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生死两分钟罗伯特·克莱斯桃花新传司马紫烟月出秋山(舞阳系列)步非烟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青春 > 白昼的星光 > 第十章 渐行渐近

  如果说恋爱是应该带来笑容的,那么顾且喜必须承认,当年的秦闵予对她是真的没有特殊的好感,记忆里他所有的笑容都源于他的成绩,他的征服,而不是她顾且喜。而她现在的笑容,又为着谁呢?

  到了单位,很多老师见了她都问:"小顾,什么事情那么开心?"她翻出镜子照了下,自己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

  "顾老师一定是恋爱了。"一个进来办事的学生大胆地猜测。

  且喜又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脸,恋爱时候的脸应该是这样的表情吗?她真是不知道。以前,跟着秦闵予,每天都很忙似的,所有的关注都在他身上。秦闵予没有对她的打扮置评的时候,她自己也没有为悦己者容的自觉,所以,那时候自己的样子,她根本不记得,倒是秦闵予的很多表情、动作,还历历在目。

  如果,恋爱是能带来笑容的,那么,现在她可以完全相信,秦闵予对她,真是没有特殊的好感。似乎记忆中他所有的神采飞扬,都源于他取得的一些成绩,也许只有征服,才能够带给他快乐吧。而她,顾且喜,显然不是他要征服的对象。

  不过,也不是只有恋爱会带来笑容,且喜对着自己伸了伸舌头,通常小鬼的心情是受魔王的左右的。

  手机响了,上面跳跃着显示:丁止夙。

  "止夙,这么早。"

  "秦闵予的家人,你是不是能联系到?"

  "怎么了?"且喜觉得止夙的声音有点急切,这对于她来说,是很少见的事情。

  "他来医院挂急诊,高烧,初步判断是阑尾炎,马上要动手术,需要联系他家人。"

  "我马上给他家人打电话。"且喜挂断电话,再拨号,秦闵予家里的电话她记得比自己家的都纯熟,虽然以前也未必常打,但总有拿起电话,想打给他又不敢拨的时候,那个号码和他的手机号码一样,她能倒背如流。电话响了好一阵儿,没人听。

  "止夙,他家里没人。他现在怎么样?"

  "状况不大好,不动手术的话,有穿孔的危险。"丁止夙也有点儿慌了,"他家里还有别的亲戚吗?"

  "嗯,有的,但我得过去找,手边没有联络方式。他自己签不行么?"

  "按规定是不行的。"

  "让秦闵予接下电话,"且喜也没了主意,"看他怎么说。"

  过了一会儿,"且喜?"秦闵予的声音传出来。

  "秦叔和杨姨呢?"

  "他们去乡下了,给一个表叔公做寿。"

  "别人呢,也去了?"且喜不用他回答,就知道他们家的人估计都去凑热闹了。"小天他们呢?"小天是秦闵予的表弟,小时候也常在一起玩的。

  "我没他们的电话,这会儿估计都上班了。"

  "我马上打车过去,你等我。"且喜冲到主任那里,以家里有人生病为由请了假,就打车往医院赶。其实只是三四站地的路程,她觉得自己赶得心口俱焦,下车的时候,都忘记给车费了。

  丁止夙在急诊门口等她,见状只好替她付了车费。

  "顾且喜,你别跑那么快。"她拉住且喜,不知道方向还乱冲,"他现在做检查呢,得报告出来才能手术。"

  "那谁来签字呢?"

  "实在不行就本人签呗,反正他也清醒。"丁止夙也挠头,怎么说也是个手术,还是有风险在的。

  "呀!"且喜忽然跳起来,"我去取钱,他是不是身上没带那么多钱,得交住院押金吧!"

  丁止夙摁住她,"那个今天之内交上就行,真的以为我们医院都是吃人的呀,这点通融还没有啊!"

  且喜点点头,"对啊,你也算是半个熟人。"

  "我怎么算是半个?"

  "你不是实习的么,熟人是一个,但顶用的时候只能算是半个。"且喜不停地说,似乎只要不停地说话,就不会感到那么恐惧。

  这时,秦闵予跟着一个护士走过来。且喜忙迎上去,很自然地就握住他的手,另外一只手伸到额头上去试他的温度,他的额头滚烫。

  秦闵予一手按着腹部,"你来了啊!"

  且喜的眼泪不受控制地就流了下来,"你烧了几天了啊,怎么这么严重才来医院。"

  "你别问他了,刚刚被医生盘问了好几遍了,一会儿我告诉你。"丁止夙领着他们进了医生办公室。

  "王大夫,他家里人都出门了,看来只能他自己签字了,您看行吗?"

  "你把风险和意外状况告知一下吧,我去做手术准备,检查报告出来,直接拿手术室来。"

  这个四十多岁的医生说着就站起来,走出去之前,还拍拍且喜的肩膀,"小女朋友吧,哭成这样。没事的,这样的手术一天十台八台的,现在乡卫生院都能做。"

  且喜也觉得自己丢人,除了哭什么都做不了。她断断续续地在那儿说:"大夫,您别觉得是小手术啊,拜托您一定要认真做。"

  等到秦闵予真的要被推进手术室,且喜又后知后觉地变卦了,"止夙,能不开刀吗?我现在觉得手术的并发症很严重啊,打针消炎不行吗?"

  秦闵予终于开口了,"顾且喜,你一边儿等着去,我一会儿就出来了。"

  丁止夙也安慰她,"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我都做过。他现在烧得厉害,也一定很疼,拖不了。你去取钱,给他办住院手续,办完了,他就被推回病房了。"

  "好。"看着秦闵予被推进去,手术室的门缓缓关上,且喜又哭了起来。她也想按照止夙的吩咐去做事情,可腿软软的,一点儿力气也没有。她扶着墙,找个座位坐下来,脑子里面除了空白还是空白。

  前后也不过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秦闵予就被推出来了。且喜立刻跑过去,他的脸色还好,身上插了很多管子,且喜的眼泪又下来了。

  秦闵予皱了皱眉,"还在哭,顾且喜,你就不能有点儿出息!"

  且喜揪着他身上的被,小跑着跟着病床,委屈地瘪了下嘴,"那你别生病啊!"

  秦闵予转向丁止夙,"今天谢谢你了。"

  "客气什么,且喜,去哪个病房?"

  且喜马上呆住了,"那个,止夙,我忘记办手续了,刚刚我是想去来着,可怎么也动不了。"

  秦闵予在病床上干脆闭上眼睛,眼不见心不烦么。

  且喜只好看着止夙,等她想办法。

  这时,一个护士打开手术室的门,"丁医生,王医生叫你进去呢,下台手术马上开始了。"

  且喜忙拉住止夙,"我们怎么办?"

  "没事的,一会儿推到普外的疗区,自然会有人给你安排,跟着张护士走就行。等下手术了,我再过去看你们。"说完,止夙就进去了。刚刚的阑尾手术只是个小手术,她本来不需要跟的。下面的手术才是见主刀医生真功夫的,再说,王医生都叫她了,她怎么也不能不去。

  且喜推着秦闵予,找到了病房,又看着护士长指挥两个男护士把秦闵予从床上抬到他的病床上,她想帮忙,却连手放在哪里是好都不知道。

  "来,我告诉你一下护理的注意事项。"护士长把她领走,边走边说。"他现在还不会觉得疼,大概下午的时候,药劲才会过。今天需要卧床,你可以适当给他翻身,但一定要小心他的伤口。吃东西要等排气以后,渴的话,用棉签给他沾沾嘴唇。住院手续,一会儿我会找人带你去办。"然后,让她随一个护工去领了一些住院用品,才放她回去。

  秦闵予躺在床上,好像已经睡着了。且喜把东西轻轻放在一边儿,就过来把点滴的速度调慢些,又用手握住那个管子。

  "干吗?"秦闵予忽然睁开眼睛,对于她古怪的举动出声询问。

  "哦,不是的,我就是觉得这个药水太凉了,你还在发烧呢,怎么受得了。"且喜有些蠢蠢地解释。的确,看到他那么遭罪地躺在床上,身上很多管子,还连着很多仪器,她没护理过病人,能想到的就是这个,也就傻傻地做了。

  "别哭了。"秦闵予看了看她,忽然说。

  "喔。"且喜用手擦了擦脸,"我也不想哭的,谁知道就是流眼泪。我是不是特没用?"

  "嗯。"秦闵予也没客气,这会儿腰腿都木木的,感觉特别异样。病痛倒是没关系了,可是顾且喜哭个不停,让他有些心烦意乱。

  "渴吗?护士长给了我一包棉签,说可以沾水给你润唇。"

  "不用。"秦闵予没有多少力气说话,昨天开始就胃疼,一直也没吃什么东西。

  "那需要我干什么?"

  秦闵予想摇头,说什么也不需要,却怕这样,她会真的听话,就这么走了。"就坐着吧。"

  且喜把自己热乎乎的手放在秦闵予手下面,捂着他的手,"好,你睡会儿,趁现在还不疼。"

  秦闵予想说,自己并不困,可不知道是药物的缘故,还是自己太累了,他只略微挣扎了一下,就睡着了。甚至且喜松开他的手,他也只是醒了一下,看到且喜的背影,又沉入梦乡。

  下午,丁止夙终于有空儿喘息一下,过来把且喜叫出去到食堂吃饭。

  "爱哭鬼,不哭了?"

  "别笑我了,我也不想的,不是太突然了么。"

  "别人都以为他生了什么了不起的大病了呢,直向我打听,还说,他女朋友哭得好可怜啊!"丁止夙笑着,"顾且喜,他日我若生病,谢绝你探望。"

  "为什么?"

  "你比较适合直接去殡仪馆。"说完,她再也不顾形象,哈哈大笑。

  且喜看着止夙笑,她也知道,止夙无非也是为了让她放松一点儿才开的玩笑。可她真的笑不出来,"止夙,或许真的去殡仪馆,我就哭不出来了。让我眼看着他怎样,这才是最最受不了的。"

  且喜的眼圈又有点儿泛红,丁止夙忙说:"快吃吧,吃过了好去护理他。对了,要不要给他请个看护?你一个人可不行,也不大方便,他家里人还联络不上。对了,不然,我通知一下郑有庆吧,看看他能不能过来帮忙。"

  且喜的雷达侦测到讯息,"你们一直有联络,私底下?"

  "没有,还不是最近聚会才联系上的,只是有他的电话号码罢了。用不用,给句话!"

  "还是问秦闵予自己吧,看他的意思,他需要再叫吧。"且喜直觉地觉得,秦闵予未必想熟人见到他躺在病床上的样子。

  "那可不行,你去看看别的病房,都是几个人护理一个。你护理他,本来就不方便,何况,晚上你不是还得回家,你回家了,他一样需要人护理。你可别犯糊涂啊!"

  "嗯。"对于自己刚刚破冰的婚姻,且喜还是没勇气请假夜不归宿的。她明白止夙的意思,秦闵予或许需要人照顾,但这个人并不是非她不可。如果过了这么多年,还没参透这一层,也真是虚度了那些时日。

  "一会儿短信联系。晚上我要是不在这里,你过来照看他一下。"且喜嘱咐她,毕竟她是医生。

  "嗯,我下班前会过来看看的,你放心吧。"

  回到病房,秦闵予已经醒了,正睁开眼睛看着什么。

  "什么时候醒的?这会儿觉得疼了吧?"且喜把大衣脱掉,坐在他床边。"我到医院门口买了报纸,要看吗?还是看会儿电视?"

  "不用。"秦闵予转过头来,"赵苇杭是吴荻以前的男朋友吧。"

  "好像是吧,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你怎么知道的,吴老师说的?"且喜不怎么在意地归整手边的东西。

  秦闵予看且喜丝毫不感兴趣的样子,干脆翻身对着另外一面,对着她,根本无话可说。可他忘记了他的刀口,突然用力之下,他都疼得没能忍住,"啊!"的一声,又恢复平躺的状态。

  "怎么了,总是这个姿势很累吧,我帮你翻身。"她进来之前,特意到护理站很认真地请教了一下怎么帮病人翻身的问题,就是怕自己毛毛躁躁地做不好。现在是理论上准备好了,就看实践了。

  且喜又搓了下手,贴在脸上觉得温度还行,才伸进秦闵予的被里。"呀!"湿滑的触感,分明是裸露的肌肤,且喜马上缩手。

  "你怎么没穿衣服啊?"且喜脱口而出。

  "只是没穿上衣,"秦闵予感觉刀口似乎没有那么疼了,反而是头疼起来,是啊,有个顾且喜,她是不会让别人那么好受就是了。"你喊什么!"

  "哦,知道了。那现在给你穿衣服吗?"

  "不用了,晚点你回家给我拿两套睡衣,我不想穿医院的衣服。"

  且喜点点头,"也是,虽然好像高温消毒得很彻底,但毕竟不是自己的衣服。刚刚那个阿姨给我拿衣服,我展开一看,后背是个大洞,据说就是消毒时候弄的。"且喜把那套赔笑脸才要来的崭新的病号服放在一边儿,"还有什么你要的,我回去一并拿来。"

  "毛巾、牙具、剃须刀、床单、被、拖鞋、饭盒、餐具……"秦闵予说,"想到的就这些,你回去看着收拾吧,有个大旅行包在柜里。香皂之类的你在这里买就行,我用哪种你都知道。"

  且喜在那里记录着,"好。阿姨他们哪天回来?"

  "过两天吧,我还没打电话。"

  "那告诉郑有庆来好不?你晚上也需要人看护,请人护理还是不如熟人方便。还是我回家里那边找找小天他们?"

  "算了,请人吧,都有工作。"说完,他就不再开口,紧皱的眉头却暴露出他正在忍受疼痛。

  "好的。等你打完针,我就联系好。然后,回家拿需要的东西给你送过来。"且喜也不再讲话,只是静静地坐在一旁,看药水一滴一滴地滴下来,流入他的体内。

  在止夙的帮忙下,且喜很快请到了人照顾秦闵予,小伙子看起来很有经验、很能干。两个人合力给秦闵予翻了下身,让他侧卧,之后且喜又小声交代了几句,就拿着秦闵予的钥匙回他家了。

  路上,赵苇杭打来电话,问她几点下班,要顺路接她。

  "你下班了吗?"

  "嗯,今天事情不多,这就可以走了。"

  "不用接我了,我没在单位。我同学住院,我帮他带东西过去。"

  "需要我帮忙吗?"

  "这里打车很方便,你过来也堵车,不用了。晚饭可能得晚点儿吃,你回去先吃点水果。"这时,车停了,司机等着且喜付钱,且喜没等赵苇杭回答,就匆匆挂断电话。

  等且喜终于赶回自己家,已经是华灯初上,万家灯火了。

  一进屋,就闻到饭菜的味道,两个菜,一个汤,摆在桌子上。赵苇杭坐在沙发里面看新闻联播。

  见到她回来,他起身说:"时间正好,菜也刚刚才做好。"

  且喜脱了鞋,就冲过来,"你做的?"

  "嗯。换衣服,洗手,过来吃饭。"赵苇杭开始盛饭。

  且喜出来迫不及待地尝了一口,和自己做的味道不同,但只觉得更好吃一点儿。"你做得这么好,怎么总是我做饭?"

  赵苇杭闻言,抬头看着她,"谁规定必须做得好的人去做?"他顿了一顿,"是丁止夙住院了吗?"

  "不是的,是别的同学,你不认识的。"

  "还有哪个同学能让你哭成这样?"赵苇杭很感兴趣地问。

  "呃,"且喜有些犹豫,她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刚从国外回来,也是我们一起长大的朋友。"

  "男朋友?"赵苇杭有点了然。

  "不是的,我们的关系很清楚的,就是朋友,"且喜想了想,怎么去确切地表达这种关系,"嗯,但不是特别清白。"

  赵苇杭笑了笑,"顾且喜,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还有这样的关系呢?"

  且喜低头喝汤,一点一点的,"是啊,那时没觉得有什么不正常,有什么了不起的,怪傻的吧。"

  "知道傻,就行了。今天又是怎么回事?"穷根究底也不是赵苇杭的风格,但话说到这里,不问一下,也说不过去。

  "他阑尾炎手术,家人都去外地了,这两天我或许还得经常过去。"

  "嗯,快吃饭吧,早点儿休息。"他说这话的时候,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且喜也无从揣测他的心情。何况,她今天是真的累了,且不说四处折腾,单是哭这一项,就让她觉得头部缺氧,疼得很。

  第二天早上,止夙给她打电话,说秦闵予已经可以吃点儿东西了。且喜打算做点儿粥给他送去。

  "赵苇杭,你一会儿送我到医院吧,然后我自己坐车上班。"

  看着顾且喜非常勤奋地在搅那锅小米粥,赵苇杭皱了皱眉,说:"顾且喜,你不会以为在我这里报备了一下,就可以完全地为所欲为了吧!"

  且喜马上见风转舵,"怎么会呢,我自己送去吧,你上班。"

  "顾且喜,我是指,你是不是要为了你那个不大清白,施展你的十八般武艺了?"

  "我知道我的手艺不行,"且喜举着勺子,笑嘻嘻的,"可能就这两天吧。他家里没人,等他爸妈从乡下回来,我就不用献丑了。"

  赵苇杭看着这样的且喜,也真是拿她没有办法,"把粥装好,吃饭,我送你过去。"

  因为赵苇杭还在楼下等她,且喜把粥送过去,也不好多逗留,只是嘱咐秦闵予多少要吃些,就想下楼了。

  那个看护倒是特别爱说话,"姐,一起吃点儿吧,你拿来这么多,患者现在还不能吃太多,我吃不完也是可惜了。"

  且喜望向秦闵予,不防他正向这边看过来,对于这个提议,他似乎没有反对的意思。

  且喜不由得有点慌乱,秦闵予的眼神甚至是多少带点儿期盼的。她胡乱地说了句:"不了,我还得上班。你们慢慢吃,明天我送饭的时候再取这个饭盒好了。"说完就跑着下楼了。时间还充裕得很,但如果不奔跑,就会觉得有些恐慌,似乎身后有人要抓住她一样。

  上了车,赵苇杭只是看了看她,"医院的供暖很不错。"

  "你怎么知道?"

  赵苇杭没说话,只是伸手在她脸侧点了一下,然后递给她看,手上面是滴汗珠。

  且喜啐了一下,忙找出手绢给他擦了。"你怎么这么无聊!"

  "是啊,不无聊能车接车送地伺候你会旧情人么。"赵苇杭冷冷地自嘲。

  "赵苇杭,你真是个小气的、脾气古怪的、别扭的大叔。"

  赵苇杭正待发动车子,听且喜这么说,忽然转身过来,对着且喜,两只手握着两侧衣襟,突然张开,又很严肃地掩上,径自把车驶离医院。

  且喜看得是目瞪口呆,她觉得赵苇杭的幽默越来越脱离她所能理解的范围,竟然做出暴露狂的动作来搞笑。可事后想起来,还忍不住地笑,连累自己也变得古怪兮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