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回首萧瑟处无处可逃退货未婚妻宝蒂大牌管家七巧傲娇妹子赖上我隋唐001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都市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第28章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 第28章

  韩子墨使劲地咬着嘴唇,双眼瞬间蓄满了泪水,哽咽的声音从喉咙传出又被他使劲咽下,他不想哭,他是男子汉啊,怎么能哭的像个傻瓜一样,要是被黎初遥看见,又要骂他没用了。

  可是他忍不住啊,他害怕啊,他真的害怕!

  韩子墨使劲低着头,眼泪不受控制地往外流,他歪着头,用肩膀上的衣服胡乱擦着。

  就在这时,一张纸巾抵到他的面前,韩子墨睁开模糊的双眼,转头望去,黎初遥正笔直的站在他身后,韩子墨立刻放开父母的双手,一下子站起来,背着身子用手背使劲的在脸上擦了擦,愤愤的说:“你回来干什么?你不是走了吗?”

  “你不是看不起我吗?还回来干什么?”韩子墨转过身来,爆发一般的冲她喊:“看见我哭是不是很高兴啊!是不是觉得我特没用?”

  “是,我没用,我不知道怎么救公司,我眼看着老爸几十年的基业就快要毁掉也束手无策。”

  “是,我没用,我连个好医院都不能让爸妈去住。”

  “是!我知道!这世界上没有比我更没用的人了,没有了老爸老妈,我只是一个废物而已!你不用管我这个废物!你走!你走吧!”

  黎初遥淡定的站在等着他把一连自暴自弃的话吼完,然后从他身边擦过去,拿起放在里面的背包说:“我只是回来拿下包而已。”

  说完,她背起包包,洒脱的转身就走,韩子墨眨眨眼睛,脸上还挂着刚才没擦干净的泪珠和愤慨,呆愣着看着她的背影,似乎不相信她真的就要走了。

  “黎初遥!”韩子墨气的大叫。

  黎初遥停住脚步,没有回头,过了一会,身后传出脆弱的、压抑的声音说:“你别走…”

  她愣了愣,缓缓转过身去,身后的那个家伙,就像是个失去依靠的孩子,乞求着最后一个会陪伴他的人,不要离开。

  黎初遥心软了,叹了口气,走过去,弯腰将背包放回原来的地方。

  随着她一系列的动作,韩子墨眼眶红了起来,黎初遥直身子,背对着他,轻声说:“以后不许无理取闹了。”

  韩子墨点头,上前一步,从背后抱住她,紧紧的将她搂入怀里:“对不起,我只是…我只是,很害怕。”

  “我知道。”黎初遥没有像往常一样拒绝韩子墨的靠近,而是抬手,拍着他的手背,柔声安慰他:“别怕,会好的。”

  “嗯。”当韩子墨紧紧的抱住怀里的这个人时,烦躁而恐惧的心灵终于平静下来,那绝望的阴霾也被这温暖暂时驱散开来。

  很多事情,你越是希望它往好的地方发展,它就越是坏的一发不可收拾,十天后,韩子墨的父母还是没有醒来,这已经是医学上的临界点了,代表着今后也将很难醒过来,甚至可能很快死亡。

  日子一天天的增加,韩子墨越来越焦虑,他开始绝望,他不敢想象今后的日子该怎么办!庞大的债务,昏迷不醒的双亲,无能的自己,前途的黑暗,这一切的一切将他压的喘不过气来!

  随着医疗费的告急,黎初遥在病房外面偷偷打电话和林雨借钱,他又一次崩溃了,爆发了。他不能自私地拖累这个努力活着的女孩,一路上他看着她辛苦艰难地赚钱,看着她一分一分的攒下来,而仅仅半个月,就为他一扫而空。

  他忽然觉得以前的自己很可笑,居然会因为她不愿意给自己买冰激凌而生气,那时的自己,是多么多么的幼稚。

  以前的自己,总是信心满满的觉得能给她幸福的人只有自己,可是现在呢?

  现在的自己,除了会拖累她,还能干什么呢?

  “分手吧。”韩子墨从未想过自己会这么冷静的说出这句话,他以为他这一辈子都会对她死缠烂打,就算她不愿意,也要永远和她在一起。

  韩子墨听见自己特别沉稳的说着,以前他特别羡慕黎初遥,总是那么的冷静,沉稳,处惊不变。他总想着,他什么时候也这样来一次就好了。现在,他就这般,对着她不喊不叫,冷静自持的说:“反正,我们在一起,也是我单方面决定的,你从来没答应过我,也从来没说过喜欢我。所以,就算我们分手你也不会难过吧。”

  黎初遥并未动容,淡定地说:“你又开始无理取闹了。”

  “那你说,你喜欢我吗?你爱我吗?”韩子墨紧盯着她问。

  黎初遥有些无奈了:“喂,韩子墨,你是女人吗?只有女人才喜欢这样问。”

  “行,我知道了,在你心里我就是个没用的女人!”韩子墨点点头:“我这个女人以后再也不会缠着你了,你走吧走吧!”

  黎初遥深吸一口气,将心里的暴躁全部压下,她不习惯和人吵架,也不会为自己辩解,她总是觉得大声说话是很不理智,很不优雅的一件事,自她长大以后,就不削去做。

  所以,面对韩子墨的质问,她总是无言以对,她总想着,等他冷静下来再谈。

  可这样的冷处理方式,显然不适合正处于极度不安的韩子墨。

  他害怕拖累黎初遥,也害怕一个人,他在矛盾的深渊里不停的来回着,挣扎着。

  理智告诉他应该放手的,但放手后又觉得害怕,觉得自己一个人无法挺过去,喝醉酒又哭着给黎初遥打电话,求她不要离开。

  就这样反反复复,清醒的时候要分手,醉的时候要和好。

  黎初遥都被他搞的没脾气了,林雨说:“真佩服你能忍他这么多次,要是我,早就大嘴巴子使劲抽丫的了。”

  黎初遥低下头,用小银勺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浓厚的咖啡香萦绕在鼻尖,她叹了口气:“也不能都怪他。”

  林雨瘪瘪嘴说:“说的也是,他爸妈已经昏迷二十多天了吧?现在怎么样了啊?”

  黎初遥皱着眉头说:“他妈妈有时候能扯扯他的手,和她说话也会流眼泪,有时也会睁开眼睛,医生说情况不算太糟,他爸就一点反应也没有。”

  “他老妈还真是个祸害。自己没啥大事了,还得老公儿子变得这么可怜。”林雨忍不住评价道:“你说,韩子墨接下来可怎么办啊?一个好好的家现在弄成这样,他从小就娇气,没受过什么打击。你说,他会不会撑不过去啊?”

  黎初遥紧紧的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夏天的夜晚,正是沿河路边大排档生意好的时候,很多老板在店铺外摆上几张桌椅,让出来吃夜宵的客人们临河边坐着,又凉快又惬意。沿河边的座位上,坐了大半客人,很多客人正在划着拳,劝着酒,嘻嘻哈哈好不热闹。

  一个高瘦的年轻人沿着河边的大排档一家一家的走过,那年轻人虽然剪着一头帅气的短发,面容也刚毅俊俏,可从身形上依然看得出是个女生,排挡的老板热情的招呼她进去吃点,她仔细张望了一会,摇摇头走开,看样子是在找人。

  黎初遥找了大半条沿河路,才在一家烧烤店发现她要找的人,那年轻的男人看上去有些糟糕,衣服皱巴巴的,头发也似乎好几日没洗,身边满是喝空的啤酒瓶,却依然醉眼朦胧的一口一口的喝着,嘴里嘟囔着什么。

  黎初遥撇了下嘴,直接走过去,一把拉起他往外拽,可他喝多了酒脚步不稳,直接扑倒在地上,打着酒隔,甚至吐了出来。

  黎初遥死死的皱起眉头,转身,走到大排档的厨房里,拎起一桶水,笔直的从他头上浇下去,黎初遥扔掉手里的水桶,居高临下的说:“你闹够没有,再这么折腾下去,别怪我真的抛弃你!”

  韩子墨摇着头上的水往上看,嘴里念出那个熟悉的名字:“初遥…初遥!”

  看见她,他似乎瞬间清醒了,她说的话也清楚的传进他的耳朵,他半坐起来,抱着黎初遥的大腿:“别啊,别啊,我不折腾了,我不折腾了,我不能没有你。”

  黎初遥毫不留情的一脚踢开他:“你妈在医院躺着呢,你对着我哭没有用,你给我站起来,像个男人的样!”

  “我不知道怎么站起来,我还能站起来吗?我有什么能力站起来?”韩子墨毫无干劲的摇头。

  黎初遥蹲下身来:“如果你不站起来,你就去拔了你爸妈的氧气管,这样你还能活的轻松点。”

  韩子墨震惊的看着她,这句话太可怕了,可怕的他似乎都认不得面前的这个女人了。

  “做不到吗?觉得很可怕很恶毒吗?”黎初遥笑了,特别冷酷:“可是韩子墨,你正在这样做,你正在慢慢的拔掉他们的氧气管,把他们往死路上带。”

  韩子墨半天没有说话,过了好久才问:“黎初遥,你是不是特别看不起我?”

  “不,韩子墨。”黎初遥摇头否认:“是你自己看不起你自己。我从来不认为,你是这么容易就被打败的人。你只是被你父亲的财富蒙住了双眼,你觉得失去他们你就一无是处了?其实不是的,在我眼里,你仗义,开朗,聪明,执着。”

  “韩子墨,我相信你可以站起来的。”黎初遥半蹲着,向他伸出手:“别让我失望。”

  “你真的这么认为?”

  “嗯。我真的这么认为。”

  他的手颤抖地递了过去,他先站了起来,在用力的一把拉起黎初遥,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说:“我这辈子都会记得你今晚说的话。”

  黎初遥轻轻地笑了起来:“你是该牢牢记着,因为这一生,我不会再说第二遍。”

  在黎初遥的鼓励下,韩子墨清醒了,他不再躲在医院里每天看着呼吸机,等着母亲偶尔的一个抽动,他在黎初遥的帮助下,花了三天,将公司的债务和困境全部了解清楚。

  三天后,他偷偷爬窗,回到被银行查封的韩家别墅,洗了澡,去父亲的房间拿了他经常用的发蜡,将长的盖住眉毛的刘海整齐的梳到后面,换上了母亲为他打点的一套黑色西装,对着镜子一粒粒地扣上衣扣,系上笔直的领带。

  这一身行头,似乎也为他增加了不少勇气一般,让他用力的挺起胸膛,从这一刻起,韩家的重担,就由他挑起吧!

  当他走出去的时候,黎初遥想起当年他高中毕业的时候,也是穿了一身西装,像个小新郎官,当时的他一点也撑不住西装的气场,而现在,终于退去了少年的青涩明朗,变得干练沉稳起来。

  第十五章:初晨,我梦见你长大了

  韩子墨从父亲办公室的保险柜里拿出一张欠条,这是以前一个老板和父亲借的八百万,因为那老板一直和父亲哭穷说没钱,父亲看在往日的交情上也没逼着他要,其实混一个商业圈的人,谁不知道,那个老板早就咸鱼翻身发了大财。

  现在,他自然得和他全部要回来,那老板闭而不见了几天,终于在家门口被韩子墨和黎初遥逮住,老板满脸笑容的请他们俩进去坐,先掉了两滴眼泪表示了一下对韩爸韩妈的同情,然后说自己生意怎么不好,怎么没钱,哭穷了半天。反正就是一句话——没钱还。

  韩子墨笑了,他早就猜到会这样,爽快的借条一收起身就走,只是走到门口的时候,回头说:“叔叔,您没钱还我没关系,我呢,准备把这借条半价抵给我爸在外面欠的那些债主,我相信他们会很乐意接收的。”

  韩子墨摸着下巴,一副认真思考的模样,转头问黎初遥:“你说,抵给谁好呢?”

  黎初遥淡定地回答:“刚才那个高利贷老板不是还说再不还钱就砍死你么?先抵给他挡一阵吧。”

  “不行不行,那群人太凶了,叔叔又没钱还,弄伤了叔叔的家人可怎么办?可是,我再不还点钱给他们,一定会被砍死的。”韩子墨状似内心斗争了一番,抱歉地望着老板说:“哎,那也只能这样了,真是对不起啊。”

  “喂!你们!”老板一下从真皮沙发椅上站起来:“你们敢。”

  “你看我敢不敢。”韩子墨遥遥手里的借条,眼神一撇,望着墙上的老板家的全家福挂相说:“哎呦,那是叔叔的女儿么,几年不见已经长的这么好看了。”

  说完,他坏笑一下,转身就走,黎初遥站在他前面为他打开门,他刚迈出第一步,老板就在身后叫:“你们给我回来!”

  两人一起转身,老板咬牙道:“我还钱,给你爸妈买药吃。”

  “谢谢您。”韩子墨也不生气,信步走回去道:“等我父亲醒后,我一定叫他亲自登门道谢。”

  韩子墨拿到了钱,第一时间将父母转会大医院,并从国外请了三名脑科权威过来会诊,黎初遥有些担心的问:“你搞这么大动静,不怕债主们全都跑来么?”

  “怕什么,就算他们不来,我也要去找他们的。”韩子墨的脸上重新燃起了斗志。

  九月的天气依然闷热,龙翔集团因为老总忽然发生意外,以至于整个公司陷入困境,员工们在不明前途的情况下,有的自认倒霉拍拍屁股走人,有的心有不甘,抱走了单位的电脑、桌椅抵自己当月的工资。

  韩子墨没有经历当时的混乱,可在次回到公司,看见人去楼空,杂乱无章的办公楼,忍不住紧紧的握紧了双拳!

  黎初遥早就来过几次,一边轻车熟路的跨过乱七八糟的障碍物一边说:“你干嘛约那些老板在这里谈?去外面的商务酒店定个会议室不是更好么?”

  韩子墨摇头:”我就是要他们看见这幅光景。”

  “你想哭穷?”黎初遥问:“有用么?”

  韩子墨笑:“当然没用,我对着你哭你都一脚踹开我,何况对着他们。”

  黎初遥郁闷道:“你就非要记着那一脚吗?”

  “我不是说过了么,我一辈子都要记得的。”韩子墨靠近她,贱贱地在她耳边说:“记得你踹了我一脚,然后又给我一颗甜枣。又痛又甜,喜欢死人了”

  说着说着他就凑过去,一口亲在黎初遥脸上。

  黎初遥自然不会像少女满面红霞的捂着脸,只是淡定地撇他一眼道:“正经不了两天又开始耍流氓了。”

  “人家喜欢你嘛。”阔别多时的韩子墨的粘粘功又出现了,紧紧的抱着她,不顾她的挣扎反对,使劲往怀里揉。

  初遥受不了的推他:“哎呀,你真讨厌。”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很清楚,你喜欢我。”韩子墨满足的笑:“我以前总是感觉不到你是不是喜欢过我,可是我现在知道了,你喜欢我的。”

  “黎初遥,虽然你很不会表现,但是我能感觉的到,你是爱我的。”

  “哼。”黎初遥不削的哼了一声,心里嘀咕道,这个白痴,现在才知道么?

  若是不喜欢他,怎么会容忍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对她发脾气,还像个女人一般分手和好分手和好的折腾个不停呢。

  公司原来气派的会议室里,只剩下一个椭圆形的大长桌,椅子都给人搬空了,若不是这个实木的大长桌太重,估计也早就不见了吧。

  “真是被搬的干净。”韩子墨乐天的说:“也好,反正那批办公用品都旧了,全部换新的也好。”

  黎初遥忍不住调侃道:“你都到这个地步了,还不改散财童子的本性呐。”

  韩子墨刚想接口,就听见空荡的走廊里传来了脚步声,他收起嬉笑的样子,严阵以待的望着门口,没一会,走进来两个中年男人,他们身后都跟着两三个纹着纹身的年轻人。