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千树梅花一剑寒司马紫烟夜的声松本清张买断爱情安琪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都市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第18章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第18章

  “干脆半价甩出去算了,看着这包东西都烦,坑死我了。”柳依依也有些愁了。

  “半价甩估计都没人要。”黎初遥将东西方下,打开包包,想从里面摸出自己的保温杯喝口水,却发现怎么也找不到:“杯子呢…”

  “哎,黎初遥,你弟弟打了好几个电话找你。”柳依依说:“我一晚上坐在这里就光给你接电话了。”

  “哦。”黎初遥点点头,站起身来,拿书桌上的马克杯重新倒了杯水,捧在手上,低头吹着热气。

  柳依依问:“你不给他回一个过去?”

  黎初遥摇头道:“不了,太晚了,家里人估计都睡了。”

  柳依依有些羡慕地说:“你弟弟真好,每天晚上都给你打电话,我那弟弟,我打回家叫他接他都不接。”

  黎初遥笑笑,没搭话,她休息了一会,起身脱下外套,拿起洗漱用品去外面公用的水池洗漱去了,刚洗到一半,就听见柳依依在寝室叫她:“黎初遥,你弟电话!”

  黎初遥放下擦干手,转身回到寝室,寝室里已经熄灯了,黑漆漆的一片,就着走道上的灯光走到阳台窗边的电话旁,接起电话:“喂。”

  “喂。”电话那头,响起李洛书的声音:“你刚回来啊?”

  “回来一会了,妈妈睡了吗?”

  “睡了。”

  “爸爸呢?”

  “爸爸今天晚上值班。”

  “又值班啊…”黎初遥有些担心的说:“他这个星期都值了三个大夜班了吧,身体吃得消吗?”

  “爸爸说他不累。”李洛书如实报告。

  “怎么可能不累,天天加夜班。”黎初遥有些担心。

  “你不也是么,天天出去摆摊。”李洛书在那头,似乎也有些担心她。

  “我不累啊。”黎初遥嘟囔着说:“就是卖不出去。”

  “还没卖出去啊?”

  “嗯。”

  “姐,你是不是进的货都很难看啊?”

  “你是在质疑我的眼光吗?”

  李洛书连忙辩解:“没有啊,只是你平时自己穿衣服都和男生一样,怎么卖的好女生的东西。”

  “看你这话说的,完全就是不相信我。”

  “没有,真没有。”

  “行啦,我知道你没有。我先挂了,我洗脸洗到一半,水等下冷掉了。”黎初遥打断他,她没穿外套,站在那和他说了几分钟,已经冷得受不了了。

  “哦…你先挂吧。”李洛书的声音有些恋恋不舍,但却依然体贴。

  “嗯,晚安。”黎初遥说就直接挂了电话。

  电话那头,一个清俊的少年蜷缩在沙发,他低着头,一只手紧紧地抓着话筒,话筒里传出“滴滴”的占线声,可他还舍不得挂,他维持着那个姿势,用很小很小的声音问:“姐,你什么时候放假…什么时候回来?”

  第二天,黎初遥跟着柳依依去超市做了一天榨汁机促销员,负责人六点半才放她们下班,两人拿着微薄的日薪坐着公交车回学校,柳依依一路上板着手指算着她这个月的收入,算完后有些郁闷地抱怨:“黎初遥,你说,我们这个月,卖完香烟卖酸奶,卖完酸奶卖方便面,又发传单又当礼仪的,折腾来折腾去,还没赚到800块,我时候时候才能存够钱买手机啊。”

  黎初遥倒是淡定:“再存七个月不就够了。”

  柳依依哭着脸叫唤:“我等不及了。我想要手机啊,手机!啊,对了,初遥,我听说学校期末考试的一等奖学金有5000块呢!你入学成绩好像排前十吧,有希望竞争一把啊。”

  “那是必须的。”黎初遥一脸坚定,和钱有关的事,她是绝对不落人后的。

  两人一边聊天,一边下了公交,沿着校园的小路往女生寝室走,绿荫葱葱的小道上不时有一对对校园情侣牵着手走过,柳依依有些羡慕,她抬手勾起黎初遥的胳膊,小鸟依人的靠在她身上,好像她就是她的男朋友一样。

  两人走道寝室楼下,忽然一个黑影从路边冲出来,挡住她们的去路,柳依依一向凶悍,凤眼一抬就想骂人,可话刚到嘴巴,就愣住了,两眼直愣愣的望着眼前的男生,小心肝扑通扑通乱跳。啊,好帅…

  柳依依不自觉地直起身子,放开勾着黎初遥的手,含羞带却地望着他。

  那男生倒是看也没看她一眼,只是一脸怒气的盯着身边的黎初遥:“骗子!”

  黎初遥歪了歪头,疑惑:“什么?”

  “不是说好今天一起去摆地摊吗?你人呢?”

  “这不才刚7点,现在去正好啊。”

  “我找了你一天了,你这家伙,连个电话号码都不留给我。”韩少爷生气了,他和傻子一样在女生寝室楼下等了半天。

  “我不在寝室,你打也没用,时间到了我自然会去你家找你的啊。”黎初遥顺毛摸道:“你再等一会,我上去拿了东西马上下来。”

  “快点去!”韩子墨一脸不高兴的催促道。

  黎初遥点点头,连忙往寝室楼上跑,柳依依也跟着上来:“哎,黎初遥,那男生是谁啊?长的好帅,超级帅的啊!我们学校居然还有此等尤物,我怎么一直不知道,你怎么勾搭上的啊?”

  “他是我高中同学,长的帅吧,当年是我们学校的校草,可惜啊,就是没女生追他。”黎初遥笑着说。

  “为什么?这么帅,为什么没人追?”柳依依奇怪的问。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总是有什么原因吧,你懂的。”黎初遥一副不好多说的样子。

  柳依依停住脚步,心中暗暗猜想,莫非是有什么隐疾?

  黎初遥走在前面,嘴角偷偷露出一抹坏笑,韩少爷啊韩少爷,凭柳依依这广播一般的传播速度,估计您在大学期间也别想找到女朋友了。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很累的身体,却因为偷偷的欺负了一下韩子墨,就变得轻快起来了。

  黎初遥背着巨大的帆布袋,冲下楼去,远处,那站着笔直的韩子墨还一脸不耐烦地再等着她,看见她出来就走过去,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抢过她的大包,两人又坐上公交,往商贸城去了。

  今天晚上,果然如韩子墨说的一样,生意好了起来,韩子墨站在天桥上,卖力的叫卖着:“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日韩代购来的的小饰品呐,只卖一天,卖完就没啦。”

  “真的是韩国代购来的?”

  “是啊,我上周去的,随便买了一点,赚点机票钱啦,哦,美女,这个围巾你带太漂亮了!”

  “我看这个和前面的小摊上的好像啊。”

  “你看错了那,那种便宜货我这里也有啊,你看你看。”韩子墨翻出没加工过的围巾给那女生看:“这种你要,十块钱一条拿走。”

  那女生比较了一下,一个是镶着水晶珠子的围巾,一个是普通的,她犹豫了半天,还是要了那款带珠子的:“这个多少钱?”

  “80。”

  “这么贵?”

  “不贵了,你看这珠子,都是水晶的哦,这么亮,而且全是手工镶上去的,你看你看,排列的多整齐,手工多细致,你去哪里买啊,整个商贸城就我这里有,不信你去转转。”韩子墨一副诚恳到不行的样子继续忽悠着。

  黎初遥默默地捂脸,还手工细致,她镶这条围巾的时候都快睡着了好不好。这家伙,简直是个大奸商!

  一晚上,黎初遥就见韩子墨脸不红,心不跳的忽悠了一个又一个女生,一个负责卖,一个负责收钱找钱,倒搭配的也默契,到十一点收摊的时候,黎初遥发现,他们两居然已经卖了不少货物,连没装饰过的货物都卖掉不少。

  她兴奋的点着钱,简直快开心死了。

  “怎么样,我厉害吧!”韩子墨凑过来邀功。

  黎初遥使劲点头:“厉害厉害!”

  韩子墨听到她的表扬,整个俊脸都笑开了花:“赚了多少?”

  “我算算。”黎初遥闭上眼睛心算道:“刨去成本,毛利估计在140块左右。”

  韩子墨特别失望的说:“啊,才这么点钱?”

  “拜托,很多了好不好,要是每天都生意这么好,我就发财了。”黎初遥捏着钱包一脸笑容,韩子墨看着她笑,心里也特别高兴,原来赚到钱能让她这么开心啊。

  韩子墨放下手中收拾的小物品,凑过去道:“以后我每天都来帮你卖好不好?”

  “你不怕冷啊?”

  “其实,也不是很冷。”韩子墨笑:“而且,我觉得摆地摊很好玩哎。”

  “是吧。”黎初遥笑:“我也觉得。那我要付你工钱吗?”

  “说工钱多俗气啊,再说,本少爷是缺钱的主么?”黎初遥一听他不要钱,要当义工,又开心了。

  “不过。”韩子墨话锋一转:“黎初遥,我跟着你在寒风中吹了这么久,给你创造了这么多的营业额,你怎么说也得谢谢我不是?”

  黎初遥撇他一眼:“我就知道你没这么好,说吧,要我怎么回报?”

  “嗯,我还没想好,这样吧。”韩子墨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递给她:“呐,你先拿着我的手机,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省得每次找你都找不到。”

  “我还是给你钱算了。”谁知道这家伙会要求什么。

  “我不会要求太过分的,我保证,我发誓还不行。”韩子墨拉过黎初遥的手,将手机塞进她手里:“最多要你陪我吃顿饭,这样行了吧?”

  “那你打去寝室约我好了。”

  “你这人怎么这么墨迹,我白天打到寝室你在吗?谁知道你又跑去哪里打工。我手机放你这一下怎么了?很占地方吗?”韩子墨眼看着又要发脾气了,黎初遥连忙将手机收到口袋里:“好啦,好啦,我先拿着好了吧。”

  “这还差不多。”韩子墨笑了,继续手脚麻利的收拾东西,他收拾着收拾着眼角的余光就看见天桥下面的冰激凌店,店里的广告牌上写着,爱她就请她吃哈根达斯。

  韩子墨的俊脸一下亮了起来,他捣了捣黎初遥:“哎,黎初遥,请我吃哈根达斯吧。”

  黎初遥手上的动作一停,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一字一句的说:“少爷,我们今天一共才赚了140块。”

  “我知道呀。”韩子墨点点头,依然笑面如花:“正好可以买2个球的。”

  黎初遥闭上眼睛,使劲的压抑住自己想上去抽他的冲动,手抖了抖道:“你还是别跟着我摆摊了,我养不起你。”

  说完,她背起包包往前走,韩子墨连忙跟上:“你这家伙,真抠门。”

  “你这家伙,真烧钱。”

  韩子墨跺着脚道:“我怎么烧钱了?这么冷的天,我都快冻成冰块了,请我吃个宵夜怎么了?”

  “冷你还要吃冰激凌!”

  “店里面不是有空调嘛。”作者:籽月

  “烦死了,走开啦!”黎初遥终于忍不住,一拳揍了过去,韩子墨惨叫的控诉:“你这家伙,真冷酷,真暴力!”

  到公交车站牌韩大少吵着要打车回去,又一次被黎初遥无情否决,韩少爷苦着脸被拉上公交,还好夜班车上的人很少,车厢里有大把空位,两人挑了后面的位置并排坐下,累了一晚上,谁也没力气说话,安安静静地坐着。随着车辆的启动、靠站、又启动,摇晃着脑袋。

  随着车辆的又一次靠站,黎初遥觉得肩头忽然微微一重,转头看去,只见那人已经睡了,头颅就搁在在他肩上,下巴上长出了短短的胡渣,浓密的睫毛在眼下投射出一圈淡淡的阴影,调皮的刘海随着车身的晃动一点点的掉下来,盖住清俊的眉眼,嘴唇因为吹了一夜的寒风,裂了几条白口子。

  黎初遥静静的看着他,缓缓的皱起了眉头,心下想着,下次还是别带他来了吧,这家伙细皮嫩肉的,别冻坏了。

  忽然,他紧闭的双眼毫无预计的睁开,直直地与她对视,让黎初遥心中猛地漏跳一拍,像是做了坏事一样,连忙别开眼,不知为何,心中泛起异样的感觉。

  她死死的扭着头,他依然靠在她的肩头,在她耳边轻声问:“我很帅吧?”

  “什么?”

  “不然你干嘛偷偷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