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恶魔的彩球歌横沟正史非爱勿婚艾蜜莉一霎风雨我爱过你晴空蓝兮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不配的恋人 > 第一章

  一切,都是从一个糟糕至极的「相亲」开始的。

  林夕海,二十六岁,H市B&P电子公司的销售部经理。

  B&P,全球五百强,知名品牌之一,以生产照明系统、彩色显像管、激光电子产品而著称。

  H市是B&P设在亚洲的最大战略发展中心,员工数以万计,人才济济,薪资优渥。一旦表现抢眼,马上就有派遣国外任职或提升的机会,在像这样管理严谨、发展潜力巨大的跨国公司上班,不咎是份令人羡慕的工作。

  作为B&P最年轻的部门主管之一,林夕海从小就头脑聪颖、触类旁通,只需花别人三分之一的努力,就能得到比别人多三倍的累累硕果。

  全国联考时,林夕海以高分被录取到全国知名大学,混吃混喝混了四年,不花一丝力气,就被学校保研继续深造。

  以硕士头衔和优秀成绩毕业后,第一天找工作,就得到四次面试机会,而且一周后拿到所有公司的OFFER,权衡利弊,林夕海选了其中规模最大、薪资福利润优渥,发展潜力晕大的B&P。

  做了才三个月,他的销售业绩就是部门第一,半年得到公司嘉奖,一年后升为主管,一年半后提升经理。

  从小到大,一帆风顺。

  幸运女神似乎一直都闪闪照耀着他的头顶,然而,真的只是幸运吗?

  这世上,的精确有天才和庸才之分,林夕海经常得意洋洋地这样想,就像自己生下来就聪颖过人、高人一等,这就是他的实力,所以,这一切都是他应得的!

  他并不相信命运,他只相信自己的实力,相信自己是量好的,并且,他也值得最好的。

  因为这世上像他这样的珍贵物种已经不多了,有头脑、有眼光、能力卓越,年轻有为,更重要的是——俊美非凡!

  没错。

  有时当林夕海对镜自揽,都会看个半天……

  瞧瞧那张额角饱满、鼻梁挺直,唇线性感、五官俊美如雕塑般的脸,瞧瞧那双如黑曜石般熠熠生辉,让人一看就如坠深潭的眼眸,瞧瞧他那修长挺拔、如玉树临风的身材,再瞧瞧他身上光滑细腻、健康又不失白质的肌肤……

  天哪,他简直就是造物主的杰作、是这世上绝无仅有的濒临灭绝的珍稀生物、是这惨淡无光的人世间唯一遗留的火种,是所有衰男楣女眼中惊艳不已的神仙天人!

  好吧,林夕海承认自己有时是「芙蓉哥哥」了一点,但这世上,像他这么品性端正英俊挺拔事业有为的美男子已经不多了,真的不多了……然而为什么,追求他的男人一个个都歪瓜裂枣、獐头鼠目,不是远远看去像刑满释放犯,就是近观像变态杀人犯呢?

  为什么,他放眼所望,不要说好男人了,就连长得像模象样的正常男人,都像沙子里拣黄金一样,如此罕有呢?

  他简直想仰天长啸,欲哭无浪,天哪,你这是在惩罚我是一个GAY,所以才让我的周围都是一堆看不入眼毫无品味聊天时会挖鼻孔喝汤时就像牛一样呼呼作响的衰男吗?!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在自己独对海景的豪华公寓,林夕海凝视即将融入海底的凄美夕阳,难过得差点飘出浪来。

  「那是因为小海你啊,实在太挑了啦。」

  林夕海顿时像火烧了屁股一样跳起来,瞪着堂而皇之坐在他家的沙发上、喝着他的橙汁、还说着事不关已的风凉话的时髦女子,「戴安妮,我才没有这磨挑剔好不好。」

  一个GAY,往往都有一、二个知心的女性好友。

  都忘了是在哪里相结戴安妮的,似乎在一个朋友的聚会上,当时他就对这个性格活泼豪爽的女子印象深刻,她在性取向方面见解独到,对同性恋毫无偏见、落落大方。

  戴安妮是时尚杂志编辑,收入颇丰,打扮入时,既有独到的细腻,又没有—般女孩子的粗线条和毒言辣语。

  两人一起出去玩了几次后,更确定彼此臭味相投,狐朋狗友,此后交往愈来愈深,到现在几乎成了「铁杆哥儿们」。

  「你还不挑?都二十六岁了,连本垒都还没有上过的老GAY,居然还说自己不挑?」

  向来『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戴安妮哼了一声,带着一脸让人想扁的鄙视,看着林夕海。

  「小海,你这追求完美的贞洁主义还真是没药救了。」

  本垒!

  老GAY!

  这两个虽然毒辣却一针见血的词,一箭正中林夕海胸口,害他一口气没喘上来,差点憋死过去。

  「我我我……」

  林夕海激动得结巴起来,「我谈恋爱喜欢慎重,慎重!不行吗?」

  「是啊,慎重到了二十六岁还是个处男。」

  戴安妮掏了掏耳朵。

  处男!

  这个词在林夕海原本就伤累累的胸口,又重重捅上一刀。

  没错,他是处男。

  他居然还是处男!

  像他这样一个俊美非凡天上绝无地下仅有宇宙无双的霹雳超级大帅哥,有钱有事业有房还有车,金卡银卡信用卡应有尽有,居然、到现在、还是、处男!

  真是山呼海啸,天崩地裂!

  因为事实实在太难以接受,所以林夕海就一直选择忽略它,但如果实在忽略不过去,他就死抓自己的理论不放。

  现在人人都推崇「速禽爱情」,见不到几次面就迫不及待上床,用身体彼此「了解」。

  尤其是GAY,这年头,谁不是419,谁不是在聊天室里猴急地寻找春风一度的对象,谁不是进了酒吧就勾搭一个直奔旅馆……洁身自爱,这个词更像是山顶洞人时期的童话……

  了解?

  心灵沟通?

  细水长流的爱情?

  可以共度—生、相拥到天啊的对象?

  啊啊,听上去真美好,令人悠然神往,但现在谁还会浪费时间寻找些东西?

  因为它根本是不现实的,虚无缥缈的东西,偶尔拿它来做做梦是可以,但填饱肚子是不行的。

  人生苦短,又何必自找罪受。

  这些林夕海都报清楚,但清楚归清楚,要他和别人「同流合污」,却万万做不到。

  虽然他表面上看上去像个惯于玩乐的对象,但内心,却是个非常纯情的贞洁主义者。

  因为太过贞洁,太过追求完美,所以对未来另一半的要求便也格外苛刻。

  就算不找什么白马王子,但至少,也要和他门当户对、并驾齐驱的男人吧,偌大一个H市,他就不相信,找一个能匹配他的男人就这么困难!

  「好啦,小海,别顶着一张臭脸。好男人不会从天下掉下来,窝在家里是找不到什么好男人的,走,跟我「相亲」去。」

  戴安妮笑嘻嘻地扑过来,挽住他的手臂就往外拉。

  「你什么时候又设计了我去相亲?」

  林夕海警惕地看着她。以前曾误信她的话,跟她出去过几次,结果她介绍的男人没一个长得像人,全是冰川世纪遗留的恐龙族。

  戴安妮眼中顿时射出凶光,一掌拍上他的背,「什么嘛,搞得我要害你似的。放心啦,这次是蔚如萍的好朋友。你也认识蔚如萍的,在我所有朋友里,她算是个性最温柔最安静的了,物以类聚,这次她介绍的男人肯定是温柔的居家型好男人。」

  林夕海听了,这才放下心来。

  蔚如萍的确是戴安妮的好友,不过和她犀利毒辣的个性不同,她非常文静温柔,任大学助教,所以若是她的好友,应该会差到哪里去吧。

  林夕海的心里顿时升起了希望的小火花。

  「好,去哪里?」

  「就去我们常去的那家「西苑餐厅」好了。」

  林夕海开始精心挑选起服饰,想给对方留个好印象。

  虽然他对自己这张脸深有信心,但再好的良驹,没有好鞍来配,也会大大失色。

  「穿这个啦,CANALI今秋最新的休闲装,做工考究,而且淡亚麻很适合你白暂的皮肤耶。」

  戴安妮忙着在他身边转来转去,充当军师。

  「配上灰色围巾会有画龙点睛的效果。」

  戴安妮从他满满的衣橱里挑出一条围巾,挂在他脖子上,上下仔细打理了一下,突然打个响指。

  「再配上这件中长的黑色大衣,就更完美了。」

  十五分钟后,镜子面前就出一个衣着简约优雅、气质亮眼、现代感十足的雅痞族男子。

  「怎么样,帅呆了吧。」

  戴安妮眯眯笑道,从精巧的手袋中出一瓶香水,「来,喷一点。」

  香水传来淡淡的优雅味道,它既不太淡然又不会过于嚣张的清香,深得林夕海的喜爱,戴安妮自己也经常用它。

  时尚衣饰方面,戴安妮的确是个中高手,和她逛街更是人生一大乐趣,既能买到好东西,又不会乱花冤枉钱。

  唉,为什么好男人都是GAY?

  看着镜中如白马王子般的林夕海,戴安妮也忍不住发出这种感慨。

  好不容易把他大少爷打扮妥当,戴安妮将手挽进他张开的臂弯中,突然叹了一口气,道:

  「小海,你是我见过最漂亮、却也最任性最龟毛的男孩子,不过我喜欢你的任性和龟毛喔,如果你到四十岁,还是老处男一个的话,我们就结婚吧。」

  「你想死啊!」

  这下轮到林夕海目露凶光了。

  「呵呵,开玩笑的啦,你不会真的生气了吧。」

  戴安妮笑着将他往外拉。

  ※※※

  到了「西苑餐厅」后,两人来到预订好的靠窗角落坐下。

  餐厅十分宽敞,座位排得很开,人并不多,气氛低调而温馨,西餐也相当有水准,是他们常来的餐厅之一。

  「他们怎么还没来?」

  林夕海皱了皱眉,他讨厌约会不准时的人。

  「还差几分钟。」

  戴安妮抬手看了看时间。

  「要是他们迟到的话,这个「亲」也就不用相了。」

  尊时守礼,是一个有品味有格调的人的基本守则,如果第一次见面就迟到,那这个男人肯定好不到哪里去。

  「小海,不要这么龟毛嘛。」

  戴安妮不无头疼地叹气,「你老是这样,一点小事,就马上见光死。就算他迟到几分钟又怎样,说不定人家有事,或出了状况,多一点耐心嘛。」

  「好吧。」

  林夕海按捺下性子。

  突然,戴安妮眼睛一亮,「他们来了!」

  她伸手朝前方挥舞了几下,果然,在侍者带领下,两个人影一前—后,绰绰约约走近。

  林夕海屏住呼吸,满怀期待……

  前面的是蔚如萍,纤纤瘦瘦、一脸很小女人的样子,后面跟着的……似乎个头身高还算可以的男子,并不显眼,肩膀看起来比较宽,五官还看不清晰,但是,他走路的样子似乎有点怪。

  还没等林夕海看明白到底怪在哪里,蔚如萍就笑着走到他们面前,「不好意思,有点堵车,没有迟到吧。」

  她知道林夕海不喜欢别人迟到。

  「正好准时,坐吧。」

  戴安妮笑道,热情地拉开椅子。

  「我来介绍一下。」

  蔚如萍抿唇微笑,把跟在自己后面的男子拉了出来,「这位是小彭,彭亦寒,我的新同事兼好友。这位是戴安妮,杂志编辑,还有林夕海,B&P的销售经理,前途无量喔。」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瞪着对方伸过来的手,林夕海勉强握了握,就忙不迭松开,只觉一盆冷水从头浇下,全身都凉透了。

  又是一个冰川世纪遗留的恐龙族!

  也许说他是恐龙有点苛刻,但他面前,的确是一个五官普通、乏善可陈、衣着土气,毫无现代感、在人海中如沙砾般不起眼的男子,风一吹,就会消失无形。

  首先他的头发就土得掉渣。

  那是什么乱糟糟的发型,有任何形状可言吗?他到底有没有好打理过,明知自己是来「相亲」的,至少也喷点摩丝,弄得象样一点,起码表示一下对别人的尊重吧。

  零分!

  林夕海在心里举起了牌子。

  还有,他穿衣服怎没这么没品?

  西裤配白衬衫?

  那件白衬衫洗了很多次了吧,袖口都有点发黄了,看来十有八九是从地摊买的二十块钱一件的便宜货,他自己的衣服可全是意大利法国名牌,还不时出国采购,一想到要和这个只穿二十块钱衬衫的陌生男人吃饭,林夕海就不禁全身发寒……

  减十分!

  还有,男人长相虽然算不上丑陋,但绝对和英俊无缘。

  他的脸是国字型的,皮肤有些粗糙,眼眸中流露出憨厚温和的味道,眉毛还算浓密,带出几分男人味,神情有着居家型的沉稳。

  一看就知,这个男人根本没见过什么世面,每天都过着单调乏味的生活,从家到工作单位,二点一直线,永远不会越轨偏差,永远都不会发生什么新奇的事,是一只大型无害的生物。

  简言之,这个男人全身上下都透出「无聊」这两个字。

  再减十分!

  再有,男人现在正牢牢地盯着他,嘴巴微张,一副因惊艳而吃惊无比的样子,看来是被他霹雳无敌的美貌和全身散发的优雅气质给煞到。

  对林夕海而言,看到别人惊艳的眼视不是一次二次,平时走到大街上,也会随时收到注目礼,还有不少星探经纪人前来搭讪。

  他并不讨厌别人盯着自己看,甚至还有小小的满足感,可不管怎样,这都是在「相亲」途中,还没开始认识对方,就露出口水直流的猴急相,可见这家伙人品实在不怎样,搞不好,他还是个变态屏蔽词语虐待狂。

  减减减,减到一百分!

  啪,见光即死。

  在林夕海见到彭亦寒的第一眼,就在心里画了一个大大的红叉,判了这个男人的「死刑」。

  没必要再浪费时间了,还是回家看影碟吧。

  三十六计,走为上。

  ※※※

  寒暄的话几句就讲完了,身边戴安妮和蔚如萍两人,已经聊得热火朝天,从服装香水到最近的化妆品,明星情侣的分分合合和工作插中的小趣闻,都说了遍,而他和彭亦寒两人却大眼瞪小眼,看来望去,无话可说。

  林夕海本身是搞销售的,擅于交际,只要他想,怎样的冷场面都可以给它搞到火爆,但面对这个老实得连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的马铃薯恐龙,他哪还提得起半点兴致。

  再加上他本来就相当任性,从小顺风顺水、养尊处优惯了,要不是有戴安妮在一旁坐镇,只怕他会当场拂袖而去,给蔚如萍和彭亦寒两人难堪。

  光是像现在这样大眼瞪小眼,已经说明他卖给对方相当大的面子。

  可恶,这世上长得难看、没气质又沉闷无趣的GAY,都应该蹲在家里当御宅族,不要随便出来污染地球!

  林夕海忿忿地喝了一口红酒,恼怒地切着盘中的乳鸽内,不过恼怒归恼怒,他的动作依然十分忧雅,一举一动,都看得出有良好的修养。

  而坐在他旁边的彭亦寒就差远了,他拿刀又的样子简直不忍卒睹,僵硬的手指,切得乱七八糟的肉片,每次把东西送入嘴里,他都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看得他浑身难受。

  「彭先生是第一次吃西餐吗?」

  林夕海实在按撩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是啊,我都不太习惯。我比较喜欢中餐。」

  彭亦寒憨厚地笑道,眼眸在灯光照耀中,流淌着无害而安静的光芒。

  切,果然。

  林夕海在心里鄙视地笑了一下,牵了牵嘴角。

  突然,彭亦寒手下一滑,「匡」地一声,—把银叉飞了出去,砸到对面蔚如萍的酒杯上,酒杯应声而倒。

  还未喝完的红酒,瞬间染上了洁白的桌布,还有几漓飞溅到了彭亦寒自己的廉价衬衫上。

  戏剧性的一幕让林夕辉瞪大眼睛,这男人的笨拙还真不是盖的。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手滑了,所以才会……」

  顾不上擦试自己的衣服,彭亦寒就连忙站起来,慌慌张张地道歉。

  「我们没事啦,倒是你,亦寒,你的衣服都弄脏了。」

  蔚如萍立即拿过餐巾纸来替他擦着。

  「没事的,回家洗一洗就可以了。」

  彭亦寒讪讪地摸了摸头发。

  洗一洗?

  难道他还想洗完后再拿来穿?

  恶……

  林夕海再度翻了个白眼。

  「我带你去洗手间先擦擦吧,要是等它干了,污渍会很难洗掉。」

  戴安妮热情地伸出援手。

  「谢谢。」

  彭亦寒感激地跟着她,才走了几步,林夕海脸就扭曲了。

  刚才坐着还不觉得什么,他一走,就看出来了,他的右腿似乎不太方更,和左腿有着微妙的平衡差,道致他走路的时候有点瘸,肚子微微向前挺着,十分怪异。

  虽说这个走路姿势并没有奇怪到让人侧目的程度,但明眼人只要仔细一看,就能发现他的腿有问题。

  「他的腿怎么回事?」

  林夕海掉头问蔚如萍。

  「小时候得过小儿麻痹症,差点废掉一条腿,后来多亏他父母一直找人给他按摩,居然奇迹般好了,现在已经能正常走路,只是姿势有点怪而已。

  蔚如萍解释道。

  「只是姿势有点怪?」

  林夕海忍不住叫起来。

  「他这个样子,谁都知道他是个瘸腿啊。」

  话才出口,就收到蔚如萍责备的目光。

  察觉到自己有点过分,林夕海顿时住口,「对不起,如萍,我知道你是好意。刚才来的时候,听安妮说是你给我介绍的朋友,我还抱着很大期待,可是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

  蔚如萍看着他,「没想到她的长相和外表,根本不是你想象中的帅哥猛男?」

  「你也知道,我对外貌的要求很严格。」

  「小海,看人不能只看外貌喔。」

  蔚如萍微倾过身,看着他,「否则,你会错失这—生很重要的东西。我认识彭亦寒根久了,从他开始做研究生时,就认识他。没错,他的外在条件的确不怎么样,但他内心,却是个非常温柔非常朴实的男人,很善良,细心而体贴,总是为别人着想。现在像他这么好的男孩子真的不多了,在下判断之前,你都不去试着去了解他一下吗?」

  「我觉得根本没这个必要!」

  林夕海断然拒绝。

  和这个土包子兼瘸腿在一起?

  怎么可能!

  想一想他就全身发寒,别人会怎么看?朋友们会怎么看?难道他林夕海已经沦落到这种地步了?

  蔚如萍不无失望地叹了一口气,惋惜地看着他,「我知道你一向很注重外表,但没想到,你会注重到这个地步,彭亦寒真的是一个很好的男孩子。」

  「就算他再好千倍,我和他也根本不可能!你看看他的腿……」

  林夕海觉得自己点受伤了,「难道在你眼里,我就只配得上这种男人?」

  「他的腿并不影响日常生活,只是走路时看起来有点怪而已。彭亦寒是我心目中最棒的男人,所以我才会介绍给你。」

  蔚如萍微蹙起秀眉。

  最棒的?

  就这个瘸腿的土包子?

  不是这个世界疯了,就他发疯了。

  就算是自己的好友,忍到现在,也卖足人情了吧,林夕海忍着气站起来,「多谢你的好意,我先走了。」

  才迈出一步,就撞到一个人,抬头一看,正是彭亦寒。林夕海更加没好气,狠狠瞪了他一眼,冷冷道:

  「让开,不要挡我的道。」

  彭亦寒微微一怔,即侧身让出过道。

  「怎么突然要走了,出了什么事?等一下嘛,小海……」

  戴安妮连忙追着他出去。

  林夕海疾步如风,迅速来到停车场,打开钥匙坐了进去,猛地扯开领带,深吸了好几口气。

  他的胸膛微微起伏,脸色相当难看。

  戴安妮自然明白,他到底在恼火些什么,「小海,我都和你说过几次了,不要者是以貌取人,彭亦寒看上去蛮老实的,应该是个好男人,不如试着和他交往一下看看?」

  「不可能,每天对着一个畸形的丑马铃薯,我还能吃得下饭吗?」

  林夕海忍不住大声道。

  突然,戴安妮的脸色变了,朝外面努努嘴。

  林夕海回过头,顿时哑口无言。

  车外,就站着他口中说的「畸形的丑马铃薯」。

  「有什么事?」

  林夕海打开车门,虽然明知自己刚才口出恶言,十有八九被他听到了,但心里却并没有什么抱歉的意思。

  因为他说的都是事实。

  「你的手机忘在桌上了,我追来还给你。」

  彭亦寒有些气喘,毕竟他腿脚不方便,疾步赶来,难免会吃力。

  「谢谢。」

  林夕海接过手机,心里此时才升起一丝愧疚。

  「那个……」

  见他就要关上车门,彭亦寒开口道:「非常高兴认识你,如果早知道你是这么出色的话,也许今晚我就不会来了。很抱歉我的存在,让你度过了一个不愉快的夜晚,再见。」

  说罢,他微微欠了欠身,就转身离开。

  「……」

  林夕海说不出话来。

  被完全看穿了。

  尽管如此,这个男人脸上也没有流露半丝不快的情绪,他的眼神仍一如既往,憨厚而温和。

  男人的背影看上去十分宽阔,腰挺得很直,但不管再怎样直,都掩饰不了他右腿略显颠簸的不平衡感。

  但即使这样,他也努力一步步走着,想把它走得自然流畅,成一直线。

  没来由的,林夕海的心脏掠过一阵锐痛。

  那时,他还不知道,这是他此生最初的、也是最终的疼痛。

  那时,他还只是在想,SHIT,这真是一个糟糕至极的「相亲」之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