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韩城绝恋米朵拉(水玲珑)怪指纹江户川乱步灰姑娘闯的祸唐席魔皇的卖艺妻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都市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第19章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第19章

  “谁看着你了?”黎初遥地脸更红了,瞪着他说:“你不自恋会死啊?”

  “哼”韩少爷不高兴地扭头道:“你夸我一句会死啊。”

  “笨蛋…”

  虽然不会死,但是就是夸不出来啊。

  两人都死死的扭着头,一个望着左边,一个望着右边,互相不搭理对方,却又忍不住,小心翼翼地偷看对方。

  这一刻,好像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经过一晚上的寒冷和风吹,慢慢开始变化了,发酵了。

  第十章:初晨,是你回来了么

  随着天气越来越冷,期末考试越来越近,黎初遥和韩子墨的每日摆摊计划只实施半个月期就暂时搁浅了,黎初遥开始进入复习状态,每天晚上泡在图书馆里学习,向着一等奖学金冲刺。而韩子墨自然不会自己一个人跑去摆摊。

  学校的图书馆平日里没什么人,一到快考试的时候,就变成一位难求,黎初遥有时候去晚了找三层教室都找不到位置,她也不好意思把那些占了座,却没来的人的书移开。

  每到这时候,韩子墨就像个招财猫一样在脑中出现,一直挥着手说:到我家来,到我家来,我家清静。

  到我家里,到我家来,我家电齐全,带网线,24小时提供热水。

  黎初遥使劲拍拍脑袋,将幻想出来的招财猫从脑中赶走,埋头继续苦读。口袋里的手机不时的亮起来,可黎初遥开了静音模式,自然是理都不理。

  等她从图书馆出来,才打开手机看一眼,基本上都是韩子墨发的短信,这手机其实她早就想还给他了,可是他总是有无数个理由退再塞回来,然后每天无时无刻,乐此不疲的骚扰她,给他回了个短信后,没到三十秒,他的电话就来了。

  一开口自然是毫无新意的指责她冷酷,都好几天没和他见面了。

  黎初遥自然说自己忙着复习,韩子墨在电话那头打滚,非要叫她出来吃宵夜,黎初遥扭不过他,答应他明天晚上去,他才作罢。

  回到寝室,室友们都在各忙各的,马上要考试了,寝室里的气氛也挺紧张的,黎初遥走到寝室最里面的位置上坐下,将书包里的高数拿出来,换了英语书进去。

  “你复习的怎么样了?”柳依依坐在她旁边问。

  “还行吧。”黎初遥回答。

  “我怎么一点也看不懂啊,是不是我逃课逃的太多了。”柳依依苦闷的抓头:“下学期可不敢这么逃课了。”

  “嗯。”黎初遥点头,大学的课程确实难,平时学习又不抓紧,到考试的时候真有些玄。

  “对了,黎初遥,我这有份好差事你干么?”

  “什么好差事?”

  “寒假给2个小学生当家教,一小时100,一天4个小时,我算了下,一个寒假可以赚七千多块钱呢,比你摆地摊强多了。”柳依依说:“本来我是想自己做的,可是我妈非叫我回家过年,怎么样,你做不做?”

  “嗯…”黎初遥有些为难的低下头,这价钱确实挺高的,她也很想做,只是她也想回家看看妈妈。

  柳依依见她为难,便说:“你要不想做我就回了,没事儿。”

  “不不,你先别回,我考虑一下。”

  “行,你考虑好告诉我吧。”

  黎初遥点头,考虑了半天之后,还是决定做了,毕竟这种薪酬高的兼职不是随便能遇到的,而且家里欠了这么多外债没还,自己赚点钱,能还一点是一点,总比欠着别人的,心里不安。

  黎初遥决定了之后,就告诉了柳依依,柳依依爽快的为她联系了几个孩子的家长,第二天又带她去面试,黎初遥的高考分数一报出来,再加上清大的招牌,家长们自然是满口答应。

  晚上,黎初遥没等李洛书,自己主动打了电话回家,电话是黎妈接的,黎妈的声音听着很有精神,状态似乎不错,她在电话里问黎初遥什么时候放寒假。

  黎初遥说了时间,又把寒假要留在学校打工的事告诉她,黎妈有些不同意:“你这孩子,掉进钱眼了,大过年的打什么工啊,赶快回来吧。”

  “妈,我这是提早接触社会,对自己有帮助的。”黎初遥说:“再说了,这次薪水真的蛮高的。”

  “废话,大过年的,不出高价谁给他们家孩子补习啊。”黎妈说话依然利索明快,让黎初遥一直悬着的心稍稍放了一些下来。

  “妈,那些家长说大年三十到初七那几天放假的,我到时候回去好不好?”黎初遥好声好气的问。

  “哦,过年能回来啊,那你去呗。”黎妈听她说过年能回来便同意了,黎初遥刚想说话,就听见黎妈不耐烦的说:“哎呀,别动,我和你姐还没说完呢,一边呆着去。”

  “你弟哦,一见你打电话来,就不得了了,作业也不写了,眼巴巴在这等着。”黎妈似乎又抢回了话筒,继续和女儿唠嗑:“你说你弟弟怎么就这么粘你呢,像话吗?”

  黎初遥笑:“他打小不就粘我嘛。”

  “是啊,是啊,我还记得他4岁的时候,你刚上小学,他在家里找不到你,哭的哦,房顶都要震塌了,没办法,我天天抱着他到你教室外面转,指着你说,看呐,姐姐在里面上课呢。他就不哭了。”

  “我记得呢。”黎初遥握着电话,微微地笑着,小时候的那个画面清晰的想起来,那时候弟弟长的特别漂亮,妈妈抱着他站在窗台上,他全身贴着玻璃,用葡萄般的大眼睛往里面看,看见她就开心的姐,姐的叫。

  “遥遥啊,妈和你说,你弟今年期末考居然考了全校第一哎。”黎妈说这话的时候充满了骄傲:“哎呦,我就说嘛,姐姐这么聪明,弟弟怎么可能是笨蛋呢。”

  “是啊,是啊。”黎初遥一直微笑着听妈妈说着。

  “你看,你一出去上大学,你弟成绩就突飞猛进了,我就说,以前就是你太惯他了,什么题目不会张嘴就问你,问完就忘记了,你看他现在,他没人问了,自己去学去研究,这成绩能不好吗?”

  “是是是,是我太惯他了。”黎初遥低着头说。

  “哎呦,好了啦,给你给你,等不及的啊。”黎妈似乎又被身边的人打断了,不耐烦地说着,过了一会,电话里传来李洛书的声音:“喂,姐。”

  “嗯,弟弟。”不知道为什么,这句弟弟,这么顺畅,这么轻易的就叫出口了,几个月前她还那么排斥他替代了黎初晨。

  “你寒假不回来吗?”李洛书在那边问。

  “也不是,回来晚一点吧。”

  “那是什么时候呢?”

  “估计2月21号吧,肯定会回来过年三十的。”

  “哦…那还有好多天哦…”电话那头的声音听上去很是失落。

  “很快的啦。”黎初遥在心里算了算:“也就还有十七天而已啊。”

  “嗯。”李洛书轻声答应。

  “哎,对了,妈妈怎么会以为你的成绩是初晨的,难道她现在已经糊涂的字都不会认了?”黎初遥问出自己心中的疑惑,即使是李洛书考了全校第一,那成绩单上的名字也应该是李洛书的啊。

  “我改名字了。”李洛书的声音很小,好像是深怕房间里的黎妈听见一样:“我一进高中就改名字了。”

  “呃?”黎初遥愣住。

  “我不是和你说过吗?我要当黎初晨。”李洛书还在电话那头,轻声说:“现在班上的同学,老师,都叫我黎初晨,姐,我已经不叫李洛书了。”

  “…”黎初遥握着电话,久久不能言语,过了好一会才问:“这样…真的好吗?”

  “嗯,很好啊。”黎初晨说:“能当姐姐的弟弟,爸妈的孩子,真的很好啊。”

  “你不会…难过吗?”他的世界里,再也不会有人叫他李洛书,那天在大火里烧死的人,似乎变成了李洛书,只是,那个叫李洛书的孩子,没有一场风格的葬礼,没有人为他哭泣,他就这样,就这样,被放弃了,消失了,再也不会有人提起…

  “不会。”黎初晨的声音都像是很努力的在笑:“我喜欢当姐姐的弟弟,我喜欢姐姐和黎初晨的所有回忆,我喜欢,真的。姐,我不难过,只要想起你,我就一点也不难过。”

  黎初遥也不知道怎么的,眼圈就那样湿润了,心里酸酸的,这一瞬间,她真的很心疼这个孩子,真的心疼这个完全放弃自己变成黎初晨的孩子,她很想和他说:不要这样,李洛书也很好,李洛书也有很多人喜欢。

  可是…可是,她却自私的想,就这样吧,就这样。

  她想要的孩子,确实是黎初晨啊…

  期末考试如约而至,柳依依在寒风中控诉着学校的变态,大一第一学期本来只有8科考试,2天考完不就结了么,可学校非要考2门,休息2天,再加周末,一下就将考期拖至10天。

  柳依依郁闷地说:别的学校都已经放假了,就清大,要比别人晚一个星期。

  黎初遥倒是无所谓,反正晚放假她也不能回家,早放假她也不能回家,不过林雨她们确实已经放假了,连高中生都放假了,昨天晚上黎初晨打电话的时候就说已经放寒假了。

  额…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最近已经习惯将李洛书叫成黎初晨了。

  可能是因为,她已经从心里接受了,他变成他的事实了吧。

  第一场考的是高等数学,黎初遥的拿手好戏,卷子并不算难,她做的很顺,柳依依就可怜了,她觉得自己瞬间变成了文盲,两眼一码黑,什么都看不懂,看黎初遥奋笔疾书的样子,简直快羡慕死了。

  收卷后,柳依依哭丧着一张脸出来,看见黎初遥就忍不住下狠手掐她两下:“我心里不平衡啊!我们明明逃了一样的课,为什么你会做一个我不会做呢?”

  “这个,我认真复习了。”

  “我也认真复习了。”

  黎初遥抓抓脸颊,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柳依依像幽魂一般念念碎道:“怎么办,第一门就不顺,后面估计都得挂啊。”

  “不会的啦。”黎初遥宽慰道:“别难过了,要不,中午我请你出去吃炒菜?”

  “算了,还是我请你好了。”柳依依控诉道,每次她说请客吃饭,都扣扣索索的样子,让人恨不得自己掏钱买单算了。

  黎初遥和柳依依正争执着由谁请客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黎初遥还没接,柳依依就说:“肯定又是招财猫打的。”

  因为韩子墨最近出现的频率,连柳依依都不能忽略了,每次一打电话来就一直说:来啊来啊,我请你们吃饭。

  来啊,来啊,我请你们看电影。

  来啊,来啊,来我家玩。

  诸如此类,真的很像一只招财猫不停的在来啊来啊。

  黎初遥笑了,她也觉得柳依依这个形容非常正确,她掏出手机,打开一看,是个陌生的本地号码,按下接通键,礼貌地说:“你好。”

  “姐,是我。”电话那边伴随着吵杂的闹市声。

  “黎初晨。”这个名字很顺的叫出口,一点障碍也没有,黎初遥疑惑的眨眨眼,又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真的是本地电话:“你在哪?”

  “我在你学校门口啊,你考完试了吧?”李洛书问。

  “嗯,我考完了,你站那别动,我马上过来接你,”黎初遥挂了电话,拉着柳依依连忙往学校门口走。

  “怎么了?”柳依依问。

  “我弟来了。”黎初遥拉着柳依依小跑起来,很快就到了学校门口,四处张望着,在学校右边,一座蒙着灰尘的公用电话亭旁,找到了那个安静漂亮的少年。

  那少年的目光似乎早已等在哪了,看见她望过来,连眼角都染上了笑容,他拿起地上的背包,甩在背上,迈开大步像她跑来,这时,黎初遥的记忆像是出现了混乱一般,那向她跑来的少年,渐渐变小,渐渐变小,变成五六岁般的孩童,张着手,欢心雀跃地跑到她面前,“姐,姐。”地叫着。

  黎初遥的眼泪就那么留下来,一粒一粒的,毫无预计的落下来,那样悲伤的表情,惊的离他只有几步之遥的李洛书停住脚步,像是做错事的孩子,手足无措的望着她。

  他小心翼翼地叫她:“姐…”

  黎初遥忽然张开双手,一把抱住面前的少年,轻声地,颤抖地叫他:“初晨,初晨…姐姐好想你…”

  “姐…”不知为什么,被她抱住的少年,也难过地哭了。

  那表情,像是又痛苦,又幸福。

  矛盾的,让人心碎…

  吃饭的时候,黎初遥一反常态,居然主动点了好几道菜,其中还有两道是荤菜,柳依依啧啧地说:“果然弟弟来了就是不一样啊,哎,小弟,你知道她平时请我吃什么么?一菜,一汤,菜是青菜豆腐,汤也是豆腐青菜。”

  黎初晨抿着嘴唇,低头笑了笑。

  柳依依看呆了,她从未见过那个男孩能笑的这么好看,像瞬间点亮一片阴霾的阳光。

  “去去,我有那么抠门吗?”黎初遥推了她一下:“尽胡说。”

  柳依依被推醒了,有些不好意思地转过头,小声的和黎初遥说:“哎,你弟长的真好看,要是我弟,我也这么疼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