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雌性的草地严歌苓我们这一代年轻人叶辛野有蔓草范淑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都市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第5章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第5章

  “你出去走一圈试试。”韩子墨抖了两下问:“李洛书呢?”

  “在里面睡着呢。”黎初遥指指房间里面。

  “严重不严重啊?”李洛书一边往里屋走一边问黎初遥。

  “还好吧,我给他吃了退烧药。”

  韩子墨走过去,一手掀起李洛书头上的湿毛巾,一手探了探他额头的温度,凝神了一会:“唔,感觉不那么热了,等我爸开车过来了再送他去医院。”

  “你爸什么时候来?”

  “等一会吧,他还没下班。”

  “哦。”黎初遥点点头。

  两人站在床边,一时无话,黎初遥指指客厅道:“我们先出去吧,别吵着他了。”

  韩子墨点点头,两人一前一后走了出去。黎初遥请韩子墨坐在沙发上,韩子墨没坐一会就开始不停的跺脚,黎初遥家里没开空调,呆惯了空调房的韩子墨自然是呆不惯。

  黎初遥见他冷的吃不消,便起身给他装了个热水袋,韩子墨接过热水袋,拉开羽绒服塞了进去,热水袋的温度一下暖到他的心里,他舒服的深吸一口气,被冻的皱在一起的五官也舒展开来,神采奕奕地笑着。黎初遥抿着嘴唇,有些不自在的撇开眼去,不再直视他,耳边,听见他用懒懒地声音,享受一般地说:“好暖和,谢谢你啊。”

  “不用。”黎初遥没说话,明明天气这么冷,可是她却感觉脸上有些燥热起来。

  韩子墨抱着热水袋四处看了看说:“你家怎么就你一个人啊?”

  “我爸爸妈妈经常要上夜班,弟弟在妈妈单位。”

  “那你爸爸妈妈是不是都不管你的啊?”

  “算是吧,我和他们之间有时差。”

  “你真幸福!”韩子墨激动起来,一脸羡慕的望着黎初遥说:“我真羡慕你!”

  “我有什么好羡慕的?”

  “哎呦,你不知道啊,我爸爸妈妈天天盯着我,烦死了。”韩子墨皱着眉说:“我都初三了,我妈还天天送我上学,丢死人了!”

  “噗!不是吧!”

  “就是的啊!”韩子墨说:“还有我爸,也老是跑去学校接我放学。”

  “那你让他们别去啊!”

  “我当然让他们别去了,为这事我还发了好大一次火,结果后来你猜怎么的?”

  “怎么的?”

  “我妈妈扮成保姆开车送我上学,我爸爸装司机接我放学。”

  “哈哈哈哈!”黎初遥大笑:“要不要这么夸张啊,我小学一年级就不要我爸妈送了!”

  “哎,没办法,我爸四十多岁才有的我!本来就重视我,小时候我还被人打折过手脚,那之后,就更重视我了,重视的我都受不了了。”韩子墨说道这里的时候,黎初遥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特别不自然的揉了揉鼻子,感情自己给他造成过不小的麻烦呢。

  “你爸妈也是爱子心切嘛。”黎初遥安慰道。

  “我倒是希望他们少爱我一点。”韩子墨还没说完,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只见他掏出一个手掌般大小的黑色手机,在那个年代,真心少见。

  韩子墨接电话的神态很不耐烦:“是啊,我已经到他同学家了。”

  “没有冻到啦,不冷啦,你真啰嗦哎。”

  “哎呦,我不是叫你来接我的啊,我是叫你来送李洛书去医院啦。”

  “什么?小病不用去医院,你是医生啊,你不看就知道不用去医院?”

  “现在是不太热了,但是万一晚上复发呢?”

  “行行行。随便你吧。”韩子墨和电话另一头的父亲争执了半天,最后似乎被劝服了,他抬头无奈地望着黎初遥说:“我爸说不用送李洛书去医院了,外面冷,跑来跑去会加重病情的,如果明天早上还烧,再送去,我爸说,李洛书晚上就放你家里睡了,可以吗?”

  黎初遥倒是没有拒绝,只是心里却在为李洛书抱屈,那孩子病了两次,上次手上缝针在医院呆了两天,可他家人却一次也没来过。这次,他伯父人都到楼下了,却连看也不上来看一眼。

  “那李洛书晚上就麻烦你了哦,我先走了,有什么事再给我打电话。”

  到了玄关处,他挂了电话,扶着墙穿上鞋子,微笑的和黎初遥道别,打开门走出去后,忽然回过身来说:“对了,我把我手机号给你吧,下次你有事可以直接打我手机。”

  “啊,好啊。”黎初遥握着拳头,使劲压抑住脸部的表情,不让自己笑的太开心。

  “139xxxx1120。”韩子墨很快的报出了他的手机号:“你拿纸记一下,别忘记了。”

  “不用,我记的住。”黎初遥天生的记忆力就好,特别是对数字,记的牢又算的快,小时候还凭着这招,被选送到省里参加过一个叫“小神童”的电视节目。

  韩子墨刚出门,黎初遥便连忙走到窗边,探出头往下看,雪子不时的打进黎初遥的衣领,在黎初遥的颈间化开,冰凉冰凉的,只是这凉意压不住她心中的欢喜。

  楼下,还是那辆黑色的轿车,轿车里走下来一个微胖的中年男子人,他撑着伞,小心的踩在潮湿阴滑的路上,稳步向前走着,当他看见从单元楼里出来的韩子墨时,连忙小跑上前,给他撑着雨伞,将大半伞面打在他的头顶,自己的半个身子都暴露在雨雪中,韩子墨也挺孝顺,使劲的将伞往父亲那边推,看父亲坚持给他打着,就快速从伞下跑出来,冲到车边,打开门钻了进去。

  那微胖的中年男子也跟着进了车里,没一会车子发动了,缓缓地,缓缓地,消失在黎初遥的视线里。

  黎初遥收回脖子,关上窗户,将后脖颈上的雨水擦干净,心里想,韩子墨的父亲对他可真好。说到老爸,黎初遥忽然想起,黎初遥已经快三天没见着他的面了。黎初遥连忙来到电话机旁,给爸爸打了个电话过去,爸爸接了电话,黎初遥特关心的问他冷不冷,吃了没,饿不饿,结果老爸不耐烦的回答黎初遥一通,叫黎初遥做完作业就早点睡觉吧!那语气,那音调,简直和韩子墨敷衍他爸爸的语气一模一样。

  黎初遥有些恼怒的挂上电话:“哼,臭老爸!关心你你还嫌我烦。”

  回到弟弟房间,望着床上睡的并不安稳的孩子,用手心试了试他额头的温度,还是有些微热,收回手,轻轻地叹了口气。韩子墨的父亲对他可真好,可是对李洛书却未免有些太过无情,不过,他又不是他亲生儿子,倒是也可以理解。

  只是,李洛书的父母呢?

  为何从来未听他提起过,也从来没见过,即使这些年,他在她家里流连的再晚,他父母也从来没找过他…

  这孩子,明明和初晨一样小,一样漂亮可爱,却没有一个人,像自己疼爱弟弟这般疼爱他呢。

  第三章:初晨,你笑一笑我便忘记所有不愉快

  第二日,正是周末,黎初遥睡的正香的时候,弟弟已经被妈妈扯着耳朵拎起来,带着一块上班去了,睡梦中黎初遥听见弟弟及其不情愿的哭声和讨饶声:“妈,妈,今天周末,你就让我在家呆着嘛,我会好好学习的!外面冷死了!我不去医院,不去医院!”

  “黎初晨我告诉你,你别找打啊!快走!”妈妈严厉的态度毫不松动。

  “姐,姐——!”弟弟的求救声传进黎初遥的耳朵,黎初遥翻了个身,捂着被子继续睡,黎初遥知道,黎初遥就是起来也没用,妈妈的在家的地位和权威是不容挑战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外面安静了下来,迷迷糊糊的黎初遥又睡了好一会,等黎初遥再次睁开眼睛时,天已大亮,黎初遥捞起床边的闹钟一看,早晨10点36分,黎初遥抓抓张长了很多的短发,坐起身来,只见李洛书侧着身站在窗边,身后是一片白茫茫的雪景,他迎着光亮微微的低着头,细碎的刘海垂在额间,漂亮的双眸半垂着,长长的睫毛在光影中扇动,他的手中握着一团雪白,唇角带着一抹温和的微笑,这样的李洛书,纯净漂亮的和窗外的白雪一样。

  他像是知道黎初遥醒了,转过身来,望着黎初遥,轻声叫:“初遥姐。”

  “呃。”黎初遥一怔恍惚,傻傻的打招呼:“早啊。”

  他走过来,伸手,将手中捧着的一团雪白递向黎初遥,黎初遥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个手掌般大小的小雪人,雪人虽小,却做的很精致,黑色的玻璃球眼睛,长长蓝色鼻子是用笔套插上去的,微笑的嘴巴,是一条红色的布条,它还带着用纸叠好的红色帽子和围巾。

  “哇!好可爱!”黎初遥忍不住赞美道,伸手接过,一阵冷冽透心的冰凉感让黎初遥的睡意彻底全无。“好冷。”黎初遥苦着眉头道。

  “那给我吧。”李洛书连忙伸手来接,黎初遥躲过:“不用不用,给我在玩玩。你怎么在我房间里啊?”黎初遥看着小雪人奇怪的问。

  “呃…恩。”李洛书的回答等于没有回答。

  不过黎初遥也已经习惯了他这般寡言少语,黎初遥自行猜测他在这里的原因一定是饿了,想来叫自己起床做饭给他吃,又不好意思叫自己,所以在自己房间等着。

  “你是不是饿了?”黎初遥问。

  李洛书看了黎初遥一眼,想了想,然后点点头。

  “你身子怎么样了?还发烧吗?”黎初遥对他招招手,他弯腰下来,黎初遥伸手探向他额头,刚触碰到,他就微微向后让了让,黎初遥疑惑的望着他,他抿抿嘴唇,又主动贴了上来。黎初遥用手量了量温度,感觉并不是很烫:“等下再用体温计量一下,你先出去,我换好衣服就起来给你做饭。”

  “好。”

  早上,哦,不,应该说中午吃完饭,李洛书坐在沙发上和黎初遥看电视,没有一点想回家的意向,下午两点的时候,林雨到黎初遥家里串门,看见李洛书到也习以为常,她来黎初遥家的次数并不比李洛书少,和李洛书也算是熟人了,只是两人并未说过多少话。

  林雨说她没有黎初遥这般耐心好,能照顾这种阴阳怪气有自虐倾向的小孩,比起李洛书她更喜欢黎初遥弟弟黎初晨。

  林雨说,如果黎初晨像春天的晨光一般温暖的话,那么李洛书就是冬天的落日般毫无温度。

  下午两点的时候,韩子墨打电话来说,他一会来接李洛书回去,黎初遥点头说好,心里为又一次能见到他而开心,就连脸上都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

  林雨看见黎初遥的笑容,非常八卦的扑过来问黎初遥:“怎么了,发生什么好事了,笑的这么淫荡!”

  黎初遥捂着脸瞪她:“什么叫淫荡!哪里有了!”

  “咦咦本来就有,别不承认了快说快说。”

  黎初遥被她弄的没办法,只能如实说出韩子墨要过来。

  她一副恍然大悟加果然如此的表情道:“哈!我就知道!少女怀春总是那个那个什么?”

  “少女怀春总是诗”

  “哎,不管啦,反正啊!你也算是守得明月见明开!总算没白对李洛书那小子好!”

  “是守得云开见月明,拜托,你学点文化好吗?”

  “哎呀!你别总是纠正我的成语!不就是你经过很久的努力,终于靠李洛书又再次见到了韩子墨!”

  “喂!”黎初遥皱眉:“你别说的这么…”

  黎初遥的话还未说完,眼角的余光忽然瞄见初晨房间的虚掩着的房门微微地颤动了一下,门缝里黑暗黑暗的,什么也看不清,但也不知道为什么,黎初遥就是感觉到了,他在门后。

  他就在门后…

  黎初遥开始慌了,脸上燥热燥热的,那种感觉就像是偷东西被现场抓住了一般,特别的尴尬,想解释却又无从说起,黎初遥向门边走了一步,但是房门却从虚掩状态缓缓关上。

  黎初遥的心开始缓缓往下沉,一点一点的,难受的紧。

  那之后,李洛书再也没出房间门,直到韩子墨来接他,他低着头,没看黎初遥一眼,就那样走了。黎初遥想,这个自尊心极强的男孩,再也不会来自己家了,再也不会用那种清冷却异常温柔地声调叫黎初遥初遥姐,再也不会可怜巴巴的望着黎初遥问:你能不能,能不能让我到你家里来?

  就算那时的黎初遥还很小,很小,却也懵懂的知道,自己失去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

  那之后过了很久,李洛书再也没有来过黎初遥家,一直到黎初遥上了高中都没再见过他一次。黎初遥的高中还是在一中上的,他们那届,学校为了建塑胶跑道,放宽了政策,特地在初中高中各开了两个特长班,专门招收成绩不达标却有其它体育音乐美术等特长的学生,其实说是特长班,但实际上却是为了让分数不够却有钱的学生买进来,记得那年,差一分要交一千块,当年的黎初遥看着自己那超出分数线200多的成绩单想,要是这些分能卖就好了,或者,分给黎初晨也好啊。

  黎初晨差了二十八分,没能考进一中,老爸在家抽了两天的烟,和妈妈商量了很久,最终决定给弟弟一个好的教育环境,开学那天他骑着老式自行车,去银行把家里存折里的钱都取出来,厚厚的一包,带着姐弟俩一起去一中报名。

  黎初遥记得爸爸交钱的时候,黎初晨的眼睛通红通红的,拉着她的衣摆,躲在她身后,特小声特小声的说:“姐姐,对不起。”

  黎初遥愣了下,心中一片柔软:“傻瓜,你和我说什么对不起呢。”

  “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学习的。”弟弟的声音里带着深深的自责和后悔还有着沉沉的决心:“我再也,再也不会让爸爸妈妈为我花这么多钱了。”

  黎初遥没有像往常一样转过身去安慰他,黎初遥觉得上了初中的黎初晨,已经是个大男孩了,大男孩的眼泪,不可以轻易被女生看见的,对不对?

  黎初遥微笑的望着前方,轻声说:“恩,姐姐相信你。”

  只要你有这个决心,爸妈花这笔钱,就不冤枉。

  正式上课前,爸爸妈妈特地给黎初遥买了两套新衣服和一辆时尚的自行车,黎初遥的那辆二四大杠的自行车,终于淘汰给了黎初晨。

  阔别了3年,黎初晨终于又盼到了和姐姐一起上学的日子,可每次黎初遥骑着闪亮的新自行车,弟弟骑着嘎吱嘎吱的破自行车时,黎初遥都觉得有些不好意。但黎初晨却无所谓,他早已习惯姐姐用新的,他捡旧的。

  “姐,我在初一八班呢。你原来在几班的?”弟弟心情很好,一路和黎初遥问着问那的。

  “我以前在一班。”黎初遥笑着回答。

  “啊,李洛书现在也在一班,一班都是成绩最好的学生吧。”弟弟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