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我有个坏坏老公辰晞混小子发烧卧龙生征服者罗比尔儒勒·凡尔纳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都市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第20章

  黎初遥笑:“他打小就长的好看。”

  “比你长的好看。”柳依依又问:“你弟叫什么名字?”

  “黎初晨。”

  “初晨,初晨,真好听。”柳依依悄悄念了两声,转头和黎初遥小声说:“比你的名字好听。”

  黎初遥点头承认,初晨这个名字本来就好听,寓意也好,初晨代表着希望,阳光和驱除一切黑暗的温暖。

  柳依依望着眼前那个漂亮的少年,有些不知道怎么和他说话才好,她大大咧咧惯了,对谁都吐糟过来吐糟过去,刚刚看见他们相拥而泣时,她本来想上去吐糟一句,你们姐弟俩到底有多久没见了,就哭成这样啊,可是当她看见黎初晨流泪的样子后,心就那么猛的一痛,虽然就痛了那么一下,可却疼的她也想跟他一起哭了。

  “发什么呆呢?你最爱的鸡翅上来了。”黎初遥在一边捣了捣她,柳依依连忙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吃饭时,她发现黎初遥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平日总是淡漠的脸上,时不时流露出温柔的笑容,她会把碟子里最大块的鸡翅,最好的那块鱼肉,都夹到她弟弟的碗里。

  而他弟弟,每次都是稍稍犹豫一下,然后头也不抬的把它们吃下去。

  柳依依想,她们姐弟感情一定很好很好。

  好的都有点让人羡慕了。

  吃完晚饭,柳依依自己先回了寝室,黎初遥带着弟弟在学校晃着,感受着清大的百年底蕴,学校的小湖旁,有不少游客正拿着照相机拍照,学生们三三两两的从他们身边走过。

  黎初晨告诉她,是妈妈担心她寒假一个人呆在学校害怕,所以叫他来陪她,黎初遥不以为然的说:“这有什么可怕的,寒假不回家的人多着呢。我要知道你过来绝对不会同意的,你一个人坐火车,万一丢了怎么办。”

  黎初晨说:“我哪有这么笨。”

  “这可难说了,多的是大学毕业了还被拐卖掉的人。”黎初遥转头望着身边的少年,他穿着一件洗的有些泛白的卡其色棉袄,简朴的都有些让人心疼了。

  黎初遥上前一步,拉起他的衣服看看,皱眉道:“果然是我的旧衣服。”

  黎初晨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是啊,妈妈拿给我穿的。”

  “妈妈也真是的,你都多大了,还让你捡我旧衣服穿。”

  “这衣服挺好的呀,又没破。”黎初晨拉了拉衣尾,倒是一点也不在意。

  “是没破,可是…”黎初遥看了他一眼,不好再说下去,可是他何时穿过旧衣服?以前每次见到穿的都是和韩子墨差不多样式的衣服,一看就价值不菲。

  黎初晨微微歪头,漂亮的眼睛像是洞悉一切一般,轻声说:“姐,初晨从来就不嫌弃姐的旧衣服。”

  黎初遥也不知道怎么了,想也没想,拉着他就走:“姐给你买件新的去。”

  “不用了啦。”黎初晨连忙拒绝:“我有衣服穿的啊。”

  “走啦,买套新的好过年。”黎初遥不容拒绝地拉着他去新街口买衣服。

  依然是挤的要死的公交,依然是新街口,可这次黎初遥带着的确是毫不抱怨的黎初晨,他总是安静地跟在她身边,人流多的时候,她怕和他走散了,很自然地伸出手去,像小时候无数次做过的那样,紧紧地拉住他的手。

  她无知无觉,牵的顺手与自然,他六神无主,带着局促与欢喜。

  这一天下午,黎初遥为了找又便宜又好看的衣服,拉着黎初晨逛了整个新街口,将所有的店都逛了一遍,因为临近新年,街上衣服的打折力度也很大,有的打7折,有的打五折,黎初遥选中了一件不打折的呢子大衣,黎初晨穿上后比海报里穿着同款衣服的模特儿都好看。

  店里一票导购员都被惊艳了,全部靠拢过来,你一句我一句的夸赞着。

  黎初遥站在黎初晨身边,看了眼吊牌上的价格,心里默默滴血,钱不够啊!

  “姐,我不喜欢这件。”黎初晨扯回她手中的牌子,脱了衣服,拉着她转身出去:“我喜欢刚才那家店的那件。”

  “那家那家?”黎初遥见他没有吵着要买,深怕他后悔一样,连忙跟着他走了。

  黎初晨带着她往回走,街上的声音喧嚣不止,一家店的喇叭里喊着:“跳楼价!吐血价!新款羽绒服买一送一!买一送一了啊!”

  黎初晨的步伐变得更加轻快了,拉着黎初遥走进店里,拿起一件白色的羽绒服,比在身上说:“姐,就买这件吧,又便宜又暖和还好看,而还送一件。”

  黎初遥眨眨眼睛,也不知道是那衣服真的蛮不错的,还是因为穿在了黎初晨的身上,那普通的款式瞬间变得又简单又大方,白的有些暗的颜色也变的柔和了。

  “是不错哎。”黎初遥走过拿起羽绒服,在手里摸摸,惊喜的说:“还挺厚呢!”

  “是啊。”黎初晨笑:“姐,你也试试。”

  黎初晨把衣服拉开,让她试试,因为是白色女生穿倒也挺好看,黎初遥对着镜子照了照,开心地伸手拍拍他的肩膀:“不愧是我弟,真会挑东西,那就这件吧!”

  黎初遥爽快的付钱,新衣服也没脱,直接叫导购员把旧衣服包起来,姐弟两穿着一模一样的外套,兴高采烈地走出去。

  阳光下,黎初晨摸了摸身上的新衣服,转头,再看看那个和他穿的一模一样的人,低下头,无声地笑了。

  真好…

  变成黎初晨真好…

  第十一章:初晨,我好像有男朋友了

  从街上回来,天已经快黑了,黎初晨住宿的地方倒是让她头疼了,班上没什么相熟的男同学,不好意思让弟弟住在男生寝室,若让他一个人住旅馆的话更是不放心,思来想去,最后还是决定住到韩子墨家去。

  反正他不是一直叫她去嘛,她就随了他的心愿好了。

  门敲开的时候,韩子墨见着黎初遥,展颜一笑:“你怎么来了?”

  他的身上传出烟味和酒味,衣服也有些乱,没有平日里干净阳光的模样,屋里还传出很多男生的笑闹声,黎初遥皱着眉头说:“你不是天天叫我来么?怎么,我来了,你不欢迎?”

  韩子墨使劲摇摇头:“欢迎,欢迎!快进来”

  韩子墨让开门,让黎初遥进去,这时他才发现,她身后跟着一个少年,和她穿着一模一样的外套,韩子墨微微一愣,记起小时候这对姐弟也是穿着一样的衣服,大摇大摆的到他家和他道歉,然后弄伤了他的腿。

  也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原因,他的晕晕乎乎地问:“你弟怎么也在这?”

  “他来找我,晚上住你家行吗?”黎初遥问。

  “行,当然行。”韩子墨爽快的点头答应,拉着黎初遥姐弟俩兴冲冲的走到客厅,大声叫:“兄弟们,咱们的聚会又多了两个朋友。”

  “欢迎欢迎。”客厅里四个男孩横七竖八地躺在地板上,语调不清的叫着。房间里四处散乱着啤酒罐和扑克牌,还铺着各种从饭店打包过来的食物,整个房间里烟雾缭绕,乱七八糟的,和黎初遥第一次来看的样子,简直是天壤之别。

  黎初遥撇了韩子墨一眼,心里叨咕道:这个骗子,还说什么只认识我一个人,很寂寞很无聊!结果呢!朋友多的一屋子都塞不下!她怎么会忘记他是个超级有人缘的家伙呢!

  喝过酒的韩子墨有些兴奋,拉着黎初遥往地板上一坐,开心的揽着她的肩膀和屋里的男生们介绍:“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黎初遥,我老乡,我高中同学,数学系的天才。”

  旁边的一个男生明显喝多了,看见剪着短发的黎初遥还以为她是男生,伸出手一把搂过她,靠在她的肩头问:“来,兄弟,陪哥们再喝点…”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人一把推开,两人之间插进了一个少年,男生跌到一边,怒气冲冲的坐起来问:“是谁!是谁推老子!”

  少年坐在两人中间,好看的脸上有些怒意:“她是我姐姐,别动手动脚的!”

  男生抓抓头发,瞅过去仔细看了看黎初遥:“女生?不像啊。”

  “哪里不像了!”韩子墨也推了他一把,指着黎初遥说:“你有没有眼睛啊?这不明摆着是女生么。”

  那男生抓抓头,还是不相信的望着黎初遥,黎初遥淡定拿起一罐啤酒,打开拉环,喝了一小口,苦涩的味道让她直皱眉,嫌弃的又放回地板上,真不明白为什么男生喜欢喝这种东西。

  韩子墨一边喝着酒,一边来回望着两个穿着一模一样外套的姐弟,他憋了半天还是憋不住,生气的指着两人说:“你们俩都多大了,干嘛还穿一样的衣服,真奇怪?”

  “今天街上衣服做活动,我看挺便宜的就买了。”黎初遥笑着拍了拍身上的衣服。

  “便宜?”韩子墨来劲了,直起身子说:“你不是吃饭的钱都没了吗?怎么还有钱买衣服?”“上个月摆摊不是挣了几百块嘛。”黎初遥老实交代道:“正好够买一件的,还送一件呢,真划算。”

  “划算什么呀,买一送一?买一送三商家都不会亏。你忘记我怎么教你做生意的啦,等等…”韩子墨摇摇摆摆地说了半天之后,忽然瞪着被酒熏红的双眼问她:“你把我们摆地摊赚的钱都花了?”

  “嗯…”黎初遥抓抓脸颊,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不是快过年了么…”

  “你太过分啦!你怎么能用那个钱呢!”韩子墨大怒,把屋里的人都吓了一跳,所以人都停下动作,傻傻的看他,韩少爷,他…他难道是在为几百块钱而生气?这是要逆天了么?

  黎初遥不解的顶嘴:“我怎么就不能用那钱了?”

  “不能不能就是不能!那钱我让请我吃个宵夜你都不干,给我打个车你都不肯。”韩子墨委屈地控诉道:“你怎么就舍得给他买衣服呢?”

  “衣服可以穿嘛,宵夜吃掉就没了。”

  “那我也要衣服,你也给我买。”

  “没钱了…”

  “我不管,我不管,我也要衣服。”韩子墨开始无理取闹起来。

  “好嘛,我这件脱给你好了吧?”黎初遥有些郁闷的脱了外套丢给他:“干嘛呀,和个小孩一样的闹,有意思吗?”

  韩子墨接着衣服,紧紧的拽在手里,憋着嘴,双眼通红,委屈地要死,却不知道说什么。

  他身边的一个朋友见气氛这样尴尬,拿起酒杯,哥俩好地揽着韩子墨的肩膀说:“兄弟,这么生气干嘛?不就是一件衣服吗?你韩子墨难道还缺这点钱?”

  “这不是钱的问题!”韩子墨气愤地喝了一大口酒,用袖子抹了下嘴唇说:“我就是不服气!黎初遥你太偏心了!你说,我陪你摆了半个月的地摊,每天都被冻的要死,回来悟半天都悟不热,我是为什么?为了那几百块钱吗?我每天和傻子一样在街头叫卖是为了什么,真的是因为我喜欢摆地摊吗?我每天晚上不睡觉,给你加工那些可笑的围巾手套,难道那是我的爱好吗?当然不是!我做这么多!还不是因为想你高兴!想讨好你!想对你好!可是你呢,赚了钱一毛也不给我花!你连个冰激凌都不给我买!你太过分了!”

  韩子墨控诉到后面,委屈的都快哭了,他韩大少爷从小到大那被这般对待过。

  一个男生说:“好像是有点过分哎,两个人赚钱一个人花。”

  黎初遥用力要唇,哪里过分啊!是他自己说不要工资的。

  另一个男生说:“怎么能这样呢,连个冰激凌都不给买。”

  什么叫冰激凌啊!那是哈根达斯好不好!你以为是肯德基的甜筒吗?

  “等一下,这个…”终于有一个比较清醒的男生找到了重点,击掌道:“难道是在告白?”

  房间里的人再一次全部静默了,然后集体恍然大悟,哦,原来是告白啊!

  “哦哦哦哦!”房间里的男生们一起发出狼嚎一般的叫声,吹口哨的吹口哨,拍桌子的拍桌子,起哄的一身劲:“告白了!告白了!韩子墨告白了!”

  韩子墨也忽然反应过来,刚才自己像怨妇一样的说了什么,羞恼着嚷嚷:“你们干什么啊!想死啊!不要吵醒邻居啦!”

  “韩子墨原来喜欢这种类型的!”

  “哇唔!仔细看看确实挺好看的。”

  “是啊是啊。这么晚还到你家来,你们该不会是…已经在交往了吧?”

  “嗷嗷嗷嗷!”男生们又开始狼嚎了。

  “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黎初遥淡定的抛出一句话,打断了男生们热血沸腾的幻想。

  韩子墨羞红的脸色僵住,群狼们也安静下来,一个长的挺阳光的男孩挺不服气地问:“为什么啊,我们韩少爷要样貌有样貌,要才华有才华,要钞票有钞票!你有什么不满的?”

  “就是啊,这世上还有比我们韩少爷好的男人吗?”

  “妹子,你眼睛睁大点看看好吗?”

  黎初遥面对众人的围攻,为求快点解脱,只能随口抛出一个理由道:“他比我弱啊,我不喜欢比我弱的男生。”

  众人齐声问:“比你弱?”书旗小说网提供,http://www.bookqi.com/

  黎初遥点点头:“嗯,他打不过我,小时候被我打到哭着求饶哦。”

  “哦”,众人齐齐回头看向韩子墨,全是你副怪不得的眼神。

  韩子墨瞬间被激怒了,他猛地站起来,一把拉起黎初遥,用力的往房间里拖,一边拖一边放话道:“黎初遥,我今天一定要让你看看,谁比较厉害!”

  “喂喂喂,你干嘛?”黎初遥使劲往后赖着,却敌不过他的蛮力,被拖着往前走:“别激动嘛,开玩笑的,开玩笑的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