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天罗宝藏(舞阳外传)步非烟母亲,活着真好石钟山极恶狂徒安琪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都市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第2章

  李洛书看见黎初遥出来,拿着烧饼的手微微一顿,这敏感的孩子好像能感觉出来什么,望着黎初遥,动也不动,黎初遥上前拍怕他的脑袋,什么也没说,他抿了抿嘴唇,低下头,又吃了起来。

  “姐姐,这题怎么做?”弟弟拿了一道数学题问黎初遥。

  黎初遥瞟了一眼,发现李洛书同样的题目早就做完了,她看了看题目,拉下脸:“这么简单都不会啊?你上课有没有听啊?”

  “我听啦,可是数学好难啊。”

  “黎初晨,数学都学不好的男生最逊了,你以后肯定交不到女朋友。”

  黎初晨嘟着嘴,将作业本拿回去,抓着头发,在草稿纸上算了又算还是算不出来,黎初遥实在看不下去了,上去指导了一下,他豁然开朗,没一会将题目解了出来。

  在他做完题目的时候,饭已经好了,黎初遥去厨房将菜端出来,他们两人将课本收拾到沙发上去,李洛书很主动的帮忙做事,去厨房拿了筷子盛了两碗饭出来,黎初遥将一碗给了黎初晨,让他先吃,准备去盛自己的,只听李洛书低声道:“我去盛。”

  说完直接去了厨房,黎初遥也没有阻止他,拿起筷子和弟弟先吃了起来,她习惯性的将菜里的肉和大的虾子先夹进弟弟碗里,吃了两口饭,还没见李洛书出来,黎初遥疑惑的像厨房里望了望,又吃了一会,他还没出来。

  黎初遥放下碗,走进厨房,只见李洛书背对着自己,双手放在前面,不知道在干什么。

  “李洛书。”黎初遥叫了声他的名字。

  他好像没听到黎初遥的声音一般,依然背对着黎初遥,黎初遥又叫了一声,同时走过去,扳过他的肩膀,一看,吓的黎初遥睁大眼睛,差点尖叫出来,眼前的孩子双手一片鲜红,一只手掌不停的往外淌着血,另一只手掌也满是鲜血,可手中还死死的握着黎初遥家的菜刀,黎初遥慌忙夺过菜刀,拉过他的手,只见他在双手手掌上狠狠的拉出两道血口子,从虎口一直斜切到手腕,那么的深,那么的用力,像那不是他的手,而是可以雕刻的木根。

  黎初遥看着他那不停流血的双手,急的喊:“你干什么呀!你脑子有问题。”

  黎初晨听到姐姐的喊声,连忙跑过来,看到这一地一身的鲜血,吓的差点哭出来,黎初遥连忙叫道:“快去拿毛巾来!”

  “哦,哦。”黎初晨连忙跑到卫生间,拿了两条毛巾递给她,黎初遥慌忙的用毛巾将他的两只手都紧紧裹住,然后拉着他,开了自行车,带着他向妈妈的医院冲去。

  妈妈接到黎初遥的电话,还以为是黎初晨出事了,急的在医院外面安排了推车等着,看黎初遥后车坐上坐的不是黎初晨,狠狠的松了口气,连忙跑过来数落黎初遥:“你这小鬼,你讲电话也不讲清楚,你想急死我啊。”

  “妈,你别说了,快带他进去包扎吧!”黎初遥将李洛书推过去。

  妈妈带着李洛书进了急诊室,打开黎初遥给他裹着的毛巾一看,伤口深的像是婴儿的嘴巴一样大:“这伤口怎么割的这么深!光包扎怎么行呢!通知黄医生,准备缝合手术。遥遥,你赶快去通知他家里人来。”

  “啊,还要手术啊。”黎初遥一听这么严重,内疚的想哭了,看着李洛书疼的有些煞白的脸,有些心疼的摸摸他的头:“你干嘛呀,干嘛把手割成这样。”

  黎初遥叹了一声气,用从未对他有过的温柔声音道:“告诉姐姐,你家里电话多少?”

  李洛书低着头,依然沉默,过了一会,他忽然出声叫黎初遥:“初遥姐姐。”

  “恩?”

  他摊开双手,手心向上,露出血红血红的绷带,轻声问:“姐姐,你说我的手会留疤吗?”

  黎初遥皱了皱眉头,心想,这么严重的伤口,那肯定是要留疤的了,但又怕他难受,只能往好里安慰他:“不会的啊,一会医生叔叔给你开点药涂涂就好了,肯定不会留疤的。”

  “是么…”李洛书显得失望,默默的望着手心,周身都被笼罩在昏暗的灯光里。

  “喂,李洛书,快点告诉我你家里电话!”黎初遥大声叫着他,不乐意他一直垂头丧气的。黎初遥觉得小孩子就应该像黎初晨一样,开开心心,充满朝气,不要像他这样,像一只在岸上已久,快要死去的鱼一般。

  最终,黎初遥还是没从李洛书嘴里要出他家的号码,后来是黎初晨打电话给他班主任,才辗转弄到他家的号码。

  接电话的是个女人,黎初遥像她说明了情况后,女人表示会叫人来接李洛书,然后就挂了电话。没过多久,医院门口开来了一辆黑色的小汽车,那年头,有辆自行车就算不错了,很少有人家里能有私家车。

  黎初遥好奇的靠近窗边,看见车上下来了一个和黎初遥一般大小的少年,只是天色已晚,黎初遥看不清他的容貌,他越往里走就越接近灯光,等灿如白昼的日光灯将他的脸庞全部照亮时,黎初遥被呆住了,那时的她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形容词去诠释他的美好,即使是现在,她大学毕业,她学富五车,却依然无法从自己的脑海里找到一个合适的词,可以拿去形容那个眉目清俊的朗朗少年。他并非一般形容的英俊或者是漂亮,他并的五官并没有那么的精致,可整个人就是散发出一种让人惊艳,让人眼前一亮的气质,那是一种特张扬的帅气。

  黎初遥不自觉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她越看越觉得他有些面熟,似乎在哪里见过,她使劲的想了想,却还是想不起来,可能是像那个明星吧,怪不得长的这么帅气。

  黎初遥摇摇头,决定不纠结了,反正和这个少年也只是一面之缘而已。

  没想到,等她从食堂买好晚饭,回到李洛书病房的时候,居然再次见到他,他坐在李洛书的病床边笑眯眯地不知道在说着什么,李洛书却面无表情的望着病房门口,房间的气氛好像有些凝重。

  黎初遥偷偷往里望了一眼,就被一直盯着门口的李洛书看见,他苍白的脸上闪过一丝暖色,连声叫黎初遥:“初遥姐。”

  “哎。”黎初遥答应着,推门进去。

  “我以为你走了。”李洛书抬头望着黎初遥,因为是仰躺着,他总是被刘海遮住的眉眼也露了出来,这时黎初遥才发现,他有一双不比黎初晨逊色的双眼,眼若流星,眸清似水。

  “我去买饭啦,饿死了。”黎初遥走过去,忍不住拨开他额前细碎的刘海道:“眼睛露出来多好看呐,干嘛总是遮起来?”

  他微微一愣,抬手想干些什么,却被坐在一边的少年拦住:“哎哎,手别动。”

  李洛书只得放下手,忽然猛的使劲的摇摇头,将头发摇的一团乱,过长的刘海又一次将他的双眼遮住。

  “哈哈,李洛书,你不会是在害羞吧。”床边的少年取笑道:“哎呦,人家夸你好看,你脸红咯。”

  “韩子墨!你乱讲,我才没有。”李洛书生气的反驳。

  韩子墨?黎初遥又一次用力的皱眉想着,这个名字真的很熟啊!到底在哪里听过呢?

  “你居然干直接叫我名字?我是你堂哥哎,真没礼貌。”韩子墨佯装生气的拍了拍他的脑袋。

  李洛书转过头,不满的嘀咕道:“不就比我大三岁么。”

  “大三岁也是大啊。”韩子墨自来熟的对黎初遥伸出手,笑容满面的说:“哎,我是这小子的堂哥,韩子墨,你叫什么?”

  韩子墨?韩子墨!原来是他!

  她终于想起来了!这家伙不就是小时候嚷嚷着要找自己报仇的家伙么?

  黎初遥上下打量了他一会,小时候瘦瘦的,被她一扑就倒的身子现在长高了,也长壮了,小时候看着显小的眼睛,现在长开了,变成了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笑的时候眼角微微上挑,特别迷人。

  只是这家伙智商似乎还没涨?到现在还没认出她来。

  黎初遥忍不住了笑起来。

  不过,也不能怪他,她和他结怨的时候,也就只有8、9岁,而且,也只见过两次。

  记得当年,6岁的黎初晨长的特别可爱,皮肤雪白,眼睛忽闪忽闪的,那张苹果脸更是可爱的人见人捏。韩子墨就是那个手痒的,一次在公安局大院里,看到了新搬来的黎初晨,见他可爱,忍不住伸手去掐他的脸,可小孩子下手不知道轻重,一掐就掐疼了他,黎初遥嚎啕大哭了起来。

  黎初晨一哭,那在一边堆沙子的黎初遥就像猛虎出山一样,刷地扑过去,直接把他按倒在第,爪子拳头全呼拉上去了。

  韩子墨从小娇生惯养,还从来没被人打过,实战经验更是差,被黎初遥打了好几下才反应过来,一脸震惊的看着她:“你居然敢打我!”

  “打你怎么了!打的就是你!谁叫你欺负我弟弟!”

  韩子墨又被打了两拳,才开始奋力反击,两人谁也不让谁,就在地上滚来滚去,你抓我挠,你咬我掐,但凡能使出的招数,一样没漏,双方都使出浑身解数势要将对方打倒!

  黎初遥打架经验丰富,将韩子墨死死的压在身下,忽的就听“咯噔”一声,小韩子墨发出杀猪般的大哭声:“哇啊啊啊!手断了,手断了!我的手断了!好疼啊!”

  韩子墨面朝上躺着,右手臂被压在身下,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

  黎初遥骑在他身上,不以为然道:“装什么装!我都没打你的手。你要是认输了,我就饶过你。”

  韩子墨倔强的扭头:“我不认输!不认输!”

  “那你和我弟弟道歉!”

  “我也不道歉!不道歉呜呜呜!”

  “那以后还敢不敢掐我弟弟脸了?”

  “不掐了…呜呜呜。”

  “哼,算你识相。”黎初遥放开他,从地上站起来,望着躺在地上护着手哭的男孩,他一脸泥土又瘦巴巴的,像只难看的泥猴一般。

  他红着眼睛瞪着黎初遥说:“你叫什么名字!我要回家告诉我爸!叫我爸去抓你!抓你进监狱!”

  “打不过我,还叫爸爸来,羞不羞!”黎初遥牵着弟弟转身跑了,就听见身后的男孩大叫:“有种你告诉我名字!我韩子墨是不会放过你的!呜呜呜呜。”

  那天,回家的路上黎初晨不安的问她:“姐,他不会手真的断了吧?”

  当时的黎初遥特别笃定地告诉他,不会的,这世上那有这么娇贵的人。

  好吧,事实证明,黎初遥错了,错的离谱,韩子墨就是娇贵了,从小到大都娇贵!打不得,骂不得。

  那天,他的手真的断了,黎初遥记得很清楚,当天晚上6点,她们一家正在吃晚饭,黎爸一脸惶恐的接到一个电话。挂上电话后,愣了半天,把她抓过来骂道:“黎初遥!你能不能不闯祸!”

  “她又干什么坏事了?”黎妈在厨房听到动静,连忙走出来问。

  “她刚才把人家韩局长家儿子手打骨折了!”黎爸拍着桌子怒道。

  黎妈愣了愣,问:“不会吧?”

  “怎么不会,人家韩局刚才亲自打电话来告状了!”

  黎妈气的一把扯过黎初遥,狠狠收拾了一顿,一边打一边骂:“你个死小鬼啊!你个砍头的!你谁不好打!你打人家公安局局长的儿子!我打死你!打死你算了!你个闯祸精!”

  黎初遥不服气地辩解说:“不是我的错,谁让他先打我弟弟了!”

  “打你弟弟你就把人手打断了!你真了不起啊!”老妈继续吼。

  “我又不是故意的,谁知道他的手这么脆,他也打了我好多下啊,你看我的脸,都被抓破啦。”黎初遥指着脸喊冤。

  黎妈一个巴掌扇过来,正贴在脸上,疼得黎初遥双眼直冒金星。

  “你还有理了,你还有理了!我今天不收拾你,我就跟你姓!”黎妈气的跑到厨房,抄起扫帚回来就对着她的腿使劲抽!

  黎初晨跑出来,抱着黎妈的腰喊:“妈妈不要打姐姐,不要打姐姐。哇呜呜。”

  “晨晨回房间去!”黎妈拉着弟弟扔回房间,将门关上后,又摞了摞衣袖气势汹汹的又回来收拾我,扬着扫把柄在黎初遥的腿上屁股上连抽了好几下,疼的她的小脸都发白了。

  黎爸看着也心疼了,起身劝道:“好啦,打几下就行了,你别把孩子打坏了。”

  黎妈气的一扔扫把:“你就护着护着吧,这不成材的东西,以后指不定成什么样呢!”

  “好了,不就是小孩子打架嘛,没事的。遥遥,你把人家韩子墨手都打断了,是不是该去道歉啊?”

  “我才不道歉…”黎初遥嘴硬的话还没说完,就见黎妈又扬起扫把,她连忙改口道:“我去我去我去道歉…”

  于是,她在老妈的淫威之下,带着她买的水果,据说是韩子墨最爱吃的香蕉,牵着弟弟黎初晨,被黎妈压着去韩子墨家道歉。

  到了韩子墨家楼下,黎妈脸皮薄,不好意思上去,就打发两个孩子自己去道歉,黎初遥纠结半天后,终于敲开了门,堆着一脸讨好的笑容说:“阿姨,你好,我是黎初遥,我来道歉的,呵呵。”黎初遥将水果篮往上举在面前。

  韩妈一听她的名字,自然没有好脸色,表情迅速变冷:“要道歉叫你们父母来,你们回去吧!”

  “哦…”黎初遥和弟弟无措地站在门路,不敢走也不敢进去。走,楼下有凶悍的老妈,进去,也有冷脸的韩妈。

  就在进退两难的时候,房间里传出韩子墨的声音:“妈,我要吃香蕉!”

  “哎,儿子哎。”韩妈像是变脸一般,冰霜般的容颜迅速融化,变的一脸笑意于宠爱,她连忙转身快步走回房间说:“香蕉没有了,妈妈明天给你买?”

  韩子墨坐在沙发上,右手臂被白纱布吊在脖子上,他耍赖打滚道:“为什么没有香蕉了!你明知道我最喜欢吃香蕉还不帮我买好放家里!我不要明天吃,我现在就要吃!”

  “好好好,妈妈现在就去给你买。”韩妈连忙哄道:“儿子别乱动,小心碰着手。”

  “那个,阿姨…我带香蕉来了。”清脆的声音让一哄一闹的母子俩同时回头望去,只八岁的黎初遥,牵着五岁的弟弟,两个孩子,剪着一样的发型,穿着差不多的衣服,缝着一样可笑的熊宝宝,举着装满香蕉的水果篮,站在玄关处,望着他们笑的一样的无辜又灿烂。

  韩子墨愣了愣,眨眨眼睛,立刻认出黎初遥来,激动的用没受伤的手指着她们吼:“是你们!是你们!你们来干什么!”

  “我来道歉的,对不起哈。”黎初遥说的非常的溜,只是语气里真的缺少很多点诚意啊。

  “道歉?”韩子墨一听这两个字更加来气,他怒气冲冲的冲到黎初遥面前,使劲的将她和黎初晨往外推:“你们走,我才不原谅你们。”

  “你刚才不是要吃香蕉吗?我带来了。”黎初遥依然举着水果篮,坚持不懈的请他原谅:“你收下吧。”

  “我才不要你的东西!”

  “别这样啊?你吃香蕉吧!吃了就原谅我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