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优雅老公凯心风雨燕归来卧龙生不识夫君真面目桔梗天使国度的恶龙王妃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青春 > 白昼的星光 > 第十二章 家人,佳境

第十二章 家人,佳境

  是啊,连人都是终究会离去,房子终归是身外物,旧事的味道,留在记忆中就好,那样,就永远不会消散。

  这种失落的情绪,很难不在生活中流露出来,暂时关闭的、没人理会的、空空的心,也要求一个人待着,来配合这种顾影自怜。

  "赵苇杭,我没心情。"在单独相处时,她甚至都很难打起精神配合他的求索。

  赵苇杭也不勉强,只是点燃一支烟,靠坐在床上,"可否问下,你什么时候才会有心情?"

  "我也不知道,别问我。"

  "但是你必须给我个期限,我还不想过清心寡欲的生活。"

  且喜呼的一下,起身站在床上,"赵苇杭,你娶我,就是需要这一个功能是吧,我怎么想,我开不开心,都不用理是吧!"

  "好,给你,都给你!"她开始脱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砸到赵苇杭头上、身上。

  赵苇杭把烟掐掉,把且喜的衣服攥在手里,抬头看看,她赤裸着,昂首在那里站着。不知道怎么,刚刚的那些恼意,因为她如此不合时宜的表情和状态,被冲散了。这个总是唯唯诺诺的顾且喜,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不管不顾,为了什么,那个秦闵予吗?

  说实话,赵苇杭真没把他放在眼里,他只是单纯地不喜欢有人在他身后,在他的家里掀风起浪。现在看,倒是小看他了。虽然不能断定,顾且喜的反常就是因为他,但的确,从他出现以后,她是越来越不听话了。他还是比较喜欢老实的、好欺负的、有点儿慢半拍的顾且喜。看来,得打起精神应对了。

  赵苇杭在那里浮想联翩,也不说话。且喜站了一会儿,冷意慢慢消磨掉她那难得的气势,就这么偃旗息鼓,总是有点儿灰溜溜的。她扑到赵苇杭身上,虽然中间还隔着被子,她仍是揪住他的衣服,用力地解他的扣子。

  赵苇杭把隔着的被抽出去,"不要这么心急,嗯?"且喜哪里会明白,暴力和刺激,往往联系的就是激情。她猛地扑过来,强自狠狠的样子,揪住他的力量,迅速唤起了他因思考而冷下去的欲望。

  且喜冰凉的身体贴到赵苇杭肌肤上的时候,两个人都抖了一抖。重被温暖包裹的顾且喜,有些忘记了自己扑过来的目的。手贴在他的胸前,感受到他心脏的跳跃,和那种血脉贲张的热力,忽然就觉得自己的那些烦恼真是十足的自寻烦恼。所有的欲念,在原始的本能面前,恐怕都只能显得渺小,显得微不足道。

  赵苇杭的身材很好,除了他的工作需要他经常到不大好开车的地方勘查之外,他也会定期抽时间去健身。所以,在他用力的时候,甚至都可以摸到肌肉的纹理。

  赵苇杭也很快进入状态,"这个姿势?"他的两只手托着且喜,且喜的手臂从他的腋下环上去,抱着他。她伏在他身上,贴得不见一丝缝隙,腿微曲,放在他两侧。

  他的手穿过她的腿弯处,重新托住她,"现在?"伴随他的询问,他已经猛冲进来。且喜疼得想向后退,却被自己的手臂限制住了,待她想抽身,已经为时已晚。

  "啊!赵苇杭,你不要总是下死手!"且喜的手被压在他身下动弹不得,只有用牙狠咬了他一下泄恨。

  "你倒是真热情,继续。"赵苇杭不怎么在意,本来且喜就没什么力气,何况那个位置,他若是不想,她根本咬不住。

  "这是你说的啊!"且喜的话有些阴恻恻的,说完,瞄准他胸口的尖端,使尽全力咬下去。

  "呃!"别以为叫的是赵苇杭,他在且喜抬头的时候,就看出她不怀好意了,她张大嘴咬下去的时候,他侧了下身,她的头正落在他的肩窝处,没咬到他,却让自己的上下牙结结实实地咬在一起,痛得直喊。

  "赵苇杭,你怎么这样!"且喜的声音带着哭腔。毫无疑问,要是她能获得自由,早就甩袖子不干了,要是她有袖子可甩的话。

  赵苇杭身下没停,只是伸手拍拍且喜的头,哄着她,"咬吧,咬吧,这回我不躲了,还不行?"她就是这样,吃点儿亏就伸出爪子想变老虎,遇到挫折又变回猫,很识时务的。

  "这是你说的啊,这次不许躲了!"

  "嗯,不躲。"

  且喜仔细看着,考虑是左还是右,最后判断可能还是左边会让他更疼一点,因为左边是心脏啊。看着赵苇杭真的不打算躲开,如临大敌的神情,且喜心念顿转,突然诡异地笑了一下,学着赵苇杭以前对待她的动作,轻轻地舔舐他。

  赵苇杭也是一愣,也就乐得享受她难得的主动。可是,渐渐的,他也觉得有些不耐,毕竟总是这么轻轻地挑弄,总归是有些隔靴搔痒的感觉。尽管自己还在不断地冲撞着她,可怎么也难解心里蒸腾的欲望。似乎是待宰的人,看着刽子手在磨刀,就恨不得来个痛快。他挺起一点儿,迎着她的口,咬一下,咬一下就好了。

  偏偏且喜就是不咬,还是在那里轻舔慢弄,而且只是在这一侧。她听着赵苇杭不断加重的喘息,心里有种取得了控制权的成就感。

  赵苇杭当然不会让她得意太久,他腰部使力,很轻松地把且喜压在下面,这次,换他用同样的方法折磨且喜。且喜仰着头,大口地喘息,"赵苇杭,赵苇杭,你是个小人,靠蛮力,你胜之不武。"

  "顾且喜,你这为数不多的、用来形容坏人的词语,都是给我准备的吧。"他看着且喜不上不下的样子,忽然狠狠地一咬,然后松开,以手指代替,搓捏揉动。

  突然的满足,让且喜舒服地叹气,赵苇杭这样的弄法,很少让她真的有满足的时候,不是都说,过犹不及么。

  被这场暴风骤雨冲刷之后,且喜只想说,谢谢手下留情,容我继续偷生。同赵苇杭这样的接触,在熟知性事之后,且喜也说不上算不算是喜欢。她只知道,除去赵苇杭这个人不说,单单是做爱本身,并没有好到让她上瘾的程度,但真的发生,似乎感觉也还好,除了太累。也许正是这个原因,开始的时候,她未必情愿,但真的发生了,她也不抱怨,尽量乐在其中。

  早上,赵苇杭送她上班,她下车的时候,他突然说了句,"顾且喜,你其实是多功能的,呵呵。"然后就开车绝尘而去,留下且喜在那里干瞪眼。或许是因为这个冬日里难得一见的晴好天气,或许她终于发现,赵苇杭始终没给过她什么压力,这样的生活,她还要悲春伤秋的话,估计要被黄艾黎之流骂死了。

  到了办公室,且喜发现同屋的都围在主任那里,"怎么了?"

  "市里明年的规划出台了,有些住宅区因为被纳入交通规划,可能要拆迁。唉,可惜不是我那区!"感叹的张老师是个老头,在这里工作几十年了,平时人很和气,也很照顾这些年轻人,就是人有点儿过于仔细,钱的事情一定要算得清清楚楚的。

  "哦。"身边的人,若说有拆迁可能的,也就是止夙的房子,"我看看。"

  "咦?怎么有花园小区?"

  "那里要修建高架桥,连通三环四环。"

  "什么时候拆啊?"

  "估计也就几个月的事情。这里说得挺清楚的,拆迁的安置工作已经开始进行,有几个小区供选择,也可以选择要补偿款和房款,按市值计算房价。"

  且喜慢慢走回自己的座位,还想着年后把房子收拾一下,偶尔过去陪陪奶奶呢。现在可好,不知道是哪位领导大笔一挥,儿时的记忆,关于奶奶生活的痕迹,就要被这样翻天覆地地擦去了。

  来不及捂下冰凉的手,她拿起电话就打到秦闵予家。

  "杨姨,是我,我是且喜。"一听到她的声音,杨阿姨马上说起拆迁的事情,言下之意,十分不愿意搬。上了点儿年纪的人,都是安土重迁的,何况他们很多亲戚都住得离这儿近,那么方便。

  "让最迟什么时候搬呢?"见她的话终于告一段落,且喜连忙插上一句。

  "还不知道呢,我们也是昨天才看到小区贴了公告。不过,你也回来收拾一下吧,怎么不愿意搬,最后也是得搬的。我和你叔叔昨晚都没睡,就研究这事来着。"

  "噢,那你们是打算另买房子,还是搬到政府指定的小区啊?"

  "这个还没决定,搬到指定的小区,就还能和老邻居、老街坊住在一起,可闵予说要先开车带我们去看看那边的环境,然后才决定,他想趁这个机会给我们另买房子。且喜,要不你也一起来吧!"

  "不了,不麻烦了,杨姨,我还上班呢。"

  "中午我们去接你吧,你在单位等我。"秦闵予的声音忽然从话筒里面传出来。

  "我还是不去了,新房子,我未必要。"且喜考虑了一下,开口回答。

  "有自己的家,这边无所谓了?"秦闵予停顿了一下才说,语意里面是他很少流露的情绪。

  "不是的,不是的。总觉得新房子的味道,就不是奶奶的味道了。"且喜很小的时候,就发觉每个家会有不同的味道,她最喜欢奶奶家的味道,也许是从小习惯了,她很喜欢那种老家具的木香。

  秦闵予的态度似乎和缓了下来,"且喜,不是什么都亘古不变,这个道理,难道你还不明白?"

  是啊,连人都终究会离去,房子终归是身外物,奶奶的味道,留在记忆中就好,那样,就觉得永远不会消散。

  中午见到秦闵予一家人,秦爸爸几年不见有点发福了,但还是笑眯眯的、很可亲的样子,杨姨也很亲切,真不知道秦闵予是随了谁了,一点儿也不平易近人。

  因为且喜的午休只有两小时,所以他们只是一起吃了面,就开车去看房了。因为花园小区本身地处繁华路段,所以这次安置的小区,环境都不错,而且是现房,如果说挑选,也就是在房屋格局和位置上比较一下罢了。

  秦闵予认为这些房子,都是中小户型,搬来的话,意义不大,不如选个位置好的,用作投资。且喜的看法又不同,她倒是很喜欢岭东路的那个小区。开发商带他们看的是一套带个小阁楼的房子,比较别致的是,阁楼有一扇天窗,很大,是用几块三角形的玻璃拼成的,阳光透过斜斜的窗子,填满了整个斗室。且喜当时就想订下来,她实在太喜欢了,感觉像是梦中的房子一样。

  秦闵予不赞同,"这样的窗子未必实用。下雪就会覆盖住,刮风下雨的天气,你又会害怕,不如再多看看。"且喜当时也觉得他说得有道理,可是再看别的房子,就一点儿感觉也没有。喜欢了就是喜欢了,没有什么道理,即使说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也是喜欢了。

  房子的事情,且喜只是想了几天,也就放下了。看到的那些展示单位,毕竟都是精装修的,想装出那种效果,估计所费不菲。何况,奶奶的房子并不大,即使是换一个比较小的房子,或许还是要加一笔钱的。

  且喜看看自己的存折,想另置个金屋,实在是没有实力。她同赵苇杭在钱上面,分得很清楚。赵苇杭每个月都会给她生活费,家里的水、电费之类的花销,也是他去转帐账的,不用且喜操心。所以,且喜并不知道他赚多少,反正他给的钱,除了买菜和日用品,还会剩下很多。但尽管如此,加上且喜自己赚的,两年多下来,存下的也不够她预计的花销。

  其实,结婚的时候,曲玟芳给了她一笔钱,但且喜那时考虑了一下,还是还给了赵苇杭。那时,她总觉得,这样结的婚,不应该平白地接受长辈那么多的好意,感觉有点儿受之有愧。他当时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接过去看了看,就随便扔在一个抽屉里面了。父母走之前,虽然也给了她一笔钱,让她应急,以备不时之需,但且喜不知道为什么,从来没有动用这笔钱的打算。

  所以,一直没有任何大笔支出需求的且喜,一直以来还总觉得自己是个小富婆,曾经夸下海口说,等止夙毕业,请她旅游,地点,随便她挑呢!现在,只是一个小房子,就让她捉襟见肘,果然人还是要知足常乐。

  因为且喜自己都没有出过门,所以对于旅游,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哪怕也是一样高楼大厦的城市,她都十分向往。说出来都不会有人相信,现代社会,竟然还有二十多岁,只在出生的这个城市待过的人,想想都不可思议。大学的时候,是有一次机会的,当时总跟秦闵予在一起的那帮人计划要去大连玩一个星期,票都买好了,且喜记得,自己还为了那次出游买了个小包,方便随身放证件和钱包手机之类的。但最后,因为父母不允许,她还是没能去成,秦闵予也没有去。说起来,父母对她一向管教得十分严格,他们的反对或许不激烈,但一定会很坚持。

  很快就是圣诞节了,父母之前打电话回来,说他们这个假期也不能回来,会到香港大学开一个短期课程。他们希望且喜元旦前后能和赵苇杭过去,毕竟他们未必能待到春节假期。

  且喜当时听妈妈的语气,好像是非常希望她能去,毕竟他们也两年没见了,且喜的每个假期,妈妈都邀请她过去的,可是她自己一想到护照、签证之类的,就头大,也就拖到现在。她当时没明确表态,只答应看看情况再说。毕竟学校的考试周马上就到了,虽说自己的工作并不那么重要,可是这个时候请假,无疑是给同事添麻烦,而赵苇杭也未必有时间。

  且喜其实有点儿不大会和父母单独相处,尽管后来一起生活了那么长的一段时间,但还是觉得,自己在父母的家里,像是客人一样。如果是这种做客的心情,她就宁愿待在现在的家里,起码赵苇杭是一个人,而她也是这个家的主人,不会像父母,给她一种自己多少有些多余的那种感觉。

  "赵苇杭,圣诞前后你有时间吗?"

  "怎么?"

  "我爸爸妈妈会去香港大学做客座教授一段时间,他们邀请咱们去玩几天。"

  "最近可能要工作交接,很难说到时是不是有时间。"

  "工作交接?"

  "嗯,明年会去党校进修三个月。"

  "党校?"

  "时间不长不短,但也得把手上的工作交接一下,毕竟都是很专业的公务。"

  "外地吗?"且喜有点儿不解,没必要交接工作啊,在党校培训还不都是形式。

  赵苇杭看了看且喜,"赵太太,我要去中央党校进修,明白没?"

  其实,他也一直犹豫要不要去。虽然进修就意味着提升,但很可能是外派到中小县市锻炼,想留在这里,是基本没有可能的。喜爱现在的工作是一回事儿,是不是要真的步入仕途,一步一步地攀升又是另一回事儿。现在,是到了一个关键的时期,对自己是,对父亲也是。

  "哦。"赵太太的称呼从赵苇杭的口里叫出来,不知道为什么,很有一分亲昵在里面,让且喜的脑子又混乱起来,先前准备好要说的话也忘记了。

  想了又想,且喜才找到自己要问的话,"明年走,那是什么时候?"

  "一月三号报到。"也是这两天才接到的通知,因为还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所以还没和且喜说。

  且喜算算时间,那么赵苇杭应该是很难请假陪她去香港了。这样的结果,本来是该如释重负不是么,但她却隐隐地有点儿淡淡的失落,不想和不能,或许还是有差距的吧。

  赵苇杭看且喜半天不说话,只道是她有些想爸爸妈妈了。虽然,他很少见到她同父母联系,也很少听她提起,但未必就表示感情不亲厚。因为听大哥说,且喜父母的感情非常好,人也很好。但不论是自己同且喜结婚,还是他们出国,都没见且喜或是她父母有什么太激动的表现,或许是这些学者表达感情的方式比较内敛吧,也戒大悲大喜。

  "既然还有些时间,那我们就两手准备吧。先报个团,办理港澳通行证。我如果能抽出时间,咱们就去玩两天,你也和父母团聚一下。万一我实在没有时间,你就自己去吧,跟团去,跟团回来,其间就和你父母在一起,我会帮你安排好。"

  "你要是不能去,我也不想去了。"且喜语出惊人。

  "我还不知道,我这么重要了呢!"

  不知道为什么,且喜觉得别人都和自己的爸妈有很多话可以聊。即使刚登记那会儿,第一次带赵苇杭回家,在那么突然的状况下,他和爸爸也是相谈甚欢,很快就被接受,丝毫不见有什么沟通障碍。可自己,就是和他们很生分,所以总觉得带着赵苇杭的话,大家都能好受些,爸爸妈妈似乎也很喜欢他。

  "慢慢美吧!"且喜有点儿不好意思,拒绝再对这个话题深入探讨。

  随着圣诞将至,妈妈总是打电话过来问他们究竟安排好行程没有,且喜只好说,恐怕是不能去了,因为赵苇杭似乎忘记了这件事情,她自己也不好意思请假。妈妈好像很失望,只是说,大家都忙,也没有办法。

  她这么一说,且喜忽然觉得有些不忍心。一向要强的妈妈,说这样的话,多少也是有点伤心了吧。所以,且喜决定买点儿礼物,给她和爸爸寄去,以往只是心安理得地接受他们从国外邮回来的各种礼物,却好像从来没给他们买过任何东西呢,这样想来,自己实在是有些不孝。他们不缺,是一回事,可自己从来没想到过给他们买,总是有些过分了些。白长了这么大,好像还一点儿也不懂事呢。

  且喜约了止夙逛街。她的选择其实不多,除了黄艾黎,就是止夙了。但依以往的经验,跟黄艾黎出去,即使说好是陪且喜买东西,一般到最后是且喜两手空空,她却满载而归,好像没有她不合适,没有她不需要的。相比之下,止夙简直就是朴素到了极点,以前也许是经济问题,现在是她根本不太需要穿医生袍之外的衣服。丁止夙上街,至多是看看舒适的鞋子,其余的,她都没什么兴趣。所以,比较适合当伴游、当参谋。

  "你说,我买点儿什么好?"

  "给长辈,我没经验。"

  丁止夙很不客气地拒绝伤脑筋思考这类比较繁琐的问题,她出个人,就已经觉得是仁至义尽了。刚刚给教授做助手,站足了五个小时,要不是因为很久没见面的缘故,她才不会拖着两条已经不怎么会弯的腿来跟且喜漫无目的地瞎逛。

  因为是冬天,街上卖的衣物,其实都不大适合送给正在香港的父母。且喜左挑右选,给妈妈选了一条羊毛披肩,给爸爸买的是一盒手帕。差不多款式的,且喜给公婆也各选了一份。买完之后,就到邮局寄了出去。给公公婆婆的,打算元旦的时候再送过去。

  请止夙吃了顿大餐,用实际行动表示了感谢之后,且喜带着逛街的斩获,美滋滋地回家了。

  "赵苇杭,你过来看!"且喜和普通的女孩子没什么区别,买到心头好,总是想显摆一下。

  她把东西拿出来放在茶几上。

  "这是什么?"

  "礼物啊!给我爸妈的那份邮去了,这是给公公婆婆的。"

  以往去公婆那里,最多就是买鲜花、水果之类的,从来没买过东西。从刚刚给妈妈打电话,告知她给她邮了礼物的反应来看,谁都是喜欢礼物,喜欢那份心意的。因为妈妈在电话里的声音都有点呜咽了,弄得且喜都不知道该接句什么话才好。但是,挂断电话后,那种感觉暖暖的,似乎那些刺骨的寒风都不足为惧了。

  赵苇杭只扫了一眼,应付了一句,"挺好。"

  语气实在是太淡,且喜都能听出他的不以为然,把且喜高昂的兴致一下子打消了不说,还弄得好像她有些多事似的。

  "赵苇杭,你不要总是这样!"

  "怎么?"

  "我不知道你和父母关系如此疏远的原因,但是有一点儿,你得给他们起码的照顾和尊重吧!"

  赵苇杭终于把手上的书放下,"有何指教?"

  且喜有些语塞,其实自己同父母的关系还不是一团糟,今天只是刚刚进步了一点儿,就教训别人,除了得意忘形,恐怕没有更贴切的解释了。

  且喜把披肩叠好,连同手帕一起放到纸袋里,"算了,东西我是买了,去不去随便你,送不送也随便你。"

  赵苇杭真是有原则,也十分有个性,且喜想不佩服都不行,他就任那个袋子一直放在且喜放的位置,直到他去北京也愣是没动过。

  当然,他们的香港之行,最终也是没能成行。赵苇杭在交接工作结束后,被派到外地开会,直到元旦前夕才回来。所以,从礼物事件,两个人微有龃龉之后,几乎都没怎么见过面,更别提好好交流了,赵苇杭就匆匆地去了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