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死亡绿皮书内田康夫翠羽丹霞丹云蜀山剑侠传还珠楼主水晶露珠寄秋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青春 > 白昼的星光 > 第十七章 缴械投降

  习惯,只要几天就可以养成,可是,戒掉,却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现在,赵苇杭就是要戒掉顾且喜,戒掉的同时,却还期待,他都觉得自己实在有点儿错乱。

  昨晚是周末,他也没回来。且喜坐在家里,一筹莫展。

  "止夙,止夙,你教我个装病的法子吧!"关键时刻,就是要知交来救场。

  "你又怎么了!"止夙的声音很小,最近要答辩,又是实验,又是报告,医院这边还要兼顾,她真是分身乏术。

  "你教我个装病的法子,看起来很严重,但又不用吃药打针的。"

  "顾且喜,你真是太闲了啊,没病找病,给我没事找事啊!"她走出医生值班室,才对且喜大声。

  "快点啊,有没有啊,我现在急于病倒。"

  "你要干嘛吧!"

  "赵苇杭气跑了。"注意,且喜没说赵苇杭是被她气跑的,她不是逃避责任,只是担心止夙真的细问下来,扯到秦闵予,估计又得气倒一个。

  有的事情,且喜也不是不明白,但那个人站在你面前的时候,就是会让你盲目,会让你不知不觉地模糊很多界限。在某个时候,在某处地方,没有黑白是非,他就是唯一的标准。

  "要装病把人骗回来?顾且喜,你现在真是出息了啊!"丁止夙没有一点儿讽刺的意味,她是真的觉得会耍点儿小手段,对且喜来说,并不是坏事。"你就说发烧了,觉得特别冷,家里有药吗?"

  "不知道,我很久没生病了。你不能提供个技术含量高点的病么,这个很像是装的,也容易穿帮。"

  "就你,还得什么技术含量高的病啊,发烧就够用了。让他回来给你送药。"

  "他要是不回来呢?"

  "不回来再说不回来的,你先打吧。我要去看个病人,回头再说。"

  且喜躺到床上,盖上被子。现在虽然时近盛夏,但薄被盖在身上,也舒服的。

  "喂,"且喜尽量有气无力,"赵苇杭,我发烧了。"

  "……"

  "赵苇杭?"

  "我在开会。"从他的声音,且喜听不出情绪。

  且喜闭上眼睛,搜寻上一次生病的感觉,就是刚结婚时的那场大病,很快,虚弱的感觉找到了她,"赵苇杭,你能回来吗?"

  且喜听到他拉开椅子,开关门,走出来的声音。"发烧了就快去看病,丁止夙呢?"他的语气不是很好。

  "她有手术。"

  赵苇杭在这边皱紧眉头,今天的会很重要,事关一项市政建设的招标,是J市今年比较重要的一个项目。因为要请相关专家来论证,所以安排到周末进行。他主管,会议又刚刚开始,实在不能说走就走。

  "多少度?"

  "呃?"

  "问你现在体温多高?"赵苇杭很着急,偏偏且喜还吞吞吐吐,"算了,我让妈先过去,你就听她的吧。"

  不用了。拒绝的话,且喜还没来得及说出口,赵苇杭已经把电话挂断了。

  且喜还急得在地上直转,苦无对策呢,这边门铃响了,曲玟芳到了。

  婆婆站在门口,"走吧,瞧你烧的,脸这么红。我接你去医院,车在楼下等着呢。"

  且喜看看自己,因为着急加上快速走动,脸是红扑扑的。"妈,您先进来,进来说。"且喜连拉带拽的,算是把婆婆请进屋里。

  "妈,那个,其实我没生病。"且喜这下是真的脸红了,腾的一下,烧得厉害。

  "哦,"婆婆坐到沙发上,忽然眼睛一亮,抬头问她:"不是生病,难道你怀孕了?"

  且喜脚一软,也跌坐在沙发上,婆婆的联想力真是厉害。"不是的,妈,我没怀孕,绝对没怀孕。"看婆婆将信将疑,她忙又强调了一下。

  "那你?"

  "他不是周末都没回来么,所以我就……"且喜只能承认错误。"对不起。"

  曲玟芳微微清了下嗓子,"真是胡闹!苇杭他们今天的事情很重要,你还不懂事地打扰他,他这个状态,怎么主持今天的工作?"她看似不快,但其实并没有当真生气。赵苇杭给她打电话的时候,明显很不冷静,流露出儿时闯祸之后少有的依赖。他有多久没主动给她打电话,没叫妈妈叫得这么真切了?虽然,他是为了媳妇才想起这个当妈妈的,但他急得有点语无伦次的时候,能想到妈妈,她也很欣慰了。

  所以,她也没想苛责且喜,只绷了一下脸,就忍不住带着笑意问她:"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正说着,赵苇杭的电话到了,婆婆接起电话,"嗯,我到了,她啊……"曲玟芳看向且喜。

  且喜见说到自己,连忙握拳作揖,作拜托状,让赵苇杭知道她装病,就真的彻底玩完了。

  "温度有点儿高,我刚刚给她买药过来,她吃了,睡下了。嗯,我在这儿等等,她热度不退就送她去医院。"

  长出了一口气,偷鸡不成反蚀把米,这就是她唯一一次耍小聪明的下场。

  "妈,您忙吧,我真的没事,赵苇杭那边,我再和他解释。"且喜唯唯诺诺,让这个特别不熟悉的婆婆遭遇今天的事情,除了抱歉,只有悔恨地想戳自己了,自己的脑袋,真像止夙说的,是供着太久了,偶尔转一转,就乱套。

  "今天没事。"曲玟芳说完,还把手里的包放下,一副打算多待一会儿的样子。

  "哦,那您喝点儿什么?还是吃点儿水果?"

  "不用忙,我们说说话。家里好像有些变化。"

  "嗯,其实也没动什么,我给沙发做了布艺的套,套在外面,又做了几个垫子,窗帘和墙上的画,我也换了风格一致的。"

  "自己弄的?你和苇杭吵架了?"

  "嗯,"婆婆是做什么工作的,她这点儿事情,就是人家一眼的事儿,所以且喜马上坦白,"上周他有点儿不高兴,我以为他这周不回来是还没消气呢,没想到他真有事。"

  "你们俩的事情我不多问。"且喜这口气还没松下去,婆婆又说:"考虑过孩子的问题没?"

  现在两个大人都掐架,哪里打算过要孩子。

  "还没呢,想关系缓和了再商量。"

  "这个不用担心,刚刚苇杭说他开完会就赶回来,他很紧张你。"

  且喜的脸又烧了起来,不知道该说什么,难道夸自己方法得当?

  "你们结婚的事情,我是不赞同的,太过仓促,你们也没有多少感情基础。现在看,似乎相处得还不错。吵架,别太认真,认真了伤感情。"婆婆很有些语重心长,"有些事情,可能是我做错了。但现在看看,又好像并没有做错。"

  说是没事,婆婆也只坐了坐,就被叫走了。临走的时候,且喜找出圣诞时候给他们买的礼物,"妈,给您和爸爸的一点儿小礼物,一直忘记带过去。"递过去的时候,又补上一句,"冬天时买的,现在可能用不上。"

  曲玟芳打开看了看,"我很喜欢,谢谢你。"拍了下且喜的头才走。今天的婆婆特别地亲切。

  婆婆走了之后,且喜在家里也是坐立不安。赵苇杭认为她应该在睡觉,所以也不会打电话回来,她自己当然也不能打电话过去。知道他随时会回来,又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时间到家,这种提心吊胆的滋味,可真不好受。只要听着楼下似乎有车的声音,且喜就会到窗口张望一下,来来回回的,折腾到下午,累得躺在沙发上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的,且喜越睡越热,觉得自己像是被丢在沙漠里烤着那般难受。终于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竟然睡在床上,满头大汗,身上被压了两床被,想踢都踢不动。

  挣扎着起来,走出来看,果然赵苇杭已经回来,正在厨房忙着。他的忙,也是很有条不紊的、驾轻就熟的感觉,这幅画面,看起来很有美感。婚姻,有时也有一餐一饭间的浪漫,不论是在准备的时候、共同品尝的时候,还是饭后刷洗的时候,里面都有心意在,也都有不需言明的体贴。

  现在,且喜不需要装病了,大汗淋漓加上到现在都滴水未进,她觉得自己一定是脱水了,需要马上补给。

  "赵苇杭,"她出声吸引他的注意,等他看过来,马上摆出很捧场的样子,"看着好有食欲啊,什么时候可以开饭?"现在给她什么她都能当是山珍海味一样一扫而光,更何况,不知道赵苇杭炖了什么,特别香。

  赵苇杭只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去多穿上点儿,你刚退烧,别再着凉。"

  "哦,我换好衣服就能吃饭了吗?"

  "你在屋里躺一会儿,我盛好饭叫你。"

  且喜边往回走,边傻笑,看来是糊弄过去了。回到房间,她自己对着镜子还比了个胜利的手势,有惊无险,安全过关。

  且喜挑了半天,决定换上那套丝绸的睡衣。里面是斜襟坎袖的款式,下面是长裤,外面是长的罩衫,看起来好几件,其实不沾身,现在穿着正合适。

  晚饭,赵苇杭炖了锅菌汤,里面放的菌类,都是他从J市买的当地人在山上采的,味道真是很鲜美。且喜是因为自己实在是缺水,所以很捧场地喝了好几碗。直到赵苇杭对她的动作都有些侧目了,她才老实地开始吃饭,一碗没够,她又盛了一点儿。她忘记了,生病的人,胃口大不好。

  "很饿吗?"

  "嗯,睡着了,一天都没吃什么。"

  "吃的什么药?"

  "啊?"

  "不论吃的什么,都先别吃了。我回来的时候,去医院给你开了些药。吃完饭,把药吃了再睡。"

  "哦。"不知道没病吃药对身体有什么影响,且喜很乐天地想,他未必会看着自己吃,拿出来几粒,扔掉就行了。

  "赵苇杭,你今天的事情很重要啊,忙完了吗?"

  想起今天的事情,赵苇杭就头疼。这本来就是个重要的项目,几份标书之间,相差得不多。但请来的专家,内部意见却不统一,都是德高望重,他也不能轻易下决断。如果任他们热烈地讨论下去,估计几天也出不了结果,赵苇杭又惦记家里,后来只能是把各种意见都综合起来,折中了一下,选了一个最贴近的。这样的结果,当然是皆不欢喜,但是,站在他的立场上,也只能如此,实际上哪里有什么尽善尽美。

  "还好。我工作的事情,你不用管。"赵苇杭忽然想起,对于自己工作调动导致的一些变化,他还没来得及同且喜细谈,她太容易被人忽悠了,这点儿很麻烦。

  "顾且喜,我现在的位置,很敏感。慢慢的,可能会有来自各种地方、形形色色的人的很多花样的请托,你不要答应。我的工作同这个家,同你,都没有任何关系,所以,工作上的事情,你不要对我开口,明白吗?"

  且喜坐在那儿,想了半天,"赵苇杭,他们会找到家里来吗?"

  "可能吧。"

  "那我怎么办,不开门吗?"

  "你就记住,谁也别理,什么东西也别收,就行了。"

  "嗯,我知道了。真的有人来,我就说自己是保姆,不能开门,也做不了主。"顾且喜有顾且喜的高招。

  赵苇杭却领略不了她的幽默,对于她否认身份,规避麻烦,他唯一能辨认出来的自己的感觉就是——失望。

  压着心里的情绪,他还是给且喜倒了水,按服药量拿了几粒药,"给,吃了就去睡吧。"

  赵苇杭就在面前盯着,且喜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颤颤巍巍地伸出手去,里面似乎还有消炎药,这个赵苇杭,真敢给她乱吃药啊。

  "我可能青霉素过敏。"且喜用手指拨了下那些药。

  "不是青霉素的,是红霉素。快吃,吃了好休息。"

  吃了不会就真的长眠不起了吧,且喜握着药,攥得特别紧,似乎要把胶囊都融化了。不行,还是不能吃。

  她接过杯子,"你去刷碗吧,止夙说得饭后起码半个小时才能吃药,我等会儿就吃。"

  且喜看着赵苇杭进了厨房,就放下杯子,进屋了。四处踅摸了一下,似乎还是丢到厕所里面最保险。可她丢是丢了,冲了几次水,都有个小药片不肯下去。完了,这不是天要亡她吗?!

  "顾且喜,你在干吗?"

  且喜顿时被这个声音定住了,她一转身,一下子坐在上面,"你怎么可以进来,我,我上厕所呢。"

  赵苇杭端着那杯水,"我以为你想躺下了,给你送进来。现在看来,你并不需要。"且喜穿得那么整齐,坐在上面,赵苇杭再看不出来有鬼,那就太无视他的智商了。"顾且喜,你真是让我每日一新啊,竟然还会耍手段,会撒谎了。"

  且喜忙拉住要出去的赵苇杭,"那你说我怎么办?我给你打电话,你不接,我给你发短信,发得估计你手机都要爆掉了,你也不回。我,我这个算不上撒谎这么严重吧,只是个小小的技巧而已。"

  "真难为你了,为了我,还需要运用技巧这么高难。看我颠颠地跑回来,看我丢下工作,给你做饭,是不是特得意?顾且喜,你真是不知轻重!"赵苇杭握着那个杯子,恨不得砸在地上。可是他最后只是把水倒掉,把杯子放下,转身出去了,脸上的表情,那么的冷寂。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别扭,她找自己回来,何必管她是不是因为想念,何必管她是不是只是不想改变,何必管她是不是出自真心?只要她在自己身上花了心思,想了办法,不就行了?可是不行,这还不够,远远不够。顾且喜有什么了不起,赵苇杭一直在问自己,为什么没被她放在心上会让他这么难受,这么不堪。

  这一周以来,她都在发着询问加报告行踪的短信,他虽然没回,但每条都看了又看,等下一条发过来的时候,才删掉。一般,她都会在下班到家之后打这个电话,赵苇杭也习惯了在那之前,把铃声调成无声,电话来时,他会一直盯着屏幕,看着上面闪现的"顾且喜"三个字,直到她在那边挂断电话。昨晚,她就没打电话,害得他只能把电话放在桌子上,几分钟就要扫上一眼。习惯,只要几天就可以养成,可是,戒掉,却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现在,赵苇杭就是要戒掉顾且喜,戒掉的同时,却还期待,他都觉得自己实在有点儿错乱。对,就是这样,才会在知道她生病的时候,忘记掩饰自己的关心,轻手轻脚地抱着她,翻出最厚的被子给她盖上,看到她不老实地总伸出手脚,只好又找出一床被子压上。就是这样,还担心她会冷到,傻傻地在那里看着她两个多小时。

  可是,女人在赵苇杭这里,就是最势利的一群人,她们爱的,如珠如宝,什么都可以妥协,什么都可以奉献,她们不爱的,就轻贱到底,弃之如履。他在吴荻身上,已经充分地经历了这个过程,实在是没有兴致和热情再重复一次更没有把握的爱情。

  "赵苇杭,你别走!"且喜总算是赶在他拉开门之前抱住他。

  "我知道这次的事,以前的事情,都是我不对,你别走,你一走了之,也达不到惩戒我,以观后效的目的。"

  "谁要惩戒你。"赵苇杭真是没这个心情,他也知道,走不是好办法,可是,他总得搞清楚自己,搞清楚自己要怎样,再来面对顾且喜同志。而不是这么对着她,眼看着自己莫名其妙地深陷下去。

  "不如罚我写检讨,批判顾且喜错误一百条。做家务,用体力劳动折磨我,不,是改造我。你可以骂我啊,我一定骂不还口。就是别不理我,也不许走。你看看,还有什么我认识不足的,可以补充,我一定虚心接受。"且喜噼里啪啦的,倒真把赵苇杭弄得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且喜看出来他有点儿动摇,就往屋里面拉他。瓦解敌人,还有什么比美人计更直接有效的!这是且喜琢磨一周才得出的最后一招,据说是必杀绝技,不知道在赵苇杭这里,到底会不会有效果。她从来没机会主动出手过,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开场才算自然,所以,心里是打算,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用此招。

  现在的状况,也由不得她矜持,她推着赵苇杭,让他坐在床上。"屋里怎么这么热?"她想,就着这个话,很自然地脱掉外面的衣服,接下来,如果气氛好,或许他就接手了,毕竟已经很久没在一起了。可是,她扯了一下那个缎带,本来的活结,似乎让她拽成死结了,越用力,越扯不开。难道让她从下面撩上来脱掉?简直太破坏气氛了,何况,那个结系在胸下,也不知道脱不脱得掉。

  赵苇杭本来没看她,但等了半天,她也没一句话。抬头看看,顾且喜正低头同她的衣服奋战呢。"过来。"

  "啊?"

  "让你过来!"

  且喜走过去,看赵苇杭很自然地接手了解开自己衣服的工作,这算不算是因祸得福呢?

  脱下衣服,且喜马上环上赵苇杭的脖子,压倒他,"赵苇杭,你说,你原谅我不?"

  她贴在赵苇杭的脖子上,在他脉搏跳动的地方来回轻舔、跳跃,做足了一种挑逗的姿态。

  "原谅怎样,不原谅怎样?"他的声音已经不自觉地喑哑。

  "原谅的话,我就用我的唇舌伺候你,不原谅的话,就只有用我的牙了。"且喜说着,轻轻地咬了一下他,她的手,在他的下面,暗示着什么。

  "那我既想原谅,又不想原谅。"

  "顾且喜。"

  "怎么?"

  "别笑了,这儿不酸吗?"赵苇杭揉了下且喜的脸。

  且喜自己也揉了一下,"不酸啊,你笑的时候脸会酸吗?"且喜恍然大悟般,"所以你才很少笑,对不?"

  赵苇杭不理她的问题,"这儿不酸的话,这儿呢?"他吻上且喜。

  气喘吁吁地推开赵苇杭,"知道我累还让我动?"她不知道,她现在因为缺氧而有点儿迷离的目光有多诱人。

  "高兴么,你高兴么,顾且喜?"他把她的头安置在自己胸前。

  "嗯。"虽然不怎么光彩,但是毕竟把他留下了不是?

  高兴就好,赵苇杭把身体放空,把感觉放空。管她爱不爱自己,管自己爱不爱她呢,她高兴,自己也高兴,其他问题,想得多了又有什么意义?赵苇杭在满足的疲倦中,忽然顿悟了这个道理,过日子么,把那些情爱想得那么透,计较那么多,在这么贴近的时候,显得多少有些多余。

  "赵苇杭,你以后尽量回家住吧,别留我一个人。"且喜明显感觉到他心情大好,不得寸进尺可不是她的风格,乘胜追击,或许是得了便宜卖乖?她反正是要抓住这个机会,取得突破性进展。

  "好。"赵苇杭很爽快地答应,尽管这意味着他可能经常会深夜回家,第二天又得起早走。

  "赵苇杭,你说'好'的时候,最帅了。"

  "顾且喜,我已经缴械投降了,可以不用继续灌我迷魂汤了。"

  "那不行,我得提前把你灌晕了,以后我再犯错误,你就不会这么生气了。"

  随便吧,赵苇杭闭上眼睛,心里装进了顾且喜,不论什么时候,都是满满的,晕晕的,哪里还需要什么甜言蜜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