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魔魅男人香香弥点燃大木头子澄赌坊恩仇独孤红离歌饶雪漫翡翠船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青春 > 白昼的星光 > 第十九章 我来捅破

  且喜现在觉得,这世上的爱情,十有八九都是求之不得,任你是多么出色,在情感面前,在你爱着的时候,都会觉得自己微不足道。

  顾且喜现在最怕遇到的人就是吴荻,能躲则躲,躲不过也只是打个招呼,绝对不多说一句。她觉得要是说得多了,就很难把嘴边的对不起咽下去,虽然知道装傻很无耻,但她就是没勇气真正地承认,自己不能把赵苇杭还给她,不论她的理由有多充分,就是不能主动放弃。伸缩都是一刀,可是且喜就是不想自己伸出去,还是等到赵苇杭自己决断吧。

  冤家路窄,中午同黄艾黎去食堂吃饭,偏偏遇到坐在乔维岳车里的吴荻。黄艾黎丢下一句,"真伤自尊。"就自己先走了,留下且喜进行礼貌性的寒暄。

  "好久不见,你们出去吃饭啊?"且喜想拉住黄艾黎,还不好做太大的动作,只好频频回头一边看着黄艾黎,一边应付着。

  "过来办事,想请你们吃饭。"乔维岳心情很好,"上车啊。"他下车,给且喜打开车门。

  "不用了,我约了黄老师,改天我请你们吧。"且喜忙退后一步,这个乔维岳可真是周到。可是自己再不懂事,也不能去搅了人家的约会啊。

  "走吧,我们也才从系里那边过来,没见到你,正要给你打电话呢。"乔维岳的话,也难辨真假,看着倒是挺有诚意的。

  "来吧,好久没一起吃饭了。"吴荻也下车了,站在那边说。

  吴荻都开口了,且喜只好上车。上了车,也只是听他们在前面简单地交谈,并不插言。

  乔维岳带她们吃泰国菜,且喜以前并没有吃过,所以,也正好专注于吃,免于发表言论,只是哼哈答应着就行。他们竟然聊着赵苇杭的近况,不知道两个人都是什么心理。且喜有的时候也奇怪,很少见到赵苇杭跟朋友出去,似乎他并不需要通过交往维系友情似的。

  吴荻出去接电话,乔维岳给且喜夹菜,"你怎么了,头都不抬。"

  且喜抬头,"不是你要我少和吴老师来往么,怎么还拉我过来。"尽管和乔维岳接触得不多,但两个人似乎很快就熟悉起来,说话的时候,可以直接切入主题。

  "是她要找你,你以为我愿意啊!"他也不客气。

  "哦。"且喜叹气,自己的反常,估计吴荻也看出来了。

  "你们怎么了?"

  且喜拿起餐巾,擦擦嘴角,幸好泰国菜的味道够霸道,否则,自己真的吃不出味道来。"没什么。"吴荻的事情,还是由她自己决定该不该说吧。

  "卖什么关子,请你吃饭,连句话都套不到?"乔维岳还是一径的好心情。

  且喜咬咬牙,"你知道他们当初为什么分手吗?"她的语气,并不是疑问。

  "哦?你知道?"他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吴荻就回来了,乔维岳只好使了个眼色给且喜,容后再聊。

  "聊什么这么热闹?"吴荻随口问问。

  "没事!"两个人都有点心虚地齐声回答。

  "挺有默契啊!"吴荻笑得很温婉,"下个月领事馆要办个展览,要我帮他们做些工作。一会儿有车来接我,我得先走。维岳,你送且喜回去吧。"

  吴荻说完,就到门口等人了,并坚持不用乔维岳陪她等。

  且喜不怎么厚道地说:"人家根本不给你机会啊!"

  "连你都看出来了?"乔维岳不以为意,"一直如此,我都习惯了。"

  "不是我说,我感觉你根本没认真地追求她,总是给人吊儿郎当的感觉。"且喜说出来,又觉得自己是在替古人操心,特别多余。

  "吴荻初中的时候,我就认识她了。"乔维岳笑着说,可且喜觉得那个笑容,是空的。

  "那时,我们参加一个英语竞赛,初赛合格之后,要在一起集训一个月,然后参加全国选拔。她的口语那时并不算标准,但是她是最敢说的一个,每次发言前,眼睛都那么亮,特别漂亮。"

  "那么小的女孩儿,你也敢惦记。"初中的时候,她可还没动这根弦,常因为卷子满堂红,挨秦闵予的骂。

  "也就是惦记罢了,不敢招惹,那时的吴荻很凶的,谁同她竞争都跟厮杀一般,我是她最看不顺眼的。"

  "那为什么?"

  "谁知道呢。后来她跟赵苇杭在一起之后,我们又再见面,她就变成小白兔了。"

  且喜笑了,见到过吴荻红着眼睛的样子,倒真是有点像小白兔。"原来她是什么?"

  "原来?原来她是乔装的小白兔。"他的话让且喜想到自己对他的印象,他们对人的判断比对,竟然有相似之处,难怪比较容易沟通。

  "对了,刚才怎么提到他们分手?"

  很明显,乔维岳并不是知情人。"没什么,好奇,我以为你知道呢。"虽然知道转得有点生硬,但也只能如此,毕竟,目前这种格局,说出来,不知道又会如何变化。

  "他们谁都没说过。"乔维岳想了想,说:"我只知道,赵苇杭工作了一段时间后,终于追到德国去,可没几天,就回来了。然后,他就结婚了,我收到请柬,但我没去。"

  "怎么不来,他结婚了,你不是最该高兴吗?还不追去德国。"

  "朋友妻。"乔维岳摇摇头。

  且喜惊讶得张大嘴,"你别告诉我,你到现在都还是自己在想而已。"

  乔维岳点点头,"你也知道了。"

  且喜把嘴闭上,"现在'朋友妻'是我好不,你真不是一般的死脑筋啊,看着挺聪明啊!何况,你表现得够明显了吧,连我都能看出来,可他们怎么都装傻啊!"赵苇杭竟然还给他介绍女朋友,现在看,是有点儿欺负老实人了。

  "他们是怕我难堪,怕最后连朋友都做不成。"

  且喜像看怪物一样盯着乔维岳,有的时候,他和自己一样,都天真得可以。

  且喜现在觉得,这世上的爱情,十有八九都是求之不得,任你是多么出色,在情感面前,在你爱着的时候,都会觉得自己微不足道。没有什么是单靠自己就能够掌控的,包括自己的心意。

  乔维岳的隐忍,实在是让她很受震撼。十几年的默默,竟然只是因为朋友妻的缘故,有点愚忠愚孝的意思。她在心里反复掂量,到底这层窗户纸,是否该由她去捅破。

  这天下午,曲玟芳打电话过来,让她去取些东西。赵苇杭很少回家,一般这种情况,且喜会在婆婆家里吃完晚饭再回家,他回来早的话,就会过来接她。他们也就是想赵苇杭了,才会叫她过去。

  "妈,您知道吴荻吗?"且喜开门见山。且喜最近才想到,心里一直隐隐觉得的不对劲是什么,以婆婆对于健康的重视程度,她如果知道吴荻,不可能不知道她生病的事情。

  婆婆不露声色,"是苇杭的同学吧,怎么了?"

  "她是他的女朋友,还得过癌症。"即使是用多么平淡的语气,也掩盖不了事实的惊涛骇浪。

  果然,婆婆的表情不是惊讶,是微微地不自然。

  "您知道?却没告诉赵苇杭?"

  婆婆叹了口气,端起杯子喝水,手都是有点儿抖的。

  "当时,他们说一起去德国留学,我就不大同意。即使是留学,以苇杭的专业,也是去法国更好一点儿。可是,他喜欢,愿意迁就,我也就没表示意见。且喜,你知道,以苇杭的脾气,我即使干涉,也未必有什么用处。何况,他们计划着出国前结婚。我去北京开会,苇杭把吴荻正式介绍给我,我才知道,他们在北京,已经住在一起。"

  且喜虽然猜到他们关系很深,但听婆婆这么说,还是觉得被谁狠狠踹在心窝一样,很疼,却说不出话来。

  "吴荻那个女孩子,聪明漂亮,可却没什么底气的样子。我这辈子,见多了那种玲珑人,就不希望自己家里也有这么个人,时时揣测我的心意,迎合我。可是,我和老赵很早就商量过,不干涉苇杭的选择,所以,我当时也没表示什么。"

  "她单独来找过我两次,第一次的时候,就是替苇杭陪我。第二次,是体检报告出来,她表示要和苇杭分手。"

  讲到这里,曲玟芳似乎镇定了很多。"从私心上讲,我是不愿意苇杭和她结婚的,毕竟,虽然没有确切的数据表明,癌症会遗传,但终归是不大好。但年轻女孩子遇到这样的事情,我也是同情的,当时我就表示,希望她尽快治病,尽早结婚。"

  "可是,吴荻不同意。她说她妈妈就是得了乳腺癌,做了切除手术,最后还是没能躲过扩散,去世了。她爸爸没能等到她妈妈去世,就离开她们了。她信得过赵苇杭,只是她一直照顾妈妈,她不愿意让苇杭经历那些,她说,那只会毁掉一切美好的回忆。我是不明白你们这些孩子的想法,可是她当时流着泪说,心里想着爱情,自己才能够坚持下去,如果苇杭在她身边的话,她会更辛苦。"

  "我当时,也是一糊涂,就答应了。我出面,坚决反对他们在一起,把苇杭弄回家工作。吴荻那边,给她在北京安排医院,做了手术。术后,送她去了德国。她身边就一个阿姨特别亲,是个没依靠的孩子。"

  "他就因为这个,一直对您这样?"

  "不怪他,我那时很过分,什么手段都使上了,他始终不能理解。不论什么原因,也是我拆散的他们。"果真是天下无不是的儿女。

  "不过,两年后,他打听到吴荻的学校,还是追了过去。不知道为什么,很快又回来了,然后你们就结婚了。"

  怎么故事归结到她这里就像到了尽头一样,且喜品着,心里真不是滋味。但是翻人家旧账的,也是自己,实在也说不出什么。应对了几句,且喜就回家了,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

  晚上,赵苇杭一进门,就觉得家里异常的闷热。

  "怎么不开窗?"他打开厅里的灯,且喜躺在沙发上出神。

  "哦,忘记了。"且喜坐正,"赵苇杭,我有话要说。"

  "好,说吧。"赵苇杭放下包,坐在她旁边。

  "你坐过去。"且喜推他。她不是不希望他坐在身边,可是,以她现在的状态,她会不自觉地想靠在他身上。那样,就更难清楚地表达原本就不知道从何说起的这些事情。

  赵苇杭没有异议地坐了过去,顾且喜的严肃,等同于严重。

  且喜决定平铺直叙,"吴荻当初和你分手,是因为她得了乳腺癌。婆婆也是在她的拜托之下,才扮恶人,拆散你们。现在,她基本痊愈了,回来找你。没人肯说,是因为我吧,我在这个位置上。"

  说的时候,且喜一直看着自己摆在腿上的两只手,只觉得,血液似乎因沉重而凝滞,指尖惨白。

  过了很久,赵苇杭都没有声音。且喜抬头看去,他坐在对面,神色木然,从他阴翳的眼神中,却能看出来,他极力想压制,却不断涌上来的什么东西。

  且喜在心底叹气,终于还是要她叹气,每一次的努力都是摧毁幻想。"赵苇杭,你不用顾忌我。"此时此刻,且喜只能这样表态。既然私心是想要他能除旧布新,就得给他一个缓冲的空间,霸住他,嚷着让他选择,那是自欺欺人。

  赵苇杭闻言,看向且喜,目光是从未有过的冰冷。但他其实更想狂笑,自己身边的这些女人,都用她们的标准在为他做决定,用她们的判断在为他下判断。妈妈如此,吴荻如此,顾且喜竟然也如此!名曰为他考虑,谁能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谁关心过!

  女人,都是冠冕堂皇的家伙,赵苇杭狂怒,他觉得自己的修养越来越差,他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气,不大喊大叫,就要被怒火把自己烧着了。"怎么个不顾忌法!你倒是说说,是可以离婚,和吴荻重新开始,还是不用管你,两边兼顾?!"他抓起自己的包,打开门,冲了出去。他必须冷静一下,再不出去,除了语出伤人,怕是还会失手伤人。

  以往的事情,同且喜有什么关系,可是,赵苇杭觉得自己所有的情绪,都需要对着她宣泄,似乎才会平复。开车兜了两圈后,仍是觉得气闷,他就决定,还是回家吧。

  车开到路口,包里的电话响了。他减慢车速,伸手把包够过来,打开拉链,正要把手机掏出来,忽然觉得前面骤亮,接着就是猛地撞击。他觉得自己的头撞到了前挡风玻璃上,失去意识之前,他忽然想到,原来,这种感觉就是以卵击石,自己的头,原来这么脆弱,撞一下,就会流血;生命原来这么脆弱,一次意外,就会失去。遗憾,有很多,未竟的事情有很多,但放心不下的,却只有父母和且喜。爱他们,却未必能照顾他们了,电话还在响,他用最后一丝力气,按下接听键,就陷入昏迷。

  撞到他的,是一辆加长的运输货车,那个外地司机走错了方向,就想趁晚上车少,直接调头。如果以赵苇杭之前的速度,应该是他刚好开过去,货车也调过头来。可他这时偏偏减速,而货车的驾驶座又过高,开到近前,根本看不到下面有没有车。所以,两辆速度都并不快的车,还是因为货车司机的违规驾驶,撞到了一起,当然,赵苇杭当时的走神,也是原因之一。

  打电话过来的,是他的秘书。他也是好意,明天上午有个会在这里开,他是想提醒赵苇杭,不要赶回J市了,在家里好好休息。电话接通,那边却没人应答,接着有个外地口音的人接听电话,两个人说了几句,才知晓事情的严重性。赵苇杭的秘书,也是他从这里带过去的,幸好这边地头熟。他很快问出了具体位置,联系叫了救护车,然后给赵苇杭家里打电话,通知家人。

  且喜接到婆婆电话的时候,正站在楼下等赵苇杭回来。

  "且喜?你快来省医院,苇杭出车祸了!"曲玟芳也不等她说话,就挂断电话。

  "……"且喜握不住手机,直接掉在地上。她条件反射般的捡起来,揣在兜里,这个时候,她什么都想不出来,脑子里面只有简单的下一个行动的指令罢了。这个指令就是:打车,去医院。

  且喜赶到省医院,刚一下车,就被婆婆的秘书接进里面。手术室外面,围了很多人,且喜在王秘书的带领下,才找到公公婆婆。

  "妈!"

  "这孩子,哭什么!"且喜这才发觉,自己一脸的冰凉,甚至连前面的衣襟都浸湿了。

  婆婆一把拉过她,轻拍着她的后背,"别担心,虽然还在抢救,但医生已经出来说明,没有多大危险,应该一会儿就出来了。"

  一旁很少说话的赵克阳突然开口询问:"听秘书说,苇杭早些时候就已经回家了,怎么会还开车在街上晃?"

  "哦,他是回来过……"且喜刚刚勉强止住的泪水又流下来,"都是我不好,我说了一些话,他就又出去了……"哽咽的她只能断断续续地说完这些,虽然知道不是哭的时候,但似乎只有泪水才能填平内心的恐惧,彻底失去赵苇杭的恐惧。

  "胡闹!"一向待她十分客气的公公显然生气了,转身就向医院外面走去。

  "你不等儿子出来了?"婆婆追在后面问。

  "不是没什么事情么,兴师动众!"赵克阳迅速离开的身影表明了他离开的决心。且喜终于知道,赵苇杭转身时候的决绝是遗传自谁了。

  "吴荻的事情,你和苇杭说了吗?"婆婆的脸色也不好。

  "是。"

  "别人放了几年的事情,怎么在你那里一分钟都耽搁不了,就非得说出去呢?!"

  "对不起,妈。"且喜觉得自己的确有错,所以也没什么可辩解的,现在重要的是赵苇杭的安危。用这个来教会自己沉着,代价也太过沉重了。

  曲玟芳走到一边儿坐下,不再说话。

  这时,手术室门忽然打开,赵苇杭被推出来。且喜跟着病床,上上下下地查看他的伤处,似乎只有头部被包扎起来,身上还都完好。

  医生边走边交代,"现在看,没有颅内出血和脑损伤发生,所以,应该问题不大。但具体状况还要患者清醒以后观察他的行为、意识状况,再做进一步的诊断。外伤伤口位置还可以,迁延愈合的几率很低。"

  "他什么时候会醒过来?"曲玟芳问道,这也正是且喜想问的。

  医生很有把握地说:"看时间的话,应该马上会醒过来,因为头部缝合,我们没有给他打麻药。你们小心护理,不要让他做太大的动作。"

  回到病房,安顿下来,医生又交代了几句,就走了,赵苇杭还是没有醒过来。曲玟芳让其他人都回去休息了,没理且喜,但也没赶她走。

  且喜坐在赵苇杭的脚边,她已经不再流泪,自责也是于事无补。只要能让他尽快好起来,让她拿什么来换,都可以。

  赵苇杭真正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用医生的话来解释,他是昏迷后又睡了一觉,不需要大惊小怪。且喜和曲玟芳互相看着彼此熬得都是血丝的眼睛,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赵苇杭醒过来,第一时间声明,自己当时也是有过错,那个司机对自己的救助也很及时,要她们不要过度追究责任。其他的事情,他都略过不提,害得且喜有些担心,他是不是有后遗症,之前的事情,都忘记了。但是,他对婆婆的态度,又有明显的改观,虽然多少有些不自然,但他会全盘接受她的照顾和好意,有时候也关心地让她休息一会儿。

  但是,对待且喜,赵苇杭就没有那么客气了。她在身边照顾的时候,不论多体贴周到,小心翼翼,他都会嫌烦,可是她一旦离开一会儿,他就会更烦,会发脾气,简直是烦不胜烦。

  医生说他的状况很好,但是需要住院观察三天才能出院。后来且喜看到那辆货车,当时就想,赵苇杭实在是捡回来一条命,被这么大的一辆车撞到,只是受了点儿轻伤,头上缝了十来针,真是要好好拜拜菩萨,拜拜上帝,拜拜所有真神。且喜觉得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实用主义者,只要这些神佛能保佑赵苇杭,她虽然不至于一一皈依,但也不介意四处拜拜,感谢一下。

  赵苇杭在医院期间,赵克阳竟然再没有露面,完全不闻不问。即便如此,赵苇杭住院的事情还是很快传开,他的病房真是熙来攘往,水果、鲜花堆得到处都是。且喜只好拿去其他病房或者护理站,分送给大家。

  这天,曲玟芳过来,且喜回家做饭。要走的时候,赵苇杭的脸色就不好,她当着婆婆的面,又不好说什么,只能说:"汤我是一直炖着的,很快回来。"可这句话说完,她也觉得不妥,似乎暗示他不愿意让自己走似的。果然,他马上翻身背对着她,用行动表示他的不屑一顾。

  且喜走出来,迎面遇到一个年轻人。"赵市长是住在这个病房吧?"

  "对。"

  "您是他爱人吧,您好!"这个年轻人很热情地过来握手。

  "您好!您是?"且喜急着走,可又不好太生硬地表示没兴趣站在这里客套。

  "我是赵市长手下的一个小科员,我姓冯,他都未必见过我。"

  "哦,是么,他醒着,您进去吧!我正要回去做饭。"

  "我在这里转了几圈了,实在不好意思进去,这个您带回家去吧,就是一个花篮,一点心思,行吗?"这个冯青年的态度特别诚恳,感觉就是想讨好领导,又实在抹不开的样子。

  "这会儿里面没什么人,进去吧,没事!"

  "不了,不了,我开车送您回去吧!"他拎过且喜手里的保温饭盒,自己先大踏步地走了,似乎很是松了口气的样子。且喜推托不了,只好让他送到楼下,拎着那个花篮上楼了。医院里那么多花,倒是真的没想过带回家摆放,小冯临走的时候,给了她一块包好的花泥,说是花有点枯萎的话,可以换进去。

  汤是煨在紫砂锅里面,所以,只要盛出来装好就行。米饭也是电脑定时做好的,只要淘米再放进去就可以了。所以,且喜匆匆地洗个澡,做好这些事情,总共不过半个小时,就又打车赶回医院。心里还为自己的神速多少有点儿激动呢,走到病房门口,却听到里面吴荻的声音。

  "最近的一次检查结果很好,一切都很正常。"

  "那就好。"赵苇杭的声音。

  忽然,有人拽且喜的衣角。她回头一看,是乔维岳。他手指放在唇上,示意她噤声,拉着她走到走廊尽头的休息区,坐下。

  "你们一起来的?"且喜指指里面。

  "嗯,赵苇杭说想喝咖啡,让我去买。"他拎起手中的袋子,从里面取出一杯,递给且喜。

  "他现在不能喝咖啡,他也不喜欢咖啡啊!"

  "所以说,我们来喝,所以说,这是借口。"乔维岳自己也拿了一杯,放在嘴边喝了一口。

  "你要一直这样吗?"且喜再好的涵养,也有点儿不高兴,他拉走自己,摆明了要成全他们。"就当吴荻身后的卫士,为她保驾护航,关键时刻冲到前面,清除障碍?"

  "成人之美,就那么伟大?你伟大,并不等于我也想伟大!"且喜站起来,可乔维岳还是伸手,把她推坐在座位里。

  "你要是想进去搅局,早进去了,还至于在门口偷听半天?"他站在且喜面前,言语、表情都是成竹在胸的笃定。

  最后的审判,不会这就到来吧!这两天的赵苇杭,明明让且喜觉出他的在意和依赖,她真的偷偷地想过,或许他也是有一点点喜欢自己的。正想着,吴荻已经从病房出来,头也不回地走了。

  且喜踢了一下杵在自己面前、挡住自己的乔维岳一下,"你还不追出去?"

  乔维岳没理她,只是俯下身子,手撑在扶手上,"顾且喜,你怎么这么容易相信别人呢?是不是我说什么你都信?"

  "你骗我什么了?"且喜警惕地看着乔维岳。

  "我现在在你心里,是不是就是个傻帽情圣?"乔维岳不回答,却反问她。

  "呃,"且喜不知道怎么回答,心里想着他是比较伟大,要是有人这么对待自己,真是要感动死了。可是,看着他那么跟在吴荻身后,是有点儿替他可惜。似乎吴荻同乔维岳相比较,竟然是乔维岳更亲近一些,难道真是因为女人都是彼此潜在的天敌?"怎么会,长情很好。"且喜不知所云地说了一句,就推开他,向病房走去。

  且喜还没走到病房门口,就看到赵苇杭站在那里,不知道他是不是追出来看吴荻,反正他现下是盯着自己和乔维岳。

  乔维岳在后面拉住且喜的胳膊,把她挤到自己身后,"你要的咖啡。"

  赵苇杭没接过去,"你们喝吧。"

  且喜绕开乔维岳,钻到他们中间,"是不能喝,先吃饭吧。饿了吧?"手里面的咖啡没地方放,她回身放在乔维岳手里,"您忙,不送。"

  "行啊,夫妻同心啊!"乔维岳举着手里的东西,"亏得我开车到秋苑弄的咖啡,赵苇杭,你逗兄弟玩儿就算了,还放你媳妇欺负人,这就过了啊!"乔维岳头一次露出七个不平、八个不忿的痞子样。

  且喜没等赵苇杭回答,就放下东西,转身又给了乔维岳一脚,"什么叫'放你媳妇',别以为绕着弯骂我们这种老实人,我们听不明白!"

  赵苇杭不露声色,"是兄弟还说这见外的话,知道是我媳妇儿,你就多担待点儿。"忽然,他话锋一转,"要不,您也一起吃点儿再走?"

  这话就是明着赶人了,乔维岳的脸色是又红又白。他跟赵苇杭自小一起长大,两家的交情都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得清楚的。赵苇杭同吴荻谈恋爱的时候,他在北京读外交学院,有机会就天天和他们混在一起,甚至他们后来住在外面时,他也是常客。他估计,自己这点儿心思,赵苇杭他们都一清二楚。可他们对他的态度并无二致,他们越是这么对他,密切而不防备,他越是觉得自己根本没可能。这个距离的底线,似乎在一开始就打下了,吴荻在他乔维岳的心里,等同于朋友的老婆。所以,心中的这个雷池,他都没动过任何心思要真的跨越半步,这点,他也是最近才想明白的。估计赵苇杭早就心里有数,才给他介绍女朋友,他山之石,可以为错。

  赵苇杭现在的态度,就很让乔维岳费思量了,这不是和顾且喜统一阵线么。可是顾且喜刚刚,也就是开个玩笑,哪里是非要他走,他过来看赵苇杭,连车祸的具体情况还一句没问呢。他干吗看自己不顺眼?

  顾且喜在旁边瞧好戏的表情,更让乔维岳向来不形于色的功夫,彻底破功。这个顾且喜,看似简单,但对自己的影响都这么大,也难保赵苇杭。他忍了又忍,最后只能悻悻地说:"你的爱心午餐,我就是再好蹭饭,也不忍心啊!"这句话是有典故的,当日在大学的时候,有一次,他到学校找赵苇杭吃饭,吴荻却给赵苇杭带了饭盒,当时,他们那么让他,他也只是买了汉堡,和他们一起吃了。事后,赵苇杭还批评他扭捏作态,难堪大任。

  乔维岳也知道,此时提这个话头,特无谓。但眼看着赵苇杭那么暗带得意地喝汤,他就忍不住要刺他一下。

  且喜还是比较容易心软,她也不忍心真的不给乔维岳台阶下。她给他也盛了碗汤,"米饭特意做得特别软,就不请你吃了,汤淡了点,但熬了一天了,很有营养。"

  乔维岳当真端起来喝了一口,"什么味道,怪怪的。"

  "黑豆乌鸡汤,养血的。"且喜回答。这几天都是给赵苇杭炖的补脑的汤,昨天护士长提醒她,适当地可以给他补血,毕竟当时头部出了不少血。

  "这,这不是给女人喝的玩意儿吗?"其实味道还可以,只是没喝过,有点奇怪罢了,他忍不住又喝了一口。

  "乔维岳,你不说我还真不觉得,我也发觉你女性特征越来越明显了。"不和他斗嘴,真是很难。

  他们正说着话,赵苇杭的妈妈进来了。"小岳,没走正好,把这些果篮带回去点儿。"这个乔维岳也是够凄惨,好好一个名字,不知要让多少人拿来开心。

  这个病房外面附带一个接待室,同病房相连,但又各有房门。且喜也料到,婆婆是应酬别人去了。

  乔维岳这才站起来,"我可不拿,我家里除了我,连个活物都没有,带回去就是浪费东西,污染环境,回头我还得收拾。"

  "知道家里冷清还不抓紧,都三十好几的人了,一点儿都不懂事。"曲玟芳当乔维岳是自己孩子一样,他又比赵苇杭会讨长辈喜欢,所以,自然念叨他就会多点儿。

  "还是赵苇杭有福气。"一句话,成功转移话题。

  "遇到车祸,还说什么福气。"曲玟芳看着赵苇杭,眼里都是作为母亲的那种心疼和担忧。这次的事情,实在是把她吓到了。以往,想的都是要锻炼孩子,只有他具备了一定的能力,才能在这个社会更好地生存下去。现在,她甚至希望他们能搬回家里来,人生短短几十年,天伦之乐都刻意地放弃,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么。"乔维岳说着这些套话,但却又正色地问道:"事故最后怎么定性的?你们不方便出面处理,就交给我好了。"

  "算了,苇杭的意思,是不追究。他也的确没什么大事。那个外地司机,家里也特别困难,那天是实在乏了,才一时图省事,出了事。交通队的处理,也就是罚点儿款,意思意思。"

  "也行,这也是行善的事情。"乔维岳毫不怀疑赵苇杭的大度,他说不在意,就真的是不在意。"那这里也没我什么事情了,等他出院,我再来接他。"说完,他一仰头,喝光碗里的汤,就要走。

  "且喜,你去送送。"婆婆吩咐下来,不管且喜愿意不愿意,也得起身。

  "再给我盛一碗。"赵苇杭忽然说。

  且喜忙走过去,"多喝一点儿好。护士长说,我早该给你做的。"

  曲玟芳只好自己站起来,"走,我送你出去。"

  乔维岳站在那里,看看赵苇杭,又看看顾且喜,仿佛有什么内情是呼之欲出,但却多少有点儿难以置信。

  曲玟芳和乔维岳一走,且喜就凑到赵苇杭旁边,"吴荻怎么了?"

  赵苇杭吃着东西,"多关心你该关心的,别的少操心。"

  "赵苇杭,你们之间不是误会吗?"

  "不穷根究底你不罢休是不?!"赵苇杭揉揉自己的头,或许真是撞伤的缘故,他会感觉头疼,虽然并不严重。

  "头疼了吗?我不问了。"且喜现在对他的这个动作特别敏感,可以说,他完全可以凭这一个招式一招制敌。

  "靠过来。"赵苇杭揽住她,把头放在她的肩膀上,她身上的气息可以很有效地缓解疼痛。

  "且喜,我同吴荻之间,结束了就是结束了,尽管之间存在很多误会,尽管有些抱歉,尽管有很多遗憾,但从我决定和你结婚的那一刻起,我就没想过要回头。"

  "赵苇杭,你真绝情。"他容不得别人有任何差池,甚至对感情,也要求毫无瑕疵,这点儿让且喜都觉得寒心。多情人的无情,虽然可恶,但还不失温情,无情人的无情,却是剜心蚀骨般让人疼痛,永难忘记。

  "那你希望我怎样?你说得出,我就做得到。"赵苇杭靠在她的肩膀上,哄她似的说。

  且喜拿起赵苇杭的手,她的手指在他的手背上,来回滑动,"我也不知道,赵苇杭,我希望你选择你心中所想的生活,但还忍不住会同情吴荻。她应该获得幸福的,她那么好。"

  "你自己呢?"

  "我没想过。"且喜觉得,现在更不是袒呈自己心意的时机,爱上他,爱着他,实在让她很诚惶诚恐,很有压力。她知道赵苇杭也是在乎她的,并不想离开她,但这种基于共同生活累积的感情,自己单方面的爱情,能否长久,会不会一遇到事情,就被他判了死刑?

  "口是心非。"赵苇杭抬起手,点在且喜的心脏的位置。

  "顾且喜,我来告诉你,"赵苇杭反握住她的手,"你最需要的就是考虑你自己,别人的事情,你不用理,包括我的在内。过好你自己,才能为别人做什么。我只要求我身边的你,是真实的。"

  "好。"且喜答应。现在,她也真是没有什么好求的,丈夫可心,家庭和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