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三日而亡[美]提姆·鲍尔斯都市妖奇谈外传三个故事之行路难可蕊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都市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第17章

  韩子墨单手托着下巴,微笑的看着她吃:“让你吃就吃,这么多废话。”

  吃过饭,韩子墨揉着肚子说不舒服,黎初遥问他怎么了,韩子墨皱着眉头说:“你那饭盒里的饭都快冷了,吃着能舒服么。”

  “谁叫你要抢我饭吃的!”

  “哎呦,不行,肚子疼!快走快走。”韩子墨催促着黎初遥,掉头就跑。

  “干什么呀?”

  “回家上厕所!”

  “男生宿舍在那边!”

  “哎呀,你跟我走吧。”韩子墨一把拉过黎初遥,往饭馆后面的一个巷弄里跑去,没跑几步就跑到一幢老公寓楼前,一溜烟就上去了。

  黎初遥跟在后面走着,走到三楼看见门开着,便走了进去,一进门便客厅,里面装修的挺简单的,只铺了地板,客厅的家具看上去都是崭新的,墙上的液晶电视干净的一点灰尘也没有,香槟色的真皮沙发上横七竖八的散落着几件外套,茶几上堆着一大摞崭新大一教科书。客厅的两边连着三个房间,黎初遥伸头看了一眼,三个房间里也只简单的放了几件家具,也是全新的,一个房间摆满了男生的衣物,黎初遥猜想,那应该是韩子墨住的房间。

  厕所传出一阵动静,黎初遥回过头去,只见韩子墨从里面出来,见着她就开始抱怨:“黎初遥,我算是发现了,我见到你就没好事。”

  “那你还找我干什么?”黎初遥顶了回去。

  韩子墨被一怔抢白,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嘟囔道:“我不是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嘛,我只认识你一个人,我不找你找谁。”

  “谁让你没事要和我考一个学校,降低我档次。”转身走到那看着就很软乎的真皮沙发上坐下,顺手拿了一个抱枕抱在怀里,晃悠着双腿笑眯眯的望着他。

  “你你你!你会说人话吗?你不气死我你就不高兴儿,是吧。”韩子墨被气的抓狂,走过去扯开她怀里的抱枕:“不许抱,这是我的。”

  “小气。”黎初遥撇他一眼,拍拍手,瞅着四周问:“你一个人住在这啊?”

  韩子墨点头:“是啊,我们宿舍6人一间,其中有三个男生天天晚上不洗脚,臭都臭死了!怎么住啊!只能让我爸给我在学校边上买个房子啊。”

  黎初遥翻了个白眼,这家伙,说起买房子就和买白菜一样简单。要知道她家自从烧掉之后,都快两年了还在租房子住,看他那理所当然的样子,好想抽他!

  “干嘛?你那是什么眼神”韩子墨问,还不等黎初遥回答就恍然大悟的说:“哦,你羡慕啊!”

  黎初遥切了一声:“我才不羡慕。”

  “羡慕就直说啊,我们关系这么好,我可以让你一起来住啊,反正我这里房间多。”韩子墨说着说着就来劲了,真觉得让黎初遥也住进来是个好主意,他拉起她的衣袖,拉她到一个房间门口,推开门说:“你看这间怎么样,还蛮大的,还带阳台,阳光也好,这间让给你住啊。”

  黎初遥看了看,房间里配备着一张大床和桌椅书柜,粉白的墙壁,柔美的窗帘里还藏着一个飘窗,没事的时候坐在飘窗上晒晒太阳,看看书,应该很惬意吧。

  “怎么样,不错吧?”韩子墨卖力的推荐着。

  “是不错。”黎初遥点点头:“不过,我可不想和男人同居。”

  韩子墨愣住,俊脸刷的红了起来,连连摇头否认:“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什么同居啊!我的意思是合住合住啦!我一个人住这里很无聊,你能住过来我们可以做个伴,再说你住6人一间的女生寝室也很难过啊,而且一到11点就断电了,会很无聊啊,我这里又有电视又有电脑…”

  黎初遥看他那慌忙解释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好了好了,你激动什么啊,和你开玩笑的啦,你这里蛮好的,不过咱俩住一起总是不太方便,还是算了。”

  “哦。”韩子墨像泄了气的皮球,瘪瘪的应了声。

  黎初遥抬手看看手上的手表,已经快7点30了,再不出去摆摊,好位置就要被人占光了,她走回客厅拿起书包说:“我还有事,先走了。”

  “都这么晚了你还有什么事啊?”韩子墨跟在后面问。

  “我去摆地摊。”黎初遥倒也没回避,如实回答。

  “这么冷的天出去摆什么地摊啊,能赚几个钱。”韩子墨跟在黎初遥身后出了门。

  黎初遥像是被踩着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指着他的鼻子说:“几个钱也是钱好不好,你以为几个钱好赚吗?你一天到晚花那么多钱,有一分是自己赚的吗?你知道赚钱多难吗?几个钱,说的这么容易,你赚给我看看啊。”

  “你这么生气干嘛呀?”韩子墨被她这么一凶,有点莫名其妙:“我不就随口说说,赚就赚啊,我赚给你看,不就摆地摊嘛,有什么难的。”

  “说的容易,你去摆试试,我看你能赚到几个钱!”黎初遥接口。

  “去就去,能有多难。”韩子墨不禁激,黎初遥一说就挺身道:“我好歹也是学国际贸易的,摆摊,简直是大才小用。”

  “你别后悔。”黎初遥好心的提醒一句,可韩子墨不听,非拉着她去寝室取货,然后去商贸城卖,韩子墨一出校门就想打车,被黎初遥敲了一下头:“还没赚钱就想花钱!你知不知道打车过去最少要三十块,给我坐公交!”

  “啊,公交?”韩少爷苦着脸,一脸不情愿。

  “不坐你就回去哈。”黎初遥淡淡地丢下一句话就上了公交,韩子墨犹豫了一秒秒,也上了公交车,刚上去他就后悔了,车厢里满满的都是人,还因为是空调车,窗户紧闭,热的让人想脱外套却伸不开手,韩子墨因为比黎初遥晚上车几秒,所以落在她后面,其实也没差多远,只有几步的距离,可就这几步的距离,让他怎么挤也挤不过去。

  他只得放弃的站在那,前后左右都贴着他站着,和这么多陌生人近距离的站着,让他全身都不舒服,公交车一个大转弯,韩子墨的身子不能自已的往右边倒去,他使劲的控制自己,不让自己压在别的乘客身上,可身后的乘客却毫不客气的压在他身上,韩大少一脸痛苦地皱着眉,他觉得自己都快被挤成纸片了!

  黎初遥虽然也被挤的够呛,可看见韩子墨那张纠结在一起的脸,就忍不住偷笑起来。

  过了半个小时,车子总算到了新街口,韩子墨几乎是被人流挤下车的,脚落地半天都找不着北,晕晕乎乎的被黎初遥拽着走。

  两人到了天桥上,把货物摊开,并排蹲靠在桥栏上,韩子墨他冷地直往手上哈气:“黎初遥,你说我们面前要是没这摊东西,再放个碗是不是还蛮像要饭的?”

  “要饭?就你这样要饭是要不到钱的。”黎初遥转头,上下打量了一番韩子墨说:“卖身的话倒还值几个钱。”

  韩子墨听她这么说,一张方才还冻得快变成冰块的脸转眼就像洒了春雨,瞬间获得新生,他笑着她身边靠:“卖身?卖身好啊,就卖给你。”

  “走开走开,你别挤着我,我可没钱。”黎初遥挑眉,把他往旁边推推。

  “挤挤暖和,我快冻死了。”韩子墨不管黎初遥怎么推他,就是往他身边挤,像是要把刚才在公交车上被挤的份都在她身上讨回来一样。

  黎初遥拿他没办法,只能任他挤着自己。

  “买不买人家嘛。人家好便宜的,十块钱还包邮哦亲。”韩子墨靠在黎初遥身上,努力地装出一幅卖身的样子。

  “买,当然买。”黎初遥被他逗笑了,忽然抬起手抚上韩子墨的眼睛。

  韩子墨愣住,她的手指冰冰凉的,却让韩子墨连呼吸都停住了,其实他早就知道,自己喜欢这个女孩,却没想到,只是这样微微的靠近,就能让他的心跳的像闪烁的弥红灯,这一瞬间,连天桥上冷冽的寒风都伤不到他分毫,因为他的血液是沸腾的,他的心是火热的。

  “不知道这么漂亮的眼睛里割出的眼角膜是不是能卖贵一点。”黎初遥的手指慢慢向下,按在他的胸口,有些惋惜的说:“这年头肾不值钱,听说只够换一个手机,不过心脏的话应该贵一点吧。”

  “…”韩子墨火热的心,瞬间又被寒风冻住,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黎初遥见他不说话,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生气了,我开玩笑的啦。”

  韩子墨扭头不理她,连身子都往一边靠靠,不和她挤在一起了,黎初遥跟过去,主动贴着他:“哎呦,我们韩少爷长的这么帅,我怎么舍得把你拆开来卖呢,肯定是整着卖更值钱嘛!”

  韩子墨刷的一下站起来,哇哇叫着扑上来掐她:“你这家伙,太坏了!你就这么对我?”

  黎初遥扭着身子往后退,笑着说:“好啦,好啦,不卖了,不卖了,我自己收着好好疼行了吧。”

  “谁要你疼啊!”韩少爷暴怒!气恼地蹲回原处,带上军绿色棉衣帽子,一句话不说的盯着路人,寒风吹动他帽子上的绒毛,被冻得彤红地脸不断地往衣服里缩、缩、缩,恨不得整个头都缩进镶着毛边的帽子里。

  黎初遥叹了一个气,从背包里拿出一个东西递给他:“那,给你。”

  “什么?”韩子墨特别委屈地转过头去,只见一个粉红色的保温杯递在他眼前:“喝点热水,暖和暖和吧。”

  韩子墨哼了一声,扭过说:“我不要喝白开水,我要喝奶茶。”

  黎初遥缩回手:“不要算,你冻着吧。”

  韩子墨见她真要放回包里,连忙上前抢过杯子,不着声不着气地打开杯盖,按了下杯口的钮,将里面冒着热气的水倒在杯盖里,一口喝下去,身子瞬间就像是注入暖流一般,脸上的冰霜瞬间融化了,眯着眼睛说:“啊,复活了,复活了,好暖和。”

  黎初遥看他那夸张的样子,好笑地摇头道:“算了,算了,你还是回去吧,别在这受罪了。”

  韩子墨喝了热水心情好了起来,又变的活跃起来:“我才不走,让你看看我的实力。”

  “是啊,是啊,快给我看看你的实力吧,我也期望奇迹发生啊。”黎初遥忍不住翻白眼,她真的很想把这些货全部清掉啊!

  韩子墨说:“你等我一下。”

  说完,他便跑了出去,黎初遥好奇的看着他的背影,只见他在天桥上的各个小摊上分别驻足了一会,然后跑回来,将黎初遥的货物一起打包一收,拉着她起来:“走吧。”

  “干嘛?”

  韩子墨笑:“今天晚上收工,明天再来。”

  黎初遥叫:“可是我还什么都没卖出去。”

  “像这样卖你是永远卖不出去的,走啦。”韩子墨一脸神秘的说:“我有办法。”

  “什么办法?”

  “你别管,你先拿着这些去我家,我去买点东西,一会回来找你。”韩子墨将家里钥匙丢给黎初遥后,转身就跑了。

  黎初遥不知道他搞什么鬼,只能听他的话去他家里等着,她看了大半个小时电视后,就听见韩子墨在门外敲门,跑过去打开一看,那家伙拎着大包小包跑回来,刚进门口就把东西往地下一丢,大喘气道:“累死了,你快看看我买了什么。”

  “你买的什么呀?”韩子墨笑的一脸神秘,黎初遥蹲下身,打开大塑料袋,里面装着各种包装纸和亮片水晶绢花这些装饰物。黎初遥疑惑的问:“你买这些干嘛?”

  “哎,这都不懂还想做生意。”韩子墨摇头道:“我刚去天桥地摊都看了一遍,发现你们卖的玩意都差不多,基本都是手机链啊,破袜子破围巾破帽子什么的,而且连款式都差不多,这样你怎么能有竞争力呢。”

  “做生意嘛,一定要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优。”韩子墨一脸做生意我最拿手的样子说:“所以我们现在,就开始把我们的货包装成独一无二的的货物吧!”

  “就靠这些?”黎初遥有些不相信指着地上的那些装饰物。

  韩子墨点头,激动的把东西都拖到客厅,把黎初遥的货全部倒出来,开始给女士棉袜加两个毛毛球,给单调的毛线帽串几个柳丁或亮片,白色的绢花缝在丝巾上,他随意的发挥着,任何普通的地摊货从他手里过一遍之后,瞬间就变得又独特又好看。黎初遥都愣住了,韩子墨推她两下:“别偷懒啊,我弄好的你用塑料包装袋包装一下,一定要挂一点韩文日文的吊牌上去哦。”

  黎初遥点点头,将他弄好的东西都小心折好,再将原来的吊牌上贴上可爱的图案,然后放进透明的包装袋里,一个个的堆放整齐。

  两人一个缝,一个装,时间一点点流逝,等他们弄完大半的时候,韩子墨伸伸懒腰说:“好累啊,不弄了。”

  黎初遥指着剩下的一点货物说:“就还剩一点了,弄完吧。”

  “不用,这些就这么卖。”韩子墨看看时间已经快晚上十一点了。“是说我怎么这么困,都这么晚了啊,睡觉睡觉。你晚上也别走了,就在这住吧。”

  “不了,女生宿舍还没关门呢,我还是回去吧。”黎初遥一边说一边开始收拾东西。

  “你干嘛非要回去呢,你回去我还得送你还得走回来。”韩子墨说:“你就在我这住吧。”

  “你不用送我啊,我自己回去就是了。”黎初遥将东西一点点的理好放进大帆布包里:“你早点睡吧,我走了。”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韩子墨跟在后面叫:“好啦,我送你啦,送你。”

  “真的不用送了。”

  “你是女生哎,我怎么可能放心你走夜路。”

  “有什么关系,我都习惯了。”

  两人一边斗嘴一边出了楼道,凌晨的夜晚更是冷,黎初遥一出来就冻的打了个寒颤,韩子墨立刻说:“你看吧,冷吧,所以说住我哪里多好。”

  “你干嘛这么想我住你家啊?”黎初遥在寒风中抖着声音问。

  “我一个人住很无聊啊。”韩子墨的声音有些委屈,眼睛殷切的望着她:“你是我在学校唯一的朋友啊,陪我一下有什么关系。”

  黎初遥转头,望着他有些落寞的脸说:“你不要装的这么可怜啦。”

  “我本来就很可怜嘛。”

  “好啦,好啦,下次去住好了吧。”对于韩子墨,黎初遥还真有些硬不下心来。

  “真的哦!”韩子墨的俊脸瞬间亮起来,好像刚才的落寞都是假的一样:“你说的,一定要去哦!”

  “是啦。”黎初遥不耐烦的答应。

  昏暗的灯光下,一高一矮的两个身影并排走着,没一会,高个子的人将矮个子身上的大包裹抢了过来,背在自己身上。身影,慢慢远去,寒风中偶尔能听见两句细碎的拌嘴声,清脆地,欢快地。

  黎初遥扛着一大包东西回到寝室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室友们大多已经上床休息了,只有柳依依还坐在座位埋头抄着什么作业,她见黎初遥推门进来,抬头招呼道:“回来啦?今天收获如何。”

  黎初遥摇摇头:“啥也没卖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