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醉后成婚艾蜜莉我是保姆李兰隔云勿相望旖旎萌妃异域追踪星河小椴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都市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第27章

  “那就好,没后悔就好。”韩子墨用力吸了口,又道:“不过,就算你后悔也没用。”

  黎初晨轻轻握起双手,轻声道:“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好心提醒你而已。”韩子墨说完,将烟灭掉,烟蒂丢在阳台上的花盆里,转身回到屋里,继续帮黎初遥洗菜去。

  黎初晨依旧站在阳台上,看着楼下的车水马龙发呆,也不知道站了多久,屋里传来黎初遥的呼喊声,似乎是在叫他吃饭,他转过身去,见家里已经开了灯,他站在黑暗的阳台上,往屋里看,屋里的两个人端着碗盘走出来,摆在桌上,男生嘴馋的偷吃了一块,女生抽手拍了他一下,男生笑嘻嘻的,好像被打了也很开心。

  他们两人靠的那么近,近的让他特别难过,就像又回到小时候,他完全被姐姐和黎初晨排除在外的那种感觉。

  不管他多么多么的羡慕,多么多么的用力靠近,可是,就是得不到。

  啊…别说得到了,连触碰,都不可能,连想都不可以。

  黎初晨缓缓低下头,抬起手,在黑暗中,一边又一边地摸索着他手心中的掌纹。

  其实,他早就认命了。

  一世孤苦,这是他从出生就注定好的命运。

  “初晨,进来吃饭了。”黎初遥见叫了弟弟一声,他还没反应,以为他没听见,便走到通往阳台的玻璃门前,推开门,让屋里的灯光渗进黑暗的阳台,照在黎初晨的身上,他木然的站在那,望着她的眼神似乎充满了难以忍受的痛苦。

  黎初遥被他这样的眼神刺痛,心疼地走过去问:“初晨,初晨,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黎初晨撇过眼,摇摇头说:“没有。”

  “那你为什么难过?”黎初遥抬手,双手捧住他的脸颊,仰头望着他漂亮的眼睛,不让他逃避她的追问。

  黎初晨忽然伸手,猛地将她紧紧抱住,低下头,在她耳边轻声问:“姐,我是不是一辈子都是你弟弟?”

  “那当然了。”

  “那你是不是,一辈子都不会不要我?”

  “还用问,那当然了。”

  “这样啊…”

  “你到底怎么了?”

  “没事,这就好。”黎初晨歪着头,默默的睁着眼睛,靠在她的颈脖边,呢喃着说:“这样我就不后悔。”

  “好啦,好啦。”黎初遥觉得自己的弟弟是在跟她撒娇,便笑着抱着他,像小时候一样轻轻摇晃着,拍着他已经长的很宽阔的后背说:“别胡思乱想了,姐姐怎么会不要你呢?除非你娶了老婆,不要姐姐了还差不多。”

  “我不会的。”黎初晨连忙说。

  “这谁知道,说不定那天就带个漂亮妹子回家了。”黎初遥调侃道。

  黎初晨还想再保证一次,可韩子墨却早已等不及了,推开玻璃门叫唤道:“你们两个还要抱到什么时候啊?菜都凉了。”

  黎初遥听到他的叫声,便放开黎初晨,拍拍他的肩膀说:“走吧,吃饭去。”

  “嗯。”黎初晨抵着头,跟在她后面走,无视身后那道愤愤的眼神。

  韩子墨有些不甘心的忽然冲上前去,从后面一把抱住黎初遥,吓的黎初遥大叫一声:“你干嘛!”

  “我也要抱抱。”韩子墨憋着嘴巴说。

  “走开啦。”黎初遥拉着他的手,就是拉不开,只能让他用力抱着揉了两下才被放开。

  她转身瞪他:“你真无聊哎。”

  “嗯嗯,人家吃醋嘛。”某只又开始卖萌撒娇耍赖了。

  “吃醋你个头,吃饭啦。”黎初遥最吃不消他这套了,真不知道他这一米八的大个子,长的也挺英气勃勃的,为什么撒起娇来这么的…嗯,贱贱的,让人想揍两下。

  “好啦好啦,吃饭。”某只狗皮膏药又粘了上来,搂着黎初遥往饭厅走。

  几人还未坐下,韩子墨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出来一看,是他妈妈的电话,接起来道:“喂…”

  他招呼还没打完,就听见电话那头有个女人焦急的说:“子墨!你赶快回家吧,你妈妈要跳楼自杀啊!”

  “什么,林姨你说什么?”韩子墨心中一阵乱跳,一种不好的预感强烈向他涌来。

  “你妈要跳楼自杀,你赶快回家来劝劝吧”

  “我马上回来!”韩子墨这次听清楚了,他连忙挂了手机,疯了似的往外跑去。

  黎初遥和黎初晨对看一眼,都觉得肯定有什么大事发生,不放心这样惊惶无措的韩子墨自己跑出去,便追了上去,在院子里看见韩子墨在发动车子,却发动了好几次都没打着。

  黎初遥连忙打开驾驶室的门,把他拉出来推到副驾的位置上,帮他系好安全带后,熟练的打着轿车,开出了院子。

  一路上,韩子墨都在用力的咬着手指,拨着电话,可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他急的眼眶都红了,黎初遥一手开车,一手握住他不停的颤抖着的手说:“没事的,没事的。”

  黎初遥不停地安慰着他,可越是这样说,事情越是不顺,高峰时段的马路上堵的要死,车子停了半天一动不能动,韩子墨心急如焚地使劲按喇叭,可是一点用也没有。

  韩子墨推开车门,不管不顾的跑下车,沿着人行道往家里狂奔,黎初遥怕他太激动会出什么事,连忙叫黎初晨赶紧跟着去,自己把车开过去。

  他们两个下车好一会后,车流才开始动了起来,黎初遥心里也很着急,不知道韩子墨家到底出了什么事,好不容易把车开到韩家市区的三层小别墅外,便连忙下车冲了进去。

  别墅太大了,里面,一个人也没有,她转不清方向的四处看了看,刚想选定一个楼梯往上走,就听见院子里传出两声巨响!

  黎初遥吓的心里一惊!顺着发出声音的地方往前走,打开直通后院的木门,只见种满名贵花草的庭院里,笔直地躺着两个人,一个身材肥胖,一个身材较小,身材较小的女人躺在男人的上面,男人的胖胖的手还紧紧的抱着她,似乎在掉落的最后一刻,还在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去保护怀里的人。鲜血从那两个人的身体里渗透出来,染红了褐色的土地和白色的大理石走道。

  黎初遥抬手,不敢置信的捂住嘴唇,脚底像是灌了铅一般,一步一步沉重的挪过去,看了一眼,果然是…韩子墨的爸爸和妈妈。

  “韩子墨…”黎初遥轻声地叫他的名字,四处张望,却找不到他的身影。她莫名抬头,只见三层楼的屋顶上,有个人大半个身子都探在外面,伸着手,使劲的维持着往下捞的姿势。他的身后,有两个人紧紧地拽着他,才使他不至于也跟着掉下来。

  “爸——妈——”韩子墨疯狂的哭喊着。

  黎初遥似乎感觉到,那从空中坠落的眼泪,滴落在她的脸颊上,让她感觉到心里一阵阵疼。

  她多么希望,这个生下来就像被上天恩宠着的大男孩,永远永远不要遇到不幸的事。

  他应该一直笑着,阳光灿烂,又有些贱贱的。

  而不是像这样,撕心裂肺地哭喊。

  韩氏夫妇的坠楼就像一颗忽然爆炸的炸弹一般,炸的所有人都晕了,韩父在W市也算的上是个大人物,黑白两道通吃,有不少人都将自己的积蓄放在韩家的公司投资,而韩氏夫妇坠楼的原因又是因为钱,以至于很多人都认定,韩家是要倒了。

  不少人,第一时间就来医院找韩子墨要回放在他父亲公司的投资款,一群带动一群,发展到后来,不止投资的,集资的,借贷的,连银行的都来了。

  韩子墨一瞬间就被他们围攻蒙了,在他印象里,他家有的是钱,怎么会忽然一下子跑出这么多人,说自己欠他们钱呢!

  韩子墨捂着耳朵逃避着,不停的大叫:“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什么事等我爸爸醒了再说。”

  可是人群不听他辩解,围着他要钱,韩子墨快要被逼的走投无路的时候,一个人挤了进来,往他面前和要债的人中间一插,朗声道:“我们公司又没倒闭,你们急着要钱的话就去公司财务要,只要有凭有据,自然会按合约还你们钱。”黎初遥双手环胸,望了望四周要债的人说:“不过我们公司账上也没什么钱了,去晚了可就要等等了。”

  她的话还未说完,就见四周围着的人瞬间不见了,全部往公司跑去,黎初遥一把拉过韩子墨说:“快,马上转院。”

  “为什么?”韩子墨问

  “你们家账上一百块都没有。”黎初遥说出了残酷的事实。

  这句话彻底把韩子墨打倒了,可事情似乎还未就此结束,为了躲避追债的,父母不能住进最好的医院,病情又恶化了,本来从昏迷中稍微清醒过来的韩妈又陷入昏迷,而韩爸则是一直没醒。

  另一面,公司空账的事被爆了出来,所有和公司合作的施工队都害怕拿不到工资而停工,因为账上资金不足以支付银行的利息,所以就连不动产都被银行查封,公司的股价也从那天开始一路狂跌,一系列黎初遥之前担心过的事正在一件件发生,所有的人都知道,韩家要倒了。

  而一向不问世事,只知道玩乐的韩子墨别说是重新撑起公司了,就连到现在他还不知道,为什么,忽然的,一夜之间,就变成这样了!他现在变成了过街老鼠,连面也不敢露,他父亲病前欠了太多人的钱,黑道白道都有,谁都想找他讨债。

  可他现在穷的,连父母的医药费都付不起。

  要不是黎初遥帮忙垫付一下,他父母早就被赶出医院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这种从天上跌进泥里的感觉,让韩子墨崩溃了!他不知道怪谁!他不知道怪谁!

  他明明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大少爷,可是现在呢?

  为什么他会落到快要家破人亡的地步!他害怕,他不解,他接受不了!

  “都是你!都怪你!”韩子墨疯了,他失去理智一般的拉过黎初晨的衣领,大声冲他喊着:“都怪你!都是你的错!都是因为我们家收养了你!才会变成这样!才会家破人亡的!是你!都怪你!都怪你这个丧门星!都怪你!”

  “韩子墨!你在胡说些什么!”黎初遥走过去,使劲拉住韩子墨,把他往后拖,不让他伤害黎初晨。

  “我没有胡说!我妈说的,他一生下来奶奶给他批命就说他命中呆克!会克死身边所有的亲人!他爸妈不信还养着他,结果没两年就全死了,后来又到了奶奶家,奶奶怕他一直把他赶在院子里住,却还是被克死了!现在你又来克我们家了!又来克…”

  “啪!”的一声,响亮的巴掌声和刺痛感让疯狂的韩子墨安静了下来。

  他抬起疲惫到通红的双眼,望着眼前的人,那人说:“清醒一点吧,韩子墨。他早就离开你们家了,他现在叫黎初晨,是我的弟弟,要丧也是丧我家,和你们家一点关系也没有。”

  韩子墨笑了,特别冷,特别残忍的笑容,指着黎初晨说:“你以为你家没被他克么?你以为你家没家破人亡吗?你弟弟早就死了!十四岁就死了!你妈也早就疯了!你爸爸已经被累的不成人形全身是病!你还你还把他当弟弟?我看应该清醒的是你吧?”

  黎初遥紧了紧双手,气的全身颤抖,她深吸了一口气,挺直了背,一字一句的说:“只有没用的人,才会总是怪罪他人,推卸责任,迷信命运!”

  说完,她顿了一顿,轻声说:“韩子墨,我瞧不起你。”

  说完,黎初遥拉着黎初晨头也不回地走了,韩子墨低着头,抬手,缓缓摸上脸颊,过了好久好久才特别委屈地说:“你看,你总是维护他。我都这样了,你还维护他…”

  医院外,黎初遥和黎初晨一前一后的走着,医院地处偏僻,路上没什么人,黎初遥抬头望着远方,似乎想起,很久以前,他们也是这样一前一后的往前走,那次,是她正式决定把他带进黎家,接纳他成为真正的亲人。

  黎初遥放慢脚步,回头望了黎初晨一眼,有些担心这个心灵脆弱的孩子,在刚才韩子墨的大声谴责中受到了伤害。

  可是好像并没有,他的神色如常,动作也不僵硬,眼神也干净清澈毫无怒气,黎初遥虽然稍稍放下心来,却还是不放心的叮嘱:“别把韩子墨说的话放在心上,他受的打击太大了,现在脑子不清醒,说的话都是废话。”

  “姐,我没事。”黎初晨抿着嘴唇笑了下:“我早就不会为他们的言论难过自卑了,你以前不是教过我,下次再有人这样说,就要对他吐口水吗?”

  黎初遥眨眨眼睛,有些不信的说:“我教过你这么不文明的行为吗?”

  “教过呀。”

  “亲爱的弟弟,你一定是记错了。”黎初遥使劲摇头不承认。

  “亲爱的姐姐,你和我说的每一句话我都不会记错的。”黎初晨眯着眼睛笑。

  “好吧,姐姐告诉你,你现在长大了,不能对人吐口水了,不爽的话就直接揍他。”

  “嗯。我记住了。”黎初晨使劲点头。

  马路对面的红灯亮着,黎初遥望着显示器上的数字读秒,当字数一点点变小最后变成零的时候,绿灯亮起,人行道两边的人纷纷冲冲往对面走,黎初遥也举步向前,可是身后的人却停住了,黎初遥转头望着他:“怎么了?”

  “姐姐,你有没想过,也许我真的是克星呢?”

  黎初遥愣了一下,笑了,伸手拉过他,一边过马路一边说:“如果你是克星,那我就是你的克星,咱俩可以比比看,是谁比较厉害。”

  黎初晨垂下双眼,望着他们交握的手掌,轻声说:“那自然是你厉害。”

  他的声音被淹没在刺耳的车鸣声中,走在前面的人一点也没听见,只是觉得,那只她握着的手,也正用力地握着她的。

  医院三楼,是脑神经科的住院病房,这里住的都是脑部受伤的患者,韩子墨的父母就住在三楼最里面的病房,病房里有三个床位,还有一个床位上住着一个高中生,听他父母说,那孩子是下晚自习回家的路上,不小心甩下了楼,跌到了后脑勺,过了好几个小时才送进医院,之后,就一直没醒,至今已经一年了。

  孩子的父母倾家荡产给他治,就希望他再睁开眼睛看一眼,可是…就算睁开眼睛看了又能怎么样,隔壁病房的一个病人,昏迷了四个多月才醒的,醒来后四肢瘫痪,口齿不清,连智力都退化了。

  韩子墨坐在病床中间,望着一左一右躺着的两个人,他们的头上都缠着厚厚的绷带,紧紧的闭着双眼,好像携手去了同一个地方,可就是留下他一个人,面对这像噩梦一般的现实。

  韩子墨伸出手,一手握住了父亲胖胖的手掌,一手握住母亲涂着艳丽指甲油的手,在盛夏的季节里,他们的手居然冰冷的可怕,韩子墨用力地握住,想将自己的体温传给他们,可是没用,一点用也没有,连他都觉得冷了。

  全身,冰冰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