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梦幻古堡宋雨桐有多少爱可以重来人海中导游小姐闭门才子惟我独仙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都市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第13章

  而恰恰是这样的人,最让人放心不下。

  “初遥姐。”李洛书望着她,轻声说:“明天早上十点你能到市体育馆来一趟吗?”

  “嗯?”黎初遥疑惑的问:“什么事?”

  “初晨有一件东西放在我这了,我想明天我拿给你。”

  “什么东西?”

  “你来就知道了,初遥姐,我先走了啊。明天我在体育馆等你。”李洛书说完,连忙拿起放在沙发上的书包,甩在背上后就跑了出去,也不管黎初遥在后面追问的声音。

  “这小鬼,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黎初遥望着他的背影嘀咕。

  可是,弟弟到底有什么东西放在他那边了呢?

  黎初遥低下头思索了半天,却丝毫没有头绪,不过,不管是什么,只要是弟弟送的,她总是要去拿的。

  那天晚上,因为李洛书丢下的那个悬念,黎初遥一晚上都没睡着,一闭上眼就又回到了弟弟出事那天,满眼火光,浓雾冲天,周遍的人们慌乱一片,消防车的警笛声悲鸣不止。

  只能睁开眼睛,怔怔地瞪着空无一物的天花板。夜半时分,万籁俱寂。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色蒙蒙亮起来,她坐起身来,走进卫生间洗漱,爸爸昨晚又没回来,为了多赚一点夜班费,他已经连续上了三个大夜班。

  打开水龙头,冰冷的自来水流出,她伸出双手接了一捧水,猛的往脸上扑去,冻的她直哆嗦,困意瞬间消散。

  水滴顺着她的脸庞,鼻尖滑落,望着镜子里脸色越发惨白憔悴的人,用力地告诉自己,她不能倒下,妈妈已经倒下了,她必须得撑着,她撑的住。

  早上10点,她准时到达了体育馆入口,却发现那里彩旗飘飘,人声鼎沸,锣鼓震天,热闹的就像弟弟出事的那天上午,她忽然全身变得僵硬,紧紧地攥着手臂,呼吸缓缓变大,心脏因为害怕猛烈的跳动着,额头的冷汗不自觉的往外冒。

  她猛的转身,使劲深呼吸了几下,还是压抑不住自己想逃离的心情,她迈开脚步刚想走,就听见身后林雨在大声的叫她:“初遥,初遥,这里!”

  黎初遥缓慢的转过身去,脸色苍白的往林雨的方向望去,只见她站在体育馆入口前面的台阶上对着她挥手,韩子墨坐在她身后的铁围栏上,迎着灿烂的阳光,神采奕奕地望着她着笑的像是被春风吹绽的鲜花,漂亮的惹人频频回首,不忍离开。

  也不知是因为看见了林雨,还是因为看见了韩子墨,黎初遥稍稍放松了下来,可僵硬的腿脚依然迈不开步子,林雨见她半天不动,耐不住性子的跑下来,挽住她的胳膊道:“傻站在这里干嘛,走啊。”

  “嗯。”黎初遥淡淡地点头。

  两人走到韩子墨面前的时候,韩子墨围栏上跳下来,跑到黎初遥跟前和她打招呼,林雨拉了拉黎初遥的手说:“初遥,这家伙刚才说你很…”

  “林雨,你就不能不打小报告吗?”韩子墨连忙上前想捂住林雨的嘴,可却被黎初遥手疾眼快地挡住,转头问林雨道:“他说我什么坏话了?”

  “他说你很脆弱,让人很想保护呢。”

  “…”黎初遥很无语望着韩子墨,韩子墨白皙的脸颊不自觉的染上了点点红晕,有些生气的撇过头道:“怎么了,不能说了,本来就是脆弱啊!女生弱一些不好吗,干嘛非得装的和真汉子一样!”

  林雨扑哧笑了一声,贱贱的继续问道:“那很想让人保护呢?”

  “你很罗嗦耶,被人保护有什么不好。”韩子墨看也不看她们两个一眼,昂着通红的脸颊,笔直的往里面走:“快点进场啦,比赛就要开始了。”

  “什么比赛啊?”黎初遥一头雾水,她以为韩子墨约她来只是拿弟弟的遗物,没想道还要看比赛?

  “走啦,进去就知道了。”林雨拉着黎初遥往里走。

  体育馆里已经来了不少人,靠前的位置都没有了,只能坐在后面几排看,体育场上,110米栏的十个栏已经被放好,请运动员就位的广播也已经响起。

  黎初遥坐在位置上,不由自主的握紧双手,就在三个月前,他还在这个赛场上生龙活虎的迎风飞奔。可是现在,原本应该他站的位置已经被别人代替…

  唉,等下,黎初遥眨了眨眼睛,不敢相信的望着那个少年,那恬淡的气质让人如此熟悉,消瘦的身形也和他一模一样,只是他…为什么会站在哪里?

  他抬起头来,紧紧地盯着观众席,漂亮的眼睛似乎有些焦急的在人群中寻找着谁,林雨对着下面大声招手:“这里,这里,李洛书,看这里。”

  可惜声音被淹没在嘈杂的人声中,李洛书低下头,干净俊秀的脸上满是失望。

  林雨说:“这家伙真笨,叫了这么多声还没看见。”

  “他怎么会在那?”黎初遥呆呆地问。

  韩子墨耸肩道:“这小子,自从你弟弟去世后就开始拼命练习110米栏,还求体育老师把你弟弟的参赛名额让给他。体育老师当然不干了,这小子就天天去缠他,你也知道这小子有多烦人,缠着你也不说话,就那样可怜兮兮的望着你。最后老师也是没办法,就答应了。”

  “可是他会跑110米栏吗?”黎初遥不放心的问。

  韩子墨好笑道:“一开始当然不会,刚学那几天,每天走路那姿势,和僵尸也差不多了。”

  “是啊,我刚开始看见黎初晨在操场上训练的样子,老是跌跤,全身上下都没一处是好的。”林雨也焉有戚戚然的继续说道:“我觉得,他可能是想完成初晨的梦想吧。别看这孩子闷不吭声的,其实可重感情了。”

  黎初遥听着他们俩的话,身边虽然嘈杂一片,可他们说的每一个字都那么清楚的传进她的耳朵,她甚至能想象道李洛书在学校操场训练时跌倒的样子…

  为了完成弟弟的梦想吗?

  黎初遥的心,不由自主的揪了起来。

  她静静地望着比赛场上的李洛书,他正做好起跑准备,裁判员的枪彭的一声响,起跑线上的运动员全部像离铉的箭一样飞奔了出去,很快的便跨过第一个栏。

  李洛书起跑速度偏弱,在第一个栏的时候就已落后在后面,韩子墨和林雨都紧张的握紧拳头大声喊:“李洛书,加油!加油啊!”

  黎初遥也紧张的看着,过了三四个栏后,李洛书渐渐追了上来,他腿长手长,身手矫健,像一直健硕的麋鹿一般,动作优雅又敏捷的跨过一个又一个栏。很快的,比赛已经进入最后阶段,李洛书和两个少年并列在第二名,看不出谁更快,第一名距离他有一个栏的距离,接近终点了,李洛书拼劲全力最后一冲,终于冲出了并列的水平线,飞向终点!

  比赛结束了,场上的观众们热烈的呼喊起来,跑第一的少年开心的满场飞奔,而取得第2名的李洛书却垂着双手,俊脸上看不见一丝笑容,学校的体育老师却很高兴的冲出来,紧紧的抱住李洛书,老师高兴的笑脸和他那失望的表情形成鲜明的对比。

  林雨不解的说:“这孩子,对自己要求真高,拿个第二也不错了啊,笑都不笑一个。”

  “可能,他只想拿第一吧。”韩子墨轻声道:“如果是黎初晨在的话,那肯定是第一的吧?”

  林雨和黎初遥都不说话了,静静的看着场上的颁奖仪式。颁奖嘉宾给李洛书挂上了银牌。

  李洛书拿着奖牌,失落的走出比赛场地,黎初遥他们在通道口等着他,希望安慰安慰他,让他别这么在意名次,体育馆的通道很阴凉,外面的阳光一点也溜不进来,李洛书缓步从刺眼的阳光中走过来,抬头望着他们三个人,嘴巴张了张,又抿了起来,一句话不说的低着头站在离黎初遥五步远的地方。

  “李洛书,不用难过啦。你跑的很好了简直就是个天才!”林雨表扬道。

  韩子墨也说:“就是啊,才训练了三个月就能跑第二,不错了,下次继续加油。”

  李洛书低着头,没说话,直到黎初遥说:“李洛书,你跑的挺好。”后,他才缓缓抬起头来,好一会才轻声道:“初遥姐…”

  黎初遥站在那一动不动的望着他,以前他这样叫她的时候,她总是觉得很烦,想逃避,因为他声音里,他的的眼神里总带着那么多的期待,期待她对他好一点,期待她能像对待初晨一样对待他。

  可是,她却一直那么吝啬的不愿意给,不愿意为他付出一分一毫,不愿意为他分薄了自己对黎初晨的疼爱。

  哪怕,现在,黎初晨不在了。她也依然如此。

  只是今天,在这人声鼎沸的体育馆里,听着他这样犹豫,这样内疚地叫着她的名字的时候,她心软了,真的心软了。

  “嗯?”黎初遥很困难才从喉咙里发出这样的声音。

  李洛书一直低着头,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般:“对不起。我没拿到金牌。”

  “什么?”黎初遥不解地问。

  “以前黎初晨和我说过,他想在这次比赛里得到金牌,送给初遥姐当礼物。”李洛书将紧紧勒在手里的银牌缓缓递出去:“对不起,我不太擅长跑步。如果…不嫌弃的话,请收下这个。”他抬头,用明亮的眼睛望着她,希望她能收下她手心中的奖牌,虽然它不是黎初晨想送的那块,可却也是他拼尽全力争取来的。

  黎初遥望着他手心里的银牌,怔了半响,上前两步,抬手拿起他手心中的奖牌,黎初遥用很轻很轻的声音问:“他…他是怎么说的?”

  “他说,他想变成像初遥姐一样优秀的人,想像初遥姐一样,得一次冠军,然后把奖牌送你,让你为他高兴,让你为他骄傲。”李洛书用他独特又清朗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着:“黎初晨说,他最喜欢初遥姐了。”

  黎初遥紧紧的将奖牌握在手心,按在胸口,她似乎能感觉到,弟弟在说这话时的样子,那漂亮的眼睛一定和从前一样闪亮,那软软的音调一定和记忆里的一样动听。

  这是…这是弟弟想送给她的礼物吗?

  这是他最后留给她的爱吗?

  他说,他最喜欢她了?

  是吗?他是这样说的吗?

  黎初晨最喜欢黎初遥了,就像黎初遥最喜欢黎初晨一样…

  黎初遥再也忍不住了,眼里的泪水夺框而下,一串一串的往下掉着,她紧紧的握着李洛书给她的银牌,使劲按在她胸口的地方,转过头,哭的全身颤抖。

  李洛书咬紧嘴唇,眼里满是揪心的疼痛:“初遥姐,对不起,我没拿到金牌,你不要难过,我虽然跑步不行,可是我以后会得别的第一名,我得别的金牌送你好不好?”

  “初遥姐,以后…我来当你弟弟好不好?”

  黎初遥没说话,只是忽然上前一步,用力的抱住他,在他耳边,不停的用哽咽的声音说着感谢,感谢他将弟弟的爱传达给她,感谢他愿意为她们姐弟两做到这一步,感谢他这样的善良,这样的贴心。

  可是…

  可是,她不能让他当她的弟弟,不能。

  “对不起,李洛书。”紧紧抱着他的黎初遥松开他,缓缓的后退一步,望着她,特别难过却又坚定的说:“对不起,我的弟弟只有一个人,他叫黎初晨,没有人可以代替他。”

  任何人都不可以。

  李洛书愣愣的站在那,他似乎刚从天堂掉入地狱一般,毫无反应的望着她,茫然而意外,当他反应过来她说的意思之后,眼里那悲伤绝望的情绪无法遮掩的流露出来。

  被拒绝了啊…

  连初遥姐都会拒绝他。

  他果然是没人愿意要的孩子啊…

  一直站在一边看着两人的林雨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这两个人,一个比一个固执,一个比一个温柔啊。

  只可惜,性质一样,而对象却不一样。

  那一天,李洛书独自在体育馆的操场上坐了很久很久,像是一个被遗弃的孩子般,满眼悲伤的望着前方,却连哭也不敢哭,因为哭的话,一定会被更加讨厌的…

  不能哭,他不能哭,也不会哭啊。

  他低下头,望着自己的手心,那幼年时割破的伤口现在依然留有疤痕,张狂的划过手心,他用指尖轻轻的触碰着那条疤痕,一下,两下,三下…

  就那样,不停的,不停的轻抚着,好像这样心里的那个伤口也不会疼了…

  那一天,黎初遥收下了李洛书送的银牌,可回到家打开书包一看,却看见看见一金一银两个奖牌安静的躺在书包里,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抓起金牌端详了半天,她完全搞不定这金牌是怎么出现在她的书包里的。她打电话问林雨,林雨说不知道,问李洛书,李洛书说不知道。问韩子墨,韩子墨也说:“不知道啊,说不定是初晨回来偷偷送你的了。”

  “你别胡说了,怎么可能。”黎初遥轻叱道。

  “你真是的,管它怎么来的呢,既然它在你包里,就说明他本来就应该属于你。你就心安理得的收着吧。”韩子墨说完不等黎初遥多问,就挂了电话,笑眯眯的半仰在沙发上,心情出奇的好,闭上眼睛回忆起上午的事。

  原来,这家伙听到李洛书说金牌是黎初晨想送姐姐的礼物的时候,就迅速飞奔到体育馆出口的地方,拦住今天拿冠军的家伙了。

  拿着一叠钞票,恶狠狠地对那孩子说:“哥们,把你那块金牌卖给我吧。”

  “我…我不卖。”少年紧紧地捂着自己脖子前的金牌道:“这是我第一块金牌,我不会卖给你的。”

  “这小子怎么这么拧,嗯?我给你的钱够你打一块真金的了。你脖子上这块是镀金的,镀金的懂么?就是喷了一层金色的油漆,听哥的话,咱俩换吧。”当时的他不溃余力的说服着那个冠军,简直是口水都快说干了。

  “不换!我不稀罕真金的,我就喜欢这块,这是有意义的。是钱买不到的。”少年正气十足,让人忍不住为他竖起大拇指。

  “是么?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你是想我用这个和你换咯?”

  少年依然一副正气凌然的样子说:“除非你打死我,不然我绝对不会给你的。”

  “你你你,你真是茅厕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他简直快气死了,这家伙完全是软硬不吃啊。

  少年一脸倔强:“我爸爸从小就教我,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我要是把金牌给你了,回家他会揍我的!”

  “好小子,报上名来。”

  那孩子倒也老实,不卑不亢的说出名字:“我叫唐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