的手好紧,他的指甲几乎要嵌进我的肉里,“对不起,你……不要哭……”

  我抽噎一声,把头埋进他的怀里,用力呼吸只属于他的气息。

  时间仿佛定格,鸽子咕咕的叫声和小溪流淌的声音都渐渐地了下来,世界一片宁静。

  如果,世界能停留在这一刻多好……

  不知道过了多久——

  楚圣贤天籁般的声音响在这安静的梅花林里:“明天……我们去约会吧。”

  我全身犹如遭遇雷击般的一震!

  “以情侣的身份第一次约会,也是最后一次机会……”楚圣贤低头,细细亲吻着我的发丝,“我们,只能做一天的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