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浪漫首部曲古灵毒誓倪匡天蝎森林上官午夜灵魂只能独行周国平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都市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第10章

  她摇摇头,心想,真是抄的太慢了!还不如她多加两支笔。

  夜,很静,三个孩子就那样认真的趴在餐桌上抄着英语课文,谁也没说话,房间里只剩下笔尖划过纸张的声音,明明是很普通的声音,却有一种让人沉静又安心的魔力。

  随后几日,黎初遥就带着她的两个弟弟,一起抄着她的英语课本,在两人的强烈要求下,她将书让给了他们对着抄,自己对着笔记本抄,这下她终于知道那俩孩子为什么写的那么慢了。那些字写的,实在是连她自己都认不得。

  三天后的一个清晨,黎初遥像往常一样6点20就从家里出来上学,骑出小区的时候,似乎听见身后有人叫她的,她转头望去,只见薄雾中,李洛书骑着他深蓝色的山地车冲了过来,骑到她身边的时候,一个刹车停住。

  黎初遥歪着头望他,这孩子的发梢上粘着雾水,一缕一缕的垂在额前,他自小就让人惊艳的双眸,似乎随着时间的增长,变得更加清冷迷人。他抬起头,望着黎初遥,抿了抿嘴唇,像平日一般,轻声叫她:“初遥姐。”

  黎初遥眨了眨眼睛答应了一声:“嗯?”

  “给。”李洛书将一本厚厚的练习册丢进她的车篮里,然后骑着车转个弯又飞快的消失在白茫茫的薄雾中。

  黎初遥疑惑望着来去如电的身影,低头拿起练习册,翻开一看,本子里字迹工整的写着满满的英语课文,里面的英文字母每一个都写很清楚漂亮,不像她的连成一片,连她自己都看不懂,她数了数居然完成的抄完了4遍。

  “这孩子…”黎初遥合上笔记本,紧紧的抱在胸前,一脸感激地说:“人真好。”

  “只是人好么?”下午的体育课上,林雨不相信的靠在黎初遥的肩膀上说:“你有没觉得李洛书这孩子对你特别好?”

  黎初遥想了想,否认道:“有么?他的性格本来就满体贴的呀。”

  “是吗?为什么我都没见他体贴过我。”林雨皱着眉,感觉非常的不公平。

  “你和他又不熟,他怎么体贴你。”黎初遥说。

  “也是。”林雨点头。

  “他也没体贴过我呀。”身后一个声音插了进来,韩子墨坐到她们俩身边道:“那小子回家从来都闷不吭声的,别说体贴了,好像连体温也没有。”

  “小腊肠,你不去踢球跑我们身边来干嘛?”林雨抬头调笑道。

  “林雨,我警告你,你再叫我小腊肠我就弄死你!”韩子墨伸手,从黎初遥背后绕过去扯林雨的辫子,林雨被注意被扯了个正着,疼的直叫唤,可又因为中间隔了个黎初遥打不到他,只能又气又急的喊:“黎初遥,快帮我揍他!”

  黎初遥自然不需要林雨吩咐,伸手在韩子墨的胳肢窝挠了几下,韩子墨立马痒痒的收回手,缩成一团,林雨一重获自由,立刻跳起来,将韩子墨按在地上用九阴白骨爪恨恨的收拾了一顿。

  韩子墨一遍躲着她锋利的爪子一边说:“你再打我可就还手了。”

  “哎呦,好疼,你抓到我的脸了!”

  “住手,我请你吃雪糕还不行么!”

  “黎初遥,你快救救我,快拉开这个疯婆子!”

  黎初遥淡定的坐在一边打了个哈欠,完全不理会韩子墨那凄惨的叫声,眯着双眼看着操场上的孩子们正在比赛跑一百一十米栏,弟弟黎初晨正准备上场,前面一组的孩子们跑完,老师挥了挥手,黎初晨站到起点线前,老师口哨一响,排在跑道上的四个孩子箭一般的飞驰出去,黎初晨冲在最前面,飞驰的速度让他的头发向后飞起,脸上满是朝阳般的活力。

  黎初遥望着奔跑中的弟弟,嘴角不自觉的扬起弧度,轻轻的微笑着。

  “你弟跑的真快。”林雨已经轻松愉快地收拾完了韩子墨,拍拍双手重新坐回黎初遥身边。

  黎初遥转头望向韩子墨,只见他的俊脸因为被林雨按在地上所以沾上了泥土,头发上还搓着好几片树叶,他一边拍着身上的泥土,一边特别哀怨的回看着她,像是在控诉她见死不救的行为。

  黎初遥好笑的伸出手,指着他的头说:“头上好多叶子。”

  韩子墨哼了一声,低下头,像小狗一样使劲甩甩,几片叶子飘了下来,却还有好几根细长的干草留在发间不肯掉落,韩子墨低着头凑到黎初遥面前问:“还有么?”

  黎初遥点头:“还有。”

  韩子墨又疯狂的甩甩头,将他帅气的发型甩的凌乱的横在头上,黎初遥忍不住笑出声来。

  “就知道笑,快帮我捡出来。”韩子墨猛地将头凑到黎初遥面前,黎初遥心间微微一颤,忍不住往后让了让,这样的距离,让她能清晰地闻到他身上的味道,淡淡的,带着一怔清新的香味。

  “快点啊。”韩子墨又把头往前凑了凑,黎初遥抬手,指尖轻轻触碰他的发丝,可能是因为刚在剧烈运动过的原因,发根有些湿湿的,很光滑,他低着头,长长的睫毛像扇子一样在他的眼睑留下阴影,他总说黎初晨的皮肤好,却不知道,他自己的皮肤也细致的如同初生的婴儿。

  树荫下,她缓缓地拨动着他的头发,许是那草削太多太难找,她的动作很轻也很慢,时间像是在他们身边静止了一般,身边是热闹的操场,嘈杂地叫好声,夏日的蚕鸣声,在这一刻都变的微弱起来。她只能听见自己浅浅地呼吸和剧烈地心跳,猛然间,他忽然抬起头来,就那样直直地望着她,黎初遥动作一顿,像是什么心思被发现了一般,脸颊迅速红了,韩子墨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望着她,然后又往前凑了一些。黎初遥地心脏就像打鼓一样,蹦蹦蹦地敲着。她有些慌张地在他头上随处拨弄了一下,然后说:“好了。”

  “没了吗?”韩子墨抬起头,似乎有些失望。

  “没有了。”黎初遥点头。

  “再找找。”韩子墨又低下头来,缠着黎初遥再给他找找。

  “你叫林雨给你找。”黎初遥撇过脸去,躲开他的纠缠。

  “我才不要她给我找。”韩子墨见黎初遥不愿意,只得缩回去坐好,自己拍打着头顶。

  “你求我我都不给你找。”林雨对他吐了吐舌头。

  韩子墨瞪着她说:“下次再弄乱我的发型我可就不客气了。”

  林雨切了一声:“你有什么发型可言么。”

  黎初遥垂下头,偷偷的将刚刚拍过韩子墨的手紧紧握住,心还在不停的砰砰直跳。靠的太近什么的,果然让人紧张啊。

  “呀,初遥,你弟跑第一了。”林雨兴奋的大叫一声:“好厉害呀!”

  黎初遥连忙抬头望去,只见弟弟正高兴的满场飞舞,她特自豪的接茬道:“那是,也不看看是谁弟弟,上个星期省体校的老师来选人,都看中我弟了,说要带去重点培养,明年让他参加全国青少年短跑比赛准拿第一,不过我妈舍不得,没让他去。”

  林雨惋惜道:“为什么不让他去啊,培养培养,说不定以后能当世界冠军呢。”

  黎初遥笑笑:“我妈说等他再大点,好歹要到十四五岁能照顾自己了才行啊。”

  韩子墨不赞同地说:“你妈这可就不对了,人家练体育的都是五六岁就开始跟着教练了,你弟现在去都晚了,还等十四五岁,黄花菜都凉了。”

  黎初遥扭头看他,眯着眼睛说:“小腊肠,你敢说我妈妈不对?”

  “你妈本来就不对,还有不许叫我小腊肠!”韩子墨气的快抓狂了,他真是恨透了这个外号!

  黎初遥和林雨对看一眼,勾肩搭背,相视奸笑,特别贱特别贱的望着韩子墨道:“我们就要叫!小腊肠小腊肠小腊肠”

  “你们!太过分了!”韩子墨猛的站起来,转身走了,懒得在搭理那两个坏丫头。黎初遥望着他的背影笑的很开心,其实她也不是故意要这样叫他,只是看见他生气的样子真的好可爱,羞愤的表情,白净的双颊上染着的两抹红晕,总是让她忍不住想继续欺负他。

  那时候的她不知道,小腊肠这个外号让这个少年耿耿于怀了一辈子,很久之后,但凡他想起这个外号,就开始脱裤子,耍流氓。

  后来,她是多么怀恋现在这个会羞愤逃离的男孩啊。

  第六章:初晨,你永远不知道你有多重要

  天气就开始渐渐变冷,深秋的讯号频频传来,学校主干道上的两排银杏树和梧桐树开始莎莎的往下落叶子,早晨起来雾越来越浓,天色也黑的越来越早,同学们的衣着也开始厚了起来,林雨更是保重的穿上了保暖内衣。

  而黎初遥却从小就不怕冷,大冬天也就只穿一条牛仔裤。她弟弟和她一样,也不怕冷,初冬的季节穿着小短裤,在操场上跑。这孩子的速度和爆发力简直让学校里的老师欣喜若狂,如获至宝,专门派了体育老师每天晚上一放学就在操场上训练他,黎初晨这孩子也不怕吃苦,在高强度的训练下一句怨言也没有。

  就这样,他在老师的教鞭下,一圈一圈的绕着学校的操场奔跑着,嚎叫着,挥洒着他的青春和汗水,而操场边上,总会坐着几个人,帮他看着书包,拿着矿泉水,有说有笑的看着他跑,当他从他们面前跑过的时候,他们就会大声喊:加油,加油哦!

  每当他听到这样的声音的时候,本来疲惫的身体,就又像上了发条一样,仰着头,奋力的往前奔跑着,西边微黑的天色下,闪烁着刚刚升起的星星。

  一圈圈,一年年。时光流转,光阴飞逝,跑道旁的梧桐树叶落了又长,长了又落。为他加油的人从冬装脱成了夏装,又再次穿上了冬装。

  很快的,黎初晨升上了初三,终于满了母亲说能离家的年龄,若他能在今年的全国青少年运动会上能得到第一名的话,黎妈就同意他去很远的省体校念书。

  天色已经漆黑了,黎初晨终于跑完今天训练计划里的最后一个圈,他停下来,往操场边上,一个和他一般大的少年安静的坐在昏黄的路灯上,双眼笔直的望着前方,明明是一双灿若星河的眼睛,却倒映不出任何东西。

  “喂,李洛书。你又在发什么呆呢?”黎初晨走过去,气喘吁吁的问:“我姐呢?”

  李洛书回答道:“去上晚自习了。”

  高三的课程已经到了不容你喘息的时刻了,连黎初遥这样的尖子生都忍不住紧张起来,每天争分夺秒的看书做题。

  黎初晨走过去,抬手从自己的书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拧开盖子咕嘟咕嘟的喝掉半瓶,用力吐了一口气道:“呼,累死了。”

  “明天就要比赛了,你不该跑这么久。”李洛书的声音很低沉,总是显得那么的沉静。

  “没事,多跑跑我才不紧张。”黎初晨拍嘘了一口气,拍着胸口道:“教练说以我的速度,只要发挥正常,明天拿第一绝对是没问题的。”

  李洛书点点头,依然和从前一般沉默寡言。

  好在黎初晨早已习惯,自顾自的说道:“你知道么?我从小到大都没拿过第一,而我姐姐不管做什么,总是拿第一名,你知道么,她十岁的时候拿过省里的小神童心算比赛第一,还有她还参加过全国奥术比赛,珠算比赛,都是第一名。”黎初晨说起自己姐姐的时候,满脸的喜欢和自豪,就连身边听他说话的李洛书似乎也被他传染了,那不染人间烟火的双眸里,也闪出了点点亮光,似乎是在想象,黎初遥得奖时的样子。

  “哪怕一次也好,我也想得个第一名。”黎初晨笑着说:“我想和姐姐一样优秀。啊,如果我得了第一名,领了金牌,就把它送给我姐,你说这样好不好?”

  “好啊。”意外的,话少的可怜的李洛书居然回答了。

  见他赞同,黎初晨兴高采烈拍手说:“你也觉得这个主意很好对不对,呵呵,我姐姐一定会高兴的。”

  李洛书坐在一旁,微微垂着头,安静的听他说着,那神情,带着十四岁少年刚刚觉醒的成熟和一丝淡淡的温柔。

  第二日,便是黎初晨比赛的日子,学校老师非常重视,大清早就派车子来把他接去赛场,黎初遥对这次比赛也下了不少功夫,提前一个月就在班上拉人去给弟弟加油,可惜很多同学都说马上要高考了,没时间来。

  黎初遥只得跑去找韩子墨,韩子墨拽地和大爷一样,说帮忙也可以,不过以后不许叫他小腊肠!

  黎初遥自然连连点头。

  韩子墨在班上一向人员极好,振臂一挥,那是应者如云啊。

  比赛当天,韩子墨不但拉来了班上的同学,还拉来了很多外班的同学来为黎初晨呐喊助威。

  “嘿,你的号召力还蛮强大的嘛。”黎初遥看着几百人的啦啦队那强大的阵势,高兴的拍着韩子墨的肩膀说。

  “那当然,我可是包中饭的。”韩子墨高高地仰着头,一脸神气。

  “韩少爷,你果然财大气粗!”黎初遥竖了竖大拇指,恭维道。

  韩子墨一听韩少爷这个称呼彻底开心了,她终于不再叫他外号了,他手舞足蹈的站起来,对着黎初遥说:“那是,必须的啊,你看我组织的这个啦啦队不错吧,我还给他们一人发了两瓶可乐,里面装点石子,等下比赛一开始我们就一起摇,光在声势上我们就能压倒对手。”

  黎初遥感激地说:“谢谢你啊,真费心了。”

  “光谢谢就行啦,你可欠我一个大人情,得还的啊。”

  “行,一定还,大不了考试再让你抄几次。”

  “得了吧,你敢给我抄我还不敢抄呢。”

  几人说说笑笑之间,比赛开始了,今天只是市里的全国少年杯运动会选拔赛,黎初晨参加了110米栏的项目。要赢了第一才能进入省里比赛,在省里得第一才能进如全国赛场。

  比赛分为预赛,半决赛,决赛,都在一天比完。预赛前的三小组都没有黎初晨的影子,到了第四组才看见黎初晨穿着白色蓝条的运动服走出来,在那组的四个孩子中个子只能算是中等,皮肤白皙的一点也不像是跑的快的孩子,他仰起头,望着观众台挥挥手,黎初遥激动的站起来:“晨晨加油!加油!加油!”

  “喂喂,别激动啊,还没开始呢。”林雨拉住已经不受控制的某人。

  可这边拉住了,韩子墨那边却站起来了,他一站起来,哗啦啦几十号人一起站起来,大家双手举着可乐瓶,在他的指挥下,噼噼啪啪的敲起来:“黎初晨!加油!啪啪啪!黎初晨!加油!啪啪啪!”

  那声音,整齐又统一,清脆又响亮,站在场上的黎初晨完全没想到会出现这么大阵势,惊的怔住了,大家都做好起跑准备了,他还愣愣的站着。

  林雨默默捂住脸,轻声道:“得,把晨晨给吓倒了。”

  场上的裁判员叫了黎初晨一声,他才惊醒过来,满脸通红的跑到自己的位置上,半蹲下做好起跑姿势。

  “啪!”的一声枪响了!

  黎初晨像冲出枪膛的子弹一样,刷的就窜了出去,起跑后就占据了第一位,观众台上的啦啦队们已经不受控制了,跟着场上运动员跑步的速度疯狂的敲击着瓶子,嘴里也快速的喊着:“黎初晨,加油啊!加油!加油!”

  黎初遥早就紧张的站起来,紧紧的捏着拳头,使劲挥舞着:“晨晨加油!冲啊!冲啊冲啊冲!”

  比赛场上,黎初晨牢牢的占据着第一名的位置,将同组的第二位甩在十几米以后,眨眼间,他已经冲过终点线,举高双手在跑道上欢呼,轻松进入决赛,黎初晨依然在他那组遥遥领先,将对手甩在了十米开外。随后的半决赛,决赛,黎初晨都以绝对的优势冲在最前面,轻松的捧回了全市110米栏比赛第一名。

  那天,黎初遥激动坏了,黎初晨每赢一场,她跳起来兴奋的大叫,开心的和身边的人拥抱,又叫又跳的分享她的喜悦:“啊啊啊!晨晨赢了!晨晨赢了!”

  一会左抱抱,一会右抱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