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借势(熊广平)熊广平黑孩儿还珠楼主拈来串串心疼楼采凝蒙面之城宁肯天心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都市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第4章

  说完,他不再等黎初遥说话,一溜烟的跑进昏黄的马路上,小小的身影,却跑的特别快,一下就没影了。

  而黎初遥,却在小区门口站了好一会,看着他的背影一直想着他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后来,日子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着,一晃眼黎初遥马上就要初中毕业,而黎初晨也要小学毕业了,一直对我们实行放养政策的爸妈也开始关心起她们的学习来,妈妈找了一天休息日特地去了黎初遥和弟弟的学校,向老师了解了她们的情况,黎初遥从小成绩就是拔尖的好,老师自然没话说,只是可怜了弟弟,老师说他成绩差爱讲话,还喜欢打架闹事,一番话把黎妈气的头发都竖起来了,直接从学校扯着弟弟的耳朵拖回家,回来后恨恨收拾了一顿,并且决定亲自抓弟弟的学习,以后黎初晨放学直接去医院的值班室学习,她亲自教导,什么时候门门考到90分,什么时候才放他自由。

  黎初晨是哭天抢地的闹了一番,可惜没效果,这事就这么定了,也因为这样,黎初遥小妈妈的责任便暂时交了出去。

  晚上不用去弟弟学校接弟弟放学,也不用煮三个人的饭菜,黎初遥一开始觉得挺好的,乐得轻松,可是没过半个月就有点不习惯了。

  她有点想弟弟了,实在是因为弟弟每天跟着妈妈回到家都已经晚上十一点了,她早就睡了,姐弟俩连面都很少碰上。

  一天放学,天空开始下去细雨,慢慢的凝结成雪子噼里啪啦的打在行人的身上,黎初遥看着天色,担心初晨没有带伞,便骑着自行车往医院去了,顺路还给他买了最爱吃的烧饼,踹在大大的羽绒服口袋里,骑到了医院。

  由于是风雪天,又是晚上,来看诊的病人不是很多,黎初遥一会就在妈妈急症室后面的一个小办公室里找到了黎初晨。

  他正埋着头认真看书,黎初遥悄悄的推门走了进去,将口袋里的烧饼拿出来,放在他的课本上,他抬起头,看见黎初遥,满眼的惊喜:“姐!姐!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带伞了没。”黎初遥笑着说。

  “我又不是李洛书那个笨蛋,怎么可能会出门不带伞呢。”弟弟拿起烧饼,开心的吃起来。

  “哦,李洛书没带伞么?”黎初遥笑了笑,忽然想起这个孩子她也好久未见了。

  “是啊。李洛书最近就像没魂了一样,经常忘记带东西。”黎初晨亲热的拉着自己的姐姐,滔滔不绝的说着话,黎初遥含笑的听着,不时陪着他哈哈大笑起来。没一会妈妈进来了,见黎初遥来了也没生气,领着黎初遥和弟弟去医院食堂吃了晚饭,才让黎初遥回家,黎初遥走的时候妈妈嘱咐她路上小心点。

  骑上车,发现雪已经停了,从医院到家不过一刻钟的时间,黎初遥将车子在楼下停好,一边走,一边脱下围的厚厚的围巾,步伐轻快的爬上五楼,因为是老式的单元楼,楼道上的路灯灯泡被没公德心的住户私自下了去,到了家门口,黎初遥拿出钥匙摸索着钥匙孔,忽然感觉到右边楼道上好像有人?她家明明在五楼,楼上已经没有住户,楼上的阶梯上怎么可能有人呢?

  黎初遥蹬着一团黑漆漆的楼道,紧张的问:“谁在那边?”

  过了好一会,无人回答。

  就在黎初遥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忽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发出:“初遥姐…”

  毫无预计的声音吓的黎初遥手中的钥匙叮当一声掉在地上,等黎初遥辨认出声音的主人后,才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胸口,望着楼上的阶梯问:“是李洛书吧?”

  “恩。”阶梯上传来微弱的应答声,黑暗中黎初遥听见他扶着墙壁站起来,一步一步的走下阶梯,黑暗中他的轮廓渐渐清晰,一个月余未见,他好像长高了很多,12岁的孩子,已经快和黎初遥一般高了。

  李洛书没说话,弯下腰来,将落在地上的钥匙捡起来,递给黎初遥,黎初遥伸手接过,指尖碰到他的手指,冷的像冰块一样。

  黎初遥轻声问:“这么冷的天你怎么在这儿啊?来找初晨吗?他没和你说他最近都在医院学习吗?”

  黎初遥一边问一边打开房门,伸手将家里靠门边的开关打开,温暖柔和的灯光一瞬间照亮了黑暗的楼道,黎初遥转头望着李洛书,他正低着头,身上还背着书包,好像还没回过家去。

  “李洛书?”黎初遥轻声叫着这个沉默寡言的孩子。

  “恩。”他轻声应黎初遥,抬起头来说:“我有些事找他,忘记他不在家了。”

  “哦。那你明天到学校在和他说吧,他要到11点多才能回来呢。”

  “恩。”李洛书点点头,没动,过了一会,抿着嘴抬起头来看了黎初遥一眼,然后说:“那,那我走了。”

  他额前的刘海湿露露的,身上的衣服颜色也异常的深,像是进了雨水,他的双手紧紧的握着,像是攥紧手心最后一点温度一样,他转过身,一步一步的往下走着,步伐好像因为身上的雨水变的更重一般,他走的那么慢,那么沉重。

  黎初遥也不知怎么的,忍不住开口道:“李洛书,你要不要进来暖和暖和再走?”

  李恋听到黎初遥的话,顿了一下,也没说话,只是忽然转身过来,以和刚才截然不同的速度咚咚咚的跑上楼来,从黎初遥身边擦过,钻进她温暖的家。

  他从她身边过去的时候,她好像看见了他弯弯的唇角,带着一丝曾经让黎家姐弟惊艳的笑容。

  回到屋里,黎初遥将书包和围巾放下来,从房间翻出热水袋装了满满一袋热水递给他捂着,又翻出黎初晨的厚棉袄披在他身上:“你衣服都湿了,先换初晨的穿吧,别冻感冒了。”也许是因为有弟弟的缘故,黎初遥总是不自觉照顾人。

  李洛书坐在沙发上,默默地接受着黎初遥递给他的所有东西,他被冻的苍白的脸色,因为暖意,也渐渐有了血色:“谢谢。”

  他虽然话很少,但是礼仪还是周到的。

  “不用。”黎初遥笑了笑,打开书包翻出课本,开始写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他抱着热水袋,安静的坐在沙发上,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说。黎初遥怕他觉得尴尬,一直不停的试图找话题和他聊天,可是效果不佳,少了初晨这个润滑剂,他们的相处变的更加干涩。

  黎初遥翻着英语课本找到今天要抄写的单词,一边抄一边问:“最近这段日子,放学后你都是直接回家的吗?”

  “没。”

  “那你去哪了?”

  “没去哪。”

  “没去哪是哪?”

  “学校。”

  “一个人在学校玩啊。”

  “恩。”

  “一个人有什么好玩的。”

  “…”

  李洛书不说话了,黎初遥也不知道说什么,在找到下一个话题前,黎初遥努力的埋头抄单词,抄了一整页的英语单词后,黎初遥听见他小声的叫:“初遥姐。”

  “恩?”每次他这样叫黎初遥,黎初遥都会觉得,他好像在像黎初遥求助一般,但是他的样子却还和平时一样,那么的安静漠然。不像黎初晨,求她的时候总是扯着她的衣袖,抱着她的手臂,漂亮的眼睛闪亮闪亮的看着她,软软的叫着:“姐姐,姐姐,求求你了。”

  那一副死皮赖脸的样子,每次用出来,每次奏效。

  他叫了黎初遥一声,又不吭声了,咬着嘴唇,将手里的热水袋揉来捏去,好像在挣扎,在犹豫,在琢磨着接下来的话要怎么说。

  “怎么了?”黎初遥放下手中的笔,认真的看着他,他抬起头来,也不知什么时候,他的发型变了,刘海依然很长,却已经不会将眼睛全部遮住,只是斜斜的盖住眼角那一点,五官也变的立体清晰起来,挺直的鼻梁,薄薄的嘴唇,刀刻一般的脸庞,混合着还未长熟的英气和少年特有的俊秀,好看的让人移不开目光。

  这是李洛书么,只是换了个发型而已,怎么感觉变化那么大?

  “初遥姐,我能不能…”李洛书看了黎初遥一眼后,撇过眼神继续说:“能不能以后继续到你家里来。”

  “耶?”黎初遥疑惑的望着他。

  “我,我不会要你去接的,我…我自己来,自己走来就行了。”李洛书急着说:“也,也不用在你家里吃饭,你也不用特地早点回来…我,我可以在门口等…”李洛书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的声音黎初遥几乎听不见,只能从他的嘴型判定道:“这样…可以吗?”

  黎初遥眨眨眼睛,有些不解的回答道:“可是初晨又不在家…”你来干嘛?后面半句黎初遥在他失望的眼神下,默默地咽了回来。

  李洛书抿抿嘴巴,有些干涩的道:“也是。”他说完又低下头,一动不动地盯着手里的热水袋。

  黎初遥有些懊恼的抓抓头发,后悔刚才那样没用大脑又直接的回答,其实想想,他这么想来自己家,肯定是因为没地方去啊,不然自己家有什么好的,值得他念念不忘的想来。

  “其实…也没什么不可以的。”黎初遥笑着补救道:“你想来就来嘛,我很欢迎你的啊。”

  李洛书抬起头,盯着黎初遥的眼睛看,好像在问黎初遥是真的吗一样。

  黎初遥点点头:“当然是真的啦。”

  于是,他望着黎初遥,终于又笑了。

  当时,黎初遥想,也许他其实是个很容易满足,又很爱笑的孩子呢。

  “啊,对了,你吃饭了没有?”黎初遥忽然想到,他也许还没吃饭呢。

  果然,李洛书摇摇头,特期待的望着黎初遥。

  黎初遥放下书本,郁闷地想,自己果然是天生的劳禄命,刚走了个弟弟,老天又丢了个弟弟给自己伺候:“我去厨房看看有没有吃的。”

  黎初遥进厨房翻找了一下,找出妈妈留给自己的晚饭,打开炉子,放了个大锅在上面,将菜和饭一起倒了进去,加了点水,用筷子拌了拌,盖上锅盖等着。

  做这种咸稀饭,又简单,又省时,味道也还不错,等了一会,掀开锅盖,热气腾腾的稀饭在锅里冒着泡。

  黎初遥用两块布包着锅把,端到客厅叫道:“弄好了,快过来吃。”

  客厅里无人应答,黎初遥放下锅,抬头看去,只见李洛书窝在沙发上,紧抱着热水袋睡着了。

  “李洛书。”黎初遥走过去,摇了摇他:“你不能在这里睡啊,会感冒的。”

  李洛书的眼睛依然紧闭着,可看上去并不安详,原来苍白的脸色不知何时变的红晕起来:“李洛书?”黎初遥怀疑的伸出手去摸他的额头,手心刚碰到就觉得异常的滚烫。

  “怎么这么烫?是不是发烧了?”黎初遥又使劲的摇了他几下,他幽幽转醒,双眼迷蒙的看着黎初遥,清澈的双眼也变的通红一片。

  “初遥姐。”他望着黎初遥,迷迷糊糊的叫黎初遥的名字。

  黎初遥拉起他道:“不能在这里睡,去床上躺着。”

  他的身子很软,根本站不起来,黎初遥蹲下身,将他背在背上,他的体重意外的轻,一点也不费力的就将他弄进初晨的房间,让他躺在床上,将他身上的外套脱掉,伸手解他裤子的时候,昏迷中的他居然醒来,紧紧提着裤子不让黎初遥脱。

  黎初遥满脸黑线道:“你裤子都湿掉了,不能上床,快脱掉。”

  他像是听见了,又像是没听见,紧紧的提着裤子动也不动,黎初遥上前强硬的拉开他的手,一边手脚麻利的将他穿在湿漉漉的外裤脱掉,一边说:“有什么呀,黎初晨天天叫我帮他脱裤子。”

  李洛书像个小毛毛虫一般,蜷缩着,像床里面滚了滚,白皙的脸颊更加红了一些,黎初遥拉开被子将他整个人裹住,把四周压的不透风后,又找来温度计给他量了量体温。

  “38°5。”黎初遥皱着眉,担忧地望着他说:“看来,要找你家里人来了。”

  找你家里人…找你家里人啊…想到这几个字,黎初遥的心头就一阵暗爽,终于能见到韩子墨那个傻子了。

  黎初遥对天发誓,自己说这话的时候,一点私心都没有,只是,只是打电话的时候,偷偷的期待了一下,希望接电话的人会是韩子墨。

  结果,接电话的人果然是他。

  太久没听见他的声音,忽然在电话里听到感觉有些不像他的声音,他喂了好几下,黎初遥才问:“啊,你是韩子墨吗?”,

  “我是,你是哪位?”

  “我是黎初遥,还记得吗?就是李洛书同学的姐姐。”黎初遥连忙说着,就怕他说忘记了。

  “啊,记得记得,当然记得啦。”韩子墨的声音很欢快,让人听着就觉得开心。

  “呵呵,是呢。”黎初遥在电话这头笑了。也不知为什么,他连说的几个记得,让她心里有些开心。

  “有什么事吗?”韩子墨问。

  “那个,李洛书发烧了,在我家躺着呢,你能来接吗?”

  “啊,这小子真是的,昨天就病着,让他今天别去上学了,他还跑去。”

  “是吗?昨天就病了呀,那还不淋雨,怪不得烧的这么厉害呢。”

  “好啦,麻烦你照顾一下,我马上就到,你家在哪啊?”

  “啊,我家在琳阳路34-1号,2幢501室。”

  “好的,我现在就过去。”

  黎初遥挂了电话,就去卫生间弄了一盆凉水,将毛巾放进去,浸湿了再捞上来拧干,冰冷冷的敷在李洛书额头上。

  李洛书被冰的轻哼一声,很不安稳的伸手想把毛巾抓下来,黎初遥连忙将他的手拉住,按了下来:“乖,没事的。忍一下就不冰了。”

  他好像听见了黎初遥的声音,又沉沉睡去,只是手却反过来紧紧的抓住黎初遥的手,没有放开。黎初遥等他睡熟了,才将手抽了出来,抽出来的时候,感觉到他手心那道伤口突起。黎初遥好奇的将他的手翻开,他的手心的伤口,已经痊愈,只留下了一条扭曲的肉虫从虎口一穿过手心直到手腕,长长的一条,摸上去软软的,看着也并不可怕,只是,黎初遥清楚的记得,那个伤口有多大,缝了多少针,留了多少血。

  “这孩子,傻傻的。”黎初遥忍不住感叹道,语气里带着一丝自己未察觉的怜惜。

  韩子墨是在半小时之后到的,他穿着大红色的长款羽绒服,就像冰天雪天里的一抹火光,照着人心头暖洋洋的,他跳着脚儿进门,一边摇着头上的雪花,一边吐着舌头说:“哇喔,好冷。”

  黎初遥抿着嘴唇笑了,其实她平日里也不是这般爱笑,只是见到他就忍不住想笑。

  “有这么冷么?我怎么没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