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混沌加哩咯楞刘索拉钟情亦舒冰魄寒蝉系列之怪丫头席绢跟总裁幸福去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青春 > 白昼的星光 > 第十一章 错过就是错过

  现在的顾且喜,没有人可去爱,也没被人爱着或是爱过,像是冬末还坚持在树梢的枯叶,阳光也经历过,雨水也经历过,但什么都没抓住,也没在该掉落的时候掉落,干干地、冻冻地挂在那里,坚持着。

  下车的时候,且喜酝酿了一下,怎么也得做个姿态,笼络一下他。就想绕到赵苇杭那侧,送一个感谢加道别的亲吻。可她刚走到车尾,车就开走了,留下她站在那里,看着车远去的方向,傻站了半天。

  忽然有人在且喜背后很逗趣地问:"顾且喜,从实招来,男朋友吧!"

  且喜还停留在对于自己愚蠢的无限懊恼中,"不是,我丈夫。"

  "呀?"黄老师平时的淑女形象全部毁于一旦,"怎么会?!"她即使在震惊之中,也懂得分辨,如果称呼为"老公",那么还不能确定是合法夫妻,但如果称谓为"丈夫",就应该是正式领证的了,"你什么时候结婚的,快说!"

  清早的校门前,来来往往的都是教师,黄老师在这里大呼小叫的,让且喜顿时成了焦点人物。她忙把大衣上面的帽子戴上,出名也没这么个出法。"快走吧。"试图逃离现场。

  可黄老师还沉浸在突如其来的爆炸性的消息中,怎么能不让她震撼,且喜才多大,二十三,已经结婚。而她自己,向来都把且喜划归自己这类的,没有什么远大志向,就该早日成家,相夫教子,在大学里安稳地享受余生。可她,至今还没把自己推销出去,已经是奔三的年纪,说不心焦,那是扯。"顾且喜,你等我啊!"

  且喜终于没能躲过黄老师的盘问,当然,一切说清楚以后,且喜还是如释重负的,毕竟,以黄老师的传播速度,很快就不会有人再给她介绍男朋友了。

  但是,黄老师在知道赵苇杭的条件和他的工作单位后,已经由单纯好奇的打听,变为明示着要且喜帮她也介绍一位这样条件的。"这是任务,限你这周完成。"黄老师威逼利诱着说,"呵呵,事成之后,我给你包个大红包,连你结婚的那份儿也包在里面,等我结婚也不用你还,划算吧!"然后她就洋洋得意地走了,好像乘龙快婿已经是囊中之物了。

  且喜叹了口气,着手做着昨天拖欠的工作,幸好没有什么太过紧急的事情。一会儿,止夙的短信到了,"秦闵予恢复得很好,今天就能做短时间的活动了,你不用再来了。"

  且喜想了想,打电话给她,"止夙,中午你给他买点东西吃吧,我没时间回家做。晚上我先回家,做点什么再送过去,你也过来一起吃吧。"

  "你倒会安排,我没时间,你不知道我连午饭都吃不上啊!"

  "那怎么办,我买了送过去?"

  "你别瞎操心了,医院的食堂你不是也吃过了,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想吃什么没有?何况,他现在,山珍海味也得享受得了啊!"

  "丁止夙,你怎么这么没有同情心啊!"

  "说实话,刚看他生病,我也同情来着,可我看你鞍前马后地忙活就生气,再看秦闵予那一张理所当然的臭脸,就觉得心里的火没处发。也怨我,就多余找你,就该想到你就是这副没出息的样儿!你就不能为了广大的女同胞着想,你也争口气?"

  "现在是争气的时候吗?"且喜没有话可以拿来反驳,只好反问。

  "也对,拿一个病号开刀,也胜之不武啊。算了,中午我给他买点什么,你别惦记了。晚上你也别来了,他现在真不需要吃太好的,汤汤水水的,我们楼下也能做。你那手艺先撇开不说,单是炖汤的时间都不够。"

  "可是,你非不让我去,我反倒惦记,反而特别想去看看。"

  "随便你吧,我可以保证,直到他家人来为止,我一定把他的伙食严格按照营养学标准安排,反正不是你多余,就是我多余。我没时间和你研究这个,等你后悔的时候,别来找我哭。"说完,好像有人找她,她就又说了一句:"别总供着你的脑子,好好想想。"然后就挂断了。

  且喜真的好好想了想,今天的赵苇杭,今天的丁止夙,都很清楚地传递给自己一个讯息,就是希望自己克己复礼,远离诱惑,或者远离伤害吧。

  秦闵予住院期间,她真的没再去医院,虽然心里也不大好过,总觉得空落落的,但她还是没去。这倒不全是为了成全自己的决心,只是她忽然意识到,那里不是她该待的地方。自己之前做的,已经完全超出了一个朋友该做的范畴,再这样下去,除了给别人徒增困扰,让自己继续不明不白地处在尴尬的位置之外,再无别的结果。

  从那之后,且喜倒也不清闲,她每天都会遭遇黄老师猛烈的炮火袭击。且喜是拖一天是一天,她虽然知道成人之美是好事一桩,可是,现在她实在是没这个心思。

  可是黄老师不依不饶,这天中午,逮到且喜,逼着她马上打电话问是否有合适她的良缘绝配。她说是想了想,觉得需要早点下手才是,让且喜这个资源库已经闲置了这么久,实在不能再这么荒废下去。

  且喜被烦不过,只好表态,"我打个电话,不一定有合适的,他单位的同事年龄都偏大。"

  "同事不行,不还有同学吗?"

  一看且喜面露为难表情,黄老师马上数落她,"顾且喜,不是我说,要不是你这么小的姑娘都迫不及待地嫁了,我能到现在还没着落!换句话说,就是你占用了本属于我的资源,所以,快将功补过吧!"

  且喜推托不过,只好打过去。"喂?是我。"

  电话接通,且喜还在组织语言,看怎么说才不会显得过于突兀。那边黄老师已经开始细数她的要求,"且喜,要本科毕业,身高一米八左右,本市人,父母健在,有房有车,嗯,暂时就这么多了。"

  且喜忙拿着手机走开,那边赵苇杭也是莫名其妙,"怎么了?"

  "赵苇杭,有这么个事儿,"且喜还是吞吐了一下,"我有一个同事,条件挺好的,在我们资料室工作。你们单位有没有合适的,给她介绍一个?"

  "女的?"

  "当然。"

  "一时之间想不到谁合适。你怎么还管起这样的事情了?"赵苇杭那边忍不住有些笑意。

  "嗯,是经常和我一起吃午饭的黄老师。她二十六岁,人很好,也漂亮。你帮忙留心一下吧,同事里面没有合适的,同学也行。她的要求你刚刚听到没?"

  "听到一些,要求得这么具体,不如自己征婚。"赵苇杭开玩笑。

  "反正你记着这件事吧,琢磨个人给我交差。"且喜也只能把任务布置下去,在她看来,赵苇杭想帮忙的话,根本不成问题。

  "我看看吧。今天下班早,一起回家。"

  "好,正好去超市买东西,然后再回家。你到附近了给我打电话。"赵苇杭最近总是很早回来,好像手边的工作一下子都不见了一样。

  黄老师的目的达成,终于满意地回她办公室等待去了。且喜自己也认为,相亲、结婚不失为一种很好的选择,毕竟两个人的条件相距不远,有相当的背景,交往或者共同生活,都有一定基础,也相对容易。她不就是个很好的例子,若只是看表面,也许可以称作楷模。

  下班时间过了一会儿,赵苇杭的电话到了,且喜马上下楼,两人约的是校门口,那里不方便停车太久。

  她跑下楼,忽然见到秦闵予正在收发室的窗口那里站着。

  "你怎么来了?"人在眼前,且喜还是很难不流露出关心,"刀口怎么样了,这么冷的天,跑来干吗?"

  秦闵予揽着她就走,"我不来,也找不到你啊!"

  "去哪儿?"

  "我请你们吃饭,约了丁止夙,约了大郑,这次生病,也麻烦你们很多。"

  郑有庆是后来才知道秦闵予住院的,据说后几个晚上他就住那儿了。丁止夙说,没见过他这么婆婆妈妈的男生,简直对不起他那么有气势的长相。

  "他们呢?"

  "我来接你,大郑去接丁止夙,咱们在饭店集合。"

  且喜上车,上一次他等自己,还是奶奶去世那次吧。不知道秦闵予的等待是什么样的感受,且喜只记得,自己的等待,儿时是笃定,知道他会出现,和他在一起之后,也是一种泛着甜蜜的期待,尽管这个等待最终没能带来甜蜜。

  这个时间是高峰,秦闵予的车从C大侧门出来,又绕到正门,进入主路。经过正门的时候,且喜忽然看到那辆特别熟悉的自家的宝来正停在校门前,事实上还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拥堵。

  且喜不由得大喊:"快停车,我得下车!"

  事发突然,秦闵予也不知道且喜为什么喊停,但他还是一打方向盘,把车稳稳地停在路边。"怎么了?"见且喜下车就向后跑,秦闵予终于忍不住把头探出去冲她喊了一声,"这儿不能停车!"

  且喜回头冲他摆手,"你先过去,一会儿我联络止夙,我自己过去吧!"

  秦闵予看到她冲到一辆车前,之后又上了车,那辆车擦着自己车边开走了,至此,他都无法理解,真的是无法理解。或许,所有的人都觉得是自己错待了且喜,可是,为什么,自己总是只能看到她行动的背影。

  且喜上了赵苇杭的车,"对不起,对不起!"

  "你怎么从那边跑过来?"赵苇杭一直留心校门,总也没看到她出来。还猜测她是不是又忘记什么东西在单位,又转回去了,所以,虽然知道自己的车停在这里碍事,但也没怎么着急。

  "今天晚上,他们临时说要聚会,我搭他们的车绕过来的,所以在前面下车的。"她没敢说自己忘记了他在校门口等的事情,赵苇杭似乎也不追究,且喜叹了口气,自己怎么这么累,似乎有些疲于奔命似的。

  "哦,去哪儿,我送你过去。"

  "我也不知道,得问下止夙。"竟然是楚江饭店,且喜有点不自然地看看赵苇杭。那里是市里数一数二的饭店,当初他们小规模的婚宴,也是在那里摆的。现在的总经理,好像同赵克阳是多少年的旧识,与赵家的关系非比寻常。

  他们的方向是对的,所以很快就到了饭店门口。赵苇杭把车停好,也下了车。

  "怎么?"且喜不解。

  "到了这里,得和孟叔叔打个招呼,你们的单,我会签。"

  这时,且喜看到秦闵予的车开过来,停到不远处的一个车位。

  赵苇杭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你同学来了?"

  且喜没回答,就目前的状况,看来他们碰面已经无法避免。

  秦闵予果真走过来,在他们面前站定。且喜看看这个,又望望那个,他们都在等她开口。

  "这是我先生,赵苇杭。这是我同学,秦闵予。"简单介绍,想了想又补上一句,"今天就是他要请客,庆祝他出院。"

  赵苇杭的眼睛眯了下,敛住了里面的精光,伸出手去,"你好。"这样的关系,赵苇杭心知自己要是签单,倒是多事了。

  "你好。"秦闵予也规规矩矩地伸手握了一下,"都是挺熟的朋友,人也不多,赵先生也一起来吧。"不论是否真的欢迎,这点气度还是有的。

  "不了,"赵苇杭笑笑,"你们好好玩。"说完,也不赘言,开车先走了。

  "走吧,他们已经到了。"

  竟然,包房内,丁止夙和郑有庆各据一方,王不见王的架势。

  他们点菜的工夫,且喜和丁止夙两个人迅速地交换了几句。

  "怎么了你们?"

  "我还想问你呢!"

  "一言难尽。"

  "刚才他要抽烟,我没让,然后他就到一边儿去了,也不抽烟了。"

  且喜看看郑有庆,他不像是为了这么点儿小事不高兴的人啊。郑有庆把菜谱递过来,"你们也点。"

  且喜摇摇头,光看菜名,也不知道到底做的是什么东西,懒得问,也懒得费脑筋。"你们点就好,我什么都行。"

  "就是随便了?"进来这么久,秦闵予才开口,一直都是郑有庆在张罗,可他这句话,听着特别地刺耳,且喜不去想是否另有深意都难。

  在丁止夙医生的看顾之下,他们都滴酒未沾。很多菜,秦闵予还得忌口,再加上都各怀心事,这顿饭,吃得意兴阑珊,不到两个小时,就散了。

  丁止夙明确表示由她来送顾且喜。

  "你连车都没有,捣什么乱。"

  "时间还早,我们要去逛逛。"丁止夙挽起且喜就要走。

  "最近晚上治安很差,你们这样的年轻女性,正是最合适的目标。"郑有庆在市公安局工作,不能说他是危言耸听。

  所以,尽管她们俩都不情愿,还是被分开,塞进了他们各自的车里。

  车开到且喜家楼下,且喜表示了一下感谢。

  "不用客套。"秦闵予说完,就开车走了。

  回到家里,赵苇杭竟然还没回来。且喜犹豫了一下,随他去吧,有时候,她自己都不确定,这个婚姻,到底有什么意义。一天一天地这样周而复始,无非是老,无非是死。她不在意,也没有人在意。在这个夜晚,浓重的挫败感,毫无征兆地突然造访了顾且喜,让她措手不及地被打倒了,沉沉睡去。

  最近的且喜,不知道为什么,不论是看到、听到或者想到爱情这个字眼,那么咀嚼着,就会觉得眼湿湿的,很伤感。或许是冬天的萧索吧,让她觉得自己空空的,她的心,空旷着。尤其每天还要听黄老师眉飞色舞地跟她汇报她的恋爱进展,更衬得她那么孤单。

  赵苇杭对于且喜拜托的事情,还是很尽心地帮忙了。他介绍了一位相熟的朋友给黄老师认识,当然,见面那天,且喜是陪着黄老师去的。赵苇杭的这位朋友叫乔维岳,一看就是家世很好,但为人很内敛的那种,又很腼腆。

  且喜对他的第一印象特别好,但也觉得有些太好了。乔维岳不同于且喜熟悉的那类男生,比如赵苇杭,比如秦闵予,甚至郑有庆那么强势,或者富有攻击性。他的存在感不是特别强,好像随时随地准备好当个绿叶,陪衬谁一下似的。但是,你又不可能忽略他的存在,温温煦煦地笑着,话不多,却会很绅士地却不着痕迹地把周围的每个人都照顾到。那份体贴和恰到好处,不是一天两天能练成的。

  一顿饭的工夫,且喜都有些怀疑,似乎对他腼腆的判断是错觉,他该是游刃有余的类型。眼见着黄老师毫不掩饰的满意,且喜却有些担心了。

  "赵苇杭,这个乔维岳不简单吧。"回家之后,且喜问他,语气多少有些肯定。

  "怎么说?"

  "乍一看特别简单,特别腼腆,但细观察,又很不简单。"且喜形容着自己的感觉。

  赵苇杭笑笑,"别操心了,介绍他们认识了,我们就完成任务了。"

  "可是,黄艾黎很单纯的,这个乔维岳对她来说,太危险了啊!"

  "谁不危险,我看你们那个黄老师像要把维岳生吞活剥了一样。这种事情,都是你情我愿的。何况,以维岳的格调,也不会耍什么把戏,始乱终弃的,让咱们难做,放心吧。"

  就怕他不用什么手段,别人也是心甘情愿啊。黄艾黎本来就是活泼主动的个性,遇到这个看似被动的,怕是会更积极地要拿下了。

  "你不问问他对黄老师印象如何?"

  "别土了,成或者不成,能不能做朋友,让他们自己看着办吧!"

  果真,第二天,黄艾黎并没有追问且喜乔维岳那边的回应,反而,很郑重其事地感谢了下且喜。

  "且喜,当初缠着你,要你帮忙介绍,我是不是很可笑。你可能不理解,我现在,就好比卖相不错,但已经熟透了的瓜,再没人要,从表皮上就要被看出来快烂掉了。你们介绍条件这么好的人给我认识,就是帮我一个大忙了,接下来,就要靠我自己了。"严肃的黄艾黎突然晃了晃手中的手机,恢复她有些脱线的可爱,"昨晚,他送我回家,我们交换了电话号码,成功的第一步!"

  之后,就是黄艾黎的几步曲。发短信。乔维岳要是回了一条,她能乐几天。又过了一段时间,通电话。虽然都是她主动打过去,但似乎乔维岳的态度也很好,也会嘘寒问暖。有几次,且喜就在旁边,看着黄艾黎打电话的时候,火玫瑰变成含羞草,还真是不大适应。

  虽然,在且喜看来,黄艾黎的恋爱进展,多是她一个人在这里一头热,但不能忽视的是她在一点一滴进展中的那种期盼与快乐,似乎都要飞溅出来。尽管谨记赵苇杭不可多事的训诫,她还是忍不住说:"那个,他这么久都没约你,是不是只想和你做普通朋友啊!"

  黄艾黎突然站起来,回头瞪着且喜,"不许你咒我啊,他就是忙,刚刚你不也听到了吗?他很明确地说要约我吃饭的,"说到这里,她又很没底气地说,"说是咱们可以经常聚聚。"

  "咱们指谁?"且喜有点不解,他们已经好到可以这么称呼彼此了么。

  "他,我,你还有你先生。"

  "四人行?"且喜叹气,这估计就是那位格调很高的人特别隐讳地拒绝了吧,偏偏就遇到不知拒绝为何物的这位黄艾黎。

  "很多恋爱,都是从朋友开始的,一见钟情那是童话,也是神话。总是要时间去慢慢了解,慢慢熟悉,慢慢爱上。"黄艾黎这么说着的时候,似乎已经看到了美好的前景,"反正有机会聚会的话,你看我的眼色行事啊,别当灯泡。不管怎么样,我是势在必得。"

  且喜看着黄艾黎,真是由衷地羡慕,羡慕她的这份坚定。当初,自己似乎也执著过,但就是因为缺少了这份坚定,缺少这份势在必得的决心,才让自己的感情偏了方向。心里的爱意,在没能成长为爱情之前,就被自己懦弱地放弃了。如果当初不做那样的选择,如果能堂堂正正地站在他身边去争取、去爱他,或许今时今日,又是另一番不同的光景。

  可是,她也并不赞同,爱情会由友情中慢慢浮出水面,她自己的经历就是最好的证明。那种发自内心的、那么炙热的情感,怎么会一点一滴地凝聚起来呢。即便是真的能凝聚到一起,同爱情的温度也会有所不同吧,或者只能给予爱情的错觉,只是披着爱情外衣的温情的相守。

  如今,想这些,只能让自己更加自怨自艾罢了,还能有什么意义。即使现在给她机会,让她真的重拾对秦闵予的那份爱恋的感觉,也是万万不能了。不知道是什么缘故,且喜知道自己对于秦闵予的感情,实实在在是发生了变化。

  见到他的时候,也是有冲击的,回去后总是不经意地会回想他的某句话、某个动作、某个表情、某丝神情。这样想起的时候,就会觉得特别想念。可日子久了,沉淀下去之后,倒也慢慢忘怀了。或许心里也知道,这种思绪只是飘忽在生活之外,既遥远又没有任何将来可言。

  爱情,女人心里梦幻的这个词语,充满魔力的这个词语,真的只能和她擦身而过了吧。现在的顾且喜,没有人可去爱,也没被人爱着或是爱过,像是冬末还坚持在树梢的枯叶,阳光也经历过,雨水也经历过,但什么都没抓住,也没在该掉落的时候掉落,干干地、冻冻地挂在那里,坚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