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谁说不能喜欢你?!冷玥狂狮室友颜依依来来往往池莉愚人之死马里奥·普佐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青春 > 白昼的星光 > 第二十章 突生波澜

  没有重聚的分离,永远算不上好散。

  第二天,曲玟芳把且喜他们送回家,嘱咐赵苇杭休息到周一再上班,就走了。这几天,她也是没着家,单位的事情也都耽搁了,全力照顾赵苇杭。

  茶几上还放着昨天且喜拎上来的花篮,旁边是花泥。

  "这是什么?"赵苇杭问。

  "哦,你看,我还真忘记了。"且喜走过来,摆弄了一下花,"是你们单位一个姓冯的男生送去医院的,遇到我,我就带回家了。"

  "冯?我怎么不知道我们单位有姓冯的。"

  "他说了,你未必认识他,小科员呗。"且喜忙着收拾东西,也没怎么在意。

  "这个又是什么?"

  "花泥,给花换的。"

  花枝的保鲜期能有多久,还需要换花泥?掂量了一下重量,赵苇杭直觉着不对劲,打开那个方正的包装,竟然是码得整整齐齐的钱。

  "顾且喜,你过来看!"赵苇杭扬声。

  "干吗?我要洗衣服,你等一下。"

  "你过来!"他没办法不激动,现在是什么时候!父亲一直没来医院,就是要低调,妈妈守在那里,也是怕别人趁机做什么事情,且喜没有经验,会很棘手。可是,还是出了岔子。

  "啊!这是什么!"且喜目瞪口呆。

  "你收的花泥。重量差那么多,你怎么一点儿也没觉得?"

  "我,我当时拎着饭盒,花泥放在饭盒上面,没,没觉得。"且喜知道自己疏忽了,也闯大祸了。

  "怎么办?"

  赵苇杭叹气,"能怎么办,交公,明天交上去。"

  "我需要去说明一下吗?会不会有事?"

  "什么时候的事?"

  "昨天中午。"

  "时间上看,还来得及。别担心,我明天一早就交上去。是谁,我也大概心里有数。"看且喜被吓坏了的样子,赵苇杭一句重话也说不出。他知道她是无心的,何况,这些事,还不是自己、自己家招来的,她至多是防范意识不强,实在不能怪她。

  忽然,家里电话响,赵苇杭接起来,"爸,……嗯,……什么!……嗯,我明白了。爸,我这里有点儿事情。"他说了这句,就进书房讲电话,完全避开且喜。

  且喜看他的脸色,总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她跟过去,听他和公公说什么。

  "东西怎么办?"

  "我明白。现在只能如此,我们已经被动。"

  且喜蹲在地上,面如土色。审判来得如此之快,只不过宣判的不是赵苇杭,而是生活,是实实在在的教训。现在怎么办?

  赵苇杭走出来,他的头上还包着纱布。拎起桌子上的东西,就要出去。

  "你在家里等我,我一会儿就回来。"

  且喜拦住他,"我和你一起去,只有我见过那个人,只有我能说清楚。"

  赵苇杭站定,即使现在这么危急的时刻,他看上去也气定神闲,毫不慌乱。"我不希望你卷进来,我去就好。"

  "事实上我不可能撇清,我是当事人,不是吗?!"

  赵苇杭亲了她的脸一下,"你至多算是经手人,乖,你在家等我,这些调查,你不要参与。"

  "可是你为什么非得现在就去啊!你头上的伤还没好,你得休息。"

  赵苇杭用手探了下伤口,"好很多了,没事,不用担心。"他考虑了一下,还是得和且喜透露个大概,毕竟他这一去,不知道得多长时间能回来。

  "现在,有人告到纪检委,说爸爸趁我生病之机大肆敛财。"赵苇杭也知道,这次的事情明摆着就是要陷害,父亲那边已经防范了很久,却还是在且喜这里被人家寻到缺口。敌暗我明,博弈的胜负,现在还很难说。父亲胜在基础好,口碑好。但他的刚正不阿,也早得罪了很多人,此时,就看墙倒了众人是推还是扶。是非黑白,有的时候,也端看形势需要。赵苇杭觉得,以手上这些东西的分量,可以看出,他们也只不过是想把父亲拉下马,还不至于置他于死地,所以,还不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就是抓住了这个把柄?"且喜指着赵苇杭手中的东西。

  "不完全是,这只是个导火线罢了。爸爸在这里,也是牵一发动全身。你放心,不会有事的。"

  赵苇杭说完,就匆匆出门了,毕竟现在时间就等同于时机,他们如果被动还失了先机,就一点儿胜算也没有了。

  且喜一个人在家里,努力地回想给她花篮的那个人的脸,却越想越模糊,想到最后,连面对面能否辨认出来,她自己都不确定了。

  她知道,现在,她不能做任何事情,说任何话,多说多错,多做多错。人家既然已经从她这里下手了,就难保没有第二次。她决定,待在家里,一直等到赵苇杭回来,即使再煎熬,也要一个人受着。

  可是,从那时开始,家里就死一般的沉寂,连且喜的手机,都不曾响过。学校那边知道她先生出了车祸,所以,也没找她。她每天吃一顿饭,多数是在冰箱里面找点儿东西对付一口。其余的时间,就是看书,她发觉,没有什么比阅读更好的方法,能够让人忘我。

  且喜这样过了一周,没有任何来自赵苇杭,来自婆家的消息。她也试图联络婆婆,但家里的电话是保姆接的,说他们都不在家,已经几天没回来了,手机都关机。她的承受能力已经到了极限,她必须知道发生了什么,到什么程度,她能够做点什么。

  她翻着自己的通讯录,终于锁定一个人——乔维岳。

  果然,电话通了。

  "乔维岳?我是顾且喜。"

  "嗯,稍等。"他身边好像很多人,声音十分嘈杂。过了一会儿,好像那边只有他一个人了,他的声音才又传出来,"有事?"

  "赵苇杭已经几天没回来了,你知道他在哪儿吗?"

  "这件事我知道,你不用担心,我这边也在想办法。"其实,乔维岳真正的无计可施。他家里的背景,其实很复杂。他父亲这边,世代经商,财力雄厚。母亲这边,解放前就弃笔从戎,他的外曾祖父,在抗日战争期间牺牲了。家里有个大舅舅,是在朝鲜战场上牺牲的。他们的地位,应该来说,是不可撼动的,同时,与政界的关系又十分微妙。

  现在,赵家的事情,他知道,如果没有舅舅他们的支持,不该有人敢轻举妄动。两家虽然曾经交好,但此刻恐怕是破裂了。赵苇杭被隔离审查开始,他就已经在四处找关系,但目前看,凭他的能力,恐怕只能是打探出事情进展,左右不了局势。他不可能眼看着赵家遇难,别说是被人陷害,单是冲着赵苇杭曾经在河里救过他,冲着这过命的交情,他就不能不殚精竭虑地想办法让他们脱困。

  乔维岳也找过他父亲,但他只是说,不是性命攸关,老赵挡了别人的路,他就应该顺势下来,这样对谁都好。他还说,政治家,不只是需要一身正气,更重要的是谋略与眼光,老赵该退了,他的老一套作风,已经不适应现在的发展,否则会连累赵苇杭。

  乔维岳知道父亲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可是,目前的状况,要是谈,就会牵连出来很多事情。可赵家就这么扛着,并不是办法。只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才是明智之举。

  "没人找你谈话吗?"乔维岳问她。

  "没有,我在家里,一直没人找过我。不过,赵苇杭说,我本来就什么都不知道。其实,事情是因我而起的。"这些天,都没有说几句话,且喜要把一句话反复想个几次,才说出来,总担心词不达意。

  "你在家里等我,我马上过来,我们见面谈。"乔维岳感觉,且喜或许就是化解问题的切入口。

  乔维岳赶过来,只是几句话,就弄清楚事情的始末。

  且喜看着他越来越亮的眼睛,"你有办法么,有办法让他们回来吗?赵苇杭的伤还没好呢!"

  "不用着急,他们只是被找去谈话,这是很正常的,也属于例行公事范畴。他的身体没问题,在那边更利于他休息。只是索贿的事情出得不是时候,有点儿节外生枝,他也说不清楚。"

  "我去说吧,这件事情本来就和赵苇杭,和公公婆婆没有关系。"且喜表态。

  "你现在出面的话,已经有点儿迟了。会让别人以为,你是故意把事情揽过去,替他们开脱。"

  "事实如此。"虽然且喜明白,赵苇杭是不希望她出面,但他们是一家人,怎样都脱不了干系。与其让她拖累他们,还不如尊重事实,丢卒保车。

  "别太天真,我们慢慢来。"乔维岳心里已经想好了个大概,但具体操作,还需要且喜配合。

  乔维岳的方法,说来也没什么难的。他只是要且喜出面,把接受东西这件事情认下来,但谁送来的,要略去不提,只是说放在自己家门口,回家的时候,就顺手拿进屋了。这一点儿很重要,乔维岳是担心对方留有后手,万一出面的那个男子同赵苇杭负责的事情有任何联系,只要对方拍有照片,一旦这边要揪到底,人家也来个鱼死网破,谁也别想善了。还不如一开始就放弃被陷害这个由头,还是那个原则,化解。

  所以,第一步,就是要讲清楚,赵苇杭及其父母对这件事并不知情。这样性质就变了,相对来说,要容易很多。

  第二步,就是要进一步讲明,且喜自己也不清楚财物的来源,更没有凭着身份牟取什么非法利益的交易存在。这一步,乔维岳是能够暗中帮忙的,但毕竟所有这些,都是要且喜自己面对,不可能每句话都要交代给她。

  本来,这也和事实相去不远,所以,且喜即使面对反复的盘问,也没有任何破绽可寻。不明来历的财物上缴,且喜也就回家了,容易得让她觉得不可思议。

  "既然这么简单,赵苇杭为什么不让我出面?"且喜不解,问乔维岳。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一直等在检察院外面。一见面,他就告诉且喜,赵苇杭他们已经回家了。

  "台面上的东西是简单了,后面有多少权衡,多少妥协,你怎么会知道。"乔维岳到现在都不确定,自己出的是不是馊主意,反正赵苇杭是不感激,之前见面,连话都不肯和他多讲。也是,现在,顾且喜就是后患,随时可以被拿出来,授人以柄。只要她一天同赵家有联系,他们就要防着后面的冷箭。

  赵苇杭的意思,乔维岳也不是不懂,可现在是挺不过去了,不是吗?等了那么多天,都没人出面破这个局,除了自救,再没办法可寻。

  "乔维岳,这件事,会对赵苇杭,对我公公婆婆有什么影响?"尽管他们一再说,错不在她,可她知道,不是她,这个炸弹不会轻易被引爆。赵苇杭明明很郑重地嘱咐过自己,可是,在他住院的时候,自己就是麻痹大意了。现在,且喜不只是自责,而是悔恨,自己没做好他的妻子,糊里糊涂的,总是拖他的后腿。她决定承担这一切的时候,甚至都做好了坐牢的准备,自己的过错,要自己担下来。

  乔维岳一边开车,一边斟酌怎么来说这个话,"影响是若隐若现的,但一定是负面的。"本就是件说不清、道不明的无头公案,这个圈子有多大,这件事有多敏感,他即使不说,且喜也该明白。

  "我知道了。"且喜点点头。

  车停在赵家门外,乔维岳看着她,"别冲动,赵苇杭很在乎你。"

  "这样的结果,不是正合你意吗,吴荻有机会成为名正言顺的你的朋友妻了。"提及感情,且喜不由得变得尖刻起来,她这几日的担惊受怕,都对着他发作出来了。话说出口,她也有点儿不好意思,"乔维岳,这次的事情,换作是吴荻,一定不会犯这么愚蠢的错误吧。"

  乔维岳笑笑,"是那些人做坏事,别拿这个惩罚你自己。你和吴荻不同,对付你们的手段不同罢了,结果可能都一样。"

  "你安慰我。"

  "我虽不是出家人,但我不打诳语。"

  "不管怎么样,我心里好受多了。谢谢你为我们家做的这些事,如果以后有什么是我能做的,你尽量使唤我,别和我客气!"且喜下车,站在路边,真有天上只一日,人间已千年,恍若隔世之感。

  婆婆家只是客厅里面亮着灯,且喜进去之前,真是有点儿忐忑。

  屋子里面的三个人,都坐在沙发上,赵克阳和赵苇杭在抽烟,谁也不说话。

  "爸,妈,苇杭,我回来了。"且喜出声。

  公公好像一下子老了几岁,样子很憔悴。"且喜,你过来坐下。"

  赵苇杭忽然开口:"爸,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不同意。"

  赵克阳突然拍桌子,"老子就不信说不服你了!"且喜吓了一跳,她听别人说,公公是个火暴脾气,可真没见过他发火。

  "苇杭,现在你爸爸都愿意退下来了,你还要他怎样?他说什么,做什么,还不都是为了你!"曲玟芳的语气略显责备。

  "爸,妈,有什么话,你们就说吧,这次的事情,的确是我不对。"且喜忙开口,她有心理准备。

  "我们刚才商量的结果,是想送你出去待一段时间,等这件事情的风头过去,你再回来。"曲玟芳开口。

  "那是多长时间?我的工作呢,怎么办?"

  "我和她一起走。"赵苇杭又开口。

  "你不能走。"

  "我为什么不能走?别再拿什么理想啊,事业啊当借口,那是你的理想,那是你的抱负,你的事业,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这个没出息的小子!"赵克阳站起来大喝,又忽然按住胸口坐了下去。

  曲玟芳马上指挥他们把公公放倒在沙发上,又拿出药给他含着,然后打电话叫救护车。

  "赵苇杭,你自己看着办吧,"赵克阳被送进去抢救,曲玟芳疲惫地回头对赵苇杭说,"当初,为了你和吴荻的事情,你气了我几年。现在,为了且喜的事情,你又要和你爸爸闹翻吗?父母在你的心里,就那么可有可无?"她这次是真的伤心了,所以才会对一直那么护着的儿子说重话。

  曲玟芳像是陷入了沉思,"你爸爸的确有些固执,很多想法、做法,都和别人相左,听不进不同的声音,已经有点儿专断的倾向。有几个多少年的老朋友都被他得罪了,这次,多少有点儿世态炎凉的感觉,他自己心情也很不好。所以,我也希望他就此退下来,我们两个颐养天年,但前提是这个人还在,一切要以他的身体为重。"

  "妈,我会和赵苇杭离婚。"且喜轻声但是坚定地说。

  从出事到现在,她没有流一滴眼泪。既不是伤心、悲情的时候,又不是哭能解决得了的问题,她只恨自己无知幼稚,觉得自己的心,都在慢慢干涸,随着莫名的恐惧的流失,慢慢干涸。

  她不是不知道,公公婆婆的苦心,她可以到父母那里待一阵儿,甚至读个学位。只要这件事情,不再有人推波助澜,她自然可以很快回来,目前来看,这已经是最好的处理方法。但是,且不说她的英文有多烂,到那么陌生的环境中,她能做什么。她终归是要回来的,经过了这次的事件,她认清自己,不过是个扶不起的阿斗,继续待在这个位置上,还会闯更大的祸。

  如今,家里人接二连三地出事,公公无事便罢,要是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她再有决心,只怕也是悔之晚矣。所以,看着公公被推进去,她心里模糊的那个决定渐渐清晰起来,这里不适合自己,趁现在还来得及,还是尽早离开他,拖延下去只会误人误己。

  曲玟芳看了看他们,"你们的事情,自己拿主意。"说完,就走到一旁,坐下来,闭目静静等待。

  且喜望向赵苇杭,他只盯着手术室的门,"回家再说!"

  且喜也知道,自己是个差劲的人,闯祸了,不想着怎么改进,就想着要逃跑。可是,赵家不是她的训练场,赵苇杭也不是她的陪练,不可能每次都能有惊无险。她承认,她自私,她不敢再以身犯险。未来像是无底的空洞一样,里面虽有个声音诱惑她进入,却让她望而生畏。

  赵克阳是突发心肌梗死,但因为处理得当,加上他的身体素质还不错,做了个搭桥手术,很快就推出来了,手术很成功,但还是先要在ICU监护二十四小时。曲玟芳在医院开了一个病房,打算住在这里,根本不理会赵苇杭他们两个。且喜觉得,在这个时候,只有离开才是给她最大的安慰。她转身自己先走出来,站在走廊等赵苇杭。过了一会儿,赵苇杭走过来,脸上都是灰败。

  他们沉默地回到家,又沉默地吃饭,洗澡,睡觉,因为这些,都太必需了,他们需要积攒精神,需要储备力量,之后的每天,都可能会更辛苦一些。

  夜里,且喜仿佛听到耳边有压抑的哭声。她在黑暗中伸出手臂,抱住赵苇杭,他的头埋在她的胸前,他的泪水,流到她的心窝里面,那么滚烫,烫得她的心,像是要被烧出个大洞一样。直到他渐渐平复下来,她都没有说话,只是屏住呼吸,在他的背上轻拍。

  过了很久,赵苇杭推开了她,"我的确高估了自己,我照顾不了你,起码现在,照顾不了你,对不起。"

  "别这么说,"且喜试探着伸出手,轻握住他的,"你已经照顾了我三年。是我该说对不起,不是我,爸爸也不会……"

  "不是你的原因,"赵苇杭实在说不下去,他觉得,自己每一次所做的靠近自己所想的努力,总是会以失败告终。他的问题,是太过顾忌,越是在意,越是投鼠忌器。结果,既没顾得了此,又失了彼,这样愚蠢,真不该是他做的事情。

  "赵苇杭,我们好聚好散吧!"且喜咬咬牙开口。

  "没有重聚的分离,永远算不上好散。"赵苇杭探出手去,把烟拿过来点上。刚刚的小睡,虽然有点儿狼狈地哭着醒来,但却已经很好地补充了他的体力,让他能够思考。

  且喜挪了挪自己的身体,靠在赵苇杭身上。"对不起。"的确,如果想着重聚,现在是会好受很多。可是,君问归期未有期,与其缥缈地希望着,还不如权当没这个念想。

  赵苇杭想说,我们再等等吧,可是,这么软弱的话,他怎么也说不出口。即使再爱,在父母的生死与自己的幸福之间抉择,还是要选择前者。怎么去说服一个需要特护,躺在监控中心的病人,怎么去说服一个一心只为你考虑的父亲,他一样没有把握开得了口。所以他选择不开口,所以他选择,做一名真正的懦夫,让他们去选择,让他们去适得其所。

  "赵苇杭,明天我们去办手续吧。"没想到,最后还是要自己开口,真的是有始有终。

  且喜的手指,围绕在赵苇杭额头的伤处来回轻抚,"真不知道你的伤口愈合得怎么样了,是不是很丑?"

  "拆线的时候,我看了一下,似乎还可以。"

  "赵苇杭。"且喜低低地叫着他的名字。

  "说。"

  "送走了我这个霉神,你和爸爸都要好起来啊!"且喜感叹。忽然,她坐起来,"赵苇杭,你抱抱我吧,最后抱抱我。"任性的开始,荒谬的结束,且喜并不敢去细想自己和赵苇杭之间的种种,但是,此时此刻,她特别贪恋那种两个人靠在一起的甜腻。

  赵苇杭拉过她,紧紧地抱住她,脸一侧,狠狠地咬在了他经常会轻吻的她的肩头。且喜轻呼一声,也咬住了他的耳垂。疼痛是最好的纪念。两个认真如斯的人,是不该恋爱的,因为爱情对他们来说,没有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