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水阡墨中短篇集水阡墨保母天使艾芸纤手驭龙司马翎旧欢如梦亦舒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都市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第25章

  看吧,看吧,来了。韩子墨眼里寒光一闪,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扑过去,插在中间,嬉皮笑脸的说:“我也一起照。”

  “咔嚓”一声,快门按下,镜头中留下了三个人的身影。

  很多年后,黎初遥翻看自己大学毕业簿的时候,发现她的每张照片上都有韩子墨的身影,不管是她和男生照的还是和女生照的,他总是站在中间,拦着她的肩膀,笑的一脸灿烂。

  后来,她的一个学心理学的朋友告诉她:“这种行为是占有欲非常强的人才会做出来的。”

  黎初遥点头说,她知道。

  “并且,极度没有安全感,在他心里,认定你会被某个强大的对手抢走。”

  朋友的最后一句话,让她恍惚很久,很久…

  久到茶都凉了,灯都熄了,人都走了,她才垂下双眼,望着手腕上的手链,长长地叹了口气…

  毕业后,黎初遥回了老家,她本来有更好的去处,只是弟弟黎初晨在去年也考上了Q大,离家很远,她担心母亲在家没人照顾,便在投简历时,往B市投了几份,却没想到,B市最大的龙翔房产公司看完简历,连面试也没面就叫她去上班,就连开出的工资也很可观。

  黎初遥以为自己是撞大运了,可去公司进了老总办公室后,就火冒三丈的恨不得把桌子对面那个嬉皮笑脸的家伙撕成碎片!

  “是不是很惊喜啊?”某只好动的转着大皮椅得意地问:“是不是做梦也没想到我会在这里呢?”

  黎初遥淡淡地望着他,一言不发。

  “给点表情好不好?”

  “要不,您吱一声?”

  “生气啦?”

  “初遥,别生气嘛”

  “没事我走了。”黎初遥站起身来,转身就走,韩子墨连忙追过去拉住她说:“初遥,你去哪啊,你还没见我爸呢。”

  “不用了,我不想走后门。”

  韩子墨拉着她不让她走:“谁说你走后门了,我爸可是从你高中的时候就盯上你了,说你是个人才,又聪明又能干,以后肯定是个好员工,我和他说你毕业了想回家找工作,他连忙叫你来我们公司上班,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真不是你在后面捣鬼?”

  “你还不相信你自己实力么?清大高才生,拿的奖牌奖状一大箱,谁不想请你啊。”

  “这么说,好像也对。”黎初遥摸着下巴道:“我确实是难得的人才。”

  “对吧!”韩子墨连连点头。

  “不过,你在这干嘛?”

  “我也在这里上班啊。”

  “职位?”

  “董事长助理。”

  “噗。”

  “你笑什么。”

  “没。”黎初遥好笑道:“您那像助理啊,您是需要配助理的人。”

  “这话倒是没错。”韩子墨也赞同。

  “你要助理就给你配,只要你在这里好好给我上班。”办公室里面休息室的门被推开,韩子墨的爸爸从里面走出来,他还像记忆中的那么胖,一头浓密的黑发全部往后梳着,穿着短袖白衬衫,腆着滚圆的肚子走过来,往皮椅上一坐,传出弹簧被重重压下的声音。

  “爸,你真该减肥了。”韩子墨忍不住说:“你看你胖的都快走不动道了。”

  “你爸我都胖一辈子了,减什么减。”韩爸不以为然的说:“狗不嫌家贫,儿不嫌父胖。”

  “我哪是嫌弃您,我不是为了您的健康着想么。”韩子墨连忙辩解。

  “行行行,你不用给我贫嘴了,一会和爸爸出去见见世面。”韩爸拿起办公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望着黎初遥继续说道:“初遥啊,我已经给财务部的林经理打过电话了,工程预算风险预估那块一直都是他在管理,你跟着好好学,叔叔看好你。”

  “好的。”黎初遥点头应下了。

  上班第一天,林经理将公司历年的财务报表和工程开资,以及流动资金走向,动产不动产等等所有材料都交给黎初遥,让她了解整个公司的运营情况。

  那些数据材料,即使是聪明如黎初遥这般的人,也没日没夜的看了好几天。

  这天,黎初遥又加班到晚上十点多,才从办公室钻出来,回到家就看见客厅的灯还亮着,便扬声问:“妈,你还没睡啊?”

  “嘘,妈妈睡了。”房间里走出一个少年,熟悉的身形,依然漂亮到发光的脸蛋,让黎初遥有些困顿的双眼猛的睁大:“哎,初晨,你怎么回来了?”

  “放暑假了啊。”黎初晨轻轻笑着,好看的不得了。

  “你没留在学校打工啊?”黎初遥一边问,一边脱下皮鞋,换上拖鞋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舒服地伸了个懒腰。

  黎初晨走到厨房,端了一杯水出来,递给她轻声说:“温的。”

  黎初遥接过,咕嘟咕嘟的喝了两口后才道谢。

  黎初晨坐在她边上,从茶几上拿起电视遥控器,按了一下,电视机里闪出画面,黎初遥推了他一下继续问:“哎,问你话呢。”

  “什么?”黎初晨问。

  “你怎么没留在学校打工?你不是最喜欢打工的么?”以前她在学校的时候,他每年一放假就跑去清大跟着她一块打工。

  “哦。这个啊。”黎初晨换了几个台,盯着电视,想了想说:“你不是工作了么?”

  “所以呢?”

  “听妈妈说你的工资很高。”

  “嗯哼。”黎初遥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黎初晨不停地换着台,轻咳一声,抿抿嘴唇继续道:“所以,你应该养的起我的吧。”

  黎初遥先是一愣,眨了两下眼睛后,扑哧一下笑开了:“你是在求包养么?”

  黎初晨俊秀白皙的脸上悄悄染上了一丝红晕,他连忙转头望着她说:“不是啦,我平时有打工的,赚的钱够学费了,所以暑假不打工也没关系,而且我还有好多专业课的书要看,所以就回来了,再说…”

  “好啦好啦。姐姐养的起你,你就在家好好呆着。”黎初遥连忙打断他,这家伙还和小时候一样,稍微逗他一下,他就一脸认真焦急的辩解一连串,真是可爱死了。

  “不是啦,姐,我开玩笑的,你别当真啊。”

  “知道啦,姐知道你是个懂事的好孩子。”黎初遥笑笑,不再逗他:“好啦,我去洗洗澡睡觉了,上了一天班累死了,你也早点睡,别玩太晚。”

  她一边说一边站起来,习惯性的伸手,疼爱的揉了揉黎初晨的头发才离开,黎初晨一直低着头,当她的手指随意地拨弄着他的头发时,他低着头,停住呼吸,轻轻闭上眼睛,十指微微卷曲着,指甲轻轻的抠着沙发上的布料,耳边电视的吵杂声被屏蔽掉,手指摩擦发丝时传出的丝丝声是那么的清晰。

  当她的手指离开他的发梢,转身走开的时候,他轻轻睁开眼睛,安静又深沉地望着她的背影,那眼神似乎藏着太多的感情太多的话想说,却在她稍稍转头之间迅速撇开,用力隐藏起来。

  她什么也为发觉,什么也未看见,而他过了好半响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其实他也不知道,这样一直跟在她后面好不好,只是,他没办法,稍稍离她远一点,就总觉得,身边的空气都好像有重量一样,压地自己快没办法呼吸了。

  第十四章:初晨,那人对我挺好的

  深夜,一向浅眠的黎初遥忽然发觉房间里好像有动静,似乎有个人在房间走动,而走动时发出的声音不像家里的任何一个人,她悄悄睁开眼睛,竖起耳朵听着,那人来到了床边,黎初遥并没有马上起来,她冷静的分析道,今天父亲上夜班,弟弟也是第一天晚上回来,可能是有小偷之前踩过点,知道这个家里只有两个女人,所以跑来作案。如果是小偷,床头柜的抽屉里还有几百块现金他拿了就走是最好的了,如果那小偷觉得不够,要逼着她起来的话,就说明作案的人不止一个,这时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必须先把自己的眼睛蒙住,然后把钱包里的银行卡给他,要他承诺在不伤害她家人的情况下,将正确密码告诉他。

  一瞬间,黎初遥将所有将会发生的危险情况在脑子里演练了一遍,甚至连怎么谈判的说辞的想好了的时候,床边的床垫忽然往下一沉,身边多了一个人的体温,那人的大手悄悄的揽在她的腰上!

  你妹!居然是个采花的!黎初遥的理智冷静瞬间全飞,她猛的将那人的手一抓,用力坐起来,将他的手臂往后一撇,用身体重量将他按的手臂按在背后,从小就和父亲学的很熟练的大擒拿手一下就使了出来。”哎呀呀。疼疼疼,初遥,是我,是我。”那熟悉的声音让黎初遥愣了愣,等她分辨出来是谁后,并没有马上放手,而是更加用力的撇住问:“你是谁?”

  “是我啦,韩子墨。”

  黎初遥更加用力摁住:“哼,你别骗我了,韩子墨虽然人笨脸皮厚,可好歹是个正人君子,可不会像你这样半夜偷偷摸摸爬到女生床上来。”

  “啊哈,疼啦,初遥,你放开我。”韩子墨的手被撇的生疼的:“手快断了,我残废了,你可要负责照顾我一辈子的。”

  “照顾你一辈子?”黎初遥冷笑一声:“那不如现在就弄死你。”

  “哎呦,初遥,我错了,我错了,你绕了我吧。”

  “说,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去公安局找你爸要的,嘿嘿。”

  “我爸居然给你了?”黎初遥不敢相信地问。

  “那自然,我是他未来女婿嘛。”韩子墨为了追到黎初遥,对黎爸自然是好的不得了,天天以未来女婿自称,找着名目给老丈人送礼,老丈人对他自然也印象极好。

  “还撒谎!”黎初遥更加用力!

  “哎呦,好啦,好啦!是我骗来的,是我从你爸那里骗来的。”韩子墨被逼地说了实话。他骗黎爸说他有份重要的文件在黎初遥这里,必须马上拿到,但是黎初遥手机又关机了,敲门又怕吵醒黎妈,所以就来找他拿钥匙。

  “我就知道。”黎初遥哼了一声,松手放开他,转身把床头的小灯拍亮了,韩子墨揉着手臂哼唧哼唧的叫疼:“你这女人也太凶悍了。”

  黎初遥撇他一眼道:“你就偷着乐吧,要是我床头藏了一把刀刚刚你就挂了。你大半夜不在自己家呆着,跑我家来干嘛?”

  “我被我爸赶出家门,无家可归了。”韩子墨像个小孩一样,指着脸告状道:“你看,你看,我爸还打我呢。”

  黎初遥见他受了委屈,不但不心疼,反而“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你还笑!真没良心,白对你好了”

  “不是,你爸不是一直帮你当成宝贝疙瘩一样的宠着么,今个怎么舍得打你?肯定是你做错事了。”

  “哎,我说黎初遥,你看事情不要这么通透好不好嘛。”韩子墨一脸不爽得翻了个身,嘀咕道:“再怎么犯错也不能打我呀,哼,我再也不回家了,我要离家出走。”

  “多大人了,还离家出走,就这点出息。”黎初遥推了他一下道:“你做错什么事了?”

  “没做错什么。”

  “没做错什么你爸会生这么大气?”

  “真没做错什么。”

  “不说就算,赶快回家去。”

  “我说黎初遥你怎么这么没良心呢,上大学的时候,我收留了你四年,你冬天往我那放围巾帽子什么乱七八糟的,夏天往我那放指甲油凉鞋,一到寒暑假还带着你弟拎包入住,我说过一句话了么?我拒绝过一次么?我今个在你这住一晚就不行了?”

  “别转移话题了,说吧,你到底做错什么了。”

  “…这都被你都发现了。”韩子墨叹了口气,坐起来道:“我真没做错什么,是我妈。”

  黎初遥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我妈本来就喜欢打牌,我上大学这几年呢,她更是闲的没事做,牌瘾越来越大,经常和朋友去澳门赌场里玩,这几年她越输越多,越赌越大,我爸就火了,不许她再去赌了,为这事也吵了不少次了。昨天她又想去,被我爸发现了,我爸不让,把她身上的钱全部没收下来了,把她关在家里,然后就去上班了。”韩子墨说着说着叹了口气:“哎,我看我妈哭的可怜,心里怪不落忍的,就开门把她放出来了,还把我的卡给她了。”

  “然后你爸就对你发飙了?”黎初遥猜测道。

  “嗯。”韩子墨点头,垂下眼来,有些难过地说:“我从来没见我爸发这么大的火,更别说动手打我了。”

  “这不能怪你爸,完全是因为你妈染了恶习,你爸在帮她戒,你不但不帮忙还拆他的台,要我我也生气。”黎初遥觉得韩爸生气的有理,要是她有这样的老婆儿子,绝对打死算了。

  “不就是输了点钱么,有什么大不了的,女人输钱,男人再挣就好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