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亡魂鸟王跃文鬼吹灯之抚仙毒蛊天下霸唱 御定六壬早上七八点钟的太阳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青春 > 白昼的星光 > 第十六章 阁楼,退路

第十六章 阁楼,退路

  顾且喜,我要你也爱我,从开始到现在,都只爱我,你怎么改?

  那个晚上,且喜陪着寿星喝得酩酊大醉。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据黄艾黎说,她看到且喜的时候,且喜握着酒杯,躺在沙发上睡着了。乔维岳在另一侧伏在沙发扶手上,呼呼大睡。旁边的矮几上,都是空杯子。给她描述的时候,黄艾黎的语气里是多少有点儿吃味的,毕竟,乔维岳拒人于千里之外,却同且喜把酒言欢。

  "顾且喜,别说我不提醒你,你丈夫看到你们的时候,眼睛都能喷火了。"其实,黄艾黎多少有点儿夸张的。赵苇杭当时什么都没说,就因为他什么都没说,所以她只能在他的眼神上下功夫了。

  且喜趴在桌子上,头也疼得不听使唤。昨天,自己是给赵苇杭丢人了,自秦闵予那次后,滴酒不沾的她,很容易就醉。喝了点儿之后,又再喝了多少,她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怎么就没记性呢,且喜捶着自己的头。

  夜里,胃疼得难受,挣扎着起身,自己还穿着昨晚的衣服,躺在被里,身边却看不到赵苇杭。且喜跌跌撞撞地到厅里倒水喝,被坐在那里的赵苇杭吓了一跳。没有灯光,电视机无声地开着,蓝光打在他的脸上,脸色特别阴森。

  但酒精减慢了她的反应,所以还没大喊出声,就只看出来,那是赵苇杭。

  "怎么还没睡?"

  赵苇杭没理她。她还是按照原计划,喝了水,回房间简单洗漱一下,倒头又睡。早上起来的时候,赵苇杭已经不在家了。

  "你去吃吧,我一会儿再说。"且喜赶走来找她吃午饭的黄艾黎,她现在,哪里有心情吃饭啊。

  拿出手机,给赵苇杭打电话。

  "喂?"

  "是我。"

  "……"

  "昨天晚上是我不好,喝得太多,你都没睡好吧。"且喜虽然觉得自己现在还很虚弱,但在他朋友聚会上,自己醉倒,实在不是件很名誉的事,难怪他要生气。所以,还是要勇于承认错误。

  "还好。"

  "中午一起吃饭吧,好不?"且喜头抵着桌子,猫着腰,这样的姿势,胃会舒服些,头也不会那么晕。虚弱的结果,就是有气无力,听起来有点儿撒娇。

  "我有事。"赵苇杭并没有不耐烦,但他的回答过于干脆。

  "噢,那晚上早点儿回来啊,你忙吧。"刚说完,那边已经挂断电话了。

  饭还是要吃的,可一站起来,就觉得天旋地转的,且喜马上坐下。刚才让黄艾黎带点什么回来就好了,现在她在食堂的话,打电话给她也听不到。算了,打电话订个盒饭吧。尽管讨厌办公室里充斥盒饭的味道,可目前的状况,也只能这样对付了。

  正要打电话,手机响了,陌生的号码。

  "喂,您好,我是顾且喜。"且喜也是强打精神。

  "这么精神,看来只有我一个人,自作自受了。"竟然是乔维岳的声音。

  且喜也没力气问他哪里来的号码,再把头搁在桌子上,只是很自然地抱怨,"什么啊,我都难受死了。"

  "出来吧,我带你去喝汤。"

  "不去了,不想动。"难兄难弟般的关系,拉近了他们的距离,且喜好像昨晚就不觉得他讨厌了。

  "我就在你们系门口,你就下个楼梯,晕的话,滚下来,也就到了。"

  "你才滚下来呢!"且喜抓起自己的包,向楼下走去。

  上了乔维岳的车,看着他也很憔悴的样子,且喜瞬间就平衡了,放松地蜷在座位里。"不去秋苑。"想到那里,就觉得都是酒味一样。

  "你想去,我还嫌丢人呢。"乔维岳刚要开车,且喜忽然拦住他。

  "你酒醒了没,要不我们打车去吧。"

  乔维岳也不停下来,只是应付她,"别那么惜命了,再小心,也躲不过去天灾人祸。"

  同乔维岳倒是消消停停地吃了顿好的,所有不适的症状在清淡可口的食物前,都慢慢消退了。可回来的时候,又被黄艾黎堵在门口。

  "顾且喜,你同乔公子是怎么回事!"黄艾黎一副誓不罢休的姿态,"别说没什么,昨天一起喝酒,今天刚要了你的号码,就双入双出。"

  看且喜要开口,黄艾黎又打断她,"这个乔维岳,段数高着呢,特会打太极,你别让他给绕进去。"

  且喜把嘴闭上,话都让她说了。这会儿,黄艾黎倒成了明白人,也好,省得她解释了。

  好不容易捱到下班,且喜在心里起誓数万次,再也不碰一滴酒,然后就冲向市场。她打算买只鸡回去炖上,喝点儿汤,暖暖自己,中午喝的老汤,让她舒服得很。

  炖着汤,切好菜,焖好饭,一切准备就绪,单等赵苇杭进门,就可以炒菜上桌。可是,对于他什么时候会回来,且喜真是没有底。

  且喜等到九点的时候,终于忍不住自己盛了碗汤,站在厨房,一勺一勺地喝下。喝完汤,把碗放定,且喜开大火,炒菜。厌倦了猜测,厌倦了等待,更厌倦的是猜测中的等待。

  他们这些高人,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会玩玄的么,动不动地就把人撂在一旁,让你自生自灭,还当是给人多大的恩赐了,看,不同你一般见识。不论是什么情绪,各消耗各的,平息了之后再说。可是,且喜忍不住叹气,平息之后,还有什么可谈的。

  把菜摆好,且喜盛了饭,刚刚坐好,赵苇杭回来了。她背对着门,欠了欠身,但最后还是坐定了。"吃了吗?"

  "刚吃完。"果然,赵苇杭自己进屋了,冷处理就是他对待自己的不二法宝,且喜再叹气,今天似乎叹了太多气了。

  吃完饭,走进房里,赵苇杭已经睡下了。且喜站在他的床头,看了好一会儿,才拿了衣服去洗澡。她真想把他摇醒,问他到底为什么不高兴,到底介意什么,不阴不阳、不死不活地生活,把人拖都要拖得晕倒。

  下午时,没什么事情,且喜就早退了。来到奶奶的房子里,这里丢的丢,卖的卖,剩下的都是要搬回家里的东西,原本不大的房子,一下显得特别空旷,似乎说话都会有回声似的。现在,也就只有这里才能让她舒服畅快地喘气。

  同赵苇杭之间的低气压,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且喜也不是没努力过,摸爬滚打什么招数都使出来了,就是不想他闷着。可赵苇杭的样子,根本就是拒她于千里之外,不给她机会,也不做解释。生活看似照常继续,可彼此之间的那点儿若隐若现的甜蜜却消失了。

  有一次,夜里,她忽然醒来,看到赵苇杭正盯着她看,顿时被吓得睡意全消。

  "我是谁?"

  "啊?"

  "我是谁?"他的手伸过来,压着她的脸,十分用力。

  这次,且喜乖乖儿地回答,"赵苇杭。"还等着他再说些什么呢,他却翻身背对着她,继续睡了。且喜攀过去,看看他,也不确定他到底是醒着,还是在说梦话。早上的时候,他又一切如常,似乎根本不知道夜里的事情,当然也无从解释。

  手边一摞旧报纸,打开来看的话,都有被剪掉的部分,这是奶奶给她做剪报剩下的。那本剪报,且喜是最近才发现,估计是要她学习写作文的时候看吧,里面按照题材分类,十分清晰,一目了然。虽然过了这么多年,已经泛黄,里面的文章,对于现在的且喜来说,已经没有教育的作用,但她还是用了一天的时间细细读完。然后,把那本剪报包上书皮,好好珍藏了起来。世界上最爱她的人,就是奶奶了吧,爱她,又毫无保留地表达。

  拎起报纸,且喜打算拿到楼下去卖掉。上次杂七杂八地扔了一些东西,被杨姨看到了,数落了她半天,说她不会过日子。也是,现在废品回收的已经常驻小区,卖什么都有人上门服务,也难怪自己会挨骂了。

  报纸并不重,比较麻烦的是高高的一摞,凭且喜的身高,拎起来还要蹭到地面。所以,她就只好抱着,但也不是特别顺手。正站在楼梯间无处下手呢,秦闵予从下面上来了。他看了眼且喜,就把报纸拎过去,自己率先下楼了。

  "杨姨说,你们这两天就搬。新安园那里不错,很适合居住。"且喜也是才知道,他们要搬去那里。那个小区,既有高层,又有小洋房,依山傍水,环境很好,电视上、路边上,天天在打广告。

  "嗯,买的是一楼,有个小花园,他们能种点儿什么。夏天的时候,可以在里面打牌。"

  "真好。需要很多钱吧?"

  "贷款。"

  给报纸称重,接过钱,秦闵予塞到且喜手里。"你的阁楼呢,买了没?"

  "没钱买,也不知道买来做什么,单单为了自己一时喜欢,花那么多钱的话,我就很没底,没见过世面吧。"

  秦闵予摇摇头,"房子是大事,你没主意也是正常的。你先生呢,他不管吗?"

  "他不知道我还想再买房子,他觉得没有必要再置业。"

  "你呢,到底想不想买?"

  "想是想的,"且喜慢吞吞地说,"可买房子对于我来说,并不实际。"

  "想就行了,交给我好了。"

  且喜连忙摆手,"怎么能麻烦你,你家里、公司一堆事呢!"

  "信不过我?"秦闵予也知道自己开口有点儿欠考虑,但既然开口,就容不得她拒绝。

  "不是的。"她哪里是不放心,只是觉得受不起,她知道秦闵予经常忙得晚上都不回家休息。

  "不是就行了。你只要等着签字,拿钥匙就行了。"秦闵予大步流星,摆了下手,就先走了,留下且喜,百味杂陈地站在那里。

  秦闵予很有效率,不到两周,就接且喜去看房,然后让她签了合同,办了手续,她真的拥有了一套阁楼有三角玻璃的房子。而且,更让她难以置信的是,竟然还有余下可以用来装修的钱,真不知道这么短时间内,秦闵予是怎么做到的。

  "钥匙先放在我这里,你要装修什么风格,自己选。"秦闵予递给且喜一本杂志。

  且喜接过来,"这个我自己能行。"

  "我就找人帮你打底,别的你自己来。"

  "这个怎么样?"且喜指的是一张淡蓝色为主题的房间样图。"我的阁楼要淡蓝色的,在屋顶吊一盏球形的灯。地上铺上厚厚的垫子,摆放一张比垫子稍高一点点的沙发。"

  "你的阁楼就是用来躺的。"秦闵予插了一句。

  "聪明!"且喜点了一下秦闵予的鼻子。

  房子本身是两室两厅的格局,"我的卧室要紫色的,客厅要淡黄色。"

  "书房呢?"

  "我要书房干吗?布置成客房好了,可以招待止夙过来玩。嗯,客房要淡淡的绿色。"且喜马上表明自己的胸无大志。

  "你能来住几天,还招待客人。"

  且喜忽然停止翻页,抱着厚厚的杂志,向后仰望秦闵予,"秦闵予,这个场景,好像出现过。你刚刚说的话,我也似乎听你说过。"

  "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在一起的那四年,有过多少梦啊!尽管没有具体设想过将来的无数种可能,但或许是潜意识里的心心念念吧,这刹那间,仿佛真的曾经闪现过。

  虽然秦闵予负责初期的装修,但且喜也会经常跑过去看,看房子的变化。她从黄艾黎那里要了很多吊兰之类的植物,放在新房子里的各个角落,据说可以清除装修污染。她并没有经常遇到秦闵予,但是听那些师傅说,他每天早上都会来。

  负责贴瓷砖的,是个老师傅,几千块包给他,他就不紧不慢地贴得特细致,每排砖他都要吊线,每块砖贴上去之前,都是量了又量,摆了又摆,才肯最终下手。

  且喜最初也觉得秦闵予找的这个师傅很认真,可当他贴了两个月还没贴完的时候,且喜就有点坐不住了。"师傅,还得多久啊?"

  "每块砖都得贴实了,急不来,急不来。"他是真不急啊。可砖不贴完,很多后续的工作也同样要耽搁下来,尤其是老房子马上要拆了,这里不弄个大概,东西也搬不进来啊。

  "差不多就行了。"且喜也是无奈。

  那个老师傅忽然笑眯眯地对且喜说:"女孩子不要这么着急,让他急就行了。"竟然把他们当小两口了。

  且喜养成了习惯,每天中午和下午下班后都要去新房子那里转转,可是,总觉得房子还是那样,没什么变化,至多是在打补丁罢了。

  "什么味道?"最近,楼下的住户都已经进行到粉刷阶段了,且喜上上下下地经过时,不只自己会被呛到,还经常会带着满身粉尘和刺鼻的气味回家。赵苇杭会闻到,也不足为奇。

  且喜早想把房子的事情告诉赵苇杭,但一直没有机会。

  房子刚买了没多久,赵苇杭就被任命为J市常务副市长,主管城建。J市事实上就是县级市,附属于本市,所以离得很近。开车上下班的话,对于他们的生活并不会有多大影响。可赵苇杭却坚持每周才回来一次,平时都住在那边的招待所里。

  正所谓鞭长莫及,他也顾不到且喜,每周回来,就是拿些换洗衣物。其实,渐渐也没什么可拿的了,家里他常穿的、常用的,都被他搬得差不多了。且喜每次收拾屋子的时候,看着日渐空旷的衣柜和空荡荡的书桌,都有种错觉,赵苇杭会随时消失,不用再回来了。

  "嗯,那个,"且喜镇定了一下,"这个是油漆的味道。我在安置的小区里面挑了套岭东路的房子,带个小阁楼,正在装修。"说起房子,就像妈妈提到自己的孩子一样,且喜自然而然地就放松了。她还带着点儿热切,看着赵苇杭,好像只要他打听,就要滔滔不绝地讲她的装修经。

  "那里好吗?"

  "很好啊,呵呵。"且喜不是说不出哪里好,而是不大好意思说。开始的时候,只知道是喜欢。后来,才觉得,每个女孩都有做公主的梦想吧,阁楼,有点像童话书里面囚禁公主的高塔,在里面,可以幸福地等待,等待幸福。

  "有多好?"赵苇杭坐在那里,眼睛望着远处,根本不需要且喜回答,"在你看来,哪里都比这里好吧。"他的眼神里都是落寞,声音里都是萧索。

  在那个且喜醉得不省人事的夜晚,她在被抱起的那一刻,曾经有过一丝清明,她的声音很小,嘟囔着,"别再那么叫我,别叫我。"

  赵苇杭只觉得手臂一僵,几乎要把她摔在地上。她在想着谁,秦闵予么,想就想了,竟然还让他知道,而这个知道,瞬间刺痛了他的心。

  对于顾且喜,自己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在意了呢?或许,是归家时她的拥抱;或许,是北京时没有旁骛的时时惦念;又或许,是更早时发觉她离家时的心焦……这份在意,来得并不是时候,如果可能,他宁愿他的婚姻中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在意,这样,对他来说,会更容易些。

  谁会知道呢,赵苇杭的在意,就是真的在意,他不能同任何人分享,要,即是全部。所以,他也想,疏远也许会淡化这种错觉。他也不愿意再承受任何心痛,顾且喜,简单得不会隐藏任何情绪。

  可是,夜里,真正静下来的时候,他就会不自觉地盯着且喜看,想这样能看出来,在这样的夜里,她的梦中,是谁。

  工作,给了他逃离的机会,可他的远离,难为的似乎只是他自己。在那边忙到深夜,经常会不自觉地开车回家,看看她是否锁好房门,关好水电煤气。回来看她,又很怕她知道,甚至不敢打开卧室的门。顾且喜就是顾且喜,对这些一无所知,他不知道对这一切是该可气还是可笑。

  "我不在家的时候,你就在忙房子的事情吗?还挺快,接近收尾了吧。"

  "没有,早着呢。秦闵予不知道哪儿找的老师傅,把贴瓷砖弄得跟造卫星那么精细,我们都在等他贴最后一块砖呢。"

  赵苇杭坐在那里,陡地站起来,"我们?哪里来的我们!你给我说清楚,是怎么个我们!"

  且喜也慌了,她实在是没想过太多。虽然秦闵予的帮忙,最初的确让她有点儿不安,但是,他出现的时间永远同她错开,总是在她视线之外,把事情安排妥当,并没有给她造成任何困扰,也没让她有任何遐想。虽然一起装修的这些住户们也会偶尔打趣她,她也都很认真地说明,秦闵予,只是朋友。所以,且喜自认是坦荡的,同赵苇杭说的时候,也没想过要掩饰。

  "秦闵予只是帮我买房子装修而已,他们家也在做这些,所以顺便帮我忙。我说我们,也只是随口说说,没有别的意思。"虽然也知道这样说,在赵苇杭听起来多少有些牵强,他未必能理解她同秦闵予之间总是存在的那种联系,未必会变浓,但也不会淡到消失的那种联系。就好像到现在,她也没同秦闵予说过谢谢,那种客套在他们之间,并不需要。

  同秦闵予,虽然有很难释怀的过去,但他们都没有提起过那段时光或者那个夜晚,绕过那段,像知交故友般往来,似乎就是他们的相处之道。

  "顾且喜,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特无辜、特坦诚?你把什么都放在明处,糟烂事都是别人做的,伤心都是别人自找的,是吧!"赵苇杭眼里都是风暴,好像转眼就要天翻地覆一样。

  且喜不知道怎么解释,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抚他。一直希望宁可他发脾气,两个人大吵一架,也不想沉闷下去。可他真的爆发了,且喜却发觉自己只能手足无措地傻站着,她根本就没有勇气同他的怒气抗衡。

  "你,你误会我了。"且喜下意识地抓过靠垫,想攥在手里,可被赵苇杭劈手夺过去,摔在一边儿。

  "那好,我给你一次机会,你说,我误会你什么了?"

  且喜觉得,自己像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站在黑板前回答问题,她越是想答出来,答得好,脑子里面越是一片空白。

  "我,我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好不容易抓住个贴边儿的,且喜马上回答。

  "我为什么生气,为了你的操守?!你倒是说说,你有什么对得起我的。"赵苇杭的怒气渐渐转为悲哀,"顾且喜,你心里没有这个家,也没有……"他还是隐去了"我"字,实在不好说出口,"所以,对得起,对不起,有什么意义。"

  "有的,我有的!"且喜不敢再抓别的什么,只好紧紧捏住沙发靠背,慌乱地解释,"我虽然买了新房子,但不代表我就不在乎这个家。你看,你去J市,我都没去止夙那里,不是老实地在家里待着?还有,还有吴荻刚回来那会儿,我见到你们在一起吃饭,我都没问你。那时我就发现这个家很重要,真的,对我来说,很重要。我虽然不知道怎么去维护得更好,但我不想用我的手破坏它。"

  话说出来,且喜也冷静了一点,慢慢有些条理。"所以,我开始的时候装鸵鸟,告诉自己不在意,顺其自然。可后来,不还是追到北京去了,我为了这个家,也很努力的。"

  "赵苇杭,我也承认,我没能做到像你那样,清清楚楚,分得明明白白,或许是我没把握好分寸。可是,如果你告诉我,你不希望我同秦闵予有什么往来,我也能照做。你不能仅凭着你自己的感觉、想法,就给我下断言。"

  "我们还要一起过一辈子呢,我有什么做错的,你说,我改。"

  且喜越是条理分明,有理有据,赵苇杭越是心凉,在意和爱,毕竟不同。原来,自己已经爱上她了,在点滴的生活中,在对自己责任的训诫中,不知不觉地爱上了她,爱上这个说不出哪里多好,但会让人深陷的她。原来,震怒的理由,只是希望她也爱着,只是自己拙劣地试探罢了。爱情,未必都是热情狂乱的,但即使是多么细水长流,也不是单单改正就能够做到的。顾且喜,我要你也爱我,从开始到现在,都只爱我,你怎么改?

  赵苇杭的怒火,终是烧去了两个人之间层层叠叠的帷幕。虽然还不知道该怎么努力,但且喜既然知道了他的介意,自然会避开雷区,小心翼翼。

  首先,新房子是不能去了,这个不光是地雷,应该说是炸弹。反正前期工作,秦闵予会安排好的,后面的,就得风头过去,以后再说了。且喜唯一郁闷的是,本想等房子简单收拾好了,带止夙去显显的,看来,得无限期押后了。

  其次,原来的狗腿精神得拣一拣了。回想最近这段时间,自己做得的确有很多不足,不,应该说,一直做得都不够,才会让赵苇杭发那么大的脾气。该怎么做,暂时还没理出个头绪,暂时只能做到察言观色,然后卖力讨好。

  再次,用具体行动表现出对这个家的无限忠诚。且喜因为最近很是钻研了一下家居布置,所以有些心得。家里不是不好,只是太过制式,没有特色,就很难有那种扑面而来的归属感。以往,她的心思也不在这方面,所以没想过要改进,现在,是大刀阔斧的时候了。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得让赵苇杭尽量回家来住,任由他住在外面,那她打算得再好也是空谈,做得再多也是枉费。

  可是,赵苇杭似乎并不愿意配合。那天,他发作之后,就自己开车走了。现在他厉害了,职务在身,又有宾馆可以住,不高兴了,随时可以甩袖子就走,想不回来就不回来。

  千里寻夫的戏码,且喜已经上演过一次,现在想再用,就觉得胜算不大了。那天,她认错了,酸的、甜的、咸的,能想到的也都掏出来说了。他走的时候,且喜甚至到门口拦了一下,虽说依他们的体力,她的阻拦顶多算是虚晃一枪。可她是真的不想放他走,他当时的脸色比他发火之前还要差。可是,赵苇杭没理她,推开她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