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五角大楼疑案玛格丽特·杜鲁门多情剑客无情剑古龙爱神岑凯伦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青春 > 拜见死神大人 > 第三章 垃圾很危险,小心!

第三章 垃圾很危险,小心!

  1

  我觉得“锲而不舍”这个词应该就是为黎溪尚这个家伙而生的吧!在经历了“香蕉皮杀人阵”的悲剧之后,在上吐下泻了几天之后,他竟然又想出了新的方案!

  “到底是什么绝佳的方案啊?”我跟在黎溪尚的身后念叨着。

  一大早,这个家伙就把睡梦之中的我叫醒,才六点钟啊!要知道,对于一个前一天晚上还在腹泻的人来说,这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啊!

  “你跟着我走就好了!这次的方案绝对一举两得!”黎溪尚那张俊脸上满是兴奋和自豪。

  这个家伙好像特别容易开心啊!每次只要想到什么好方法,就露出这种喜悦的表情。他的这种表情是带有感染力的,让人不自觉地有一种想和他一起开心的感觉。

  我跟在他的身后,来到了一条陌生的小路上。

  这条小路上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啊?连了路牌都没有,路面坑坑洼洼的,一些地方还积存着昨晚的雨水,一不小心踩到,就溅得满身都是水。

  “好了,就是这里了!”黎溪尚十分兴奋的说。

  我看了看兴奋的黎溪尚,然后环顾四周……这种诡异的地方……到底是要进行怎样的行动啊?

  我突然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今天的行动应该也会像前几天那个“香蕉皮杀人阵”一样没有什么好结果吧?看看周围这种脏乱的环境,看看这泥泞的小路……

  “你确定?”我的语气带着满满的疑问。

  “当然了!这里四下无人,是绝佳的动手地点。”黎溪尚一脸自信的表情,让我觉得更加不妙了。

  貌似他说那个“香蕉皮杀人阵”的时候也是这样一副自信满满的表情吧?然而那个计划的实行结果却是……我们两个现在都有了“香蕉恐惧症”,看到香蕉就觉得恶心……不对,应该说是看到任何黄色条形物体都会觉得恶心。

  “说话呀,你的计划到底是什么啊?”我的语气里充满了不确定。

  说实话,我真的不太相信眼前这个家伙。虽然他总是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但是……经历了上一次的折磨之后……

  其实对于我来说,林萌死不死真的没有什么关心。毕竟,我并不想因为我而让一个人死去。即便不是我动手,我也不想这样,不想将来我活过来,还记得曾经有一个人是因为我而死去的。我虽然很想念我的家人和朋友,但她也是有家人和朋友的啊!

  “看你这么迫切的想知道,我就告诉你好了!我的计划就是:我们埋伏在林萌上学的小路上,等到林萌一出现,你就推到路边的垃圾车,让垃圾车倒在林萌的身上,然后林萌就会被垃圾车压死。就算她运气好没有被垃圾车压死,我们也可以用垃圾把她恶心死!”黎溪尚一脸兴奋的说着。

  我看着眼前这个眉飞色舞的家伙,虽然很不想打击他,但是……这种地方哪里来的垃圾车啊?就算这里真的有垃圾车,为什么是我来推倒垃圾车啊?好了,就算我接受推倒垃圾车的工作,前提也必须是我能推得倒啊!那是车啊!我知道,身高162厘米的我有一百斤是挺壮的,可是就算我再强壮,也没有到能推倒垃圾车的地步吧?就算我接受了自己能推倒垃圾车这样的设定,还是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啊……那个问题就是……

  “林萌真的会从这个地方经过吗?”

  我们昨天去过林萌的家,从林萌家到学校,真的要经过这里吗?

  “小白告诉我,林萌是一定会从这里经过的!”黎溪尚十分肯定的说。

  小白……

  为什么我想到他,就有一种很不靠谱的感觉呢?

  “那……这个方案该不会是小白跟你说的吧?”我看着黎溪尚,十分不确定的问。

  “当然不是!这个方案是我经过苦思冥想、精心设计出来的。”黎溪尚十分自豪的说。

  看着他脸上的自豪表情,我真的好想一拳打过去啊!这是有多脑残才能想出这么白痴的方案啊!还苦思冥想,还精心设计……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让我这么一个小女生来推倒垃圾车不太好呢!”我努力忍住我愤怒的情绪,十分委婉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脑力劳动由我来做,体力劳动就只能依靠你了!而且,要知道,让我这么爱干净的人去触碰那种满是细菌的垃圾车,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黎溪尚十分肯定的说。

  他肯定的语气让我忍不住对他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他这么爱干净,难道有洁癖?还脑力劳动……身为一个正常的、有头脑的人,怎么可能想出这种方法啊!

  “可是,你觉得我真的能推得推倒垃圾车吗?”我郁闷的问。

  他听了我的话之后,手托下巴,上下打量了我一眼之后,开口说道:“你要对自己有信心!”

  我崩溃了!我要疯了!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人啊……他脑袋的结构是不是和普通人不太一样啊!

  要对自己有信心……难道我只要对自己有信心,就可以做到平时做不到的事情吗?

  听了他的话,我完全不知道接下来应该说些什么了。

  “这个给你。”就在我抓狂的时候,黎溪尚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变出了一把铁锨。

  “这是……”我迷茫的看着黎溪尚。

  “一看就知道你初中的时候没有学好物理,在初中物理课本的第一册里面就讲到了杠杆这种东西。利用杠杆原理,你就可以抬起比你原本能够承受的力量重几倍的东西。”黎溪尚一脸自豪的跟我讲解初中物理课的知识。

  他将铁锨塞到我的手中,一脸笑容地说:“辛苦你了!”

  看着一脸天真笑容的黎溪尚,我还真是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啊!

  “你确定……真的有垃圾车从这里经过吗?”看着黎溪尚那兴奋的脸,我无奈的问。

  听到我的话之后,原本手舞足蹈的黎溪尚,脸上的表情瞬间垮掉了。

  我还以为这个家伙在来之前已经确认过这里会有垃圾车经过呢……我还以为,这个家伙知道呢……

  没有想到……这个家伙根本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没有想到……他就是空想了一下,然后就拉着我来到这里埋伏了。

  “其实……说不定,会有垃圾车经过吧!”他支支吾吾,语气带着满满的不确定。

  看着他一脸委屈的表情,我还真是没有办法开口责怪他……

  “那,那现在要怎么办?”我无奈的说。

  “说不定”这种事情,基本上就是不可能有垃圾车经过的啊!况且,就算是垃圾车真的经过这里,也要林萌同时经过才行吧?

  我就不相信,这么多不可能的事情会同时发生……

  “哎呀!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嘛!看这条街道这么脏,就知道一定会有垃圾车经过的。”黎溪尚理所当然的说。

  这个家伙……

  我握紧拳头,努力克制着此刻想骂人的冲动。

  街道很脏和垃圾车不经过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为什么这个家伙能够这么理所当然的说出这样的话呢?

  “我……”我本来想告诉他这两者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但是……

  我忍住了。

  看这个家伙那副信心满满的样子,如果不让他在这里等一等,他是绝对不会罢休的,所以我选择节省我的口水……

  一个小时过去了,我们连个人影都没有看到。

  “喂!学校已经开始上课了!我们还要还在这里蹲守吗?”我郁闷地说。

  “哎呀!做人要有始有终啊!也许林萌起晚了也说不定呢!”黎溪尚十分坚定的说。

  有始有终……

  好吧!我就陪他有始有终吧!

  一个上午过去了,依旧没有人出现。

  “我觉得她应该不会出现了吧!我们还是先回家去吧!”我无奈的说。

  “不行!也许她上午请假了。她一定会出现的,一定会出现的。”黎溪尚坚定的说。

  一定会出现……

  好吧!那就等她出现吧!

  一天过去了,太阳都收拾收拾下山去了,我们还是没有看到半个人影。

  “黎溪尚……”我僵硬的叫着黎溪尚的名字。

  真的会有人出现吗?

  她真得会从这里经过吗?

  “她今天是不是请假了啊?”黎溪尚的语气里面都是疑问。

  直到这个时候,黎溪尚还是坚信,这条又黑又脏又没有人走的路是林萌回家的必经之路。

  说来也奇怪,小白这个家伙……虽然看起来就不值得相信,但是也应该不会无聊到说这种谎话来欺骗黎溪尚吧?

  “大概吧……”我的语气满是无奈。

  已经一天了,我们没有进食也没有喝水。已经一天了,我们从站着观望变为蹲着守候。

  “那,我们今天就到这里吧!”

  听到黎溪尚的这句话,我就像得了赦令一般,从地上起来。

  我揉了揉因为蹲得太久而有些发麻的腿,大步向前走去。

  还是要赶回家,做现在这样的不明生物有一件很麻烦的事情,那就是吃饭。因为没有钱,所以没有办法买吃的。就算有钱,也没什么用,别人又看不到我们,我们想要什么也没有办法买啊!因此,我们只能到小白和小黑家去吃东西,好在他们家的食物储备很齐全。

  咦?黎溪尚那个家伙怎么没有说话呢?我左右看了看,才发现黎溪尚不在身边。

  难道,他被绑架了?

  我就说人还是不能长得太好看……

  不对啊!我们现在又不是人,有谁能绑架我们呢?

  “黎溪尚……”想到这里,我开口叫出了黎溪尚的名字。

  “我在这里。”不远处,一个无限哀怨的声音响起。

  这个家伙怎么还蹲在原地啊?干吗还要赖在那里啊?

  我郁闷的走了过去,想搞清楚那个家伙蹲在那里究竟在干什么。

  “你在干什么啊?”我走到黎溪尚身边,无奈的开口。

  他抬起头,用一种楚楚可怜的表情看着我。他的眼睛里不断投射出求助的新号,这种眼神……就像被主人遗弃的流浪狗的眼神,是我最没有办法抵抗的了。

  “我……”他支支吾吾,不知道想说些什么。

  “腿麻了?”看着一直蹲在地上的他,我条件反射的联想到了这样的原因。

  “不是……”他摇了摇头说。

  “那你赖在这里干吗?”我迷茫的问。

  “我、我、我……你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一个群体,在晚上的视力要比白天弱那么一点点?”他继续用那种楚楚可怜的表情看着我。

  这个家伙究竟在说什么啊?为什么我完全听不懂呢?好端端的,他干吗提视力啊?

  “啊?”我疑惑地发出了这么一个单音节。

  “其实,我就属于这种群体。”黎溪尚的声音很小很小。

  属于这种群体?他想说的究竟是什么啊?

  “啊?”我继续用单音节回复他。

  “你是白痴吗?”就在我迷茫的时候,原本“楚楚可怜”的他在一瞬间暴跳如雷。

  这个家伙的情绪反差会不会太大了啊?他刚才明明还在那里楚楚可怜的看着我呢,怎么现在就……

  “你发什么脾气啊!”我郁闷地说。

  我又没有说什么话,这个家伙干吗这么生气啊?

  “我又夜盲症,这种事情非要我说出来吗?”黎溪尚大声的说,语气中带着满满的愤怒。

  这个家伙,干吗这么大声讲话啊?

  咦,等一等……这个家伙该不会是因为有夜盲症,所以感觉不好意思吧?因为觉得不好意思,所以故意用大声说话来掩盖?

  看着这样的他,我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好了,好了!也就是说,你现在什么都看不见了?”我的语气之中有着掩饰不住的笑意。

  这个家伙还真是可爱啊!

  可爱?天啊!黄小黄,你在想什么啊。居然用“可爱”这个词来形容一个大男生?可是看着眼前的这个家伙,除了可爱我又能说些什么呢?

  “那我现在要做些什么呢?”我看着蹲在地上的黎溪尚问。

  “暂时做我的导盲犬吧!”他想了想,开口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导盲犬……这种话听起来还真是让人有一种转身就走的冲动啊!明明是这个家伙需要我的帮助,为什么他还能摆出一副我帮助他是受了他多大的恩惠的表情呢?

  “我……”就在我准备开口教育这个没礼貌的家伙的时候……

  “啊!我好累……”他突然发出了这么一声感叹,同时,脸上再次挂上了楚楚可怜的表情。

  “呼……”算了,对这种能想到这么白痴的计划的家伙,我还能计较什么呢?

  我将黎溪尚从地上扶了起来,拉住他的手,开始充当他的“导盲犬”……不对,应该是眼睛才对。我开始充当他的眼睛,带着他向前走。

  “啊……你带的这是什么路啊?我都踩到水坑里了!”

  我从来没有做过谁的眼睛,所以也没有想过眼睛是这么悲哀的一种器官,连踩到水坑这种事情也要怪我!

  算了……看在你是个“残疾人”的份儿上,我不跟你计较。

  “啊!你一定要带我走这么难走的路吗?”黎溪尚在我旁边喋喋不休的说着。

  这条小路本来就很不好走啊!这个家伙不怪自己找了这么一个地方来埋伏别人,还怪我带不好路。气死我了!我真想甩开他的手,让他自生自灭……

  然而、我忍住了。

  和这个家伙在一起,就是一个锻炼忍耐力的过程啊!

  “你认真一点啦!”黎溪尚的语气带着浓浓的不满。

  这个家伙,真是……

  就在我准备发飙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个人。

  是我看错了吗?是我眼花了吗?那个人怎么会出现在我的眼前呢?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难道这就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吗?

  为什么我会在这样的夜晚,在这样一条脏兮兮的小路上,也完全不影响他的风采。他不愧是所有女生心目中的偶像,他不愧是我最喜欢的严夕也!

  他一步步的向我走来,我痴痴的看着他。

  我也一步步的走向他,一步步向他靠近……

  我完全忘记了此时我正在充当黎溪尚的眼睛这件事情;我完全忘记了自己的手还牵着一个叫做黎溪尚的家伙。

  这个结果直接导致了惨剧的发生……

  “啊!”黎溪尚一声尖锐的惨叫声在这条安静的小路上扩散开来,随着惨叫声的响起,垃圾箱翻倒的声音也随之而来。

  还好他的惨叫声普通人听不到,不然一定会吓死人的。

  我看着躺在垃圾堆里面的黎溪尚,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我刚才只顾着看突然出现的严夕也了,完全没有注意到我身边的黎溪尚正在一步步走向一个巨大的垃圾箱。

  看着黎溪尚身上撒满了果核、零食袋和鱼刺之类的垃圾,我内心有了一种深深的愧疚感。

  “黎溪尚,你没事吧?”我看着完全没有反应的黎溪尚,不禁担心起来。

  “太、太恶心了!”就在我以为黎溪尚出事了的时候,躺在垃圾堆里的他突然大吼出这样一句话。

  说完这句话之后,黎溪尚就闭上了眼睛。

  这个家伙……

  他不是已经死过一次了吗?应该不会再死一次吧?

  黎溪尚,我不是故意的啊!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你要原谅我啊!我只不过是多看了严夕也几眼,没想到就把你带到了垃圾箱旁边。

  啊!对了……严夕也呢?

  我赶紧抬头寻找严夕也的身影,发现在我没有注意的时候,他已经消失在了小路的尽头。

  他已经走了啊!我的心里不自觉地有些失望。

  啊!黎溪尚那个家伙就要死掉了,我怎么还有空在这里胡思乱想啊!

  还是赶紧把这个家伙带回家吧!

  2

  天知道我是怎么吧黎溪尚带回家的,这个家伙虽然看起来很瘦,但是他的体重远远比看上去要重得多。

  我把他放在沙发上,然后找来毛巾,帮他吧胳膊和脸擦干净。

  没过多久,黎溪尚终于醒了过来。

  随着他慢慢张开眼睛,我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个家伙总算没事了!我刚刚还在想,如果这个家伙出了什么事,我该怎么办。

  “你……你醒了!”我的语气中有着掩饰不住的兴奋。

  “这是哪里啊?”黎溪尚用手臂支撑着身体坐了起来。

  “啊!这里是小黑和小白的家啊!”

  难道这个家伙什么都不记得了?看他一脸迷茫的样子,该不会是失忆了吧?

  “我怎么会在这里啊?”他一边揉着脑袋,一边皱着眉头说。

  他怎么会在这里?当然是我背他回来的啊!

  “你昏倒了,所以……”我正想开口跟他讲述我背他回来有多辛苦的时候,他突然打断了我!

  “啊!我想起来了!我要洗澡!”就在我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黎溪尚已经冲出了我的视野,跑进了洗浴间。

  这个家伙……果然是有洁癖啊!我还以为他今天早上的话是开玩笑呢!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他终于从洗浴间走了出来。

  “太恶心了!太恶心了!太恶心了!”黎溪尚的念叨声随之传了过来。

  这个家伙……干吗不断重复这四个字啊?

  “你没事了吧?那我回房间!”既然这个家伙还能洗澡,应该没事吧!

  “等一下,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呢!说,多久了?”就在我刚刚从沙发上站起来的时候,黎溪尚突然冲到了我的面前,一脸愤怒的说。

  “啊?什么多久了?”我迷茫的看着眼前满脸愤怒的黎溪尚。

  这个家伙究竟在说什么啊?为什么我完全听不懂呢?

  “向某害我这件事情,你计划多久了?”黎溪尚愤怒的说。

  谋害他?他和我远日无怨,近日无仇,我好端端的干吗要谋害他啊?他会不会想得太多了啊!原来,这个家伙除了有洁癖和夜盲症这两个毛病之外,还有被害妄想症?

  “谁想谋害你啊!”我郁闷地说。

  “如果你不想谋害我,为什么要把我带进垃圾堆呢?”

  说到“垃圾”这个词的时候,,黎溪尚整个人都在颤抖。我甚至可以听到他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的声音。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子,用脚尖在地上画圈圈。

  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稍微开了一下小差,真的只是稍微……没有想到悲剧就发生了!我根本来不及反应,他就撞翻了垃圾箱啊!天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是故意的?你以为非故意杀人,就不用负刑事责任吗?你以为你的一句‘不是故意的’,就可以作为呈堂证供吗?”黎溪尚大声的嚎叫着。

  他的声音简直快冲破屋顶了,我的耳朵已经被他的超大音量震得麻木了。

  我害怕的看着黎溪尚,他的眼睛喷着火,仿佛要把我烧掉一样。

  “我……我……”我支支吾吾,我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我真不知道你的脑袋里究竟装了些什么东西!我只是让你带个路,不想带你可以直说啊!干吗要这样!”他越说越生气,越生气就越大声。

  “我……我……”看着这么愤怒的黎溪尚,我竟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为什么会想哭呢?大概是因为每次黎溪尚发脾气的时候,我只要掉眼泪,这个家伙就不能把我怎么样了!

  想到这里,我的眼泪竟然真的掉了下来,一滴一滴打在大理石地板上。

  如同我所想象的那样,我的眼泪一掉下来,黎溪尚的愤怒瞬间就消失了。

  “你……”他原本想责骂我的话一瞬间止住了。

  “对、对不起。”虽然他不再责骂我,但我还是决定道歉。

  这一次肯定是我的错,既然答应了做他的导盲犬……不对,是他的眼睛,我就应该做好眼睛的本分工作……

  “我不是要骂你,我只是……只是有点生气,垃圾堆的味道实在是有点恶心。”他结结巴巴的说。

  原本还对我怒吼的家伙,在这一秒突然就向我示弱了。

  “对、对不起!下次我绝对不会……”我立刻举手向他保证,然后吸了吸鼻子。

  听着他支支吾吾,像是安慰又像是解释的话,我突然觉得更加愧疚了。

  我想我大概是有什么“被虐待”的倾向吧!他不生我的气,我反而不习惯了。

  “好、好了……不要哭了。”他的声音有些僵硬。

  这个家伙呆呆地看着我,有些手足无措。那抹不可思议的红晕再次出现在他那白皙的脸颊上。

  我伸手抹掉脸上的眼泪,冲他点了点头。

  看着这样的我,他有些尴尬的笑了,看着他尴尬的笑容,我似乎也有一点尴尬的感觉。

  于是,我们两个人都陷入了无限尴尬的境地……

  “我们回来了!”就在我和黎溪尚大眼对小眼的时候,大门突然被打开了,黑衣少年和白衣少年走了进来。

  这两个家伙,好像总是在我和黎溪尚最尴尬的时候出现。

  “你们,你们在做什么?”就在我和黎溪尚都还没有开口的时候,小白突然冲到了我们面前,瞪大眼睛看着我们说。

  “我们?我们能做什么啊?”我迷茫的说。

  我们能做什么啊?我们只是尴尬的站着!

  “看你们两个这暧昧的姿势,一个穿短裙,一个干脆穿着浴袍,还靠得这么近……还说你们没做什么?”小白一脸严肃的看着我和黎溪尚。

  我们哪有靠得很近啊?

  我和黎溪尚不约而同的看了对方一眼……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我们两个人竟然在不知不觉中紧紧的挨着对方坐着。

  我能感觉到我脸颊的温度在不断升高,我想我的脸一定很红吧?坐在我旁边的黎溪尚,脸红的跟熟透的西红柿一样。

  看着这样的黎溪尚,我不自觉地往旁边挪动了一下。

  黎溪尚好像接收到了和我同样的信号,在我挪动位置的同时他也挪动了位置。

  “哎呀,你们俩的脸好红啊!”小白一脸坏笑的看着我们。

  我和黎溪尚不约而同的丢给小白一个大大的白眼。

  “你们今天的行动怎么样了?”一旁的小黑开口了。

  今天的行动……

  想起今天一整天的经历,大概只能用“悲剧”这两个字来形容吧?

  听了小黑的话,黎溪尚愣了半分钟才反应过来,立刻暴跳如雷:“啊!说到行动,小白,你不是跟我说林萌上学会经过那条又黑又脏的小路吗?为什么我们在那里蹲守了一天,都没有看到半个人影呢?”

  这个家伙的情绪转变……会不会太快了一点啊?

  看着被黎溪尚突然爆发出的怒吼吓得蹲在角落里画圈圈的小白,我深表同情。

  “我、我、我……她没有经过那里吗?”小白小声的开了口。

  “你该不会让小白给你们指路了吧?”小黑一脸震惊的看向黎溪尚。

  小黑那是什么表情啊?

  我还是第一次看的小黑脸上出现这种惊讶的表情,像是看到了没有耳朵的兔子一样。

  “我本来是要去问你的,但是他自告奋勇的说他知道。”黎溪尚的语气里面有掩饰不住的颤抖。

  看着黎溪尚那紧紧握着的拳头,听着他咬紧牙齿发出的咯咯声……小白啊小白,你自求多福吧!

  “他可是死神界出了名的路痴啊!只要走超过五十米的距离,包括五十米,他就一定会迷路。”小黑无奈的说。

  五十米……

  我的嘴角忍不住有些抽搐!小白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啊!

  “人家不是路痴啦!人家只是分不清楚东南西北和左右而已!其实我是很有方向感的!”蹲在角落里的小白一边画着圈圈一边说。

  小白的一句话,让在场所有人的嘴角都抽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