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大清戏王齐晏威尼斯商人莎士比亚恋爱的目的赵贞贤江湖三杀手陈青云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都市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第1章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第1章

  楔子

  深夜,B市的街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偶尔有几辆汽车在马路上飞驰而过,忽然空旷地街道上传来一个女人的惊呼声:“你们干什么!放开我!”

  四字路口北边的马路上,一个年轻的女人被六个男人半推半抬的拉进一个小巷里,那女人只有二十出头的年纪,一头短发,穿着黑色的工作服。

  那巷子是B市有名的老建筑了,里面弯弯绕绕的很多条路,长长的小巷里,昏暗的可怕,一盏路灯下,一个身材粗壮,剃着光头,脖子上还纹着蛟龙纹身的男人一把拽过女人的头发,恶狠狠的问:“黎初遥!说!你未婚夫在哪里?”

  叫黎初遥的女人低垂着头,瑟瑟地往角落里躲:“我…我不知道。”

  “你还敢嘴硬!我看你嘴硬到什么时候!”男人毫不留情地一个巴掌甩过去,巨大的力量将她单薄的身子打的撞向墙上,她痛的低叫了一声,火辣地疼痛在全身散开。

  “我真不知道。”

  “不知道?你和他感情这么好,你会不知道他在哪里?我告诉你,他躲不掉的,我迟早会把他挖出来!他敢骗走老子的钱,老子就杀他全家!”光头男人一把拽起她的头发,凶狠得瞪着她的眼睛说:“喂!黎初遥!他带着他全家跑路了,就留下你一个人在这啊?”

  另一个留着长发的男人淫笑着舔了舔嘴唇,猴急的凑过去,摸了一把她的脸道:“他倒是大方,把这么漂亮的未婚妻留给兄弟们享用。”

  “别碰我!”黎初遥一把拍开他的手,往一边躲去。

  “你再不说出他的下落,可别怪兄弟们对你不客气了。”身边的六个男人猥琐地笑着,慢慢朝她靠拢。

  “我真不知道。”黎初遥身子贴着墙壁,害怕地往地一缩再缩,却无处可躲了,她紧紧地抱住自己,颤着声音说:“你们…你们不要过来。”

  “这小妞虽然长的不漂亮,却俊的别有一番风味啊。我喜欢。”

  “我也喜欢。”

  “哈哈哈哈”

  “走开!”黎初遥尖叫着,一把推开离她最近的男人:“不要碰我!”

  “黎初遥,现在说还来得及。”带头的光头老大似乎在给眼前的女人最后一次机会。

  可她却依然摇着头,咬着嘴唇,倔强地说:“我不知道。”

  光头老大轻轻一挥手,身为的男人像是放出笼子地野兽一般兴奋地对着自己的猎物扑了过去,黎初遥尖叫道:“走开!走开!”

  光头老大摇摇头,似乎再同情这个可悲地女人一般问:“为了他那种丢下你独自逃走地男人,值得吗?”

  值得吗?黎初遥一边挣扎,一边痛哭了出来。

  她不知道值得不知道值得不值得,她只知道,小的时候,她从未想过像自己这样小气自私脾气古怪的人会这样地爱上另一个人,可是…事实却就是如此。

  她就是愿意这般,为了一个人,苦苦付出,不求回报。

  林雨说:这就叫贱,就叫犯贱。

  她也觉得自己挺傻的,可是,她却只能安慰自己,越是小气自私脾气古怪的人,动了真心,越是惊天动地,至死不渝…

  就在她快要被拖倒在地,想要咬舌自尽的时候,阴暗的巷子里窜出一条火龙,砸在一个男人的身上,男人惨叫一声:“好烫!”

  火龙掉在地上,啪的一声碎了,一股白酒味扩散开了!地上迅速被点着了一片!原来是装着白酒的燃烧瓶,接着又是几个燃烧瓶丢过来,每个都砸在他们身上,而黎初遥却因为被围在中间,而没受伤,被烧着的男人们尖叫着到处乱跳。

  火海中,黎初遥听见了一道熟悉地声音真叫:“姐!快冲过来!快呀!”

  “初晨!”黎初遥激动地叫着他的名字,她想也没想,便顺着他的声音,从炙热滚烫地火焰上跳过去!身边有个男人想抓住她,一个燃烧瓶又飞了过来,正好砸在他手上,白酒撒了出来,烧着他的手臂,他惨叫着收回手,在地上打滚。

  黎初遥冲过炙热地火焰和浓浓的烟雾,就看见那站着一个漂亮地少年,正满眼担心地望着她,她张开双臂,飞扑过去,一把紧紧地抱住他:“初晨,初晨。”她一声声地叫着他的名字,声音里带着惊慌,像是一个被吓坏了的孩子。

  “姐,别怕。我在这,我在这呢。”黎初晨紧紧地抱了一下黎初遥,然后将脚下的篮子里拿出剩下的两个燃烧瓶点着,一起丢了出去,挡住了那些男人追赶的道路,然后一把拉起黎初遥,转身就跑:“姐,快跑!”

  黎初遥被他紧紧地拽着往前跑,她知道,他不会像那个口口声声说爱她,可转脸就背叛她的男人一样,那么轻易地放开她的手,将她独自留在危险中,她是他最疼爱的弟弟,最亲近的人。

  他已经长那么大了,已经可以保护她了,就像小时候她保护他那般…

  第一章:初晨,你是否记得我们的童年

  小的时候黎初遥就是一个男孩,她没有穿过女孩的碎花裙,妈妈为了省钱给她买的都是男孩衣服,她穿过之后丢给弟弟黎初晨穿。弟弟也是可怜,她这人特调皮,穿过的衣服就没一件是完完整整没破洞的,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妈妈打补丁的技术非常完美,有时候黎初遥好好的衣服也喜欢缠着妈妈打上和弟弟一样的小熊补丁。

  那时,她和小她三岁的弟弟,在父母的庇护下,无忧无虑的过着美好的童年。

  黎初遥的父亲是一名警察,母亲是个护士,两人经常上夜班,没空照顾两个孩子,年长的姐姐自然承担起照顾弟弟的责任。

  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孩子们身上都没什么零用钱,黎初遥揣着自己和弟弟的伙食费在学校里也算的上个大款了,每次她买了零食给弟弟送去的时候,他班里的孩子都特羡慕的看着他们姐弟俩。

  黎初遥觉得最羡慕弟弟的应该是个叫李洛书的小孩,因为他总是偷偷看着他们分吃零食,那羡慕的眼神热络的让她无法忽视,可是每当她转头过去的时候,他又会迅速撇开,装着没事发生一样。

  黎初遥想,这孩子,估计也很想吃她手里的零食吧。只是,黎初遥特别小气,除了弟弟,谁也不能分食他们的零食。

  那时的黎初遥从来没想过,这个总是在教室里偷看着她的孩子,会成为她通往苦难的一扇大门。

  如果,再回首,她真想这一辈子都不要和他相遇。

  只是,很多时,命中注定要遇到的人,是怎么躲都躲不掉的。

  时间过的很快,黎初遥小学毕业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省重点中学,她的性格活泼,很快就和班里的同学打成一片。她的发小林雨也是个古林精怪的女孩,脑子里总有很多乱七八糟重口味的东西。她一开学就给同学们出了一道变态杀人狂的测试题,题目是,两姐妹去参加一个朋友的葬礼,在葬礼上遇见一个帅哥,葬礼完后,回家妹妹就把姐姐杀了!问妹妹为什么把姐姐给杀了?答案是说:妹妹认为姐姐死了那帅哥还会去参加姐姐的葬礼,这样她就又能见到帅哥了。

  当然,能做出这个正确答案的人都是变态。

  当时黎初遥对这样的答案完全无法理解,觉得这肯定是林雨无聊编撰出来瞎胡扯的,直到那天的来临,她才发现,原来,她也会为了一个男孩,成为一个有变态潜质的人。

  那天,黎初遥像往常一样去弟弟学校接他放学,那时小学的放学时间比初中早半个小时,黎初遥道弟弟学校的时候,学校里只剩下弟弟黎初晨和他的同学李洛书。

  大概也是因为这样,弟弟和他成为了好朋友,每天放学一起做作业,打球,在操场疯玩。每次黎初遥到学校的时候,都会站在操场的台阶上大叫:“黎初晨——,回家了!”

  黎初遥叫了不止两声,就会看见两个人影朝黎初遥飞奔过来,跑在前面的一定是黎初晨,后面跟着李洛书,黎初遥看着黎初晨那一脸一身的汗和泥就气不打一处来,一边用力的拍着他身上的泥,一边骂道:“你多大了,还在地上滚,晚上回家自己洗衣服,咦你看你脏的!恶心死了。”

  每次她骂黎初晨的时候都特别顺口,从来不记得自己小时候比他更脏更恶心。

  弟弟都被黎初遥骂的次数多了,倒也不在乎,不痛不痒的任黎初遥在他身上拍着,并要姐姐给他买烧饼吃。

  “回家吃饭了,吃什么烧饼。”

  “买吧,买吧,我饿了,李洛书也饿了,买给我们吃嘛。”

  黎初遥受不了弟弟的吵闹,只能答应了下来,其实黎初遥挺不喜欢李洛书的,他有点像弟弟的跟屁虫,还是默不作声的跟屁虫,每天上学跟着弟弟,放学还要跟着弟弟,不到8、9点不愿意回家,像个没人要的小孩一样。可是看他的穿着打扮,又不像是这般可怜的孩子,每次问他都闭口不言,总是默默的垂着头,阴沉沉的样子让人很不舒服。

  其实这些都不是黎初遥讨厌他的主要原因,主要的原因是,他总是分吃自己和弟弟的零食和晚饭,之前说过,黎初遥是个很小气抠门的人,除了黎初晨,没人能分她吃的东西。

  但是,看在弟弟的面子上,她忍他了。

  每次接他们放学,黎初遥就像一个偏心的小妈妈一样,让疼爱的孩子黎初晨坐在前面的大杠上,让不疼爱的李洛书坐在后面,买了好吃的,一半分给他们吃,一半藏起来,一会偷偷给疼爱的孩子黎初晨吃。

  现在想想,黎初遥当时的行为其实挺受自己鄙视的,可当时的黎初遥就是那样的偏心,偏的就像心只长在黎初晨身上一样。

  那天黎初遥像往常一样带着两个人回家,其实黎初遥一开始带两个人的时候,根本骑不动,歪歪扭扭的差点摔倒很多次,最郁闷的是李洛书这个实心眼的傻小子,在黎初遥龙头歪到不能再歪的时候,也不知道从后面跳下来保全她们,只会一直扯着黎初遥两边的衣服,深怕掉下去。所以结局经常是,三个人一起撞倒在树上墙上或者摔到地上。

  有时候黎初遥会让他跟着自己的自行车小跑到家里去,但是跑了一半黎初遥又觉得这样做实在太虐待他,终究不忍心,今天也是一样。

  “李洛书,上来吧。”黎初遥转头望着跟在一边小跑的李洛书叫。

  李洛书抬头,过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只露出白皙的脸庞,他没什么表情,也看不出喜怒,只是从人行道上下来,绕到黎初遥车后座边上,跳了上去。

  他一跳上来,黎初遥就用力的把住龙头,过了一会终于稳住,晃晃悠悠的往家骑着。傍晚的阳光微弱,路灯在微弱的阳光下也显得若有若无,夏天的夜风吹着一阵凉爽,黎初晨坐在前面吃一口烧饼,然后腾出一只手喂黎初遥一口,黎初遥一边咬一口一边说:“坐好,别乱动。”

  “姐,烧饼好好吃哦,你能不能把你多的那个分一半给我?”

  “不行!”

  “姐姐最小气了。”

  “闭嘴。”

  “…”

  等到家之后,黎初遥趁李洛书在写作业的机会,把黎初晨叫到厨房,从口袋里掏出自己没舍得吃的两个烧饼递给他:“呐拿去吧。”

  黎初晨捧着烧饼,像往常一样,双眼亮晶晶的看着黎初遥道:“姐我好爱你哦!”

  “得了,别拍马屁了,快去写作业。”黎初遥笑着将他赶走,熟练的将妈妈留好的饭菜放在煤气灶上热。

  弄好后黎初遥回到客厅,只见黎初晨和李洛书正一人拿着一个烧饼,一边啃一边做作业,黎初遥不爽的撇撇嘴,忽然觉得自己枉做小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