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搭车游戏米兰·昆德拉惹我你就死定了2金贤正惦惦宠你樱桃六脉天罡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都市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第26章

  黎初遥摇头道:“这不是钱的问题,你爸只是在保护你们的家而已。你想,即使你们家家底丰厚,照你妈输钱的速度输下去,谁也保不齐有输光的一天。他阻止你妈赌博,是在尽他丈夫的责任,这是正确的,你不该责怪他。”

  “我没怪他,我知道他做的对,我不是看我妈哭的可怜么,她都快跪下求我了,哎,我也知道我不该放她出去。”韩子墨心里也很懊恼地垂着脑袋。

  黎初遥拦住他的手说:“好了,你也别自责了,等你妈这次回来,你和你爸爸再好好帮她改。”

  “嗯。”韩子墨点头,望着黎初遥笑,心里喜欢的紧,自己的初遥真好,什么事和她一说,马上就能找明方向了。

  “不说了,都三点了,你快回家去睡觉吧,我困死了,明天还要上班呢。”黎初遥躺了下来,懒懒的赶他走。

  “你也知道都两点了,我回家还得一个多小时,到家天都亮了。我不回去了行不行。”韩子墨死皮赖脸地求着。

  “不行。”黎初遥闭着眼睛,拒绝的斩钉截铁。

  “初遥”某只半趴在她身上摇晃着撒娇。

  “不行!”

  “遥遥”

  “滚蛋!”

  “上大学的时候…”

  “行了行了,你去外面睡沙发吧。”黎初遥挥手道,要是让他从上大学开始抱怨,估计今晚他们两个都别睡了。

  “不要,客厅沙发太短了,我睡不下。”

  “那你想怎么样!”黎初遥猛的推开他,一下坐起来,凶悍的问:“难道你想睡我床上么?”

  韩子墨被他一推一下之间,从床上滚了下来,拽过一个抱枕抱在怀里,可怜兮兮地说:“我睡地板!我睡地板还不行么。”

  “出去睡地板。”

  “上大学的时候…”

  “行了,睡吧。”黎初遥啪的一下拍灭了床头的台灯,往床上一倒,黑暗中,韩子墨狡猾狡猾的笑了一下。

  等了半响,等黎初遥睡着了,又一次偷偷的爬上床。

  但结局依然是——被踹下来!

  第二天早上,黎初遥哈欠连天的起来刷牙洗脸,吃早饭,饭桌上弟弟黎初晨问:“姐,你昨天晚上没睡好啊?”

  “嗯。”黎初遥没什么精神的点头。

  黎妈妈心疼的说:“工作太累了吧,以后少加班,早点回来睡觉。”

  “嗯。”黎初遥又点点头。

  就在这时,黎初遥的房间门又打开来,走出一个睡眼朦胧的大帅哥,他穿着皱皱的草绿色T恤,棉质黑色短裤,光着脚趾丫踩在黎初遥的小拖鞋上,他走到餐厅从饭桌上提溜起一个小包子,塞进嘴巴里嚼嚼咽了下去,然后端起黎初遥面前的稀饭吸溜了两口,放下后望着黎初遥说:“昨天晚上没睡好,腰都疼死了,我今个不去上班了,在你这多睡一会,你下班早点回来哦,我在家等你。”说完,弯下腰来,在黎初遥脸颊上“MUMA”亲了一口。

  从他出来,到他回房间,关上门继续睡这段时间,黎家人都像是在做梦一样,连黎初遥自己都忘记了房间还有这一号人物,因为他是睡在床里面的地板上,她出来的时候没看见他,所以…

  所以…

  黎初遥抬头,见妈妈和弟弟的眼神都是那么的…那么的让人尴尬,连一向镇定的她都微微不自觉的逃开他们的目光了。

  黎妈咳了一声说:“那个…下次,还是出去比较方便。”

  一向安静乖巧的黎初晨甩了碗,站起身来,一句话不说的回了房间,直到黎初遥去上班都没出来。

  黎初遥一个早上都没心思上班,坐在座位上想,回家要不要去解释一下,可是这种事,越解释似乎越解释不清呢!

  QQ上,林雨的QQ头像一直在闪动,黎初遥点开一看,林雨在那头说她也要回老家工作了,明天晚上到,叫黎初遥去接驾。

  黎初遥在对话框里输入:好。

  林雨回复:怎么有气无力的。

  黎初遥:你是怎么从我的一个字里看出我正有气无力。

  林雨:我是感觉出来的,不是看出来的。

  黎初遥:你真厉害。

  林雨:必须的,怎么了,韩子墨欺负你了?

  黎初遥:他做了一件让我觉得很丢人的事。

  林雨:他什么时候不丢人了?【流氓兔大笑表情】

  黎初遥:哎,你说我要不要回家和我妈我弟解释一下?

  林雨:有什么好解释的,你都是成年人了,你妈不是说了么,叫你们下次去外面开房,哈哈哈,不是说明她的思想还是挺开放的呢。

  黎初遥:我囧,那我弟弟呢。

  林雨:你弟那是严重的恋姐情节。

  黎初遥:别胡说。

  林雨:本来就是,你弟不但继承了你弟的位置,还继承了他的恋姐情节。

  黎初遥:…

  林雨:对不起,我不该提这事。

  黎初遥:没关系,在我心里,他们已经是一个人了,没有谁继承谁。

  也许几年前她还能想起另一个名字,可是现在,她已经完全记不起了,她不知道自己是忘记了黎初晨,还是忘记了李洛书,十四岁前的黎初晨,十四岁后的李洛书,在她心里,天衣无缝的合并成一个人。那个人,就是现在的黎初晨,漂亮又乖巧,温和又体贴的少年。

  还未等黎初遥惆怅太久,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响了,她接起来:“你好。”

  “黎初遥,到韩总办公室来一下。”

  “是。”黎初遥挂了电话,整理了下仪容,走到韩总的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里面传出应答声,她推开门走进去:“韩总,您找我。”

  “嗯。”办公椅上胖胖的韩总一脸严肃,他抬头问:“工作还习惯吗?”

  “习惯。”黎初遥点头,上班半个多月,黎初遥早就发现,韩总在员工面前总是又严肃又精明,不能容忍一丝错误和谎言,像个暴君一样,说一不二,非常有魄力。而在韩子墨面前,却笑呵呵的就像个弥勒佛。

  这种两极化的表现,让黎初遥觉得很诡异,甚至有些犯怵,总觉得这个中年男人有些人格分裂。

  “对公司的财务状况,你怎么看?”韩总提出问题。

  “韩总,即使您不问我,我也准备向您汇报一下,公司的流动资金从前年起就开始逐年减少,到今年六月只剩下一千万,而今年公司新接的两个工程,一个新城区建设就需要最少八千万的流动资金,再加上去年要结算的工程款,很可能会造成资金断链,资金一旦断链工程马上就得停工,前期几个亿的投资也会套牢,这对公司来说太危险了。”黎初遥一边说一边递出了一份报表:“这是我做的风险预算报表,您看一下。”

  韩爸接过报表,没有马上打开看,只是点点头说:“你说的我都知道,不过,做生意经常会遇到这种状况,危机无时不在,我们没办法避免的时候,就要硬着头皮闯过去。”

  “韩总,恕我直言,您这是在赌博。”

  “不,我相信自己的能力,虽然我的账面上没有足够的资金,但是我知道哪里有。”韩爸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包烟,点起一根,抽了口道:“高风险才有高回报,如果每个公司都是有1千万就做1千万的生意,那怎么能发展。”

  “既然这样,那就当我没说。”黎初遥拿回报表,一手投进垃圾桶:“既然您不相信精算师,又何必花钱请我。”

  “我不是不相信你,我是更相信我自己。”韩爸笑着说。

  黎初遥耸耸肩,不可置否。

  韩爸又深吸了一口烟,皱着眉头有些忧心地问:“你知道韩子墨在哪?”

  黎初遥的眼神躲闪了一下说:“这个,我不太清楚。”

  实在不是她故意要说谎的,不然怎么说呢?难道说你儿子在我床上?她敢这样说,对面那个恋子情节严重的胖子说不定就蹦起来劈了她。

  “是吗?”韩爸眼里有些失望,嘀咕道:“这臭小子跑哪去了,又不来上班!”

  “可能还在睡觉吧。”黎初遥说。

  “哎,这家伙懒懒散散的,我怎么放心把公司交给他…”韩爸刚想再说些什么,他桌上的手机响了,黎初遥瞟了一眼,来电显示上写着老婆,她礼貌的说:“韩总,没事我先出去了。”

  韩总挥挥手让她出去,接起电话,黎初遥还没走到门口,就听见韩爸站起来叫:“什么!他们扣留你!”

  黎初遥停住脚步,关心的回头望去,韩爸满脸焦急,手里紧紧的握着电话说:“你别哭,你别哭,你好好说,你到底输了多少钱?”

  电话那头的韩妈可能报了不小的数额。

  韩爸气的脸都变了色,气急败坏地骂道:“你个败家娘们!我早就应该让你被人砍死!你当我是印钞票的吗?我整个公司都给你输掉了!你还在赌!我懒得管你!你去死吧!”

  “哭!你现在知道哭了!你再哭也没用,我没钱救你,你该卖身卖身,该卖器官卖器官,我不管,你死在澳门最好,老子眼不见心不烦。”

  “你把电话给放高利贷的人…”

  黎初遥听到这里,转开门把,轻轻的带上门出去,韩爸到底还是心软了,肯定又得巴巴的拿公司的钱去给韩妈还债,韩妈其实心里知道,她的丈夫不会不管她,儿子也不会不管她,所以才一直这么肆无忌惮的赌下去。

  只是苦了韩爸了,娶了个不靠谱的老婆,生了个不省心的儿子。

  晚上下班的时候,黎初遥偷偷的查了下公司的流动资金账户,余额:99元。黎初遥摇了摇头,心想,老话说的对,家里有个赌鬼,金山银山也会有输光的一天。

  黎初遥今天下班特别早,她已经没有加班的必要了,出了办公楼,天色还很早,她去超市买了妈妈最喜欢吃的菜拎回家,打开家门一看,韩子墨居然还在,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黎初晨坐在另外一头,脸色也不好看,客厅的电视也没开,房间里有一股剑拔怒张的战火味。

  黎初遥眯了眯眼,走进来,假装没感觉道的问:“韩子墨,你怎么还在我家啊?”

  韩子墨站起来,笑的有些僵硬:“不是想等你下班一起吃饭么。”

  黎初遥说:“晚上我在家里吃。”

  韩子墨接的顺口:“那我也在你家里吃。”

  “行,今天晚上我做饭,你过来帮忙。”黎初遥使了个眼色,把韩子墨叫到厨房去,韩子墨屁颠屁颠的跟去了,黎初遥从购物袋里拿出青菜,丢进水里,韩子墨打开水龙头洗着。

  “你怎么把我弟弟惹生气了?”黎初遥不经意的问。

  “没有啊。”

  黎初遥不信:“那他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我怎么知道呢?”韩子墨一边洗菜一边说:“我刚刚起床,看他在喂你妈吃药,我就说:哎呦,初晨啊,你真孝顺。以后也要一直这么孝顺,永远做你妈妈的好儿子,你姐姐的好弟弟。没了。”

  “就这样?”

  “就这样。”

  “那有什么好生气的?”黎初遥不解。

  “就是啊。”韩子墨看见黎初遥迷惑的神情显得特别高兴,重复着她的语气说:“那有什么好生气的。”

  厨房外,一个刚准备走进去的身影,闪了一下,又转身离开了。

  黎初遥没看见,而韩子墨却看见了,他放下手里的青菜说:“我去拿个东西。”

  黎初遥瞪着他的背影说:“有什么东西好拿的,就知道偷懒,晚上不给你吃饭!”

  韩子墨没被她的威胁吓倒,还是跑出了厨房,黎初遥摇摇头,只能自己洗菜了。

  韩子墨走到客厅,往前面的阳台上看了看,阳台上少年站在满天晚霞之中,满脸的没落,韩子墨走过去,推开门,少年看也没看他一眼,韩子墨站在他的身边,从口袋摸出一包烟,低下头点上,抽了一口问:“当年你改名换姓的时候,不是说不会后悔的吗?”

  “我没有后悔。”少年漂亮的脸上满是倔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