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夺命红烛倪匡金家楼柳残阳我的冬天比夏天Sweet水渝九州缥缈录江南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青春 > 白昼的星光 > 第十八章 误会,心魔

  顾且喜既想待在阳光笼罩的地方,又害怕被灼伤。这就像是赵苇杭对她的那种好,她享受,但却如坐针毡,并不安生。

  顾且喜从那之后,就开始每天做很多好吃的东西,晚上等赵苇杭回来一起吃。他也是,不论多晚,都会回来,和她吃点儿东西再睡。虽然早上他走得比较早,但两个人都是一起吃饭,然后一起出门,且喜去早市买菜,赵苇杭上班。他们很快适应了这样的生活节奏,赵苇杭忙工作,顾且喜忙着钻研美食,配合他的时间团团转。

  偶尔赵苇杭出差的时候,回来还会有个一天半天的休息时间,那时候,且喜就最幸福了。他会把家里大清洗一遍,消除很多安全隐患与卫生死角,还会做好饭,等且喜回来吃。如果正好且喜也休息,他们要么是在床上消磨时光,要么就在傍晚的时候开车出去,找些有特色的小饭馆,吃吃喝喝。

  "赵苇杭,我觉得我现在人生的主题就是吃。"且喜有一次不无抱怨地说。的确,简直可以说无吃不欢。

  "怎么,不喜欢?"

  "不是说人都该有更高的精神追求么。"丁止夙马上毕业了,还忙得什么似的,赵苇杭的工作也很有意义。单只她,日复一日的,似乎存在没有任何价值。

  "那你想追求什么?"

  "就是不知道该追求什么才苦恼。"她细想之下才发觉,自己是没有什么理想的。曾经,秦闵予就是她的理想,现在,赵苇杭是她的信仰。她已经开始接手打理他的所有衣食住行,推敲他的好恶,妥帖地照顾他。

  但是全身心投入这样的生活中去,在忙忙碌碌中,却更觉得有些迷失了。

  "是想再读书吗?"赵苇杭替她分析。

  "我?读书?还是算了吧,别折磨那些导师了。"过几年考个高校教师的硕士,在这里也就够用了。就是太够用了吧,家里、学校,已经什么都看到尽头,就是这样了,一辈子就是这样了,这种感觉,带着点儿不安,时常侵扰着她。

  之前的生活,就像是漫无目的地在海上飘荡,虽然不知道何处是岸,还要经历多少风浪,但她始终觉得,是她不想控制罢了,她的心飘在那里,没有责任,没有负担。如今,真的扬帆掌舵,要她跟在赵苇杭的后面,只看到他,只能看到他,总觉得有点儿缺失。

  "现在的工作不喜欢?不顺心?"赵苇杭也知道他不在家的时候,她一个人很寂寞。所以且喜有什么波动,他都很重视,哪怕只是听她发发牢骚。

  "还好了,还不就是那些。"且喜多少有点儿恹恹的,工作三年了,是不复初始的激情了吧。

  最近刚刚有个学生硕士毕业留校了,负责团委的工作,年龄比且喜大一点儿,是院长的学生。这个女孩同且喜是完全不同的类型,八面玲珑,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因为且喜负责的是本科生教学的部分,所以同她没打过什么交道。但这个叫叶婀娜的女生,以前还顾老师,顾老师地叫着,现在还没正式上班,就已经直呼她的姓名了。

  这也就罢了,且喜想,虽然自己工作时间长,但毕竟年龄小,叫叫名字也无所谓的。可是,这位叶老师,特别会讨巧使唤人,总是让且喜给她打杂,然后她自己邀功,虽然都不是什么大事,但次数多了,让且喜有点儿不胜其烦。

  有一次,黄艾黎都看不下去了,"这个叶婀娜什么来头啊,你大小也算是个官太太,怎么让她给欺负了。"黄艾黎还是有分寸的,她只是让系里的人知道且喜结婚了,至于赵苇杭的职务、背景之类的,她都没说出去。或许正是因为这样,且喜才被人小瞧了吧,尽管资历不算浅,但因为年龄的关系,跑腿的总是她。

  "县官不如现管,明白不?"叶婀娜是院长的得意门生,在某种意义上讲,也是无冕之王,尾巴翘得高得很。

  黄艾黎现在已经有个固定交往的男朋友,就是乔维岳生日那天在秋苑认识的,是建筑设计院的高工,那次也是跟朋友去的,同乔维岳并不熟识。他们交往的日子虽然不久,但条件相当,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她的男朋友是很平和的人,且喜见过,觉得特别适合黄艾黎。他的敦厚多少中和了一下黄艾黎的尖锐,让黄艾黎的美,柔和淡雅了很多。

  "周末组织老教师去抚松温泉,是不是又得你去?"

  这件事,最是费力不讨好。因为那些老教师,都德高望重,相对的,年纪也高。组织他们出去旅游,当天往返虽然安全,但他们觉得对他们不够重视,安排得不够精彩。可是去稍微远的地方,路上他们都疲惫不堪不说,到了目的地,也根本玩不了什么,还要这些陪着去的人小心照顾着。所以,去十个老教师的话,起码得配五个人去照顾、招呼着。

  这样的活动,都是一个副院长带着几个老师去,一般是带个新人,美其名曰,认识一下这些学术界的老先生,更好地领会和继承。这样的活动,风险高,要应付很多突发事件,去一次,累得恨不得要休息几天才能缓过来。且喜已经连续三年参加了这样的活动,这次本该是叶婀娜去的,毕竟她已经正式留校了。但是,通知下来,竟然还是她,吴荻也在其中。

  这样的事情,就是所谓的暗亏吧,不想去,也不好说不去。跟吴荻一起去,且喜就更加不想。毕竟就只她们两个女老师,还要在那里住一晚呢。她现在很怕破坏自己同赵苇杭来之不易的这种温馨的平衡,但这样的话,她又很难对赵苇杭说清楚,所以,对他的询问,也只能含糊其辞。

  赵苇杭倒是很支持她出去玩玩,给她准备了应急的药,还有他在那边朋友的电话,以备不时之需。

  周六他们这些陪同的人员要在院里集合,一家一家地去接那些老先生,所以时间约得特别早。赵苇杭觉得那么早,街上人太少,总是不大安全。所以他也起来,开车把且喜送过去。到的时候,只有吴荻已经到了,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门口的石阶上。

  "你回去吧,他们也快到了。"且喜承认自己小气,她并不希望赵苇杭下车和吴荻打招呼。远远地看到吴荻的身影,连她都觉得美人如画,神色寂寥,不知道在赵苇杭的眼里是什么,心情又是个什么滋味。

  "好。路上小心,到了给我电话。"

  "嗯,你回去再睡一会儿吧,我到了给你发短信。"他昨天夜里回来,不过睡了四个小时,虽然他都习惯了,看起来还精神,但毕竟老这样对身体不好。

  赵苇杭没说什么,捏了下且喜的脸,就让她下车,开车走了。经过吴荻身边的时候,他还是停下车,打个招呼。吴荻没站起来,也没说话。等且喜走到她身边的时候,只听到她说:"幸福了吗?还是幸福给我看?"

  且喜只当是没听到,两个人沉默着等到人到齐,开始了这段不情愿外加不寻常的旅程。

  因为报了团,很多手续之类的不需要且喜去跑。所以,且喜同吴荻的主要任务就是陪好老教师的夫人。毕竟温泉不比别的,温度和时间都要控制好,才能保证那些上了年纪的人泡得尽兴,又泡得安全。

  在更衣室换衣服,忽然听到齐老师的爱人"呀"一声。

  且喜忙走过去,"怎么了?"

  "小吴,这是怎么了?"她颤巍巍地指着吴荻的胸。

  且喜看过去,上面是一道红色的疤,虽然算不上狰狞,颜色也淡了,但还是比较明显。

  "几年前动过一次手术。"吴荻尽可能轻描淡写。

  齐先生的爱人,退休前是医生,她仔细地看了看,"乳腺癌手术吧,虽然保乳,但左右还是有些微差别。"她之前惊讶,只是没想到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身上有这么显眼的伤疤。但现在,已经是职业地就事论事,丝毫不觉得吴荻这样被研究有什么不妥。

  "能这样,已经是万幸了。当时发现得早,又遇到个好医生,算是保住了。"

  "真不容易啊,复查的结果怎么样?"

  "嗯,这几年的检查结果都还好,我当时发现得比较早。"

  "健康重要啊!学问呢,差不多就行了。"老太太感慨地说着,先进去了。

  再怎么样,且喜觉得自己也不能保持沉默了,吴荻的伤疤,在她散发出珍珠般光泽的身体上,实在是太触目惊心。开口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声音都是抖的,"你就是因为病了,才离开赵苇杭?"

  "是不是太傻?"吴荻换上泳衣,"那时,刚刚检查出来的时候,先想到的是,自己要用残破的身体对着赵苇杭,就觉得宁愿死掉。"

  "手术后的状况,你不是知道了吗,怎么不去找他?他就没找过你?"

  "他以为我去了德国。那时候,知道复发率高,一直不敢。我不能离开他两次。"吴荻围上浴巾,"顾且喜,你看,我就是这么懦弱。病的时候,想他的时候,只会在医院里面偷偷哭。"

  "这件事,别告诉赵苇杭,都已经过去的事情了。何况,也改变不了什么,别无端地让他心里不舒服。"吴荻苦笑了一下,用苦情博同情,实在是太不入流的手段。说完,她就先进去了,留下且喜呆呆地坐在椅子上,脑子里面乱极了,不知道该先想点儿什么才好。

  顾且喜的人生,到目前为止,身边并没有哪个亲朋经历过病痛。所以,虽然经历过死别,但是,医院啊、绝症啊,对她来说,感觉上特别遥远。仿佛只是一个名词,或者是一个画面,知道是知道的,但同自己并无联系。

  可是,吴荻的病,且喜却是知道的。刚结婚的时候,她曾经在丁止夙那里看过一本小说,毕淑敏的《拯救Rx房》。当时,是止夙推荐她看的,因为作者有过做医生的经历,小说本身很写实,这个题材又同女性健康息息相关,她认为且喜需要了解一下。

  且喜在看的过程中,就觉得像是在看惊悚小说,心被高高地吊起来,情节一环扣一环,让她的难受也一阵胜过一阵。看的时候,恐惧流泪自是不必说了,她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也得病了,会经常对着镜子看,或者自己按压,查看有没有什么异样。这种恐慌持续到学校体检时,被医生告知她十分健康,才宣告结束。但那种感觉,却留了下来。

  且喜不知道,吴荻是怎么自己面对的那一切,但可以想象,必定是个极其艰难的过程。她能在那种状况下,咬牙坚持不告诉赵苇杭,实在是需要毅力和勇气。换作自己,会怎样呢?自己都没有需要咬牙坚持的目标,所以也不会坚强。也许会哭哭啼啼,做个彻底的手术,摆脱那种步步紧逼的死亡的恐惧。但会从此拒绝照镜子,拒绝赤身出现在任何场合,拒绝别人的碰触,至少是在心理上,终归是会引以为憾的吧。但这一切毕竟只是假设,对于真正面对生死,面对完美与残缺的吴荻,才真正是现实而残酷的。

  且喜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与吴荻朝夕相对的两天一宿的。虽然,她同吴荻的相处,中间始终隔着一个赵苇杭,可那种喜欢和艳羡,却是发自内心的。尽管这样说或许有些虚伪,避开赵苇杭不谈,对于吴荻遭遇的这些,且喜虽不能说像对止夙一样,感同身受,但一样会担心,会忧虑。她没有想过,如果赵苇杭知道了,会不会影响他们的婚姻。她只能想到,吴荻的身体,是不是真的已经痊愈,不需要再受那种折磨。并不是自己多么高尚,这是她对于一个身边的人,一个朋友处于病痛中的起码的态度。

  吴荻没摆出多防备的姿态,但也并不想多提就是了,她一如既往地对待且喜。但在且喜看来,这倒显得特别地非比寻常,让她的心,抽搐般的疼痛。她忽然理解了吴荻接近她的一些用心,她只是想把她的喜好,赵苇杭的喜好,折射给且喜。这样,在赵苇杭的生活里,就会有她的一份努力,有她的一份心意,有她的一抹淡淡的颜色。就像是暮色中最后的那丝红霞,她眷恋,但不纠缠,她在慢慢淡出。

  且喜回到家,觉得自己像是大病了一场,很长时间都缓不过劲儿来。赵苇杭看她不舒服,反倒愈加体贴,每天早上,给她做完早饭,才自己先去上班,晚上回来早的话,总是买些小吃带回来,哄着她多少吃一点儿。可是,她越觉得赵苇杭好,越觉得幸福,就更觉得自己不该幸福,鹊巢鸠占,是自己阴差阳错地占了本该属于吴荻的这一切。虽然并不心安理得,但还是略显卑鄙地霸占着。

  且喜装着心事,却不知道可以同谁讲。这天,秦闵予打电话过来,说是他负责的部分已经完工,要把钥匙给她送过来。

  "先放在你那儿吧。"且喜哪里有心思想房子的事情。

  "家里有什么事情吗?你很久都没过去看了。"秦闵予也是想了一下,才开口问。

  "没事,家里没事。"

  "你有事?"

  且喜半天没有说话。

  "怎么了?"秦闵予的声音,是少有的关切。

  "没事。"虽然说着没事,可她却突然流泪了,最近她承受的压力太大了。她也知道,不应该把这些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揽,却苦无解决的办法。

  "我在房子这里,你过来一趟。"秦闵予说完,就挂断电话。

  且喜踯躅了一下,还是去了,钥匙要拿回来,态度要明确。

  秦闵予见到她,只是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儿,"刚刚哭什么,什么事?还是你知道什么了?"

  秦闵予竟然把地板都帮她铺好了,且喜席地而坐,"有什么是我该知道,却还不知道的?"

  秦闵予不说话,关心则乱,他的话多了。

  且喜斜睨着秦闵予,"你早知道了。"她很肯定。

  "你早知道吴荻的病,所以你提醒我,所以你要我给自己留后路,所以你认为我争不过她,是不是?你说,是不是!"且喜也是刚刚想明白的,秦闵予对自己,始终是不远不近,不冷不热的,突然这么照顾她,必然事出有因。

  "是。"秦闵予不想争辩,他其实也是才知道不久。他提醒且喜,完全是出于一种直觉。上次,去吴荻家接她参加乔维岳的生日聚会,他才偶然得知她的病。的确,在房子的问题上,他这么积极,这个得知,是很重要的因素。

  且喜声音低低地说:"你该一早告诉我,在你知道的时候,就该告诉我。"那时,或许还可以置身事外,或许还可以全身而退。现在的局面,就是她自己举着竿子,在走钢丝,稍有不慎,就会失去平衡掉下去。本来,掉下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她想走下去,尽管战战兢兢,即使掉下去,她也想抓住那根竿子不放手。

  "她的病同你有什么关系?你没必要知道。"秦闵予是想安慰她,可话说出来,就变了味道。"你怎么知道的?"

  "看到她的刀口了。"

  "那么巧就让你看到了?"不是秦闵予多疑,实在是太巧了点吧,又不是平时可以看到的位置。他对于自己的偶然知情,都心存疑虑,何况且喜。

  "嗯,院里组织去温泉,就看到了。"吴荻是真的生病,这才是问题的核心吧,至于吴荻是不是耍心眼,玩手段,从来不在且喜的考虑范围内。

  "别犯傻。"秦闵予看着且喜的样子,就知道她又要一根筋了。

  "秦闵予,你也知道,我最后一定会退到这里吧。"且喜用手在地板上来来回回地,轻轻地擦着上面的浮尘。且喜满以为,这个小屋,会给自己带来很多欣喜。现在才知道,如果它是作为一种额外的存在,或许能让她开心。但是,如果前提是舍弃现在的家,这个房子,就同外面的许多房子一样,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它能够提供的,远远比她曾经以为的要少。

  "我不知道。"他现在并不稀罕她知道。秦闵予没再说下去,因为他知道,且喜并没有听他说什么,她现在根本听不进去别人说什么。他留下钥匙,带上门,走了。

  且喜爬上阁楼,里面一样铺好了地板。她躺在上面,阳光晒在身上不只暖洋洋的,还有点儿被灼伤的那种疼,让她既想待在阳光笼罩的地方,又想挪出来。这就像是赵苇杭对她的那种好,她享受,但却如坐针毡,并不安生。

  "赵苇杭,我要是得了乳腺癌,你会怎样?"这天,电视里面一个夸张的医药广告,给了且喜一个试探的引子。

  "胡说!"赵苇杭坐在沙发上看书,对于且喜的胡言乱语不予置评。

  "我是认真的,据说这个病有发病年轻化的趋势,我要是生病了,你会怎样?"

  赵苇杭把书放下,"你没头没脑的,瞎想什么啊。"女人才是生于忧患,安稳踏实的日子,她们总是要过出点儿花样,才觉得丰富。"有病就治,我能怎样?"

  "这个病不是比较特殊么,"且喜比画着自己,"要是,这个都被摘除,"她觉得自己用的这个词特别专业,但充满杀戮的残酷,"你会怎样?"

  "哪儿不舒服吗?"赵苇杭有点儿紧张。

  "没有,我没事。就是忽然想到,你回答我啊。"

  他伸手把且喜搂过来,轻吻着她的头顶,传递着温暖的气息。"它是你的一部分,如果失去,我当然会觉得不适应。但如果失去一个它,能换回你,还有什么好可惜的。"

  且喜回抱住赵苇杭,她就知道,他不会让她失望。她不理解,为什么吴荻当初会那么选择,没给爱着的他,一个机会。她的心情,且喜或许理解,但这样去爱着,她就不敢说自己明白了。她总感觉,错失了那段时光,对赵苇杭来说,何尝不是件抱憾的事情。

  "赵苇杭,你这么好,怎么也会恋爱失败?"

  "或许我还不够好。"赵苇杭不论同吴荻之间有过什么,都不会拿出来同且喜说,炫耀或者缅怀,他认为都是略显卑鄙的,对她们两个都是。他有他自己的逻辑与原则,在他的世界里,爱与尊重是并重的。

  "你们为什么分手?我想听你们的故事。"如果他们分开,真的只是因为源于病痛的疏离;如果他现在对家庭、对婚姻的忠贞,只是源于责任,那么,且喜也找不到什么理由,霸住他不放。

  "我不是会讲故事的人,也没有好故事。"赵苇杭淡淡地笑着,"不如你讲讲你自己的给我听。"

  "我的么?我讲不出来。"且喜觉得她的故事,似乎更多的是她自己在想、在做。虽然发生的时候,也觉得日子满当当的,并不会后悔,但在别人眼中,多少显得有些无聊而悲哀吧。

  "忘记了吗?"

  "不知道。"不会想起,未必等同于忘记。秦闵予偶尔还会出现在梦中,梦中的感觉,依然是那种隔山隔海般的遥远。梦中的他,似乎同现实中的他,并不能够重合在一起。

  赵苇杭牵起且喜的手,她这段时间,心神不宁,他不是没发现,或许是吴荻又同她说了什么吧。适当的刺激,倒是没有坏处,可以让她更在意这个家,更在意他。但是,她持续地陷入这种低迷的状态,并不是他期望的。她不像是在计较,而像是在思考,困住她自己,一个人思考。但是,这无异于画地为牢,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会释放她自己。

  "且喜,"赵苇杭很自然地喊她,"过去的,就是过去的,故事就是故事。我们忙起来,就会只顾得上现在和近处的将来,过去也许影影绰绰,但终会被不断制造的新的过去埋葬。话说从头,估计得到七老八十,给自己盖棺定论的时候吧。"

  赵苇杭越这么说,且喜越是觉得不安。陪着他制造新的过去的,并不是非她不可,不是吗?自己或许是历史的选择,但也有可能是历史的误会、历史的错误。现在,凭恃着一纸婚书,他是顾念自己的,但同样,和别人结婚,他或许也会如此。

  吴荻的病,不是问题的症结,真正的问题,是自己的心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