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圣心魔影独孤红与剽悍小姐同居金晶恋上黑道王子金艺风目破心经龙人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不配的恋人 > 第二章

  那一晚的「相亲」让林夕海大受打击。

  像他这样条件优异的男人,难道真的找不到适合的对象,就只能和恐龙或马铃薯将就了?

  一想,就不寒而栗。

  林夕海沮丧了一阵子,然而,在收到三封公司女职员的情书、上餐厅时被熟女搭讪、在酒吧又被一个獐头鼠目的男人邀约的经历后,他的自信又渐渐恢复了先前的水准。

  甚至在看到那个「猪头男」后,他不但没有像平时那样鼻孔朝天斜眼看人,反而和对方虚与蛇委、谈笑风生了好一会儿,直到对方被他迷得神魂颠倒不知自己姓甚名谁,林夕海才洋洋得意地拍拍屁股回家。

  看吧,像他这样举世无双的美男子,怎么会没男人拜倒在她的西装裤下呢?

  既帅又猛的真命天子肯定会来的,Soonerorlater,他现在所需要的,就是耐心的等待而已。

  于是生活又渐渐恢复了正常。

  工作时队真努力,闲暇时,就经常和戴安妮等一群「狐朋狗友」混在一起,毕竟都是很长时间的朋友了,虽因「相亲」的事和蔚如萍有点小芥蒂,但大家都是成年人,过去了,说开了,也就没什么。

  唯一令人不爽的是,林夕海会时不时见到彭亦寒。

  因为戴安妮和蔚如萍是好友,而蔚如萍和彭亦寒也是好友,切不掉的「裙带关系」,每次聚会,蔚如萍都会带着他四处走,所以即使心里一万个不情愿,林夕海仍会在聚会中磋到那位乏善可陈的马铃薯恐龙族,无法避免。

  不过大多数情况下,碍于朋友的面子,勉强点头,假笑几声,就擦肩而过了。

  他和他无话可说。

  两人出身背景迥异,根本不是同一轨道、同一频率、同个世界的人,更遑论有什么交集。

  好在彭亦寒这个人颇拎得清,知道林夕海这只骄傲的天鹅对自己完全没兴趣,便从不作癞蛤蟆之想,既不亲近,也绝不主动找他攀谈,聚会中,总是静静的,坐在角落里,含笑看着大家高谈阔论。

  在这个人人争先表现自己的年代,他的存在,更像客厅一件年代久远的家具,有着不合时宜的敦厚、安静和无声。

  相对而言,也就没有当初那么碍眼了。

  比起那些在酒吧中对他穷追猛打的恐龙族们,他充其量只能算一颗巨型却无害的马铃薯吧。

  看看已过下班时分,林夕海拿起公文包,放入早已准备好的礼物,匆匆往办公室外走去。

  电梯到达底层后,顺着下班的人流涌出大厦,他一跟就看到路肩停着的一辆银色小车。

  「等很久了?」

  林夕海打开车门,坐进去。

  「没有,刚到一会儿。」

  戴安妮摘下墨镜,露出化着淡妆的秀丽脸庞,笑道:「要不你提醒我今天是如萍的生日,我都差点忘了。」

  「是啊,你要多谢我救你一命,免得到时被如萍追杀。」

  林夕海从包中掏出其中一份礼物,「给,这是我替你买的。」

  「我就知道小海你对我最好了!」

  戴安妮扳过他的脸,「喷」地印上一记响吻。

  「喂,这是在公司外面。」

  林夕海不满地看了她一眼。

  车外三三两两,经过不少下班的公司员工,均投来好奇的目光。

  「这有什么,反正你们全公司早就把我当成你的亲密女友了,有人给你当挡箭牌,还不好吗?」

  戴安妮眨了眨眼,发动车子。

  虽然林夕海并不以自己的性向为耻,但不管怎样,有人「掩护」总比在额上挂块「我是同性恋」的牌子要好得多。

  虽然现在祟尚个性自由,「断背山」热播,人间处处有「奸情」,但不管怎样,他不想因某些人对同性恋的狭隘看法而惹麻烦上身。虽然他在外面相当任性,但在公司里,其实行事十分低调。

  「对了,小海,上次你说要把你的公寓租一间给别人?」

  戴安妮突然问道。

  「是啊,我一人住一百五十坪的房子,实在太浪费了,所以想租掉一间,广告都已经打出去了。」

  戴安妮瞥了他一眼,奸笑道:「依我看,你是醉翁之意不在房,而是在那些上门来找房子的型男身上……」

  「是又怎样?」

  果然不愧是他的死党,连他抬一下眼皮,就能猜到他想做什么。

  「与其守株待兔,不如广而撒网。」

  林夕海同样报以奸笑。

  「那些上钩的鱼儿怎么样?」

  「别提了。」

  林夕海吐出一口浊气。

  他满怀希望,等着帅哥型男自投罗网,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广告打出去后,虽然征询电话不少,但真正上门来察看的,只有三个。

  一位是年约四十岁的大叔,林夕海一看他的脸,就说「你搞错了,我不租房子」,便「砰」地一声把门关上。

  第二位总算是个年轻的男人,但他满脸的青春痘,就像被流星雨袭击过的地面一样凄惨无比,林夕海忍住抽搐的眼角,很客气地请他走路。

  第三位虽然没有满脸青春痘,却戴着一千度的厚如酒瓶的近视眼镜,土到掉渣,比马铃薯兄更土上百倍,他二话不说,也请人家走路了。

  经过接二连三的打击,他脆弱的心灵有些承受不了,暂时先歇一歇,调整一下。

  这世道,找个人模狗样的男人,比找颗不洒农药的大白菜还困难。

  无语问苍天,林夕海默默流下两行清泪。

  「小雨啊,其实比起找男人,你先请个女佣和厨师才是当务之急。你那间公寓,装修得很漂亮,但东西摊掉得一塌糊垫。尤其是你自己的卧室,根本没有落脚的地方。」

  戴安妮抱怨道。

  「单身汉的房间都是这样,这叫男人的魅力懂不懂。」

  「什么魅力,根本就是懒,邋遢!」

  说笑间,已经到了蔚如萍在H大附近的公寓楼,这套公寓楼的居住者大多是白领阶层,社区环境幽雅,十分安静。

  「欢迎欢迎,快进来。」

  迎接他们的,是蔚如萍热情的笑脸。

  客厅里还坐了三、四个人,都是戴安妮和林夕海熟识的,大家点头问候彼此,纷纷畅谈起来。

  「彭亦寒呢,他今天没来?」

  视线所及,没有看到马铃薯恐龙的身影。习惯了有蔚如萍的地方,就必有他的存在,林夕梅忍不住随口问了—句。

  「他在厨房忙呢。」

  蔚如萍笑道,给他端上一杯茶。

  「在厨房?」

  林夕海不由挑起优雅的眉毛。

  「是啊,今天我的生日晚餐,全部是他一个人包办,从主莱到甜品,很厉害吧。」

  「何必这么麻烦,去餐厅吃不就得了。」

  林夕晦皱皱眉。

  下厨做生日大餐?一想就让人头大。

  「你以为谁都像你,一天三餐都在外面吃啊?在家更温馨嘛,更何况我们有小彭这个拥有中级厨师资格证的人材在,不好好利用,岂不浪费?」

  蔚如萍笑道。

  「原来马铃薯恐龙还是大厨?」

  林夕海吃惊地叫了起来,「他明明连刀叉都不会拿。」

  他不禁想起第一次见面时,在餐厅那戏剧性一幕。

  「那是因为小彭他不喜欢吃西餐,不对他对中餐真的很有研究。」

  蔚如萍解释道。

  正说着,厨房门一开,传来一阵阵让人食指大动的香气。

  穿著蔚如萍的粉红色围裙、看上去有几分可笑的男人,憨厚地笑着,手上端着两盘热乎乎的莱出来。

  「不好意思,今天时间不够,我就不做冷盘,直接上菜了。」

  他把莱放到餐桌上。

  「谢谢喔,正好我们都饿了,就不可客气了。」

  大家纷纷入座,拿起筷子,毫无顾忌地大吃起来,蔚如萍则忙着给众人倒酒,气氛温馨而热络。

  「这是……水晶蟹粉卷?」

  连刀叉都不会用的家伙,做的莱能吃吗,看上去样子是很不错,应该不会被毒死吧。

  林夕海似信似疑地挟了一筷子,放到嘴里,嚼了几口,突然两眼放光。

  「怎么样?」

  彭亦寒期待地看着他。

  「很好吃!」

  林夕海心花朵朵开,完全忘了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男人,正是他避之唯恐不及的恐龙族。

  舌尖传来美妙至极的滋味!

  蟹粉的独特香味、口感、恰到好处的用料及烹煮时间,在口中形成让人赞不绝口的美味。

  林夕海虽然是个厨艺白痴,但他吃的好东西却不少,嘴也特别刁,一口即知深浅。

  「后面还有,慢慢吃。」

  彭亦寒陆陆续续,端出色香味俱佳的菜来,炒芥兰,鱼香茄子,白灼响螺片,波菜鸡煲……都是家常小菜,看似简单,要烧得人人称赞却并非易事。

  这些菜火候独到,口味淡雅,正符合林夕海的口味,他最受不了的就是重盐重油,且比较偏爱南方菜系。

  最近一个月,林夕海天天上餐厅吃饭,正吃得满嘴起泡上火,现在见了这几个清淡可口的小菜,顿时像见到肉骨头的小狗一样,几乎把整张脸都埋到碗里了。

  「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

  戴安妮实在看不下去,替他挟了一堆莱,蔚如萍则抿唇而笑。

  端着一锅清凉滋补的枸杞菊花掉骨汤出来,彭亦寒总算大功告成,坐下和大家一起用餐。

  「小彭,小海很喜欢你做的菜喔。」

  戴安妮就坐在他身边,撞了撞他的手肘。

  「那就好。」

  彭亦寒微微一笑,露出左侧浅浅的酒窝。

  他的五官虽然普通,但因为神情沉稳,颇有男人味,这个酒窝让他显出一丝稚气。

  「你怎么这么会做菜?」

  戴安妮好奇地问。

  「我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平时父母工作都很忙,所以我很小就当上「家庭煮夫」了。」

  彭亦寒笑道。

  「哇,真是个好大哥。」

  戴安妮欺道。

  难怪他身上的气质如兄长般淡定包容,现在都是独生子女居多,这么会照顾人的男人,真的很少。

  「对了,小彭,你房子找得怎么样?」

  蔚如萍问道。

  「今天上午看了几家,都不是很满意。」

  彭亦寒摇头道。

  「怎么了,你要搬家吗?你不是一直住在职员宿舍?」

  戴安妮不由好奇地问。

  「嗯,不过我想搬出去住,毕竟那里条件不是很好,同事之间的干扰也比较多,没法安静下来看书,所以想在附近找间合适的公寓。」

  彭亦寒道。

  「这样啊……」

  戴安妮视线一转,落到正在大块朵颐的林夕海身上,心里突然一动,「小海,你不是正想找一个室友合住吗?」

  「啊?」

  林夕海愕然拾起头,嘴角还沾着一点茄子渣。

  「我替你找了一个完美的对象哦,他既勤快,又会做菜,而且保证很安静,不会打扰你。」

  「那个人是谁?」

  林夕海问。

  哪里有这么好的人选?

  「近在眼前,远在天边。」

  戴安妮灿烂地笑着,指了指同样一脸愕然的彭亦寒。

  大眼瞪小眼,林夕海和彭亦寒一时无言。

  ※※※

  客厅传来爵士音乐,低低流淌,伴随着时不时暴发的哄笑声,看来大家都玩得根开心。

  趁众人都忙着吃蛋粒并看蔚如萍拆礼物的时候,彭亦寒来到厨房,沉默地清理起只余残羹的盘碟。

  戴安妮的话,在他心中引发微妙回响,但动摇归动摇,和林夕海成为室友的可能性,应该是零吧。

  常听人说,上天是公平的,但其实并不是。

  从一出生,就决定了人的优生劣等,赐给他们不同的外表和体质,便因此拥有了迥然不同的人生。

  而他的人生,从一开始,就充满了荆棘。好在他个性温朗,坚韧平和,从不怨天忧人,所以并不感觉特别辛苦。

  他不否认,当初见到林夕海的第一眼,他的确为他惊艳,几至倾倒。

  这没什么可羞愧的,那个高傲俊美的男子,在人群中犹如发光体般闪闪夺目,没人能在这种美貌下还不动摇,尤其知道他和他有同样的性向后。

  然而,和他美貌同样慑人的,是令常人难以忍受的毒言辣语,或者更准确一点,是对他毫不掩饰的看轻。

  这种轻视,从小到大,他看得多了,所以并不差他一个。

  他只是在刹那就明白,像林夕海这样的男子,不该和他的生命有任何所交集,纵然擦肩而过,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对比强烈的讽刺罢了。

  成为室友,可能吗?

  这也许正是大家当时都尴尬沉默下来的原因吧。

  「咳咳……」

  门口有人咳嗽。

  彭亦寒转过头,很意外看到了林夕海,「是你?」

  「嗯。」

  林夕海端着一小碟蛋糕,走近他,「蔚如萍叫我拿给你的。」

  「谢谢,放在桌上吧,我等会儿洗完碗再吃。」

  彭亦寒淡淡一笑。

  当初安排他和林夕海相亲的,正是蔚如萍。

  作为好友,两人的友谊从大学时期便开始了,知道他的性向后并没有退缩,彭亦寒感到非常宽慰。

  蔚如萍是个好心肠的女孩子,喜欢照顾人,更喜欢多管闲事。虽然彭亦寒很感激她的关心,但有时候,这种关心对他而言,反而是一种无形的伤害。

  就像上次的「相亲」,他以为自己将要见的,是和他一样很普通的男子,如果知道是林夕海,他绝不会赴约。

  并非自惭形愧,他相信撇开外表,人与人之间的灵魂是平等的,谁也无需自我贬低,只是他和他,实在太不一样、太不般配了!

  「那个……要不要我帮忙?」

  彭亦寒很诧异地发现,林夕海居然还没走,「不必了,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搞定,你去客厅和他们玩吧。」

  林夕海仍是站着不动。

  「有什么事吗?」

  彭亦寒停下手,转过身来看着他。

  自那一晚「相亲」以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看他。

  他的五官真是漂亮,轮廓深刻,俊美精致,被造型师精心打理过的头发,层次分明,闪着柔和的光泽,眼眸犹如深夜寒空中的星辰,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就只有瞳孔一束光华璀璨,流年偷换。

  而他的嘴唇更是性感,唇线完美,恰到好处,色泽居然是粉色的!

  不知道他是搽了润唇膏还是别的什么,唇瓣自然分泌出一种透明的光泽,即使他本身没有什么诱惑人的想法,但只要美唇轻轻一启,那魅力就已胜过千言万语。

  彭亦寒不动声色地转过视线……

  「你是不是很喜欢做饭?」

  林夕海拉了把椅子坐下,拿过餐桌上多余的苹果布丁,舀一勺塞入嘴里,再次两眼放光,哇,好好吃……

  整个晚上,他都像只饿了很久的小馋描,马不停蹄地狂吃着,戴安妮甚至笑他是饿死鬼投胎。

  「我很喜欢做饭给别人吃,见他们吃得很高兴,我自己也觉得很开心。」

  彭亦寒看着他,温柔地笑道。

  「那你还蛮喜欢照顾别人的。」

  「因为从小就照顾弟弟妹妹,可能习惯了。」

  林夕海觉得很奇怪,明明是让他提不起劲的无趣家伙,像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居然会有一丝偷快的感觉。

  难道最近真的太久没有去找男人了?

  彭亦寒洗好碗碟和玻璃杯,把它们一个个擦干净,放入碗橱中,再抹净流理台,不一会儿,原本还散乱无章的厨房,立即被打理得干干静静、一尘不染。

  看这男人做家务的身手,就知道绝对是个专家级的「家庭煮夫」。

  「如果……你还没找到合适的房子的话,要不要到我的公寓看看?」

  「啊?」

  彭亦寒一怔,正在擦拭玻璃杯的手顿时停住。

  「我的公寓在『海景花园』,规划得不错,有游泳池PUB网球场,还有一个迷你型的高尔夫球场,从阳台上就能看到东海,交通便利。出了公寓楼没多远就是一号地铁,到H大也根方便。三室一厅,一间我自己住,一间是健身房,另外一间想租出去,房租一个月一千块………」

  林夕海滔滔不绝地介绍起自己的公寓。

  「海景花园,是高档住宅区,据我所知,没有四千元是租不下来的。」

  彭亦寒忍不住说。

  「我知道啊,所以有附带条件。」

  林夕海笑得像个优雅迷人的恶魔。「条件就是你给我煮一日三餐,还有打扫清洗什么的家务,也都是你做。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

  林夕海屏息看着他。

  到目前为止,他的口吻一直居高临下,彷佛施舍给他这个天大的好运似的,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有多紧张,生怕从男人嘴里听到否定的回答。

  没错,他之前是很讨厌长相干凡、言语乏味的男人,跟这样的男人做为室友简直是匪夷所思,再说他又想拿「租房」来吊猛男,但今晚彭亦寒小试牛刀的厨艺,却彻底征服了他的胃,打乱了他的所有计划。

  性欲固然重要,食欲更重要。

  再说,租房广告贴了有一阵子,上门来的都是衰男,看来这招明显不灵,还不如去酒吧夜店或在朋友圈中找更实际。所以,在虚无缘缈的可能性,和一个能干的大厨之前,他当然会选择后者。

  林夕海本来就是搞销售的,见风使舵,权衡利弊,脑子转得极快,没几秒就把当前形势分析一清二楚。

  —段时间沉默后,彭亦寒淡淡一笑,「这样不太好吧。」

  林夕海一下子懵了,忍不住掏了掏耳朵。

  啥?他没听错吧,他居然在拒绝他!

  「为什么?有哪里不好?」

  「我觉得,我似乎不太适合当你的室友,对着一只畸型的马铃薯,你能吃得下饭?」

  彭亦寒把当时他在停车场说的话,原封不动扔还给他。

  「那有什么,你又不是我老婆!」

  林夕海有点急了,一句话脱口而出,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他猛地闭上嘴巴,和彭亦寒大眼瞪起小眼。

  气氛真是让人尴尬到爆!

  抓了抓头发,林夕海微低下头,吞吞吐吐道:「那个……我知道上次在停车场是有点过分,我道歉!」

  这家伙……

  本来以为他是那种傲慢无比、根本不知道「道歉」两个字为何物的家伙,现在看来,充其量不过是一只被宠坏了的波斯猫啊。

  彭亦寒微檄一笑,原先横互于胸口的闷气,不知不觉消失于无形,「那,我可以去看看吗?」

  「当然可以,那就这样说定了!」

  林夕海眼睛一亮,猛地抓住她的手臂,兴奋地摇了摇。

  闪着动人色泽的唇瓣,像晨雾中悄然绽放的花朵,在他面前若隐若现。

  一瞬那,彭亦寒以为,自己会吻他。

  然而,他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