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信与问史铁生数字城堡丹·布朗财主底儿女们路翎贴身情人韦昕艳阳天亦舒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青春 > 拜见死神大人 > 第五章 花盆很危险,小心!

第五章 花盆很危险,小心!

  1

  我和黎溪尚拖着行李回到了小黑和小白的住所。一路上,我们两个人没有说话,一句都没有。

  他果然还是生气了。因为生气,所以才那么沉默。

  “啊!你们回来了!”门刚刚打开,小白就跳了出来,一脸兴奋的问候我和黎溪尚。

  “嗯。”黎溪尚轻哼了一声,算是回答。

  “我们回来了。”我低声说。

  “这趟旅行怎么样啊?看你们容光焕发的样子,应该很不错吧!”小白看着我和黎溪尚,兴奋的说。

  容光焕发?小白看到的真的是我和黎溪尚吗?

  我偏头看着站在我旁边的黎溪尚,他脸上满是疲倦。他目视前方,似乎故意无视我。

  “你是白痴啊?”就在我对着黎溪尚的侧脸发呆的时候,小黑突然出现,一巴掌拍在了小白的脑袋上。

  “你干吗?”小白一边揉着自己的脑袋,一边看向小黑,抱怨的说。

  “他们两个一脸沮丧的表情,旅行怎么可能不错!不要问这么有失我们死神水准的问题好吗?”小黑一脸不爽的说。

  我的嘴角不自觉地有些抽动。

  “啊!难道旅行不愉快吗?”小白一脸关切的看着问道。

  我看了看黎溪尚,出乎意料的是,那个家伙竟然也在看我。一瞬间,我对上了他的目光,我看不懂他眼睛里的情绪究竟是什么。

  “我看,应该是任务再次失败了吧!”小黑双手环胸,一副“我就知道会这样”的表情看着我和黎溪尚。

  “任务?什么任务?”听到小黑的话,小白一脸迷茫的看向了我和黎溪尚。

  看小白一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表情,我突然很想叹气。

  “白痴,你忘了他们是要去杀林萌的吗?”小黑丢给小白一个大大的白眼。

  “啊!对了……那个任务,你们执行的怎么样?怎么不带林萌回来呢?”

  “你是白痴吗?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任务肯定失败了嘛!”看样子,小黑完全被小白激怒了。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你这么凶干吗?我这不是故意假装不知道,来调节一下这种尴尬的气氛吗?你看看他们两个的样子,多让人别扭啊!”小白看着几乎抓狂的小黑,异常淡然的说。

  看着眼前这对活宝,我突然觉得,事情好像也没有那么坏。至于我身边的黎溪尚,虽然这个家伙还是一副不爽的样子,但是我和他之间好像没有回来之前那种有隔阂的感觉了。

  就在我对着黎溪尚的侧脸发呆的时候,他突然转头看向我。

  我看着他的眼睛,那黑色的眼眸中带着一丝审视。

  “对、对不起。”我几乎是条件反射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你……算了。”黎溪尚本来是想说些什么的,可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看,他们之间真是尴尬的让人看不下去啊!”小白对小黑说。

  他虽然是在跟小黑说话,但我可以感觉到,他的话是说给我和黎溪尚听的。

  “我看,他们应该是在海边遇到了什么事情吧!”小黑摸着下巴,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很明显吗?我无措的看了小黑一眼。

  “是吗?是吗?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小白兴奋的跳到了我的面前,摇晃着我的胳膊,激动地说。

  这个家伙,还真是八卦啊!

  “我们……”昨天发生的那些事情真的要说出来吗?如果要说,又应该从何说起呢?

  “没有,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在我开口讲话之前,黎溪尚先开了口,说出了这样一句别扭的话。

  “不想说就算了。”小黑耸耸肩,一脸无所谓的表情。

  比起小黑的无所谓,小白似乎很失望。

  这个“八卦雷达站”……

  “哎呀!算了!既然你们不想说……”小白虽然嘴上这样说,但他的语气带着满满的抱怨。

  看着小白那副受伤的表情,我还真想什么都告诉他。然而,我还没有说话,他就再次开口了:“不过,失败的事情常有,就像我和小黑啊,也失败了很多次。我觉得其实杀人这种事情吧,说简单也不简单,说难其实也不难……只要把事情想得简单一点就好了啊!”小白像是在安慰我一般,说出了这样的话。

  这种模棱两可的话真的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吗?而且,说教之类的话从小白的口中说出来,真是让人觉得很诡异。因此,我只能郁闷的看着小白。

  “我觉得吧……最快解决这件事情的办法就是不要布什么局,直接拿个花盆砸死林萌就好了。”小白十分诚恳的说。

  小白那张俊脸上的表情明明诚恳极了,可是和他的话搭配,怎么就显得那么滑稽呢?

  “这……”

  还是要……害死林萌吗?

  虽然林萌对于我来说不过像是一个路人,可是……害死一个人……

  我心里的罪恶感不自觉地慢慢升高,如果可以选择,我还是不想去做这样的事情,即是这件事情是用来交换我生命的重要筹码。

  “这个主意不错哦!”我还在因为要害死林萌的事情而不断自责内疚时,黎溪尚突然微笑着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啊!我也觉得很不错!”小白看到他的话有人响应,立刻兴奋起来。

  “这么没有技术含量的死法,一点都不符合我们死神的身份!”听到他们对话的小黑十分不满的抗议。

  “这种是保险路线,什么死法不重要,关键是死神才可以。”小白振振有词。

  “你……你这个剪照片的家伙懂什么啊!”小白的话很明显的刺痛了小黑,小黑怒吼着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于是……两个人再次打闹了起来。

  因为这样一段小插曲,我和黎溪尚之间的尴尬气氛似乎彻底消除了。

  看着嘴角带着微笑陷入沉思的黎溪尚,我有了一种安心的感觉。

  这个家伙终于不生气了吗?

  “黎溪……”我想开口叫他,没想到他竟然又打断了我的话。

  “既然决定砸死她……那我们明天一早就要去学校了哦!小黄,明天早上六点,不准迟到。”黎溪尚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之后,转身回了房间。

  这个家伙……

  转变得会不会太快了一点啊?

  刚才明明还一副我欠了他几千万的样子,就在一瞬间……他竟然又变的信心满满,这也太戏剧化了吧?

  我郁闷的看着他房间的门,无奈的摇了摇头。

  明天……

  希望明天慢一点来……

  2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虽然我一直在心里祈祷这一天不要到来。

  一大早,我就被黎溪尚叫了起来。

  我带着十分郁闷的心情来到了学校。一路上,他什么话都没有跟我说。这个家伙还在生气吗?我不时瞄一眼走在我旁边的他,他目视前方,完全无视我。

  这个家伙……叫我出来,又不跟我说话。

  “那个……我们……这是……”既然他不讲话,就只能由我先开口了。

  “当然是杀林萌!”黎溪尚低声说。

  听这个家伙的语气,好像没有在生气啊!虽然他的语气充满了不耐烦,但他平常就是这个样子的……

  我斜眼看看身旁的他。他正目视前方,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难道这些天发生的事情真的只是我在意?难道只是我想的太多了?

  “我们一定要这么做吗?”我自言自语般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这些天来,我已经无数次问过这个问题了。问小黑和小白,问黎溪尚,也问我自己。我不懂,不懂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为什么我们要复活,就只能去害死另外一个人?

  “你又在说什么废话?”黎溪尚听到了我的话,面色不善的看着我说。

  看着一脸不爽的黎溪尚,我轻轻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说什么。

  我看着黎溪尚,突然觉得有点可惜。如果我选择了放弃自己的生命,同时也就选择了放弃他的生命。一边是应该和我毫无关系的林萌,一边是……黎溪尚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合作伙伴?朋友?还是别的?

  “你干吗这样看着我?”或许是被我盯着看了太久,黎溪尚十分不自然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看着这个家伙面红耳赤的样子,我突然有了一种想笑的冲动。这个家伙是在害羞吗?

  “没什么!你好看嘛!”我开玩笑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结果黎溪尚那家伙的脸更红了。

  原来这个家伙的脸皮这么薄啊!

  “你……你……快走啦!”那个家伙红着脸,加快了步伐。

  我们来到教学楼天台的时候,已经快上课了。

  “林萌应该已经进入教室了吧?”我低声说。

  按照黎溪尚做事的一贯风格,这次应该也会和前面几次一样不成功吧。

  “她会来的比较晚,我已经跟小黑打听过了!”黎溪尚自信满满的说。

  小黑的话……应该会比较准确吧!

  那……这次……岂不是真的……

  那我要怎么做呢?现在要怎么做,才能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呢?

  我并不想杀死林萌,我害怕因为自己而害死另外一个人……

  “黎溪尚,你……”

  你能不能不要杀林萌?

  这句话并不难说,只是我在面对黎溪尚的时候,特别难开口而已。毕竟,放弃了这个行动,就表示要他放弃自己的生命。

  “什么?”黎溪尚看向我。

  是我的错觉吗?

  为什么我觉得那个家伙脸上苍白呢?

  “你……怎么了?”为什么这个家伙的脸上看不到一点血色呢?这个样子的他,我不是第一次看到了。

  上一次看的……是在什么时候呢?

  “林萌出现了……”就在我还在回忆什么时候看到他这种奇怪的脸上时,黎溪尚突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什么?林萌出现了?她为什么会出现?出现在什么地方?”听到了林萌的名字,我突然紧张了起来。

  “在……在下面。”黎溪尚轻声说。

  我走到天台的护栏边朝下看,两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野中。其中一个是林萌,而另外一个是……严夕也?

  他们俩肩并肩、手牵手朝教学楼走去。

  阳光下,他们看起来是那么的相配。

  哎呀!都什么时候了,我竟然还在看帅哥美女。这个时候,我应该做的是说点什么来阻拦黎溪尚,而不是在这里看着悲剧发生吧!

  想办法……想办法……

  可我没有办法啊!

  “那个,你这样吧花盆砸下去会伤及无辜吧?”楼下有那么多人,花盆砸下去,怎么会那么巧就砸到林萌呢?而且,如果林萌遇到危险,严夕也也会挺身而出吧?

  “你这次又想因为你那个喜欢的人,叫严什么的家伙而放弃吗?”黎溪尚愤怒的说。

  “不是的……”我有点不知所措。

  这个家伙究竟在生什么气啊?总觉得这个家伙在意的并不是我不想杀林萌这件事情,而是严夕也……这个家伙对严夕也的敌意好像特别重。

  “哼……今天这次行动,我一定要成功!”黎溪尚说着,抱起花坛的一个花盆走到了栏杆旁。

  是我的错觉吗?

  为什么我觉得黎溪尚的脸色越发难看了呢?

  林萌和严夕也一步一步向教学楼走来,我的脑袋一片空白……我不知道这个时候我应该做些什么才能阻止这一切的发生。黎溪尚好像打定了主意今天一定要实施计划。

  “你……”就在我想开口劝阻黎溪尚的时候,他捧着花盆的手突然松开了。

  我看到花盆直直坠落,然而,在那一瞬间,我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在花盆上,而是放在向后倒去的黎溪尚身上。

  “黎溪尚……”我企图上前拉住他,却被他带倒了。

  这个家伙绝对比看上去要重得多。

  在我的身体接触到地面的那一瞬间,疼痛感传入了我的大脑中枢神经。然而我顾不得自己的疼痛,先爬起来检查黎溪尚有没有受伤。

  “啊!”一个尖厉的女声在我的耳边响起。

  这是……

  林萌?

  我强忍着疼痛走到栏杆边,看到了围成群的人群。在人群中心的是跌坐在地上、有些失神的林萌,而在林萌旁边的是倒在地上的……严夕也。在严夕也的身边,散落着花盆的碎片。

  怎么会是他……

  怎么可能!

  看着这样的画面,我大概能够猜到整件事情的经过。

  我想,应该是那个花盆掉下去的时候,严夕也英雄救美推开了林萌,之后花盆就砸到了严夕也吧?

  也不知道严夕也有没有事,如果他的灵魂也从身体里出来了,是不是代表又有一个人因为这件事情被牵连了进来呢?

  我是不是应该下去看一下呢?

  对……要下去看一下。如果严夕也真的灵魂出窍了,好歹也有一个跟他解释这一切的人吧?

  可是,黎溪尚怎么办呢?

  我看着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黎溪尚,实在是有点放心不下。

  一边是有可能死掉的严夕也,一边是昏迷不醒的黎溪尚,我究竟要怎么选择呢?

  我思考了一分钟之后,转身朝楼梯处跑去。

  对不起,黎溪尚……

  我现在不能放着严夕也不管……

  我并不想看着一个无辜的人因为我们而死去,虽然我很想复活,但是这样的复活方法不是我想要的。

  我跑下楼的时候,救护车已经到了。

  医护人员小心翼翼地将严夕也抬上了担架,然后将担架放到了救护车上。我想也没想就跟着跳上了救护车。

  随后,跌坐在地上的林萌也跳上了救护车。

  一路上,林萌都紧握着严夕也的手。

  “夕也……你要振作!你一定不能出事!”林萌一边哭一边说。

  看着这样的画面,坐在他们身边的我觉得自己显得有些多余。我应该庆幸吗?庆幸他们看不到我。

  我本来应该很难过,可是……我并没有。此刻的我,除了愧疚之外并没有别的情绪,不对……好像还有一点羡慕。

  我在羡慕,羡慕他们可以这样相爱,羡慕林萌……可以有人为她这样付出。

  严夕也,你千万不要有事啊……

  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林萌……怎么办呢?

  救护车开到了医院,几名医护人员将严夕也抬到了急救室。

  急救室的红灯亮起,大夫走了进去。

  “请一定要救活他!”林萌拉着大夫的白袍,哀求的说。

  大夫没有说话,只是冲林萌点了点头,然后大步走进了急救室。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很快就过了三个小时。

  在这三个小时里,林萌一直愣愣的站在手术室门外,目不转睛的盯着手术室的大门。

  她现在一定很害怕。我想去安慰她,可是她听不到我说话。她看起来是那么无助,那么可怜。

  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

  “对不起……”我对林萌轻声说。

  虽然,我是因为她才死掉的,可是……她并不知情啊!我怎么可以让她重复我所经历过的痛苦呢?

  “真的很对不起。”我轻声说着,眼泪不自觉地滑过脸颊。

  冰凉的泪水落在我的手背上。

  就在我觉得无比愧疚的时候,手术室的红灯灭了,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医生,医生,他怎么样了?”林萌见到医生走出来,赶紧跑了过去,十分紧张的开口。

  “病人已经脱离了危险。”医生取下口罩,微笑着说。

  “谢谢您!谢谢您!”林萌一边鞠躬,一边激动地说。

  “呼……”我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还好,严夕也没事。

  如果他真的有什么事,林萌会有多难过呢?而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结束这场悲剧。

  我看着医生将严夕也从手术室里推出来,病床上的严夕也没有睁开眼睛。他躺在病床上,就像睡着的天使一般,那么美丽,那么耀眼。

  还好……你活着。

  我在心里默默的说着,然后转身离开。

  3

  当我回到小黑和小白的住所时,已经是晚上了。

  这一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正是因为这些事情,让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我不要杀林萌,我不想用别人的生命来换取自己的生命,即便我是因为别人而死去的。

  今天,我一定要跟他们讲清楚。

  这样想着,我推开了大门。

  “啊!亲爱的小黄,你回来了啊!”我刚刚推开大门,小白就跳了出来,一脸兴奋的说。

  我好像已经习惯一开门就听到小白的问候了,虽然我从来不知道这个家伙究竟是从什么地方跳出来的。

  “是啊……”我勉强的挤出了一丝笑容。

  “不想笑就别笑,真难看。”小黑站在小白身后,没好气的说。

  小黑的一句话让我原本就很僵硬的笑容变得更加僵硬了。

  、“小黑,干吗那么毒蛇啊!小黄,不要理他……哈哈!今天你怎么独自回来了?”小白一边说,一边丢给小黑一个大大的白眼。

  糟了……我忘了黎溪尚。

  想到这里,我转身就要出门去找黎溪尚。

  然而,一只手拉住了我的胳膊。

  “喂,你要去哪里?”身后传来一个带有怒意的声音。

  “当然是去找黎溪尚啊!他还在学校的天台上……”我说着,转头看向那个拉住我的人。

  这个……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此刻拉住我的人会是黎溪尚啊?这种瞬间转移的技术,为什么我不会啊?

  “你不是应该在学校的天台上吗?”我几乎是条件反射般问了这么一句话。

  “你以为没有你我就回不来了吗?”黎溪尚十分不满的说。

  看这个家伙脸色铁青,一副快要喷出火来的样子,我总算放心了……天啊!我为什么会有一种安心的感觉呢?

  “不是的,我不是这个意思。”面对他的愤怒,我只能选择低头,毕竟,今天是我丢下他,选择了严夕也。

  “不是这个意思?不是这个意思你就把我一个人丢在了那里?”他十分不满的说。

  “我……”看着恨不得给我一拳的黎溪尚,我实在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啊!小尚尚,你不要这么生气嘛!小黄应该是有什么苦衷啦!”小白似乎也很担心黎溪尚会给我一拳,所以赶紧出来帮我讲话。

  “苦衷?哼!”黎溪尚十分不屑的说。

  看着这样的黎溪尚,我实在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所以只好带着一脸求助的表情看向小白,只见小白用口型说着“道歉”这两个字。

  “对、对不起……”我领会到小白的意思之后,赶紧开口说出这样的话。

  “啊!小黄已经道歉了,小尚尚,你就不要生气了嘛!”小白帮我说话。

  我向小白投去感激的目光。

  “哼……”黎溪尚轻哼一声,不理会我的道歉。

  这个小气的家伙……

  我郁闷的看着黎溪尚,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哎呀!小尚尚,男生还是不要这么小气啦!”小白充当起了我和黎溪尚之间的和事佬。

  比起小白的热情帮忙,小黑则选择在我们旁边黑着脸作壁上观。

  “哼……”黎溪尚依旧不肯松口。

  “哎呀!大不了这样,下次丢花盆这种事情由小黄来做嘛!”小白努力帮我劝导黎溪尚。

  “真的?”听了小白的话,黎溪尚立即看向我。

  丢花盆?

  这个倒是没有问题……只是,我不想再伤害林萌了。

  “那个,我们可不可以放弃杀林萌?”我想了很久,终于决定说出这句话。

  虽然我知道现在不是说这句话的最好时机,可我害怕过了今天,自己就没有这样坚定了。

  “什么?”听到我的话,小白露出一脸震惊的表情,他瞪大眼睛看着我,那种眼神,好像是在看什么史前动物一般。

  比起小白的惊讶,黎溪尚显得平静多了。

  他用一种我无法看懂的眼神看着我。他的脸上没有惊讶,仿佛早就知道我会说出这样的话一般。

  “最终,你还是因为那个毫不相干的严夕也,要放弃自己和我的生米是吗?”黎溪尚看着我,语气中竟然带着一丝绝望。

  怎么又扯到严夕也了?

  我真的快被他的跳跃性思维打败了。

  “我……”我想开口告诉他,我并不是因为严夕也才要放弃的,可是……看到他那样悲伤的模样,我竟然说不出口。

  我根本没有办法解释清楚我为什么会放弃自己的生命,是因为我不想用那种害死别人的方法来换取生命吗?是因为林萌和严夕也之间的感情让我感动吗?

  我不知道。

  我的大脑一片混乱。

  我唯一清楚的是,我并不想伤害林萌,不想伤害任何人。

  “对不起……”我不知道这是我第几次对黎溪尚说这三个字了,从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一天开始,我好像就在不停地向他道歉。

  黎溪尚看着我,他的目光好像是要将我看穿一般。

  “够了……我不会放弃自己的生命,所以……你要放弃就放弃好了,我一个人也可以杀掉林萌。”黎溪尚说完,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唉……”原本充当和事佬的小白叹了一口气,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短短几秒种,偌大的客厅里就只剩下我和小黑了。

  小黑眯着眼睛看着我,满脸不悦。

  “你……”我想开口问他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可是当我看到他脸上的表情时,竟然硬生生的将话忍了回去。

  最终,小黑什么也没说,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客厅里只剩下我一个人。

  我做错了吗?我这么问自己……

  我也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伤害了黎溪尚。

  他失望的眼神,他失望的语气,让我有一种深深的负罪感。为什么我会觉得,是我放弃了他呢?好像是我放弃了他的生命一般。

  黎溪尚,我要怎么做才好呢?

  怎么做才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