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神的记事本1杉井光凯子金主艾佟大唐狄公案·朝云观高罗佩玉翎雕独孤红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都市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第21章

  “嗷嗷嗷嗷嗷嗷!”众男们再次在她们身后欢欣鼓舞,鼓掌尖叫:“上吧!韩子墨!推倒她!”

  “上吧!韩子墨!一展男人雄风!”

  “干巴爹!欧吧!”

  “放开我姐!”一直安静坐着地黎初晨也跟着站起来,想上前去阻止韩子墨,却被一个带眼镜的男生抱住,拿起酒瓶就给他灌:“嘿嘿,小弟,陪哥哥喝一杯。”

  黎初晨也不说话,一拳打过去,把那男生的被打个正着,眼镜被打掉下来,男生放开他,捂着脸颊到处找眼镜。

  黎初晨刚要起来,又被人缠住,又被其他几个男生缠住,怎么也甩不开,急红了眼却无计可施,只能看着黎初遥被韩子墨拖进房间。

  黎初遥被韩子墨拖进了房间,随着韩子墨碰的一声关上了门,落了锁她才有些紧张起来,她的手腕被韩子墨拽的紧紧的,她用另一只手使劲去扳都扳不开,她抬头望着他,只见他的双颊被酒劲熏的通红,眼里也带着几分醉意,直勾勾的看着他的样子,丝毫没有平日里阳光爽朗的味道,而充满了魅惑和让人心跳不已的小性感。

  “喂,韩子墨,你放开我。”黎初遥使劲挣扎着,韩子墨的手一丝一毫都没有松动,他猛的一用力,将黎初遥甩在床上,黎初遥被甩的有点晕,还没回过神来,身子就被他压住,手、腿、胸膛隔衣物紧紧相叠,重的她喘不过气来,黎初遥慌忙大叫:“你干嘛!你快起来啊!好重!我喘不过气来了!”

  韩子墨听她这样说,微微的撑起了身子,身上的重量顺利消失了一半,她连忙呼吸了几下,瞪着他说:“你快放开我!”

  “有本事你自己挣开啊。”这时的韩子墨执拗的像个孩子。

  “再不放开我喊了!”黎初遥威胁道。

  “你喊吧,外面都是我的人,你喊破喉咙他们也不会进来救你的。”韩子墨也不知道是真醉了还是假醉了,明明对答如流,可做的却是他清醒时绝对不会做的事。

  “放开,放开!”黎初遥生气了,手脚并用的挣扎起来,韩子墨沉下身子,用力将他紧紧的压住,看着她气的通红的脸颊,得意地说:“翻不了身了吧,打不过我了吧,知道我比你强了吧?哈哈哈!”

  “韩子墨!我看你真是皮痒了!”黎初遥被他贱贱的笑声激怒了,开始奋力反抗起来,虽然说韩子墨力气大,可终究是个男生,不会真的下重手去欺负一个女生,而黎初遥就不一样了,一上手就对着韩子墨英俊的脸蛋抓了一下,韩子墨疼的哇哇叫,连忙用手将她的两只手按住,黎初遥张起嘴巴又对着他的耳朵一口咬下去,吓的韩子墨抬起身子往上一躲,黎初遥打架经验丰富,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空隙,刷的一下弯起膝盖,对着他的肚子猛的一顶!

  “啊!”韩子墨惨叫一身,疼的从黎初遥的身上翻下来,咕嘟咕嘟滚到地上,黎初遥冷哼一声站起来,一脚踩在他脸上,仰起头道:“废物,一辈子就在我脚下喘息吧!”

  韩子墨捂着肚子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黎初遥用脚揉了他的脸几下,他也没反应,是不是自己出手太重了?踢到要害部位了?她连忙蹲下身去,担心的望着他问:“韩子墨?你没事吧?”

  韩子墨捂着肚子,蜷缩的躺在地板上,很可怜的样子。

  “韩子墨?”黎初遥又担心的叫了一声,伸手推了推他,过了好一会才听到他用特别委屈的声音说:“你就知道欺负我。”

  “哪有?”

  “有,就是有。”韩子墨皱着眉头,爬起来,靠在床边,开始一条条细数黎初遥的罪行:“你看你,小学的时候打伤过我的手,害我跌伤过腿,高中的时候,还老是和林雨一起作弄我。”

  “都老黄历了,你还提那些事干什么?”黎初遥开始有那么一点点内疚了。

  韩子墨低着头继续说道:“我好不容易和你考上一个学校,你连找也不找我,我想给你买好吃的,好看的衣服,不想你这么辛苦每天到处去打工,可是我也知道,你自尊心强,你不会接受这些,我想,好吧,你不愿意用我的钱,陪我过舒服的日子,那我就陪你过苦日子吧,我陪你去摆地摊,陪你去打工,可就是这样,你还是不领情,有事没事就赶我走,好像很烦我一样。我给你的手机,你从来不用,不会主动给我打电话,也不给我发短信。”

  他特别挫败地说:“黎初遥,有时候我会想,你可能,可能一点点,一点点都不喜欢我。”

  “每次我这样想的时候,就好难过。”韩子墨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红了,他扭过头,努力的睁大眼睛,好像那样就显得不那么难过了一样。

  黎初遥蹲在他边上,抿了抿嘴唇,不知道说什么好,她能清楚地闻到他身上那淡淡的烟酒味和萦绕在他身边的哀愁,让她有些心疼了,她觉着韩子墨应该是被大家宠爱呵护的少年,怎么能为她露出这样伤心的表情。

  黎初遥抬手,轻轻捂着跳动的有些快的心脏,撇过眼神,望着地板,轻声道:“其实,我每次赶你走,是不想你跟着我去挨冻受累,并不是嫌你烦。”

  “我这个人话本来就少,打电话也不知道说什么,所以很少主动给人打电话,并不是只不给你打电话。”黎初遥轻声解释。

  “所以呢?”韩子墨转过头,满眼期盼地望着她。

  “所以…”黎初遥有些犹豫。

  韩子墨等不及她说了,激动的站起来,一把拉住她的手说:“所以,你是喜欢我的吧!”

  “诶?”

  还没等黎初遥反驳,一直被人踹的咚咚作响的房门,终于被人从外面踹开了,门外的少年们像是叠罗汉一样,一起扑进来,每个都衣衫不整,满脸青紫,就像经历了一场大混战一样。

  韩子墨看见他们几个,就像看见亲人一样,满脸笑容的拉住黎初遥的手,激动地对他们说:“黎初遥说她也喜欢我!黎初遥说她也喜欢我哦!”

  “哇!恭喜恭喜!”

  “韩子墨,你终于追到黎初遥了啊。”

  “嫂子,你弟弟好凶啊,把我眼镜都打碎了。”

  “是啊是啊,还咬了我好几口。”

  “哇,会咬人啊,不愧是你弟弟。”

  “韩子墨,你闭嘴,谁说喜欢你了!”她想说的是,所以我并不讨厌你啊!不是喜欢你呐!

  “哎呦,不要害羞啦!来,抱一个。”韩子墨上前要抱抱,黎初遥红着脸一把推开:“滚开啦。”

  “抱一个!抱一个!”群众们热烈要求着。

  屋子里吵吵闹闹乱成一团,不时的传出哄笑和叫好声,谁也没注意,一个纤瘦的少年,从人群中慢慢地后退,慢慢地,慢慢地,退到另外一间无人的房间里,转身进去,锁上门,将屋外的热闹和繁华与自己隔离开来。他靠着门,有些呆滞地望着房间,漂亮的眼睛里毫无神采房间里灯光明亮,落地窗外一片漆黑,窗户上倒映出他模糊的影子,他缓缓走到窗边,抬起手,摸着窗户上自己,那黑暗中倒映出的轮廓依稀在笑,也许的玻璃的影像太过模糊,那笑容,似乎比哭还难看。

  安静的房间里,不时的传出隔壁欢快的笑声。

  他垂下头,抬手整了整刚才被人弄皱的新衣服,一边整理一边用很轻很轻的声音说:“没关系,我当黎初晨就好。”

  “我当黎初晨就好。”

  他像是自我催眠一般,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

  第十二章: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

  那天晚上之后,韩子墨就开始以黎初遥的男友自居,他给每一个高中同学打电话说他们两个在交往了,不管黎初遥怎么否认都没有,韩子墨固执的认为那是她害羞了,就像他的那群朋友,固执的叫她嫂子一样,搞的黎初遥都抓狂了。好在这样的日子没过多久,到放假了,韩子墨被家里派来的车子接了回去,黎初遥终于摆脱了那个烦人的家伙。

  她觉得,他一走,世界瞬间清净了!

  林雨笑着在电话里调侃:“你是有多讨厌他才会这么觉得?”

  黎初遥想了想回答:“也没有多讨厌啦,就是觉得他有点烦而已。”

  “他就是那个性格,烦是烦了点,喜欢你倒是真心的。”林雨说。

  “你怎么知道他是真心的?”

  “你当所有人情商都和你一样低呢?我高中的时候就看出来了。”林雨一幅什么也瞒不了我的语气说。

  “你怎么看出来的?”

  “你弟去世的时候,是他发动全校的师生去捐款和拜祭的,那时候你为了照顾你妈,把大学志愿填在本地大学,也是他去找你爸让他改的,我那个时候就觉得他对你过分热心了。”林雨似乎在吃什么东西,嚼吧两下继续说:“后来我听说他和你去了一个学校,我就确定了,那小子对你意图不轨啊。”

  黎初遥嗤笑道:“都多大人了还乱用成语,这怎么叫意图不轨呢?”

  “那叫情有独钟好了吧。”林雨无所谓的修正。

  黎初遥笑了笑没接话,林雨又在电话那头问:“哎,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我都想你了。”

  “还要过些日子。”

  “你也真够厉害的,女生宿舍的人都走完了吧,你一个人在寝室里不害怕么?”林雨佩服地问。

  “我最近不住女生寝室,和我弟一起住在韩子墨的房子里。”

  “你弟?”林雨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哦,李洛书啊。”

  “…”这倒让黎初遥反应不过来了,这个名字她已经好久没有想起了,抬头望了眼坐在地毯上,认真地串着水晶珠子的少年,半天没回过神来。

  “这孩子也真够可以的,我听说他连姓名都改了,就这么死心塌地的完完全全变成另外一个人…”林雨还在电话那头絮絮叨叨地问。

  黎初遥没注意听,又说了两句才挂了线,她握着手机直愣愣的看着前方,那孩子最近这几天一直在帮她加工自己进来的货物,不得不说他的手比韩子墨的巧多了,韩子墨只是胡洋的把蕾丝或珍珠水晶缝上去,让进来的货物与众不同而已,可那孩子却不是,他认真的按货物的颜色和款式搭配装饰,他做的很仔细,他缝的每一粒珍珠都很牢靠,打的每一个蝴蝶结都很紧凑,那些普通的帽子手套围巾,经过他的手之后,比正中的韩货日货还时尚可爱。

  黎初遥走过去,蹲在他的身边,随手翻弄了一下他弄好的货物:“都做这么多了,休息一下吧。”

  他抬头,望着她腼腆的笑笑:“姐,我不累,多做一点,晚上能多卖几个。”

  黎初遥转头,望了望外面的天色,皱着眉说:“今晚天气冷,你就别出去摆摊了,在家呆着吧。”

  由于黎初遥白天晚上都得带家教,所以他自觉主动的接过了摆地摊的任务,还别说,这小子卖货的速度比她快多了,每晚的利润至少是她的三倍。

  “没事,我穿着姐给我买的羽绒服呢,不冷的。”他依旧笑着,似乎对屋外的寒冷一点也不畏惧。

  黎初遥扭不过他,吃过晚饭,便带着他坐上了公交,他去天桥摆摊,她去带家教,晚上她下课,去天桥接他,一起回家,这几天,他们都是这样过的。

  公交车先停靠在市中心,他要先下车,黎初遥有些不放心的交代道:“太冷就先回家,知道吗?”

  他点了点头,双手拿着大帆布袋子,吃力地随着拥挤的人流走向公交车后门,黎初遥站在车上,向下看,过了好一会才看见他纤收的身体从人群中挤出来,公交车再次发动,车身从他面前缓缓开过,他刚转过身,使劲的对着公交里瞅,好像在寻找她的身影,还未看见,车子已从他面前开过,他跟着车子走了两步,身子前倾,傻傻的望着,望着,直到再也望不见了…

  黎初遥来到带家教的小女孩家,那孩子挺乖的,她讲课的时候她总是一动不动,很认真的样子,可是眼睛却是直直的,黎初遥知道他在发呆,每教一会都要叫他两声,让他复述一下,她刚才说了什么。就这样一点点的教,黎初遥觉得自己对这孩子真是用尽所有耐心了,可是效果却一般,这孩子,心思根本不在学习上。

  “这道题我讲了三遍了,你还没听明白?”不知道为什么,黎初遥今天似乎没什么耐心了,也许是因为屋外的树枝被寒风吹动的越来越厉害吧。

  小女孩有些胆怯的望着她,似乎被她不耐烦的语气吓到了。

  黎初遥压下心中的急躁,柔声说:“那我再讲一遍,你仔细听好吗?”

  小女孩点点头。

  “这种类型的题目很重要的,考试肯定会考…”黎初遥拿起笔在纸上流畅的演算起来,题还未讲完,就听见身边的小女孩用惊喜的声音说:“老师,下雪了。”

  黎初遥抬起头,放下笔,猛地站起来,椅子摩擦地板发出刺耳的声音,她瞪着窗外飞舞的白雪,不可置信的道:“下雪了?”

  “是啊…”小女孩的话还没说完,就见自己的老师拿起地上的书包,将她的东西全部塞进去,匆忙的对她说:“小茵,今天就到这里,老师有急事,先走了。”

  “老师你要走了啊?”小女孩开心起来,上课时木讷的眼睛瞬间变的活灵活现:“老师,再见。”

  “再见。”黎初遥小跑到客厅,和女孩的家长请了假,便急冲冲跑出去,在马路上焦急的等了好久才等到出租车,车子在风雪中缓慢地往前开着,雪花打在挡风玻璃上,被雨刷刷过,干净了一秒,一会又落满雪花,又被刷掉,就这样循环着,前赴后继,车子终于在商贸城前停下。

  黎初遥付了钱,打开车门,冲进风雪里,她担心那个孩子,那个明明很体贴,很安静的孩子,骨子里却透着一股执拗,执拗的让人为他担心。

  她快速跑上天桥的阶梯,放眼望去,天桥一个人也没有,她松了一口气,转身往回走…

  看样子,那孩子,是回去了吧。

  也是,这么冷的天,这么大的雪,傻瓜也知道躲一躲的吧?

  黎初遥一级一级的阶梯往下走,还未走下天桥,一个人影迎面向她跑来,在离她几个阶梯的地方站住,和她一样,带着满身风雪,急急的呼出白色的雾气,他仰着头,揉着有些冻僵的脸说:“姐,你今天这么早就下课了?”

  黎初遥眨了下眼睛,轻轻点了点头:“是啊,我看下雪了,就早点来接你,你去哪了?”

  “没去哪。就在天桥下面的奶茶店,你一来我就看见了。”站在台阶下的少年,扬着绝世美好的容颜轻柔地笑着,好看地似乎能融化了这场冰冷的风雪。他对她伸出手,轻声道:“姐,我们走吧。”

  她怔了怔,望着他伸出的手,缓缓走下台阶,轻轻的握住,两只带着厚厚毛线手套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并肩走下天桥。雪,越下越大,她们都没带伞,雪花在她们身边顽皮的飞舞着,黎初遥转头,望着身边的少年,记忆中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他也是这般满身风雪,来到她的身边,在黑暗的楼道里,静静的等着她回来。

  那时,他还只是个让她觉得麻烦的小男孩。

  而现在,黎初遥低下头,望着他们交握的手,不自觉的又用了些劲将他的手再握紧些。

  而现在,他已经是她最重要的弟弟,最爱的亲人了…

  “初晨。”黎初遥轻声叫。

  “嗯?”

  “初晨。”

  “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