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青青河边草琼瑶销龙魂齐晏妻祸高和古董杂货店2匪我思存冷魅帝君方凌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青春 > OK,主人阁下2 > 第八章:只能做一天的恋人

  vol。01

  回到家后,我站在别墅的主客厅里,看着满房间的鸽子和漫天飞扬的粉色花瓣简直惊呆了!

  江少伦挑着眉,帅气地倚靠在露天阳台的入口处,忽然他将食指和拇指扣住下唇,一声响亮的哨声,从露天阳台里飞进来更多白鸽!

  它们全都聚集在我的周围,嘴里不断地吐着粉色花瓣。

  “哇,好漂亮——”

  我伸出手,去接那些漂亮的花瓣:“真的很漂亮!江少伦,你是怎么办到的?”

  江少伦依旧倚靠在门边,笑容得意又带有一丝失落。

  突然,一滴凉凉的东西砸在我的头上!

  没等我反应过来,紧接着又是几滴。

  我疑惑地伸出手一摸,立即变了脸色:“鸟屎!”

  话还没说完,更多的鸟屎掉在我头上和身上。

  我一边抱着脑袋四处逃窜,一边冲江少伦吼:“喂喂,你这家伙究竟是从哪里弄来一群拉稀的破鸟啊?还不快把它们弄出去!”

  我洗完澡,用毛巾擦拭着湿淋淋的头发出了浴室,正坐在沙发上发着呆的江少伦突然一个健步蹿到我面前。

  他干咳了几声,表情非常愧疚:“那个……咳,洗干净了?”

  “嗯。”

  “乡乡妹!你反应迟钝吗?看见鸟屎落下来就赶紧躲开啊,要是受伤的话该怎么办?”

  “奇怪的言论,鸟屎也能砸伤人吗?”我猛翻白眼,“再说了,究竟是哪个家伙弄来一群拉稀的鸽子呀?你知不知道被屎砸的感觉真的很坏,也许我会因此连续一个星期都很倒霉耶!”说着,我把胳膊放在鼻子前仔细地嗅了嗅。还好,没有奇怪的味道。

  江少伦低下头哦,声音低沉:“可能昨天我喂错东西了……”说着,他手指一翻,原本空落落的掌心里出现了一朵花枝!

  没错,的确是一朵花枝,只有枝和花蕊,却没有花瓣!

  江少伦依旧低着头,伸手将花枝递到我眼前:“拿着。”

  我正在擦拭头发的手愣住了,奇怪地看着江少伦:“这是什么?”

  江少伦不耐烦地抬起头来,正准备朝我吼,却在看见手中拿的花枝时愣住了:“花呢?”

  他丢掉花枝,使劲抖了抖左衣袖,片片红艳的玫瑰花瓣从袖口里掉了出来,轻盈地飘落在地上。

  江少伦瞪着地上的玫瑰花瓣,脸色黑沉得吓人:“见鬼!”他提起脚,居然像个赌气的孩子,朝玫瑰花瓣狠踩了两脚,引得我哈哈大笑。

  “江少伦……哈哈,哈哈哈哈……”我甩着毛巾拍打着江少伦的肩膀,“很好笑耶!你今天怎么了,为什么老是做出些奇怪的事情,哈哈哈……”

  “闭嘴!不准笑!”

  “可是我忍不……哈哈哈哈哈哈……忍不住,哈哈哈……”我索性把毛巾挂在江少伦的肩膀上,捂着肚子一个劲儿地狂笑。

  江少伦怒了,猛地抓住了我的肩膀,使劲摇晃:“叫你不准笑你听不懂吗?该死的八脚章鱼,在你眼里,我是技不如人的小丑对不对?”说完,他猛推了我一把,转身朝楼梯间走去。

  我被江少伦那一推顺势跌坐在地!揉着跌痛的屁股,我抬头,不满地朝江少伦的背影喊道:“江少伦,我的毛巾还挂在你肩膀上呢。”

  江少伦扯着毛巾甩在地上,踩着震天响的脚步上了二楼,重重地关上了卧室的房门。

  喂,那个家伙该不会这么小气量,真的生气了吧?

  事实上,江少伦就是这么小的气量!从上午把自己关进卧室后,一直到晚上的现在都不肯出来,当然午饭和晚饭都没有吃。

  我第n次猛敲江少伦的房门,房内却一点动静也没有,我只好跑回自己的卧室,透过那面玻璃鱼缸墙壁看隔壁江少伦的房间。

  那家伙还是保持这躺在床上呆呆看着天花板的姿势一动不动,就仿佛是一个不会说话也不会动的布娃娃。

  也许真的是我笑得太过分了吧。

  为了让我开心,一向视尊严和面子比生命还重要的他居然会去模仿楚圣贤,而且为了准备花瓣雨和玫瑰他肯定花了很多心思。虽然最后花瓣雨变成了“鸟屎雨”,玫瑰花变成了花枝,但是他的确做了很多努力。

  轻叹了口气,我嘿咻嘿咻搬来两张椅子,叠放在落地鱼缸前,然后然后脱掉了厚重的毛衣和拖鞋,爬上椅子后,扑通一声跳进了浴缸里。

  哇,水好冷,寒入骨髓的冷!

  我挣扎着攀上鱼缸边缘,整个人冻得瑟瑟发抖:“江少伦,江少伦——快快,那两张椅子过来……”

  江少伦仿佛听不见我的话,继续瞪着天花板发呆。

  我又唤了几声,见他还是没有动作,我只好一翻身,从两米高的地方跳了下来,当场崴到了脚,我惨叫了一声:“啊——”

  我的尖叫惊醒了江少伦,他几乎是飞奔这跑到我前面,脸色苍白一片:“摔坏了哪里?嗯?”他伸手拿开我护着脚踝的手,担心地吼道,“乡乡妹!你是笨蛋吗?!为什么突然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该死——”

  “扭到脚了,好痛……我有叫你搬凳子过来啊,可是我叫那么大声你都不理我!”

  江少伦眼睛喷火:“不理你,你就有理由从上面跳下来了吗?”

  我委屈地瞪回去:“吼什么!我的脚是真的很痛耶!”

  江少伦收了声,抱起我,将我放在他柔软的大床上,用被子将我全身都裹得严严实实的只剩下眼睛和鼻子。然后他找来跌打药膏,在我崴到的那只脚擦药。

  “江少伦……”我看着低头帮我擦药的江少伦,他认真的表情真的好帅,“上午我不是有意要取笑你的,只是当时……嗯……当时的情况让我有些忍俊不禁……你不要再生气了好不好?”

  “没有生气。”

  “那你为什么不吃饭,还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我叫了你很多次啊,你都不开门……”

  “因为……我很担心……”

  “嗯?”

  “你啰啰嗦嗦地吵死了,扭到脚了怎么话还这么多!”

  “我扭到脚了跟我话多有什么关系,况且……”我忽然停住了,小心翼翼地说道,“你……是在担心事情弄砸了我会因此走掉吗?”

  江少伦正在擦药的手一僵,头低得我看不到他的脸。

  “江少伦。”我突然抓住江少伦的手,“我不会走的,既然已经把钥匙扔进了海里,我即使想走也走不掉了呀!所以你不需要刻意温柔、刻意浪漫、刻意去模仿某个人。因为我以后要喜欢的,是一个叫江少伦的家伙啊。”

  被我握在手心里的那只手突然一动,然后江少伦整条胳膊都跟着轻微颤动起来。

  “江少伦?”

  “你……”江少伦声音湿湿的,好像忍不住就要哭泣。他突然拔高了音调,“衣服这么湿还不把它换掉,是想挨我的拳头吗?”说完,他将手抽走,急急起身出了卧室。

  透过玻璃鱼缸,我看着隔壁卧室里那个正在翻箱倒柜地找衣服的身影,心理涌起一股酸楚。

  江少伦,只明天一次……

  让我追寻我的爱情……

  明天之后,我就会回到你的身边,永远……

  陪在你的身边。

  vol。02

  清晨,光线透过大大的天窗洒进室内,整个房间都被照得亮堂堂的。

  我穿上江少伦陪我一起去买的那套栆红色的冬装泡泡裙,外面再配上一件乳白色的小坎肩。我站在镜子前,在刘海前夹上一个可爱的兔子发夹。

  我一边微笑,一边在镜子寻找微笑起来最漂亮的样子。

  就在这时,卧室门“砰”地一声被踹开,江少伦那个野蛮人,一如往常暴力地踹门而入!

  “喂,你就不知道好好敲门吗?这时我的房间”我一边抱怨一边转过头去,眼前立即白光一闪,我被那种光芒炫得眯起了眼睛,发现江少伦今天的穿着打扮尤其帅气——

  一件一粒扣的银色修身小西装,配搭牛仔裤和富有个性的马靴。虽然在阴暗处,他整个人仍依旧散发着一种亮丽的光芒,连眼中都有钻石般的光芒在闪耀。

  他弯起嘴角朝我走近:“八脚章鱼,穿成这样,你是想跟我约会吗?”

  很少见江少伦笑得这么灿烂,我有一刹那的失神,心也漏跳了半拍:“什、什么?”

  江少伦没再搭话,而是走到我身侧,手里魔术般多了一条蓝色方巾,帮我系在了脖颈处:“嗯,这样难看的指数就又降低了一点!”

  “喂!”我鼓着腮帮子,不满地嚷嚷道,“什么叫‘难看的指数又降低了一点’,难道我真有那么丑吗?”

  江少伦难得好心情,他嘴角一直挂着笑容:“不丑,至少今天不丑……等一下——”

  “等一下——”

  我和江少伦几乎是在同时开口说出这三个字的。

  江少伦收敛起笑容,皱眉:“什么事?说。”

  “呃……还是你先说吧……”我把视线转向镜子,心虚地理了理裙子上的皱褶。

  “你是想挨我的拳头吗?有什么事就快说!”

  “我今天……想回家一趟。”我低下了头,“我很久没有看到爸爸妈妈了,所以……”

  “为什么是今天?”江少伦的声音里带着些许诧异,接着声音一沉,好像变得着急。“明天再回去不行吗?明天我陪你一起去,可是今天……”

  “今天是我妈妈的生日!”我的声音更低了,“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妈妈了,况且昨天晚上她打来电话,我已经答应了今天回去,我真的真的很想回去……”

  “乡乡妹……”江少伦突然抓住了我的手,语气里竟然有种哀求的成分,“你打电话告诉她不行,说今天有重要的事……手机呢,把手机给我!”说着,他着急地伸手来搜我的口袋。

  我慌忙闪开,两只手护住了自己的口袋:“我从我做了你的‘ok’,我每天都陪在你身边,也答应以后都会一只陪在你身边。现在,我只是想在妈妈生日的时候回去一下,这么小小的要求都不行吗?”

  江少伦张张嘴,欲言又止:“我只是……”他转过身去,单薄的肩头闪现出一丝落寞。“记得看电视……”

  “嗯?”

  “下午二点二十分的时候,记得准时收看电视。”他的声音里带着失落,他的影子被天窗洒进来的阳光拉得很长很长。“要是让我知道你没有看的话你就死定了!”说完他转身出了我的卧室。

  那个家伙,又在搞什么鬼啊?

  不过话说回来,他没有刁难我真是太好了。我回过头来,对着镜子微笑的同时,一股痛隐隐地在心间扩散。

  为什么一想到楚圣贤,心就会痛?它好像……已经痛了很久了。

  江少伦开着他那辆焰红色的跑车走后没多久,我就溜出了别墅。

  前面的小区花园里,楚圣贤双脚悬空高高地坐在滑滑梯上,两只手比划成一个相框的姿势,正眯缝着眼睛,透过“相框”看向他越走越近的我。

  金色的阳光下,一身白色修身王子服的他,魅力四射。一瞬间,仿佛整个世界都在绕着他旋转。

  我刚刚走到滑梯边,楚圣贤便踩着滑梯帅气地滑到我面前。他朝我微笑,咖啡色眼眸里荡漾着如水般温柔的光波:“很漂亮。”

  “裙子?”

  “不对。”楚圣贤一挑眉,笑容越来越灿烂,“是美美——漂亮。”

  美美?(=0。⊙=)

  我一愣,脸颊微微泛红:“楚圣贤,你少拍我马屁了,接下来要去哪里玩?”

  楚圣贤神秘一笑,朝前走的同时很自然地牵住了我的手:“带你去见我家人!”

  一路上,我都在担心见到楚圣贤的家人要说什么话,做什么动作,可他一脸神秘,什么也不告诉我。

  “楚圣贤,这就是你所谓的‘家人’吗?”我指着眼前那几只黑不溜秋的海狮,气恼地叫道。

  这个可恶的家伙,居然在宝贵的约会时间里,带我来“十三家族”的马戏团里看海狮!

  “喂,不要一副上当的表情,它们很友好的!”楚圣贤比划了一个手势,立即有一只肥肥大大的海狮爬过来,直立在我面前,朝我友好的伸出了一只鳍!

  虽然一脸的不愿意,但还是被这可爱的小家伙逗乐了,伸出手握了握它的鳍。

  楚圣贤爽朗地大笑,又连着比划了几个手势,剩下的小海狮有的单脚直立,有的顶球,有的水中接物,表演得不亦乐乎。

  但是它们很贪吃,每过一段时间就要楚圣贤朝她们嘴里扔小鱼,否则它们就罢演!

  楚圣贤似乎真的很喜欢它们呢,有时亲昵地拍拍它们的背,有时候比划着手势让它们亲吻他的面颊。每当这个时候,他就会眯起眼睛大笑,笑容灿烂得就像拥有了全天下的幸福。

  突然,楚圣贤回头,看着安静地坐在一旁的我:“为什么不说话?是不是因为它们亲了我,让你吃醋了?”

  “呃?”谁那么无聊吃这种醋啊。〒▽〒

  楚圣贤看起来一脸兴致勃勃:“好吧,那就让让它们也亲亲你。”

  “不要。”

  “不要回答那么干脆,它们会伤心的。”

  “它们又没有耳朵,怎么可能会听到。”

  “谁说它们没有耳朵?dada,去,吻她!”楚圣贤一边说着一边比划着手势下达命令,只见一只海狮飞快地朝我爬来。还没等我来得及闪避,它就已经将尖尖的嘴巴凑了过来,居然……居然还吻到了我的嘴巴!

  我捂着嘴跳起来吼:“楚、圣、贤——”哇,满嘴都是鱼腥味,可恶!

  楚圣贤挑眉:“感觉怎样?”

  “为什么要让这种东西吻我?”

  “因为,想让它们记住你的味道。”

  楚圣贤一边说着一边抛了一条小鱼给那个叫“dada”的海狮,算是它亲吻了我的奖励:“它们是我最忠实的朋友,所以我想要告诉它们——我喜欢的是个怎样的女孩,很想,把你介绍给它们……”

  我愣住,心里涌起一股暖流,一遍一遍漫过我的心房,同时还有一种淡淡的痛在撕扯着。

  “那就……把它们当作我吧……”我转过身去,蹲在游泳池边用手划着水,指端一片冰凉,“以后不能再见面了,可如果你感到寂寞或者不开心……就把刚刚那只海狮当作我,让它陪你快……乐……”我的声音突然哽住,说过不哭的眼睛却又潮湿了。

  我的身后陷入一片沉默。

  不知道过了多久,楚圣贤静静地蹲在我的身边。

  “你知道吗?动物虽然不会说话,但都有着特殊的表达方式表达自己的情感。”楚圣贤看着水里的一只小海狮,眼底荡漾着一丝奇异的温柔,“鸽子是,海狮也是,它们只听它们喜欢的人的话,也只愿意靠近它们愿意亲近的人。”

  “……”

  “我们的命运不是我们能主导的,亲情友情都在某些情况下变得残酷。”

  楚圣贤的声音轻轻的,还含着一抹淡淡的哀伤,“我很庆幸自己和能动物成为朋友,它们让我对生活变得有信心也充满希望。”

  他突然转过头来,眸子里闪动的水光就像大海安静地起伏:“可伦不一样,他的世界一片黑暗……他比我更需要你……”他微笑着朝我伸出一只手,摊开一枚闪着光芒的钻戒点亮了我的视线。

  我惊愕:“这是……”

  “我在客厅的沙发角落里捡到的。”楚圣贤拿过我的手,将钻戒郑重地放在我的手心里,“是伦送你的吧,这么重要的东西不要轻易丢掉,要好好保管。”

  我的手一抖,差点就把戒指滑出了手心,嘴唇也苍白一片。

  “不过,今天你只能戴我送的这一枚。”楚圣贤突然拿过我另一只手,将一枚镶着蓝宝石的戒指套进了我的无名指。他抬起头来,眼睛里闪烁的光芒比戒指上的宝石还明亮,“虽然只能戴一天……”

  我的身体一颤,眼泪瞬间模糊了视线:“……嗯……”

  “不要哭……”楚圣贤揉着我的脑袋,“忘记一切,今天我们只是恋人,一对普通的恋人!”

  我努力把含在眼框的泪忍了回去:“嗯,我不会哭……”

  “既然‘家人’见过了,那么,我们开始约会吧!”

  vol。03

  出了“十三家族”学院后,我们去了“塔奇米”逛街、看电影、打保龄球、拍大头贴……所有情侣们该玩的娱乐游戏我们都玩遍了。

  夜幕降临,酒饱饭足的我和楚圣贤一人手握着一杯奶茶,手牵着手漫步街道。

  我三口两口把奶茶解决掉,一个美丽的抛物线,纸杯落在了垃圾桶旁边。

  回过头,楚圣贤正瞪大了眼睛,表情夸张地看着我:“你很渴吗?”他伸出手,将手中的奶茶递到我面前,“请你喝!”

  “喂,”我不满地瞪眼,“太没诚意了吧,请我喝你喝剩的!”

  “有什么关系,反正我是你男朋友。”楚圣贤朝我晃了晃奶茶杯,笑得邪恶又帅气,“喝不喝?不喝我丢掉了。”说着,他作势要扔。

  “你怎么这么浪费?”我大叫着从楚圣贤手中夺过差点要无辜阵亡的奶茶,一口气将它装进了肚里。

  “以后,如果我有吃不完的东西,就统统交给你好了。”楚圣贤挑高眉,朝我绽放一个明亮的笑容,“再也不会浪费了,对不对。”

  我的耳膜“嗡”的一响,一股寒意袭遍全身,手指冰凉冰凉。

  “好……好啊……”

  该死!为什么要说以后……

  没有以后的“以后”,为什么要提起?

  我转开脸,努力忍住不让眼中的泪水流出来,却被旁边一个镜子屋吸引了注意力——因为就在几天前,和我手牵着手走过这里的人是江少伦,他还强硬地拉我进去挑选了一快能吓死人的大镜子呢。

  说到江少伦,下午他还打来了十几个电话,我因为心虚都没敢接……不知道那家伙现在是不是在发脾气……

  见我怔怔地看着镜子屋,楚圣贤忽然拉着我朝那边走去。

  我猛然惊醒:“喂,你干什么?”

  “看你好像很想进去玩的样子。”

  “不是这样的,不是……喂——”

  这已经是第二次被强行拉进这个镜子屋了,只不过这一次是进到里面的镜子迷宫里。

  一扇镜子门突然一关,将我和楚圣贤隔开了。

  我忽然变得慌乱,心里空落落的,好像失去了楚圣贤那只握着我的手,就仿佛失去了整个世界一般。

  “楚圣贤,楚圣贤——”

  我边走边叫,满世界都是镜子,满世界都是自己的影子。

  “楚圣贤——”

  打来一扇门,再打开一扇门。每次都希望在打开们的一瞬间能够看到那双咖啡色泛着流水般邪气的眸子,却每一次失望地垂下眼睑。

  突然,我眼睛倏地一亮,看到楚圣贤了!

  他背对着我,似乎也在焦急地找我。

  我叫他:“楚圣贤……”可是他没有回头,仿佛听不到我的声音,而且朝前走去。

  我急了,飞奔着冲上前去,想从身后抱住他,却被一面镜子挡住了去路。

  原来……

  我们之间隔着一面哈哈镜。

  这个镜子屋里的镜子全是各种奇怪的哈哈镜,有的把人照得有肥又大,有的又把人照得像筷子一样苗条。而隔在我和楚圣贤面前的这面镜子,是一面我看得到他、而他看不到我的镜子。

  镜子屋里的隔音设施很好,虽然只是隔着一面薄薄的镜子,却无法将话传递过去。

  “楚圣贤,我在这里,我在这里啊——”

  我不甘心地拼尽全力叫喊。

  “楚圣贤,你听见我说话了没有,我说我在这里,我在你的镜子对面呀——”

  楚圣贤仿佛感应到什么似的,终于回过头来,可是他眼睛茫然地四处看着,仍然无法看到我……他看不到我,也听不到我说话。

  他眼里的焦急和慌乱那么明显地呈现在我的眼底,平时总是含着笑意的咖啡色眼眸里荡漾着一汪闪亮的水光。

  只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楚圣贤,以为他玩世不恭,对什么事都可以不在乎。原来,他也有这样着急的时候啊……

  突然他低下头,从裤兜里掏出一个手机,飞快地按了按。

  与此同时,我的手机铃声响起。

  “喂……”

  “这个地方还真大。”楚圣贤似乎有些累了,靠着对面的玻璃墙壁坐下,他的头垂得低低的,“美美,我们来打赌,看谁先找到谁怎么样?”

  “呃?”

  “如果你先找到我了,我可以帮你实现一个愿望;如果我先找到你了,你告诉我你有什么想要实现的愿望。”

  “……”

  “喂!你在害怕吗?不用担心,我马上就会找到你。”

  “我的愿望是……”我手撑着玻璃墙壁,整张脸贴在了玻璃面上,“希望这一天,能够一只延续下去……”我喉咙一紧,声音变得哽咽,“为什么时间要过得这么快,我不像就这样分开……”

  “……”

  “不像就这样跟楚圣贤分开怎么办……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我去求江少伦好不好?请求他让我们在一起,请求他……”我忽然伸手捂住了嘴,压抑住将要逸出口的哭泣声。

  楚圣贤的身子明显一颤:“你……在哭吗?”

  “……”

  “不要哭!”

  “……没有……”

  “要微笑,答应我,不管在什么时候,都要记得微笑……像这样……”楚圣贤忽然抬起头来,嘴角上扬,微笑成很漂亮的弧度。可是一丝银光在他眼底闪过,凝结成一滴晶莹,顺着他的脸颊缓慢流下。

  那滴泪好像重重地砸在了我的心头,心瞬间破了好大一道口子,原本空洞被眼泪填实填满,却还是感到无力和空虚……像是极力伸出一只手在抓着什么,却只抓到了痛苦和悲伤。

  我身子一软,靠着镜面缓慢坐下,眼泪止不住地下落。

  “听见没有,不要哭……”

  楚圣贤忽然一拳重重地砸在地上,头埋下去,肩膀一耸一耸地,就像孤独落寞的小孩:“我喜欢看你笑起来的样子……很温暖……”

  我们只隔着薄薄的一面镜子,我看见他在哭,他却无法看见我。

  我揪住胸口,大滴大滴的泪滑落,我却弯起嘴角,极力微笑成记忆中最漂亮的样子。

  我就在这里啊,楚圣贤,为什么你看不到我在这里……

  vol。04

  夜晚的广场被八根船型灯照得亮如白昼。

  因为天气还很寒冷的缘故,在广场上游玩的人很少。广场中心的喷泉池水花灿烂,潺潺的流水声在静谧的夜里被扩大,仿佛一首忧伤的旋律。

  我和楚圣贤面对面地坐在两张休息椅上,中间隔着一条六米宽的青石板小道。

  一对情侣手挽着手,咯咯笑着从眼前的石板路走过。女孩的头斜斜地靠在男孩的肩膀上,挽在一起的手,被男孩贴心地装在了衣兜里。

  他们应该是很快乐的一对恋人吧……

  他们应该拥有全天下最美好的幸福吧……

  我轻叹口气,收回目光的同时正好撞上楚圣贤看着我的眼睛。此时那上眼睛湿黑暗沉,仿佛一汪不会流动的死水,却翻滚着汹涌的哀伤。

  夜越来越静了……

  八根船型灯只亮了四根,除了广场中心依旧明亮,四周变得昏暗起来。

  几个喝醉酒的醉汉勾肩搭背,一边扯着嘶哑的嗓音唱着低俗的情歌,一边跌跌撞撞地朝我们这边走近。

  忽然,一道白影一闪,坐在对面的楚圣贤以闪电的速度在我身边坐下。

  醉汉们“哟哟”叫着,斜睨我们的视线里满是促狭的笑意,然后七歪八斜地从我们面前走过。

  而我搭在椅子上的右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一只温暖的大掌覆盖。那种温度,仿佛可以融化一层厚厚的冰……

  夜已经陷入了一片死寂。

  剩下的那四根船型灯也灭了,换成了小小的路灯,于是路灯与路灯之间那相隔的很大一段距离,被昏暗笼罩。

  我和楚圣贤都被隐没在那一片昏暗种,彼此都不太清楚彼此的脸。

  “已经凌晨三点钟了,”一直静默不语的楚圣贤突然站起来,背对着我,声音略显嘶哑地说道,“我们……该回去了。”

  抬起头的瞬间,我发现楚圣贤正看着我。虽然在黑暗中,却清晰地看见他眼睛里流动这水晶一样的亮光。因为在我的眼里,也淌着和他相同的泪光。

  我们手牵着手在那条缠满彩灯的林荫道,眼见离“十三少”小区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我忽然挣脱开楚圣贤的手,脚不自觉地往后退,身体里的痛楚那么强烈。仿佛黑暗种有谁握着一把刀,真一遍一遍剐着我的心,血从破了的伤口汩汩流出,只剩下无穷无尽的黑洞。

  “怎么了?”楚圣贤转过身来,伸手想拉我,却被我触电般地避开。

  我脸色苍白地往后退,抖着唇,近乎哀求地说道:“我们……不要回去了好不好……”

  楚圣贤静静地看着我,眼睛里的湿润越发明显:“你在说什么傻话!快点走,我已经很困了。”

  “不要……”

  “……”

  “贤……什么也不管了,不去管……”我的嘴唇都失去了血色,身体在夜风种瑟瑟发抖,“为什么要牺牲我们?以后我还是无法忘记你的话怎么办?我会很痛苦……楚圣贤,以后我都会很痛苦……”

  风从后面吹来,撩起我的发丝,在我的眼前狂飞乱舞。

  “那种痛……不想再尝试了,不想……”

  眼泪滑出眼眶的瞬间,楚圣贤转过身去:“等你情绪稳定后再回去吧……”说完,他大步朝前走去。

  “楚圣贤……”

  “喂,楚圣贤——”

  风越来越大,站在逆风中的我,被吹乱的头发遮住了眼睛。

  我的身体变得僵硬,垂在两侧的手缓慢握成拳,然后颤抖,一下比一下抖得厉害。泪不断从面庞上滑落,头发被泪水沾住,遮住了湿漉漉的眼睛。

  眼前一片黑暗,仿佛整个世界毁灭了一般,陷入了永久的黑暗。身体里的那种痛猛地膨胀,充满我整个体内,然后挣扎怒吼着像要从胸腔里爆发——

  忽然一只手抓住了我的手腕,两片冰凉却又带着些许暖意的唇瓣压在了我的唇上!

  我就想突然被定格,心里的痛迅速缩成一个小小的黑点,在这个疯狂又炙热的吻里开成一朵花,芬芳幽香,世界好像重新注入了阳光……

  我反手搂住了楚圣贤的脖子,眼泪不停地滑落进嘴里,味道苦涩却很快在楚圣贤柔软的唇里化成了甘甜。像露珠一样甘甜……

  我沉溺在这种充满花香和甘甜的世界里……喘息中,仿佛听见什么东西破土而出,抽丝发芽,迅速开成大朵大朵的花。满世界都是花,嫣红灿烂!

  突然楚圣贤猛地推开了我!

  我的身体重重地摔在地上,身体与地面的摩擦唤醒了我的意识,也唤醒了我被埋藏在心底的痛!

  “回去吧。”丢下这句话,楚圣贤飞快转身,脚步匆匆地朝前走去。

  我忍着痛站起来,冲上前抓住了楚圣贤的衣角。

  “不要……不要……楚圣贤,再做一天的恋人好不好?”我流着泪慌乱摇头,“只要再多一天我就会死心,求你……不要回去……”

  楚圣贤冷静地将我的手掰开,继续往前走。

  我再度冲上前,抓住了他的衣角,却再一次被掰开,然后他猛地向前奔跑起来,仿佛在逃避猛兽的追赶一样。

  一阵灰色的烟尘扬起,在空中飘飘洒洒……烟尘散尽之后,只剩下一条寂静的小道。

  死一般寂静的小道……

  我呆呆地看着路的尽头,眼睛一眨不眨,仿佛楚圣贤一直在那里还没有走……可是一滴滚烫的泪珠模糊了我的视线,我终于什么也看不清了……

  我脚一软,颓然跌坐在地,肩膀一抽一抽的,发出小兽般嘶哑低沉的呜咽。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到有脚步声从旁边的树后走出,“咯嚓”踩到了地上的树枝——

  一双修长的腿出现在我面前!

  我猛地抬头,含满泪水的眼睛里映出一张精致绝伦的帅气面孔。此时那张连骇人的苍白,像是被吸尽了血液!

  我的瞳孔猛地放大,到了极限后又一点点缩紧。身体里的血液倒流,往头顶冲去,耳膜也“轰轰”作响——

  “我买了一个很大的蛋糕……去了你家。”江少伦蹲下身,眼睛幽黑濡湿,还闪着让人心痛的碎光,“他们真是热情……还给我看了你小时候的相片……”他的声音突然一哽,却扯这嘴角笑了,“真丑……乡乡妹,你小时候比现在还丑!”

  “……”

  “……走之前,我问了他们一个问题。”江少伦蹲在我的眼前,分吹乱了他的刘海,他的笑容在风中干净沉稳,“想知道我问了什么吗?”

  他安静地看着我,睫毛上凝结出细细碎碎的水光。

  几乎是不受控制地,我张了张嘴:“……什么?”

  “我问他们可不可以把你留在我身边。”江少伦扬起嘴角,仿佛把它当作笑话来说。

  我的心猛地一颤,就像有一柄铁锤重重地砸下!

  “他们说:只要能带给你幸福……”

  江少伦忽然低下头去,脖颈处的朱雀项环在阴影中流转着阴冷悲伤的光芒:“那么,幸福是什么?”

  “……”

  “你告诉我幸福是什么。”江少伦攥住了我的肩膀,猛地嘶吼,“难道幸福是让你哭泣、让你伤心、让你觉得是自由的东西吗?”

  “……”

  “而你所谓的‘守护’,是一而再的欺骗、一而再的背叛……是一次次将我从悬崖推向更底层!”江少伦更紧地攥住了我的肩膀,用力之大,仿佛要将我的肩胛骨狠狠捏碎!

  “……江少……伦……”我张张嘴,却发现之后模糊的沙哑声音从喉咙逸出,脑子是空白的,仿佛有人用勺子硬生生地挖空了一块。

  江少伦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苍白到近乎透明,可那双黑眸却泛着冷冽的光,像是一个黑色的漩涡,把越来越多的黑暗吸进去。

  狂风怒吼着从我们身边吹过。

  严寒的空气在瞬间降至冰点,那种刺痛人的冰棱仿佛触手可及。

  一颗泪颤抖地从江少伦的眼眶里滑落:“乡乡妹,谁能给你幸福,你就去谁的身边吧。”他站直身子,头也不回地朝前走去。

  “……江……少伦……”

  “对不起……你听我解释,不要走……不是这样的……江少伦——”我捂着胸口,声音嘶哑地喊道,“江少伦——”

  风呼呼作响,我被泪浸泡得苍白无力的声音在整个林荫小道间穿梭、回荡。

  在同一条小道里,江少伦走了彼端,楚圣贤走了此端,却共同把我丢弃在了小道中央。

  我躺在地上,望着黑漆漆的夜空,眼泪就像被拧开了的水龙头,不停地汹涌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