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花婿鉴定期寄秋罗德岛战记水野良二分之一专属恋人2米朵拉十二月五号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青春 > 拜见死神大人 > 第六章 陷阱很危险,小心!

第六章 陷阱很危险,小心!

  1

  一整夜,我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脑袋里面闪现的都是黎溪尚失望的神情,和他带着绝望的口吻说出的那些话。

  直到天色微亮,我才慢慢有了睡意。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睁开了眼睛。刺眼的阳光让我眼睛生疼。我揉着因为睡得太少而有些肿胀的眼睛,懒懒的下了床。

  又是一天过去了,我们仅有的三十天还剩下多少?

  我突然有点不敢想了,我有些害怕……如果我们没有完成任务,我真的会死掉吗?离开了这里,我会到什么地方去呢?那个地方会不会很可怕呢?那个地方会不会有黎溪尚陪着我呢?

  黎溪尚……

  他昨天是不是说他还没有放弃呢?

  他是不是说……要杀林萌?

  想到这里,我拉开房门跑了出去。

  客厅里面,小白正在餐桌前一边吃三明治一边看报纸。

  这个家伙好像每天都很悠闲啊……每次我只要到客厅,一定可以看到他。

  他似乎是听到了开门声,抬头看向我,微笑着开口:“早啊,小黄!”

  “那个……黎溪尚……”我有些紧张的看着小白说。

  黎溪尚到什么地方去了呢?

  那个家伙一向早睡早起,这会儿在客厅里没有看到他,是不是就代表他已经出去了?以他现在的状况,也不可能出门见朋友,所以可以得出的结论是不是就是那个家伙去杀林萌了?

  “小黄,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哦!我跟你打招呼,你就应该跟我打招呼,这样才是有礼貌的好孩子。”听到我的话,小白皱起了眉头,一本正经的说。

  这个家伙……他还真是够挑剔的。

  “早啊!那个,你现在可以告诉我黎溪尚到什么地方去了吗?”我没时间跟他抬杠,焦急地问道。

  “小黄,虽然你跟我打了招呼,但这样敷衍的态度还是让我很难接受。”小白继续一本正经的说。

  这个家伙!

  难道是要把我逼疯吗?

  “啊!小白!早上好啊!早餐很好吃吧?报纸看起来好像也不错啊!”我努力保持镇定,挤出一丝难看的微笑对他说。

  “嗯,嗯,嗯!这样才对嘛!虽然你的笑容很难看,但是我可以感觉到你的真诚。”小白很满意的冲我点了点头。

  我觉得,我迟早有一天会被他气死。而且,我保证我刚才的笑容百分百不真诚!

  “你现在可以告诉我黎溪尚在什么地方了吗?”我郁闷的问。

  “当然不行!”小白坚定的说。

  “为什么?”听到小白那坚定的语气,我更感觉大事不妙。

  那个家伙一定是去做什么了,而且应该是特别交代了小白不要告诉我。

  “因为小尚尚告诉我,绝对不能告诉你他要在林萌上学的路上挖陷阱,等她放学的时候就让她掉进去,不然你一定会阻止他的行动。”小白十分坚定的说。

  挖陷阱?

  这家伙……

  “那你知道……”我本来想问小白黎溪尚在什么地方挖陷阱,但是我最终没有问出口,因为我突然想起上次小白给黎溪尚指路,结果害我们在错的地方等了一整天的事情。问一个路痴要往哪里走,还不如直接自己去找。

  “算了,我出门了。”我说着就朝大门走去。

  “小黄……”身后的小白再次开口。

  我转头,看到了小白那张脸上出现了罕有的认真表情。

  “什么?”我看着小白说。

  “小黄,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你选择放弃,但你不可以要求黎溪尚也放弃。那不公平不是吗?”小白微笑着说。

  不公平吗?这件事情从头到尾就没有公平过吧?

  “我不是要去阻止,我只是欠了黎溪尚一个解释。”我轻声说着,然后打开门走了出去。

  是的,我欠了黎溪尚一个解释。就算不能阻止黎溪尚,我也要让他知道,我并不是因为喜欢严夕也才放弃了他和我的生命,我只是……不想让自己的悲剧在别人身上重演而已。

  我还记得刚刚得知自己已经死亡的消息时那种难以接受的心情。

  2

  林萌家到学校并不远,却有无数条小路。究竟哪一条路才是林萌会走的路呢?难道要一条一条找?

  我思考了很久,还是决定到学校等林萌放学。到时候我只要跟在林萌身后就知道她的路线了。

  我觉得自己真是很聪明啊,竟然能够想到这么好的方法!

  下午,我站在学校门口注视着来来往往的学生,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

  俊男美女好像总是能在第一时间吸引人的眼球,我几乎是一眼就看到了从校门内并肩走出来的林萌和严夕也。

  他们手牵手一起从学校走出来,严夕也脑袋上还裹着纱布。他今天已经可以来上学了,应该上的不是很严重吧。

  这样想着,我松了一口气。

  我跟在他们身后,看着他们那样的亲密,突然觉得有点失落。这种失落并不是因为我对严夕也还有什么眷恋,而是因为……我从没有感受过这样的甜蜜。长这么大,我连手都没有和男生牵过。

  “救命啊……”

  “有人吗?”

  “救救我啊……”就在我迷茫的时候,突然听到前方传来呼救声。

  这个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呢?好像在什么地方听到过。

  等一等……这不是黎溪尚的声音吗?

  我想着,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

  这……还真是一个特大号的陷阱啊!

  当我跑到那个叫喊声发出的地方时,我震惊了……黎溪尚竟然能在这么狭窄的小路上挖出这么大一个坑,也真是不容易啊!这种将整条路都挖开的大工程,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黎溪尚……”我看着这个足有五米深的大坑里站着的那个人,郁闷的开口。

  “怎么是你?”黎溪尚看到了我,我显然愣了一下,之后露出了不满的表情。

  这个家伙,为什么老是这么记仇啊?别人不都说,男生都很大方吗?怎么这个家伙比女生还小气呢?

  “我不来,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吧?”我郁闷地说。

  这话虽然听起来有点怪,但确实是实话啊!他的呼救声,普通人是绝对听不见的。如果不是我,还有谁来救他呢?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啊?”黎溪尚没好气的说。

  听听这个家伙的语气,充满抱怨;看看他嫌弃的表情,好像很不想看见我。

  “啊!夕也,这里好像在修路。”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到林萌的声音在我的身后响起。

  “嗯,好像是啊!那我们换一条路回家吧!”严夕也的声音随之响起。

  我转头看向那两个人,他们只留下两个背影给我。

  “又是因为他吗?”就在我对着那两个人的背影发呆的时候,陷阱里的黎溪尚开口问道。

  “啊?”我迷茫的发出了这么一个单音节。

  “因为他?”他的话是什么意思啊?这个家伙最近怎么老是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呢?

  “没什么,你快点拉我上去!”听得出来,黎溪尚此刻在生气。

  这个家伙究竟在生气什么啊?

  这些日子以来,我好像不断触碰到这个家伙的“雷区”,所以他才会动不动冲我发脾气。

  “你干吗不自己上来?”让我拉他上来,还冲我发脾气,可恶的家伙!

  “我要是能自己上去,还用等到现在吗?”黎溪尚十分不满的说。

  他的话倒是蛮有道理的,可是……

  “你为什么上不来啊?”

  “白痴!我挖完陷阱之后才发现忘记带绳子了,我根本没有办法上去好吗?”黎溪尚十分不满的说。

  挖陷阱却不带绳子,到底谁才是白痴啊?这个家伙竟然还好意思数落我!而且,这个陷阱挖的这么明显,谁会掉进去啊!

  “好吧,我现在去找绳子。”我郁闷地说,准备转身去找绳子。

  结果……悲剧发生了。

  我虽然一直知道我的左小脑不发达,但是没有想到竟然不发达到这种程度。在我转身的那一瞬间,我的左脚竟然踩到了右脚,然后我整个人向后倒去。

  我感觉身体开始下坠。

  “啊……啊……救命啊!”我大声尖叫。

  这个时候,如果能出现一个人英雄救美就好了!这个时候,如果我能掉到谁的怀抱里面,应该就能够免受皮肉之苦了吧?

  可是……我掉下去的地方只有黎溪尚啊……

  那个家伙真的会接住我吗?

  “啊!”随着我的屁股接触到地面的那一瞬间,答案出来了——那个家伙完全没有要接住我的意思。

  我气愤的揉着屁股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站在陷阱一边的黎溪尚,心里升起怨恨。他原本不是站在坑的中间吗?怎么闪到了一边啊?这个家伙……不想接住我也就算了,竟然还闪到了一边?

  “我……我……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因为天黑了,看不见你……”大概是感受到了我强烈的不满,黎溪尚结结巴巴的解释道。

  呃……算了,对于这个家伙,我还能期待什么呢?不过……他的这句话是不是代表他原本是打算接住我的呢?是不是代表他其实是关心我的呢?

  咦?奇怪,我为什么会那么在意他关不关心我呢?

  “没关系啦!也不是很痛,不要担心!”我笑着说。

  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窃喜的感觉,可是这一刻我真的很开心。黎溪尚让我知道,我的身边还是有人在关心我的,他让我觉得无比安心。

  “谁……谁担心你了!哼……”黎溪尚转过头,别扭的说。

  这个家伙又怎么了?刚刚不是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又别扭起来了?

  我们两个陷入了沉默之中。

  我看着这家伙在角落里看着墙壁的样子,突然觉得有点好笑。很多时候,这个家伙都像一个小孩子,任性、倔犟。

  “喂……黎溪尚。”如果说他是小孩子,那么只要我哄哄他是不是就没事了?

  “我不想跟你讲话。”黎溪尚冷冷的说。

  就算是要哄小孩子,也要知道小孩子是因为什么不开心吧?这个家伙……

  “黎溪尚,不要老是这么别扭好不好?这几天你的态度都怪怪的,你到底怎么了?”我想了很久,都不知道这个家伙究竟是为了什么生气。这样胡思乱想也不是办法,所以我选择直接找他问清楚。

  “我怎么了,难道你不知道?”黎溪尚没好气的说。

  我怎么可能知道啊?这个家伙又不肯说,整天对我呲牙咧嘴、横眉怒目。我还没有说什么,他就一副快要爆炸的样子,我都不知道我究竟是在什么地方得罪他了。

  得罪他?

  难道……

  “你是因为我昨天把你丢在天台上,所以在跟我闹别扭吗?”我小心翼翼的看着他。

  他转过身看向我,脸色比刚才更难看了。

  “不是吗?那是为什么啊?”我迷茫的看着黎溪尚。

  那个家伙只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我……

  只是,他真的能看得到我吗?现在天都黑了,他不是有夜盲症吗?明明什么都看不到,还要把眼睛瞪得那么大,真的不累吗?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也想知道你为什么到现在都不懂!你难道就没有感觉到吗?”黎溪尚的声音突然升高了。

  我应该懂得什么呢?面对突然发起火的黎溪尚,我心里十分委屈。

  “你、你有什么话好好说啊!干吗那么凶?”

  “你是傻瓜吗?你是白痴吗?为什么就不能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呢?我知道你喜欢那个叫做严夕也的家伙,我也知道你可以为他付出一切,可是你不觉得这一切对我不公平吗?为什么你因为喜欢的人放弃了生命,我就也要放弃呢?”黎溪尚大吼道。

  我看着愤怒的黎溪尚,不知道应该作何反应。

  我差点忘记了我还欠黎溪尚一个解释,我应该告诉他,我并不是因为喜欢严夕也才放弃这一切,我只是不想看着别人因为我而面对生死离别……

  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坚持?为什么我会这么想跟他解释这一切呢?

  突然,我好像明白了什么。

  我不喜欢严夕也了,或许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严夕也。以前那种喜欢,纯粹是一种对偶像的崇拜。因为他高高在上,因为他外表俊朗,因为他很出众,所以我自然而然的把他当做我喜欢的人。或许,我只是喜欢那种倾慕他的感觉吧。

  我不喜欢严夕也这件事情,其实自己也在有察觉了。在海边的时候,我看着他和林萌开心的手牵手,心里并没有那么难过。今天黎溪尚的话,只是更加证明了我的这种感觉。

  今天发生的这一切……还告诉了我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我对黎溪尚的感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对不起……”虽然我想跟他解释这一切,可是在解释之前,我还是想对他说这三个字。

  “够了!什么都别说了!”黎溪尚失望的大吼。

  听着黎溪尚失望的话语,我突然有点难过。这件事情都怪我,怪我犹豫不决,怪我总是没有办法说出自己的真实感受。

  想到这里,我的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

  “黎溪尚……”我叫着他的名字。我的声音因为哭泣而有些颤抖。

  “你……在哭吗?”黎溪尚似乎听出了我语气之中掩饰不住的颤抖。

  “黎溪尚,你什么都不要说,只要听我说。”我深呼吸,然后开口。

  无论如何,今天我一定要将所有的事情都说清楚。全世界,我最不想让他误会我。因为我知道……他对于我来说有多重要。

  “傻瓜,我不是故意宠你发脾气的,我只是……”黎溪尚叹了一口气,轻声说。

  他的语气带着无助,就像做错事的小孩子一般。

  “是我不好,我早就应该告诉你的。我……并不是因为严夕也才放弃的。”我打断了黎溪尚的话。

  我终于说出来了,在这句话说出口的一瞬间,我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

  我抬头看着黎溪尚,努力想看到他此时此刻的表情。然而他只是低着头,像是在沉思,因为天色太暗,我根本看不到他的表情。所以,我也根本猜不出此时此刻的黎溪尚究竟在想什么。

  “你……不用为了安慰我而说出这样的谎话。”他的语气之中充满了不确定。

  这个大傻瓜竟然在这种时候不相信我。

  “你是傻瓜吗?连真话假话都分不清楚的傻瓜!我并不是因为严夕也才放弃自己的生命的,这绝对不是谎言!”我大声说。

  “真……真的?”黎溪尚的语气依旧充满了不确定。

  “当然是真的。”我肯定的说。

  “那、那你为什么一天到晚阻止我杀林萌呢?而且每一次都是因为严夕也那个臭小子。”黎溪尚撅着嘴巴,不满的抱怨。

  是我的错觉吗?

  为什么我感觉黎溪尚在提到严夕也的时候,有一种特别别扭的感觉。这种别扭,通常被人称作……吃醋。

  “那只是碰巧啊!”我解释道。

  我也觉得这些事情巧得有些不可思议……

  “就那么巧?”黎溪尚的语气依旧带着不信任。

  “到底要我怎么说你才相信啊!我之所以那么做,是因为我不想伤害无辜的人,不想有人重复发生在我们两个人身上的错误。也就是说,就算那个人不是严夕也我也会那么做。”我大声地说。

  黎溪尚似乎是被我的话震撼到了,他瞪大眼睛看着我。

  “那,那你为什么要放弃……复活?”黎溪尚轻声说。

  “我并不是放弃复活,我只是……不想用害死林萌来换取自己的生命。用一个人的命来交换另外两个人的命,这样真的好吗?我每天都在想,如果我真的杀死了林萌,如果我真的复活了,我会安心吗?”我看着他,说出了自己最真实的想法。

  真的能够安心吗?

  我不断的这样问自己。

  黎溪尚听了我的话,脸上满是不可思议。

  为什么他的脸上会出现这样诧异的表情呢?好像他在听天方夜谭一般。

  “应该不会安心吧!每天醒来,只要一想到自己的生命是用另外一个人的生命换来的,就会一整天都没有办法做别的事情。”黎溪尚若有所思的说。

  我看着黎溪尚脸上突然出现的忧虑表情,这才明白,原来他和我是一样的,也有着这样那样的顾虑。

  “这么多天了,我也每天都问自己,这样做真的好吗?然而,就在我想放弃的时候,又有一个声音告诉我,我是因为她而死的……”

  原来,我们都为了自己的生命和别人的生命在矛盾着。

  我看着他,眼泪不自觉的涌出眼眶。

  我原本以为只是我才会像个傻瓜一样,为了这种事情而犹豫,没有想到原来黎溪尚也是一样的。

  “我并不想伤害她,可是我想复活。我觉得自己有太多的事情没有做完,有太多的事情想去做。我觉得这样不公平,凭什么我要经历这一切,而她……”黎溪尚的声音带着我无法理解的悲哀。

  “我也曾觉得不公平,凭什么死的人是我,凭什么……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不管我们怎么追究,都不会找到答案。”我低声说。

  我低下头,泪水滑过脸颊,打在我的手背上。

  泪水那么冰凉,让我的手背有一点刺痛。

  突然,一股力量将我向前拉,我扑进了一个怀抱。淡淡的柚子味道……那是属于黎溪尚的味道。

  他的怀抱是温暖的,如同记忆里面的一样。我的眼泪继续流着,打湿了他的衣服。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这样抱着我。

  还好,在这样的晚上,我的身边有这样一个人。

  还好,我认识了这样一个人。

  “对不起,谢谢你……”我轻声说。

  我能感觉到他抱着我的手臂僵了一下,然后收紧。

  对不起,之前我什么都没有说,结果让你误会。

  谢谢你,在我经历这样一系列如同闹剧一般的事情时,你依旧陪在我的身边。

  我也紧紧的抱着他。

  “喂……你们还要抱多久啊?你们说个时间,我们先回家吃点东西,一会儿再来救你们。”不知过了多久,我们头顶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黎溪尚放开我,我们两个人抬起头,只见小黑和小白的脑袋出现在陷阱边。

  面对突然出现的小黑和小白,我的脸不自觉的有些发烫。为什么我会有一种偷情被发现的感觉呢?不对,这种形容好像有一点奇怪。我此刻应该是早恋被爸妈发现的感觉吧!

  “你们什么时候来的?”比起我的害羞,黎溪尚显得冷静了许多。

  我看向黎溪尚……这个家伙的脸红得像煮熟的虾。原来,他也只是在假装镇定。

  “嗯……大概是小黄刚刚掉下去的时候吧!”小白理直气壮的说。

  这两个家伙……既然这么早就来了,干吗不拉我们上去啊?难道……他们是在偷听?

  等等,如果他们一直都在,是不是代表他们听到了我和黎溪尚的全部对话啊?

  天啊!丢死人了,没脸见人了……

  “啊!我发誓我们绝对没有听到你们不想杀林萌的对话!”就在我还来不及说什么的时候,小白突然再次开口。

  这个家伙……

  “你是白痴啊!”小白刚刚说完,小黑就抬起手朝小白的脑袋上拍去。

  如果是平时,小黑拍小白并不是什么大事……然而,这次小白和小黑可是站在陷阱的边缘……这一巴掌拍下去,小白不由得向前倒去。

  当人在快要摔倒的时候,总是会不自觉的拉扯身边能够让自己保持平衡的东西。小白倒下之前,身边除了小黑,没有任何能够供他拉扯的东西,所以……悲剧发生了。

  事实证明,就算是死神,也有着和人类一样的条件反射。

  而这个证明的结果就是……

  他们俩也掉进了陷阱里。

  “救命啊……救命啊……”大半夜里,我们四个在陷阱里叫破了喉咙。

  可是,依旧没有人来救我们。

  3

  最终,我们选择了用叠罗汉的方法从陷阱里爬出来。回到家的时候,大家都已经筋疲力尽了。

  虽然很累,可是我很开心。因为在这个晚上,我终于消除了和黎溪尚之间的误会。我也悄悄察觉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对黎溪尚的心意。

  我走到房间门口,伸手握住门把手,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挑。我转身,看向正在开自己房门的黎溪尚。

  突然,毫无预兆的,他也回过头来。

  一瞬间,我们四目相对。

  这个家伙干吗突然回头啊?让我怪不好意思的。

  我低下了头,不看他。

  “喂!你们……”就在我手足无措地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个愤怒的声音。

  这似乎是小黑第一次主动开口和我们讲话吧?我和黎溪尚同时转头,看向坐在沙发上的小黑。

  “你们真是……”小黑颤抖着说。

  小黑怎么了?虽然这个家伙的态度一直都不好,但他不是一直喜怒不形于色吗?为什么他的脸上会出现这样的表情呢?他是受了什么刺激吗?在回来的路上,他好像就有一点奇怪,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现在是要爆发了吗?

  “小黑,不要这么生气啦!会长皱纹的。”一旁的小白似乎也被小黑的愤怒吓到了。

  “生气?”我和黎溪尚异口同声的重复着这两个字。

  小黑生气了吗?

  看他眉头紧锁,眼睛瞪圆,一副快要喷出火的样子……

  很明显,小黑生气了。

  没道理啊!今天小白好像没有惹他生气吧?难道……他是对小白把他拉下陷阱的事情耿耿于怀?

  平常还真没看出来,原来小黑是一个这么记仇的人啊!

  “这不是生气不生气的事情,而是这两个家伙……他们怎么跟你一样脑袋不灵光啊?”小黑愤怒的说。

  脑袋不灵光?他是在说小白马?如果他想说小白,干吗牵扯我和黎溪尚呢?

  “小黑,这件事情我觉得还是要说一下。你每次都骂我白痴,这样也就算了!我宰相肚里能撑船,不跟你计较。可是这一次你把我和他们两个列在一起,那就是你的不对了。我觉得,我至少不会做出这么错误的选择。”小白振振有词。

  小白口中的“他们两个”该不会是指我和黎溪尚吧?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黎溪尚十分不耐烦的问。

  黎溪尚是应该不耐烦的,我也快不耐烦了。叫住我们,又不跟我们讲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觉悟吧!你们这些凡人!”小黑愤怒的吼道。

  听着小黑的这句话,看着他怒发冲冠的样子,如果这会儿能再配上一点劲爆的背景音乐,我或许会觉得自己是在看什么动画片。

  “呃……小黑,你要变身了吗?”虽然没有背景音乐,但是小白的这句背景音好像好不错。

  “对,变身……变你个头啊!别在这里捣乱,我今天一定要把事情跟这两个家伙讲清楚。”小黑愤怒的说。

  他到底要讲什么事情啊?为什么会这么激动呢?

  “我说小黑啊!你要冷静,冷静一点……”小白拉着小黑低声说。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安地感觉。

  “现在不是冷静不冷静的问题,这些事情如果不说,他们就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小黑焦急的说。

  严重性?

  我心中不安的感觉因为小黑的这句话增强了,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才会让小黑这么激动。

  “这件事情还没有定下来,所以以后再说啦!”小白边说边推着小黑进了房间。

  最终,小黑也咩有将那件很严重的事情讲出来。

  小黑和小白回到了房间之后,就只剩下我和黎溪尚在客厅里大眼瞪小眼。

  “你……”我们两个同时开口,又同时止住。

  我看着黎溪尚,他也看着我。他的眼眸那么深邃,如同一汪深不见底的潭水,美丽而神秘。

  那么漂亮的眼睛让我一时间有点呆滞。我看着他,一时间竟然忘记了自己该说些什么。

  “咳……”

  直到黎溪尚咳嗽了一声,我才回过神来。

  “啊!那个,我要睡觉去了。”我尴尬的说。

  “嗯……”他发出了一个单音节,算是回应。

  我们结束了这样的对话,本来应该转身回到各自的房间,然而……我们两个都没有动。

  我为什么不回房间呢?

  因为……我想看着他先走进房间。

  可是,他为什么也不动呢?这我就不知道了。

  “你们两个还真是让人尴尬的看不下去啊!”就在我们两个彼此对视的时候,小白突然出现了。

  这个家伙不是在小黑的房间里吗?什么时候出来的啊?

  死神没有脚步声,我还能理解,可是……没有开门关门的声音就让我不能接受了。

  “我要去睡觉了。”不知道为什么,小白的出现,让我再次有了一种偷情被发现的感觉。

  为了避免尴尬的气氛继续蔓延,我决定早点回房睡觉。

  “小尚尚,还有小黄……我有件事情要跟你们说。”我刚转过身,小白突然开了口。

  我转过头,看到小白那张俊秀的脸上露出十分认真严肃的表情。

  看着小白这样的表情,我的心七上八下。每次他露出这种认真地表情时,带来的都是坏消息!

  “什么事?”黎溪尚开口。

  黎溪尚的语气带着些许不易察觉的颤抖。

  其实,黎溪尚也在害怕吧?

  “就算你们放弃了杀林萌,也不会改变什么的。”小白的声音很低沉,似乎在努力控制着情绪。

  “林萌一定会死,这是不能改变的。而你们……如果不行动,只会陪她一起死。”小白低声说。

  一起死吗?

  因为小白的这一句话,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我看向旅行社,他正望着地板出神。

  我想,今晚应该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吧!

  可是……就连这样的不眠之夜也没剩几个了。

  究竟是要选择死亡,还是选择继续杀林萌呢?我想复活,却不愿意以这种方式复活。

  人的一生要面对许多选择,每一个选择都有可能改变一生。

  这一次,我做出的选择,究竟会给我这一生带来什么样的改变呢?

  现在的我不知道,因为——

  我害怕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