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符文之子(1)冬日之剑[韩]全民熙梦幻都市田中芳树侬本唐朝多情郎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都市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第14章

  “行!”韩子墨站起来,将手上的钱揣进口袋里,然后又拉着唐小天走到楼梯的拐角处,指着前面正哭的伤心的黎初遥说:“哥们,你知道么,不是我想要你的金牌啊,是她,你不知道她多可怜…”韩子墨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把黎初遥的事说了一遍道:“这可是她去世的弟弟最想送她的礼物啊,你拿着虽然有意义,但是对她的意义更大啊,反正你以后还能拿很多金牌,你就当帮帮她…”

  “你拿去吧,送她了。”唐小天不等他说完,将金牌丢给他就跑了,跑的时候还用手使劲的抹了把眼泪。

  韩子墨惬意地往沙发上一躺,翘着二郎腿得意地自言自语道:“买不到我就抢,抢不到我就骗,骗不到可别怪我去偷啦,反正我是一定会弄到手的,谁让那是黎初遥想要的呢。”

  “呃!不对。”韩子墨猛的坐起来,敲打着自己的脑袋想:“我干嘛在意她想要什么呢!真是!”

  “我一定是看她太可怜了才这样,嗯,一定是这样。”韩子墨如此这般想完,才安心的又一次躺下,仰着唇角进入梦乡。

  第八章:初晨,我们家来了新成员

  日子依然继续,眼瞅着毕业的日子久快到了,高三教室后面黑板报上的高考倒计时一天比一天少,红色粉笔写成的数字从三位到双位再到单位,值日生每擦掉一天,同学们的心情就更紧张一分,黎初遥强迫自己放下悲痛,开始拼命复习,她每天点着灯看书到凌晨两三点。由于熬夜太多,有一次居然在上课的时候流出了鼻血。

  “你也太努力了!”韩子墨佩服的拱手道:“你这样的成绩都要学到流鼻血,那我这种成绩岂不是要鼻血横飞才行?”

  “你就是鼻血倒流也没用。”林雨在一边嘲讽道。

  “说的也是,我估计我在学业上没什么前途可言。”韩子墨摸着下巴说:“不过我可以跟着我爸爸做生意。”

  林雨撇他一眼,满脸不削:“切,你以为现在生意好做吗?那可是需要很多社会上的人脉的好不好?”

  “人脉啊…”韩子墨沉咛着,过了一会忽然眼神一亮,一拍手掌道:“对啊!人脉!”

  韩子墨笑了笑,很兴奋的跑上讲台,拍着讲台桌叫道:“同学们,兄弟们,姐妹们,放下你们手里的课本,给我三分钟!我要和你们说一个超级伟大的计划!”

  教室里学生们被他这么一叫,都放下课本,好奇的望着他,黎初遥也不例外。

  “什么伟大的计划呀?快点说呀。”

  “韩子墨,你该不会是想组织我们去炸考场吧?”

  台下的同学乱了起来,韩子墨好笑的看他们一眼:“我能有这么幼稚吗?我告诉你们,我这个伟大的计划就是,让我们班我们四十九个同学能在十年后,将这个城市掌握在我们手里。二十年后,我们要成为这个国家的顶梁柱。”

  “啊?”

  “什么意思?”台下的同学你看我,我看你,完全不懂他在说什么。

  “韩子墨,你刚才上课没睡醒么?大白天的是想当市长还是想当国家主席啊?”林雨坐在台下调侃道。

  “去去去,你这个没文化的,我懒得和你说。”韩子墨不耐烦的对她摆摆手,继续解释着这个大计划:“同学们,你们说在未来的社会里什么最重要?”

  韩子墨没等大家回答,就继续说道:“没错,是人脉。在各个领域拥有自己的朋友,帮助自己的人脉。比如,你要是认识个医生就不用排队挂号,认识个警察就不会被坏人欺负,认识个老师就不怕自己的孩子没人教,认识个律师就不怕打官司,等等,我相信大家都懂我的意思。”

  台下的同学都纷纷点头,这谁不懂呢?

  “有人会说,我不认识这么多人啊。”韩子墨笑了,深深的酒窝陷在两颊,阳光又迷人:“没错,我们现在是不认识,所以,我们就从现在开始,建立我们的人脉,我们自己,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班上同学们的人脉。而我们必须从现在起将触角伸入每一个领域。所以,我们要从现在,从考大学开始,就按才能分配每一个人应该去考的大学,应该去学的专业,毕业后谁都不许出去,全部回到这里,只要我们同心协力,打拼十年,就一定能将这个城市握在手中。”

  “同学们,人生就是一场游戏一场梦,让我们组团辗压过去吧!”他意气风发的站在讲台上,说着这个幼稚的大计划,若是仔细推敲,漏洞何止百出,可是在高考那个档口,每个学生能想到的只是要考高分,考完高分后该干什么却一点也不知道,只能茫然的随着大军被动的走向独木桥。可这时,韩子墨的一声大喊,却好像让人看见了独木桥对面的那道光明,未来的路瞬间变的清晰,只要努力那条路就不难走,那条路上有自己这么多会帮助自己的同伴。

  在那天,那个下午,韩子墨用自己充满魔力的语言,将大家都煽动起来,让教室里的所以学生都觉得,好像只要听他的安排,走他的计划,就真的能掌握这个城市,这个国家,甚至掌握全世界。

  离高考还有一个星期的时候,学校里的老师已经不再耳提面命的要求学生们学习学习再学习,而是希望她们能放松心情,要多注意休息适当地看点书就好。可同学们哪里休息的下来,他们现在已经不是为自己一个人而考的,他们是一个整体,一个团队,他们的同学需要他!需要他考上这个学校,这个专业。这种互相被需要的能量一下被放大很多倍,高三六班的同学,从未如此团结过,却在高中快要结束的最后几天,为了一个幼稚的计划,努力地,努力地冲刺着!

  高考那两天黎初遥发挥的很稳定,对完答案后估分估上了680分,这个分数往年已经够上全国重点大学的数学系了,完成韩子墨给她分配的职位倒也没什么难的。只是,想着家里依然病的神志不清的母亲,她犹豫了很久,还是在志愿表上填了本地的T大。

  望着桌上的志愿表,她烦躁的站起来,往身后的床上一躺,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她每次遇到烦事的时候总是喜欢躺在床上,什么也不去想,什么也不去干,任时间流失,能逃避一会就逃避一会。

  夜越来越深,上完夜班回来的黎爸走进家门,发现女儿房间的灯还亮着便走了过去,只见打小就很懂事的孩子已经睡着了,她的眉头紧紧的皱着,似乎心思重重,他走过去,有些心疼的理了理她的短发,又拿起床上的绒毯为她盖上,转身走到电风扇旁,将风力关小了一档。

  他走到课桌边上想为她将台灯关上,却见一张满是格子的志愿表上,被人用2B铅笔涂了又擦,擦了又涂,纸张都有些皱了起来,最后志愿定格在T大上。

  黎爸拿起志愿表转头望了望女儿,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他不知道,他那坚毅沉默的样子和女儿如出一辙。

  第二天,黎初遥一起来就找不到自己的志愿表,吓的直冒冷汗,因为老师说一人只有一张志愿表,丢失不补的!她急急忙忙给老师打电话,老师却好笑的叫她不要急,她的父亲一大清早就把她的志愿表送来了。

  黎初遥愣了愣,轻声问道:“送去了?填的哪啊?”

  “清大,数学系。”

  黎初遥听老师说完,傻傻的挂了电话,坐在客厅里愣了半天,过了好一会父亲拎着菜篮子回来,黎初遥连忙走上前问:“爸爸,你怎么把我的志愿改了呀!”

  黎爸瞅她一眼,一副不爽的样子说:“你还知道叫我爸爸啊,填志愿这么大的事也不和我商量,要不是韩子墨打电话给我,我还不知道呢。”

  黎初遥急着跳脚:“爸,你怎么能听他的呢,清大有什么好的呀。”

  “人家韩子墨也没说错,清大的数学系是全国最好的,你分数够了为什么不去?你窝在我们这个小地方干什么?”黎爸叼着一根烟,从菜篮里拿出芹菜开始折叶子。

  “爸!”黎初遥皱着眉头,特别愁的望着他:“清大那么远,我去了妈妈怎么办?”

  黎爸吸了口烟道:“你一小孩子该读书的时候就读书,该玩的时候就玩,操那么多心干什么。”

  黎初遥叫道:“怎么可能不操心呢!她是我妈哎!”

  黎爸抬手,将烟按灭,特别深沉地望着她说:“你还是我们女儿呢,哪里有父母想拖累子女的。”

  “我和你妈,只要能走能动,就不想拖累你,何况爸爸还好好的,怎么就让你这么惦记着这个家?”黎爸皱着眉继续说:“爸爸知道你懂事,也知道家里现在难,但是初遥啊,这些都和你没关系,这些事情爸爸扛着,等那一天爸爸扛不动了,你在来扛,现在,你就好好的读你的书,该玩的时候就玩,在学校里遇见好男孩,想谈恋爱爸爸也不反对,爸爸妈妈不需要你操心。”

  黎初遥低下头,紧皱的眉头中还带着一丝犹豫。

  黎爸笑了笑,抬手慈爱的拍了拍黎初遥的头顶说“你放心,你妈是我老婆,我不会让她吃苦的。难道你不相信我吗?”

  黎初遥咬着嘴唇,眼里闪着泪花,猛的上前一步,紧紧的抱着父亲使劲点头道:“相信,我相信的。”

  黎爸轻轻的拍着黎初遥的背,像是哄着小宝宝一样,温柔的说:“初遥最乖了,要开开心心的。你开心,爸妈就开心了。”

  黎初遥蹭了蹭父亲宽阔的胸膛,警察制服的质地有些硬,却挺直光滑,温暖清爽,还有淡淡的烟味。记得小时候,父亲总是骑着二八大杠自行车带着她和弟弟上学,每次她都会和弟弟争抢前面的位置,打小她就什么都让着弟弟,只是这个位置她不愿意让,她太喜欢坐在爸爸的怀里,闻着属于爸爸的味道,又温暖又安全。直到有一次,弟弟不小心从后座上摔了下去,摔伤了手,她被老妈恨恨的收拾了一顿之后,才再也不敢和弟弟抢前面的位置了。

  真奇怪,明明是很小时候的事情,她却能记得这么清楚,她甚至能清晰的想起黎初晨微笑的侧脸,明净的眼神,可爱的酒窝,天真的表情,一切好像就发生在昨天,他们都还在,他们依然鲜活,依然健康。

  一个星期后,黎初遥毫不意外地收到了清大的录取通知书,黎家人都高兴坏了,亲戚们都打电话来祝贺,黎爸也高兴,沧桑刚毅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他像从前一般夸奖的摸了摸女儿的头发,念叨的说:“我们家初遥最乖了,从来不要爸爸操心。我们家初遥真聪明。”

  就连精神恍惚的黎妈也高兴的清醒了,嚷着让黎爸出去买些好菜,在家给黎初遥做顿好的。

  黎爸高高兴兴的去买了,黎妈哼着小曲做了几道菜,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吃了顿中饭,黎初遥见父母那么高兴的样子,心中那沉重压抑的感觉,也稍稍放松了一些。

  愁云惨淡的黎家,终于微微转晴了。吃完饭后,爸爸出门上班,黎初遥自觉的将碗筷收拾到水槽,倒上洗洁精开始洗碗,身后黎妈拿着饭盒晃荡晃荡的忙的不亦乐乎。

  黎初遥转身问:“妈,你干什么呢?”

  黎妈没转头,一边将中午没吃完食物的菜放入饭盒里,一边说:“烧这么多好吃的,怎么能不给晨晨送点去,我可特地给他留下来了,这天气热的厉害,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在床上铺席子,正好今天我身子骨有劲,我去看看他。”

  “妈,弟弟在学校挺好的,你就别惦记了。”黎初遥赶紧擦了擦手上的水,走过去阻止黎妈道:“他这么大了会照顾自己的。”

  “大什么大呀,还没满十四呢。”黎妈有些不高兴的望了她一眼:“闪开闪开,别挡着我。”

  “妈。”黎初遥咬着嘴唇,特难过地望着忙碌的母亲,清瘦的身形,斑白的发丝,憔悴的脸庞,她每个动作都很缓慢,像是透支着身体里剩余不多的力量一样,可即使这样,还是掩盖不住她双眼中对弟弟的疼爱。

  “妈。弟弟今天要训练,可能没时间见你呢。”黎初遥阻拦着。

  “没事,他训练管他训练,我就去他宿舍给他收拾收拾,在操场旁边看看他就行。”黎妈自顾自的将排骨汤放在煤气灶上热好,放进保温杯里,又走回房间,在衣柜里挑了一件灰色的短袖衬衫和长裤,照了照镜子似乎觉得不满意,又换了一件胡兰色的连衣裙,转过头见女儿正一瞬不瞬地盯着她,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哎,每次去你们学校都怕给你们丢脸,不知道穿什么才好看呢。”

  黎初遥抿了抿嘴角,使劲的压抑着鼻子里的酸意,浅笑着说:“妈妈穿什么都好看。”

  黎妈对着镜子理了理头发,转身回到厨房,拎着准备好的保温壶要走,黎初遥一把拉住她,哀求道:“妈,你今天就别去了好不好?”

  “你怎么搞的,老拦着我。”黎妈生气的甩开她的手:“你不想弟弟我还想儿子呢。”

  “妈,妈!”黎初遥知道自己拦不住了,只得一个跨步挡在门口:“你真不用去,晨晨今天晚上就回来了。”

  黎妈有些不相信的问:“真的?”

  黎初遥连忙说:“是啊,他昨天不是打电话回来说了么?”

  “哦,对,你看我这脑子,现在还能记什么事啊。”黎妈拍了拍额头。

  “妈,你身子不好,多休息休息,弟弟马上就回来了。”黎初遥将母亲扶回房间,让她躺下休息,可黎妈刚躺下又坐了起来,一脸不信任的望着黎初遥说:“不对,你这话都说过好多次了,上次你也说晨晨快回来了,结果我等了两天都没见呢,这次又想骗我?啊,我知道了,是不是晨成在学校又惹是生非了,你帮他瞒着我不给我去?”

  “妈,不是的。”

  “肯定是,我可不上你当,你这孩子就知道护着弟弟。”黎妈越说越觉得自己对,翻身从床上爬起来道:“不行,我今天必须得去看看。”

  “妈,弟弟他已经放假了,不在学校,真的马上就回来了。”

  “哈,我就知道吧,放假不回家又跑出去疯,你去把他找回来,看我不扒了他的皮。”黎妈一副被我猜中了吧的表情说:“快去,再帮他骗我我连你一块收拾。”

  “哎,我现在就去找他。”黎初遥答应道,解开身上的围裙拿了沙发上的背包就往外走。

  黎妈在她身后喊着:“找不到弟弟你也别回来了。”

  “知道了。”黎初遥说完就走出家门,站在门口,疲惫的靠着铁门缓缓的蹲下,仰头用力的闭上眼睛,想到中午那一下下的开心,就觉得快的像幻觉一样。

  现在,幻觉醒了,她又要回到现实里生活了。

  要找个人来代替黎初晨,想也不用想,人选只有一个。

  想到那个孩子,黎初遥就忍不住想起他那双眼睛,明明那样美丽纯净却带着那样浓厚的忧伤于期盼,望向你的时候,总觉得沉重的无法负荷。

  黎初遥捂着胸口,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心又开始揪的慌。她用力地吐了一口气,却怎么也无法缓解心里的抑郁和烦闷。

  找就找吧,没什么大不了的,那个安静体贴的孩子,应该不会拒绝吧?

  啊,一想道要去找他,却发现认识这么多年了,自己连他家在哪都不知道,电话号码也不记得。

  黎初遥给韩子墨打了电话,那家伙居然关机了。便又给林雨打电话,好不容易打听到地址,便找了过去。

  她虽然从没去过韩子墨家,却也知道这孩子家里不差钱,但是没想到这么不差钱,他家的别墅光从外面看就有三四百平,最夸张的是人家的别墅是建在郊区,他家居然深藏在闹市,这里的地价多金贵啊!居然没被人来把它拆了。

  黎初遥抬头望望四周高耸的写字楼和不远处的商业街,在看看这栋独门独院带着一些中式风格的别墅,怎么都觉得不协调。

  她伸手在门铃上按了下,没一会,铁门上的小窗口就打开了,一个中年男子望着他问:“什么事?”

  “叔叔你好,我是韩子墨的同学,我来找他有些事。”黎初遥礼貌的说。

  男子点点头,关上小窗口,将铁门打开,领着黎初遥进去了。

  铁门内是个小院子,走了十几米远才进得屋子,刚到玄关就看见一个妆容精致女人,长及腰间的卷发被打理的一丝不乱,剪裁合体的白色紧身连衣裙将她的曲线完美的展示出来,摇曳着身姿,妩媚的像猫一般的迎面走来,她的手上拎着时尚的香包,看样子正要出门。

  黎初遥呆呆的望着她,真觉得她是一个将女人味发挥至了极致的人。

  “老张,这是谁啊?”女人瞅着黎初遥问。

  “是韩子墨的同学。”老张如实回答。

  “墨墨的同学啊,叫什么名字啊?”女人一听是韩子墨的同学,便热情起来,美丽的脸上洋溢着和蔼的笑容。

  黎初遥张张嘴巴,想叫阿姨,可想想,她这么年轻,怎么看都不满三十,于是改口道:“姐姐,你好,我是韩子墨的同学黎初遥,请问他在家吗?”

  “姐姐。”女人捂着嘴唇娇笑了两声,满面笑容的说:“哎呦,我是韩子墨妈妈啦,他还在睡懒觉呢,你跟我来。”

  黎初遥跟在韩妈身后走着,韩妈爽朗的笑着,似乎还在为刚才黎初遥叫她姐姐而高兴,她回头望着黎初遥说:“你就是黎初遥啊,子墨经常在家说到你呢。”

  “呃?”黎初遥有些吃惊:“不会吧?”

  “怎么不会啊,就是的,去年催着他爸爸给他找家教,说要好好学习,不能让你看不起,前几个月为了你的事还和他老子吵了一架呢。”

  “为了我的事吵架?”黎初遥被说的更加摸不着头脑了,她有什么事值得韩家父子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