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英儿顾城这位公主,够了喔?安琪龙船长3:天龙大战娜奥米·诺维克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青春 > 拜见死神大人 > 第四章 露营很危险,小心!

第四章 露营很危险,小心!

  1

  在经历了两次毁灭性的失败之后,我以为黎溪尚应该会有些许挫败感。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他完全是越挫越勇的类型。

  这不,小黑刚刚告诉我们,学学习要组织学生露营,黎溪尚就激动了。他连想都没有想就跟小白借了帐篷,带着我跑到了露营出发的**点。

  “喂!你这次怎么不制订什么计划了?”我看着走在我旁边的黎溪尚,语气之中有掩饰不住的笑意。

  “不订了,不订了!反正不管怎么制订,到最后事情都不会按照我所想的那样进行,所以这次我决定见机行事。”黎溪尚一脸郁闷的说。

  看来我的话似乎勾起了黎溪尚不好的回忆,看着他那张郁闷的脸,我有一种大笑的冲动。虽然这样很不厚道,但是……这个家伙完全就是个喜剧演员嘛!

  “好了,我们也上车吧!”黎溪尚看着我努力忍住笑意的脸,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然后转身走向校车。

  我有时候觉得,当现在这种不明状态的灵魂物体是一件很悲剧的事情呢!这么长的路,竟然连个可以坐的座位都没有。这辆校车也是的,为什么安排的这么好,一个空位都没有呢?

  我和黎溪尚站在狭窄的过道里,随着汽车的前后晃动而摇摆着。

  突然,司机一个急刹车,我没站稳,直接扑向了站在我前面的黎溪尚。

  事实证明,灵魂也是有心跳的。

  我倒在黎溪尚的怀里,他身上有薄荷沐浴液的味道。在这样炙热的夏天,他的皮肤冰凉,碰触起来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喂……色女,你要一直这么赖在我的怀里吗?”黎溪尚十分不爽的说。

  啊……我竟然一直待在他的怀里!天啊!这好像不是第一次了!我一定是脑袋出什么问题了吧!

  不过……他的怀抱真的很舒服啊!他的腰,好像抱起来刚刚好。

  呃……我究竟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

  “对、对不起。”我脸颊发烫,结结巴巴的道歉。

  这个家伙竟然说我是“色女”?我应该反驳他啊!我应该狠狠地教训他啊!可是看着他那宽阔的肩膀,我还真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要疯了!要疯了!我的脑袋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吧!

  如果不是脑袋出了问题,我怎么可能在这种时候还在想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呢?

  “我还是喜欢矜持的女生啊!就算是再喜欢我,也不要表现的这么明显嘛!”就在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时候,黎溪尚突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让我喷血的话。

  这个家伙……

  我抬头看看他,不知什么时候,他的脸上也染上了一抹奇异的红晕。因为这抹红晕,我在一瞬间竟然忘记了我要反驳的话。

  “目的地到了!请大家携带好自己的随身物品下车吧!”就在我和黎溪尚大眼瞪小眼的时候,前排突然传来了这样的声音。

  “呃……下车了,下车了!”黎溪尚稍微停顿了一下,十分不自然的说出这样一句话,然后迈开步子朝车门处走去。

  走下车后,一阵夹杂着咸味的海风迎面而来。

  啊!原来这次露营的地点是海边啊!我最喜欢大海了!夏天的时候来海边,可以游泳,可以潜水,能玩的项目实在是太多了。只可惜……我现在是灵魂状态,想一想就觉得很悲惨,为什么我什么项目都不能玩啊?

  “我们的帐篷要扎在什么地方呢?”我看着海滩旁边的摩托艇,十分哀怨的说。

  良久,没有人回答我。

  我转头一看,咦,人呢?

  我迷茫的扫视四周,只见黎溪尚站在距离我足有五十米的停车场看着我。

  这个家伙站在那里干什么啊?

  “喂!你在那里干吗?赶紧过来啊!”我冲着黎溪尚大喊。

  我喊了很久,黎溪尚才以一种异常缓慢的速度向我走了过来。

  这个家伙究竟在搞什么鬼啊?以往他不是特别积极吗?怎么今天显得这么不情愿呢?

  “喂,你快……”我本来想催促黎溪尚,但是看到他那惨白的脸色后,我打住了话头。

  这个家伙的脸色……现在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惨”。这个家伙的皮肤很白皙,然而此刻他的肤色竟然比平时还要再白上三四倍,而且这种白毫无血色,所以看起来是那样的可怕。

  “你怎么了?”我有些担心的看着此刻无精打采、脸色惨白的黎溪尚。

  这个家伙在车上的时候不是还生龙活虎的吗?怎么一下车就……

  “我……没什么!”他低着头说。

  “你该不会是晕车了吧?”我就说嘛,今天这个司机开的太猛了,急转弯加上急刹车,好几次差点把我甩出去。

  “可能……有一点吧!”他结结巴巴的说。

  看他的样子,似乎真的很不舒服。

  “那我们快点搭好帐篷,然后你先休息一下!”我说着,接过黎溪尚手中的帐篷,找了一个没什么人的海滩角落搭好。

  “我们一定要在这里搭帐篷吗?”就在我串联支架的时候,黎溪尚在我的身后十分不满的说。

  “不然呢?难道你想到人多的地方去吗?”看看远处那些学生,我心里也有着无限的羡慕嫉妒恨啊!如果没哟出事,我应该也和他们一样,可以在海滩上找一个风景最美丽的位置搭帐篷,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能选在海滩的一个不被注意的角落里。

  “不是,我的意思是……”他慌忙想解释。

  “虽然小白给我们的帐篷是可以隐形的,但海滩是不会隐形的,打帐篷会在地上留下痕迹,

  我们还是尽量小心一点比较好吧!”我打断了黎溪尚的解释,眼睛望着远处那些欢乐的学生。我说的这些话,与其说是说给黎溪尚听的,倒不如说是说给我自己听的。

  在黎溪尚的协助下,我们很快搭好了帐篷。

  看着眼前这顶堪称完美的帐篷,我的心里不自觉地升起一丝成就感。

  “帐篷搭好了,你就休息一会儿吧!”我看着脸色依旧苍白的黎溪尚说。

  晕车还很可怕呢。看黎溪尚的脸色,过了这么久都没有恢复。

  “那你呢?”

  他用他那满含哀怨的大眼睛看着我,让我不自觉地心软了。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妈妈要上班,,小孩子追在妈妈的身后,问妈妈要去哪里一样。

  “我……我去周围走走!”看着黎溪尚脸上的表情,我竟然有点不忍心,好像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是一件十恶不赦的事一样。

  “那,那你要快一点回来啊!”他说完就跑进了帐篷里面。

  这个家伙……为什么他刚刚跑进帐篷的样子,让我联想到了八点档苦情剧里面的那些悲惨的女主角呢?

  我一个人走在海滩上,海水打着我的脚丫。

  夏天的海水比起体温还是要低一些,所以有一点凉凉的感觉。

  我用脚丫子踢着水,激起了一片一片的浪花。

  我看着前方不远处的人群,他们三五成群的玩的那么开心,而我只能一个人待在这里,心里不禁有些失落的感觉。

  时间过得那么快,距离和小黑小白约定的日期只有二十天了。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几乎能够感觉到我的生命进入了倒计时。

  就在我对着前方发呆的时候,突然看到两个人向我一步步走近。

  他们是……

  我看着那对并肩向我走来的男女,一时间有些失神。

  那个男生……那挺拔而俊朗的轮廓,不是我朝思暮想的严夕也还能有谁呢?而走在他旁边的那个女生……不正是我和黎溪尚要杀的林萌吗?

  他们怎么会在一起?

  他们是那么亲密,看起来是那样刺眼。

  严夕也的嘴角微微上挑,眉眼之间满是幸福。

  他们……是一对吗?

  我看着肩并肩在海滩上的两个人,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只是愣愣的站在原地。

  “夕也,你到底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啊?”随着那两个人不断走近,我渐渐能够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了。

  林萌是漂亮的,在阳光的照耀下,她整个人就像是镀上了一层金边。她是那么美丽,让我根本没有办法移开视线。

  “我……我其实……”这是一个低沉的男声,这是我最喜欢的那个人的声音。

  “请和我在一起好吗?”

  我最喜欢的那个人说出了这样的话,可是这样的一句话不是说给我听的,这让我觉得自己很悲惨……

  世界上最悲惨的事情是什么呢?那就是还没有告白,就先被拒绝了!

  此刻我碰到的情况应该就是这样吧,我还没有开口表白,他就已经先向别的女生告白了。

  原来严夕也一直喜欢林萌。在我默默地喜欢她、注视他的时候,他却在默默的喜欢林萌,默默地注视着林萌……我在他的心里,从来没有一丝一毫的位置。

  “夕也……”林萌看着严夕也,严夕也也看着她。

  阳光下,大海是他们的背景。

  他们那么耀眼,那么动人。

  反之,站在一旁的我是那么的多余,那么的可笑。

  林萌轻轻抱住严夕也,这样的情景就像一幅唯美的画。

  看着这样的他们,我深吸了一口气,转身离开。

  我一步步向前走,每走一步都好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就这样离开吧!

  不要回头,不去看他们在一起的样子,也不关心他们在一起的画面。

  我的单恋就这样结束了,连告白都没有,就这么结束了!

  我一步步向前走,脚步越来越沉重。我真的好累。

  我也曾幻想过,在我告白之后么,严夕也给我的各种答案。现在想来,那些答案显得特别苍白,因为我根本连告白的机会都没有了。

  最终,我还是没有忍住,回头看了一眼。

  那对在沙滩上拥抱的人,让我觉得自己有些可笑。

  我也曾想过如果被拒绝,我会是什么样的心情,现在看来,好像和我所想象的完全不同。

  我以为我会痛苦流涕,我以为我会感受到心被撕碎了的感觉,可是这些竟然没有出现。虽然眼睛有些酸涩,感觉好累,可是我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过。

  我低着头,一步步向前走,阳光洒在我的身上,我却感觉不到任何温暖。

  “喂!你在发什么呆?”就在我低着头向前走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这样的声音。

  我抬起头,看到正前方那个不断向我靠近的熟悉身影。

  黎溪尚站在阳光下,阳光为他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就在看到他的一瞬间,我原本紧绷的情绪松懈了下来。

  我低着头,眼泪竟然流了下来。我不是难过,只是觉得委屈,委屈我的初恋竟然就这么结束了。

  “你,没事吧……”他在我面前站定,紧张的开口。

  我不想让他看到我的眼泪,所以我没有抬头,只是摇了摇头。

  他真的很高大,高大的足以遮住照耀过来的阳光。

  “那你低着头干吗?数脚趾吗?”见我不肯抬起头,他开口说出了这样的话。

  这个家伙……我应该说他什么好呢?明明前一秒,他的语气还带着浓浓的关心,下一秒就变得这么刻薄。

  “你……”我抬起头看向他,眼中嗨哟泪水。在我抬头的一瞬间,泪水涌出眼眶,在我脸上留下一道冰凉的痕迹。

  我本来想开口说些什么,然而当我看到站在我面前的黎溪尚脸上那浓浓的关心时,竟然什么也说不出来了。我的脑袋里一片空白,就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我整个人呆住了。

  “你怎么哭了?”他看着我,语气里面满是不可思议。

  我看着他脸上的关心和疑问,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我的心跳在不断加速,不受控制的加速。

  “我……我失恋了。”我呆呆的说。

  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竟然……像个傻瓜一样!有谁会把这种事情告诉别人啊?这么丢脸的事情,我怎么就……

  “你……”黎溪尚明显是被我的话吓到了,他应该没有想到我竟然会这么坦白的说出这件事情吧?

  “我……”我想解释,却发现此刻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的眼泪不知为何还在流。

  我明明已经不难过,但是看到眼前这个人脸上的关心,我就是有一种想流泪的冲动。

  “我、我没……”我支支吾吾,想说“我没事”,然而我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突然有一股力量将我带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一瞬间,我闻到了一股葡萄柚的清新味道。

  他……竟然抱着我?

  耳边的心跳声在提醒着我此刻发生的事情是如此真实。他抱着我,黎溪尚,他竟然抱着我。

  “不要难过了,失恋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黎溪尚在我耳边轻声的说。

  他……他是想安慰失恋的我,所以才这样抱着我吧?

  以前我竟然没有注意到,这个家伙是如此温柔的人。

  不知道是因为他的温柔,还是因为我原本就没有那么喜欢严夕也,总之,此刻的我,心里没有任何疼痛感,没有任何因为失恋而留下的悲伤难过。

  可是,我并没有推开这个温暖的怀抱,我很喜欢这淡淡的葡萄柚香味,很喜欢这样有力的心跳声,很喜欢这样暖暖的温度。

  我的眼泪没有再流出来,我只是静静的趴在他的怀里。

  阳光懒懒的照在我和他的身上,那么温暖。海风轻轻的吹着,带着微微的凉意,将我和他的头发轻轻吹起。微凉的海水,带着阳光的温度打在我的脚背上。

  “海……”他开口,似乎是想说些什么,可是良久,他却只说出了这么一个字。

  他怎么了?为什么我会感觉越来越沉重,越来越沉重,好像有什么东西压着我一般?

  为什么我们的姿势从他抱着我,变成了他靠着我呢?我感觉黎溪尚整个人向我压了过来!

  “黎溪尚……”虽然很不想破坏我和他之间这么美好的画面,但是……他真的好重,我快支撑不住了。

  我用手臂支撑住他的身体,抬头看向他。

  他的脸色怎么这么苍白啊?原本红润的脸颊竟然一点血色都没有,那丰润的唇也苍白的吓人。

  “你没事吧……”我扶着黎溪尚,有些担心的说。

  这个家伙现在的样子,已经不能用有事没事来形容了吧?看他这个样子,不知道的人,可能会以为他已经快死了吧?

  他并没有回答我,只是眉头紧锁,一副马上就要口吐白沫的表情。

  这个家伙究竟怎么了?难道是他洁癖的毛病……

  不可能啊!这片海滩怎么看都很干净,我的鼻涕眼泪也没有粘在他的衣服上面啊……

  为什么这个家伙突然就……

  “我有……深海恐惧症。”就在我迷茫额时候,黎溪尚突然开口说出了这么一句话,然后整个人就失去了重心。

  你有没有试过在海边被人扑到呢?这种滋味简直是……糟糕透了。

  我带着一身的沙子和海水,拖着有深海恐惧症这种奇怪病症的黎溪尚回到了帐篷。

  2

  这个家伙……

  从洁癖到夜盲症,再到深海恐惧症……他为什么总能有这样那样奇怪的毛病呢?

  我看着躺在帐篷里面睡得很安详的黎溪尚,不禁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虽然这个家伙总是露出欠揍的表情,可他的长相真是没话说。跟他那帅气精致的脸比起来,我似乎就惨了一点,长的这么没有特色……

  “唉……”想到这里,我不禁叹了一口气。

  这种声音除了黎溪尚会发出来之外,就没有别人了吧?

  “你醒了?”我看着坐在帐篷里面揉着眼睛的黎溪尚说。

  “失恋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没必要一直叹气吧!”他看着我,语气里带着一丝不明显的涩意。

  为什么我觉得这个家伙的语气有些怪怪的呢?

  他大概是误会什么了吧!我失恋和叹气没有什么必然联系啊!为什么这个家伙要将这两件事扯到一起呢?

  “你是不是……”

  我本来想解释,但是他并没有给我这个机会,直接开口打断了我:“我对你的恋情没有什么意见啦!我只是……只是讨厌看到别人整天唉声叹气的。”

  这个家伙……

  是因为帐篷里面的灯光的原因吗,为什么我看到这个家伙脸红了呢?他是在害羞吧?

  可是……他究竟在害羞什么啊?

  “我没有……”我再次开口。

  “好了!你也没有必要跟我解释什么。”我还没有说完,黎溪尚就再次打断了我的话。

  这个家伙让我根本没有办法讲话嘛!

  要说什么又不一次性说完,每次我一开口就打断我,这个家伙究竟在搞什么鬼啊?

  “喂!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啊?”我看着他脸上那抹奇异的红晕说。

  “我能误会什么!我好困,睡了。”听到我的话,黎溪尚的表情更加僵硬了,他以一种很不自然的语气说完这么一句话之后,就继续睡觉。

  看着这个家伙别扭的表情,我的心跳再次加速,感觉心脏就要跳出胸膛了,

  我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心跳越来越奇怪了呢?难道这是灵魂都会有的毛病吗?那黎溪尚这个家伙会不会有啊?

  我看着帐篷里面用被子蒙着头的黎溪尚,这个家伙已经睡了一下午了,还要睡吗?

  “喂……你真的这么早就睡了吗?”我郁闷的开口。

  “不睡觉能干吗?”黎溪尚说。

  这个家伙,跟人说话也不把被子拉开。这炎炎夏日的,他是想长痱子吗?

  “出去……”

  我本来想跟他说让他出去走走,突然想到这个家伙的夜盲症和深海恐惧症……带他出去,最终的结果一定是我艰难地背着他回来吧!

  “算了,你好好休息吧!”我郁闷的说完,站起身,准备一个人出去走走。

  “喂!你去干什么?”我刚刚站起身,黎溪尚就开口了。

  这个家伙干吗这么激动啊?刚刚不是还一副死也不会拉开被子的样子吗?怎么我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这个家伙就从被子里跳出来了啊?

  “我……我……”我看着这个家伙激动的模样,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应该作何反应。

  我做错了什么吗?看着这个家伙脸上惊恐的表情,一副好像我踩到了他的尾巴的样子。

  “你该不会想不开吧?”他指着我,激动地说。

  想不开?

  为什么?

  我迷茫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家伙,完全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看着他脸上激动的表情,我还真不知道应该如何反应。我应该安慰一下这个激动的家伙吧?

  可是,要说些什么呢?

  我完全不知道这个家伙现在为什么这么激动啊!

  “我……”

  我想问他,可是他并没有给我这个机会。

  “看你的样子,一定是先不开了!失恋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啊!”他激动的说。

  原来……这个家伙担心的是这个啊!

  真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这么关心我……不过,他怎么就觉得我是那种会因为一次失恋而放弃生命的人啊?

  “我不是……”我想跟眼前这个家伙解释。

  “你不要解释,我都知道。你现在很痛苦,但是天涯何处无芳草,没必要非在一棵树上吊死啊!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帅哥多的是。你暗恋的那个人应该也不是很帅啊!”他再一次打断了我的话。

  这是今天的第几次了?这个家伙到底让不让人好好说话啊?每次都打断我!

  不过……为什么我觉得这种觉得并不坏呢?

  虽然一直没有办法好好说话,但是能看到这个家伙可爱的样子,其实也是不错的。

  等等,他刚刚说了我暗恋的那个人不是很帅……

  这个家伙怎么知道我喜欢的人是谁啊?

  难道,他认识严夕也?

  就算他认识严夕也,可他怎么知道我喜欢的人就是严夕也呢?我可谁都没有告诉过。

  “你见过我喜欢的那个人?”我惊讶的看着黎溪尚。

  “你喜欢的人,我怎么可能见过啊?不过看你这种欣赏水平,应该也不会喜欢什么特别帅的人吧?”他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这个家伙,真想给他一拳,让他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你又没有见过严夕也,怎么能这么说呢?他可是公认的校草,不但帅气,还有气质,特别绅士,比起某些有各种病症的人来说,他可是优秀千百倍。”我本来只是想证明我的欣赏水平没有问题,然而当我把这些话说出口的时候才发现,我在无意间重伤了眼前的这个家伙。

  看着眼前脸色铁青的他,看着那双不断喷出怒火的眼睛,我的心好像被什么刺了一下。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其实你……”我下意识的想解释,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哼!我就是有各种病症,我就是比不上那个叫严夕也的人……等等,严夕也,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一开始,他的声音非常大,然而说到一半的时候,他的声音突然变小,好像在自言自语。

  “啊!我想起来了!我记得小白跟我说过,这两次的计划没有成功,都是因为一个叫严夕也的人!”黎溪尚激动的说。

  这个家伙高分贝的声音几乎震破了我的耳膜,让我的耳朵有些疼痛。

  小白这个家伙,怎么什么事情都跟他说啊?现在要怎么办?我看着眼前激动的黎溪尚,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想解释,可是事实就如他所说的那样,每一次这个家伙受伤,好像都是因为严夕也的突然出现。

  不对,其实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如果不是我……结果也不会像现在这个样子。

  “你就那么喜欢那个人吗?为了他连命都可以不要吗?”黎溪尚看我不回答,便再次开口。

  “对不起。”良久,我说出了这么三个字。

  我说着,眼泪也掉了下来。

  我觉得委屈,也觉得自己像个傻瓜一样,可是……我真的不能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一个无辜的人枉死。

  “你……”黎溪尚看到了我的眼泪,,整个人都愣住了。

  “我也不知道应该怎样解释这件事情,能说的也只有‘对不起’。”我低着头,不敢看他。

  “你……我……算了!早点睡吧。”

  黎溪尚似乎想说些什么,可是他支支吾吾了很久,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出口,只丢下这么一句话,然后便转身睡觉去了。

  看着黎溪尚的背影,我什么话也说不出口,最终只好选择沉默。

  帐篷很小,小的我可以清楚地听到他的呼吸声。

  这是我第一次和一个男生一起待在密室的空间里面。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中有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让我的心如同小鹿一般不断乱撞。

  我轻抚胸口,想抚平自己那不寻常的心跳。

  我翻了一个身,看着睡在我旁边的黎溪尚。此刻,他正用他那宽阔的背对着我。

  我看着他的背影,竟然有了一种想扑上去的冲动……

  我什么时候变成色女了啊?竟然对这样一个家伙有这种感觉,我想我一定是疯了!如果我的脑袋没有问题,怎么可能会对这个家伙……

  他明明那么恶劣……

  他对我那么坏,总是喜欢跟我吵架,有的时候会做一些出乎我意料的事情,会让我担心,但好像也会担心我……虽然他嘴上什么都不肯说,可是今天下午在海滩的时候,我可以感觉到他对我的担心。

  想起那个拥抱,我的心跳的更快了。

  那是我第一次被男生抱在怀里。那是一个真实的拥抱,一个温暖的拥抱,如同冬日里午后的阳光一般。

  或许就是因为那个怀抱太温暖了,才让我如此怀念,才让我还想接触那样温暖的他吧?

  我看着他的脊背,明明离我那么近,我却……

  “黎溪尚……”我不自觉得叫出了他的名字。

  下一秒,我被自己的行为吓了一跳,我怎么……怎么就那么叫出了他的名字呢?他会不会听到了呢?

  我屏住呼吸,不敢做声。

  良久,他没有任何回应,他的呼吸声依旧那样均匀。

  还好,他睡着了。

  还好,他什么都没有听到。

  如果他听到了我在叫他的名字,如果他问我叫他干吗,我应该如何回答呢?

  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叫他的名字……就那么自然而然的叫出口了,好像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这个世界上,并不是什么事情都需要理由吧?毫无原因就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比如说我突然死去,比如说我和黎溪尚的相遇……

  不管有没有理由,不管是什么理由……事情已经到了现在这一步……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不管怎么样,还好……他在我的身边。不管怎么样,还有一个叫做黎溪尚的家伙在我的身边。

  “谢谢你……”我轻声说。

  他的呼吸声依旧均匀,没有任何改变。

  我知道他没有听到,可我还是想说出感谢他的话。平时,我总是没有办法开口,只有在这种时候,我才能说出来。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和黎溪尚面对面的时候,总是没有办法平静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而他……好像也和我一样,所以……一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黎溪尚这个家伙的真实想法究竟是什么……

  我可能还不够了解他吧!而他,似乎也没有给我这个机会去了解他。

  我深呼吸,然后闭上眼睛。

  很久过去了,我依旧无法入睡,再次张开眼睛,竟然看到了……

  黎溪尚的睡颜……

  小白也真是的,既然给了帐篷,就不要这么小气啊!一次性给两顶,我和黎溪尚分开睡,就不会这么尴尬了啊!

  看着黎溪尚,我不由得感叹,原来一个人可以长得这么帅气。

  天啊!为什么我不自觉的又被这个家伙的美色迷惑了?为什么……他要长得这么好看?让我总是不自觉……

  看吧!看吧!又开始了……

  这个家伙怎么就睡得这么踏实啊?我翻来覆去都没有办法入睡,而他……好像睡得特别安稳!虽然偶尔会微微皱一下眉头,但是几秒钟之后就会舒展开来。

  明明已经睡了一整天,现在竟然还能睡得着,而我……累了一整天,竟然怎么样也没有办法入睡,这到底有没有天理啊?

  我转过身不去看他……

  事实证明,关键还在于不看黎溪尚这个家伙。只要不对着他,我就可以睡得很安稳。

  3

  这是梦,一个近乎真实的梦。

  我知道此刻我在做梦,可是我没有办法醒来。

  我正站在海边,整片沙滩上只有我一个人。

  海水怕打着我的脚背,让我不禁有了一股凉意,抬起头,竟然找不到太阳。

  我很努力想去寻找什么,我知道那是对我很重要的东西,可是不管我怎么想,都想不起自己究竟再找什么。

  海水一遍又一遍的拍打着沙滩,不知疲惫。

  我一个人沿着海岸线一直走,却总也走不到尽头。

  我不知道这片沙滩究竟有多大,我只知道,不论我怎么走,我始终无法走出去。

  我有些害怕……

  我一直以为,我身边应该有一个人陪着自己,可是……为什么走了这么久之后,海滩上依旧是我一个人呢?

  对……我在找那个人,我是为了找那个人才出现在这里的。

  那个人……

  “黎溪尚……”我终于想起我在找什么了。我在找那个一直陪在我身边的人。

  我大声的叫着他的名字,我想让他知道我在这里。

  然而,良久……

  耳边传来的依旧只是海浪的声音。

  他走了吗?不会再出现了吗?为什么我找不到他呢?无论怎样,我都找不到他。

  为什么?以前,不管怎么样,我至少可以坚信,我身边还有这样一个人存在着啊!

  可是……现在就连他也消失不见了……

  “黎溪尚……”我大声的叫着他的名字,眼泪随之流了下来。

  在海风的吹拂下,我的眼泪显得格外冰凉。这种刺骨的冰凉深深的刺痛了我。

  “你在找我吗?”就在我有些绝望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

  “黎溪尚……”我抬起头,看到那个人就站在前方,不远的前方。

  我只要再往前走那么一点点就好了。

  “我一直都在啊……”他的声音很轻,很轻,轻得让我以为这一切都是错觉。

  我一步步走向他,带着胆怯,带着担心。

  我是害怕的,害怕这一切都是假的,害怕当我走近那个人的时候,他会突然消失不见。

  我走到了他的身边,看到了他脸上温暖的笑容。

  “你刚才去什么地方了?”我看着眼前的这个人,话语之中带着责怪与担忧。

  “我一直在这里啊!”他微笑的看着我说。

  他伸手将我揽入了他的怀中。

  我听着他的心跳声,感受着从他身上传来的温暖,感觉无比安心。

  他紧紧的抱着我,我也紧紧的抱着他,在这样的海滩上,不被任何人打扰,就只是这样静静的拥抱着。

  我的脑袋贴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的心跳声。

  扑通……扑通……

  这样的声音让我觉得十分安心。

  因为这样难得的安心,我不自觉地想更用力的抱住眼前的这个人。

  “那个……你这么用力的抱着我……”他的声音在我耳边轻轻响起。

  是我的错觉吗?

  为什么我觉得他开口说话的时候显得很吃力呢?好像是被什么勒住了脖子一样。

  “我会没有办法呼吸……”

  没有办法呼吸?

  我松开了眼前的这个人,然后睁开了眼睛。

  这是……

  原本在海滩上的我和黎溪尚,什么时候到了这么窄小的空间里啊?

  原本在海滩上拥抱的我们,什么时候躺在一起,还这么……紧紧的抱着。

  与其说是紧紧的拥抱着彼此,倒不如说是我紧紧的抱着他。我看着眼前正一脸愤怒的看着我的黎溪尚……

  我突然意识到,刚刚那些在海边紧紧相拥的画面都是我的梦境。而此刻,我们两个人在这样一顶小小的帐篷里面才是真实的。

  虽然刚才的梦境是假的,可我抱着黎溪尚这件事情是真的。

  天啊!我竟然做了这么丢脸的事情,竟然……

  我记得昨天晚上,我是想过要抱黎溪尚,没想到竟然真的这么做了。虽然是在梦里面,虽然是在不自觉的情况下,可我就是抱住了那个家伙。

  现在要怎么办啊?

  我看着和我只有一厘米距离的黎溪尚,看着皱紧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他,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我很着急,想解释,但是事情已经这样了,任我怎么解释都没有用了吧?

  “那个,我……”我看着黎溪尚,想说些什么。

  “我不觉得这种时候,你应该先离我远一点吗?”黎溪尚打断了我的话,十分尴尬的说。

  我……忘了。

  从我醒来到现在,竟然一直没有要离这个家伙远一点的想法。

  想到这里,我挪动身体,往后退了一点。

  呼……黎溪尚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

  这个家伙……

  干吗长吁一口气啊?

  我刚才也没有想对他做什么啊,他干吗摆出一副如获大赦般的模样?

  我知道,擅自扑上去是我不对,可是……我也没有办法控制啊!帐篷这么小,我能怎么样?翻个身就会碰到他,我也没有办法啊!

  再说……这个家伙不是也有责任吗?没事长这么好看干吗?让我不自觉……

  “喂……你干吗一副松一口气的样子啊?”我撅着嘴,不满意的说。

  “不应该吗?”黎溪尚的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埋怨。

  他这种语气彻底激怒了我,这个该死的家伙……

  就算是我扑了上去,也不用摆出这样一副吃了多大亏的表情吧?吃亏的人是我才对好吧?

  我怎么说也是个花季少女啊……

  第一次和一个男生这样……亲密接触,多让人不好意思!

  然而,这个家伙没有露出开心的表情也就算了,竟然还一脸的哀怨,气死我了……

  “喂!抱你是我比较吃亏好吗?”我十分不满的说。

  “我邀请你抱我了吗?”他低声的说。

  为什么我觉得这个家伙的语气中带着笑意呢?

  这个家伙是在嘲笑我吗?

  “我……”

  我应该说些社呢吗来反驳的,可是……他说的没错。

  这件事情,归根结底,还是我主动抱住他的,所以……

  “那什么……我……”

  按理说,我应该随便编个理由来解释发生的一切。然而,我根本找不到理由。

  我总不能说,我是因为看到他身上有一只蚊子,想压死那只蚊子,所以才贴上去的吧?

  我郁闷的看着黎溪尚,想了很久之后才终于开口:“那个,我们要赶紧回去了。”

  我说着,拉开帐篷的拉链跑了出去。

  这种时候,还是赶紧转移话题,远离事端比较好。

  就这样,我们结束了在海滩的行程,整理好行装,准备出发回到小白和小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