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最好别爱我席绢心动·动心(下)惜之中国式秘书3丁邦文狂恋沸腾100度C惜之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都市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第9章

  韩子墨神秘的笑笑:“嘿嘿,早上我花了1000块钱,在菜市场找了大妈,冒充你老妈,待会我们一起去学校,老师要告状就让她告好了,没事儿。”

  黎初遥皱眉道:“你说什么?”你找人冒充我妈?”

  “是啊。”韩子墨点头:“你不觉得这个办法很好么?”

  “好什么呀?”黎初遥差点一巴掌呼在他的俊脸上:“就算这次蒙混过关了,下次怎么办,每学期都要开家长会的,到学期末老师一看,得,前后两个妈不一样,到时候怎么办。”

  “也是。”韩子墨吸着豆浆,一脸沉思,忽然他的眼睛一亮,一脸笑容的说:“有了!我们可以长期包下她,出席一次家长会就给她1000,等高中毕业不就好了么?”

  黎初遥冷哼道:“你不如把七千块钱给我,我回去给我妈打一顿得了。”

  “行啊,只要你不生气就行。”韩子墨倒也爽快,拿出钱包就想掏钱,被黎初遥一巴掌打开:“你傻不傻啊,我开玩笑呢。”

  韩子墨愣了愣,有些不高兴的道:“我哪里傻了。”

  “随随便便就要掏7000块钱给人家,不叫傻叫什么?”

  韩子墨不削道:“不就是钱么,我又不差这点。”

  “…”黎初遥彻底无语了,你看他说的多轻松,不就是钱么!真是视钱财如粪土了!

  韩子墨见她不语,凑过去问:“你怎么又不说话了?”

  “哎,你走开啦,没看见我在烦恼么!”黎初遥瞪他一眼,这家伙怎么一点眼力见都没有,这事不解决她连学校也不能去。

  韩子墨低下头来想了想说:“要是你不想找人冒充你妈妈,那就老实和她说吧,我陪你一起去,我和你妈承认错误,就说是我偷看你的,你不知道,你把责任都推到我身上,你妈妈要打的话就打我好了。”

  黎初遥看着他犹豫道:“这样真的好么?我妈妈可能真会打你的。”

  “没事,我皮糙肉厚不怕疼的,本来就是我害你的,打我也应该,男人嘛,自己惹出来的祸自己承担。”

  黎初遥低头,叹了口气道:“其实这事也不能都怪你,我也有错,是我要给你抄的,班主任说的没错,我是应该得些惩罚的。”

  “惩罚你什么呀,都惩罚我好了。”韩子墨一把拉起她说:“哎呦,走啦,别想了,快点开车载我去你家负荆请罪去。”

  “干什么要我载你,你不能载我么!”黎初遥有些不爽了,凭什么呀,只要是骑自行车就是她载别人。

  韩子墨不好意思的笑笑:“我也想载你啊,可是我不会骑自行车。”

  “什么,这么大人了还不会骑自行车?”黎初遥有些鄙视。

  “不会骑自行车怎么了,我会开轿车,下次我开车带你兜风啊。”

  “不用了。”黎初遥认命的骑上自行车,带着韩子墨回家。

  其实她心里也希望有个漂亮的少年骑着自行车来接她上学,她穿着裙摆飘飘的裙子安静地坐在后面,双手抓着少年的白衬衫,额头轻轻的靠着他挺拔的背脊。

  唔…好吧,虽然她长的很像男生,经常被人叫男人婆,其实她的心还是很萝莉的。

  忽然,身后的人将头靠在她的背上,还一晃一晃的,黎初遥连忙抖动了一下身体,叫道:“喂!你干嘛靠着我!”

  “唔…”韩子墨朦朦胧胧的声音,他居然坐在后面打瞌睡了!

  这个笨蛋,这样一点也不梦幻好不好。

  期中考试后,黎初遥班上的纪律越来越差,有些男同学坐在后面扎堆聊天,女生也喜欢偷偷摸摸的看小说,班主任老师没办法,在班上选了一个成绩比较好,又讨她喜欢的女生苏晴当纪律委员,她的主要职责就是把不听课的同学名字记下来,老师每个月检查一次,被记下名字的同学就要罚抄课文,记下几次名字就罚抄几遍。

  老师第一次检查课堂纪律本的时候,林雨十二次,高居榜首,黎初遥七次名列第二,她们两个话唠,果然难逃一死。虽然班主任是英语老师,但是半本书的课文全部抄七边,真不是一般的多。

  被罚抄的同学们都把三只圆珠笔并成一排写,写一遍本子上能显示出三遍,林雨比大家都猛,她把五只笔用透明胶带固定成一排,然后再一排的上面扎了一根笔杆,握着笔杆就能五只笔一起写。

  “你们都无敌了!”黎初遥一脸佩服啊,也学林雨的方法,可用了一会就发现这技术难度太高了,还没三只笔一起写省力。

  她们俩从昨天就开始抄,上课抄下课也抄,眼看今天最后一节自习课就要下课了,可她们不管她们怎么抄都抄不完,越抄就越对记她们名字的苏晴产生不满。

  中午放学,林雨提议要作弄一下苏晴,她及其兴奋的要将她的自行车搬进了男生厕所,她说这样苏晴等下找自行车的时候就要进男生厕所啦,进男厕所会掉牙齿,看见男生小便会尿床的。哦哈哈哈哈。好可怜哦。

  黎初遥跨坐在自行车后座上吃着雪糕看着林雨哼哧哼哧的往里搬,其实她一直想问林雨:“那你呢?你不是也进去了么?”

  可是显然,单纯的林雨并没想这么多,一身劲的将自行车搬进了男生厕所,没过一会就听见“啊—”—的一声尖叫,只见她惊慌失措的从男厕所里面跑出来!跑到黎初遥面前的时候,满脸通红,眼神中带着一种诡异的兴奋。

  黎初遥坏笑了一下,靠过去问:“怎么了?怎么了?看见什么了?”

  她红着脸说:“看见两个男生在蹲坑。”

  黎初遥笑:“真可惜,居然是蹲着的。”

  林雨红着脸点头:“是啊。”

  黎初遥又问“认识么?”

  她又点头。

  “谁啊?”作者:籽月

  她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见苏晴风风火火的跑来问:“我自行车呢!?”

  黎初遥和林雨一起摇头,装不知道。

  “被她们俩藏男厕所了。”边上另一个女生告状。

  “你们两个真无聊。”苏晴瞪了她们一眼,因为已经放学了,她大概可能是以为男厕所里没人,也没多想,就虎头虎脑的冲了进去,没一会果不其然的“啊——”的一声,她闷着头,哭着从里面跑出来,连自行车都没拖。

  她跑到黎初遥和林雨面前,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林雨见她哭的这么夸张,深怕她把老师引来,连忙道歉:“你怎么了?你别哭啊!”

  “你们太过分了!我要告诉老师”苏晴一边哭一边威胁着。

  “喂,都多大的人了,还找老师告状呢!”林雨不削的说。

  苏晴抹着眼泪说:“你现在就去把我车拖出来!不然我马上就去找老师。”

  林雨皱着眉头说:“好好好,我去帮你拖出来。”

  “你真去啊?”黎初遥连忙拉住她。

  “无所谓啦,一回生二回熟。”林雨说完一摞袖子,又一次勇敢的冲向男厕所里面,这一次,发出惨叫声的不是她,而是两道男声,没一会只见两个少年提着裤子,慌不择路的从厕所里面跑出来,阳光下,两个少年的样子清清楚楚的落在黎初遥眼里,一个是班长秦云,另一个是满脸通红的韩子墨。

  也不知道为什么,黎初遥一看到他那囧样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下午上课的时候,苏晴还在一直哭,哭了一节课,班长秦云和林雨都跑去安慰她,林雨说:“你别哭了,我也看见了,我还看见了两次,我都没哭。”

  秦云说:“我被沾便宜的都没哭,你沾便宜的哭什么。”

  林雨说:“对不起歪,苏晴,我不该把你自行车藏进男生厕所,你打我吧,别哭了。”

  秦云特别郁闷地说:“对不起歪,苏晴,我玷污了你的眼睛,你打我吧。别哭了。”

  “苏晴,不就是看见了两根小腊肠么,有什么呀,真没什么大不了的。”林雨继续安慰着。

  旁边的秦云不干了,蹦起来说:“林雨你是不是想死啊!你才是小腊肠,你全家男人都是小腊肠。”

  林雨也蹦起来:“秦云,我要你的命”

  “看谁先死!”两人吵着吵着终于打了起来。

  坐在一边的韩子墨一脸郁闷的抱着头:“哎,我今天真倒霉,我本来不想去上厕所的,是秦云非拉着我陪他去,刚上一会就见林雨冲进来,还没缓过神来呢苏晴又冲进来,好不容易吓醒了,擦完屁股提裤子走人的时候,林雨又冲进来!我说你们这些女生怎么没脸没皮的呢?要是我们男生闯女厕所,你们还不大叫色狼啊,拿扫把打我们啊!苏晴你还好意思哭!我还想哭呢!我都被你看光光了啊啊!这年头,上个厕所都不安全!”

  黎初遥捂着嘴巴,笑的快要疯掉了,坐在一起的同学也笑的前俯后仰,只有苏晴一个人从上课哭到下课,从下课哭到放学,后来就再也没来上学,没一周老师便说她转学去了二中,并单独找了我和林雨谈话,警告我们不要再欺负同学。

  黎初遥和林雨一直不能理解,她们只是开了一个玩笑,怎么这样也算校园暴力事件?

  后来,当她们慢慢长大,便慢慢了解到,一些她们觉得难过的肝肠寸断,难以启齿的事,在别人眼里,也只不过是像当初,她们看着苏晴哭一样,完全不能理解,甚至觉得是个笑话而已。

  苏晴虽然走了,但是她记录的次数还是要抄的,林雨人缘好到处找人帮她抄课文,黎初遥人缘倒是一般,唯一关系蛮好的韩子墨,自从林雨开始也叫了他小腊肠二号之后,便一幅以她们俩为敌,一副随时会扑上来咬死她的样子。

  “哎,韩子墨,帮我抄一遍吧。”黎初遥难得有求于韩子墨。

  可韩子墨却不领情,韩子墨不能淡定的扬起书拍了黎初遥两下:“你还好意思来求我!”

  “不抄就不抄,你激动什么呀?”

  韩子墨跳起来说:“我怎么能不激动!你和林雨都是混蛋!混蛋呐!给我起了这么难听的外号,还有脸来叫我给你抄书!你知道么!自从这个外号传出去之后,我就一封情书也没收到过了!”

  “为什么?”黎初遥抬起他的下巴,上下瞅了瞅道:“还是和原来一样帅啊。”

  韩子墨一脸生气的面容在听到她说帅后,马上转变成强忍笑意,真是禁不住夸奖的家伙。

  “你就是说我帅我也不会高兴的!哼!现在全班都叫我小腊肠!每次有人叫我的时候,就会有不明就已的同学问,哎为什么要叫我小腊肠啊?为什么为什么?然后知道的人就滔滔的和她解释一番!解释以后,他们都会用很诡异的眼神看我的…我的那里…”

  韩子墨说道最后脸又红了,想了想,又扑倒在课桌上,哭诉道:“要知道我是从幼稚园就开始收情书收到手软的超级帅哥啊,现在我都变成没人要了!女生都不喜欢我了!都是你的错!你要负责任!”

  “负责?虽然我很想,但是我也不喜欢…”黎初遥暧昧的看了他一眼,坏笑道:“你懂的。”

  “黎初遥!你去死!”韩子墨气的大叫起来。

  黎初遥连忙站起来往门口跑,一边跑还一边奸笑着。

  “黎初遥,不许笑!”身后韩子墨的叫嚣声如影随形。

  回到家,弟弟和李洛书还在客厅里写作业了,黎初遥眼珠转了转,走过去问:“初晨,晚上作业很多呀?”

  黎初晨摇摇头:“不多呀,我已经做完了,在复习明天的内容。”

  “这样啊!”黎初遥望着他笑的一脸灿烂,黎初晨忍不住往后让让,怕怕的说:“姐,你笑的这么奸诈干嘛?”

  “弟弟啊,姐姐被老师罚抄书了。好多好多,都抄不完,你帮我抄点呗。”

  “哦,好啊,抄多少遍啊?”

  黎初遥连忙拿出英语课本,将书翻到中间:“我要从头抄到这里抄7遍,你帮我抄2遍好不好?”

  “这么多啊。”黎初晨看着那厚厚的书有些不愿意了。

  黎初遥点点头,恳求的望着他。

  “好吧。”黎初晨一向听话,姐姐叫他抄,他自然会乖乖的抄。

  “初晨最好了。”黎初遥嘉奖一般地抱抱弟弟。

  这时,坐在一边的李洛书说:“那个,我作业也写完了。”

  黎初遥抬头望着他,不解,你作业做没做完干嘛和我汇报?

  李洛书轻轻握紧手指,抿了抿嘴唇,轻声道:“我也可以帮你抄。”

  黎初遥眨眨眼睛,有些没听明白,过了半响才反应过来,一脸热络的笑:“真的?你真愿意帮我抄?”

  李洛书点头,黎初遥开心死了,深怕他后悔,连忙拿出一本抄着所有课文的笔记本丢给他:“呐呐,你对着这个抄就行了,能帮我抄多少遍就帮我抄多少遍吧,谢谢啊。”

  “嗯。”李洛书接过笔记本,轻轻的翻开,笔记本里写着龙飞凤舞的英文,他拿出一本空白的笔记本,低下头,认真的抄写着。

  只是,他每抄几个单词,总会停下来,认真的辨认一下笔记本上写着的是“as”还是“os”,是“hu”还是“ho”。

  有时他想拿起本子问问黎初遥,可看着她手握两支笔疯狂抄写的样子,他又不敢打扰她了,只得照着她的笔划,她怎么写的他就怎么写。

  黎初遥抄着抄着有时会抬头望望另外两个孩子,只见他们望着她抄好的笔记本,很久才能写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