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咖啡酷少爷绿乔离婚重修生莫辰姐姐,我爱你李帅雅舞伶宠翻天齐晏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都市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第3章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第3章

  “不好!不好!不好!”韩子墨大声的吼着,死命的将她们推出门外:“别以为拿几根香蕉就能收买我,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们的!”

  说完,“碰!”的一声,紧紧的关上门。

  黎初遥叹了一口气,黎初晨望着厚厚的铁将军,小声问问:“姐,现在怎么办?”

  “…”黎初遥摸摸鼻子,沮丧的说:“还能怎么办,回家呗。”

  黎初晨提醒道:“可是他没有收下香蕉,也没原谅我们,妈妈还会打你的。”

  “也是哦。”黎初遥顿住脚步,一想起等在楼下的老妈,她就不寒而立,她死死的皱着眉,望了望黎初晨,又望望身后的铁门,又望望手里的香蕉,表情凝重的想了想,表情凝重的想了想,终于下定决心道:“初晨!”

  黎初晨见姐姐这么认真,也认真的望着她,用力的点点头说:“嗯!”

  黎初遥扬起嘴唇露出一个奸诈的笑容,小声说“干脆我们把香蕉吃了,一会下楼就和妈妈说,他原谅我们了,也收下礼物了。”

  黎初晨一想到可以吃香蕉,咽了下口水,想也没想的使劲点头:“好耶。”

  “那我们吃吧!”黎初遥开心的拉着他,也不挑地方,直接坐在韩家门口的阶梯上,一边拆开漂亮的塑料包装纸,一边说:“一会可千万不能说漏嘴啦。”

  黎初晨眼巴巴的望着姐姐,使劲的点头,伸手接过黎初遥递给他的一根香蕉,拨开吃了起来。黎初遥见弟弟吃的开心,自己也迫不及待的吃了起来。姐弟俩你一根,我一根,我一根,你一根。吃的不亦乐乎,也不知什么时候,身后的铁门忽然无声无息的打开了。

  “你、们、在、干、什、么!”身后的声音一字一顿,饱含怒气,几乎压抑到了扭曲的地步。姐弟两对看一眼,僵硬的回头望着,只见韩子墨像是幽灵一般,低着头,乌着眼睛,咬牙切齿,话语从齿缝里蹦出来:“你们…居然在我家门口,吃我的香蕉!”

  说完,还未给姐弟俩反应的时间,一抬头,猛地大喊:“谁让你们吃我的香蕉的!”他暴怒的叫声差点掀翻了房顶!

  黎初晨给他吓的手一抖,香蕉掉在了地上,黎初遥堵住耳朵,无辜的望着他说:“你不是不要么?”

  “就是呀。”黎初晨小声附和。

  “我不要的东西也是我的!没有我的允许谁让你们吃的!”韩子墨大步走过去,伸手就抢黎初遥手里剩下的香蕉:“不许吃!”

  “你不要我为什么不能吃?”

  “就不行!给我!我拿去丢也不给你们吃!”

  “什么!你要丢掉的话我就不送你了!”

  “你已经送过了!”

  “你又不原谅我!我为什么要送你!”

  我们两个一人拉一边水果篮,争抢着剩下的香蕉。

  “你们在外面吵什么?”韩子墨妈妈听到声音也出来了,黎初遥一见大人,便不敢放肆,吓的连忙缩回手,不敢再跟韩子墨抢,韩子墨冷哼了一声,仰着头得意的说:“我丢掉都不给你们…”

  他的话还未说完,忽然的就踩到刚刚黎初晨掉在地上的香蕉皮,整个人猛的一滑,咕噜咕噜就往下滚。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快的让人连眨眼的时间都没有,黎初遥和弟弟能做到的只是瞪大眼,傻傻的看着他滚下去。

  而他的妈妈也愣了好几秒后,才出发彻响云霄,呼天抢地的尖叫声:“啊啊啊啊啊啊啊!儿子啊!”

  那晚上,情况真的很混乱,混乱到黎初遥都不敢带着弟弟回家,在黑漆漆的楼道里躲了半天之后,才被妈妈拎着耳朵拽回了家,回家后自然是一顿好打。

  黎初遥想到了这,忍不住抬手摸了摸耳朵,那天,自己的耳朵都快给老妈拧下来了,疼的晚上都睡不着,后来听说韩子墨的腿也跌骨折了,心理才平衡了不少。

  “喂,喂,你发什么呆呢?”韩子墨戳了她肩膀两下,才将她从回忆的思绪里拉了出来。

  黎初遥抬头问:“嗯?什么?”

  “我问你叫什么名字,你怎么想这么久?”韩子墨问。

  黎初遥扬起嘴唇,笑着望他:“你真不知道我叫什么?”

  “不知道。”韩子墨摇摇头。

  黎初遥眯着眼睛笑:“我叫黎初遥,你认识我了么?”

  “我认识你?”韩子墨皱着眉头,使劲的盯着她看,可却一点也想不起来,自己和这个女孩在哪里见过。

  黎初遥见他用力回忆的样子,抿着嘴偷笑,这家伙真呆,连自己发誓一定要报复的仇人都忘了。

  第二章:初晨,那个叫李洛书的孩子挺可爱

  那天之后,黎初遥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总是会想起韩子墨,他鼓着嘴巴气恼地抗议自己叫他呆子。他央着她说出自己是什么时候认识他的时的样子,他傻傻地不停着猜着自己是他的同学,同学的姐姐,他的邻居?而她只是不停地摇头。

  黎初遥想到这里就会笑,林雨取笑她说:“你这不会是情窦要开了吧?”

  “去去,是情窦初开,拜托你多看看书吧。”黎初遥瞪她一眼,然后又否认道:“谁情窦初开了,你别乱用成语好吗?我这是想,这家伙怎么能这么笨呢,这都想不起我来。”

  林雨笑着扬扬拳头道:“那是因为你当年下手太轻,要是我,直接再打断他三根肋骨,这样绝对能保证他记得我一辈子。”

  “噗!你真是太狠毒了。”

  “必须的。哎,对了,那韩子墨伤好了之后没去找你报仇?”

  “没有,他爸爸当时弃政从商了,没过多久全家都搬走了。”

  “怪不得这么轻易就放过你了。”

  “是啊。”黎初遥歪着头,望着窗外明媚地阳光,微微地闭上眼睛。心想,要是当时他没搬走的话,不知道会怎么样呢?估计伤一好就会杀上门来报仇吧。

  可是现在他连想也想不起来了。

  若是他想起来,会怎么样呢?会不会再来报仇呢?

  她猜来猜去,这一切的猜测,渐渐地,都演变成了一种莫名地想见他的执念。

  想见他,想见他,想再见他一次。

  为了这个目的,年纪小小的黎初遥,无师自通的学会了利用李洛书,以前黎初遥对他并不是太好,甚至还带着三分嫌弃和厌烦,可为了见到不是一个学校的韩子墨,黎初遥开始用各种方法,让李洛书在她家里多留一会,这样时间晚了,韩子墨可能会来接他回家。每次黎初遥干这事的时候,都会想到那道变态测试题里的妹妹。

  黎初遥觉得自己挺卑鄙的,可是转身又会很啊Q精神的安慰自己,每个人年少的时候,总会对某件事,或者某个人,产生一种执念吧。

  “姐,你在发什么呆?”弟弟黎初晨打断黎初遥的沉思,黎初遥眨眨眼睛,笑道:“我在想数学题,你要帮我解吗?”

  弟弟连忙往后靠了靠:“才不要,你的题我哪里做的来,何况还是数学。”

  “哼,做不来还打扰我想解题思路。”黎初遥点着他的鼻子佯怒道:“本来都想到了,你一打扰就又忘记了。你说,怎么办吧”。

  “那你再想想呗。”黎初晨陪着笑脸道:“这种小题目,我相信姐姐你眨眨眼就能解开了。”

  “贫嘴,去,下去给我买袋瓜子上来就算了。”

  “哦。钱呢?”

  “恩?”黎初遥眯着眼睛看他,跟她要钱?

  弟弟缩着脑袋,自认倒霉的鼓着嘴巴下五楼买瓜子去了。

  “初遥姐,你看的好像是物理书。”李洛书独特的声音传来,黎初遥转头,挑着眉望他,一副又怎样的表情。

  李洛书摸摸鼻子,装着什么都没说的样子,继续写作业。

  黎初遥满意的笑笑。

  弟弟没一会就跑回来,大气都不喘一下,就将一包瓜子扔在桌面上:“姐,瓜子。”

  “乖。”黎初遥抬手摸摸他的脑袋,开心的拆开袋子,倒了一把给他,又给自己倒了一把,然后给李洛书倒了一把。

  黎初遥和弟弟都习以为常的一边吃瓜子一边看书,只有李洛书愣愣的看着面前的那一滩瓜子,一动不动的。

  黎初遥不在意的磕着瓜子问:“你怎么不吃?”

  李洛书抬起眼,望着黎初遥,忽然的,就那么毫无预计的笑了,黎初遥磕瓜子的动作停住,连弟弟都愣住,然后不敢相信的擦擦眼睛。

  “姐,我好像看见李洛书笑了。”

  黎初遥点点头,认识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见他笑呐,而且不经常笑的人,忽然笑起来的感觉和那些每天乐哈哈的人的笑容完全不一样,像昙花一般的惊艳美丽,让人措手不及。

  “李洛书,你在高兴什么?和我说说。”黎初晨拉着他的手臂问:“难道你喜欢吃瓜子?那我多给你点。”

  弟弟将自己面前的瓜子抓起来都堆到他面前。

  李洛书连忙将自己的那一把护住,不让黎初晨手里的瓜子和他的混淆:“不用的,够了。”

  “那你高兴什么呢?”黎初晨追问道。

  李洛书低着头不说话,过了一会,他轻轻看了黎初遥一眼,然后撇开眼神,抿着嘴唇说:“因为,姐姐给我们的一样多。”

  黎初遥微怔,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这样说,黎初遥的心忽然软了下来,甚至有些小小的内疚,之前那么那么的偏心。

  “以后都一样多,好了吧。”黎初遥抓抓头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说的好像自己之前虐待你一样,哼。”

  “哈哈,姐,你对李洛书是没对我好。”

  “废话,你是我亲弟。”黎初遥瞪他:“不过,你要是不介意的话,从今天开始,我要对李洛书比对你更好啦。”

  “不行!姐姐要永远对我最好!”黎初晨大声叫。

  “多大人了还撒娇,给我好好写作业,今天的数学题解不出来,看我怎么收拾你。”黎初遥在他头上敲了一下,严厉的说。

  黎初晨摸摸脑袋,咬着笔头继续写他的作业去了,房间里再没有人说话,都安静认真的看着自己的课本,偶尔有轻轻的嗑瓜子和翻动书页的声音。窗外,天色渐渐黑了下来,时针也指向九点,李洛书收拾书本,准备回家,黎初遥却给黎初晨出了一道特别难的奥数题,黎初晨自然解不出来,黎初遥便让李洛书解解看。

  李洛书花了一小时也没解了出来,黎初遥嘴上骂他们真笨,其实心里清楚,这是初一的数学竞赛题,他们当然解不出,黎初遥在纸上洋洋洒洒地将解题过程和答案写了出来,这时时针已经指向十点半了。

  “好啦,这题就该这么解,懂了吗?”李洛书沉思着点点头,黎初晨一副完全不懂的样子,黎初遥敲了敲他的脑袋:“笨啊。”

  “李洛书,时间太晚了,你一个人回去不安全吧。”黎初遥一本正经的,缓缓说出最终的目的:“要不要打个电话,叫你哥哥来接你啊?”

  啊,你们一定不知道,十四岁的黎初遥,是这样一个思虑慎密又心机颇重的孩子吧,可就是这个年纪,黎初遥用尽所有小聪明,只为见那个漂亮的少年一眼。

  可是,她的如意算盘打的厉害,也没有李洛书这孩子的固执厉害,他总是淡漠的拒绝一切对韩子墨的联系,不管是求助也好,找麻烦也好,但凡黎初遥说到韩子墨,他的回答总是千篇一律:不用、不要、不好。

  总之,就是不。

  无奈之下,黎初遥只能放任这个刚满11岁的孩子,在深夜12点,独自走路回家。

  “你真的不怕吗?”黎初遥站在小区门口,不放心的望着马路上昏暗又悠长的前方:“真的不要我骑车送你?”

  “不要。”李洛书的拒绝依然干脆。

  “为什么?”

  “我不怕。”李洛书将书包背好,望着黎初遥说:“真不怕。”

  “那你路上小心。”黎初遥将口袋里剩下的一些瓜子抓给他:“呐,这个给你路上吃。”

  他伸出双手摊开在黎初遥眼前,前几日割出来的两条疤痕赫然出现在黎初遥眼前,黎初遥猛的皱眉,用空出来的手,伸出手指轻抚他手心的疤痕,那疤痕刚结痂,像两条丑陋的黑色蜈蚣,斜在虎口和手腕之间,疤痕硬硬的,有些刺手。

  黎初遥皱着眉,心想着这该有多疼啊:“为什么要这样呢?”

  夜色下,黎初遥忍不住问他,为什么要这样?

  李洛书抬起手掌,轻轻抓住黎初遥的手摊开,他认真的望着黎初遥的手,用手指轻抚黎初遥手心中的掌纹,用特有的清冷声音道:“因为想和大家一样。”

  “什么?”黎初遥不懂。

  他没在解释,转身说:“初遥姐,我走了,瓜子你留着自己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