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青发鬼横沟正史姑娘不解风情楼采凝孤星传古龙总经理的谎言七巧亡魂鸟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青春 > 白昼的星光 > 第十五章 梦难成,恨难平

  明明已经是风口浪尖的时候,还勉强维持着表面的平静,顾且喜开始期待下一个巨浪打过来,宁愿它把一切都打碎,也好过悬着一颗心在等待。

  赵苇杭回来以后,不用他再提,且喜就很自动自觉地推掉了所有来自吴荻的邀请,不再和她、和那些朋友一起去玩。只是,偶尔中午的时候,遇到了会一起吃个午饭,吴荻总会带她去很有特色的小饭馆,味道绝好。

  且喜有时看着她,就会难过,这么会生活的漂亮女人,却没能得到自己渴望的爱人,没能同他在生活中分享这些点滴。所以,她也难免恍惚,不确定自己的立场,还是说在这个婚姻中,完全不需要她的立场?想到这一点,她又更心烦。

  初春,且喜同老房子告别的时间终于临近了。她还没想好到底要怎么办,这样的事情,似乎还得同父母商量一下。妈妈的意思是让她拿现金就好,房子多了,也不去住,照看起来也费神。

  "赵苇杭,记得我提过,奶奶的房子吗?"

  "嗯,你的狡兔三窟。"

  "那里最近要拆迁了,你说我是再买个房子还是要钱就算了?"

  "问我的意见吗?要房子的话,可以用作投资,嫌麻烦的话,就只要钱吧。"

  "那奶奶的东西怎么办?还有我小时候睡的床呢。"且喜不只想表达这些,但是,和赵苇杭,就是没办法用简单的一句,就能说得清楚。

  "再买个房子放旧家具?特别有纪念意义的就搬这里来吧。"

  "哦。"

  他们越是这样给意见,且喜越渴望听到不同的声音,来迎合自己心底的想法,她是想要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的。从父母的家,到同赵苇杭有了一个家,她始终没有一个想要拥有自己空间的这种自觉。那个阁楼,让且喜有些动心。吴荻的新家,让且喜知道,什么样的房子是完全属于一个人的。没有办公室一样的书房,没有酒店一样的卧室,没有任何条条框框,自己的地方,全凭自己的喜好。

  且喜最近经常回奶奶的房子,不论是不是要买新房子,这里的东西总是要先整理出来。花园小区现在就是个露天市场。天气好的时候,家家都把很多七零八碎的不打算带走的东西拿出来摆摊,来买的都是外面的人,虽然都卖不了几个钱,但此中一样有乐趣。且喜也盘算着,周末的时候,也来凑热闹。

  到了奶奶家门口,对面秦家的门大敞着,杨姨正往外搬东西。

  "我来吧,搬哪儿去?"午饭都没吃,所以时间还算富裕。

  且喜和秦叔叔在杨姨的指挥下,把一个小壁橱搬到了他们早就占好的一个位置,这里是出入小区的必经之路,很显眼。

  "好卖吗?"且喜也不着急上去,站在路边和杨姨聊天。

  "嗯,昨天把闵予的书桌、书架都卖了。"

  且喜知道那个书桌和书架,它们是摆放在一起的。书桌的面是核桃木的,据说十分名贵。这个书桌和书架,是杨姨娘家的陪嫁,这样的东西,他们都卖了,且喜是真没想到。自己和秦闵予头对头地趴在书桌上写作业,仿佛就是昨天的事情一样。记忆,不触动是不会时时播放的,但如果能够触动记忆的这些事物不见了,记忆是不是也就找不到了?

  忽然,很眼熟的马六停在旁边。秦闵予走下车,冲且喜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就跟他妈妈说:"不是说好我中午回来搬么,你们又自己搬!"

  "不是的,"杨姨很委屈似的,"我们就想搬到走廊里,屋里空出来好收拾,结果遇到且喜,她就给搬下来了。"

  "她自己搬的?!"秦闵予看看且喜,没再说什么。

  "饭做好了,回家吃吧!且喜,你也去,这里用不着你了,快去,下午还上班呢。"不由分说,他们就被推上了车。且喜笑着,这就是妈妈,秦闵予有个多温暖的妈妈啊,不舍得儿子干活,但却希望他回来好好吃顿饭。

  饭菜如记忆中一样的好吃,且喜吃了一碗,还是意犹未尽。秦闵予拿走她的碗,又添了一碗给她。

  "我吃不了这么多。"且喜有点儿为难,的确是想吃,可两碗饭,够创她个人最好纪录了。

  秦闵予没说话,只是端起她的碗,把饭拨到他自己碗里一半,"这些呢?"

  且喜的眼圈忽然不受控制地红了。大学的时候,两个人一起吃饭,她总担心秦闵予吃不饱,总会要求他把自己的饭分去一些,那时,他就会经常问这句话。且喜极力地掩饰着自己,却还是掉落了两滴泪水,且喜忙把碗接过去,端起来就吃,不着痕迹地把眼泪擦去。今天怎么了,怎么这么伤感。

  秦闵予放下筷子,且喜忙起身开始收拾碗筷,今天不是对着他的日子,不要一时冲动,再做傻事。秦闵予走到厨房门口,"顾且喜,不忙收拾,我有话和你说。"

  且喜很警惕,"什么话?"

  "过来!"秦闵予说完,自己就先回屋了。

  他的房间,如今已是一片狼藉,且喜看了又看,都没一处可以落脚似的。

  "过来坐。"秦闵予指了下他的床,他自己则坐在墙角的一摞书上面。

  且喜看着那张床,上次过来的时候,也是看着这张床,但那时还不知道这里很快就会消失了,心情和现在不一样。那个夜晚,那个清晨,混乱的情况下,连床单是什么颜色的,且喜都没有印象了,但这张床,对于且喜,仍是个具有特殊意义的符号。

  且喜不知道别人的初次,会不会有什么浪漫美好的回忆,但显而易见,自己的初次,除了记忆残缺不全之外,就连场所也很快要变成了残垣断壁,最后,根本不复存在了。

  "有事儿你就说吧,我还得过去把东西搬搬呢。"

  "一会儿我帮你,不急在一时。"

  秦闵予也不废话,马上又说:"顾且喜,不要和吴荻走得太近。"

  "为什么?"且喜不明白,赵苇杭这么说,秦闵予也这么说,他们都跟吴荻关系很好,或者曾经很好过不是么,私下里这样说,还是有失厚道的,她以为。

  "吴荻和你交往,不论过程是什么,但她要的结果只有一个,就是赵苇杭。"秦闵予一直看着且喜说,"你要是不想离婚,就离她远点儿。吴荻这个人不简单,她做的事情如果没有王牌在手,没有必胜的把握,她是不会做的。"

  "在哈佛的时候,她只是插班过来,进修一年,她却拿到了那年额度最高的奖学金。而她的交往,是两个极端,要么就是知交,来往密切,要么就是相当地疏远或者敌对,在她那里,是没有泛泛之交的。我不对她多做评价,因为她也是我的朋友,我只能说,提醒你和她保持距离,都是为了你好。"

  且喜真想反问他,"你也是为了我好?"但是,她没敢。她既没有提问的理由,更没有胆量听他的回答。所以,她只是很认真地表示以后一定会注意。其实,在她心里,已经是单方面同吴荻断交了。再怎么欣赏她,也不值得去做拿自己的生活冒险,引火上身的事情,所以还是少做为妙。

  且喜也不清楚,为什么身边的人都反对自己的想法,甚至赵苇杭提出来的时候,自己都没有无条件地照做,而秦闵予的话却能让她毫不犹豫。

  后来,秦闵予真的帮她去整理东西,清理这些儿时的痕迹,此时他们都异常沉默。

  最后,关上房门,两个人要下楼的时候,秦闵予忽然说:"我想过离开,却没想过会是这样离开。"

  "这里多好,怎么会想离开呢?"

  "这里好?没见你回来几次。"秦闵予走在前面,头也不回地说。

  且喜也不想分辩,她的心,也许从来没有远离过这里。可是,回来这里,会顺带着扰乱心底的那池水,翻腾反复后还是要靠自己平息。那种感觉,远不是此刻想想这般简单、轻松。

  可是,秦闵予忽然停在那里,且喜一时收不住脚,撞了上去。"噢!"

  她的手扶在秦闵予的肩上,想借力站稳,可秦闵予的手却覆了上来,轻握住她的,"顾且喜,不论你是否回来,这里毕竟是你的一个退路。"

  且喜把他的手掰开,抽出自己的手,走到他前面,回头看他,"秦闵予,管好你自己的手,"且喜忍了又忍,还是把到了嘴边的伤他面子的话咽回去了。就像是过去那个四年中的很多次一样,很懦弱地咽下去了。她总觉得,有些话,说得太白,不仅仅是收不回去,还要毁了这么多年的感情,不管在秦闵予那里重要与否,在她这里,她是要维护的。所以,面对秦闵予,顾且喜永远只能气短。

  秦闵予送她回去的路上,且喜还是没原则地没话找话,明明她不想惹他不高兴的,但只是那么一句话,他就一直板着脸。

  "秦闵予,那是什么车,好漂亮!"

  "LAMBORGHINI,Gallardo,兰博坚尼,盖拉多。"他知道且喜英文一般,所以还说了下品牌的汉译名称。

  "兰博,不就是007那个?"且喜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马上展开联想,007系列的全高科技装备估计是给她留下太深的印象了。"天啊,我不知道他们也生产跑车,看起来就像是未来款式一样!"赞叹,还是赞叹!

  这时候,车已经停靠在系门口了,秦闵予笑着说:"对,就是那个史泰龙演的。"

  且喜觉得他的笑容有点儿不怀好意,但是又不知道他在笑什么,就自己嘀嘀咕咕地上楼了,迎面遇到黄艾黎,"007谁演的?"

  且喜忙抓住她求知,黄艾黎没少出去看电影,一定知道。

  "怎么问这个?"

  "忽然想起来,就在嘴边,说不出来。"

  "你是问历任主演啊,那我可背不出来。比较熟悉的就是皮尔斯·布鲁斯南吧,他演得多些。"

  且喜摇头,"不是这个,不是这个,他演谁?"

  "邦德吗?"黄艾黎也被她问得有些糊涂了。

  "那兰博呢?是史泰龙演的?"

  "好像是,那都是肌肉男的电影,我都不看的。你受刺激了啊,怎么问这些。"

  且喜拍拍自己的额头,怨谁,还不是怨自己,让你不懂装懂自由发挥,又被秦闵予给嘲笑了。他一定在路上还偷着乐呢,这么一想,发觉自己也咧着嘴呢。她用手托了托自己的双颊,怎么娱乐了别人,自己也这么美呢,果然,自己的神经啊,是多少出了点儿小毛病。

  正要走,就被黄艾黎拦下,"我楼上楼下找你一中午了,你哪儿去了?"

  "怎么了?"

  黄艾黎神秘兮兮的,"晚上乔维岳要请我吃饭。"

  且喜有点儿将信将疑,"那你还穿得这么朴素?"这不是黄老师的风格,她比较浪漫,出去约会一定会穿长裙,丝巾跟飘带一样,很有特色,用她自己的话说,要比女人还女人。虽然,且喜觉得,以她的审美,也觉得黄艾黎那么穿的确很好看,但就是觉得有点怪,太过郑重其事。

  "是啊,他也是才和我说,我没准备。晚上,你能不能让你先生自己先去,你陪我回家换衣服?"

  "我没打算去啊!"他过生日,和她有什么关系!虽然秦闵予也说,提醒她的都是好意,但她对乔维岳的印象,就是很难扭转,似乎就是依靠直觉就给他判了死刑,并不是说他的人品就真有多大问题,只是觉得他很危险罢了。

  "你怎么可以不去,他说了,让我邀请你。我邀请你,你敢不去?!"黄艾黎根本不等她回答,"下班门口见啊!"

  并不是黄艾黎痴心不改,几个月下来,乔维岳迟迟没有什么回应,她也知道没戏。所以,最近又见了几个,但同乔维岳相比,毕竟不是差了一两个层次。乔维岳的电话打过来,也由不得她不动心。不是为了吊在这一棵树上,而是只有先吊上去,才能有别的可能啊。殊不知,往往就是这点儿念想,引逗得人一步一步陷进去,而不自知。

  下午的时候,且喜也接到赵苇杭的电话,说是乔维岳正式邀请他们参加他的生日聚会。且喜更觉得这是场鸿门宴了,乔维岳同吴荻的关系密切,现在摆明了是要来场大联欢了,各色人等都到场,不知道是何等盛况。他唯恐天下不乱,要看热闹,赵苇杭都不驳他的面子,且喜也当然不能退却。这也是赵苇杭第一次带且喜一起出席这种朋友聚会的场合,或许许多同吴荻熟识的人,且喜已经认识,但意义毕竟不同。所以,且喜几乎是没有考虑,就让赵苇杭下班后回家接她,不只黄艾黎需要打扮,看来,她也很需要。

  下班后摆脱了黄艾黎后,且喜匆匆赶回家。先化了个淡妆,然后把所有这季的衣服摆到床上,里面不乏妈妈最近邮来的名牌。且喜穿上试试,总觉得自己像是偷穿了别人的衣服似的,很不自在。而自己穿惯了的衣服,还真是难登大雅之堂。不能太过隆重,会显得装扮得刻意,也不能太随便,真是有些难到她了。

  "乔维岳生日,紧张什么?"赵苇杭的身影忽然出现在门口,可能刚才试衣服,没注意到他回来了。

  他的话里似乎有话,且喜掂量了一下,才回答:"还不是因为你,吴荻不是也要去。"这话说出去,且喜就后悔得很,怎么显得那么幽怨啊!但,的确,赵苇杭摆在那里,不攀比也会被人拿来比较,虽然未必到战争那么夸张,但若是自己表现得太差,他的脸上也不好看。

  "为了我?"赵苇杭倒像是心情不错地玩味着且喜的话,走过去,随手拿了两件,"这么穿吧!"

  那是一件米白色的开司米羊毛开衫和一条浅咖啡色长裤,都很简单大方,但都是妈妈买的,不是且喜的风格。那件开衫,上面还有一个胸针,很别致,但且喜穿上去,显得要大上几岁。

  "穿上看看。"赵苇杭催促她。

  且喜点点头,既然他觉得好就成。"那就这身吧,你用不用换衣服?"

  赵苇杭看看他自己,"我有什么可换的,就这样吧。"

  "那你出去等我。"不是没当着他的面换过衣服,可这件开衫里面是个吊带,内衣也要换。很久没穿得这么清凉,当着赵苇杭,一件一件得脱掉,再穿上这个,总是有点别扭。

  赵苇杭笑了笑,"抽屉里面有条项链,你记得戴上。"

  "嗯。"他一提醒,且喜忽然想起,得记得把结婚戒指也戴上,夫妻就得有夫妻的样子。不过,也就是自己总担心丢三落四的,怕把那么贵重的首饰丢了,所以才一直没戴,对戒的那个指环,赵苇杭始终戴着呢。

  穿戴完毕,真是换了一个人似的,不得不说,真是很适合自己。且喜的腿很长,穿长裤能凸显她的优点。可是对着镜子,且喜还是叹息,这般费心地折腾,也至多算是差强人意,气质尚可,跟吴荻比,真不是一个层次的。

  这种比较的心,让且喜顿时觉得自己又丑了几分,真是有点儿泄气,想穿回普通的衣服,做回自己也许更自信一些。

  "好了没?"赵苇杭的声音传来,随后就打开门,走了进来。

  停在且喜身后,看着镜子里面的她,"很好,很适合你。"赵苇杭轻吻了下她的鬓角,"很迷人。"

  听到他这样的评价,且喜心里真是十分受用,起码他没用漂亮之类那些一听就同自己完全不沾边的形容词。

  "好了,我们出发吧!"赵苇杭手臂微曲,递过来,且喜挽住,"好,出发!"

  乔维岳的这个生日聚会竟然安排在秋苑,号称"本市第一"的餐厅,以会员制和味道地道而著称。

  "包下这里,真夸张。"且喜很鄙夷地撇嘴,她觉得烧钱的都是暴发户所为,在她对乔维岳看不顺眼的理由上,又加上一条。

  "别乱说,这里是他们家的产业,只要他在国内的话,每年生日都是在这里。"赵苇杭并不认真地教训她。

  且喜吐吐舌头。这里,时尚杂志里面经常推荐,动不动就是主厨特选一道菜或是甜品,图片美轮美奂,看起来就让人食指大动。她和丁止夙也曾商量过要来,可每次经过的时候,看着那两扇对开的木质大门,总是望而却步,不知道为什么,会联想到一如"侯门深似海"的句子。或许是因为餐厅是在院子里面,神秘感太重的缘故吧,阳春白雪的地方,还是不适合她们。止夙就曾经点评,这里可以定位于阴森恐怖,不适合进食,当然,她的论断,是因为只看到外面触目可及的郁郁葱葱。

  "我是酸葡萄心理。"且喜很大方地承认。真应该让止夙过来看看秋苑大门洞开,里面灯火辉煌的样子。

  "乔维岳家里是做什么的,很有钱吗?"

  赵苇杭笑了笑,"还行吧,他们家的人,都不怎么在意钱的。"

  且喜在心里叹息,还有点儿同情乔维岳了,家世好又能怎么样,在感情上,不一样是不顺?我爱的人不爱我,看来是个普遍的烦恼,一视同仁,对谁也不放过。

  "且喜,小乔是我很好的朋友,你要和他好好相处。"

  "你提醒得太迟了,我早已经得罪过他了,我让他没事找周瑜玩儿去。"且喜自己说着,又笑了,虽然对乔维岳没什么好感,但想到他倒是特愉快。

  且喜是抱着赵苇杭的胳膊说的,顺便四处看看庭院里面的环境,熟悉一下,以后可以带止夙过来见识一下。

  赵苇杭忽然停住不动了,"咳,生日快乐!"他脸色不无尴尬地把准备好的礼物递过去。

  且喜后知后觉地转过来,从乔维岳的脸上倒看不出什么,他还是很含蓄地笑着,可他身后的人都睁大眼睛瞪着她看呢!

  且喜狠狠地掐了一下赵苇杭,这都怪他,让她话赶话地又触人家霉头了。这次,她是真的不好意思了,毕竟人家生日啊,这个场面可怎么收场是好。且喜又一次发挥她的阿Q精神外加自我催眠,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她挤出很灿烂夸张的笑容,冲乔维岳摆手,"Happybirthday!"

  乔维岳还是气定神闲地、好脾气地笑着,"谢谢,"他伸手出来,"我的礼物呢?"

  且喜指指他手里的赵苇杭刚刚递过去的那份,"我们送的。"

  "噢,是什么?"他笑着摇摇,只是问她。

  且喜看着赵苇杭,希望他给自己点儿提示,可他也很沉得住气地看着她笑,摆明了要她自己应付。

  "一点儿心意,请笑纳。"且喜无奈,只好四两拨千斤。

  偏偏有人穷追猛打,"这个心意是什么?"

  "surprise,你要晚上自己拆开看哦!"且喜看赵苇杭撒手不管,就信口开河。很哥俩好似的,拍拍乔维岳的肩膀,就拽着赵苇杭进去了。乔维岳不鸣金收兵也不行,哼,在这里看他们的笑话,没门!

  且喜一进去,就被黄艾黎给缠住了,别人她都不认识啊。赵苇杭本想带着且喜介绍一下,可也不好留下黄艾黎一个人,也就作罢,自己去和朋友聊天了。

  "吴老师,哇,她的男伴可真帅!"且喜背对着门口,转过去,唉,吴荻挽着进来的,不正是秦闵予。看着秦闵予,且喜有种感觉,觉得他像地下党员,深信这位同志是身在曹营心在汉。虽然美色当前,但想起他中午说的话,且喜深信,他的心还是向着自己的,他只是埋伏在吴荻身边。可真的这么下判断了,她倒觉得自己简直是自以为是得可以了,很是自嘲地笑了笑。

  "你笑什么啊!"黄艾黎很郁闷,她今天特意打扮了一下,结果,还是当壁花的命运,刚一进来,乔维岳就诚恳而不失热情地说:"希望你今天在这里玩得愉快,我请了不少朋友。"言外之意,恐怕就是希望她在这里另觅良伴吧。她只能在这里一边哀悼自己短命的单恋,一边留意周围的人,现实点儿吧,这也是生活教会她的。

  "我哪儿笑了,你看错了。"且喜死不承认,鉴于黄艾黎的八卦程度,还是少露马脚才好。

  人都陆续到齐了,大家的寒暄也告一段落。乔维岳走到餐厅一角的钢琴旁边,坐下来。

  "三十岁,我发现我不再有梦想。所以,我的愿望就是寻找梦想。"说完,一串旋律从他的手中流淌出来,奔放激荡的曲调,溢满绚丽斑斓的色彩,喷涌般的激情,蜿蜒旋转,不断累积,不断递升,至最高越处,全部爆发出来,好似一泻千里的瀑布。顾且喜这个只能听出来好听或者不好听的绝对外行,都听得心潮澎湃。

  "肖邦的幻想即兴曲。"音乐声停了很久,一片掌声中,黄艾黎不失时机地出来解惑,她是艺术史的硕士,可以说是半个内行。"难度很高,他弹得虽然不够华丽,但很有激情,已是相当难得。"

  "嗯。"且喜的手,还不自觉地叠在胸前,刚刚的震撼许久都没有散去,从他的琴声中,且喜听到了很压抑的忧伤,要喷薄而出的那种气势,忧郁中伴着酣畅淋漓,让人沉浸在那种氛围中,久久不愿回神。

  "喜欢吗?"乔维岳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

  黄艾黎特别得体地回答:"你弹得很好,技巧与激情相得益彰。"

  "嗯。"且喜老实地回答,她不懂,但的确喜欢。现在,她愿意承认,乔维岳在某些方面,的确是高人。毕竟,高雅的爱好并不是谁都可以拥有的,那需要一份心境和儿时的刻苦努力,不是单纯的附庸风雅可以比拟。

  "赵苇杭比我弹得更好。"乔维岳扔下一句就走了。且喜看着他的背影,这个人什么都好,可就是喜欢插手别人的家事,不兴风作浪他就难受,赵苇杭怎么样,用他来告诉自己么,多事!

  看他去的方向,赵苇杭、吴荻还有秦闵予正聚在一起聊天,看来,不用自己出马,有什么情况,一会儿就可以听到这位小乔生动地转述。

  且喜转了个方向,拉着黄艾黎,目标餐台,虽然不至于在这里大快朵颐,但浅尝辄止总是要的,不然岂不白白取悦了乔维岳那个家伙。

  "且喜,过来一下!"赵苇杭从来没用过的亲切称呼,弄得且喜后背又痒又麻,在吴荻面前,需要这样做戏吗?

  果然,她走过去,赵苇杭把她揽在怀里,"顾且喜,我妻子。"周围不止吴荻和秦闵予、乔维岳他们在,还有很多赵苇杭相识的朋友。"一直没机会介绍给你们认识,今天,借小乔的地方,正式给你们介绍。"

  赵苇杭在他们中间好像特别有威信,且喜知道的那几个玩得特别疯的,也都规规矩矩地叫她嫂子,向她问好。估计这也是以前见面的时候,为什么他们明明很喜欢吴荻,却也从来没给过且喜任何脸色看的原因吧,不看僧面看佛面,他们对赵苇杭很敬重。只要他自己承认,别人也不会有二话。

  吴荻站在那里,笔直得僵硬,脸上的笑容再也不是那么明艳从容,赵苇杭真是一点儿余地也不留给她,只见新人笑,谁见旧人哭。

  "且喜,我也要叫你嫂子吗?"吴荻深吸口气,开口问。

  且喜连忙摇头,"叫我且喜就好,你们都不用客气,叫我的名字就行。"

  一旁的秦闵予忽然开口,"且喜。"

  "嗯。"

  "且喜。"

  "啊?"他这种叫法,很像两个人之间曾经的低语,可现在这种众目睽睽下,再叫下去,天下大乱指日可待。

  幸好,音乐声及时响起,旁边辟出的一个小舞池,分散了大家的注意力,陆续地结伴下去跳舞。

  赵苇杭也冲且喜做了个手势,把且喜带进里面,且喜被拉走的时候,只来得及看到乔维岳正盯着秦闵予看,而他,却低着头。

  且喜只是需要跟着赵苇杭晃动或者旋转,虽然没怎么跳过,还是可以应付。

  第三次踩到赵苇杭的脚,他终于忍不住开口,"专心点儿。"

  且喜哀叹一声,低下头去,看着自己的脚,是它们不听使唤,我有什么办法。她的头正好抵在赵苇杭的胸前,在外人看来,真是甜蜜得腻人,可只有他们俩自己知道,有什么东西,一触即发。

  戏剧性,原来生活真的是充满戏剧性,明明风马牛不相及的这些人,偏偏凑到一起,还怎么都拧不开了。当然,不排除吴荻带着秦闵予特意来搅局,可是,秦闵予怎么了,他恍恍惚惚地喊自己干吗。

  且喜歪头向秦闵予那边看去的时候,赵苇杭却按住她的头,让她的脸贴在自己身上,"别看了,人早走了。"

  "走了?"且喜还是忍不住望向门口,秦闵予走了,那吴荻怎么办,也走了吗?

  "嗯,他和吴荻一起走的。"赵苇杭为她解惑。

  "是么,这就走了啊。"自己煞费苦心地准备了半天,人家虚晃一枪就走了,个中的失落,怎能不溢于言表。

  "很失望?"赵苇杭俯身过来,在她耳边问。

  "能看出来?"其实,这种感觉很复杂,生活若是一贯的简单,且喜不会觉得不适应。可现在,明明是风口浪尖的时候,勉强维持的只是表面的平静,期待下一个巨浪打过来的渴望,似乎特别迫切,宁愿它把一切都打碎,也要比等它拍过来之前,心总是悬在那里要好受。

  赵苇杭没再说话,舞了这一曲,也就丢开她,自己跟朋友喝酒、聊天去了。黄艾黎身边也是有人相伴,看他们相谈甚欢的样子,且喜知道,不过去,绝对是最最明智的选择。

  且喜四顾了一下,现在已经没有吃东西的胃口,还是找个角落,歇一会儿,也松弛一下绷得过紧的神经。奈何天不遂人愿,她很及时地发现,乔维岳似乎也要到她选中的那个方向去,别是过去堵她吧。且喜还是选择了餐台,端着盘子,就站在那里,取一点儿,吃一点儿。

  "味道怎么样?"

  且喜刚刚咬了口蛋糕,嘴鼓鼓的,细嚼慢咽之后,才施施然地回答:"非常好,承蒙招待。"文绉绉的让她自己都很不适应,可对付乔维岳,就得礼尚往来。"不用招呼我,我会照顾自己,您忙。"

  "今天你能来,我特别感谢。上次的事情,是我失礼了,一直没有机会向你道歉,对不起。"乔维岳恳切地说着,仿佛他今天的穷追猛打就是为了表达这个歉意似的。

  "没关系,你也是为了我好。"且喜这么说的时候,是真的心平气和,也一样很恳切。既然是赵苇杭很好的朋友,还是不能那么轻易就划分敌我,能争取还是尽量要争取,虽然,看他眼里的索然,好像很难有什么胜算。

  "你怎么会认为我喜欢吴荻?"乔维岳很虚心地问。

  且喜想了想,才开口,"开始的时候,只是直觉。细想想,是因为她了解你。你肯把你的恶作剧让她知道,难道不是因为她特殊吗?"喜欢一个人,并不都是会只展示好的一面,分享心底比较隐私的部分,才是最亲近的表现。

  "顾且喜,你也不简单。"乔维岳没想到能轻而易举地被这个小姑娘看透,看来,真是低估了她。

  "没什么高深的,曾经,我也不介意一个人见识我的全部笨拙。"这是一种交付的心理,且喜也是慢慢地才悟到。

  乔维岳欲言又止。且喜笑笑,知道他也猜出,那个人,或许就是秦闵予,今天同他真是交浅言深了。自己的感情,同自己这个人一样,只一眼,就大白于天下了。

  乔维岳递给且喜一杯酒,"喝一点儿,友谊地久天长。"此刻的音乐,正是《友谊地久天长》。

  《魂断蓝桥》,且喜每看必哭。高中的时候,学校假期会发放电影公司的月票,这部电影同《罗马假日》等经典译制片,且喜看了无数次。《友谊地久天长》的音乐,是同悲伤联系在一起的。

  "乔维岳,友谊也不是地久天长的。"且喜只是偶发感慨,但在乔维岳那里,听起来却是语带双关。

  "我知道,我知道。"喝到此时,乔维岳有点儿醉意,且喜的话又仿佛打开了他心里的那道闸门,"梦难成,恨难平,不道愁人不喜听。顾且喜,你也是个妙人。"

  且喜没说话,现在,乔维岳不需要她再说什么。两个人端了几杯酒,寻了处隐蔽的地方,你一口,我一口地互相敬着,喝自己的酒,想着自己的事情。同他,能这样地相处,不能不说是奇妙的缘分。到底什么是他的假象,什么又是他的真相,对着这个沉默地抿着酒的人,且喜真是糊涂了。不过,这跟她又有什么关系,乔维岳就是乔维岳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