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到阴间去倪匡第一次和鬼亲密接触鬼鬼听雪楼沧月谜恋艾佟总裁好独裁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青春 > 白昼的星光 > 第十三章 心防,心墙

  北京之行,长城的城墙也修到了顾且喜和赵苇杭心里,拦住过去和现在,隔开彼此。

  他去了北京几天之后,且喜和丁止夙吃饭聊天,聊着聊着,丁止夙忽然说:"顾且喜,上次你和我说,跟你家赵大人吃饭的那个女的,是不是也去北京了?"

  且喜后知后觉地张大嘴,"是啊,这你都能想到?"

  "你想不到才不正常吧!"

  且喜摇摇头,"吴老师去北京很久了,说实话,你不提,我真是忘记这茬儿了。"

  "天,你的警惕性咋这么低。人家会不会到那里暗渡陈仓啊!"丁止夙倒不是想吓唬且喜,可她总这么不着急、不着慌的样子,实在是很让人担心。赵苇杭又不是去的日子短,几个月啊,从纯医学的角度看,男人从心理和生理上,都会很容易被攻陷。何况,他们之间也许之前就有故事,不提醒一下且喜,丁止夙实在是不放心。

  "不会吧?"且喜也只能是疑问,心里难免打鼓。毕竟是分开三个月,如果比照他们以往在一起的频率,要赵苇杭守身如玉,似乎是不可能的,尤其是还对着一个那么漂亮的吴荻。一旦这么想开去,她越想就越觉得他们之间已经或许将要发生什么苟且之事一样。

  若在几个月前,且喜是不大在乎的,也许会真心地要成全他们的爱情,并且祝福他们。毕竟,自己和赵苇杭也没有多深厚的感情,非得在一起不可。而且,她那时因着自己的往事,并没有多么反感吴荻对赵苇杭心怀觊觎。

  可是,这段时间,从赵苇杭的表现来看,真的是同往事一刀两断,那么坚定,那么干脆,让且喜似乎也对这个婚姻的天长地久生出一种期待。

  离开前的二十多天,只要他在家吃饭,且喜总是变着法儿地给他做好吃的东西,她担心他在那边吃得不可口。做好了,看他吃,又担心他是不是爱吃,会不会满意。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眼前的这个别离,催生了且喜的不舍,她自己都能察觉到,她很舍不得他走。

  他走的前一天夜里,且喜怎么也睡不着。等赵苇杭些微的鼾声响起,她就睁开眼睛,看着睡梦中的他。且喜很少注意到这个状态下的他的脸,此时这样看着,忽然觉得十分有趣。赵苇杭睡着的时候,并不是那么严肃的,嘴微张,眉也是少有的舒展。且喜轻轻靠过去,以前怎么没觉得这样的一点点的、源源不断的温度这么好,要是之前就觉得,会不会早就觉得有点儿幸福了。

  到机场给他送行,公公婆婆也过来了。一年有三、五个月也不见一次,但毕竟是在一个城市,所以,赵苇杭此次去北京,他们还是会惦记吧。他们也就嘱咐了一下,让他在那里安心学习,没等他的航班检票,他们就回去了。走的时候,婆婆跟且喜说:"晚上没事的时候,回家来吃饭,我也总是一个人。"

  且喜的眼泪,就这样掉下来了。

  赵苇杭真的没料到,且喜会因为自己去进修而哭哭啼啼。"家里的一些需要缴的费用,我已经预付了一些,所以你不用担心。任何人以任何名义敲门,你都不要开门,不确定的,就给物业打电话。重要的常用电话号码,我贴在话筒内侧,很容易找到。"

  "我非得住在家里吗?"且喜其实是有点儿希望回奶奶的房子住一段时间,那里邻居间都很熟悉,房子小,也不会那么害怕。而且,那里很快就要消失了,没有可触的景可以时时怀念奶奶了。以往,总是觉得还有时间,总是觉得奶奶一直在那里,戴着那把钥匙,就好像随时都可以回去一样。可是,不久以后,那把钥匙,再也打不开曾经的家门了。

  "你要是实在害怕,就搬去和丁止夙住吧,手机开着,方便联络。"赵苇杭也不确定这次学习会不会安排得很满,如果不是特别紧张的话,即便是不能每周回家,半个月回来一次,应该不是大问题。这些,都是到那儿以后的后话了,现在还不能跟且喜说。

  飞机起飞的时候,且喜已经坐在机场大巴里面往回返了。她并不确定头上呼啸而过的,是不是就是赵苇杭乘坐的班机,但还是把脸贴在窗子上,就着之前别人化开的那方寸大小的玻璃窗,张望了一会儿。

  赵苇杭去了北京之后,根本没能像他自己所设想的那样,偶尔回家一次。每周的课和讲座,都安排得满满的。周末会安排其他高级班的学员给他们作报告,都是一些省市领导,有很丰富的工作经验,这些都不能错过,也不容错过。每天都要签到,作息规律得像是高中生。

  且喜并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忙,止夙的提醒像是在她心底埋了一根刺,刚扎下去的时候,就是有点刺痛罢了,可随着时间推移,它却不断疯长,大得让人无法忽视。她惦记着这件事,也就没真的搬到奶奶那里住,反而天天在家,等赵苇杭十分偶尔的电话。似乎守着家,也就看住他了。

  期末,所有考试结束了,吴荻提交的那份成绩单,也从北京快递过来。且喜拿着这份快递,下了决心,不论他们会不会怎样,她都要去北京一次,看到了,就放心了,或许就放弃了。

  这段时间,还有一件大事发生,就是秦闵予还是决定要自己开公司。经过几个月的筹备,他的予天科技,在年初成立了。公司不大,除了一个办公室小妹,其余的都是研发人员。且喜在开业那天,和止夙一起送了一个花篮。他的公司就在大学城内的科技园区,所以,离C大很近,且喜走过去的时候,正赶上他们在放鞭炮。

  "恭喜你!"且喜站在秦闵予旁边,很大声地喊。

  他点点头。

  "秦闵予,你一定要一直成功,要过得幸福。"这句话,且喜只是低低地说。她是真心希望他能成功,希望他证明给她看,他没理她、没要她的这个决定,正确无比。

  且喜真正到北京的时候,已经是二月初,马上年关将至。她心里盘算得挺好,在北京玩两天,也许能同赵苇杭一起回家过年。

  她是坐火车来的,止夙特意帮她买的下铺,过来送她的时候,还叮嘱她,在车上别和陌生人聊天。且喜看着止夙帮她把箱子放好,"你真当我是小孩啊!"

  "你还不如小孩呢!你看看,哪个小孩从来没出过门,连火车都没坐过?"

  "行了,你快走吧,时间也不早了,谢谢了!"她这么说,且喜觉得似乎是怪丢人的。

  丁止夙也不以为意,"那我就不等开车了,你自己小心,见到赵苇杭给我个消息。"

  "嗯。"不知道明天他来接自己,会是什么情形。送他的时候,自己哭鼻子了,再见面会有拥抱么,像电影里面一样?

  不过,昨天打电话,告诉他今天的火车,明早到北京,且喜可没听出他有什么欣喜的迹象,他只是问:"几点到?"

  "好,我去接你。"

  当且喜真的站在北京站的站台上,不禁四顾茫然。她第一个下车,却怎么也找不到赵苇杭的身影。她忘记告诉他自己的车厢号,现在,不知道是该等在这里,还是该出去等。打他的手机,也接不通。

  终于,人群总算是四散开去,留下且喜拎着包,比较显眼地站在那里,不是不慌乱的,如果找不到赵苇杭,她就真想马上上车回去。第一个冲下车,却傻等在这里,冷风吹得她觉得自己的脸已经快不是自己的了。耳边充斥着各地的方言,却没有熟悉的那个声音。

  "顾且喜!你怎么在这里?"

  赵苇杭的声音终于传来的时候,她都不敢相信已经冻得硬硬的自己的耳朵。"你怎么才来?"很少发脾气的顾且喜很是不高兴,"不想让我来,就说不想让我来,不能来接就说不能来接,你把我晾在这里半个多小时,成心的啊!"要不是睫毛上都结霜了,且喜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就在这里流泪。

  "你也不看看你站的地方!"赵苇杭也是找了半天,都跑得有些出汗了,顾且喜站的位置,其实是进站通道的楼梯口。她过来的时候,也犹豫了一下,但很多人都从那里下来,她就以为赵苇杭一定会从这里下来,所以在这边傻等。

  "我站的地方怎么了,你说,我站的地方怎么了!"且喜喊了两声,见周围很多人看着他们,她忽然转身,朝刚下来不久的火车走去。

  "你去哪儿?"赵苇杭拉住她,把她的箱子夺下来。

  且喜也不跟他争执,箱子里面大多是给他买的东西。走之前,去了趟婆婆家,他们也准备了些东西,一并装来了。"也见到你了,箱子里面都是给你带的东西,我回去了。"说着,就想要上车。

  赵苇杭眼见着不道歉,不哄好,这个顾且喜今天是不会善罢甘休,忙一把抱住她,"顾且喜,现在只有一个小时了,我八点还有课,别闹了。"他的话语里面,已经有恳求的意味。

  "谁闹了?还不是你先责备我。"且喜的声调也降了几度。

  "对不起,是我事先没和你商量好。我不是责备你,实在是太着急了。"

  出来的时候,同住的那位湖北的大哥还打趣他,"毕竟是年轻人啊,才几天没见就追来了!"

  昨天,接到且喜的电话,他真是挂断电话之后,才慢慢相信,刚刚且喜说的,是真的,她要来北京看他。无关惊喜与否,完全是太过意外,他们的关系,哪里是那种如胶似漆的啊!

  进修期间,是不允许外宿的,别的不说,单是各省市在北京的办事处,就不知道比宿舍要舒适多少,都到外面住了,怎么管理。所以,赵苇杭只好在中央党校附近的颐和园宾馆给且喜要了个标间,真能有多少时间陪她,只能听天由命了。

  当然,这些话,赵苇杭现下是没办法和她解释,人都来了,还这么地不顺利,只好先把人弄过去,安顿好了再说。

  眼看着就到八点了,总算是把入住手续办完,且喜也高兴了一点儿。

  "我得回去了,午饭时再过来。你有没有朋友在北京?我恐怕不能陪你四处玩,要么找个朋友陪你去,要么给你报个几日游的团。"

  且喜往外推他,"快去吧,你别担心我了,今天我不出去。坐火车太兴奋,我都没睡着。"

  且喜也觉得自己着实反常,该介意的似乎不大介意,一点儿小事却搞得两个人备受瞩目。估计赵苇杭也是看在自己千里寻夫的分上,一忍再忍,估计这会儿他都内伤了。

  赵苇杭忙才好呢,且喜躺在宾馆的床上想,他忙,不就没有时间和吴荻联系了。所以,顾且喜躺在宾馆的床上,偷笑着,直到中午赵苇杭过来,这个兴奋劲儿还没过去。

  赵苇杭一进来,就把且喜抱在怀里。今天上课的时候,满脑子转的都是且喜,她这样的造访,让他也变成了被女朋友探望的毛头小伙似的,兴奋而愉快。

  "你要干吗?"且喜发觉赵苇杭有些毛手毛脚,这可是中午,自己连早饭都没吃呢!

  "你来干吗?"余音未落,赵苇杭忽然吻住且喜,早上,发脾气的顾且喜,就让他有吻她的冲动,这会儿终于如愿以偿,就觉得味道是那么的甜美。

  且喜先是没反应过来,也就任他予取予求,后来,也慢慢被吻出点儿感觉,浑身热了起来。

  吻对顾且喜来说,还是可以比较的。秦闵予同她一起的时候,两个人都没什么经验,就是一点点儿熟悉,一点点儿默契,谈不上好不好,仿佛吻就该是这个样子。赵苇杭的吻,竟然比秦闵予的更加霸气一些,要么不要,要么全要,竟像是要把她全都吸进去一样。

  且喜不是不想推开他,而是实在是没有力气。赵苇杭终于放开她,却只是让她喘了几下,就重又吻上她。这一次,温柔得多,总是轻触到,又放开,浅尝辄止。

  在他又一次放开的时候,且喜忍不住迎上去,换自己主动,邀他共舞。此后,就一发而不可收。

  当且喜饿得虚脱了一样蜷在被里,赵苇杭早已经穿戴好,要回去了。

  "我刚刚打了电话订餐,一会儿有人送过来,你要吃一点儿。"

  且喜闭着眼睛,不想说话。怎么觉得自己追过来,似乎就是送上门给人享用,而最让她不想承认的是,她竟然心甘情愿,乐在其中。被赵苇杭这么强烈地需要,什么虚弱啊,饥饿啊,都可以暂且不顾,只要先填饱他就好。

  "很累吗?休息一下,晚上我再过来看你。"

  他走了一会儿,饭菜就送上来了。且喜很想狼吞虎咽一番,可没吃了几口,等胃里面有了垫底的东西后,就有些食不知味了。怎么忽然觉得自己像是来慰劳赵苇杭,而不是来查岗的呢,整整一个赔了夫人又折兵。而且,心慌慌的,好像不是自己的了。

  下午的时候,且喜拿着酒店提供的北京市地图,好好地研究了一番,圈定了自己要去的几个景点:长城、故宫、天坛、雍和宫、颐和园、香山、恭王府花园、北海、北京动物园、北京植物园、世界公园。她还打算去一次Q大,看看这个曾经承载了自己和秦闵予许多期望和梦想的地方,或许秦闵予自己已经放下了,可且喜还是觉得,当初的遗憾,并不只是他一个人的。

  赵苇杭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六点多了,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且喜手边放着地图,另一只手里拿着笔,在床上睡着了。他拿起地图看了一下,顾且喜似乎已经把自己的行程安排好了,选的地方大多是很安静的地方,这或许同她的工作环境有关系。

  话虽这样说,但也有例外,吴荻的喜好就很现代,她喜欢商业与古典融合的后海。在北京,在这个同吴荻相恋,其间还共同生活了一段时间的城市,说不想起,很难。尤其是他目前的进修,由于作息规律,又并不是太紧张,反而留给他很多思考和怀念的空间。虽不是时时想起,但的确会有很多片段闪现。

  "顾且喜,你来得正好。"

  且喜在第一天选择了去颐和园,因为比较近,用赵苇杭的话说,就是真的走丢了,也方便他过去找她。之后,她先选择地铁沿线的地方去,慢慢地才扩展到坐公交车,每天一个景点,买点儿吃的背着,在里面慢慢逛,倒也品味出许多乐趣。

  此时,并不是旅游旺季,票价也便宜,人又不多。且喜不赶时间,慢慢晃的时候,就跟着别人的团蹭点儿典故听听,回来就给赵苇杭讲故事。且喜的口才算不上好,但她对于细节观察得很仔细,记得也比较清楚。所以讲述的时候,只突出特点,抓住关键,倒也像是那么回事。

  且喜自己最喜欢的地方,是雍和宫。她其实是没什么宗教信仰的,但到了雍和宫,还是虔诚地拜了拜,只是拜拜,没许下任何愿望。因为虽然开放的部分并不算大,但里面的气息厚重、肃穆,真的像是有种神秘的帝王之气,比故宫更让她震撼。

  园林,她更喜欢北海,那里闹中取静,山水相依,独有韵味。颐和园、圆明园毕竟是复原了的面貌,总觉得像个现代公园,里面很多休闲锻炼的老人,更让且喜有在家里附近广场游玩的感觉。

  动物园、植物园、世界公园,且喜觉得,一个玩一天的时间远远不够。而且,她一个人逛,总觉得差点儿什么。走累了,就给丁止夙发短信,分享一下。止夙在大学时候,是来过北京的,且喜看过几张她的照片,也无非是天安门、故宫之类的。所以,看到止夙曾经来过的地方,且喜总是拜托别人给自己照一张,可以拿回去比较一下,给止夙看北京的发展变化。

  总的来说,且喜是喜欢冬日里依然浓重的北京的。只看着存留下的这些遗迹,就可以想象当日的繁盛和辉煌,无怪乎梁思成那么大力倡导保护北京古城。记录文明片段和成就的这些建筑,不仅仅属于过去,用于过去,更重要的是那是很多人心血的结晶,是古代、近代中国建筑艺术的巅峰展示,是国家民族的象征,是我们从何处来的标志。所以,且喜眼里的北京,像是泼墨山水,大气磅礴,并不是雕梁画栋那么匠气,而是浑然天成的很中国的气势,能震慑人心又能安抚人心的气势。

  赵苇杭在一个周末,终于空出半天时间,就借了辆车,带且喜去八达岭。雪中的长城,来参观的人也不是特别多,有点儿体现出了边关的冷寂。

  "赵苇杭,我怎么不觉得长城雄伟?"

  "你看惯了现代的建筑,可能不觉得稀奇吧。"

  "我觉得长城是让人忧伤的地方,下面埋葬了很多,也阻隔了很多。"

  "孟姜女吗?那不过是个传说,何况,说的也不是这段长城,这里的长城是明代修建的。"

  "或许吧。这两天看了太多年代久远的东西,总觉得有点儿伤感。"

  "为什么伤感,感慨一下帝王奢华,也不至于要伤感。"

  "因为看到了衰败。"

  "这么深刻?"

  "你笑我?笑吧。"且喜无所谓地向上爬,不跟没文化的计较。

  "喜欢这里?"

  "嗯,喜欢,很喜欢。"

  "你看到的只是北京的一面,它是个很多元化的城市,都了解了,就未必会喜欢了。"

  "你又知道了?"

  "顾且喜,我大学时候,在这里四年,是不是该比你知道得多些?"

  "你在北京读的大学啊,哪所学校?"

  "Q大。"

  "真的啊!"且喜回身看着赵苇杭,似乎相亲前大哥提过这个,但当时没往心里去。原来,自己身边真的都是高人。"你们学校毕业的不都是要出国么,你怎么回来建设家乡了。"

  "我曾经也计划出国的。"

  "德国?"想到吴荻,且喜就很自然地问了。

  "嗯。"

  "那后来为什么没去?"

  "说来话长,去了,又回来了。"赵苇杭显然不想多谈,他们就在长城上入乡随俗地走了个来回,又让别人给他们照了几张合影,就算完成任务,回去了。

  长城之行,让且喜更多地了解了赵苇杭,但两个人的关系反而有些客气而疏远了。似乎长城的城墙也修到了他们心里,拦住过去和现在,隔开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