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湘妃剑古龙雨衣蔡智恒我不是你的冤家(QQ兄妹)饶雪漫丫鬟(上)郑媛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青春 > 拜见死神大人 > 第二章 楼梯很危险,小心!

第二章 楼梯很危险,小心!

  1

  我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

  因为我的心里始终带着疑问。这疑问就是……林萌死去,我真的可以活过来吗?如果我真的活过来了,怎么向人解释呢?诈尸吗?不对……我活过来的时候,有没有尸体还不知道呢!

  因为这个问题,我翻来覆去想了半天。

  我一直觉得我应该是有强迫症的,当我心里有了什么疑问的时候,就要马上得到解答,如果找不到答案,我就会一直想,一直想,最终导致时间荒废。

  这晚,我就是因为这个问题,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入睡。

  最终,我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去找小黑或者小白帮我解答这个问题。

  我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间,来到客厅。

  不知道死神会不会这么早休息啊?死神……这种听起来就应该是在夜间活动的生物,应该不会这么早就睡觉了吧?

  客厅里一片漆黑。

  因为今天没有注意观察这房子的电灯开关在什么地方,所以此刻我必须摸索着前进。

  也不知道死神家里会不会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存在,比如那种被大家叫做“阿飘”的东西。

  我小心翼翼的走着,心里祈祷着千万不要踢到什么东西才好。然而天不遂人愿,我只是走了两步,就撞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然后,我的身体不自觉地向前倒去。

  啊……我要摔倒了吗?不行啊……就这么直挺挺的摔倒一定会很痛。

  出于本能,我伸出手乱抓一通,想抓住什么可以支撑的东西。

  老天对我还是很好的,在我的身体和地板呈45度角的时候,我抓住了一个东西,因为四周实在是太黑了,所以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抓住了什么……

  根据手感来推断,应该是布艺制品。是沙发?桌布?还是……

  我此刻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来猜想被我抓住的是什么东西,我只知道,我抓住的东西对阻止我跌倒起不了任何作用,因为……

  “啊!”我狠狠的摔倒在地上,而且是脸先着地。

  然而在我的尖叫之后,另一个尖叫声也在我的耳边响起:“啊!”

  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会有回音?

  小白和小黑的家虽然很大,可是也没有大到会有回音的地步吧?而且,这个回音这么低沉,怎么听都不像是我的声音啊!

  难道,他们家已经先进到装了回音变声系统?

  就在我迷茫的时候,头顶的灯突然亮了起来。

  咦,这是什么情况啊?难道这是声控灯?

  因为客厅的灯突然亮起来,我看清楚了刚刚情急之下抓到的东西——一块深蓝色的布,手感还不错……

  不过……小白和小黑的家里不都是黑白装饰吗?为什么会有这种深蓝色的布料出现呢?

  难道我摔了一下,摔成色盲了?

  我郁闷的用手臂撑着地,想从地上爬起来,这时,一双修长的腿出现在我的眼前。

  这是什么情况?

  我抬起头,看到了此刻正带着一脸愤怒表情看着我的黎溪尚。

  看这个家伙的样子,好像要杀了我一样。

  你干吗用那种表情看着我啊?我又没有招惹你……

  虽然这么想,但我还是有一种必须赶快逃跑的感觉。毕竟,他的眼神实在是太可怕了。

  我忍痛从地上爬起来后才发现……客厅里竟然这么热闹。

  除了我面前的黎溪尚外,小黑和小白竟然都在。

  “你们在做什么?”小白看到我和黎溪尚,惊讶的问。

  我们?我们能做什么啊?我看了看黎溪尚,刚准备开口,突然发现了一件事情。

  为什么那个家伙只穿了一条印着凯蒂猫的四角裤站在那里啊?他怎么……

  怎么说,我也是个女生,看到这种画面,或多或少还是会有一点尴尬。我赶紧捂住眼睛,大声说:“啊!你怎么不穿裤子啊?”

  这个家伙是在梦游吗?所以连裤子都没有穿。

  “这要问你啊……”黎溪尚的语气里带着浓浓的怒意。

  问我?

  关我什么事啊?我既没有把他的裤子偷偷藏起来,也没有拿枪指着他要他不要穿裤子,干吗怪我啊?

  “我怎……”我放下遮住眼睛的手,刚想争辩,突然,我看到了他脚下那块蓝色的布料,又联想了一下我摔倒的全部过程。

  突然,我明白了他那句话的意思,原来……这一切真的和我有关。

  我想,事情的经过大概就是我在摔倒之前抓住什么东西,这个时候恰巧黎溪尚站在我的面前,所以,我不小心抓到了他的裤子,结果,他的裤子就被我扯了下来。

  “对、对不起。”我说着,转过身去,不敢看他。

  怪不得那个家伙一脸要杀掉我的表情,原来是因为这个啊!

  “你们是在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吗?”小白带着一脸坏笑的跳到了我的面前。

  这个家伙干吗笑得那么瘆人啊?看得我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哪里有什么不该做的事情,我不过是出来喝水的。你们在客厅干吗?”黎溪尚说着提起了自己的裤子。

  “我是出来上厕所的。”小白开口。

  “我听到了尖叫声,所以出来看看,没想到看到了这么劲爆的画面。”一旁的小黑解释。

  “什么劲爆的画面啊?”我没好气地说。

  这些死神,整天不好好工作,脑袋里尽装些奇怪的东西。

  “你是出来干吗的?”小黑的话让众人把视线都集中在了我的身上。

  “我……”面对三位帅哥的目光,我一时间有点走神。

  说实话,我很少被人这样注意,因为我太平凡了,所以从来不奢望成为男生们目光的焦点。然而……今天,就在今天,我无意间被男生们关注了,并且还是几个这么帅气的男生。

  “我……”我是出来干吗的?

  被他们这么一看,我竟然忘记了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呢?我记得自己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所以起床想问小白和小黑几个问题。

  “小黄,你该不会是要半夜偷袭我吧?”小白紧紧裹着自己的睡衣,一脸娇羞的看着我。

  这个家伙怎么了?竟然自恋到这种地步……就算他很帅。也不至于让我有半夜去偷袭他的冲动好吗?

  “你放心好了!你很安全。”我一边说,一边对小白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那你大半夜不开灯,跑到客厅干吗?”小白带着一脸严肃的表情上下打量着我。

  “我……我是来找你们的。”这句话一说出口,我就有点后悔了,特别是看到小白脸上奸诈的笑容、;小黑微微挑起的眉和黎溪尚一脸惊讶的表情后。

  “你还说你不是想偷袭我……我们。”小白拉紧自己的领口,一脸紧张的看着我。

  这个家伙,干吗露出一脸紧张的表情啊?仿佛我要非礼他似的。

  这一次不是偷袭他,而是变成他们了?

  天地良心,我绝对不是小白口中的“色女”啊!

  看着他们三个人怪异的眼神,我百口莫辩。

  “哎呀!你在说什么啊!我只是有几个问题想问你们才出来的。”我看着他们紧张的说。

  “是这样啊!”小白失望的说。

  这个家伙究竟想怎样啊?他就那么希望有人偷袭他吗?他这个死神会不会太无聊了啊?

  “你有什么问题?”小黑显然也被小白那失望的语气恶心到了,他十分果断的转移了话题。

  听小黑这么一问,我竟然忘记了我原本要问的问题是什么了。

  “等一下,让我想一想啊!”

  因为我的这一句话,小白的脸上再次挂上了奸笑。

  这个家伙为什么总是喜欢有事没事就露出这种奸笑的笑容呢?

  “啊!我想起来了,我是想问你……如果我们真的活过来,不会吓到别人吗?”幸亏我想起来了,不然,一定会被小白的奸笑恶心死。

  “啊!你大半夜的不睡觉,就是在研究这么没有营养的事情啊?”小白听到我的话之后仰天长笑。

  这个家伙……笑得会不会太夸张了啊?难道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吗?

  "这件事情很严重啊!“我郁闷地说。

  想想看,如果有一天,我们经历了千辛万苦之后好不容易活过来了,结果却成了没有身份的黑户。那多可怕啊!回到家里,还会把家人吓得半死。这也就算了,最让人头疼的是——我们要如何解释这件事情呢?如果别人问到我怎么会复活,我应该怎么回答呢?

  难道我要告诉他们,我遇到了死神,他说只要我能害死另外一个人,就让我活过来吗?又不是在演恐怖片!”放心好了,你们现在处于灵魂离开身体的状态,只要你们的身体没事,就不会有问题。在人类世界,这种灵魂离开身体的状态被称为——植物人。“小黑解释道。

  植物人?也就是说,我现在还没有死?只是成了植物人?

  “那么,也就是说,如果我们完成了任务,我们的灵魂就会重新回到身体,是这样吗?”黎溪尚开口。

  我觉得这个家伙应该也是被这个问题困扰着吧?不然他也不会这么急迫的追问。

  “是的。”小黑点头说。

  “还有什么问题吗?”小白微笑的看着我,一副他随时等待为我解答问题的表情。

  “没有了,我要去睡了。”我实在不想再看到小白的那张笑脸了,所以我转过身准备回房间。

  “等一下,在你们睡觉之前给你们一些礼物吧!”我刚刚转过身,小白就在我身后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礼物?”

  听到这两个字,我立刻转过身,一脸期待的看着小白。

  我并不是一个贪心的人,可对于礼物我还是没什么抵抗能力的。特别是死神给的礼物,应该很丰厚吧!

  我看着小白,只见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黑色袋子递给我和黎溪尚。

  这个……

  他是怎么做到的啊?

  他的衣服口袋明明这么小,怎么能拿出这么大一件东西呢?难道,他那个口袋就是传说中机器猫的口袋吗?

  黎溪尚伸手接过小白递过来的口袋。

  我迫不及待的将脑袋伸了过去,查看口袋里面的东西。

  首先,我在这个口袋里找到了两双鞋子。

  “这是什么啊?”我迷茫的看着手中的两双鞋子,不论是从款式还是从料子来看,它们都是普通的鞋子,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

  “这就是传说中可以去除脚印的鞋子。如果你们下雨天出门,或者是去沙滩,一定要穿上这双鞋子。”小白十分细心的问我和黎溪尚讲解着鞋子的用法。

  “那这个又是什么?”黎溪尚手中拿着一个矿泉水瓶子,里面装满了黄色的液体。

  这样的瓶子配上这种颜色的液体,实在让人没有办法联想到什么好东西啊!

  “这个啊,是食物隐藏液!如果你们在外面吃东西,一定要先在食物上滴上这个东西,这样别人就看不到事物的存在,从而不会出现有人看到食物在空中漂浮、并且慢慢减少的画面而被吓死的情况啦!”小白兴奋地说着。

  看到漂浮在空中的食物……食物为什么会漂浮在空中啊?

  啊……对了,因为我们现在的状态,一般人是看不到我们的,如果我们抓着食物出现在众人面前……是还蛮恐怖的。

  “不过,你们吃东西的时候要快一点,因为这个液体只能让食物维持三十分钟的隐形效果!”

  “知道了!”我用力地点了点头。

  接着,我和黎溪尚从黑色口袋里又翻出了各种奇怪的东西,比如说会隐形的塑胶袋,只要将那些需要隐形的东西装进这个塑胶袋里,就不会有人看到了。

  总之,这一晚我大开眼界。我原本以为只会出现在魔幻电影里的那些神奇物件,如今竟然都出现在了我的眼前。而且这些东西比我想象的要……要破旧得多。比如那件传说中的隐形斗篷,上面居然有补丁。在故事和电影里,这些东西不都应该是很威风的吗?

  这一晚,我虽然得到了很多新奇的小玩意,却一点儿都不开心。因为,一想到第二天就要开始去做那件事情,我就觉得自己好邪恶……

  我不知道要如何面对现在的自己。

  2

  看到一个帅哥一大早出现在你的房间外,应该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吧?听到一个帅哥一大早约你外出,你应该感觉到兴奋吧?

  可是……为什么我就是开心不起来呢?这大概是因为出现在我眼前的这个帅哥手里还拿着两串香蕉吧!这大概是因为这个帅哥在约我一起外出的时候一边走还一边啃着香蕉吧!

  “一大早叫我出来,到底要干什么啊?”我撅着嘴巴,跟在黎溪尚身后不停地念叨。

  “当然是展开行动啊!”他一边剥着香蕉,一边十分不耐烦的说。

  展开行动?从我早上打开门看见他,问他找我干什么之后,他对我的回答就一直是这么几个字。

  “我知道要行动啊!你已经跟我说过无数遍今天要展开行动了,可是你一直没有告诉我到底是什么行动啊!”我无奈的说。

  “当然是杀林萌的行动啊!”他一边将香蕉往嘴巴里面塞,一边说。

  这个家伙的嘴巴并不大,为什么能塞进那么多东西呢?

  我看着因为吃了太多香蕉而脸颊鼓鼓的黎溪尚,竟然有一种想狂笑的冲动,然而,他此刻说的话却让我笑不出来。

  杀林萌……这件事情关系着我和他能不能复活……可是……我还是觉得这样做不太好。虽然我们是因为林萌才死的,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就应该杀死她啊!

  “杀林萌……”我看着不断吃着香蕉的黎溪尚,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这个家伙干吗不停的往自己的嘴巴里面塞香蕉啊!看他现在这个样子,还没有杀死林萌,他自己就要被香蕉撑死了。

  “是啊!杀林萌!我昨天不眠不休,想出了一个十分好的计划。”黎溪尚用力咽下嘴巴里面的香蕉,开口说。他的眉宇之间带着我无法忽视的自豪。

  这个家伙究竟想到了多好的方法啊?居然这么自豪!

  “什么计划?”我忍不住追问。

  “就是……香蕉皮杀人计划。”他骄傲的说。

  香蕉皮……杀人计划……这种计划,光是听名字就是一种不想听下去的感觉。虽然觉得这个计划应该很差劲,但是看到黎溪尚脸上那骄傲的表情,我还是决定听一听。

  “这个计划就是利用人踩到香蕉皮会滑倒的原理来杀人……我们只要在林萌家的楼道里撒上香蕉皮,林萌出门时就会踩到香蕉皮不慎滑倒,从楼梯上摔下来,然后就会死掉。”黎溪尚一边开心的介绍着他的“香蕉皮杀人计划”,一边继续剥香蕉、吃香蕉。

  听到黎溪尚的这个计划,我还真的很想……狠狠给他一拳啊!这是什么破计划啊!还不眠不休的想了一个晚上……

  虽然很想狠狠的唾弃他这个白痴的计划,但是看到他脸上那兴奋的表情,我忍住了。

  虽然他的这个计划听上去很白痴,但是从楼梯上面摔下去,这种事情弄不好真的会要人命吧?

  “我们这样做……真的好吗?”我小声的说。

  我们这样做真的好吗?我不断的这么问自己。一方面,我想复活,我想继续享受我的人生,我想继续和我的家人朋友们在一起。可另一方面,我并不想我的复活是建立在别人死去的基础上。

  “森摸怎的好吗(什么真的好吗)?”一旁嘴巴里面塞满香蕉的黎溪尚口齿不清地说。

  看着一旁皱着眉头吃香蕉的黎溪尚,我无奈的开口:“杀死林萌啊……她是无辜的。”

  我的声音很小,应该说是越来越小。

  “你还有闲心同情别人吗?她是无辜的,可是我们不是更无辜吗?我们……”黎溪尚的声音明显比刚刚提高了好几分贝,看得出他很愤怒,愤怒的快要喷火了!然而,他并没有喷出火来……他只是喷出了……一些香蕉。

  怪不得我妈常说,不能空腹吃香蕉;怪不得我妈常说,吃什么东西都要适可而止;怪不得我妈常说,香蕉这种东西吃多了会拉肚子……原来这一切都是有道理的!

  看着站在路边吐得死去活来的黎溪尚,我深表同情。好吧,还有一点点丢脸……

  我能不能假装不认识他啊!不过,这样丢下战友还是太没义气了,毕竟他也是为了我们两个人的生命在战斗啊!总之,我还是硬着头皮朝他靠近。

  “你没事吧?”我郁闷地说。

  他看了看我,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白眼,然后开口说:“你觉得……呕……我……呕……这样像是……呕……没事……呕……”

  黎溪尚的表现证明了呕吐的时候还是不要说话为妙。

  我一边拍着黎溪尚的背,想让他舒服一点,一边努力想和他保持距离。虽然他吐出来的都是刚刚吃下去的香蕉,但是……那种黄色的粘稠物还是让我有点不适。

  “所以啊,你以后还是不要吃这么多香蕉了。”在黎溪尚快要将胃都吐出来的时候,我做出了这样的总结,引来了黎溪尚一个十分不满的眼神。

  我不得不承认,虽然黎溪尚现在脸色惨白,还对我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但是这并不影响他那张精致脸庞的帅气。

  所以说,长的帅的人就是好,就连生病的时候都比普通人好看。

  “看什么看,你爱上我了啊?”就在我对着黎溪尚那张帅气的脸出神的时候,他突然皱着眉头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么自恋的人啊?其实他根本不是被吊扇砸死的,而是自恋死的吧?

  他的一句话让我有种想呕吐的感觉。原来,在这个世界上,除了香蕉可以让人狂吐不止之外,还有黎溪尚也可以做得到。

  “鬼才会爱上你呢!”我将他丢给我的那个大大的白眼丢还给他。

  “给,这个给你。”就在我因为梦他自恋的话而郁闷的时候,他将没吃完的香蕉递到了我的面前。

  干吗把香蕉给我啊?看他脸色惨白的样子,应该是吃不下了吧?

  “这么好的香蕉,就这么扔掉有点太可惜了吧?”我看着他递过来的黄灿灿的香蕉说。

  我爸常常教育我,如果浪费食物会下地狱的。而且,为什么他要让我帮他丢香蕉啊!

  “所以你要吃掉它啊……”黎溪尚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等等,他的意思不是让我去丢香蕉,而是让我把这么一大串香蕉吃掉?

  这个家伙……他凭什么用这种理所当然的表情命令我啊!

  看着手中的几十根香蕉……再想想刚刚黎溪尚的呕吐物,我一瞬间就有了一种反胃的感觉。

  “为什么要我吃?”我惊呼。

  “首先,如果这次的行动成功,你就可以复活了!其次,我已经吃了二十多根香蕉,怎么说你也要分担一点吧?”黎溪尚振振有词的说。

  这个家伙……为什么总是能够这么理直气壮的说着无理的话呢?

  “你都吃了二十多根香蕉了,应该够了吧!”虽然觉得这些香蕉很恶心,但是黎溪尚的话是没错的。如果这些香蕉皮能够让我活过来,那我是应该吃香蕉。可是,香蕉皮有一两块就够了吧?

  “当然不够啊!你要知道有备无患,才能百战百胜。”黎溪尚十分认真地说。

  看着黎溪尚脸上的表情,我真的不想纠正他,“百战百胜”前面其实是“知己知彼”。

  “可是……”

  “不要可是了!”就在我还想说些什么来逃避吃香蕉的命运的时候,黎溪尚打断了我,扯下了我手中那串香蕉中的一个,熟练地剥了皮,塞到了我的嘴里面。

  帅哥喂食,我应该感觉到开心,但是此刻我完全笑不出来,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我脑袋之中香蕉和呕吐物之间那密不可分的画面。

  我好不容易咽下了黎溪尚塞到我嘴巴里面的香蕉,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又塞了一个香蕉到我的口中。

  一大早就吃十六根香蕉这种事情你一定没有经历过吧?

  我就经历过。

  一大早就吃十六根香蕉的感受你一定不知道吧?

  我就知道……

  我从来不曾这么痛恨过一种水果,我从来不曾对某种水果有这么恶心的感觉。现在只要听到或者想到“香蕉”两个字,我就有一种快要崩溃的感觉。

  “不错,不错……我们终于集齐了四十块香蕉皮。”黎溪尚十分满意的看着手中那个黑色口袋里面的四十块香蕉皮。

  那绝对不是普通的香蕉皮,那是用我和黎溪尚的血和泪换来的啊!

  看着那袋香蕉皮,我的心在刺痛,我的胃在刺痛,我的肚子在刺痛……

  我想我一定是直肠子吧!吃了东西马上就有反应……

  于是,我和黎溪尚从原本努力寻找林萌家变为努力寻找厕所。

  3

  在经历了呕吐和拉肚子之后,我和黎溪尚终于来到了林萌家。

  “七点钟,离林萌上学还有一个小时。看来我们要赶紧准备才行啊!”黎溪尚一声令下,然后我就命苦了。

  明明是他想到的这个主意,明明是他要这样做,为什么执行的人却是我呢?我将这个疑问说给他听,他给我的答案竟然是:“脑力劳动是我来做的,体力劳动当然是由你来做啊!”

  看着他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我还真是……

  我还没来得及讲话,他再次开口,酷酷地说:“香蕉皮这种属于垃圾的动心,怎么可以让我动手呢?”

  垃圾……也不知道是谁在收集到了四十块香蕉皮之后兴奋得不得了呢!

  虽然我心里这样想,但表面上并没有反驳。因为我知道,自己是绝对说不过这个家伙的。我只能很认命的按照他的吩咐到处撒香蕉皮。

  “那块香蕉皮要摆在那里,摆在那块香蕉皮上面。”黎溪尚在一边喋喋不休,“哎呀!你怎么那么笨,这块香蕉皮要摆在第三个台阶的中间……对对对!这个就摆在这里。”

  在黎溪尚的指导下,我终于摆好了传说中的“香蕉皮杀人阵”。

  我觉得黎溪尚一定是由事物排列综合症,不就是撒香蕉皮吗?随便撒一撒就好了,这个家伙居然硬是让我撒出了一个八卦的形状。

  看着楼梯台阶上面摆出的那个八卦阵,我还真是有一点哭笑不得。

  知道的说我们要利用香蕉皮SR,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在搞什么行为艺术呢!

  就在我对着台阶上面那个“八卦香蕉皮阵”发呆的时候,林萌家对面的大门被打开了。

  糟了,黎溪尚算漏了一点,就是万一这个八卦阵被其他人踩到了该怎么办?

  我们……该不会害到陌生人吧?

  就在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有人从那扇大门中走了出来。当我看到那个人之后,变得更加惊慌了。

  因为此刻从那扇门里走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我从入学以来就暗恋的对象——严夕也。

  他穿着我们学校的校服,我从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竟然有人可以把校服穿得这么好看。校服那沉闷的灰色并没有让他的帅气减分,反倒是他的帅气为那土气的校服加了不少分。

  他的那张脸,不论何时看起来都那样俊朗。虽然此时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是这并不影响他的帅气。

  他的头发是栗色的,修剪的干净利落。这个颜色的头发让他那本来就白皙的皮肤想得更加明亮了。

  他的眼睛大而有神,鼻子高挺,薄唇,唇角不论何时都是微微上挑的。

  好帅啊……我在内心无数次这样感叹着。

  “怎么,犯花痴啦?”就在我对着严夕也发呆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这么一句话。

  “才……才不是。”看到身边的黎溪尚带着一脸嘲笑的表情,我脸颊发热的解释道。

  “还说不是!又是脸红又是结巴的,刚刚还对着他流口水。”黎溪尚十分不留情的揭穿了我的谎言。

  流口水……我表现得有那么明显吗?我郁闷的想。

  “我……”就在我想反驳黎溪尚的时候,突然看到严夕也关上了家门,正朝着那个八卦形状的“香蕉皮杀人阵”走去。

  按照严夕也此时所处的位置来看,他一定会踩到香蕉皮的。

  啊……不要啊!我不要严夕也死掉啊!

  “不要啊……”我大声呼喊着,严夕也却好像完全没有听到一般。

  啊……对了,他是听不到的啊!我现在是灵魂状态,他听不到我的声音。

  那我要怎么办啊……

  不行,我一定要阻止这场悲剧……

  我一边想着,以便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企图拿掉撒在楼梯上面的香蕉皮。

  然而,因为我想拿掉香蕉皮的心情太急切了,再加上我的视线一直停留在严夕也身上,这直接导致了我没有留神脚下,然后……

  我踩到了一块香蕉皮……

  你猜,一个幽灵从楼梯上摔下去会怎么样呢?

  身为一个已经死掉的人,我应该不至于再死一次吧?虽然如此,但痛是在所难免的吧?

  随着不受控制的惯性,我整个人向后倒去。我条件反射地想抓住站在楼梯上离我很近的严夕也,然而……我忘记了,我根本没有办法和人接触。

  所以我只是抓了一个空,然后无奈的向后倒去。

  现在我该怎么办啊?

  经验告诉我,这种时候就只有闭上眼睛,平静的接受这一切了。

  然而……

  一秒钟过去了……

  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两秒钟过去了……

  依旧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十秒钟过去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我的身下为什么会有一种软软的感觉呢?是我的错觉吗?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身下竟然还有一个人,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黎溪尚。

  这个家伙……他怎么会……他怎么会在我的身下呢?

  “你疯了吗?就这么砸下来,你以为我是打糕啊?”他的语气里带着满满的愤怒。

  我本来是想感谢这个家伙,以为他是特意接住我的,没有想到……他只不过是在我倒下了的时候来不及闪躲而已。不过,我也倒得太准了一点吧?竟然正好倒在了他的怀里。

  “对,对不起。”虽然很不情愿,但我还是说出了道歉的话。

  我虽然不算特别重,但也有一百斤啊@想想看,一百斤的东西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倒在你的身上,这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啊!

  “光说对不起有什么用,还不快起来。”在我身下的黎溪尚喘着粗气怒吼着。

  呃……我竟然完全忘记这件事情了!

  我赶紧翻了个身,从黎溪尚的身上翻了下来,想要起身,然而……天不遂人愿,老天好像故意跟我作对一般——我在起身的过程之中,想用手来支撑身体,然而没有想到的是,我的手下竟然有一块香蕉皮。

  在我的手接触到香蕉皮的一瞬间,香蕉皮利用它得天独厚的滑行能力带着我的手臂不断向前,而我的手臂就拖着我整个人不断向前滑行……

  最终,我又倒了下来,这一次,我和黎溪尚是面对面倒下的……

  我和他的距离是那么近……近得我的鼻子压着他的鼻子,我的嘴巴压着他的嘴巴……

  这是……

  亲吻?

  我……

  就在那一瞬间,我整个人有一种被雷劈中的感觉。

  这可是我的初吻啊!

  我的初吻竟然就这么给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人!

  我的初吻本来是想留给我最喜欢的严夕也同学啊!

  结果现在……

  虽然黎溪尚是很帅啦,但他那种性格是我最讨厌的!

  说到这里,以他那不讨喜个性,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发作了吗?我看着被我压在身下的他。

  他的眼睛瞪的大大的,死死的盯着我。他此刻一定会骂我吧?一定会对我大吼大叫吧?

  一定会的,他就是这么一个人……

  然而他并没有……

  主要的原因还是此刻我正压着他,我的唇压着他的唇,让他根本没有办法讲话。

  这……

  我像是触电一般从地上蹦了起来。

  他随后也从地上爬了起来……

  “你……”他想开口骂我,却只是说出了这么一个字,就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咦?这并不像他的风格啊!

  我连忙看向他,只见他正捂着自己的腿,露出一脸痛苦的表情。

  “你,你没事吧……”我紧张的问。

  “你觉得我这个样子像是没事吗?”他指着自己腿上的伤口十分不满的说。

  谁知道地上会有小石头这种东西啊?谁知道这块小石头会正好戳到了他的腿啊?

  看着黎溪尚腿上那个鲜红的伤口,我不由的有些内疚。

  “那,现在要怎么办啊?”我小声的问。

  黎溪尚停顿了叫秒钟之后,叹了一口气说:“打道回府。”

  就这样回去?

  那严夕也……

  咦?严夕也是什么时候走的啊?

  既然严夕也走了,那我们也该走了。

  我们是来看严夕也的吗?

  好像不是啊!

  我们是来害林萌的……

  结果……

  不过这样也好,这样就能再给我一点时间好好想一想,到底要不要伤害林萌。

  4

  回到家,我将黎溪尚扶进了房间,找出了药箱,帮黎溪尚处理伤口。

  “啊……你轻一点啦!”

  ……

  “你是在谋杀吗?”

  ……

  “你是不是女生啊?难道就不能温柔一点吗?”

  房间里面,黎溪尚大声的嚎叫着,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受伤了。

  “我明明只是刚刚碰到你的伤口……”我小声地嘀咕。这家伙也太怕痛了吧,我从没见过这么怕痛的男生!

  “你说什么?你竟然反驳我的话!要不是你,我会受伤吗?我会受伤吗?你自己说啊!”黎溪尚听到了我的嘀咕,瞬间愤怒起来。

  这个家伙的听力也太好了吧?我只是小声说了几句,竟然就被他听到了。

  “笨手笨脚的,帮不上忙也就算了,还添乱!”他十分不满的说。

  看着黎溪尚脸上嫌弃的表情,我在一瞬间觉得自己好悲哀。我明明也是受害者,为什么这个家伙却说得好像我是害人精一样呢?

  “我……”我委屈的揉搓着手中的纱布,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趾。

  “我什么我?要不是因为你,我现在已经复活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么笨的人!明明是自己布下的陷阱,竟然会掉进去,你是白痴吗?”他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大,让我的耳朵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你……”

  我都已经没有了生命,丢掉了初吻……

  这个家伙不安慰我也就算了,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呢?凭什么对我这么凶啊!跌倒又不是我的错,我总不能看着我暗恋了那么久的人受伤啊!

  不对,就算今天走出来的不是我暗恋的人,我也一定会这么做的啊!就连林萌我都没有办法下手,更何况是一个跟这件事情毫不相干的人呢?

  我总不能用我们的悲剧来惩罚别人吧?

  我越想越委屈,越委屈就越想。

  随着这种委屈的感觉不断加剧,我的眼睛开始有些酸,一股热流不受控制的从眼眶中流了出来。

  “你这个……”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到了我的眼泪,黎溪尚的斥责在一瞬间停住了。

  “我知道是我不好,是我不对……可是我也不想这样啊!我总不能看着一个和这件事情毫不相干的人受伤吧?当时我不也是在情急之下做出的反应吗?”我努力想解释。

  “其实我……不时有意说你……”黎溪尚看着我,十分不自然的说。

  此时,他的脸上已经找不到任何愤怒的表情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丝丝尴尬。除了尴尬之外,他的脸上竟然还神奇的出现了一抹红晕。

  这个家伙是在害羞吗?

  “我只是有些着急而已,毕竟我们只有三十天的时间。”他叹了口气说。

  他的语气之中有着掩饰不住的悲伤。

  三十天之后……如果林萌不死掉,我们就要死掉吗?

  听着黎溪尚的话,我突然有一种像是被大石头压住的感觉,就连呼吸都觉得很困难,几乎透不过气来。

  虽然不是第一次知道我们只有三十天的时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从黎溪尚口中说出来就显得特别真实。

  三十天……

  如果是以前,我一定会觉得只是一个很长的期限,但是在这一刻……从黎溪尚的口中说出来,带着一些悲哀、带着一些无奈、我觉得,好险三十天一眨眼就会过去。

  我抬头看着黎溪尚,泪眼朦胧中,我看到了他的无助。

  “黎溪尚……”我看着他,不知道此刻应该安慰他还是安慰我自己。

  黎溪尚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巾,伸出手,似乎想为我擦干眼泪。

  他的动作很慢。

  我看着他,并没有闪躲……

  就在他手中的纸巾快要接触到我的脸颊的时候,突然……

  “我们回来了!”一个欢快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

  在我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的时候,黎溪尚迅速缩回了准备为我擦泪的手,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纸巾塞到了我的手中。

  我看着手中的纸巾,一时间竟有些失神。

  “啊!小尚尚你怎么了?”就在我对着手中的纸巾发呆的时候,小白冲了过来,拉起黎溪尚的腿,凑过去看他的伤口。

  小白是好意,他想关心黎溪尚,这一点我是知道的。但是……这样的好意不是谁都能享受的了的,比如黎溪尚。这个家伙被小白突然一拉,一下子从沙发上摔倒了地上。

  我无比同情地看着黎溪尚,他那俊秀的五官都已经皱了起来,我还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你要谋杀我吗?”黎溪尚对小白大吼道。

  不得不说,黎溪尚生气起来真的很可怕。他一声怒吼,吓得小白一下子躲到了小黑的背后避难。

  “我、我不是故意的。再说,你已经是灵魂了,我不可能再杀你一次了。”小白躲在小黑的身后,十分委屈地说。

  灵魂……

  这两个字让黎溪尚瞬间僵住了。

  “哎呀!你不要生气啦!”小白似乎觉得危机解除了,从小黑的身后做了出来。

  看着在自己身边钻来钻去的小白,小黑一脸淡然的表情。

  “作为赔礼,我就把今天买的很新鲜的香蕉送给你吧!”就在大家都还没有开口说话的时候,小白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一串香蕉递到黎溪尚的眼前。

  就在一瞬间,黎溪尚的脸色从白变黑,从黑变紫,从紫变成苍白……最后……他吐了。

  “啊!小尚尚,你怎么了?”小白紧张的看着黎溪尚。

  “你,呕……你离我远一点。”黎溪尚推开小白,顺便让那串香蕉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

  可怜的黎溪尚啊……他一定是被香蕉彻底恶心到了才会有这样的条件反射吧!

  “那,既然小尚尚你不要,我就送给小黄了!”就在我同情黎溪尚的时候,小白将那串香蕉递到了我的眼前。

  就在那一瞬间,我的心在疼,我的胃在疼,我的肚子在疼……不行……我要上厕所……

  告诉你一个秘密吧……

  其实,我也被香蕉恶心到了,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