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爱上小男生凉儿绝望的挑战者大薮春彦魔鬼律师子澄动物庄园乔治·奥威尔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青春 > 白昼的星光 > 第二十一章 终是离散

  离婚手续办得非常顺利,方便快捷,在这里可以有很深切的体会。没有人愿意再说什么,对比结婚,单看这个氛围,似乎更庄重一些。也会有人流泪,会有人反悔,但更多的人,都是麻木,包罗给他们盖章的大姐,都有种麻木的冷漠。

  且喜出来后,很快伸手招来一辆车,她无处可去,也谁都不想遇见,只能去那个阁楼了吧,秦闵予说的退路,奶奶和他留给她的退路。她一次都没有回头,没有回头看始终站在那里的赵苇杭,虽然没有看他,但她就是知道,他始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个暑假对且喜来说,似乎漫长得没有尽头。她每天都在挂历上涂黑终于过去的一天,可还是觉得剩下的时间充裕得让人无聊地想就此长眠不醒。

  待在阁楼里面,白天热得干不了什么,也吃不下去东西,只能大杯大杯地喝水。这期间,她只见过丁止夙。曾经许诺,要在这个假期一起出去玩,她联络止夙,只是告诉她,不能和她去了。她现在是虚弱的亢奋,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倒下来。

  丁止夙非要过来,看了她一眼就说:“厌食症,顾且喜,你要治疗。”

  “没那么严重,只是天热,吃不下多少。”

  “那你说说,你上顿吃的什么?”丁止夙的语气,就像是闲聊。离婚的事情,且喜很早就说了,但只是为了交代她的行踪,要她别担心。具体的内情,且喜不说,她就不问。

  “粥吧,锅里还有,你吃吗?”

  丁止夙走过去,端起锅,就哭了,里面的粥,都已经有了味道,她反倒希望且喜没吃过。她什么都没说,只是把锅里面的东西倒掉,淘米,熬粥,哪怕她只是喝点儿米汤,也是好的。

  “给,喝点儿。”粥里面加了面碱,所以没用上多长时间,粥就熬好了。

  且喜喝了一口,就放下了,还止不住地有点干呕。

  “再试试,不想喝也得喝点儿。”丁止夙好言相劝。她是来得太晚了点儿,不是她不关心,她是想让且喜能一个人静静,毕竟,她需要时间,去愈合伤口。

  “恩,放着吧,凉一些我再吃,太烫了。”且喜把碗放下,可直到丁止夙离开,都没再端起来。

  “你想一直这样下去?在这房子里饿死,然后变一个幽怨的女鬼?”丁止夙也不强迫她,只是找着话逗她多说些话,看不得她死气沉沉的样子。

  “没事,我就放松几天,少吃几顿,饿不死人。等上班就好了,忙起来,吃得自然就多了。”

  可是,开学不久,工作变动就彻底颠覆了她用工作填补生活的幻想。她被任命为分团委书记,调过去管学生工作,叶婀娜负责原来她的那摊事务。对于且喜来说,这是升职了,属于科级待遇,但是她并不高兴。分团委工作除了主要和学生打交道之外,还要负责部分外联工作,同各院系都要接触和沟通。这个对于且喜来说,才是最难的。

  可是,对于她的新工作安排,且喜还没来得及表示什么,倒是叶婀娜表现出来特别不高兴。在她看来,既然最初决定的由她负责分团委的事务,就应该让她做这个书记,她的学历完全可以冲抵且喜的资力。她不高兴,工作的时候,就难免对且喜耍态度,其他同事都当她是小孩子,让着她,且喜也不好说什么。

  有一次,且喜过来学生上学期的成绩单,学生评优需要。可是叶婀娜硬是说且喜之前没有交给她,很多资料、档案都是不全的。她把责任推诿给且喜,且喜也是有苦说不出。且喜这才知道,原来这些资料,自己是有必要备份的,遇到了这种摆明了不合作的,有理和她也讲不明白。

  叶婀娜指着电脑和且喜说:“正好你过来,要不我还不知道怎么和你说呢,很多东西都找不到,你让我怎么办?”

  “都缺什么?”且喜虽然生气,但也耐这着性子,不愿意发作,她觉得自己有点儿受虐的倾向了,逆来顺受,心里反而舒服点儿。

  “你自己看吧,”叶婀娜站起来,“我刚接手,具体缺什么少什么,我怎么会知道。”说完,竟然自己收拾东西,先回家了,简直嚣张得无以伦比。

  且喜认命地坐下来,查看电脑里的东西。她的电脑一直都是干干净净,很有条理的,所有文件按时间和类别分类管理,如果叶婀娜没做过什么大动作,那就不会找不到。

  且喜打开D盘,就觉得脑袋嗡的一下,敢情这个叶婀娜,不知道怎么,把D盘给格式化了,现在里面,才真是干净。打开其他盘,也完全如此。且喜就是再借几双手,也不可能把这些数据重新弄好,输入进去。

  她坐在那里,很长时间,都不知道该先做点什么好。现在,她能理解叶婀娜迅速早退的原因了,估计也是没经过什么事情,吓的。没时间责备她的冒失,当下,怎么补救是关键。

  且喜知道,硬盘的数据是能够恢复的,但至于怎么恢复,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就不是很清楚了。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计算机系的老师也未必能找到了。

  “顾且喜,走了,捎你一段。”黄艾黎的声音在走廊里面回荡。她和那位高工已经开始布置新居了,巧得很,和且喜在同一小区。自从在那边偶遇了一次,得知且喜离婚了,一个人住,她只要有机会,就一定会送且喜回家。他们已经买了车,现在是黄艾黎常开着。

  且喜走出去,“我还得弄点儿东西,你先过去吧。”

  “我等你。”

  “你先走吧,我还要找人呢。”且喜实在是当够了他们的电灯泡。这次,黄艾黎恋爱的主题是纯情,两个人拉拉手就是极限了,还会经常说,别这样,多不好意思。把且喜弄得,恨不得替她钻地缝里去。

  且喜拿去电话,拨了秦闵予的号码,不再理黄艾黎。她不是不明白她们想多陪她的心情,可是,白天是黄艾黎,晚上只要丁止夙休息,就会造访,这么紧迫的看人,也实在是难以消受。他们两个如今也很熟悉了,相间恨晚似的,彼此结成统一战线,枪口统一对她。

  “喂,秦闵予吗?我是顾且喜。”黄艾黎看她似乎真的有事,一个人拎着小包,冲且喜挥挥手,走了。

  “是我,有事?”他们可真是几个月没联系了,他的声音遥远而陌生,也不奇怪。

  “我这儿有台电脑,被格式化了,但里面的数据非常重要,我想问问你有没有办法恢复。”电话都打了,且喜也就开口求人了。

  “这个恐怕得找专业公司。”秦闵予那边回答道。

  “哦”他拒绝得那么生硬,且喜也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了。

  过了一会儿,秦闵予那边才说:“还有别的事吗?我这边有点儿事,过会儿打给你。”停了一下,他又说:“电脑放在那里,先不要动。”

  “哦。”且喜挂段电话,揣摩不透他什么意思,估计他是不放心她自己动电脑吧。

  且喜锁上办公室的门,走回团分委,她得上网查一下本市能够修复数据的电脑公司,最迟明天,怎么也得把这个解决了。还有曾经提交到学校的一些文件,或许还能够找回来,总之,今天是有得忙了。经历过无助的人,才会知道,有人肯伸把手,是多么让人感激的事情。且喜虽然不求叶婀娜能感激她,但她的确很想能够帮到她。

  且喜把自己发件箱里面的附件全部下到电脑里面。三年下来,积攒了真是不少。大概分类整理了一下,主要部分应该是都在这里,即使电脑不能够修复,问题也该不会很大。那些成绩单,毕竟都是有底可查,虽然会费事一些,但也不是无法补救。

  有点累了,且喜晃动着脖子,开始浏览网页,能提供修复硬盘、恢复数据的,还真不少。她一个一个地翻看,有的网页里面还留了无休热线,真是急人所急。

  活动从颈部扩展到腰背部,她站起来,选定了一个看起来特别专业的,打算打一个先咨询一下。拿起手机,还没等她按键,手机就响了起来,秦闵予来电。

  “喂,是我。”

  “在哪儿呢?”

  “学校。”

  “我这就过去。”

  且喜拿着手机,下楼接他,总不能让他挨个办公室敲门,或者像黄艾黎一样,在走廊里面大喊大叫吧。

  秦闵予的车,没多会儿就到了。他看到且喜,把车停靠在她身边,“上车。”

  且喜指指身后,“电脑还在里面。”

  “电脑过会儿再说,先去吃饭。”

  且喜打开车门,上去坐好。“这么晚你还没吃饭?”

  秦闵予没回答她,“你吃了?”

  “哦,我也没有,忘记了。”

  “想吃什么?”

  “想不出来。”且喜意兴阑珊地摇头。

  秦闵予看看她,“带你去吃热汤面。”

  且喜不由得笑了,的确,这个听着还算有胃口,想到热乎乎的汤,心就热起来。

  秦闵予带她去的是徐记汤面。这家老字号以汤浓面艮著称,多少年二十四小时不关火熬的牛骨汤,也特别滋养。进了店里,闻着那个味道,且喜就觉得胃都揪起来了,连叫的空间都没有,饿得都缩成了一团。

  “两碗牛肉面,大碗的,快点上,谢谢!”没等秦闵予开口,且喜就点好东西,催促服务员快去下单了。

  秦闵予把筷子递给她,“这么饿?”

  “恩。”且喜根本无心说话,手里捏住筷子,眼睛就盯住厨房的方向。

  “点个小菜先吃吧。”

  “不用,吃不了那么多,浪费。”且喜摇头。这里可不是她日常消费的地方,虽然一样的面条,要比外面小吃部贵十倍。上次来,还是止夙连读硕士,她预支了工资给她庆祝。就是那次,也只是要了两碗面条罢了,弄得止夙直说,顾且喜是个大方的小气鬼。

  秦闵予看着且喜的样子,知道这碗面不吃完,她是没有心思想别的了。她有时候表现的小小的贪婪,特别的小女人。曾经,这种贪婪,也被用在他的身上,可惜,那时他还没觉得可贵。

  终于,两碗面条端上来,且喜先喝了口汤,然后才一口接一口的开始吃面。她的头发总是不听话的掉下来,害得她只好一手拦着发丝,一手顾着吃。

  忽然,秦闵宇伸手过来,手里拿着什么东西,把且喜的头发别住了。且喜摸了一下,“是什么?”

  “发夹。”

  “我知道,不是有图案么?”且喜轻轻摸索着,凉凉的触感,估计是镶着水钻的那种。

  “银莲。”秦闵宇回答。

  “哦,”且喜不知道银莲是什么样的花,从来没有人给她送过花,所以她一点研究也没有。她有点奇怪的问:“你身上怎么会有这种女孩子的东西?”

  如果她抬头,她就能看到他脸上的不自然。“买给女朋友的。”

  “喔,咳咳!”且喜强了一下,“或者你也认识,叶婀娜。我们才开始。”其实是今天才见面,当时也是知道她父亲是经济开发区区长,秦闵宇才决定去的。多个朋友多条路,这点,他始终坚信。

  得知叶婀娜和且喜是同事,是见面后的事情了。当时秦闵宇只能叹,这个世界太小。

  且喜庆幸自己吞下了最后一口面,不会为这个消息辜负了美食,她喝着汤,消化着这个消息。不得不承认,即使是确定自己爱着的是赵苇杭,但是,听到秦闵予的选择,她还是觉得很受了下刺激。看来,人和人,男人和女人,看人的标准真是千差万别,且喜克制着,别说出什么醋意纷飞的话来。

  “那正好,电脑的事情,就更得交给你了,这是你得分内事。”且喜泰然自若似的拿过餐巾纸擦擦嘴,心理还是有点难以置信,秦闵予原来喜欢的,是那种类型。本就勉力维持的朋友关系,在遭遇他那个女朋友之后,是注定要触礁了。

  “怎么说?”秦闵予问。

  “是我原来的电脑,但是被你女朋友格式化了。”

  秦闵予几不可见的皱了下眉,“原来,你是为了做雷锋,饭也不吃,家也不回啊!”

  “有点多余哈!”且喜自嘲的笑笑,“那电脑的事情就拜托给你了,明早能送回来么?”

  “争取吧!”秦闵予也不废话,“先去取主机,然后我送你回家。”本来我硬盘拆下来就行,但还不如搬下来省时间,秦闵予也不想再费事。

  “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就回去了。”

  “打车?”

  且喜说出口,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学校离原来的家那么近,根本不需要打车。她和赵苇杭离婚的事情,目前身边的人,只有黄艾黎和丁止夙知道。她也不是刻意隐瞒,可是,低调一点,对大家都有好处。她现在恨不得会隐身,永远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断不会大肆张扬。

  “我搬去岭东路的房子了。”且喜说完,就匆匆的上车,她怕秦闵予再问,他问的话,她获取会哭的,因为他问的话,她就会心酸。

  秦闵予也上来,坐在驾驶座上。“他欺负你?”

  “不是,”且喜已然有点呜咽,“是我的错。”

  “你的错!”秦闵予突然把车内后视镜转向且喜,“看看你现在的鬼样子,你想分开,还会是现在的样子么!”

  且喜看看镜子里面的自己,多久没好好照过镜子了。这个顾且喜没有原来丰腴的圆脸,倒显得眼睛大了一点。面色苍白,唇也一样的白,是有点像女鬼的感觉。且喜冲着自己笑了一下,“我觉得我比以前好看了呢,一瘦解千愁啊!”

  秦闵予发动汽车,朝岭东路开去。

  “不去学校了?”虽然知道,还是不开口为妙,可是且喜就是管不住自己。她不得不提醒他,那个一无所有的电脑还摆在那里,等着人来拯救。

  秦闵予忽然停车,自己摔上门就下车了。且喜坐在车里等了半天,也不见他上来。

  她犹犹豫豫的打开车门,想下去问他到底还走不走,车门就从外面被大力拉开。事出突然,她还没来得及松手,自己也被带了下去,直直的向外跌去。秦闵予站在车门口,捞到了她的腰。结果且喜手抓着车门把手,脚还搭在车上,整个人都掉在秦闵予的怀里。

  “特技表演?”绕是秦闵予再沉重的心情,也被她给搅散了。

  “快抱我上去或者下来啊!”且喜自己用不上力气,只好恼怒的冲秦闵予喊道。

  “那你是想上去还是想下来呢?”秦闵予问她。

  且喜正在抉择哪个比较可行的时候,秦闵予又说:“你终于知道,不上不下是什么滋味了吧。”

  他抱着且喜,把他放在引擎盖上,看着她抓住他的手挣扎的做起来的样子,忽然觉得有什么在鼻子里面酸酸的。明明还是那个总是显得有点笨拙,但并不气馁的顾且喜,明明还是那个样子,并不出奇,课为什么他的心,见到她,就会高高的悬起,飘荡在半空,吊在那里。

  秦闵予的手,撑在且喜的两边,对住她的眼睛,但想要说的话,却忘记了。他伸手,小心翼翼的抱住且喜,慢慢的收紧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